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闊譯名的想像」 巴黎地名失落的故事

這是篇走了很耐數的文章,但巴黎這個城市,很多地名很個人崇拜又好,法國歷史又好,一旦音譯,沒錯,外人可以很清楚的音,但失去的以為永遠就無人再去理會。(當然香港還用其他國家的「科學翻譯」,見到R就讀「爾」,其實發到音嗎?)

 

Screenshot 2015-01-14 11.57.10

 

就好像有個地鐵站叫「Les Halles」,很無味道地翻成「雷阿霍斯」、「勒斯霍爾」,或者生硬直譯做「大堂」都無意思的,味道全掉了味,其實大家為何不了解下歷史,明明有個「舊墟」的地名可以使用,都要去接受劣幣,其實是很有趣的。

大城市都有很多類似事物,其實很多地名是類似,例如「渡船街」、「染布房街」、「廟街」都有((然這個廟是康有為口中的「妖祠」),當然膠事錄地名有時擺明搞事,「巴黎高登」、「巴交所」這些地名,很明顯不是甚麼尋根溯源之作,巴黎交易所,諷刺甚麼更很明顯。

 

Screenshot 2015-01-14 01.37.35

 

當然是不太找不到有趣的來源,才把 Montgallet 安上「巴黎高登」這種地名,但很多地名其實趣意盎然的,例如「Félix Faure」,當然你可以很無味的音譯,最多加多個總統上去。但其實這位總統死的時候可以說是一陣轟動,大堆文章描述他的「死亡遊戲」-- Faure 總統在接受情婦口交時心臟病發死,膠事錄當然忍不住上尊號「馬上風總統」。

有典故的戲謔成分當然也有。就拿「Montparnasse – Bienvenüe」來說吧,前者女神山:17世紀的貴族學生,認為這山頭有希臘繆思女神之一 Parnassus 眷顧,因此縮下縮下「Mount Parnassus」就變成 「Montparnasse」。而後者則是紀念有巴黎地鐵之父之稱的Fulgence Bienvenüe工程師。「女神山-地鐵之父」是正常譯法,但靈機一觸,女神山旁應該有些對比,最後就變成了「女神山-電車男」。

 

上回提到,有些熟悉地名膠事錄都決定音譯,其中一個就是「香榭麗舍大道」,查查資料就知道這個是希臘英雄的天堂的法文版,所以應該叫「天堂路」嗎,當然還有鐵塔所在的「Champ de Mars」「戰神廣場」。

當然還有最好笑的「拉德芳斯」 La Défense,新凱旋門所在的新CBD。不查還真不知道原來名字是來自一座雕像,「保衛巴黎 La Défense de Paris」,改個名叫「衛像區」,其實不難。

 

 

當然很多說,包容翻譯的人沒有時間、甚至說搞亂地名,完全溝通不能。但學這裏老總話齋:

 

下回講地名的話,來講講巴黎的橋。 (永續___mode,不是常常有人說甚麼拓闊想像嗎?)

 

(巴黎系列 N 之三,膠事錄地名系列N之二)

 

成年人:生於亂世,多種責任

晚上好不容易才辦公室吐出來,在回家的車上,不斷看有關施政報告的消息,深感憤怒。十時多才踏入家門,母親大人在看新聞台,又在我背後的碎碎唸她的政治理論。和很多香港人一樣,父母親在鄉間來港,生兒育女,人生最黃金的歲月都用在香港,見證過香港最繁榮的歲月,一家幾口迫在300呎的公屋,眠乾睡濕挨大幾條「化骨龍」,一家幾口溫飽,生活安定就於願足矣。母親只讀到初中,自離開學校後,電視機就是她的社會大學。小時候,晚飯有新菜式,一定是來自「今晚食乜餸」或方太、迷上劇集後,母親大人對於社會的認知急速成長:急症室和深切治療部的分別,她是從《妙手仁心》裡學的;早兩年她學懂大律師與事務律師的分別,是從《真相》裡學懂的。而她對社會民生的認知,就是從新聞台。無他,對於長者而言,報紙的字開始因老花變得模糊,而電視的聲量可隨年月調節,讓她可清楚地聽節目,從而了解外邊的世界。

然這從小到大的生活習慣,自台灣太陽花學運開始,就起了變化,至少我家是這樣。母親大人在維穩新聞台裡看到的資訊,就開始依樣劃胡蘆的評論。起初,我就由得她說,正如平日的囉嗦一樣;慢慢的,感到母親的想法和資訊有點以偏既全,甚至有點謬論,就會忍不住與她爭辯。當然,每次我都技術性擊倒,會引用許多不的例子和她不知道的資料作補充。這天晚上,母親大人就最新的施政報告,發表意見;忍不住跟她爭辯幾句,母親大人突然幽幽地說:「我怎知道世界發生這麼多事?我不懂電腦不懂分析不懂「依咩爐」(Email,家母以中文作為世界所有語言的基礎),我沒有你那麼多的方法知道世界的真相。我不明白為什麼現在的人不相信新聞報道。六四的時候,不是全港人都在看新聞,相信那些畫面嗎?為什麼現在不相信?」我久不能語,望著白髮蒼蒼的母親,只能回答:「媽媽,時代變了,香港變了。」而這種變化,我不知從何說起。

自9月開始,我每天下班後都會去金鐘佔領區,放假的時候也會到旺角聲援;每次朋友問我為什麼要去,我都會說:「要為學生爭取未來,為自己為下一代爭取更好的東西。希望有真普選,香港人自己當家作主;生在香港就有責任為香港站出來云云。」誠然,這些信念仍然堅定。但經過今晚這場不太深入的對話,我更覺得,我們這一代成年人,除了要作為學生的同路人,更要為上一代把青春、生命為香港付出的上一代而勇敢站立。自問自己有時都會認為那些長者、甚或稱他們「藍絲帶」的人毫不客氣,認為他們短視,只安於現狀而不知道自己在溫水煮蛙的狀態裡垂死掙扎的生活。誠然,我並不是要把問題歸究於一個電視台;事實是:母親那一代人,她們欠的不斷更新和爆炸的資訊,他們的世界已經被定了形。不是他們願意改變,而是他們理解社會,認知世界的渠道太少太窄;不是他們安於現狀,是他們踏踏實實的明白,沒有本錢與方法在這個社會爭取什麼。他們可以理解與做到的,就是抓緊他們擁有的東西,可以做的事。故此,工作、生活、甚至只是簡單至方便買餸與否,就是他們的全部。

