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快報:海邊放電絕招?維多利亞天使超模親自教妳!

維多利亞的秘密這個品牌,不只為我們帶來性感的內衣,也讓我們(的男友)眼睛大吃冰淇淋,看看這張照片,幾位性感女模一字排開,這個畫面也太讓人不敢直視了吧!現在就讓當家大姐頭Alessandra Ambrosio來教教女孩,到了海邊穿上比基尼,要怎麼擺出具有超模架式的pose吧。
source: Candice Swanepoel – inspiringwallpapers.net
 
 

source: ALESSANDRA AMBROSIO’S BIKINI PICS -…

通訊局踐踏公眾資訊自由 再無存在價值

《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十六條:「人人有……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香港人有資訊自由,受法律保障,亦是社會價值中的根本之一,履行這個方針,政府責無旁貸,不履行便是失責失職。

維持資訊自由的大原則和政策早已有之,辦法是 「非規管化」, (de-regularisation) 和 「促進競爭」 (pro-competition) ,而通訊局是捍衛這此原則的機關,執行相關政策。

拒向港視發牌屬「反競爭」

本來,政府否決向港視發免費電視牌,已屬於「反競爭」(anti-competition)的行為,有違政府在電訊和廣播政策上一貫的「促進競爭」做法,拒絕貫徹法律中關於資訊自由的條文。

又本來,港視從中移動手上買入了流動電視牌照,會令牌照下所代表的公眾資源,得以更有效地配置和發揮,港視主席王維基在行為上表現出的抱負和決心,足以証明。而公衆同時會因競爭緣故享受更多的資訉,符合公衆利益。如此種種應該受到政策執行人,即電訊局的歡迎,令人震驚和奇怪的是事情並沒有這樣發展。

法例應促進資訊自由

我的舊文《多於5000戶收到 有何不妥?》説過,港視的責任是遵照牌照條件行事,用戶以什麽接口平台和在那裏收看港視提供的電視節目已非港視責任。即使結果有超過五千住宅成功收看內容,已非監管者和節目提供者所及,這並非是一個什麽「灰色地帶」、「法例過時」、「監管落後」或「法律漏洞」,而是在政策執行和法律理解上,必須是以「非管制化」和「促進競爭」的原則來切入,這個做法才能呼應和乎合法律保障下資訊自由的要求。精神方向是很關鍵的,硬要依照條例的字眼而拼死演繹,糾纏於傳送制式、住戶接收、牌照性質,捨本逐末,罔顧應有的大原則和公眾的基本權利,是一種盲從,最終必然背棄了應有方針。

政府豁免限制早有先例

根據背景事實所知,事件乃源自無線電視今年一月向電訊局發出的書面投訴,無線是現有的電視牌照持有人,論點是基於自身利益出發,主要是指港視做法和不受廣播條例的情況對他們不公平 ,性質上是「反競爭」和以維護既有商業利益作動機 。在資訊自由的大前題下,公衆利益才是原則所在,行業中經營者間的待遇是否公平從來都不是原則。更何況過去在廣播行業,已有不公平的事情存在,早已被監管者接納,讓位給公眾利益,包括行會豁免業者跨媒體的擁有權,無綫能同時擁有收費電視和免費電視牌照;又例如九七後劉長樂入股亞洲電視,廣管局和行政會議之所以特別批准豁免,都是為了促進競爭或防止壟斷,無疑是以公眾利益作大前題。這些考慮如今在港視事件中,卻已蕩然無存。

背棄公眾 通訊局無存在價值

令人深感痛惜的是,通訊局在此事上公然反其道而行之,作出反競爭和積極規管的行為,間接維護既有業者的商業利益和持續性寡頭壟斷,這無疑是與公衆利益背道而馳,踐踏公衆的資訉自由權利,如今,通訉局已背棄了公眾責任,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壓迫者,再無存在的必要。

原圖:NOW

松下開先例,對外派至中國員工發放「污染補貼」

松下開先例,對外派至中國員工發放「污染補貼」

W020131022477709828863日本松下公司宣佈向派往中國的員工發放特殊津貼,理由是補償空氣污染對員工身體造成的傷害,具體的發放標準按中國部分城市的 PM2.5 數值為依據,松下成為開此先例的首家海外公司。
中國眾多大城市持續出現嚴重的空氣污染問題,其中北京經常連續一週的 PM 2.5 指數爆表讓許多在中國工作的外籍人士感到擔憂,日本松下公司在中國業務龐大,由日本派往中國工作的員工也非常多,針對在中國工作的員工發放特殊津貼,中國本地員工除外,具體的補貼金額根據各城市的 PM 2.5 監控資料決定,松下未透露此項補貼共涉及多少員工。
事實上跨國公司針對外派員工發放補貼是比較常見的做法,特別是一些派往偏遠落後地區工作的員工都可以…

