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獨立音樂反核輯 - 不核作》

(原載於:BITETONE

不核作!臺灣獨立音樂反核輯

 

合輯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2013年年底,台灣的獨立音樂界發表了一張合輯「臺灣獨立音樂反核輯:不核作」。《號外》主編張鐵志曾撰文介紹台灣二十年來以反核為題的音樂作品,並推論出:對台灣而言,反核可能是激發出最多歌曲的一個社會運動。兩片CD,一共34首作品。有國語,也有台語。風格多樣:搖滾、饒舌、華爾滋、民謠……主題只有一個:「我們不要核電廠」。面對政府不斷強推核四,反核作品卻少有給馬政府正面控訴。倒過來,作品通常從家庭出發,強調生命的脆弱,想像失去的滋味,勾起聽者對核電的反思。

 

「你說親愛的老爸,安怎永遠攏抹覺醒
失去愛的滋味,是什麼款的味
你說心愛的阿母,安怎永遠看不到你
你的愛的滋味,是什麼款的味」
〈深海的你〉拍謝少年

「唱 大聲唱 大聲唱 非核家園 唱 大聲唱 大聲唱 非核家園
撐 一片天 我們要 非核家園
撐 一個希望 給孩子們 非核家園 給孩子們 非核家園」
〈給孩子們 非核家園〉巴奈

「是和你一起醒過來 又或著道一聲晚安
在睡前和你聊一聊對未來的期盼
是騎摩托車去上班 和朋友一起吃晚餐
不需要多加思索這些多麼簡單

當新的生命來能不能期待
當是時候離開又有什麼遺憾?」

〈理由〉猛虎巧克力

 

唱著唱著,像《詩經‧國風》一般紀錄生活的小事。透過描述日常,反問我們到底有多能夠承受核災所帶來的巨變。切入的角度卑微,直入心坎。流行曲的對象通常是一般市民大眾,有多少聽進政客或決策者的耳窩裡,甚至在決策上作出改變呢?喚醒大家對於核電風險的意識,遠比大罵政府來得實在。從擅長的音樂開始,台灣的獨立音樂人走出比藝術文創還要廣闊的路。

回眸香港的「平原習作」,目的、規模種種不同。讓主流以外的聲音,得到發行的機會,合輯沒錯是好事。然而,合輯的意義不該只是停滯於分擔成本吧?從實現個人理想到思考身邊的群體,以至回應社會議題。透過合輯一類的合作,讓更多意念交互申流。跟你和我都一樣,創作人也會對社會種種事情有自己的態度。放下不必要的「去政治化」,讓每一個人用自己擅長的方式,表達對我城的感覺。香港的獨立音樂界發行一張專輯,說說香港心事。我期待。

 

【偽文青警告】倫敦的中環 - 走在金絲雀碼頭

(原載於:http://justinmoe.blogspot.co.uk/2014/03/blog-post.htm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Where The Art I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Where The Art Is)

 

日前回了倫敦「公幹」一趟,去參加大企業的開放日。在這個經濟環境下,有這樣的機會,總要去參觀一下的。就好像以往總要到大學的開放日一樣。

即日來回,單是坐火車便花了差不多六個小時。幸好我是那種隨時隨地都能睡的類型,一合上眼時間就過。

再由國王十字車站轉乘地鐵,約十數分鐘便到達了目的地:金絲雀碼頭 (Canary Wharf)。

這裡是一秒便能致富,達向成功人生的商業區。這裡也是「邪惡」企業控制世界的地段。這裡就是倫敦的中環。
金絲雀碼頭是典型的市區重建案例。在以往,這裡是個處理到加納利群島(現屬西班牙)蔬果的船塢,也是倫敦港口重要的一部分。但隨著港口業務式微,東倫敦這一帶的倉庫都被廢棄,變成了無人要的舊屋。直到八十年代,倫敦的商業用地不敷應求,投資者做打起了這裡的主意。時至今日,金絲雀碼頭已是滿佈大企業環球總部,倫敦最重要的商業區。

理論上是「成功人士」最響往的地段吧。

 