除了對下一代、對年輕人需要承擔,對於上一代、那些辛辛苦苦以血汗把我們教養成人,把每分每毫省下來,把我們送到大學接受獨立思考、教育的一代人,我們更需要為他們站出來,爭取更多的東西,那些,他們本應可以享有的東西。當學生們是「被時代選中的細路」,我想,我們這些成年人,更是「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我們既要支持年輕一代的夢想理念,且伴且行,更需承擔上一代人的托付與期望,亦背亦拖的,一起前行。

無疑,母親大人的評論和誤解,往往令加班後的我累上加累地為她上公民教育課。許多朋友都都說,為免家裡為雨傘運動而發生爭執,閒話家常裡一律禁止政治。然而,我們既願意參加社區的深耕細作,家裡的深耕細作即使如何難開口,也得慢慢開墾。從來最大的力量除了來自人民,就是師奶;我希望亦深信,母親大人在晨運時對一眾師奶兵團的公民教育,比我們拿著單章落區來得親切、深入和快捷。

在香港畸形的房屋市場中 我們應如何走下去

房屋方面的公共開支(資料來源:房屋統計數字二零一四)

2015年的施政報告出爐,689上任以來不停強調房屋政策是施政的「重中之重」,實際上卻「雷聲大,雨點小」。689所謂的「重中之重」真正的意思是要慎重地與商界和地產商合作、小心翼翼地避免得罪他們。這份施政報告一貫以往的做法,極力鼓勵市民置業、將公屋興建量極小化,寧願選擇與民為敵也避免與富可敵國的商界為敵、維護商界的利益。而這份報告中房屋部份最叫人憤怒的,就是建議房委會選擇合適的正在興建公屋項目,以先導計劃形式,出售給「綠表」人士。簡直就是不知所謂,所謂的增加興建出租公營房屋到最後卻變成了出售公營房屋。從這份施政報告的房屋政策以至香港整體的房屋市場都十分畸形,房屋:一樣人類生存的基本需要從來都不應商品化,但在香港卻淪為一種投資、賺錢工具。

出售興建中的公屋的行為極可恥

如今政府將興建中的公屋於日後以居屋形式出售,是對公屋輪侯者十分不公的做法。原本已經不多的出租公營房屋數量減少,公屋輪侯冊只會越來越長。公屋輪候無了期,基層市民被迫要支付昂貴的租金去租住劏房。社聯於2013年的報告指出籠屋的呎租最高達106.7港元,比豪宅的呎租還要貴得很,加上業主不停加租去壓榨租戶,令原本收入已經不足以應付生活的基層家庭百上加斤。雖然這樣能夠滿足多一些市民的置業需求,但此舉一出是不是代表政府以後都可以隨意將新公屋出售,剝削在公屋輪侯冊的市民?

政府多年來於房屋政策的目的都是鼓勵市民於私人市場就業、塑造「置業就是成功」、培養「炒樓文化」、令房屋變成地產、一種投資工具。然而,政府這樣做表面上是鼓勵置業,但背後目的就只是為了減少政府於房屋方面的公帑開支。03至04年度政府於房屋方面的公共開支佔了政府公共開支總額約9%;到了13至14年度,政府於房屋方面的公共開支只佔政府公共開支總額的5%。政府不斷以基本法107條來做「擋箭牌」,指特區政府要以量入為出為則,當這邊廂要增加資源的話,那邊廂就要削減資源。

住屋不應是投資、地產,房屋「去商品化」

置業只是滿足房屋需要的其中一個方法,要滿足住屋的基本需求還可以用租樓的形式。只是在這個畸形的樓市中,買樓比租樓划算,加上香港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剩餘福利制度的社會,退休後的福利政策不完善,因此令很多市民都傾向買樓置業作為最佳的退休保障。

房屋從來都不應被當作成地產,可是香港政府一直將房屋「商品化」、塑造成投資工具,並一直說利用供求平衡和市場機制便可解決房屋需求。然而,從現實可見,此舉只會令樓市越來越泡沫化,令房屋問題越來越複雜、越來越難去解決。政府的存在是要來服務市民,因此政府絕對有責任去滿足市民最基本的住屋需要。一個有保護性的房屋屬於多亞爾(Doyal)和高夫(Gough)的「人的需求理論」中其中一個人的基本需求。因此,政府於房屋政策上應滿足市民最基本的住屋需求,讓每個市民都能有一個體面的生活。因此,政府應反思整個房屋政策,參考德國和瑞士等成功例子,推出租管等多項措施去將房屋「去商品化」。

應如何走下去

大家可以試想一下,當每個人都能夠有一個具保護性、穩定和體面的房屋時,市民平常不用為日常住屋日煩夜煩時,生活自然也過得開心一些,對於紓緩民怨有很大的幫助。政府要做的就是以廉價出租形式去提供大量具保護性、穩定和體面的公營房屋供市民租住。在私人市場方面,有能力的市民可在自由市場租樓、購買物業自住或放租,政府可以開徵資產增值稅等稅項去阻止炒賣樓宇和重推租管去限制租金升幅、保障租戶的租住權和平衡、保障租戶和業主的權益。另外在退休福利制度方面做好一些,例如訂立全民退休保障,令市民於退休後生活的去商品化程度增加,令他們不用以置業來作退休後的生活保障。

說到底,要糾正這個畸形的房屋市場,就需要一個有魄力、有資源的人或團體站出來:政府徹底改革香港的房屋市場。社會上很多人仕和團體,但他們缺乏的是資源。而擁有最多資源的政府卻不停地將問題一拖再拖,不敢與大財團對抗、只敢欺壓升斗小市民。最重要的是人民能夠打破迷思和畸形的想法,不要盲目信從政府的論述。為這一代和以後的世代站出來,凝聚社會力量、向政府施壓,迫使政府去徹底改革香港的房屋市場,從而正視並糾正香港現時的房屋問題。

題外話:政府干預不一定就是不自由、強權,適度地干預市場是成功的要素

在香港,有不少人深信一種畸形的論述,他們認為政府不應干預市場的運作,香港的成功全靠自由經濟、房屋問題就只是供求不均,增加供應後問題就迎刃而解。然而,房屋問題並不是所謂的供求失衡這麼簡單,房屋問題本身就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加上在香港這個全球獨有的社經環境和歷史背景下房屋問題就更加複雜了。如果要談香港房屋問題的來龍去脈的話,可以討論很長時間,筆者在此不加以論述,但是,香港之所以能有今天的繁榮是因為政府一定程度的干預。

