芳華絕代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003年,兩位巨星隕歿,讓無數粉絲終日以淚洗面,他倆的倩影、歌聲、魅力始終不退。永遠的巨星──張國榮、梅艷芳。

2013年終將結束了,這兩位大人物已經離我們已去有十個寒暑,但其魅力依舊不減退,一舉手、一投足,都光茫四射,讓人無法移開視線。而在12月30日,J2台直播懷念梅艷芳的紀念音樂會,裡面的說辭、分享、演出,無不賺人熱淚。

曾經有個說法,說他們是天生屬於舞台的,有人發人深省的道出一句:「不是他們天生屬於舞台,而是舞台屬於他們,他們已經與舞台合而為一」,沒錯,他們只要站在台上,已經讓人瘋狂,不再需要任何的巧妙裝飾。

跟在4月舉辦的張國榮紀念音樂會比較,哥哥的那個音樂會明顯較為遜色,請來的嘉賓雖然都是有份量的,然而演出卻不怎麼教人深刻,除了張學友的演出和中間播放哥哥聲帶與莫文蔚對唱的那段我還有印象之外,其他已經忘掉了。但致以懷念之情,無論演出如何,都是一種致敬,不應該評論孰優孰劣。

 

這段音樂會實在讓人得到很大的感動和驚喜,無論是梅姐的徒弟的拼命演出,又或是其他後輩、同輩朋友、前輩,都讓人喜出望外。無論是學友、憶蓮也好,何韻詩也好,甚至一向被人嘲諷唱現場「麻麻地」的楊千嬅也讓人眼前一亮,鄭秀文也唱得十分出色,當中最教人眼睛發亮的,是郭富城演出的那段舞步。

然而,上述所舉的例,都是「上了岸」的歌手,要麼就上一代的四天王、天后,要麼就已經已經是被評定為一線歌手,但成為香港標誌、象徵的,有多少個?就算成為香港標誌的,與張、梅二人又相去多遠?要是一線當紅的都沒有所謂的「巨星」味道,往後的情況更讓人憂慮。

 

而家駒,亦已經逝世二十年,現在香港的樂隊發展又如何呢?香港人已經失去夠多了,陳百強、羅文、家駒、黃霑……。香港,還剩下些什麼?

我們每年只能愈加懷念、悼念,因為這些已故巨星只有一個,我們找不到替代,亦不需要有替代。但屬於這個時代的天皇天后呢?始終找不到美如張國榮那種憂鬱貴族,標準的美男子臉龐;始終找不到真誠如梅艷芳的百變形象,哪種歌路、風格她都能掌握得到。

 

芳華絕代,既然絕代,那是已經找不到別人了。他們的成功不是偶然,懷具一副赤子之心,待人以誠,敬業樂業,憑藉天賦與無比的努力,都經過低谷的黑暗,終於熬出頭來,發光發熱,照亮香港。

已經十年,似水流連,一切都在改變,燈火變多了,天空變亮了,人變多了,空氣變得混濁了……但很多東西依舊停滯不前;而我們對偶像的愛,也不曾熄滅。在未來,我們照樣會懷緬已故的巨星,亦將會有很多明星都走進歷史裡面去,不再活躍於世界舞台,不再在我們面前出現。我們只能感歎歲月的無情,年月逝去的唏噓。

 

2013年結束了,2014年來了,每年交替終不停息,身邊的人來去匆匆,然而,阿梅的歌聲依舊提醒我們:「儘管最後如同過路人,捨不得不愛巴不得一世,唯願抱緊眼前人」。

 

《習以為常?》

【吶喊】《習以為常?》
林鄭,乜嘢遊行係習以為常呀?
講到香港人食飽飯無屎屙,係要上街遊行咁咩?
古語有云:雞蛋鬥高牆,點習以為常?
若果政府施政得宜,香港人洗唔洗天寒地凍貪得意咁走出嚟,林鄭你自己面壁諗諗佢⋯⋯
元旦大遊行,爭取我地應得嘅普選,大家自己決定去定唔去!

【投稿】雨

文:示單

unnamed

春天的雨柔潤,夏天的雨粗狂,秋天的雨惆悵,冬天的雨蕭瑟。

雨,千絲萬縷,千萬條管弦,不同的雨,譜出不同的心情。

在顛簸的巴士上,外面的陽光變得蒼白了,慢慢躲進厚密的雨雲裡,天漸漸帶著思緒,窗外的雨滴滴下來了。雨本來是柔弱的,但打在車頂上,便變得響亮了。雨勢驟然,聲音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盤般。吵雜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如像在喚醒什麽的,在頭頂嘩嘩而下的水聲,像貫穿了我的回憶。窗外的景物模糊了。雨點像非要在大地上尋找什麽似的,一頭一頭地撞向地面。雨點大力地撞擊車窗,像急切要看看窗內的一切。窗上粘著的雨滴,在摻合將自己撞得粉碎的雨點後,變得沉甸甸,最後竟貪婪地把旁邊的小水珠也吞噬了。不知何時起,窗上鑲嵌著無數的寶石。突然,一顆一顆拖著長長的水痕滑落了。像流星。不,我已經不再相信流星,我已經不懂得許願了。那應該像淚水吧。

人大了,就不再有過多的奢想,哪怕是青春時那些感情的真摯。是現實的衝擊還是我們內心的麻木呢?人大了就喜歡開始回憶,而不是對未來的憧憬。回味曾經的辛酸快樂,但那居然是比現實的感覺來得更加真實,更加深入。一陣香氣,會讓你回到那時你親吻初戀情人時,聞到髮尖香味的甜蜜。一陣鼻子因為凍而生疼,讓你想起某年冬天和家人一起在冬國看雪的餘溫。滿口的酒氣,讓你想起因愁苦落魄而朋友一起陪伴你宿醉的夜晚。而面前的這場雨是對逝去而追不回的過去的傷感嗎?

