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交流只可北上?——談談「姊妹學校計劃」

本年度的特首「施政報告」,提到會「推行試辦計劃(姊妹學校計劃),為公營及直資學校提供資助及專業支援,在2015/16學年起的3年內,將香港與內地中小學締結姊妹學校的數目倍增至約600所,讓姊妹校之間進一步分享經驗及提升教與學成效,並減輕負責老師的行政工作。」(2015年「施政報告」)此舉真正目的究竟為何必然人言人殊,而政府則強調「國家發展一日千里」,要青年人「擴濶視野」。然而,從上文下理推測,則大多不離加強對中國人身份認同云云,也許是三年前推出「德育及國民教育」不果下,特區政府想藉這個計劃「借屍還魂」也說不定。

無可否認,97年後,學校舉辦的交流活動如雨後春筍,尤其以往內地交流的次數最多。「自2004年開始至今,本港共有約300所學校透過本局的協調,與內地學校(包括上海、北京、寧波、廣東省、四川省、浙江省及福建省)締結為四百多對姊妹學校。」(教育局網頁,下文皆引此處,不贅)不過,這些學校可撥出資助的金錢有限,只能資助學生半額或三分之一,這些費用多找校董或社會基金贊助。每年受惠的學生人數不多,而且大多是校內精英。假如「施政報告」真的向學校資助十多萬元,當然可以有助兩地學生增進友誼,亦令學生能了解內地學生的學習情況。

問題是:香港學生走出課室往外地交流,為何只可北上神州大地?

為甚麼這筆撥款不可以用以資助學校的所有交流計劃,而只是獨獨鼓勵學校北上交流?須知道學校選擇交流的地區,都有不同的考慮。有些學校或會到內地山區與農村學童一起上課,如教育局所言「內地學生的勤樸、積極和自律的學習態度,尤其能為香港學生帶來正面啟發,促進學生個人成長。」可是,更多的是到世界各地體驗風土人情,學習當地文化,例如有學校會到歐美等地考察,台灣星馬等亞洲地方也是熱門的交流之地,體驗的亦不只是學生勤於學習,積極進取的精神這般簡單,而是全方位細味當地人的生活習慣和文化風俗。這筆費用加起上都成了學校的負擔,為何政府只資助學生北上到內地學校學習,卻忽視了學生其實有權利走遍全世界,而政府亦理應撥款分擔學校這方面的支出。

因此,政府當刻草草推出這個「姊妹學校計劃」,實在難免令人有諸多揣測。首先,便是聯想到「計劃」有軟性推銷「國民教育」之歉。於是,教育局在其網頁上「此地無銀」,先作出回應:「在近日有關姊妹學校計劃的報道中,有論者指相關工作『有政治含意』,其實完全沒有事實根據,令姊妹學校學之間的學術及文化交流被政治化,我們對此表示遺憾。」(教育局網頁)正如上文所述,如果這筆款項是讓學生拓闊眼界的話,那麼,政府可以資助學校作任何的跨境交流,而不只限定在內地學校。如果教育局只是為了令香港學生可以「反思自己對學習的態度,更明白自己在學習上可更努力,以爭取更佳的表現」的話,卻又無須向外尋求,亦不一定要往中國內地,把學生留在香港,舉辦課程,或參與志願機構的探訪團便可以了。既然如此,政府單單以金錢誘因,吸引兩地學校配對交流,便可能造成人做我又做,一窩蜂申請的心態。此舉除了增加老師的工作負擔之外,亦令香港學校與內地迅速融合,而這種融合不只是在管理、學與教上,「讓青年人透過互訪、生活體驗、文化和服務合作,以至求職交流等活動拓闊視野」(「施政報告」第157段)這麼簡單,而是從文化、意識形態上慢慢互相靠攏起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當然,我們也可以推銷自己優勝的一套,但面對強大的權力系統底下,最終被同化也是遲早的事。

在教學層面上,這個「計劃」針對的還有老師。「大部分曾進行交流活動的學校認為姊妹學校有助提升教師專業水平。」(教育局網頁)學與教是學校發展的重要部份,因此,每年政府或坊間機構都會舉辦大大小小的課程、工作坊和講座,藉以提升老師的教學水平。「三人行,必有我師」,老師互相觀摩學習本無可厚非,既然學校一直有參與上述活動,幹麼要在「施政報告」中大肆宣揚,還要老師「透過姊妹學校交流深入認識國內近年進行的教育改革,以及體會內地校園的教學設施和教學發展」?說實話,內地的一些教育政策,這十多年已憑藉教育局的推介,一點一滴滲進學校裏,例如各科的「集體備課」、中文科的「單元教學」等,實在沒有必要勞師動眾,每年拉大隊去拜訪內地學校,加上各地的教育發展要求都不同,必需將政策放回當地的「社會脈絡」(Social context),才可窺探其成效一二,若「計劃」的目的,只讓學校了解而不用去效法,那便沒需要煞有介事去強迫推行計劃;若既想了解又要效法,那就必先證明中國內地教育比世界其他先進地區優勝,否則,為何只要求學校到內地交流,政府此舉實難洗脫以政治騎劫教育之嫌。