松下開先例 向外派中國員工發放「污染補貼」

松下開先例 向外派中國員工發放「污染補貼」

W020131022477709828863日本松下公司宣佈向派往中國的員工發放特殊津貼,理由是補償空氣污染對員工身體造成的傷害,具體的發放標準按中國部分城市的 PM2.5 數值為依據,松下成為開此先例的首家海外公司。
中國眾多大城市持續出現嚴重的空氣污染問題,其中北京經常連續一周的 PM 2.5 指數爆表讓許多在中國工作的外籍人士感到擔憂,日本松下公司在中國業務龐大,由日本派往中國工作的員工也非常多,針對在中國工作的員工發放特殊津貼,中國本地員工除外,具體的補貼金額根據各城市的 PM 2.5 監控資料決定,松下未透露此項補貼共涉及多少員工。
事實上跨國公司針對外派員工發放補貼是比較常見的做法,特別是一些派往偏遠落後地區工作的員工都可以…

做官奪人志

宋儒程頤云:「做官奪人志。」(見《近思錄》卷十二)這句說話也許不是放諸四海皆準,但應用到香港特區政府現在的高官身上,錯不了。

「奪人志」的「志」,可以有兩個意思:一是指「志向」,孔子說的「志於仁」、「志於道」、和「吾十有五而志於學」,或一般說的「胸懷大志」,都是這個意思的「志」。另一個意思是「意志」,所謂「有志者事竟成」;這亦合孟子「夫志,氣之帥也」之意,是堅持正當行為的力量,最高貴的表現就是「雖千萬人,吾往矣」。

無論說的是志向還是意志,特首梁振英手下的高官大都是沒有的,除非「志向」和「意志」包括升官發財的「志向」和力保烏紗和俸祿的「意志」。說到「做個好官」— 做個真正為香港和香港市民利益著想的官 — 的志向和意志,至少在出來見人的最高層香港官員中,絕少見到,見到的大都是逢迎和無恥。我用了「大都」和「絕少」,是留有餘地,不肯定完全沒有例外,但哪個香港高官是例外呢?很希望有人能指出。

其實,觀乎這些高官的行為,「做官奪人志」這個講法可能已經美化了他們:要先有,才可以被奪;說他們的「志」給「奪」了,不是假定他們本來有「志」嗎?可是,想到這些高官是怎樣當上的,再考慮他們的背景,便很難相信這個假定合理。

當然,「做官奪人志」不只限於香港的高官,程頤所說,有一定的普遍性。做官免不了要遊走於權力和利益之間,雖然要聽命於上,卻也可以濫權謀私。由上壓下來的權力可以很大,但自己的權力亦可以不小,可以往下壓,以補償受壓的委屈和不快。這種制度和心理的互動,容易令人迷失;即使是本來有志的,亦很可能會把持不住,志為之奪。少數能夠保持志向和意志的,卻未必有本事在官場混下去,輕則丟官,重則有殺身之禍(至少在古代是如此)。

因此,做個好官絕非易事;不過,做官做到像個宦官似的,卻又太過不堪,就算考慮到「做官奪人志」,這種只知逢迎上主的官,還是應該受人鄙視的。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蘋果日報)

原文刊於此

煮火鍋30分鐘,喝湯等於喝毒?真的嗎?

credit: CC by  #LUC!EN@flickr

credit: CC by #[email protected]

這個新聞是依據至少一年前對林杰樑醫師所做的訪問,最近又拿出來加工再製而成。

真的有那麼毒嗎?根據影音資料上來看,火鍋湯頭裡面有農藥、重金屬、磷、硝酸/亞硝酸鹽。在個別的食材裡或許不多,但是溶出到湯裡面成為「濃縮液」,就比較嚴重了。不過,我們來看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那麼毒。

【農藥】

主要應該是來自於菜。我要先承認我對農藥不熟,不過只要農民有依照規範用藥,其實一般而言問題不大。當然菜要洗乾淨…

其實中藥也有農藥的問題,因為很多中藥還是來自大陸,而有些在台灣禁用的農藥,大陸是可以用的。政府以前沒有在驗中藥的農藥,最近好像開始在驗了,不過主要還是針對那些最大量的(枸杞、黃耆、紅棗之屬)。