思緒不斷追溯著回憶的片段播放,那幸福悠然而生,但卻隨著時間,隨著你慢慢步入社會而沉降。歲月似枯乾青春的吸筒,卻回味芳甜始終的空罐。記得共你對望的眼眸,仿佛這窗外的雨景就是那昔日的天氣,但比起現在,那時多了一份溫甜。昨日上揚的嘴角猶變難化,胡胡鬧鬧瘋瘋癲癲也度過一天。那時不曾因為淅淅瀝瀝星星點點而苦惱半天,只慶倖青澀的日子里,雨下有你一起說說笑笑的窗邊。雨繼續下著,只是顯得無力了,像是因為無法洗清塵世間的虛偽。時代裡滿是做作的氣息,再苦心相對也聽不見共鳴,那甜,已難似昨日那般親昵了。社會中充斥著出位博尊敬的塵埃,耗盡了青春輾轉的路程,再沒法尋回當初的真摯和盡興。只是一種疑問,那是人大了就不能會再擁有那些真摯的感情嗎?

天氣轉晴,在面前的太陽,讓過去的影子再次浮現了。路途前面的太陽照著剛淋過雨的車,窗上的水滴在面前的太陽照耀下,偽裝著寶石的華麗,卻讓窗外的景物擱淺了,此時還是透過沒有被前面太陽照射的窗戶,在過去的影子下,景色是那麼的清晰,真摯啊!

作者簡介:

示單

在校大學生,擅長寫古體詩表達內心的孤獨感,認為淒帶出的美是更有味道的。

 

今心不忘

a

 

曾經寫過一首有關雨的詩,有位讀者(Nicole Lian)留言:「雨天總令我想起一個人…」我回應道:「你們一定有好多個浪漫的雨天。」她黯淡覆道:「只有一個深刻的記憶…」雖然她只是淡淡地回覆,卻像在我的心投了一個手榴彈。

我一直以為,情感的厚度,與時間的長度成正比例。相處越久,感情越深厚;相處越短暫,感情越淺薄。會這樣子想,看來我還太年輕了。感情這東西,原來很神奇——它,不是由時間控制,它是由我們對人事的重視程度控制。

你不發現嗎,就算有一些人,跟你在中學(國中)時期同班了六七年,甚至你們從小學(國小)就認識,但畢業以後,你們始終形同陌路人。偶爾的同學相聚,你們其中一方,總是缺席。好幾年後,你們在路上踫見,你們都有點不太認得對方,相認後,也只是寒暄兩句,然後各回各位,不相往來。甚至,你們一開始就回避了對方的臉。你們缺的,不是時間,而是情投意合的那顆心。沒有那份情誼,就算對方過世了,你也未必會放下繁重的工作,去看他/她最後一面。

卻有一個誰,平凡而簡單,跟你相處得不長,見面不多,但你,就是念念不忘。你們甚至沒有一起經歷風浪,生死,於你們而言,也太隆重。你們之間,只有淡如水,輕如雲,柔如飄雪,媚如月光的淺情。但你,就是念念不忘。不忘那一個雨天,不忘那個低吟淺唱的屋簷,不忘那把哭泣的傘子,不忘那雙濕了的襪子,不忘那個雨下綻放的漣漪,和笑容。故事因人而異。

你希望他也同樣懷念你們之間的點滴,但你知道,你深知道,他沒有。甚至你開始懷疑,他已經忘了這一切。而你,就是念念不忘。從此,每到雨天,你就想念,你也明白到,所謂的念念不忘,就是到了今天,你的心都放不下。你卻只敢想,不敢再見。

後來,我們都發現,記憶裏深刻的,不是事情的絢爛,或是時間的沖蝕,而只是我們心頭的,剎那感動。

 

【投稿】有關花的綻放:時間的歌

文:唐瑞琪

前言

暌違了四年,終於等到陳綺貞推出了她的第六張全新大碟──花的姿態第三部曲《時間的歌》。「花的姿態三部曲」的由來,是以陳綺貞在2005年發行的《華麗的冒險》中一首作品「花的姿態」為名,展開了一連串的大型演唱會。《花的姿態演唱會》分為三個環節:「花的腐朽」、「花的重生」、「花的綻放」,而後更將此概念延伸至她的專輯當中,以《華麗的冒險》為首部曲,在2009年推出了以重生為概念的《太陽》專輯,而這張「時間的歌」的概念,當然就是第三部的「綻放」了。其實在《太陽》專輯發行時,發表了「花的姿態」三部曲的概念後,就讓人開始對接下來的綻放主題有了想像,究竟專輯會以何種形式來呈現,實在很令人期待。

專輯簡介

第三部曲 『綻放』 月亮,太陽與繁星
“綻放”是在時間中的分分秒秒,時時刻刻。它將不是一個孤懸的,高潮式的結局,而是無所在,無處不在的視角。
陳綺貞將“第三部曲:綻放” 命名為“ 時間的歌”(Songs of Transience)。