「施政報告」第157段又提到「計劃資助學生在中、小學階段最少各一次到內地交流。」筆者不清楚教育局如何詮釋這句說話,假如教育局三申五令要求學校必須為學生安排一次或以上的內地交流,那便有違「自由教育」的要旨。再者,假設與內地學校結盟,或每年派師生往內地交流,對師生的學與教裨益甚大,那麼,倒不如索性來個「交換生」計劃如何?即兩地學生以半年為期,輪流對對方學校學習,那效果不就更明顯嗎?據筆者所知,香港確然有中學參與類似的計劃,不過,交流生多來自英美、法國、意大利,澳洲等地,而本地生亦報名者踴躍,卻鮮有中學辦「中港學生交換計劃」。

此外,「計劃」令人質疑之處,是既然教育局吹噓這個計劃如何令學生成長,怎樣令老師教學進步,可是,數據卻告訴我們,家長寧可送子女到國際學校受教育,甚或到外國升學,都從來沒提及中國內地學校才是莘莘學子學習的下一站。既然如此,政府何不將撥款的用途擴濶至全球先進教育地區,讓香港學校真的「與國際接軌」,讓學生真的擴濶視野,學習效果更昭著,而且,這樣做更可洗脫「國民育」借屍還魂的揣測,做法甚至符合建制中人那一句:「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呢!

2012年「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因香港人大力反對而啟動失敗,梁振英及其政府團隊必然耿耿於懷。硬的不行,現在卻想來個「軟着陸,性質就如通識科刪減課程一樣,「雨傘運動」出現前,官員口說課程內容適中。事件出現後,則強調減去青少年政治參與一節是課程整合的問題。當局自然一貫地矢口否認與政治有關,可是,當此敏感一刻,很難令人相信這是一個純粹教育的決定。其實,「施政報告」着墨青年人政策的篇幅不少,先是怪責港大學生編寫的《學苑》有「港獨」傾向,後再有「姊妹學校計劃」推動兩地師生學習,加上近日有內地官員談到教育時那種意難平的情態,謂要監察教育局長云云。凡此種種,如不令人聯想政府要重新奪回「政治話語權」的話,也實在使人詫異吧?

政策正面睇〈姊妹學校計劃正面睇〉超連結:
http://www.edb.gov.hk/tc/about-edb/press/cleartheair/20150113.html

神還原!武媚娘只剩大頭的真相原來是……

 
最近熱播的陸劇《武媚娘傳奇》因爆乳服裝尺度太過暴露停播,4天后復播脖子以下的鏡頭全部被剪光,波濤洶湧的畫面不復見引起話題,被觀眾戲稱這齣劇變成《武大頭傳奇》、《小頭皇帝和大頭娘娘傳奇》。而網友也發揮創意惡搞,神還原大頭底下的真相,竟然有著超展開劇情……
 
 
 
 

媚娘,有勞你自備菸灰缸了,朕還是覺得你的胸最好用。(捻)
 

陛下批奏疏怎麼批到我胸部上頭了?
 

你吃個…

許志樑坐正電信局局長 料網費將下調

電信管理局局長許志樑今宣誓就職,被問到電信服務收費是否有下調空間,許志樑表示,新互聯網經營商MTel已有足夠條件提供服務,加上預計4G服務將在今年底正式推行,隨著更多競爭者加入,相信整體電信服務收費將有下調空間。 至於政府出資成立的「基本電視頻道公司」存續期只剩一年,許志樑表示,現時正探討未來以私營公司還是政府全資公司 (如澳廣視) 負責過渡安排。今年內亦會研究「三網融合」的發牌機制及法規配套,預計兩三年後正式推出「三網融合」服務,屆時電視、固網、互聯網都會有新的服務模式。 另外,社會有意見關注4G服務其中一間投標商「宇航通訊」的股東為澳亞衛視,衛星電視台是否適合兼營其他業務,許志樑表示,暫時未發現「宇航通訊」的股東有抵觸任何法律的情況,負責審議標書的競投委員會將研究該公司的標書內容,是否有抵觸任何法律或准照條款。

妞快報:少女時代Sunny自爆不婚主義 比起戀愛享受曖昧

 
韓綜同居實境節目《Roommate2》人氣高,而在日日的朝夕相處下,室友們的感情也越來越親密,其中女性成員少女時代Sunny、After School的NaNa、笑星李國主,3人就像一般女孩子一樣聚在一起談著愛情的話題,聊著聊著Sunny還自曝是不婚主義,比起戀愛反而更享受曖昧!
 