雖然我就住在附近,坐火車不用半小時的距離,可是我卻從沒到過:中學生的你,根本沒有來這裡的理由。只是從我對「商業區」一詞的理解,我總是覺得那裡就是中環。

因火車時間表跟不上,故而早到了差不多四十分鐘。便決定在周圍看看。而從地鐵站爬出來以後,第一樣注意到的,就是這裡的某些部分很像 中環,某些卻全然不像。

最像中環(以至整個香港)的,是地鐵站出口連接着地下層的商場:裡面盡是高檔的商店,或是各式各樣的快餐,當然還少不了黃金地段必備的連鎖咖啡店。走在商場內,享受着罕有的冷氣,皮鞋踏在不熟悉的雲石地板上咯咯聲的在響。這樣的感覺,在香港比比皆是,在倫敦卻是就此一家。

 

因為在等時間過,趁着有點陽光,便在外面的長椅上坐坐聽聽歌,看看途人。早上時分 ,眼前所見當然太多是西裝畢挺的白領,用着讓我這個曾在香港居住的人感到驚訝的步速在走。我指的是令人感到驚訝的慢。我本來以為,所有人像香港一樣都會跑來跑去的。我甚至沒有被心急的肩膀撞到。

在公園的四圍都是三十層四十層高的建築,玻璃外牆上是路透社的滾動新聞,或是富時指數的上落。這大概是倫敦唯一,抬頭會看不清楚天空的地方。然而,由於整個地區基本上沒有車輛,金絲雀碼頭是個很寧靜的區域。雖然行人在我的身邊給走馬燈般經過,卻沒有香港那種車水馬龍,被雙層巴士吵得煩厭的感覺。從不同的大樓中不時走出想來歇歇腳,吃支煙的白領們。即使在世界頭幾重要的商業區之中,他們還可以靜靜的享受只屬於自己的一刻。

然後到了參觀的部分。既然參觀的是個大企業,我本來以為會 是個很瘋狂,做到傻的環境。但是裡面所發生的事卻出人意表。先說設施,在公司裡面居然是自家的體育中心,連游泳池也有,比大學的設施還要齊全。最重要的是,參觀的時候是工作時間(午餐後),但所有的設施都有人在用,而這完全不是個問題。

接着有和跟trainee們交流的機會。令人驚訝的是,大家都說在那裡工作很開心,很有挑戰性等等。特別的是,和我交談的幾個trainee們都不約而同的說,公司的曲奇不是一般的好吃。你大可以說是這是公司的安排,但你能從他們的眼 神中看出,這最少不是全然的謊話。你能看出,他們在這裡工作,不只是為了份人工。除了高薪以外還有其他價值,其他意義的工作。

 

「經濟發展很重要」。這樣的理論我自然明白。但為什麼同樣是帶動全球經濟的地區,金絲雀碼頭可以有清新的空氣,普通步調的行人,設施好得嚇人的公司,和喜歡工作的員工。這是道我不思其解的問題。

 

克里米亞16日公投入俄,安理會5強與歐盟有何反應?

Photo Credit: Pete Souza

克里米亞半島將於16日進行公投,投票是否脫離烏克蘭。儘管克里米亞官方表示此次公投能讓人民公平且自由地決定未來,但根據克里米亞議會官網最新公布的公投票式樣,公投最終是否能反映人民真實的選擇,令人存疑。另外,克里米亞議會在公投舉行前10天才宣布,國際觀察員不得監督公投過程是否公開透明;而美國、歐洲聯盟皆已明確表示,克里米亞的入俄公投不合法,將不會承認投票結果。

克里米亞公投2選項殊途同歸

公投選票上共有2個問題:

  1. 你是否贊成克里米亞回歸俄羅斯,成為俄羅斯聯邦的一部分?
  2. 你是否贊成恢復1992年克里米亞憲法,以及克里米亞是烏克蘭一部分?