這張專輯的製作方式除了和以往一樣使用樂隊同步錄音之外,更遠赴土耳其和巴黎的錄音室,收錄了許多民族樂器和手風琴的聲音,有搖滾、爵士、民謠、電子、世界音樂等等多種曲風,而專輯的設計更是由葛萊美獎設計大師蕭青陽所親自操刀。

這張專輯中台灣優秀本土樂手齊聚,共同為陳綺貞第六張大碟貢獻才華。鍾成虎、李雨寰、陳建騏、林羿妏、蔡坤奇、黃宏一、李守信、林少英等台灣音樂菁英──要聽見他們作品同時出現,唯有在陳綺貞的專輯。另外更與來自土耳其、非洲、巴黎的樂手合作,眼光融入了世界,歌手不只是音樂元素的擷取者,而是作為參與其中,其過去現在未來中的一員。(註一)

我所聽見的「時間的歌」

「時間是死亡的河 解剖後沒有記憶
在你眼裡 時間是英雄 還是 一樣等待你挽救
再給我一點時間 重新去定義時間
再給我一個長夜去解開 什麼讓你 什麼讓你 什麼讓你離開我 不回頭」

專輯從《時間的歌》開始,以節奏緊湊的弦樂華麗地拉了起序幕,編曲讓人感覺有種詭譎的氣氛在其中。還記得陳綺貞曾在廣播受訪時提到,她覺得時間並不是線性的,從花的姿態概念:「腐朽而後重生、綻放」看來,時間像是一種循環。那對我們而言,時間會是什麼樣的形態呢?是像歌詞中一樣,是緩慢的,讓人感到不安的,還是一條通往死亡的河流?

《漣漪》的歌詞其實是一首詩,訴說的是一滴雨水落入湖泊後所發生的故事,電吉他的泛音讓人彷彿能夠聽見漣漪一圈一圈波動的模樣,而漣漪的產生就像情感,激烈碰撞過後,慢慢向外擴散,再漸漸平靜下來。

《柏拉圖式的愛情》隱藏了淡淡的憂傷情懷,透過鋼琴與手風琴對話式的演奏,讓人有身處巴黎街頭的錯覺。

《Peace And Revolution》結合了世界音樂與電子的元素,傳統的非洲鼓做為基底,加上手鼓、電子鼓及其他電子聲響等等,使用的元素相當豐富,歌曲呈現出的風味和以往陳綺貞給人的印象很不一樣。

「那些下午我決定要 走 一無所有 只能留給你雨水一盒
我這麼孤單難以預料 我想我是我會 慢慢瘋掉 慢慢瘋掉」

《雨水一盒》是一首迷幻曲風的搖滾樂,以鋼琴做為基底,沉重的低音域鋼琴聲與電吉他的聲響,產生了一種暴力與脆弱的衝突美感,最後陳綺貞用手肘敲擊琴鍵的那一聲迴響, 感覺就像是陷入了毀滅一般,無止盡的墜落。

「蒙太奇」是電影常使用的手法,利用各種畫面來做拼貼,《秋天蒙太奇》這首歌也使用蒙太奇手法使用各種聲音來做拼貼。陳綺貞在錄製專輯時曾進行了聲音採集計畫,當中所收集到的聲音在這首歌中被大量的使用:走過草地的聲音、孩子們放學嬉戲的聲音、飛機呼嘯飛過的聲音……等等,搭配著歌詞所寫出的畫面感,就像是聽了一場唯美電影般。

「我的雙腳 太沈重的枷鎖 越不過 曾經犯的每個錯
希望若是有 絕望若是有 怎麼會 換不回最初的承諾
撐住我 落葉離開後頻頻回頭 撐住我 止不住的墜落
撐住我 讓我真正停留 擁抱你 作完一場美夢」

《流浪者之歌》是描寫一個旅人,被自己的回憶給綑綁住,無法原諒自己曾經所犯下的過錯,在旅途中透過大樹與落葉的景色,省思過後得到了新的領悟而得到解脫。我想起陳綺貞在演唱會時所說的:「因為痛苦太有價值,因為回憶太珍貴,所以我們更要繼續往前走。」就是這首歌所要訴說的吧!

專輯來到《倒數》這首歌,開始走向輕鬆明朗的曲風,輕快的木吉他刷Chord,讓人想起陳綺貞一開始帶給人的那種清新感。

「我把沙子全都關起來 為什麼時間不為我留下?
昨天的沙灘還在那 昨天的腳印去哪裡了?
他們說 生命像一粒沙 如果生命她會說話
她會說 謝謝你愛她 像大海愛著浪花」

《沙漏》這首歌用沙子比喻為生命,我們每一天所經歷的事情都不一樣,一天過去了,明天又是新的開始,而昨天所做過的事情,並不會因此就消失了,而是像沙灘上的腳印一樣,成為了我們記憶裡的一部分,正因為有了昨天的一切,才造就了今天的自己。

「你卻什麼都不說 也從不採取行動
就算你的沉默是因為脆弱 也不該被你 左右」

《普魯斯特行動》是在說《追憶逝水年華》的作者普魯斯特,他是個心思細膩而敏感的人,常會害怕帶給別人麻煩而想得太多,並且過分討好人,或是為了討好自己,而在不自覺間帶給他人困擾。聽完後覺得其實自己也是個普魯斯特,因為脆弱而時常沉默,在矛盾中不斷掙扎。

