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區詳講解 廢物徵費關鍵

筆者最近與從事物業管理的朋友談及廢物按量收費,他知道政策勢在必行,亦肯定收費有助推動減廢,但非常擔心將來出亂子,給他和同行增添麻煩。

他說:「如果居民不用專用袋丟垃圾是犯法,難道我給政府打電話揭發我的客人?」事實上,筆者及同事在過去1年與政黨、區議員、業主立案法團、食環署工會、普通市民等接觸,發現很多人對廢物按量收費充滿可怕的聯想,例如:「公屋居民會胡亂丟垃圾,很難搞!」、「住新界鄉村的人犯法你捉不到!」、「路邊一定會更多『糯米雞』,做死我們清潔工人!」(筆者註:「糯米雞」是清潔工人對食肆非法棄置街上的黑色大垃圾袋的稱呼)……彷彿一旦政策落實,香港會像打仗般混亂。

推垃圾徵費 多溝通支援

筆者認為恐懼的成因,是大家想像不到推行垃圾收費後,個人的行為習慣是怎樣轉變的。將來市民要到便利店購買垃圾袋和分類回收物,如果住所沒有物業管理,需自行將垃圾拿到附近的垃圾收集站棄置……聽起來好像很複雜,那麼如何確保每一個人做相同的事?

法律條文和個人之間距離遙遠,垃圾收費能否成功,根本不能單單依靠立法。要動員所有市民改變行為,便必須展開深度的公眾參與和教育工作(public engagement and education)。

筆者指的,並非政府現時慣常大賣宣傳廣告那一套,而是派人落到社區直接與市民溝通,給予切實的支援。

人們想像難與公屋居民合作,但從我們過往的經驗中卻有不同的體驗。香港地球之友曾在多個公共屋推行廚餘回收計劃,參與的居民十分樂意將廚餘分類好,在指定時段送到收集點,過程清潔有序。

此外,本會在去年底至今年初,於大角咀一座單幢私人住宅推行垃圾收費試驗計劃,要求住戶在每晚7時至9時,將以專用袋包好的垃圾放在家門口(居民慣常放垃圾在後樓梯)。結果9成住戶參與,不遵守規定的只是零星個案,減廢成效亦顯著。

在這些計劃中,我們派大使經常接觸居民,面對面向他們宣傳環保信息,細心講解棄置垃圾的流程和分類回收物的方法,居民有問題大使可以即時回應。除此之外,我們提供適當配套,例如向住戶分發盛廚餘的桶子、增加回收設施等。

非法棄置必現 加強執法

當然,我們可以預見在政策落實後,非法棄置必定會出現,當局需執法予以阻嚇。不過,公眾參與和教育工作有助減輕問題,假以時日市民培養減廢習慣,我們相信情況不會持續地嚴重。南韓在95年推行垃圾按量收費,全國非法棄置個案達100萬多宗,翌年下跌一半,5年後下跌近7成。

負責廢物按量徵費諮詢的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主席陳智思最近表示,可能建議政府採納「混合方案」,即由居民因應自己的條件,與物管協商以按戶隨袋抑或按幢攤分的方式收費,但最終目標是全港實施按戶隨袋方式,以達到最大的減廢效果。

我們理解市民需要時間適應轉變,在指定過渡期裏推行混合方案未嘗不可。不過,光是讓市民自己揀然後甚麼都不做,社會不會自動過渡到終極目標。事實上,各界過往不斷重複政策執行有多困難多負面,令人們的恐懼持續不散。我們希望委員會和政府能夠提出如上文提所述的積極對策,為政策注入正量,讓大家相信香港都做得到。

三跑健康影響評估「肥佬」

香港人的生活質素跌至近十二年新低,環保問題是其中一個原因。即使政府、商界多番強調經濟發展能與環保保育並存,但事實並非如此。以擴建三跑為例,機場附近的居民將會飽受更多高分貝的噪音滋擾,犧牲了健康。