第2個問題看似能讓克里米亞不脫離烏克蘭,但1992年克里米亞憲法賦予克里米亞在烏克蘭境內擁有高度自治權,得以決定國家道路,選擇和誰建立關係,其中包括俄羅斯。該憲法於蘇聯解體後頒布,但很快就被烏克蘭廢除。分析人士表示,克里米亞親俄領導層已表明希望克里米亞回歸俄羅斯,因此公投並不存在克里米亞仍有自治權、仍為烏克蘭一部份或「維持現狀」的選項。

對此,烏克蘭臨時總統圖奇諾夫接受法新社專訪時表示,克里米亞亞即將舉行的入俄公投是場「騙局」,投票結果將由莫斯科當局一手操控。圖奇諾夫並警告,如果克里米亞不取消16日的公投,將解散克里米亞議會。

美國譴責克里米亞公投違反烏克蘭憲法和國際法

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鮑爾在安理會就烏克蘭問題舉行的公開辯論時指出,此次克里米亞脫烏入俄的公投是在外國軍隊侵略下舉行,將不會被國際視為合法並承認。且根據烏克蘭憲法規定,任何與領土相關的變化必須通過全國公投,克里米亞公投將違反烏克蘭憲法和國際法,並侵犯烏克蘭主權完整性。克里米亞將原定的5月25日公投日期提前到3月16日,只用兩週的時間來準備和舉行選舉,恐帶來嚴重不穩定的後果。

美國為譴責即將舉行的公投,已向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提出一份決議草案,希望安理會能搶在克里米亞公投前一天的15日進行表決。多位外交官表示,這份支持烏克蘭領土完整的草案必定會遭俄國否決,中國大陸則可能棄權,使莫斯科當局被西方強權孤立。決議案副本更呼籲,所有國家「不要根據這項公投而承認克里米亞地位有任何改變」

德、英、法國呼籲俄國與烏克蘭展開談判,阻止公投

德國總理梅克爾清楚表示,任何克里米亞公投都是違法的,且將不會被國際承認。她也罕見對俄國提出嚴峻警告:「如果俄羅斯不與烏克蘭展開談判,歐洲國家已經準備好對俄國實施簽證禁令與資產凍結制裁。」她與英國首相卡麥隆均和俄羅斯總統普亭通過電話,普亭則表示「俄羅斯確實希望找到這場危機的外交解決方案」,並且「同意穩定的烏克蘭是大家共同利益所在。」

法國總統歐蘭德近日也曾打電話給普亭,強調國際社會不能接受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地區,要求普亭盡一切可能阻止。歐蘭德昨天在電話中告訴普亭,烏克蘭情況目前相當嚴峻,克里米亞地區的公投並無法律依據,國際社會也沒辦法接受克里米亞地區併入俄羅斯版圖。

俄國駐聯合國代表:克里米亞居民有權決定自己未來的命運

俄羅斯常駐聯合國代表丘爾金13日在安理會中強調,俄羅斯政府和人民並不想要戰爭,也不希望看到鄰國烏克蘭局勢的進一步惡化。克里米亞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西方國家質疑克里米亞人民行使民族自決權進行獨立公投,是「雙重標準」。烏克蘭在合法總統被推翻之後,其過渡政府的一系列反俄羅斯舉動讓自己的國家一分為二,而3月11日克里米亞議會通過獨立宣言是有國際先例的。

2008年科索沃議會單方面宣佈獨立,且沒有經過全民公投,很多反對克里米亞的國家當時都承認了科索沃獨立。同時,類似的活動將在葡萄牙、英屬殖民地直布羅陀、福克蘭群島、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以及蘇格蘭多地舉行。和這些地區的人民一樣,克里米亞居民也有權決定自己的未來命運

獨立公投觸及敏感神經,中國不願挺俄陷入兩難

從北約空襲塞爾維亞到美國入侵伊拉克,中國的外交主軸一向是反對西方國家干預他國內政,並與俄羅斯締結戰略夥伴關係一起抗衡。然而,這兩大外交原則因爲烏克蘭危機而出現衝突,導致中國處境尷尬。俄國希望中國支持其干預烏克蘭,中國無意疏遠俄國,但也不想支持俄國力挺的克里米亞公投,因為這會讓人聯想到西藏或台灣的獨立公投,當前的問題顯然已觸及中共的敏感地帶,迫使它在外交上尋求中立