香港於六、七十年代能夠迅速發展經濟是因為政府大力干預市民生活成本中佔最高比例的兩項:糧食和房屋。當時因為政府的干預能夠減低工人的生活成本,因此當時的工資也能夠壓低,因而吸引外資設廠。1973-1974年度住屋成本平均只佔住戶的14%。另外,縱觀全球,有很多自由市場和資本主義的國家都有不同形式的房屋干預。因此,政府干預市場並不代表不自由、強權,反而政府適度地干預市場更可以製造有利條件去發展發展經濟。

雨林政漫:串燒三兄弟

雨林: 呢串野,請689食啦。

長毛: 黃定光議員訓左,我唔知佢有冇生命危險!
(黃定光醒返)
曾鈺成:梁議員請你唔好打斷其他人發言。
長毛:咁我點知佢… 救人如救火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sghdbHEerk

參考圖片:
https://www.facebook.com/hk.nextmedia/photos/a.170516952447.149676.10525…

原圖:
https://www.facebook.com/made.by.rainforest/photos/a.1468202220099514.10…

大專政改關注組回應2015年施政報告

特首梁振英任內第三份施政報告於今早出爐,特別開設一欄為「青少年教育和發展」,當中制訂 11 項與青少年有關的政策,教育是 11 項政策中的重點,另外也特別提及交流合作。大專政改關注組對青少年——尤其是大專生的政策十分關注,政府明明在首段就指出青少幼年是香港的未來,卻發現政府對大專院校的政策隻字不提!

政府要求由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UGC) 資助院校開辦的社區學院檢討財政狀況,建議以減學費、向清貧學生提供獎學金或助學金等方式,減少囤積的盈餘。我們認為政府須理解以回饋形式減少累積的盈餘只是治標不治本。現時大部份院校的學費偏高,學生需向政府借貸方能應付沉重的學費,令剛踏入社會的學生已身負十幾萬學債,這種情況並非只是清貧學生需要面對,而是絕大部份學生,加上建議也沒囊括其他自資院校學生,未能惠及不同資歷架構的學生。

另外政府認為中國發展急速,為了讓青少年拓闊視野,計劃資助學生在中、小學階段最少各一次到內地交流。我們認為目前香港的政治環境及青少年處於身份認同發展時期,政府毋須撥款舉辦內地交流團,以軟性手法強逼他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政府又建議與廣東省合作,讓香港的青少年有更多機會到廣東省做義工,了解和服務內地的弱勢社群。我們認為這政策只反映政府不了解民間困苦,香港的貧富懸殊、劏房問題等社會民生問題已足夠讓青少年關注弱勢社群,青少年毋須特意到內地了解弱勢社群。

最後政府又建議成立「青年發展基金」,資助創新青年發展活動,詳請將在諮詢青年事務委員會後擬訂。我們認為青年事務委員會並不了解青少年現時面對的問題,該委員會主席陳振彬日前才發表論述指大學生畢業申請公屋是放棄自己,認為只要工作 5、6 年就能供首期,此言已顯示委員會並不了解青少年現時面對的困難,因此我們不認同諮詢工作由年逾四十的中年人組成的青年事務委員會負責。

就以上的分析,我們認為政府應:

一、要求自資院校凍結學費,阻止自資院校濫加學費
二、要求自資院校公開財務報表,讓學生和公眾監管自資院校的學費加減
三、鼓勵青少年認識香港、了解香港,幫助香港民間社會發展
四、就「青年發展基金」的諮詢工作成立專責小組,並廣泛諮詢學生組織、青年團體

青少年是香港的未來,我們認同應讓青少年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因此政府不應強迫青少年參與內地交流團,反而應鼓勵他們留在香港幫助香港的民間社會發展。政府也應聆聽青少年的意見,而非從中年人身上「了解」青少年。政府亦應看清現時學費、學債問題,從根本入手,阻止自資院校濫加學費,並讓她們受到學生和公眾的監管,讓學習變成輕鬆的事,而非沉重的負擔。

大專政改關注組
15/01/2015

小三心理學:為何我們劈腿、介入卻又糾結?

1

「或許因為我自己也是小三扶正吧?從開始交往起,沒有一天不擔心他劈腿。別人都說,搶來的總有一天會被搶走。果不其然,這些日子以來我們分分合合,他偶爾偷吃,我時常心軟。只要每當他對我好,我就無法思考。我只好說服自己,我是他『必須的愛情』,而他身邊其他的『超級好朋友』,只是『偶然遭遇的愛』,玩玩而已[1]。」那年期中考週,我們坐在淺水灣的lounge bar,靜靜的等雨停。卻忘了台北,是一個雨下得過分多的城市。

 

「但你別忘了,尼采與西蒙波娃的『協義式關係』當年其實是悲劇收場。一再的背叛與重複的承諾,其實就等於沒有承諾。」我說,她反覆撥弄著手指,不安從指間流竄出來。

我寫過很多篇有關背叛或劈腿的文章,但這麼多年來,有兩個問題還是非常費解:

  • 是不是真的有所謂的「劈腿性格」?人家說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是真的嗎?如果當初是小三扶正,對方會不會比別人更容易再劈?
  • 為什麼會有「自願性小三」?為什麼明明有些人知道對方已經有伴侶,還要介入這段關係?

20130520144514_32645

難以定義的第三者

「或許就像我朋友說的吧,第三者比一般人需要更多的勇氣和愛。」她說,攪拌了一下杯裡的whisky on the rock。

關於外遇和不忠(Infidelity)的研究不少,但是以第三者為中心的研究卻相對少。一般來說,外遇的主因不外乎兩個[2]:

  • 不滿當前的關係,但又因種種原因無法或不願意離去當前伴侶
  • 有更好、更吸引自己的對象,但仍有種種原因無法或不願意離去當前伴侶

只是,光是「第三者」這個詞就不好定義了。例如,男友和他的「哥兒們」頻繁傳訊息算嗎?和「超級好朋友」單獨吃飯算嗎?包包裡面有「同事」的手錶算嗎?甚至是「可以攤在陽光下」的關係(例如古希臘或中國古代的「偏房」或「妾」),是否都算是某種程度的第三者[3]?