「所以我 不喜歡你送我回家
不喜歡你目送的眼光 明知道這才是我離開 追尋的答案
放輕鬆 不然眼淚就要 就要 讓自己放輕鬆 一個人走路回家」

《別送我回家》的弦樂編寫帶出了藍調的風格,聽著聽著,彷彿看見了站在路口和媽媽道別後,轉過身流下眼淚的綺貞。

「輕輕牽著你的手 漫漫長路一直走
哪裡都是我們的家 想到這裡 怎麼我會哭了呢…」

專輯最後的《家》編曲回歸到單純的以一把木吉他來伴奏,聽著聽著,眼淚不自覺地就流了下來。其實還是最喜歡陳綺貞以這個形式來表現歌曲,簡簡單單的一把吉他,就能感動人心。

結語

陳綺貞說:「“綻放”是時間中的分分秒秒,時時刻刻,也是連續的行動與姿態。」以「時間的歌」做為綻放概念的主題是再適合不過了。這張專輯所使用的元素繽紛多元,結合了文學與藝術,就像百花盛開的場景,有著各式各樣不同風格的花朵,集結在專輯當中。陳綺貞對於新元素的勇敢嘗試,「時間的歌」帶給人和以往不同的想像,讓人越來越期待:爾後她又會創作出什麼樣概念的新作品呢?

註一:取自添翼創越官方網站http://www.team-ear.com/

作者簡介:

唐瑞琪

目前就讀中國文化大學音樂碩士班專攻商業音樂。一個愛聽音樂,喜歡音樂,創作音樂的女孩。

活化廳與我

圖:活化廳 facebook

四年前,香港藝術發展局公開邀請藝團,申請進駐上海街視藝空間,舉辦社區藝術活動,社區文化發展中心提交了申請但失敗了,成功的是活化廳。同一時間失敗的還有我們的朋友 Alice Liu 廖淑嫻和她的團隊。 廖淑嫻(和她的團隊)事實上之前曾為教育學院和另名團體404營運了上海街視藝空間四年之久, 再申請時失敗了, 當然覺得可惜, 經驗未能繼續發揮作用, 街坊連繫和創意又未得以延續。 (Alice 後來去了冰島唸書,之後結了婚,跟着留下來,更建立了一個叫 Listhus 的國際藝術基地, 邀請世界各地的藝術家進行駐場計劃,是冰島藝術奇芭,據說 Alice 正在好好的利用了營運了上海街視藝空間的經驗。)

活化廳進駐上海街視藝空間後,我們经常留意它的活動。它是社區文化發展工作者的學習對象, 也是在香港進行和實踐社區文化發展工作的同盟者。 所以我在教學時(嶺南文化研究系的[文化實踐工作坊:社區文化發展),我會與學生一同到上海街視藝空間參觀,並聆聽劉建華有關活化廳的介紹和論述,和跟他拜訪附近店舖和菜檔的街坊。 社區文化發展中心也會與活化廳在它的空間內外進行行為藝術活動。

活化廳運作兩年後,香港藝術發展局再度公開邀請藝團申請進駐上海街的視藝空間,在沒有深思熟慮的情況下,只挾着一些與深水埗區十幾個NGO團體搞社群藝術的經驗(深水埗區議會扶貧小組的項目, 過去四年一直被NGO團體及區議會委托作為統籌機構),同時也有一些項目希望實踐, 所以也遞交了建議書。 眾所周知,藝術發展局的評審委員選擇了活化廳。 這個我們不意外, 評審委員的選擇,在活化廳往後的表現, 是叫我們心悦誠服的。 使我們不單覺得活化廳是香港社區文化發展運動的同盟者, 它更在運動的最前線, 充滿 innovation(創新創意),subversion (顛覆),youthfulnes(青春),passion(熱情),participation (來自街坊和四方八面的參與)。 如果要我用兩個字來描述活化廳,是 always fighting, 如果用四個字, 那就是「又試革命」! 活化廳做的事情, 有許多是出乎我們想像,是我們做不到的, 只能叫好。

活化廳進駐上海街視藝空間又兩年的合約又完了。 正是因為它的創新,前衛和激進, 當香港藝術發展局再一次公開邀請藝團申請進駐上海街視藝空間時, 我們毫不猶豫地再一次遞交申請書, 我們的想法是, 如果活化廳的申請有所不測而由我們獲选的話, 這會不會是一個次佳選擇?