 

當她們聊到有時候會感到孤單,李國主認為就算有很多朋友,男朋友仍是特別的存在,可以得到和朋友相處不同的力量。NaNa除了認同之外也說:「其實我小時候對結婚、戀愛都沒什麼想法…

捧紅港獨派、搞分化的陰謀?

螢幕快照 2015-01-15 下午2.00.19

 

梁振英發表2015年施政報告,在報告的第十段,竟然高調批評港大《學苑》出版的《香港民族命運自決》專題刊物,以及一本名為《香港民族論》的書本。梁振英處心積慮,在施政報告這個重要的平台上,放大和攻擊那些尚未成氣候的港獨思想,除了嘗試將「爭取真普選」抹黑成「搞港獨」,對泛民雙學扣上「港獨」帽子之外,其實還可能是一種故意捧紅港獨派、搞分化的策略。

梁振英絕對不是一個蠢人,而是一名擅長煽動人民內耗的政治高手。根據毛澤東提出的「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的邏輯,梁振英必定早已預料到,當《學苑》被他攻擊之後,他們就會成為了鎂光燈下的焦點,甚至建立出一個「被害者」的形象,刺激起更多人支持港獨思想。而這種港獨趨勢正正是梁振英想達到的目的,除了可以用「港獨」來抹黑整個民主陣營之外,還是要將部份民主派的支持者,由傳統的「大中華」推向「本土」繼而「港獨」,造成了民主派內部四分五裂、互相攻擊的局面。

梁振英批評《學苑》這件事,給筆者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筆者曾於2014年4月撰寫過一篇名為《刻意煽動中港矛盾的陰謀?》的文章,提出過一種的陰謀論:「捧紅本土派,是中共治港計劃的一部份」。在2014年1月,蘇錦樑曾經說過不會為訪港旅客量設上限,指市民乘坐港鐵時「可能要等多班車」。2014年4月,他指出「等多一班或多班車,能夠製造一個或多個就業機會俾有需要人士」,他更在回應內地小童隨街排泄事件的時候回應:「大家要包容,彼此體諒,以和為貴……」

 

其實上述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總之,近年梁振英政府的言論和政策多次成為中港矛盾的催化劑,其客觀效果是,中港矛盾和族群衝突的情緒日益加深,「本土派」日漸壯大,傳統的「大中華派」泛民受到「本土派」和建制派攻擊,正不斷萎縮。在雨傘運動中,亦有不少「提防左膠」、「拆大台」、「勇武抗爭與否」的爭論,反映出民主派支持者內部正處於一個極度分裂的階段,而梁振英或許就是看中了這一點。

刻意煽動中港矛盾和種群衝突,以及「大中華」泛民與「本土派」的內耗,長遠來說,最大的得益者是中共和大財團。假若在可操控的範圍內,香港人被煽動到將憤怒和精力都發洩在內地人身上,群眾鬥群眾,將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等社會問題歸咎於內地人,其客觀效果是,民間的矛頭由指向政府和大財團,漸漸變為指向無權力的內地人。

同時間,主張河水不犯井水的「本土派」和「港獨派」,認為港人爭取民主的眼光只需要放在香港,而不需要關注和支援中國內地的民運,但同時卻沒有力量阻止中共在政治和經濟上對香港的干預,結果可能讓中共維穩成功。而爭取「港獨」亦無法獲得國際社會的支持,只會比爭取在一國兩制下落實真普選更難走。因此,將民主派群眾推向「港獨」甚至「武裝革命」等極端光譜,對爭取民主或許弊多於利,更有機會給予中共一個全面消滅民主派的機會。

 

中共最擅長的就是搞分化,制造人民之間的內耗,這亦是中共一直以來的致勝之道。近年,政界和社運界出現了「本土vs大中華」、「勇武vs和理非」等二元對立的分野現象,民主派內部不斷內耗,力量分薄了,在未來的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更有機會一起「攬炒」,失去政改否決權。難道這就是中共的陰謀?

