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小黨fb 粉絲暴增反驚慌

士多貢 - 任何粉絲page 突然多了6萬個like,絕對要食飽飲醉慶祝,但瑞典小黨女權主義運動 (Feministiskt initiativ)最近粉絲暴增,但卻高興不下去。 他們在找出這些「飛來新like」的時候,突然很驚慌,因為所有戶口都是來自南美,懷疑是黑客所為。他們即將面對9月大選,雖然新加的likes,好像傳播力會更厲害,但他們擔心被人指控用 「外國 Click farm」來造數,成為其他政黨攻擊他們的口實。 頸峽堡日報

三文魚茶漬飯

今日終於考完日本語,回到屋苑都已經7時,但是這幾天已經天天外吃,最想就是吃住家飯。得一個人吃飯,要快又想豐富,又要配合營養師餐單的份量(只可吃半碗飯和2份蛋白質),可以就決定做個三文魚茶漬飯。

 

三文魚茶漬飯

 

因為飯的份量少,用電飯煲煮飯太浪費電力和時間,所以改用蒸飯。

三文魚用急凍,可以雪在冰格隨時備用的,連包裝放在水中浸可快速解凍。

 

材料 (1人份):

三文魚 半件
米 適量
水 適量
飯素 適量

茶:
玄米茶包 一個
熱水 200ml

醃料:
黑椒香草鹽 少許
胡椒粉 少許

 

做法:

1. 先沖玄米茶。把玄米茶包放入暖水壺,倒入熱水。備用。

2. 三文魚用醃料醃15分鐘。

3. 洗米,把米放在碗中,放適量的水。

4. 把碗放在已放水的煮食鍋中,齊水隔水蒸20-25分鐘。

三文魚茶漬飯

 

5. 把三文魚放入多士焗爐焗10-15分鐘至熟。

三文魚茶漬飯

 

6. 把魚拿出來,用叉叉散魚肉。

三文魚茶漬飯

 

7. 把魚放在蒸好的飯面上,灑上飯素,倒入沖好的玄米茶,完成。加返個菜,健康豐富的一餐。

三文魚茶漬飯

 

後記:

1. 這是快速一人做法,因為蒸飯和焗魚都可以不用睇火,可以慳時間洗菜和煮菜。
2. 如不焗魚可以煎魚,但煎魚要另外下油,焗魚好像健康點。
3. 蒸飯水的份量大概是高過米少少。

 

時間旅行(四)回到的只是平行宇宙?

Credit: Fabio Secchia via Flickr

Credit: Fabio Secchia via Flickr

文/陳培興,部落格書寫隨興

上一篇文章,我介紹過幾個時間悖論,並提出了另一個更扼要的版本。這些時間悖論指出了「回到過去」可能衍生的矛盾事態,因此這種時間旅行似乎在邏輯上是不可能的。然而,一直以來都有不少人嘗試證明「回到過去」和「過去不會改變」是可能同真的,藉此避免衍生矛盾。

譬如他們會主張時間旅行發生前有一個「舊過去」,當時間旅行發生後便會產生一個「新過去」,繼而發展一個「新未來」,因此沒所謂在同一個宇宙衍生悖論。本文將這個說法歸納入平行宇宙的觀點,並且會分析和評價它能否解決時間悖論。

平行宇宙(Parallel universes 

平行宇宙的觀點是說:除了我們身處的宇宙之外,還有其他的可能宇宙存在。這些可能宇宙與我們本身的宇宙非常相似,甚至難以分辨。它們或具有相同的歷史事件和物理狀態,除了時間旅行者存在與否這個事實不一樣。

倘若我們接受上述的平行宇宙的說法[1]:那麼當時間旅行者乘搭時間機器「回到過去」,可以說他回到的其實並不是「原本」的宇宙時空,而是「另一個」與原本宇宙時空非常相似(甚至難以分辨)的平行宇宙時空。因為時間旅行者所謂的「回到過去」實際上是在「另一個」宇宙發生,所以原本的宇宙時空並不會因為時間旅行者「回到過去」而衍生矛盾。讓我們以祖父悖論(Grandfather paradox)的圖解來作說明:

5552222666

在這幅圖解中,時間旅行者的存在是依賴「原本」的宇宙時空,而不是「另一個」平行宇宙時空。因此即使他殺掉另一個宇宙的祖父,也不會消除了自己出現的原因。然而,平行宇宙理論真的成功解決時間悖論嗎?我認為仍可提出以下質疑:

一、平行宇宙所構想的情況並不是同一個宇宙,不算實現了時間旅行。

首先,不少人都會同意「回到過去」是需要在同一個宇宙發生,因為「過去」就是指同一個宇宙的過去,而不是另一個宇宙時空。然而,平行宇宙所構想的「過去」雖然非常相似,但由於時間旅行者存在與否的事實並不一致(不相同處),所以我們也可合理地質疑它們並不是同一個宇宙。這樣一來,根據這種「回到過去」的意思,平行宇宙的觀點就不算是成功解決了時間悖論。

二、即使退一步說是同一個宇宙,仍可能會衍生時間悖論。

假如平行宇宙觀點的主張者提出修正,將時間旅行者存在與否的事實也設定為一致,但這仍可能會回到時間悖論的質疑。

首先既然說是同一個,那麼這兩個宇宙時空就是相同的[2],被相同的條件所限制。而如果我們都同意以下這兩項假設:

  1. 過去總有某一個時空並沒有時間旅行者的存在,
  2. 時間旅行者能夠並且會實踐回到過去某一個自己並不存在的時空。

那麼當他回到過去某一個自己並不存在的時空(另一個平行宇宙的時空),就會與過去某項事實產生抵觸,衍生「在過去某個時空 α 時間旅行者存在並且不存在」的矛盾。

總而言之,根據「回到過去」需要發生在同一個宇宙的界定,平行宇宙觀點所構想的宇宙時空要麼因為不等同(identity)而不被接受,要麼因為相同而衍生時間悖論(*假如我們接受其中的某些假設)。所以我認為平行宇宙的觀點不算解決了時間悖論。

附註

  1. 這個觀點可能會牽涉到很多形上學複雜的爭論(例如是「同一性」等問題),且讓我們暫時撇開這些爭論,以簡要的說明來理解它如何應對悖論。
  2. 即使連時間旅行者存在與否的事實也一致,在形上學的角度也未必可說是等同(identity)的,但這些爭論並不是本文要旨,暫且撇開。

參考資料

看了這段柯震東,你還相信中國政府?

在西鐵直播新聞中,看到一小段柯震東聲淚俱下的片段,雖然在那段片子中,柯震東被打了馬賽克,但下方的字幕標題就明明白白寫明是柯震東了。對,就是一個『被相信』有罪的嫌疑犯,沒有被法庭定罪底下,就被日夜輪流廣播處理掉。

因房祖名與柯震東同樣是涉事者,網民們隨即翻炒成龍以往的失當言論,集中火力恥笑,普遍不會對兩人有同情的態度,再加上吸毒這件種事情,在公眾空間下討論往往人人喊打,但看着一個被公安『行政拘留』掉的嫌犯,未審先判下面對輿論公審,也實在愕然。

道德重整公關SHOW

可以想像,這種公開示眾的方式,係藉柯震東和房祖名的藝人身份,以警傚尤,大概和習近平抽出一兩個貪官,顯示老虎蒼蠅一起打,並沒有甚麼分別,簡單來說,把未定罪的疑犯公告天下是一種政治需要。

事實上,這種道德重整往往是當權者慣常的主題,習近平自上台後就曾掀起所謂反享樂主義、反奢靡風氣的口號運動。反正能夠樹立些道德模範,對比之下又製造另一批眾矢之的,轉移事線,把普通犯罪提升到十惡不赦為世不容的地步。執法機關也用上共產黨慣常的一句:『依法處理』。

只不過,我們能夠接受這種近乎斬首前遊街示眾的方式嗎?如果將執法,簡簡單單當做『以眼還眼、應有此報』,實在和古代人沒有甚麼分別。在香港,我們從小到大看新聞,就是疑犯重組案情也被黑布蒙頭,搜證過程也不會緊貼直擊般被公開,即使再經過法庭而被判有罪,背後的概念不單單懲罰和針對『害群之馬』,而是犯事的個人都可以有機會重新做人。