學術界及醫學界均證實高分貝的飛機噪音會誘發多種疾病,如高血壓、缺血性心臟病、睡眠障礙、煩躁、壓力、精神狀態不穩,及認知功能減退等。有見及此,香港地球之友一直要求在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簡稱「環評」)中加入「健康影響評估」一環,以妥善評估三跑對居民帶來的健康影響。

機管局雖然接受了有關的建議,但遺憾的是,機管局顧問只是選擇性地根據環評研究概要的指引,就有關飛機噪音對心血管疾病之影響作出評估。受邀出任顧問的健康評估權威學者黃子惠教授早於多年前已在其學術文獻回顧報告中發表有關飛機噪音對心血管疾病的確實證據,但出奇地該報告結果並沒有於今次環評報告中提及。

噪音增患心血管發病率

《英國醫學雜誌》於二零一三年十月發表學術文章,首次證實住在英國希斯路機場附近的居民,患上心血管疾病的機會是正常人的二十至三十倍。自此,大量科研相繼證實飛機噪音與心血管疾病的關係。二零一一年的研究指出,一般人在處於超過六十五分貝的環境下便會增加冠心病的發病率及死亡率。二零一四年一月,《歐洲心臟病雜誌》發表一份報告,回顧了大量文獻,證實噪音不但會導致煩躁、睡眠障礙、生活質素下降,更會增加動脈性高血壓及心血管疾病的發病率。多個研究團隊分別於阿姆斯特丹機場、沖繩空軍基地及斯德哥爾摩機場進行實地科研,均發現機場附近的居民比較容易患上高血壓病症。飛機噪音增加心血管疾病的發病風險,降低生活質素,可謂是不爭的事實。

儘管如此,環評卻沒有就有關方面作出評估,其理據是「缺乏這問題的科學共識」。事實上,黃子惠教授早前的文獻回顧報告中已引用了大量飛機噪音對心血管疾病之影響的研究成果。此外,心血管疾病的患病風險,亦被證實與空氣中的二氧化氮濃度相關。二零零九年的一項研究發現,道路空氣污染、道路噪音以及飛機噪音的累計影響會增加冠心病的死亡率。

未評估二氧化氮危害

然而,環評報告試圖避開分析這些健康風險,而最危險的是環評未有評估二氧化氮和噪音對健康的累計影響。三跑必然令空氣中的二氧化氮濃度及噪音水平增加,毫無疑問會危害市民的健康。

三跑環評明顯缺乏文獻參考,對於大量的研究結果視而不見,意圖隱瞞心血管疾病與飛機噪音的重要關聯,實難令人信服。三跑環評的健康評估小組理應參考更多相關文獻,要求顧問重新分析及全面評估噪音與空氣污染對人類心血管疾病的影響。香港地球之友敦促環境保護署署長必須盡其責任,否決這份「肥佬」的環評報告。

三十會:2200間無牌賓館影響基層住屋

(獨媒特約報導)由青年專業人士組成的「三十會」進行研究,估計本港有2,200間無牌賓館,每4間便有3間無牌,主要集中於油尖旺區。三十會認為香港面臨住屋短缺的問題,無牌賓館佔用民宅,影響基層住屋供應。該會建議政府評估香港的旅客承載力,又質疑政府早已知道無牌賓館的所在,促請政府正視問題。

研究助理馮蘊妍表示,無牌賓館除了造成消防安全問題,亦影響住宅供應。他們認為無牌賓館佔用民宅,有機會減少低下階層的住屋供應,推高房租。馮蘊妍又指,經營無牌賓館比一般出租住宅利潤更可觀,營運賓館每平方呎收入約$184,但住宅出租以太古城為例,每平方呎收入只不過$35至$45,加上政府罰款阻嚇力不足,增加誘因。

該會理事黃兼揚指研究人員實地考察,很容易找到無牌賓館,質疑政府早已清楚情況,只是因憂慮無處安置旅客而不採取任何行動。馮蘊妍建議政府評估香港的承載力,先探討香港需要多少間賓館,監管問題是次要。另一名理事何建威期望政府檢討酒店用地政策。召集人李律仁則稱是次研究只針對旅客住宿對民生的影響,若其他研究顯示香港在各方的承載力皆不足,必要時應該要「節流」,限制旅客人數。