至於如果我們真的獲選的話, 我們會怎樣做? 我們要真真正正的想一遍。 下面就是我們申請時寫下運作上海街視藝空間的大方向:

(原文英文,下為中文節譯)

長遠來說,社區文化發展中心致力使所有人都享有文化權利,並在日常生活成為不單是一個觀眾/藝術消费者,也同時成為藝術的創作者。

CCCD上海街視藝空間的一年計劃以此為起點。 由於上海街空間巳存在多年, 我們會盡力鞏固那些出現了的成果。 我們會連絡過去曾經進駐該場地的機構及個人,繼續維繫他們認識的街坊, 使他們的工作得以延續。

在一年裡頭(當然一年後, 我們也希望能夠獲得續約) 我們嘗試邁向:

1. 讓油蔴地街坊無阻地參與藝術並讓藝術的經驗成為幸福生活的一部份

2. 保持一切藝術活動有良好的質素,不單有藝術工作者,還有其他持份者,包括油蔴地街坊的參與。 我們相信藝術工作者和社區的互動,是充滿生機和生命力的
在視藝空间的藝術活動中提供不同的經驗,保存社區性格與特色, 亦同時宣揚和實踐多樣化,不同文化的對話,讓區内居民提高個人和集體的文化能力。 社區文化發展中心的方向是要推廣融合,多元化,社區團結,文化權人權,創意,社会關懷,社會意識,真誠眞摯,承傳過去, 建設生態平衡和綠色社会, 進行美學探索, 把現實賦予新的闡釋和意義,互助……

3. 我們希望无論是展覽,表演或工作坊,參加者身心智都可以全面參與,我們鼓吹日常生活衍生和有關的藝術。

我們認為我們的活動不應局限於上海街,而是可以遍及 Kubrick 書店門前,廟街榕樹頭等等。

我們不怕形式上的大兜亂,我們在當今這全球化的世代不單重視本土還放眼國際。

我們期望視藝空間的活動最終會讓街坊相信他們所處的地方是適當的居所,工作和讓人做訪的地方。 我們推展的方法,以人為本,我們相信街坊會創作,和與他們的鄰居一起創作。 我們會與油蔴地社區的個人與團體一起互動並把這些互動成果或者他們的創作彰顯成為美的藝術品。

我們自己認識油蔴地之餘,也希望增加人們对油蔴地的認識:它的民間智慧,它的美麗和潛力,它的故事,它的多樣性……我們更希望所有人都在視藝空間內外都找到他們的位置。

我們相信油蔴地的坊眾可以透過視藝空間發聲,吸引其他人的注視,得以連結和享有機會。

我們面對的挑戰是在香港這個急劇改變的社會,如何把它變好!

2013年7月我在海外,收到同事的訊息,藝術發展局選上我們主持上海街視藝空間, 差不多同一時間收到活化廳李俊峰的訊息, 他表示恭賀我們獲選但對藝術發展局的决定表示失望和極大的憤怒, 認為藝發局應該考慮發展社區藝術是一項長期的工作, 不應讓活化廳經營了4年, 建立了良好的街坊網絡, 諸事漸入佳境的當兒便把經營的責任交給另外一個機構。

「發展社區藝術是一項長期的工作」,是我們絕對同意的, 而活化廳4年來建立的聯繫和功業, 對我們來說, 實在是 Hard act to follow!如是我也這樣覆了李俊峰。

回港後社区文化發展中心的委員會了會, 也與活化廳開會,我們(包括了楊秀卓,雄仔叔叔,陳彦麟,陳錦光,三木,余桂玉)基本上同意活化廳的看法:發展社區藝術是一項長期作業, 民眾/街坊的參與極之重要。 我們也認識到活化廳的工作方法和形態之於社區藝術,引伸出不同的可能性!我們亦曾與藝發局開會, 認識到就算我們退出, 活化廳亦未必順理成章地再度得到經營視藝中心的權利。藝發局亦一直未曾與我們簽署上海街視藝空間的管理合約。

活化廳在十月底後留守, 爭取發聲機會, 再度強調社區文化藝術需要有長的時間,要求藝發局作出政策上相應的改变並要求藝發局在油蔴地另撥空間予以繼續工作。 這些要求,都是我們支持的。

近日藝發局去信活化廳要求它停止佔領行動,並提出將採取法律行動而放棄對話,實在是不必要。

新一屆藝發局經已成立,期望它把活化廳提出的想法切實討論,活化廳留守上海街, 是香港社區藝術發展的契機,讓所有人思考為何及如何社區藝術…。

除了活化廳提出上述的核心問題外, 我們也應該好好討論:

油尖旺區是否只有上海街視藝空間這個地方,給藝團進行社區藝術的工作嗎?油尖旺區是否只需要一个進行社區藝術的單位?

香港其他十七區是否也可能建立類似上海街視藝空间的地方? 没有地方?那些空置多年的校舍呢?(南韓能把空置的校舍交藝團管理發展, 香港為什麼不可以?)
為什麼一些社会服務機構比較容易獲得場地發展?(或只付一蚊一年租或可申請rent & rates 的資助令租金全免?)新建的公屋是否可以除了預留單位給社福及教育机構, 也給(社区)藝術機構預留單位?

為什麼一些社會服務機構(如香港青年協会,小童群益會,新生精神康復會)各自每年可以獲得政府二億元的資助,而香港藝術發展局每年資助數以十計的藝團和藝術家的總金額也只是二億元而已?

近年許多上述有錢有場地的社會服務機構(如香港青年協会,小童群益會,新生精神康復會等)也大力地發展藝術, 它們搞的社群/社區藝術與活化廳有什麼不同?如果活化廳的發展模式是藝術中心加社區中心,它又對眾多的大力進行藝術活動的社福機構又有什麼啟示?

中國的新聞寒冬

還記得2013年年初的《南方周末》事件嗎?