在中國大陸,一單藝人吸毒的新聞,就因為藝人是公眾人物,具有標誌效果足以大做特做,彰顯政府效率官威,同時招起道德大旗動員大眾,集中『打擊』吸毒者,就可以成為了中央電視台日夜廣播的題材。不單只疑犯只是被行政拘留,連法庭的門口都沒有機會入,就經已要當眾認罪,聲淚俱下懇求原諒,『東張西望』般的攝制隊還及時直擊疑犯家中,大鑼大鼓地搜出大麻,證明人贓並獲,不容疑犯抵賴。這是一場政治公關SHOW。

黨中央就是打橫行

但一個執法人員橫行無忌的國度,又有誰知道下一個犯事者會否是被迫供?又有誰知道下一個犯事者可以被嫁禍?我們不信任犯事者,所以要求他們改過;也同時不應信任執法者,因為他們手執權力;更基本的原則,是犯事者有重新出發的機會。當然在大陸這都不是考慮重點,政治需要凌駕一切,黨中央就是打橫行。

當然大陸的政治權謀凌駕一切,從來不是新聞,高官坐監大魚大肉,維權人士坐監折磨致死,都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連白皮書僭越基本法都夠膽了,還有甚麼做不出呢?只是大家都特別關心藝人的時候,就難免要借此機會再提提大家,為甚麼中國政府是不可信任的。

德國傳奇蘇聯問題專家 Wolfgang Leonhard 病逝

松林鎮 Manderscheid – 傳奇的東德及蘇聯問題專家 Wolfgang Leonhard 週日病逝,他差些成為「民主」德國的開國元勳之際,神奇逃出後,成為東德最猛烈的抨擊者,更成為蘇聯體制的專家,死後更遺下6000冊關於蘇聯和東德體制的藏書。

 

8615777363a997a353ab7b137849225cccf73e499fbbcd50e57a86bc42d16cb5

 

Leonhard 出身維也納,其後隨受蘇聯影響的母親移居莫斯科,被當局相中重點培養,更在莫斯科開電台對德廣播政治宣傳。戰後更是隨德共領袖烏布里希回國,建立「民主德國」。

但他在覺得情況愈來愈不對路,特別在聽了烏布里希一次5小時的演說,講述設立「官吏獨裁」體制的大綱後:「在1947年,事情已經很清晰,我們會成為史太林治下蘇聯的一個省。」2007年他接受「世界報」訪問時憶述。

Leonhard 稍後逃到南斯拉夫,輾轉逃到西德,成為了批判東德體制的頭號歷史學家,更將親身經歷撰寫成書,更大爆東德共黨領袖烏布里希的金句:「一切只要看上去民主就可以。Es muss alles demokratisch aussehen.」

其後Leonhard 更曾到美國耶魯大學任教,但晚年一直留家著書,並成為前東德、前蘇聯以及當今露西亞問題的專家,但長期疾病最終結束了他傳奇的一生。

 

奧地利輿論報

 

【短篇小說】離開,不應再打攪愛人對不對?

photo via cc user ivy.hylin

photo via cc user ivy.hylin

 

我因為再次聯絡Lincoln而被Elise臭罵了一頓。
「葉希林,我真係唔想有你咁嘅前度囉!」
「點解?」
「離開,不應再打攪愛人,對不對?」她唱著楊千嬅的歌。

Lincoln是我在英國讀大學時的男友。我對上一次見他是差不多要跟Timothy分手的時候,就是我經痛得要死,Timothy硬要拉著我陪他逛街揀牛仔褲挑波鞋的那一晚。他當時買給我的那杯熱朱古力的暖,到今天仍纏繞我心頭,對,只是暖,而不是甜。後來沒多久,我表弟Linus在尖沙咀The One碰到Lincoln跟女朋友拍拖,我不以為然,連氣也沒有倒抽,只祝他幸福快樂。 …

直至上年平安夜,我禮貌地傳了一條WhatsApp短信給他:「Lincoln, Merry Christmas.」那夜他沒有回覆,直到第二天一大清早,他說:「Sorry, I didn’t go out last night and fell asleep very early. Still, Merry Christmas, Ash!」噢,怎麼平安夜都不跟女朋友慶祝?他跟她,散了嗎?由於當時我跟Tomi正在發展感情中,甚至一度以為會跟他在一起,為免麻煩,Lincoln的事我只是空想,沒有追問。