分析家表示,如果西方國家尋求透過聯合國安理會譴責俄國入侵克里米亞,中國必然棄權。一旦各國對俄國祭出嚴厲制裁,中國也很可能加強與俄國的關係以支撐俄國經濟。卡內基莫斯科中心主任崔寧表示:「如果西方加強制裁俄國,中國的地位必然更重要。它不可能隨著西方的腳步起舞。」

然而,俄國還是不斷強調中國對它的支持。俄國國營電視台日前報導,俄中兩國對克里米亞事件「立場一致」。

歐盟與俄羅斯貿易關係緊密,制裁威力遠大於美國

12日,歐盟就制裁達成共識,這也是自冷戰以來歐盟首次對俄羅斯進行制裁。制裁措施包括對侵犯烏克蘭主權的責任人和公司採取限制旅遊和凍結資產等措施。17日歐盟將在布魯塞爾會晤,德國表示如果屆時沒有取得外交進展,將正式簽署制裁決議,並開始實施制裁。同時,美國、瑞士、土耳其、日本和加拿大等國也將協同制裁,確保制裁網絡緊密有效。

歐盟這些措施和此前華盛頓已經宣布的頗為相似,但一旦實施,對俄羅斯的影響要大得多,因為美國和俄羅斯的貿易關係並不緊密,歐洲則是俄羅斯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購買者之一。統計數據顯示,2012年歐盟和俄羅斯貿易額達到3350億歐元(約合4650億美元),是美俄貿易額的10倍。而旅遊限制和財產凍結等措施則將切斷俄羅斯和歐盟的聯繫。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荷蘭「制裁市民黨」獻新猷:「保證忽略市民需要 令全部人收聲」

朝聖區 Beverwijk – 荷蘭3月19日即將舉行地方市長選舉,然而惡搞網站支持的「制裁市民黨」又有新搞作,希望「朝聖區」的市民能繼續支持他們,繼續忽略市民需要令全部人收聲。

 

 

有關「候選人」表示,過去4年他們成功忽略了中心市區的發展,但革命尚未成功。他表示教育系統的管理太簡單,對老師太友善,要加多幾層架床疊屋。

病人應該就是要病,所以不需要那麼多家務助理,而且更加要限制服務,市政廳只在週四11時至11時15分開門,勤力的市民就唔肯能拿到護照。

更神奇竟然有市民出來支持「制裁市民黨」:「我並不想我的後代比我活得更好。」有市民表示。

荷蘭人民日報

 

舊聞回帶:2012年9月12日

阿姆斯特丹 – 荷蘭惡搞網站 Speld.nl 最近推出一系列「針對市民黨」的宣傳,通過這個虛假政黨諷刺即將舉行的荷蘭大選。

 

 

「制裁市民黨」(Partij tegen de Burger)週一在youtube「發表」的政綱短片說道:「我們國家很多問題都是由人造成的。教育和醫療如是,失業、交通阻塞和國防亦然,都是市民的錯。現在是時候我們要不信任我們的市民。我們只能團結起來,一起鬥爭,一起制裁市民。今日,針對你!制裁市民黨,X你老母!」

 

 

荷蘭今日(週三)將會舉行議會選舉,是由於今年4月自由黨退出政府,內閣倒台後導致總理魯特( Mark Rutte )解散國會重選,預料魯特所屬的人民自由民主黨(VVD)和工黨(PvdA)可以再次組成聯合政府執政。

 

 

比利時荷語早報

 

瑞典超級名模大賽 型男「太健碩」出局

士多貢 – 瑞典超級名模大賽週四出現戲劇性一幕,25歲的參賽者 Kevin Triguero Montero 被淘汰,而理由是肌肉太多,身材太健碩,不適合展示「平常人的著裝」。 而Montero時候接受訪問時表示,自己只是體型健康,設計師並不應該其實他健康的身材。 其他參賽者 瑞典晚報

功能零分但氣質破表 CRUDA裸體桌燈

cruda_1.jpg?itok=jRn9-nIW
不穿衣服的模特兒是裸模、沒裝保護殼的手機叫做裸機,依這邏輯來看,沒有燈罩的桌燈應該可以叫裸燈了,義大利設計師 Alessandro Marelli 設計了一款單純到不行的桌燈,沒有燈罩、甚麼聚光護眼三段式旋轉功能一概沒有、燈臂無法調整角度,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底座居然是沒打磨過的石頭,兼具自然與極簡精神,看著還頗有點不出世的清逸感,整個很仙風道骨哪!