【重金屬】

重金屬應該是任何食材都有可能。這個檔案裡面講到中藥的重金屬殘留問題,倒是有點尷尬,我的一些中醫界的朋友都有提到這個問題,畢竟很多中藥材來自大陸,大陸目前有不少土地都是污染的,這部分政府倒是真的要留意。

【磷】

磷比較常見在丸子類的加工食品,不過這些本來就應該要少吃。

【硝酸根、亞硝酸根】

這主要也是來自於菜。蔬菜裡面的硝酸根與亞硝酸根,通常都是因為過量施用氮肥,造成的氮殘留。植物主要是吸收硝酸根(NO3-)與銨(NH4+),進入植物體內後先轉為銨,再與glutamate(麩胺酸)反應形成glutamine(麩醯胺酸)。

由於植物很需要氮元素,而土壤顆粒帶負電,不易留存硝酸根,所以很多植物都具有大量儲存硝酸根的能力。人吃到這樣的植物,就會出現「藍嬰兒」的問題,不過目前這部分有些爭議。

基本上來說,硝酸根進入人體,在肝臟中會先轉化成亞硝酸根,再轉成氨(NH3);亞硝酸根會把血紅素的鐵由二價氧化為三價,使血紅素不能帶氧,這是硝酸根毒性的來源。

過量施肥或是在日照不足地區生長的蔬菜都有可能含有大量的硝酸根,吃下含有大量硝酸根的蔬菜就會因為血紅素氧化而出現缺氧的問題。

通常人體有還原酶可以還原被亞硝酸根氧化的血紅素,但有些人還原酶基因缺損,就會對飲食中的硝酸根濃度敏感。不能分泌足夠量的胃酸的人,包括素食者、肝炎患者、膽結石等,可能提高對飲食中的硝酸根敏感度(原因不明)。

亞硝酸鹽的最低致死劑量(LDLo)是71mg/kg,如果依照這個一年前的影音檔裡面說的,煮90分鐘以後亞硝酸鹽的濃度為15.73mg/L,表示一個60公斤的成人,要在一餐喝下270.8公升的湯才會中毒(應該會先脹死)。

當然,亞硝酸根有致癌的風險,查到的TDI(每日容許量),根據日本的資料是15ug/kg,也就是一個60公斤的成人,如果依照上面影音檔提供的量,一鍋煮90分鐘的酸白菜鍋的湯頭,只要喝57毫升,就超過一天的容許量(TDI)了。不過這不代表會中毒,畢竟TDI是可以吃喝「一輩子」的。

當然,一開始煮的湯頭就可以喝多一點,大概可以喝400毫升吧。

其實醫師沒有講得那麼誇張,是記者自己下的標題呢…講這麼多並不是說可以放心喝,而是看到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標題就覺得全身不舒服;我倒很好奇那位記者吃火鍋嗎?

原刊載於作者部落格Miscellaneous999

【DIY OK】別懷疑~仙人掌也能吃下肚!


「孩子們,快過來吃點心囉~」
『什麼?!雖然媽媽一直都算不上溫柔婉約又善良親切的人,但現在竟然要自己的孩子吃下這一顆顆又尖又利的仙人掌,這實在是太殘忍了啊!(抱頭痛哭)』
「好囉~不要在那裡演什麼內心小劇場了。」

原來這些看起來尖銳無比的仙人掌是由蛋糕烘焙達人Alana Jones-Mann所製作的,除了杯子蛋糕外頭的的烘焙紙不能吃之外,所有的東西都是可以入口的,所以孩子們別擔心了,就乖乖把媽媽愛心吃下肚吧!