 

這樣,沒見面兩年了,他的律師實習期也完了吧?上星期,我如佛陀在菩提樹下頓悟,從前認為與舊情人見面這種事可免則免,忽然卻覺得要珍惜曾經相愛(或單戀過,甚至被單戀過)的人。舊情人曾經與你交心,人愈大,愈難跟新認識的人交心,但舊情人卻是熟悉你生活習慣與了解你性格的人(我假設你們拍拖時心靈有確切地聯繫過),畢竟世界上並不是有許多人了解或願意了解你。然而,與舊情人再會,有兩個重點:

一、你要不討厭他/她
二、你不為再續前緣

所以,並不是每個舊情人都可以見。Lincoln,我可以見,甚至主動撥電話找他也不介意。

 

我曾經以為Lincoln會對我死心塌地一輩子,但噢,這晚,我發現他不再愛我了。這樣也好,因為意味著我們終於可以發展一段純過蒸餾水的友誼,而且會是彼此了解的朋友。證據載列如下:

 

他不再愛我了,證據一:

「Lincoln,星期四晚得唔得閒呀?」我在話筒說。
「嗯,應該可以。」他的語氣有點冷淡。
「好,見面再講。」現在,由於他冷淡,我更要熱情;從前,總是他熱情,我冷淡。好犯賤。星期四下午,我跟他說我想去Happy Hour,沒想到他竟然拒絕我,說晚上還有案例要讀。以前,我說要去哪兒、要做什麼、要吃哪間餐廳,他都一一答應。我們相約在The One會合。每次我來到這裡,都唸唸有詞:「你估搵The One真係好似搵尖沙咀呢個The One咁易咩?」這次,感受更深。雖然,我從未有界定Lincoln是我的The One,但我會說到目前為止,他是除了我爸和麥當奴叔叔外,我遇過最疼愛我的男子。可是,我知道這些都是過去式,如果我沒劃上句號,我能大膽假設,我們會是現在式,甚至將來式。咎由自取,冇得怨。我氣定神閒、漫無目的逛街等他。

 

我們還記得對方的習慣,證據一:

下午7時,他準時出現,蓬鬆的頭髮黑到像染過美源髮彩。他摘下了從前的黑框眼鏡,換了一副錏色金屬商家佬會戴的那種眼鏡,眼鏡框下面還隱約看到他以前沒有的眼袋和黑眼圈;他沒有長高,卻長胖了;他不再揹單膊袋,換了個Samsonite黑色背包;他不再穿T恤和牛仔褲,改穿藍白條子恤衫和黑色西褲。外型不同了,可幸的是,我們的相處沒有半點陌生感。甫一見面,我就說:「你以前明明話酒精係你嘅提神良藥,Lunchtime都要開枝啤酒飲,下晝先寫到Essay架喎!點解今晚唔可以去Happy Hour?」
「唔得喇,而家年紀大呀!」他回應。我望一望商場的鏡子,心裡感到十分踏實,因為感覺自己的膚質比兩年前好。Lincoln隨年紀增長及工作疲勞而出現的眼袋與黑眼圈,我都冇。

 

他不再愛我了,證據二:

「我朋友話有間日本菜好食,去試吓好嗎?」他問。
「我想去新記食芝士麵呀!」
「邊度?」
「香檳大廈。」
「好雜喎!」他皺著眉頭,難道怕我會拉他去時鐘酒店?
「冇事嘅!」
甫進香檳大廈,他的眉頭就一直維持深鎖的狀態,更說:「如果比人影到我嚟呢度,以為我開房就死得喇!」Lincoln Lam,跟我在一起很失禮你嗎?我忍不著「西」了兩秒面,他應該看不到。一會兒,他又說:「喂,如果冇冷氣,不如我哋走,去第二度食。」這晚,他二度推卻我的請求。錯,不只是這晚,而是這麼多年來,他就只有這兩次拒絕我。他好不容易才吞了一碗芝士豬頸肉撈丁,而我卻吃得津津樂道,再要點多一客魷魚。當年,我尤其愛茶餐廳的常餐,感覺像港式的All day breakfast,他說他也愛。我開始懷疑,他口中說的喜歡,只因為我喜歡,心底都不喜歡。但那些年,他陪我吃了很多個常餐。他一離開餐廳便嚷著:「好滯呀!」以前他從不抱怨,現在才像個人。