Brent Mattingly的研究發現,我們對於第三者或出軌的定義其實相當模糊,存在許多「灰色地帶」(The gray area)。逛街吃飯、電影散步都是朋友會一起做的事情。不過如果是「刻意不跟伴侶說」,那就表示「你可能知道你在做的事情是錯的」[4],或是「反正說了也會吵架,不如不要說」[5, 6]。

雖然難定義,但並非不可能。歷史學家Elizabeth Abbott回顧了從古至今著名70位情婦的生命風塵血淚史,暫且採用一個比較溫和的定義:一個(無論是自願或受到壓迫)和有婚姻關係的男子,擁有相對長期性關係的女性。

看樣子,「性」似乎是小三不可或缺的門票。Brent Mattingly也承認,雖然有在灰色地帶,但「灌籃式劈腿」(slam-dunk cheating,有直接的性交)就讓劈腿者百口莫辯了。不小心滑進摩鐵,蓋棉被純聊天,怎麼想案情都不單純。

20121130155847_70306

真的有劈腿性格嗎?

另一方面,也有人主張「劈腿」可能是一種習性[7]。就像美國總統甘迺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的小三,就不只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而已,還有白宮女實習生Mimi Alford、黑手黨的Judith Campbell等等。瑪麗蓮夢露只是代號「格林小姐」(Miss Green)的情婦之一[1]。

劈腿是「慣性」的嗎?國內學者抽樣556位台北地區的學生發現,下面幾種人較能接受外遇的行為[8]:

  • 男性(相較於女性)
  • 有婚前性行為經驗
  • 有同居經驗
  • 戀愛次數較多
  • 父母婚姻衝突較高

看到這邊可能有人會想戰男女。其實,雖然「較能接受外遇」者也比較容易劈腿,但並不表示「能接受外遇者一定會劈腿」(如果你已經頭昏了,請參看:相關不等於因果)。

整體來說,在蘇巧因全台調查的749位大學生當中,有45%的人有劈腿經驗,男生並沒有比較容易劈腿。真的要說的話,其中曾劈過的人(比沒劈過的人)在愛情風格上

  • 較為悲觀保留,不敢在愛裡投入太多
  • 手段游移,不排斥一次和一個以上的人交往
  • 較重視肉體感官的感受
  • 在感情中較少投入,承諾也較少

雖然我們可能還無法完全確定是否有劈腿性格,但如果他在這段關係當中以性為主、投入較少、抗拒長遠的承諾與親近,那麼他慣性劈腿的機率或許就高了一些。

此外,逃離親密也是一個不錯的指標。事實上,DeWall等人透過8個系列研究發現[9],逃避依戀的人比較容易被小三吸引,也比較容易劈腿<1>。

為什麼要當「蓄意小三」?

多年前有人問Helen Fisher:「你覺得男生比較容易劈腿或對戀情不忠嗎?」Fisher回答:「那你覺得那些男生都跟誰外遇了?」<2>

正所謂一個銅板敲不響,兩個銅板小叮噹。關係的建立需要兩個人以上,只有慣性劈腿者一個人絕不可能DIY。可是,如果一開始就知道這段愛有許多糾結,就知道自己是小三,為什麼還要份不顧身,跳入火坑?

大陸學者曾對襄樊職業技術學795名大學生進行調查,他們想知道什麼樣情況下(例如家庭貧困、工作關係、被脅迫等等),我們會「甘願」當小三[10]?

結果發現「相見恨晚」是第一名的原因,73.2%的男生與50.6%的女生會因此而當小三,或許曾經錯過,如今再難也要好好愛過;而「對方有錢」以非常大的差距屈居第二<3>。

110424215951z11Y

不算擁有,又不甘失去

「當你真正愛過,痛過,躲過,才會知道那種不安、不甘心與不確定,並不是簡單的『相見恨晚』就可以帶過的。小時候爸媽吵架,我一個人離家出走在警察局過夜、回到家之後也沒人問我吃了沒,東西都用哥哥姐姐剩下的。後來終於遇到一個願意疼我的大哥,他會記得我的生日、經期還有喜歡吃的東西。真的對我很好、很體貼,是他讓我知道,原來即使是我,還是有人願意疼,願意安慰。雖然我從來,也沒跟他過過一次情人節、聖誕節或跨年,因為那是他和『那個人』的日子。而我,永遠都只能躲起來,永遠都不會被提到,而他只是用時間,來消磨和拖延……充其量,我只是一個『不算擁有的人』吧?結果這麼多年來,一直都在不同段的關係裡,當小三……」她說,膝蓋上已經分不清是雨水還是眼淚。

那些「不算擁有」的人,或許只有真正委屈過的,才會懂。我突然想起瑪麗蓮夢露說的一段話:「我只是個在大世界中的小女孩,試圖找個人愛。」(I am just a small girl in a big world trying to find someone to love)<4>。

她從小貧困、母親精神疾病纏身、被瞧不起被冷落,好不容易成名,卻又在一個又一個男人之間,傷透了心。到頭來,她的飄泊並沒有讓她真正得到愛,而是變成另一個,抗拒愛的人。就像她說的「有智慧的女孩會親吻,但不讓自己陷入戀愛;她們會傾聽,卻不去相信;並在被拋棄之前,先行動身離去。」“A wise girl kisses but doesn’t love, listens but doesn’t believe, and leaves before she is left.” <4>

為什麼這條路這麼不容易,還要一腳踩進去?為什麼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唯一,還願意給這段關係一次嘗試?國內學者卜怡凌曾對三位18至35歲成年女性進行深度訪談[11],歸結出第三者的心路歷程:

  • 「這樣做,對嗎?」:與對方相處的心理經驗。例如致命吸引,情感陷入,明明知道這樣做不太好,但是還是無法抗拒等等。
  • 「他真的在乎過我嗎?」:面臨一些內在的掙扎與衝突。為什麼我要這樣做?如果沒有他我可以過得好嗎?我到底是他的誰?我該離開或放棄他嗎?各種情感或身邊的壓力累積,面臨自我概念的動搖、腳色的不安等等。只是這些不安與痛苦,也可能在對方的一句安撫或擁抱之後。就暫時「飲鴆止渴」了。
  • 「或許我們只是各取所需」:產生一些「自我覺察」。認清自己在關係中的角色、重新找回自我、從這段關係中學習到一些,也成長了一些。

或許,第三者是活在「三不」當中的人:不算擁有、不甘失去、又不安於現在的角色與關係,而這當中「不確定感」(relational uncertainty)[12-14]是一切的核心——不確定對方是否可以長久和自己走下去、不確定他是否仍然愛自己、不確定自己是否值得被愛被呵護,這些對他、對自己與對關係的不確定感,都在心中埋下了焦慮與恐懼失去的針,但是越是恐懼失去,就越難放手。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明知道兩人總有一天有盡頭,卻仍然懷抱一絲絲希望。

在時間裡與自己和解

「可能我還不懂得好好愛自己吧。」她在最後默默地說,搓著手抬頭看著前方。好吧,她果然「頓悟」了這個,每一本愛情暢銷書都會談到的結論[15]。

「也可能你只是害怕失去。」我說,一樣是說跟沒說都一樣的答案。畢竟,誰不害怕失去呢?