閱讀全文

    

有一種關係,叫做莊員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gooxo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gooxoo)

 

首先,筆者今天正式落莊了,一年莊期說長不長,「忙碌」二字彷彿是對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而言最好的概括,無時無刻都在忙,有時忙到連自己也迷失了。

萬事皆有因。可能你崇高到想爭取理想,也可能只是想找十數人柴娃娃過豐盛的一年。其實無所謂的。我相信各位有意上莊的都會有自己的理由,而諮詢大會裡不少人都應該曾被問及這類問題。說真的那份初衷確實是非常重要。筆者當年就只憑著一股傻勁,一個單純的想法而立心上莊:想「尋找一片屬於自己的地方」-這個念頭迄今未變,而我亦有幸能在上莊這段日子裡,兜兜轉轉,最終也能夠達成這份看似矯情的初衷。

關於上莊,可以拿出來說的東西太多了。然而若想大費唇舌辯論有如「中學生不應談戀愛」般講到口臭的上莊弊多於利、要討論公開諮詢如何折磨人、又或是要全盤否定上莊認為是浪費時間blah blah blah的也悉隨尊便。也請行開一邊。

反正今次我只想寫有關莊員的事。

 

莊員是一種很特殊的關係。有人形容是好朋友加工作伙伴又有點像家人的混合體;有人會視為出Pool對象;也有人會喜歡那種10數個人小圈子的感覺。上過莊的都知道,莊期裡小如GM大至Ocamp,與莊員相處的時間多到簡直… 「莊員究竟是怎樣的人」,這個問題沒有人會有絕對的答案,not even 老鬼。依我看,莊員根本就是whatever you want it to be. 但無論是哪一樣,總之就是熟,很熟很熟,很熟的人, and I can’t emphasize it more.

無人會話到俾你聽你點先叫對莊員好;無人會同你講幾時應該為莊員做些甚麼;無人會話你聽為左莊員你應該去到幾盡-好多時候我地靠的,就是那份自覺、那份真正關心莊員既impulse。

莊員與大學裡認識的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在於莊員之間有一份義務,去接受和包容對方。做Project遇上Free Rider,大可以臭罵幾句拂袖而去,從此你我天各一方;莊員潛莊了,難道從此當支莊少一個人?又例如,莊員做錯事、說了些屁話、意氣用事大發脾氣也好,他們還是你的莊員,你也總不能像對著普通朋友般一句「話不投機半句多」拍拍屁股走人。

說到底,當初是你選擇了跟這個人組莊成莊上莊,至少對我來說,我有責任無條件back up你。說得誇張點,無論是與非,我第一個反應怎樣也是企係你個邊。況且「家醜不出外傳」,很多莊裡頭發生的事,特別是壞事,很多時候都不為外人道。為的除了是保持其他人對支莊的形象,更重要的可能是我們在等候一個時機,一個讓莊員知錯改過的時機。

正正因為你是我莊員,有好多說話我只會同你講,而也只得你先會有共鳴;
正正因為你是我莊員,我不願看見你獨自一人悲傷;
正正因為你是我莊員,無論誰對誰錯你發脾氣我地會即刻搵返你氹返你;
正正因為你是我莊員,做錯野我鬧你唔落;
正正因為你是我莊員,有人話你我會第一時間維護你。

很像男女朋友是吧。

 

原來,比起拍拖,對莊員的包容可能需要更加多。

聽上去,莊裡好像都很理想國吧。但如果我跟你說上莊一切都是美好的、莊員之間日玩夜玩才不會不和譜呢-那才真正是deceiving.