當時,南方週末因為新年賀辭被修改,引發內部編輯記者抗議,不少市民也去廣州南方報社大門聲援《南方周末》。後來市民郭飛雄、劉遠東、孫德勝等人被廣州市檢察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等罪名起訴。

就在上週末,郭飛雄的律師張雪忠在微博上表示:為了配合警方對郭飛雄等人的指控,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出具了一份說明,內容是聲援民眾「對工作秩序產生影響」、「妨礙人員和車輛進出」,甚至造成社內部分會議與活動被迫取消。

這份聲明文件隨即在網路上被大量轉貼,並引起廣大憤怒。中國知名公共知識分子於建嶸在微博上說:「今年最後悔的事,就是年初為聲援南周,我曾將自己的微博頭像換成黑體「南方周末」字樣,現鄭重向我的關注者道歉,並保證如南周不能客觀報道或者說明當時的情況,給聲援者一個客觀公正,我絕不再接受這份報紙的任何采訪,絕不再在這份報紙發表任何文字。」

事實上,當初外界大力聲援「南方週末」,但南周在內部解決之後,卻未對外界進一步說明後續,就已讓許多人不滿。如今這個號稱中國自由派堡壘的媒體集團竟反咬當時的聲援者,可以說讓中國媒體徹底失去尊嚴。而這個事件不只代表官方對媒體的控制更為嚴格,更意味著中共用此案來打壓新公民運動:因為郭飛雄就是長期的維權運動者,也是今年新公民運動的參與者郭飛雄,而新公民運動其他主要推動者許志永、王功權也都已經被捕入獄。

習近平吃了包子暖了自己身體,卻讓整個中國更為寒冷。

中共不只打壓內部新聞自由,也威嚇國際媒體:月前聲稱不發簽證給紐約時報和彭博社的記者,直到十二月底才最終確定續發,顯然是發出一種警告。當然,聽話的媒體則可以開心地參與中央電視台舉辦的「媒體前瞻論壇」,聆聽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的致詞:「希望兩岸媒體進一步加強交流合作,善盡社會責任……以民族感情為基礎,多營造『兩岸一家親』的理念;以鼓舞人心為使命,多聚積兩岸同胞攜手團結、致力民族復興的正能量。

但面對多年的寒冬,許多中國的媒體記者並不願意屈服,而持續地發光發熱,試圖在嚴峻的環境下推動改變。例如,中國媒體中一直仍有台灣早已失去的調查報導傳統。只是,也是在上週,財新傳媒的知名調查記者龐皎明宣布辭職。他在過去寫出許多重量級調查報導,卻屢屢得罪利益集團,中宣部甚至勒令開除他。雖然雜誌總編輯胡舒立讓他用假名發表以保護他,但是他仍決定離開。

針對南方報業集團的聲明,南方集團內部則有十幾人勇敢地表示不同意見:南方報業集團下《南都周刊》主編西門不暗發表聲明說:「在那份助紂為虐的情況說明前,作為那個大院的一份子,我感到羞愧,可恥。我個人聲明,我所見到的情況和上面陳述不同,那些聲援的人彬彬有禮,秩序井然,對那份聲明,我是持不同價值觀者。」《南都周刊》前編委石扉客說:「南周事件爆發的2013年1月,我是南方報業旗下南都周刊分管新聞版塊的編委。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的情況,未見有任何外力妨礙到南都周刊生產秩序,新聞版塊運轉正常。作為一個參加過聯署的前南方人,我對劉遠東郭飛熊等曾聲援南方報業的公民深表敬意和謝意。」當然,這些證詞很快都在微博上被刪除。

(蘋果日報專欄2013/12/31)

【投稿】久了好不好

文:星辰

rayallen

美國職業籃球聯盟知名球員雷阿倫有言:
「一旦你長久地做一件事時,人們都覺得這不好。」

他這是對自己征戰賽場十八年的感慨。

大可以想一想,這句話其實是否只適用於籃球場上。
其實只要細味我們所經歷的,不難發現其實雷說的非職業生涯的感觸,而是人生每次堅持的睿智。莫論大至生死健康,小至零星生活瑣事,說天說地,都不外乎這句話。

大者,論生死。人活久了,大部分人都認為長壽是好事。可我們也不是對長者生活一無所知,眼看恆河沙數的長者惡疾纏身,痛不欲生,醫療技術的發達令他們也仙遊不了,苟延殘喘活著受罪,長久的活下去,人們都覺得這不好。有長者晚年被子女家屬嫌棄,沒一刻受好眼色,亦未得照料,心靈和物質生活均落得極端殘缺,只怕如此凄涼活久了,也沒有人會覺得是件好事。君說上述乃個別例子,頤養天年的長者又如何?即便子女孝順日復日報養育之恩,只說是給予子女負擔,生怕年老的自己成了他們的負累,別人又覺你不好。

瑣碎如運動,職業選手也好閒時運動都好,持續一項運動太久,會勞損,對身體不好。人們會批評職業選手說,他老了,還是趕快退休好,莫讓自己當個笑柄。堅持閒暇運動,人們都會說「噢,都做這麼多年了,還做甚麼運動,老大不少了,好好愛惜身子吧。」你堅持說持續運動才能保持身體健康,政府也這麼宣傳呀。可總有人會說,人生苦短,與其花時間做運動,倒不如花多少時間,陪伴身邊摰愛親朋、子女兒孫。總之就是,長久地做運動,不好。