「更有可能,我們需要的只是時間和空間。或許隔了一些時間,把距離拉開,很多事情都可以變得清楚一點。那些放不下與糾結,在經過時空的洗禮後,並沒有那麼難,和自己和解。」我想起青鳥說的話,不論兩人走了多遠,最終我們還是需要時間,自己去接受這份關係的不安與殘缺。

 

雨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停了。

空氣中一股清新的青草味,在我們四周蔓延開來。月亮輕輕地勾著一些過往的不解,緩緩地蒸發出淡銀色的光。

20120116113803_YPeRH

 

附錄:小三急救包

講了這麼多,那如果自己是小三該怎麼辦?有扶正的可能嗎?他最近對我好冷淡,是不是我們的保存期限已經過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如果這段不確定的關係已經影響到你的生活,可以尋求諮商的協助;但如果你還需要一點時間沈澱、尋找自己在關係中的定位,或許你可以試試上次的「焦點解決」[16]。

1.目標架構

  • 你希望你們兩個的關係,最好的樣子是什麼?
  • 這段時間你很混亂,很不安。如果要化解這個不安,你覺得需要達成的目標是什麼?
  • 現在最困擾你的是什麼?

2.例外架構

  • 或許,後來這段時間他對你不再像一開始一樣熱情了。可是你們的關係剩下的已經不多了,如果失去了愛還能怎麼辦?想一下最近有沒有哪一次,他對你像是一開始熱戀的樣子?那時候他做了什麼?你做了什麼?
  • 他每次都用時間來拖延。要你給他一段時間,讓他好好跟對方分開,但是一段時間之後又說同樣的話。他一直習慣逃避問題,但有沒有哪一次你跟他討論的時候他沒有逃開?那時你們說了什麼?他怎麼做的?

3.一小步與評分

  • 如果你想要的結果是10分,那麼現在是幾分?如果要增加1分或5分,你覺得現在可以做些什麼?什麼是你可以控制的?
  • 如果你決定離開,在離開他之前,你覺得你要先完成什麼?
  • 如果你決定還是維持現狀,你覺得可以做一些什麼,讓情況和過去有些不一樣?例如減少你不安和不甘的感受?

4.奇蹟問句

  • 如果你去廟裡求籤,神明顯靈解決了你的感情問題,你覺得籤詩上面寫了什麼?發生了哪些事情解決了你的困難(可自行依宗教信仰切換成禱告或其他儀式行為)?
  • 想像幾年後,你所擔心的事情都解決,而你剛好把這個過程用DV都錄下來了。你一邊看這段錄影,一邊回想這段時間的經歷,你覺得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註解

<1>想知道他是不是逃避依戀者?請參考《重新擁抱安全感:近年成人依戀的研究趨勢》

<2>海倫費雪解釋,我們為何戀愛、為何不忠

<3>該研究只有10%男生與23%女生選擇此原因,不過就歷史上的情婦來說,「男方的經濟」與「女方的肉體」經常是外遇的主因[1, 3]。

<4>引自妞新聞:《Small girl, big world 瑪麗蓮夢露的10句名言》

<5>picture credit:here,here,and here

 

 

延伸閱讀

  1. Abbott, E., 情婦史(下卷):從納粹德國、革命中的古巴,到六○年代情婦的故事(Mistresses: A History of the Other Woman. 2015, 台北: 時報出版.
  2. Tsapelas, I., H. Fisher, and A. Aron, Infidelity: when, where, why, in The Dark Side of Close Relationships II, W. Cupach and B. Spitzberg, Editors. 2010, Routledge: New York. p. 175-196.
  3. Abbott, E., 情婦史(上卷):從聖經、中國後宮、歐洲皇室,到殖民者情婦的故事(Mistresses: A History of the Other Woman. 2015, 台北: 時報出版.
  4. Wilson, K., et al., The gray area: exploring attitudes toward infidelity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Perceptions of Dating Infidelity Scale. J Soc Psychol, 2011. 151(1): p. 63-86.
  5. Anderson, M., A. Kunkel, and M.R. Dennis, “Let’s (Not) Talk About That": Bridging the Past Sexual Experiences Taboo to Build Healthy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11. 48(4): p. 381-391.
  6. Baxter, L.A. and W.W. Wilmot, Taboo Topics in Clos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985. 2(3): p. 253-269.
  7. 蘇巧因, 劈腿者之人格特質,愛情風格與衝突因應策略之研究. 中國文化大學心理輔導所未發表之碩士論文, 2008.
  8. 簡致捷 and 柯澍馨, 臺北地區大學生外遇態度之研究. 學校行政, 2013.
  9. DeWall, C.N., et al., So far away from one’s partner, yet so close to romantic alternatives: Avoidant attachment, interest in alternatives, and infide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11. 101(6): p. 1302-1316.
  10. 张勤国, 高职大学生对婚前性行为和第三者的看法调查分析. 中國民族民間醫藥, 2010. 19(6B): p. 74-74.
  11. 卜怡凌, 愛情關係中成年女性成為第三者之心理經驗及相關心理層面之研究, in 暨南大學輔導與諮商研究所學位論文2013, 暨南國際大學.
  12. Knobloch, L.K. and K.E. Carpenter-Theune, Topic avoidance in developing romantic relationships – Associations with intimacy and relational uncertainty. Communication Research, 2004. 31(2): p. 173-205.
  13. Knobloch, L.K. and D.H. Solomon, Information seeking beyond initial interaction – Negotiating relational uncertainty within close relationships.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2002. 28(2): p. 243-257.
  14. Knobloch, L.K. and D.H. Solomon, Intimacy and the magnitude and experience of episodic relational uncertainty with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2. 9(4): p. 457-478.
  15. 林峻弘, 暢銷的愛戀, in 社會學研究所2013, 國立政治大學: 台北.
  16. 林烝增, 焦點解決短期諮商對配偶外遇當事人之應用. 諮商與輔導, 2011.