閱讀全文

    

Google 智慧型手錶將由 LG 代工,部分規格曝光

Google 智慧型手錶將由 LG 代工,部分規格曝光

(Source:digitaltrends)爆料大神 evleaks 在 Twitter 透露了 Google 智慧型手錶的參數,這款智慧型手錶的規格不低,除了螢幕尺寸小一些之外,其他規格已逼近 Nokia X 智慧型手機了。
據 evleaks 曝光的規格,Google 智慧型手錶將和 Nexus 手機一樣與 LG 合作,螢幕為 1.65 吋 LCD,解析率為 280X280,512MB 記憶體,4GB 容量,處理器型號未定。Google 這款智慧型手錶規格並不低,與三星推出的第二代 Galaxy Gear 智慧型手錶高階版相當,Galaxy Gear 配置了 1.63 吋 320×320 螢幕,200 萬畫素鏡頭,1GHz 雙核心處…

Google智慧型手錶將由LG代工

Google智慧型手錶將由LG代工

(Source:digitaltrends)爆料大神 evleaks 在 Twitter 透露了 Google 智慧型手錶的參數,這款智慧型手錶的配置不低,除了螢幕尺寸小一些之外,其他配置和 Nokia X 智慧型手機接近。
據evleaks曝光的配置,Google 智慧型手錶將和 Nexus 手機一樣與 LG 合作,螢幕為 1.65 吋 LCD,解析率為 280X280,512MB 記憶體,4GB 容量,處理器型號未定。Google 這款智慧型手錶配置並不低,與三星推出的第二代 Galaxy Gear 智慧型手錶高配版相當,Galaxy Gear 配置了 1.63 吋320X320 螢幕,200 萬畫素鏡頭,1GHz 雙核處理器。

文化認同取代族群利益

Terence Yun 攝

Terence Yun 攝

 

引言

目前本土派主流關於港中矛盾的論述,總是以「利益」的計算為理論基礎;受到陳雲的《城邦論》影響,「族群」成為了論述當中常用的主體。論者首先由族群切入,界定港中之辨,然後以利益衝突來解釋港中矛盾,最後提出自治或者獨立是有利於「捍衛族群利益」。這是一條效益論的進路。

然而,我一直認為,把香港獨立之宏願建基於「族群利益」,反過來在利益的考慮上,是對整個獨立運動極之「不利」。從哲學上,這種進路存在大問題:第一,「族群」概念含糊,未能有效區分出「港」和「中」。第二,「族群」此概念自身不能為論述帶來應然性;我生為某族群是偶然的、自然的結果,本身不能推論出任何倫理價值,因為自然與倫理的範疇不同。第三,如果港獨只是因為「對香港人有利」,「港獨」只是工具,本身沒有獨立的應然性;這就是說,我們可以想像,當有天「大中華」、「投共」是對港人更加有利的話,「港獨」就要被放棄。

本文將首先指出「族群利益」之三大理論問題,然後提出文化認同與之比較,從而指出文化認同更適合作為港獨運動的哲學理論基礎。

 

「族群」與港中之辨

族群一詞出自希臘語ἔθνος。古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將族群一詞定義為一個符合下列條件的社群:

  1. 共享血緣(ὅμαιμον),
  2. 共享語言(ὁμόγλωσσον),
  3. 共享聖地與祭祀(θεῶν ἱδρύματά τε κοινὰ καὶ θυσίαι),
  4. 共享習俗(ἤθεα ὁμότροπα

由詞源看來,族群一詞定義不清,而且也不適合使用於港中之辨。血緣是無稽的,因為中國人、香港人、台灣人理論上應該都有「華人」這一共同「血緣」;單是這一點已經使香港無法與中國清晰地區分起來。在香港這個世俗化與宗教多元的地區,更沒有甚麼「習俗」或者「聖地與祭祀」是大部分人共享而其他地方沒有的。唯一比較可行的區分是語言,但是要構成「族群」,根據希羅多德的說法,是要所有條件同時成立,而非其中一兩個。

 

族群無應然性

就算我們假設香港人真是一個獨立的「族群」(先不理會族群是甚麼),這也無法說明為甚麼香港「應該」獨立或者自治。當我們在政治上提出任何主張,就要在倫理上說明這主張是「應該」被實行的;這就是所謂的「應然性」。與應然性相對的就是「實然性」,即「事實」如何。

G.E. Moore早就明確指出,我們無法由「實然性」推論出「應然性」。例如,「事實」上很多港女都是蠻不講理,不能推論出港女「應該」蠻不講理。同理,「事實」上香港人是一獨立的「族群」,無法推論出香港「應當」獨立或自治。

再說,站在存在主義的角度,「實然性」本身是偶然的;我們身為香港人在邏輯上是沒有必然性的,只是我們忽然出生成為了香港人。當然,決定論者,例如黑格爾,可以堅稱「我們生為香港人」是因為上帝的計劃或是命運的安排之類,背後有甚麼神聖目的,總之就是編造一堆神話去說明「生為香港人」本身有甚麼倫理上的應然性。不過,如果今天的香港真的還有人相信這種神話,以為這樣就可以為自治或獨立帶來甚麼應然性,我想,作為一個理性的主體,在倫理學上我真的應該強烈恥笑這種無知的教徒。