愛情如是,長久地愛一個人時,人們都覺得這不好。
兩情相悅時,愛久了,周圍的人總說「他/她有甚麼好?你值得找個更好的!」
即便得部分知心好友祝福,亦總能夠聽到「不怕感情變質麼?愛了這麼久,浪費了寶貴的青春,到頭來發現二人不合,你就不擔心嗎?」
你有一份堅持,覺得二人愛久了,相處久了,總得遷就,也顧不得誰好誰更好,也管不著變質不變質了。說到這個份上,依然會有人跟你講「你這是愛久了愛得沖昏頭腦,竟然為了這份愛而把自己的尊嚴和底線,甚至衡量好壞的價值拋諸腦後。」長久地愛人,人們都覺得這不好。

單戀苦等時,更能體會雷一句。
喜歡的人對自己沒有感覺,自己仍舊不死心,呆等。
等久了,別人都苦口婆心「快點去找個新的對象!他/她不值得你這樣去等。」、「你明知道等下去也不會有結果,為何還要萬般折磨自己?」也不知聽過了多少遍。更甚喜歡的人談戀愛了,身邊有了別人。
好友真心為你,每日提醒「是時候走了,再等下去你只會更傷。」、「你就不能接受現實麼?衷心祝福他們然後好好待自己吧。」、「你這樣是在破壞別人的幸福。」
自己堅持這是長情,破口反問長情有何不好。
身邊友人的回應大概是,我很明白,但你必須承認你得到的很有可能是個壞結果,或者我明白,我也曾有過你這份魯莽、愚昧。
再次證明愛久了,人們都覺得不好。

這是否代表我們不應該有自己的堅持??筆者以為非也。
「一旦你長久地做一件事時,人們都覺得這不好。」雷這一句說得其實精妙,他說的不是「這不好」,而是「人們覺得這不好」。這其實寓意我們平日太在乎他者對自己的目光,為何我們就不能夠不理會覺得我們這樣做不好的人,貫徹自己的堅持呢?至少現年將近四十的雷,現在仍舊在賽場上生龍活虎。看著他,動力油然而生,運動每天做下去、有想等的人會日復一日等下去、現在沐浴愛河中的讀者們,請長久愛下去。

最後,特別致正在苦等誰的讀者,請不要放棄,長久等待未必不好。至少這裡還有一個願意相信守得雲開見月明的大學生。有時甚至可以稱讚一下自己,他們都走下舞台了,但我還留在場上享受比賽。
作者簡介:

星辰

一名喜讀哲學、愛打籃球、熱衷於日本文化,興趣風馬牛不相及的大學生

誰能坦誠自己?——從風中隱喻看《風起了》

《風起了》的網評五花八門,也容我稍稍發表愚見。

近來從網上看到很多評《風起了》的切入點,有人看到男性霸權、美化戰爭責任、日本民族尊嚴的矛盾;甚至有人看到「老土到極」的愛情線,批評此作主線游離,淺白而欠想像力。切入的可能性太多,前幾項切入點本文暫且不論。但就後面幾點來說,小弟卻另有見解。故事的主線與想表達的訊息,顯然是非常清晰的。或許只是,奇幻與童話的期望,不適用此作。此作平淡、坦白,但交代了人性爭扎中最真實的一面。

看《風起了》,很難不注視「風」在電影中的喻意與重量。風首次出現在列車上,二郎的帽子被吹走,在鄰廂的菜穗子接過了帽子。然後,二郎跟菜穗子說了句:「風起了」,換來對方應道:「唯有試著努力活下去」。風第二次出現,是關東大地震之後,把火屑灰燼直捲全東京,令火災蔓延全市的怒風。往後,風繼續以這兩種面貌呈現:一方面,風繼續把菜穗子與二郎拉近(吹走的傘子、紙飛機),並推動著紙飛機傲翔(給把卡普羅尼的報章吹給二郎);一方面,風寒在侵蝕著菜穗子的健康,同時成為飛機研發的最大阻力。結果,「風起了,唯有試著努力活下去」,成為貫穿整個故事的重要主軸。

風在電影中有兩重喻意,它既反映夢想,也反映人所無法控制的環境轉變。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夢的盡頭很可能早已變質;且在追夢的路途上,身後的歷史、故事,很可能早被吹得東歪西倒,面目全非。當最後一次「風起」時,二郎選擇追逐他夢寐以求的「風」,而把菜穗子留給同一股風帶走。

劇情在此也發展到某種張力的顛峰,「理想」顯然不是那麼潔白無瑕:不論因備戰而犧牲了的人民福祈、因殺戳而歪曲了的飛機夢,還是「追風」過程中撇下的加岱和菜穗子,都在加深著二郎追風過程中的罪疚感。到最後,二郎穿過飛機殘骸,在草原再遇見卡普羅尼,卡說道:「這就是你的夢嗎?」,二郎卻說:「我以為這裡是地獄」。卡再問道:「風還在吹嗎?」。二郎無法忍受自己看著理想步向滅亡(零戰飛往戰場一去不返),此時卡普羅尼卻說:「那你要有金字塔的世界,還是沒有金字塔的世界?」,是為對「理想」的最完美諷刺,也是對人性的最赤裸呈現——因為讓二郎再選一次,他仍會去研發零戰。