 

再論新公屋出售

最近有報章報道指出,《施政報告》將會推出一項出售整棟公屋的「先導計畫」,供公屋租戶及公屋輪候冊上的「綠表」人士申請購買。我早前於明報撰寫的《出售新公屋將延長公屋輪候時間》一文指出,以上政策只會減少公屋的供應,並延長公屋輪候者的時間。本文繼續指出此政策上的其他謬誤,希望政府能懸崖勒馬。

出售新公屋非驢非馬

政府曾在一九九八年推出租置計劃在,讓居住在租住公屋的家庭購買其現居的公屋單位,但該計劃在2005年終止。可是,現時的新計劃並非讓租住公屋的家庭購買現居單位,而是購買新的公屋單位。新計劃充其量可算是現時居屋政策的變種,以公屋的質素及百分之一百的綠表比例來出售單位,在租住公屋及購買居屋中間增設一級置業階梯。如是者的話,用來出售的新公屋是否仍能算作公屋,抑或應當作居屋,還是次等的夾屋呢?如果新興建的公屋可以用來任意出售,長遠房屋策略所訂下的公屋居屋比例還有何意義?

政策目標混亂

去年12月,政府公佈經諮詢後訂定的《長遠房屋策略》,願景為協助香港所有家庭安居,讓他們可以入住適切而可負擔的居所。《策略》並沒有如一九九八年特首董建華一樣,訂下任何自置居所的目標。因此,現今政府的重點應著眼於公屋輪候冊上的基層市民,讓他們盡快入住公屋,並配以居屋的政策,讓有購買能力的公屋住戶騰出單位。

可是,突如其來的出售新公屋政策,卻不符以上政策目標,似滿足公屋住戶的置業需求,而罔顧減少公屋的供應並延長輪候時間的情況,把政策的次序倒轉過來。如果在長遠房屋策略以外,如此倉促推出這政策,只為求房委會賣樓套現,資金回籠的話,政府實在過於短視。

新公屋沒有遷出限制 減少未來可編配上樓的單位數目

先不論「富戶政策」本身的爭議性, 根據現時房委會的政策,凡在公屋住滿十年
或以上的租戶,均須定期申報入息,甚至申報資產。如果超逾入息限額,便須繳交額外租金,甚至遷出公屋單位。

如果新公屋用作出售用途的話,照理並沒有現時其他公屋的富戶限制,如此一來,未來能夠騰的公屋單位將會減少,可編配上樓的單位數目亦會減少。

總結而言,出售新公屋除了減少公屋的供應及延長輪候時間外,在政策遇輯思維亦充滿謬誤,政府實在不應推行。

香港全民退保大全──〈香港要Stand Up〉書評

文:劉子康

全民退休保障理應是關係到每個人──它一來尢關到迫切需要退保的長者,二來也是會動用到大筆政府資源的一項政策。但是多年以來,全民退休保障也少人關注得離譜。即使報章電視偶爾會報導有關全民退保的爭論,也總是分雜散亂,不知就裡者很容易就道聽途說,或是直接置諸不理。爭取全民退保20多年,坊間卻遲遲未有這段歷史和各種說法的整合分析。在今年10月,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下稱聯席)出版〈香港要Stand Up〉(UP是Universal Pension的簡稱)──香港歷來最完整地回顧爭取退保的歷史、回應各方觀點、並嘗試指引未來路向,300多頁的一本書──也總算來得合時。

退休保障,對諸位尚未正式踏入職場的同學來說,難免有點遙不可及,覺得事不關己。但對於我們這一代人而言,即使是大學畢業,入息中位數也不過萬多元,公屋居屋又輪不到,要買樓同時又儲錢準備退休根本就是不可能。所以長遠來看,愈年輕的人就愈需要退休保障,愈應該思考退保的種種。篇幅所限,筆者難以盡錄書中所有內容,惟有歸納書中提到的幾個重點,尤其是平日不會在報章裡讀到的觀點,以作大家開始思考全民退保這個議題的契機。

歷史回顧

若要一句概括爭取全民退保的歷史,就是「政府總是拖延,商界一直反對」。民間要求全民退保的聲音始於70年代,部分團體甚至倡議具體政策,但政府總是一拖再拖,反而以各種小修小補嘗試代替完善的社會保險制度,譬如設立公援(後演變為綜援)、強積金等等。這種狀況,不論是殖民地時代,還是特區政府都是一樣。縱然港督彭定康曾經有意退行社會保險制度,但在商界強力反對之下,港英政府還是遵從了商界的意志而放棄計劃。

政府拖延的理由,往往是口徑一致,說「公眾對社會保險計劃的意見分岐」。實情是,反對的往往是商界和金融界,指退休金制度將個人責任轉嫁到社會、重蹈眾多福利國家的覆轍云云。但在許多福利議題上,可以看到政府和商界的利益是一致的。譬如說在1992年,民間建議推行由政府管理的中央公積金制度,政府卻在金融界游說之下改為推行私營強積金──一來政府逃避了管理風險的責任、二來提供生意給基金公司、三來更為金融市場提供了巨額資金,以作炒賣。香港政商一體的制度,往往是惠民政策的最大障礙。

另外,書末的附錄有記錄相當詳盡的抗爭歷史,囊括了聯席成立以來所有大大小小的行動,亦有港英時代到現在以來政府對全民退保發表過的意見,可算是相當珍貴和完整的歷史資料。順帶一提,附錄中亦有各界曾經倡議過的退保方案,當中除了有學者與民間團體以外,還有建制派政黨如民建聯、工聯會等,這些都是平日不會接觸到的資訊。

支持全民退保的種種理由

書中的一個重要部分,是處理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的義理問題。而當中一個主要的游說對象就是中產階級,用了整整兩篇文來處理。基本論調就是香港的經濟環境經已全然不同,中上層職位大減,年輕人難以向上爬升、靠自己的努力成為中產的機會不大。另一方面,企業改以彈性僱傭制以減少公司固定人手和成本,即使是學歷出眾的年輕人,也不能保證有穩定收入。30年前,靠自己積蓄退休或是由子女供養的人確實不少。但是經濟結構已經不再一樣,現今一代要維持安逸生活已有難度,更遑論為自己退休後的20年人生作打算。

的而且確,相比起大多會支持退保的基層,中產當中應該有更多「中間派」,是可以游說的對象。但中產的定義本來就含混不清:所謂中產,當中有薪酬不俗,但是在公司財政出問題時率先被開刀,生活不那麼穩定的人;亦有擁有多項資產、退休生活基本上無憂的人。說得再多穩定中產生活如何不復見,也難以說服後者。