儘管筆者提出的只是一個陰謀論,但我們在未來必需要繼續留意時局,提防這個陰謀論的預言得以實現。

 

妞快報:孫佳仁雙下巴阻礙出新輯 IG反省粉絲心疼

Brown Eyed Girls的忙內佳仁(Gain),以極具特色的單眼皮,以及纖瘦嬌小的性感身材著稱,在《我們結婚了》中和趙權被稱為「亞當夫婦」,受到許多人歡迎。原本預定要在今年1、2月發新專輯的她,現在卻必須延遲到3月,而其中原因也許我們可以嗅到一絲端倪……
photo source:new-world-47ft.sblo
 
 

12日時佳仁出席電影《許三觀賣血記》的試映會,並被媒體捕捉到她那若隱若現的雙下巴,還有明顯發福的身形。
&…

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螢幕快照 2015-01-15 下午1.28.48

網民熱話:兒子被笑大陸仔 家長歸咎普教中

 

所謂「民族自決」,並非象牙塔中諱莫如深的艱澀學問,其實只是順嫂和維園伯也聽得懂的市井常識而已。

為何怪獸家長對寶貝囝投身普教中之後,蕃茄變了西紅柿,被其他小孩訕笑為「大陸仔」,她好很介意得要上香港討論區訴苦,最後她和她的大陸仔還要當上是日方向報的港聞人物,畢竟身體是最誠實的,這推自己個仔去普教中受死的愚昧媽媽,幸好還有一丁點羞恥心。

 

10610677_10152652405606693_7950731102803285463_n

 

中港分家不是可不可行的廢話,而是幾時發生的問題,中共硬銷「共享中國人的榮耀」?閣下聽完恥笑一下就算了,就連上文那種量產型的愚母,也受不了區區一句「大陸仔」精神攻擊,習皇帝念茲在茲洗腦中國夢,就算是政治絕對零度的香港人也是水土不服。

「中國人」「香港人」之別,源自價值觀。

隨便一位土生土長香港人一旦被他人誤會/刻意誤會為中國人,無名火起是常識,為什麼我們對這個稱呼如此反感?無他,大陸人這個商標早已跟橫蠻而荒謬、無理而霸道、無情而殘忍、髒亂而失禮、暴發而囂張劃上等號,香港人就算再反智愚昧,對禮教面子羞恥心方面的底線,還是遠高於一直在香港放肆的中國人,所以被大陸仔的港媽不高興,絕對是人之常情。

歸根究底,正常人今生和來生都不想做到處失禮的中國人。

人知禮義然而重廉恥,單單基本禮教上,中國人香港人那條不可逾越的鴻溝,源自價值觀,道不同,不相為謀,揀Friend當然要啱嘴形,那陣壁壘分明的除,便是民族之本。

 

既然如此,什麼是「民族」?

「民族」絕不是中共刻意誤導經年,到處渲染的什麼黑眼睛黃皮膚說滿音共語便是龍的傳人的唯血統論(其實這套把戲也是一拆即散),許多不用腦的人以為邏輯粗疏的血統論便解釋得了何謂「民族」,他們真是被中共剝光豬也死不足惜。

中共拿著血統論去威嚇別人必須當牠們契弟,就似每條屋邨每天都會發生的「因為我生你出嚟,所以你一定要俾我管」的家暴,這是沒有教養兼夾橫蠻無理的中式父母恐嚇孩子絕招,也是血統論最荒謬的死穴。

因為妳輩份係我老母,所以妳可支配干預我人生?如果覺得這種人權ABC謬論都冇問題的朋友,在下呼籲你應該馬上關掉本視窗並和我絕交,這種脅血緣輩份去逼迫別人就範的封建思想,正是中共硬銷大中華民族主義的劇毒精華–朕即中華,而香港人也是中國人,所以香港人必須臣服於朕。

既然野蠻老母語言家暴不合理,那麼同一邏輯的中共血濃於水論又怎會合理?

價值觀雷同的人,物以類聚,方有民族。

民族不一定拘泥於邊境領土,價值觀是無界的,有幾個詞語在香港地是聖經箴言:法治 aka Rule of Law Ver.、自由、靈活變通、尊重人權、重公義、廉潔,具有「香港人」氣質的人,對這幾個詞語必定認同兼執行,所以廣州來的張敬軒是香港人,彭督定康精神上也是香港人,因為他們和我們一樣都尊重香港人心裡默認的核心價值。

舉一反三,行騙長官梁振英受賂五千萬而厚顏,屢屢欺騙港人而無恥,儘管牠掛名還是香港特區政府第一人,但牠的言行思維,絕不是香港人,至於牠是什麼質地,就無需再闡述了。

猩猩妄想跟人類交配?那是不可能的,這就是港中之別。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