值得注意的是劇中背景的時代面貌。戰前日本社會的貧苦,比動畫中的真實更真實。今天沒誰經歷過大災難、大蕭條,但社會鉅變正在分分秒秒衝擊著人們賴以為信的現實。而同儕親友之間的共濟連依,則是維繫大家在幻變之中,並肩走下去的重要動力。如果故事屬實,該時代的人的心境真的很單純,妹妹會不當醫生跑去黑川的家照顧哥哥的妻子,火車停機時會揹起陌生人助其回家,老闆的家會收容年輕的夫婦甚至證婚;顯然這也是宮崎峻認為該時代最可貴的面貌。

矛盾之處在於,在同樣背景下,為貧苦的日本建設,改善人民的生活,在當時都是知識份子心裡理所當然的宏願。在民族大義是很正確的年代,難不驚嘆主角為負家國民族大任,想令日本擺脫落後的宏大抱負。但深知研究計劃正促進日本參戰,科技成就的背後正是現代人性與道德的倒退,然又不願看到日本貧苦,唯有「雙眼開雙眼閉」地「追風」,在道德、人性、民族國家與個人尊嚴之間的糾結中掙扎。如果友愛共濟是日本民族的「美事」,那麼二郎的工作,即正在促成「美事」的崩壞。一方面為民族家國使命忍辱負重地工作,一方面透過憐憫施舍蛋糕給弱小,來還忘卻社會道德、毀壞「美事」的良心債。

有說故事是對戰爭責任的美化,但我想有必要跳入其時代的人們生活面貌才說得清楚。當時知識份子想建設日本,但大體上對世界的戰爭形勢發展很抽離,二郎對戰爭局勢發展的一知半解,是很有可能的。而此劇更坦白的地方在於,它既不迴避直指時人對戰爭的無知,但也不企圖卸脫對戰爭的責任;試圖說明一個普通人在自己崗位上嘗試追尋夢想的美麗與真實,但也不迴避這些「美事」背後必然的血腥與黑暗;並坦白說明人性之中的自我矛盾,自我說服、選擇性「美麗」的赤裸事實——這在最後二郎早知日本、飛機與菜穗子的結局下,仍繼續專注研發戰機的情節中,鉅顯無遺。人,包括宮崎峻自己,就是一個那麼不完全的人。

「誰看過風?我和你都不曾看過,但是當樹葉顫動,那就是當風正吹過。」

「風起了,唯有努力試著活下去。」

寫完影評,才懂得顫抖。

傳 ASAP 閃電購物網遭台灣網購業者打壓

傳 ASAP 閃電購物網遭台灣網購業者打壓

asap

隸屬 uitox 集團的「ASAP 閃電購物網」打著「台北市 6 小時送貨到府」旗號營運兩個月,挑戰台灣網路購物龍頭 PChome 24 小時購物,後者隨即也推出 6 小時到貨服務,但隔不到一天,ASAP 旋即宣布正式營運,並將市區 6 小時再縮短為 5 小時,兩相較勁可說話題不斷。從 PChome 的動作也可看出,ASAP 的出現確實帶來威脅。最近更傳出台灣網購業者打壓 ASAP 的消息。

ASAP 總經理黃文貴:供應商遭脅,買賣不成仁義在

ASAP 閃電購物網總經理黃文貴於 Facebook 中發文指出,該公司產品經理向他抱怨某家網購業者要求廠商不準與 ASAP 合作,否則就可能面臨商品遭下架或扣貨款的命運。這則訊息配上uitox 創辦人謝振豊與 PChome 董事長詹宏志一左一右的照片,以「我們 uitox 要當太陽,不要當北風」為題,吸引熱烈討論。

儘管產品經理十分不滿,但黃文貴不以為意,他列出自己的想法,強調 ASAP 以客為先,專注提升服務品質。同時意有所指表示,「因為同業的能力跟不上ASAP,所以才想盡奧步想拖慢我們的大幅躍進,我們應該感到無比光榮才是」,但也自謙 ASAP 仍有巨大進步空間,將不斷自我鞭策。

對於供應商疑遭脅迫,他抱持體諒態度,「買賣不成仁義在,方便合作時再合作就好」,並勉勵產品經理放大格局,多為顧客與合作夥伴著想。

雖然黃文貴的發言令人聯想到在寓言中作風強勢的北風,是否直指 PChome,不過黃文貴在回文中澄清,詹宏志與謝振豊兩人都是電商界的太陽,呼籲「詹先生帶領台灣網路界、電商界團結一致,攜手台灣品牌、供應商,一起行銷全世界」。

asap_PCHOME.jpg

ASAP 總經理黃文貴 Facebook 全文

2015 年台灣網購市場產值規模估破兆,PChome、ASAP 鹿死誰手?

我們在先前有關 uitox 的專訪與報導中,都曾提及謝振豊即為 PChome 24 小時購物推手,今年自行創業,除在台灣以閃電到貨服務挑戰老東家外,也跨足全球市場,已於新加坡和中國分別推出網購平台。目前 ASAP 貨品約有數十萬種,PChome 則有百萬件商品。

根據資策會統計,今年台灣網購市場產值可達新台幣 7645 億元,預估 2015 年台灣更將突破兆元,年成長 14.1%。商機勃勃的市場,是先前將電商發展遲滯歸咎於第三方支付,甚至痛陳「有政府如此,何需敵人」的 PChome 勝出,抑或網購老將領軍的 ASAP 能夠後發先至?無論如何,兩者若能良性競爭,才是消費者最大的福氣。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