不是每一支莊都是大團圓結局、都會「齊上齊落」。不論上莊前的你我他如何信誓旦旦,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是非,需要合作的地方就會有磨擦,這是所有現莊/有意上莊的諸位都要有心理準備的。但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若能及早發覺,而又有心挽救的話,問題是絕對能夠解決的。

筆者就曾見過在一年莊期過後,有的莊半支和半支反面,結果莊聚永遠只有6個人;有的莊支離破碎,形同陌路;有的莊由年頭鬧交鬧到尾,落莊後各散東西;當然亦有些令人感動,有定期莊聚的,有變成一pair一pair的,有的過了很多年仍然會每年相約到公開諮詢大會裡見面。

我不敢說我們在這年莊期裡無風無浪,莊員之間的感情也不是由頭好到落尾。說真的,其實我們這支莊遇過的問題還不算少-我們Faculty裡頭發生的各種磨擦更是多不勝數,大家也有同感吧。

But the thing is, 你知道莊員會認真會緊張會嬲都只是為了支莊好、你知道有部份莊員會做莊務做到特別夜特別辛苦特別燥、你又稍稍知道有莊員近排過得堅唔開心、又或者至少你肯去體諒莊員,就會知道a little quarrel never kills nobody, 反而過了一段時間,會發現莊員之間又多了一些共同回憶、又多了一份心照的默契。我們控制不了莊內所有人對支莊的投入度,也不能要求別人跟你一樣重視莊員。一支莊裡一團和氣固然是好事,有心病的也只能感嘆為時已晚,大概也很難因為某個人好想支莊齊齊整整而強行粉飾太平。老套講句,能夠成為彼此的莊員也是一種緣份。走在一起不容易;共同走過一年莊期的更不容易。沒有人能保證你支莊能一直好到落尾,但我相信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你放了多少心思時間落支莊度,別人有眼睇之餘,自己亦會從中得到多少。

 

最後,在此引用一句我經常對我今年上莊的師弟說的話(其實也是我們中學裡的座右銘):

不要問莊員可以給你甚麼,要問你自己能為莊員做些甚麼。

說到底,是奉獻。

完。

 

電視續牌公聽會 倡收回頻譜和改革廣播制度

資料圖片:今日立法會的公聽會,竟然不像之前的公聽會,沒有任何亞視粉絲出席支持。(圖:有線電視截圖)

(獨媒特約報導)今日(3月16日)上午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召開公聽會,讓公眾發表對無綫及亞視免費電視牌照續牌的意見。和以往三場公聽會不同,現場未見有支持亞視續牌的聲音,相反絕大部分都是反對亞視續牌,及要求通訊事務管理局徹底改革廣播制度和分配譜頻機制。

大部分與會者皆認為兩間電視台威脅本地創意工業進步,無綫一台獨大,亞視無心戀戰,浪費珍貴的大氣電波。蘇綽熙認為亞視行政混亂,已「失去繼續經營的責任和能力」。公市民簡智聰提醒亞視,節目《ATV焦點》有數萬人投訴,並「不是民粹,是民意」,促請亞視放棄續牌。他同時批評無綫因著「絕對優勢」而不思進取,劇集千篇一律,製作粗劣,值入式廣告尤其令人討厭。另一市民曾慶光更形容無綫續牌只是「例行公事」,通訊局即使繼續發牌予亞視,亦要縮短其牌照年期。

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黃偉強以手語要求兩台為節目提供手語翻譯服務。市民譚國新認為無綫續牌要加入反反壟斷條款,防止其獨霸藝員和歌手的現況。朱啓天則認為王征到現在仍操控亞視,質疑通訊局為何沒有跟進。自由黨青年團成員林偉文認為續牌及發牌制度需要檢討,增加透明度和客觀性,開放讓公眾參與。

改革廣播制度

除了對兩台應否續牌及節目質素發表意見,亦有不少聲音要求大刀濶斧改革廣播制度,與時並進。續牌和發牌,更直接和資訊自由、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密不可分。民間電台台長曾健成稱原則上支持兩台續牌,更要求政府發20個牌照,開放大氣電波。101動力召集人何民傑建議參考英國制度,使製作和頻道分家。同一節目除可在不同頻道播放,在不同地域亦有適當分割,使節目貼近社區需要。他又提醒香港電台既有數碼頻道,日後其在無綫和亞視獲分配的時段能否即時公開拍賣?獨立媒體(香港)發言人要求盡快展開《廣播條例》的改革諮詢,又認為應新增非牟利的社區電視台牌照,照顧不同族裔和群體的需要,促進社會文化多元和共融。