更加重要的是,現在退保議題的基層參與度也遠遠不高,看全民退保遊行的人數就知道。即使基層大體上會支持退保,但態度上支持和會有實質行動是兩回事。如果能夠說服更多基層走出來爭取,無疑是會壯大抗爭的力量。但書中卻沒有文章為如何說服、組織基層有具體建議。畢竟,社會的低下層才是最需要退保制度的人,是運動最重要的政治力量。

當中亦有些平常鮮有聽聞的觀點,例如有商界中人支持退保,指若社會大眾不用憂慮將來生活,人們就會更願意消費以刺激經濟;或是以人權角度,引用聯合國批評香港政府放任市場的政策和不民主的立法會組成之下,長期忽視社會保障,損害香港市民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一般我們談人權,也只會集中說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等等,卻沒意覺到經濟壓迫是確切地影響著我們的權利。

制度下的臉孔

書中亦有一部份為一連串的人訪,講述殘缺制度之下的實際影響。在雇員制度轉變之下,現在的年輕人即使是卑微如租屋自住的生活計劃,也難以實現。大學畢業,現職中學TA的William對未來的惟一計劃就是希望嘗試自己搬出去住,但租金高昂,以William的$13000月薪來說實在負擔不起在外面另租地方。以往教職幾乎是鐵飯碗,長期雇用又待遇不薄,現在的合約年期短,甚至連能否拿到教席也成問題。

而經濟環境轉變、金融市場的不穩定,更加令本來生活無憂的人在人生下半場遭遇大劫。穿梭中港的貨櫃車司機昌哥,因為中港運輸行業衰落而生計不保,又曾經因為妻子患病不想排期,而借貸$20000醫病。功夫師傳好姐則因97金融風暴時失去全副身家,申請綜援於她經已是放下面子才能做到的事,卻遭到福利署的職員冷言冷語對待。

在社會的種種不安穩之中,就顯得社會保險制度更加重要,有系統地處理現時個人獨自承受的風險。而當我們察看書中的故事,更加覺得問題不僅限於全民退保:公營房屋供應短缺、公共醫療系統不足、帶資產審查的綜援標籤窮人。這些經常聽到的說法,在這群有血有肉的人之中呈現了。即使不談什麼風險,當他們長期都是「餐搵餐食餐餐清」,甚至負債累累,眼前的煩惱都應付不來,還談什麼退休規劃?

異地經驗:退保一定爆煲?

異地推行退休保障的經驗眾多,書中就囊括了中國、台灣、澳門、新加坡等地的事例。值得點出的是台灣推行退休保障的例子: 勞資關係協進會總幹事林瑞含劈頭一句就說台灣現時的退保制度不合格,因為政府沒有嘗試做財富再分配,令年金制只能做到「窮人互助」。加上人口老化,國民年金等制度入不敷支是只是早晚的事。台灣現時的7個年金制當中,有4個都預視到破產危機。

這是否驗證了坊間盛傳的「退保爆煲論」?林瑞含對此情況的分析,是制度缺少了財富再分配的功能。沒有要求富人多繳稅,只打算讓窮人跨代的為老年金供款,再加上人口漸趨老化,當然會入不敷支。所謂必定會爆煲,也只是基於維持現在偏重大企業的稅制不變,所得出的結論。

全民退保,該如何實踐?

多年以來,社會上對於如何在香港實行退保經已累積了不少討論和實質研究。所以在書中最後一部份,編委就輯錄了多位研究政策的學者對未來推行退保的實際建設。他們的意見各異,可見如何實踐理想的退休保障,依然有很大討論空間。

對於政府財政狀況的問題,受政府委託做退保制度研究的港大教授周永新則認為要徵薪奉老年稅,並要按個別的收入水平調整稅率,以免加重窮人的生活負擔。相比起聯席提出要加徵年賺$1000萬以上的企業1-2%利得稅,周永新的建議可謂保守得多。中大社工系教授黃於唱就提出除了政府的7億儲備以外,金管局亦手持30000多億外匯基金,每年約有5%回報。到今年為止已有7000億的累積回報。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指出,政府固然需要為計劃撥出啟動基金,但長遠而言,養老金需要有穩定而專項的收入來源。而這就必然牽涉到稅制改革──除了要說服在職人士多交一份稅,保障日後退休生活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工商界承擔這方面的社會責任。改革稅制,其實就是要政府改變一直以來的管治思維:在施政上向商界傾斜,不干預放任市場等等。社會整體的確創造了鉅額財富,政府卻沒有處理如何讓窮人都分享到經濟成果的問題,結果導致貧者愈貧。城大副教授與學生陳敬慈和溫柏堅在書中亦有提出稅制改革,以做到還富於民:不劃一利得稅稅率,增加大企業的稅額,以寬裕公共財政,從而推行社會保障政策。

必須一提的是,不少論者也以世界銀行的「五條支柱」退休保障模式(1)作為支持全民退保的理據。然而,世銀本來就是推動退休保障私有化金融化的最重要的旗手之一。所謂五條支柱,也不過是以私人投資式的退保制度為主軸,再加上一點基本保障。說得難聽點,就是發現之前提出的退休保障金融化太過離譜,現在是退一兩步,說明起碼要有一些基本,非投資式的老年保障。我們固然需要援引國際慣例來作權威,以示香港的不足。但世銀絕不是一個好的參照。

結語

從全民退保昭示到的,不單單是一項福利政策的匱乏,更是香港整體社會環境的問題。若不是因為工作不穩定和待遇差、小投資者隨時因市場動盪而傾家盪產、基層因醫療而負債……現時制度就是將種種風險交由個人承擔。基層要應付這些問題都經已忙不過來,還談什麼為退休作打算?