 

我們還記得對方的習慣,證據二、三、四:

「唔好嘈,我請你去飲咖啡!」
「去邊好?」
「Elements。」我會提議圓方,是我知他一定喜歡。昔日我們常在圓方「打躉」,第一次在香港的約會也在這兒。在The Grand看電影(他至愛The Grand的座位),在王家沙吃上海菜(他至愛的菜式),在ThreeSixty買生果(他至愛吃生果)。他一進LGB,便倒抽一口涼氣:「早知一早嚟呢度啦!」我睥睨了他一眼,他再補充:「又唔係嘅,你要食芝士麵呀嗎!」我拿著餐單,嚷著要猜猜他會點什麼:「唔係Espresso就Mocha架啦!」他很奇怪的,飲Espresso不會加糖,但又會飲Mocha。我再補充:「而家咁夜,我估你會叫Mocha。」他點頭,我也讓他替我揀飲料,測試下他仍否記得我的習慣。他一副悠然的樣子說:「咁夜,飲咖啡你又會瞓唔到,Melange Oriental好嗎?你應該會鍾意。」咖啡來了,茶來了,蛋糕來了。我喜歡他為我點的茶,本說要減肥不吃蛋糕,但他的Opera來了,我又想吃一口,他知我的性格,沒待我開口就給我遞上餐具:「試啲啦!」我們又像從前拍拖那樣,二人分享一件蛋糕。只是現在比當時輕鬆自在。

在LGB,我們隔離檯坐了一個女子,她獨個兒吃Set Dinner,待她埋單離去後。我跟Lincoln說悄悄話:「Lincoln Lam,我同你講,就算我一直單身落去,都唔會一個人食Set Dinner,我會拉埋你嚟!」幾秒後,我補充:「假如第時你未結婚。」
「就算結咗婚我都可以出嚟架!」
「唔好啦!你老婆會唔開心架!」我切身處地的想。
「咁呢個係我自由嚟架喎!」
「咁你今日有冇同女朋友備案呀?」
「我冇拍拖。」
他見我一臉疑惑,再說:「拍咗好短時間,散咗喇!佢係Control freak嚟架,成日都問住我去邊,同邊個一齊。」我忍不著陰陰咀笑,心裡卻在想:

「What the heck that you say she is a control freak?你以前都好鍾意問我去邊、食乜嘢、同邊個一齊,當時我覺得自己慘過我個做AO嘅表哥答Special FC啲Qs。」

這說明了他根本不太喜歡那個女孩子。我沉默不語,他續說:「咁你呢?」
「嗰晚你接咗我返屋企,我冇耐就同佢分咗手,之後一直冇拍拖喇!」
「我都慣咗單身。就算係鍾意,但一唔一齊冇乜所謂。」他竟然講出這種大智慧。不好意思,我對號入座,會解釋為他依然會守護我一輩子。為免FF太多,我刻意轉移話題:「喂,以前讀Linguistics個個Isabelle返咗嚟香港喇喎,就快結婚。」
「邊個?」他問。
「幾靚女架喎!我哋係113唱K識佢架呢!」
「唔記得喇!當時成班人我只係留意你一個。」
「當時呀嗎,而家我已經係殘花敗柳。」
「唔係啦!」

我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又指手畫腳說想嚐一下第二款蛋糕。其實,一股難堪的感受直搗心窩,想衷心的跟他說一句「對唔住」。不愛一個人不是錯,但你不太愛又要跟他/她在一起就是很錯。我趁他往洗手間之時,趕快哼了幾句歌詞:
「大概當初我未懂得顧忌
年少率性害慘你 令人受傷滋味
難保更可悲 這心地再善良
終生怎去向你說對不起」- 陳奕迅《於心有愧》