李律仁又指,研究數據大部分來自政府新聞公報及旅遊發展局,公開整個研究的原始資料,是希望政府或公民社會的其他團體能夠深化問題,多做研究。他感嘆少見香港有「公開資料研究方式」(open data research method),指若政府可將所有資料公開,對公眾討論與分析資料有極大的幫助。

編輯:劉軒

電影:等一個人咖啡(Café Waiting Love) – 咖啡不等人

台灣的咖啡文化,還有偶像愛情劇,那樣比較吸引? 對我來說,一定揀前者,如果不是咖啡,而是奶茶,我可能不會入場看這部《等一個人咖啡》。我沒有看過九把刀的原著,入場只為好奇,看看咖啡店可以拍成怎樣的電影,可惜令我失望了,咖啡店在這戲內只是背景,而不是主線,真正講冲咖啡的戲份並不多,戲中的咖啡師冲出來的飲品,大部份只為搞笑,完全不是真的咖啡。而關於搞笑,戲中很多台式笑料,也加插了一些港產喜劇元素,像少林足球的「Cult」料,又多一些屎尿屁笑料,對不起,我真的笑不出來。至於主線的愛情,確實很純真,放在這年代,純得有點超現實。而結局又真的帶著奇幻的,我會說這部戲是青春奇幻愛情喜劇,適合一些天真又富想像力的少女看的。

但說分兩頭,這電影又並非那麼差的,幾位年輕主角演得算自然,男主角阿拓(布魯斯飾)尤其搶鏡,而飾演思螢的宋芸樺勝在平凡,讓女觀眾容易代入角色中。綠葉之中,個人喜歡看金刀嬸(藍心湄飾),喜劇感最強。而掛名主角的周慧敏,戲份其實不多,整部戲差不多由頭至尾都只得一個表情,我完全Feel不到她的哀傷、無奈、絕望,只Feel到一種呆。

電影關於愛情,主題說「每一個人,都在等一個人」,有些人一生都在等一個人出現,但從來都只是等,寂寞到夜深,等到咖啡都攤涼,那個人都沒有出現。其實點解要等? 點解唔主動出擊,去爭取自己所愛,而只是坐在咖啡店等他/她來呢? 有時候,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像戲中女主角思螢,以為咖啡店的男神澤于是他要等的人,郤忽略了一直在他身邊的阿拓,作為觀眾的我,一開始已估到阿拓跟思瑩才是一對,但偏偏戲中人不知。雖然最後她也醒覺,但在現實生活中,愛一個人怎麼不是自己會有感覺嗎? 如果要人提醒,才驚覺那個人重要,就應該自問你究竟有幾愛那個人呢?這也是我不喜歡這電影的另一原因,不合邏輯。或者有人會說,愛情就是不合邏輯的呢,那你就繼續追尋沒邏輯又虛無飄渺的愛情吧,祝君好運!

含劇透故事大網:

初上大學的女生思螢(宋芸樺飾),在街上偶見迷一樣的男生澤于(張立昂 飾),因想追蹤澤于而來到一間叫「等一個人」的咖啡店,應徵做店員,店內有中性打扮的高超沖調技術的咖啡師阿不思(賴雅妍飾),亦同時碰上阿不思的前度男友阿拓(布魯斯飾演) – 一個傻乎乎又經常笑臉迎人的男生,而咖啡店老闆娘(周慧敏飾)則相反地全無笑容,每天呆坐在店內,只為找尋屬於自己的獨特咖啡味道。思螢跟阿拓很快便成為無所不談的好友,她並認識了阿拓的老闆暴哥及洗衣店老闆娘金刀嬸。阿拓漸漸愛上思螢,但思螢在暗戀澤于,後來思螢終於鼓起勇氣向澤于表白,澤于郤告知思螢他流連在此咖啡店的秘密,原來他等的人一直在這裡,思螢這刻驚覺自己等的人是阿拓。

原文刊於此
我的FACEBOOK專頁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