對於不久就要投身職場的同學來說,書中所提及的窘況就是我們即將要面對的社會現實。對新一代來說,單靠打工來達至買樓、儲蓄等退休規劃根本就近乎沒可能。相比起上一代來說,我們將來一定更多人需要公營的退休保障。老來沒著落,本來就是社會制度失衡之下,禍及社會低下層的結果。爭取全民退休保障,都只是要求政府和商界負回一點責任,讓勞碌一生的市民在退休之後有基本生活保障。

註1:世界銀行所提出的五條退休保障支柱包括:(1)有資產審查的社會保障制度。(2)全民養老金。(3)強制性職業或個人退休保障計劃。(4)個人儲蓄。(5)家人支援以及政府提供的非財務支援,如公共醫療。

你的電腦比朋友更懂你

credit:pixabay.com

credit:pixabay.com

你是一個害羞的悶騷鬼嗎?你或許有辦法對朋友隱藏真實的一面,但是可瞞不過你的電腦,一項關於臉書(Facabook)資料的研究顯示,我們身邊的電子產品比我們最親近的朋友還能夠挖掘出我們最真實的個性。

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心理學家吳悠悠(Youyou Wu)及資訊工程學家麥卡爾庫辛斯基(Michal Kosinski)對於此項研究的靈感來自於電影《雲端情人》(劇情是關於一個男子人與工智慧系統女聲之間的浪漫關係),「透過分析電腦中的使用紀錄,電腦能夠更了解使用者的需要進而做出貼心的回應,這甚至是交往許久的男女朋友也不一定能做到的事。」吳悠悠表示,她及庫辛斯基忍不住想道:這在真實生活中有可能實現嗎?

在2007年他們的同事大衛史迪威(David Stillwell)-另一位劍橋心理學家,設計了一個臉書APP稱為myPersonality,在經過同意後用戶會提供豐富的個人資料,不僅有臉書上的資訊如按讚內容及朋友名單,他們還會經過標準的心理測驗並回答調查問題。而使用者的回報就是心理測驗結果及與其他myPersonality使用者比較分析的概要資料。研究人員因此獲得了完美的數據讓他們有辦法將想法付諸實驗。

在庫辛斯基的幫助之下,myPersonality成為非常熱門的APP,目前大概有超過四百萬的用戶註冊及使用,它也隨之成為科學研究的金礦,2013年一項對於myPersonality的資料分析研究刊載在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PNAS),由庫辛斯基帶領的研究團隊表示,人們在臉書上所按的讚就足以預測個人特質,如性別、種族、政治傾向甚至是性能力,這篇研究也成為當年非常熱門的文獻之一。

credit:www.privateschoolreview.com

credit:www.privateschoolreview.com

話說回來,用臉書按讚內容判定使用者是同性戀或異性戀可能不難,但要更精確的判斷一個人的個性就又另當別論了,吳悠悠表示:「實驗結果顯示朋友之間互相判斷彼此的個性還蠻準確的。」。

研究團隊使用一種學界公認的方法來推估一個人的個性特質,研究人員通常稱之為Big Five,其方法是讓受測者填寫一份一百題的問卷,並根據「因素分析」(factor analysis)去解析其答案,用五個主要因素去劃分不同的人格特質:開放性(openness)、責任心(conscientiousness)、外向性(extraversion)、隨和性(agreeableness)、神經質(neuroticism)。實驗結果發現朋友之間可以推測對方可能會怎樣回答問題,「像是在這個測驗中我的外向性得到4.5分(滿分5分),而我的朋友推測我會怎樣回答問題後得到的外向性是4.4分。」吳悠悠表示。

研究團隊聚焦在86,220名使用者,累積過去兩年透過myPersonality APP所完成的Big Five測驗,研究人員使用這些測驗結果加上臉書資料設計一個統計模式,並以此透過臉書按讚內容預測一個人的人格特質。為了比較電腦判斷與人為判斷的準確性,團隊又請來參與者的朋友共17,622位,讓他們假想朋友會如何填寫BIG FIVE問卷,然後分析這些資料。

目前的電腦系統還無法像電影《雲端情人》中的一般聰明撩人,不過透過你臉書中的資料數據,它能夠很快了解你的人格特質及喜好,在比較過參與者的朋友之預測後,電腦預測的準確度平均高出15%,只有配偶預測的準確度高出電腦。

所以我們給臉書留下的印象到底是什麼樣子?若以「開放性」這個因素來說,它能評估一個人崇尚自由主義或是趨於保守傳統,而從此特徵可以稍微窺探其政治傾向,偏向自由的人大多喜歡大衛鮑伊(David Bowie,英國搖滾音樂家)並且是無神論者;而偏向保守的人比較喜歡福斯新聞(FOX NEWS)和林伯(Rush Limbaugh,美國保守派)。其他人格預測比較異常,在「隨和性」的範圍中,比較樂於合作的人大多喜歡電影《神鬼認證》(The Bourne Identity,而偏好競爭的人比較喜歡《燕麥粥》(the Oatmeal),一個有關科學、極客(geek)文化等議題的網路卡通。

柏克萊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心理學家黛娜卡尼(Dana Carney)並未參與研究,但她表示「這是一個對於臉書數據資料很好的利用。」,此研究除了讓我們了解人格特質如何影響我們在生活中做出選擇,黛娜卡尼也提到這對於網路線上行銷也是很好的應用,因為你越了解網路使用者的特質,你越有機會去影響他們。未來的下一步是增加電腦預測的準確性,黛娜卡尼:「可以收集其他網路行為並與臉書按讚做結合,如網頁瀏覽行為,已經有許多企業進行收集。」

參考資料:

Your computer knows you better than your friends do [Science.12.01.2015]

 

狼心狠噬言論自由 特首無恥大放闕詞

10931710_276745629116482_3405862753877613077_o

 

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早於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一開始就批評上屆編輯委員會之刊物《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及《香港民族論》,稱「不能不警惕」《學苑》的「錯誤主張」。梁振英對《學苑》的公開批評,分明是在打壓香港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營造白色恐怖。

 

施政報告原是表述政府來年的施政方針,回應市民訴求。去年發生的雨傘革命,就表明年輕人對特區政府及政制發展極之不滿。可是,梁振英對年輕人的政制訴求充耳不聞,反在施政報告大會公開批評學苑,敵視年輕世代。施政報告大會本是關乎民生大事之場合,現在竟淪為特首批鬥年輕人的平台。梁振英作為特區首長,竟容不下一個學生傳媒的政見,更遑論聽取民意,推動香港政制發展。

 

近年,香港傳媒相繼被收編,言論越趨親共;劉進圖、壹傳媒等遇襲,幕後主腦卻逍遙法外。如今梁振英更變本加厲,公開恫嚇學生,乃營造白色恐怖,要一切異見者噤聲。學苑是香港大學學生會官方編輯委員會,享有編採自主,以文字針砭時弊,監察社會。學苑現雖遭受政治打壓,但我們無畏無懼,定必擇善固執,慎思敢言。

 

本刊對梁振英之言論深感震怒,嚴正要求梁振英收回言論,立即停止打壓,尊重每一位香港公民發表言論的權利。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