「兜埋你返屋企?」我們埋單後,他問。
「你快啲返去做嘢,唔使送我,我想行多陣先。」
「咁好啦,Byebye。」
從前,他一定會陪著我。我看著他頭也不回地步往停車場,或者,現在案件都比我重要。我以為自己要於心有愧,其實他早就Move on了。我有半秒失落,但只限半秒。因為,現在心裡已經有另一個人。

但,原來,沒有一個人會愛一個愛不到的人一生一世。

 

 

冰桶挑戰掀熱潮,讓漸凍人協會(ALSA)被 2800 萬網友看見

冰桶挑戰掀熱潮,讓漸凍人協會(ALSA)被 2800 萬網友看見

加拿大冰球選手 Paul Bissonnette 參與 Ice Bucket Challenge 影片截圖

「冰桶挑戰」在社群網站造成熱潮,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也在自己的動態上張貼了一段潑水影片,響應美國 ALS ( 肌萎缩性脊髓側索硬化症 ) 協會發起的慈善活動。Facebook 數據小組分析了自 6 月第一週到 8 月 17 日以來 Facebook 上與冰桶挑戰相關的數據,有了以下幾點發現:

  • 超過 2800 萬的民眾在 Facebook 上參與了挑戰冰桶的討論,包含張貼、評論貼文以及對貼文按讚。下圖為自六月以來所累積的參與人數,活動的主要活躍期為上週。

  • 240 萬則與冰桶挑戰相關的影片在 Facebook 上被分享轉載。
  • 冰桶挑戰主要發跡於波士頓,大多數人將之歸因於波士頓大學的前校棒球員 Pete Frates 在 2012 年時被診斷罹患了 ALS ( 肌萎縮性脊髓侧索硬化症 ),使得波士頓成為以冰桶挑戰替 ASL 募款的核心地區。下圖顯示了冰桶挑戰在美國的擴散過程,此活動至今已蔓延至美國東北地區。

  • 冰桶挑戰目前已在全世界掀起熱潮──參與度前 10 大的國家分別為:
  1. 美國
  2. 澳洲
  3. 紐西蘭
  4. 加拿大
  5. 墨西哥
  6. 巴西
  7. 德國
  8. 菲律賓
  9. 波多黎各
  10. 印度
  • 公眾人物參與冰桶挑戰的熱門貼文:

如欲了解更多「冰桶挑戰」的數據統計資訊,請按

冰桶挑戰掀熱潮,讓漸凍人協會(ALSA)被 2800 萬網友看見

冰桶挑戰掀熱潮,讓漸凍人協會(ALSA)被 2800 萬網友看見

加拿大冰球選手 Paul Bissonnette 參與 Ice Bucket Challenge 影片截圖

「冰桶挑戰」在社群網站造成熱潮,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也在自己的動態上張貼了一段潑水影片,響應美國 ALS ( 肌萎缩性脊髓側索硬化症 ) 協會發起的慈善活動。Facebook 數據小組分析了自 6 月第一週到 8 月 17 日以來 Facebook 上與冰桶挑戰相關的數據,有了以下幾點發現:

  • 超過 2800 萬的民眾在 Facebook 上參與了挑戰冰桶的討論,包含張貼、評論貼文以及對貼文按讚。下圖為自六月以來所累積的參與人數,活動的主要活躍期為上週。

  • 240 萬則與冰桶挑戰相關的影片在 Facebook 上被分享轉載。
  • 冰桶挑戰主要發跡於波士頓,大多數人將之歸因於波士頓大學的前校棒球員 Pete Frates 在 2012 年時被診斷罹患了 ALS ( 肌萎縮性脊髓侧索硬化症 ),使得波士頓成為以冰桶挑戰替 ASL 募款的核心地區。下圖顯示了冰桶挑戰在美國的擴散過程,此活動至今已蔓延至美國東北地區。

  • 冰桶挑戰目前已在全世界掀起熱潮──參與度前 10 大的國家分別為:
  1. 美國
  2. 澳洲
  3. 紐西蘭
  4. 加拿大
  5. 墨西哥
  6. 巴西
  7. 德國
  8. 菲律賓
  9. 波多黎各
  10. 印度
  • 公眾人物參與冰桶挑戰的熱門貼文:

如欲了解更多「冰桶挑戰」的數據統計資訊,請按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