 

工具價值

由於出生成為某一族群一員是偶然的,當中本無應然性支持自治或獨立的政治主張;所以,有論者就以效益論倫理學出發,指出「香港自治/獨立合乎香港的族群利益」,所以「香港應當自治/獨立」。整個論證可以簡化如下:

小前提:對於某族群,凡是合乎其族群利益的行為,都是應當的。

大前提:對於香港人這族群,香港自治/獨立是合乎其族群利益的行為。

因此,對於香港人這族群,香港自治/獨立是應當的。

當中的小前提正是米爾(J.S. Mill)提出的幸福最大化原則(greatest happiness principle)之變形(當然,「合乎利益」是否等於「幸福最大化」是另一問題,暫不討論)。然而,在利益計算的思維之下,「香港自治/獨立」的價值完全依賴於「族群利益」,而這種依賴關係並無邏輯上的必然性。香港自治/獨立只有「工具價值」而無「內含價值」:這主張有價值並非因為自身,而是因為別的原因。然則,「投共」合乎「族群利益」,在邏輯上也是可能的。整個自治/獨立理論就被大大弱化。只要有人能夠論證出其他選擇更加「合乎香港族群利益」,自治/獨立的主張就可以被推翻。

 

文化之結構

族群本身只是的一群人的集合,不像文化具有內在的結構。

在中文,「文化」者,「文」即行跡,「化」即教化;英文culture來自拉丁文 cultūra,解作耕種、培養。文化就是一種「生活方式」,包括習俗、傳統、藝術、飲食等等,而這種方式還會透過社會化「教化」下一代,從而流傳下去。然而,勞思光指出,此非文化的本質。文化之本質在於意識。你意識到自己繼承著一種生活方式,並有意識地把這種方式活出來,你才是真正活出文化。然後你作出決定是否接受這種生活方式,這就是文化認同

文化不是雜亂無章的,而是具有系統的。文化之下的生活方式全部都是符號行為,旨在表達特定的意義和價值。而當我們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在表達特定的意義和價值之時,我們就應當接受了這套意義和價值背後預設的世界觀和倫理觀,即文化精神。

文化精神與利益計劃完全無關。文化的價值就建基於自身。因此,文化是具有內含價值的。由於文化精神已經內含了一套倫理系統,它本身已經能夠為文化內作出的判斷提供應然性。例如坐地鐵時讓座予老人這一符號行為,是表達「敬老」之意義,言則讓坐者肯定了「敬老」之價值;而「敬老」價值之所以為讓坐者接受,是因為他所屬的文化當中本身認為敬老是應當的。

然而,與族群不同,文化不只有偶然「生長在香港文化圈之下」這一面;文化本身就是一個思想系統,由於社會化的關係,透過語言以及各種符號行為的學習,文化已經植根在每一個人的思想當中。當一個人認識到自己的思想受到文化影響之時,就能夠決定是否對這文化表示認同;如果他認同自己的文化,就會繼續實踐那文化的符號行為,如果他不認同自己的文化,就不會再實踐那文化的符號行為。這種文化的自我意識,是自主的,是個人的自由選擇。

 

結論

文化認同如何為香港獨立運動提供倫理上的正當性,須另行撰文詳述,但本文指出的是,以文化認同為基礎較以族群利益為可取。族群只是一群人的集合,本身並不代表一個有系統、有結構、有組織的思維(用黑格爾的說法就是「精神」)。

文化認同之進路最大的哲學困難在於「文化」本身的正當性。效益論完全不相關,因為文化認同關心的不是甚麼對「文化」有利,而是關心如何實踐其文化精神–––透過各種符號行為去表達特定的意義和價值,從而將抽象的精神轉化為具體的儀文。問題是整個價值系統、整個文化精神本身為何值得我們去認同、去實踐、去保留,在文化哲學上卻是一大問題,這也正是勞思光對唐君毅、牟宗三等新儒家哲學家作出的嚴厲批評。只要文化認同的正當性得以確立,我們就能以保護香港文化主體性之理由支持香港獨立之政治主張。這是整個本土文化哲學應該走的大方向,奇怪的只是好像只有一個人發現了這條窄路,大部分人還是跟著某個大師在亂跑。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