可惜面對立法會議員和公眾質問,通訊局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官員迴避兩台有可能不獲續牌,亦沒有提出廣播制度改革時間表。議員梁國雄和陳志全直指問題核心是本地發牌決策者由特首決定。梁更反問局方,其他司法管轄區可有由實權元首負責發牌的情況。商經局副秘書長黃智祖坦言沒有做相關研究。議員劉慧卿引述3月6日和局方會面,當時官員曾提及批准續牌亦可以收回部分頻譜。劉要求官員「絕對要做」,讓更多人可入場,促進競爭。

老臣子的下場

譚玉瑛,1982年主持兒童節目,時至今逾32年,幾乎兩仔爺都是看她主持兒童節目長大,但盛傳無綫要實行年輕化,勢將譚玉瑛踢出兒童節目,更不獲續約;

睜開眼,看見無綫如何對待一個效力多年的老臣子;閉上眼,腦裡旋即想幾個同樣為球會賣命但最終卻獲得如斯下場的幾位球星。

希亞路,1989年加盟皇家馬德里,司職後衛及防守中場的他竟可成為聯賽射手亞軍,總共為皇馬射入101球之多。雖然效力14年間為皇馬立下不少汗馬功勞,但不滿主席佩雷斯的巨星政策和無情解僱剛剛贏得西甲冠軍的主帥迪保斯基,結果被佩雷斯清洗,離開效力14年的皇家馬德里。

艾比達,1995年加入華倫西亞青年軍,曾兩度被外借維拉利爾,但大部份時間都效力華倫西亞。曾被領隊朗奴高文棄用,甚至被拒絕參與訓練,直至朗奴高文被解僱。他曾表示願意終生留守米斯泰拿球場,曾因此拒絕了皇馬、利物浦、祖雲達斯等幾家豪門的邀請,但可惜忠誠得不到球會主席同情,最終還是被迫「離婚」,效力15年後離隊;

魯爾,1992年加入皇馬青年隊,由c隊打入b隊再打入1隊,以17歲之齡為皇馬一隊上陣。多年來一直是皇家馬德里的象徵,不過素愛打造「新星級銀河艦隊」的皇馬有見魯爾已是「過氣金童」,加上及後加盟的賓斯馬、c朗拿度,令他苦無機會上陣,皇馬甚至強迫魯爾交出七號球衣及希望送他離開球會。直到2010年魯爾宣佈離隊。雖然魯爾一直強調離開皇馬是個人決定,並無人迫使,但前皇家馬德里中場費高表示,魯爾原本希望在銀河艦隊踢到掛靴,卻無奈被球隊趕了出門。

岩布仙尼,1995年轉會AC米蘭,但只能徘徊在正選與後備之間。儘管不乏出場機會,但大部份時間只能後備上場。加上不時受傷患困擾,難令他擠身正選之中。06-07球季獲安察洛堤重用,更取代因傷患缺陣的馬甸尼賽上隊長臂章。而自馬甸尼退休後,岩布斯尼便正式擔任球隊隊長。岩布仙尼為球隊的元老忠臣,大部份球迷相信他將會在米蘭掛靴,但2013年六旬,他被告知不獲續約,他本人指雖被AC米蘭拋棄令他失望,但對此早有心理準備。三十六歲的他最終轉投費倫天拿,結束18年紅黑之旅。

譚玉瑛、魯爾、艾比達、岩布仙尼、希亞路五人的共通點,不在於五人曾為一間公司/球會效力逾多年,而是大家最終也是落得如斯無情的下場。

有人會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老將雖老,但仍然有他用處,畢竟薑是愈老愈辣;有人卻說:「現實是殘酷,難道還要花錢白養無用武之地的人?」我不知誰是誰非,但換轉你是事件中的主角,你又會有何感受?

歲月再無情,也不及大公司、大財團的老闆的無情。

幾多對能持續愛到幾多歲?
有多少人能像馬甸尼、傑斯、謝拉特這樣能從一而終?
不是沒有,而是即使你願意愛他一生,他卻未必能讓你一生愛下去。

難道老臣子就得不到好下場嗎?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