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何偉龍致敬

何偉龍

 

多年前因工作關係,曾接觸何偉龍先生。那時何偉龍先生正在為《找個人和我上火星》的首演綵排,當時他仍在香港話劇團。

 

經過一整天的排練後,何先生叫我這個做宣傳的small potato 一起晚飯。在上環的茶餐廳內,原來何先生還順道等人送宣傳單張的樣稿來,是當時的灣仔劇團(現為團劇團)的新戲。何先生拿著那稿問我:「你覺得如何?這單張能吸引多些人來看嗎?」前輩向我這小薯仔尋求意見,從他懇切的神情,我實實在在感覺到他對推廣舞台劇的熱忱。

 

到《找個人和我上火星》公演時,我才見識到何導演在劇場中的魔法。莊梅岩的劇本固然細膩,何導演把劇中各人把寂寞投射於愛犬、不敢面對真正的自己這情感,呈現在劇場中。那是我第一次,在看話劇時,哭了。

 

多年之後,看新聞節目探討藝術市場,何先生是其中一位被訪者,那時他專注於團劇團。在訪問中,何先生提到為了劇團,把自己的住宅加按,購入工廠大廈單位作為劇團Studio,奈何劇團仍在艱苦經營。由此,我對何先生更肅然起敬。在團劇團的面書中,更得知何偉龍先生在病榻中,仍向醫院請假,為了主持劇團的學生工作坊。何偉龍先生,向您致敬!

 

蘋果 2013 年的成績單,有一科被打了 F

蘋果 2013 年的成績單,有一科被打了 F

Apple

說話速度很快的蘋果觀察者、部落客 John Siracusa 最近從產品面為蘋果 2013 年的表現打了成績1,不管您是不是蘋果產品的使用者,一起來看看吧。

自 1999 年起,John Siracusa 會為每一版的蘋果電腦作業系統 OS X(以前叫 Mac OS X)寫評論,並以小冊子的形式出版(也可以免費在網路上讀),算是網友們購買前必讀的重要參考之一。平時除了寫部落格,也主持 podcast。

推出 OS X 10.9 和 iOS 7:A-
儘管有一些問題,例如 iOS 7 在設計上的改頭換面引起市場熱議,但市場反應可說是相當熱烈,而且還一口氣將 Mac 專用作業系統 OS X 降至免費。

推出 iPhone 5c/5s:B+
John Siracusa 表示自己很高興蘋果終於推出「兩款 iPhone」,不過他對於 iPhone 5c 其實就是換了殼的 iPhone 5 有點失望,此外他仍舊殷切期盼著大尺寸 iPhone 的推出。

雖然大家對 iPhone 5c 都不看好,但是在某些市場如日本,5c 在受歡迎程度其實不輸 5s,甚至已經悄悄成為最暢銷的機種了。2而且蘋果的 5c/5s 策略成功地讓 91% 使用者在產品上市後集中購買當年度最新款的手機,過去有超過 30% 購買者會選擇購買上一代甚至上上一代產品。3至於這樣的現象對財報有何影響,我們月底前就會知道了。

iPad 產品線繼續前進:A-
iPad Air 大幅瘦身、減重令人印象深刻,iPad mini 也(一如大家期待地)加入了高解析度的視網膜螢幕,但是 John Siracusa 顯然不認同蘋果留下 iPad 2,而且他真心覺得蘋果應該為 iPad 添加更多的記憶體(RAM)。

其實 iPad mini 除了升級到視網膜螢幕,蘋果還一改過去作法,讓它搭載最新的 A7 晶片;至於 iPad 2,有人推測這是因為 iPad 不同於手機需要考慮兩年電信合約,產品性質更接近電腦,因此產品週期會比手機更長4,也有人推測這是因為一些特殊市場(例如學校)的關係^5

更好的 Mac:B-
現在蘋果五種機型的 MacBook Pro 只剩下一款不是配備視網膜螢幕。不過身為一個 geek,John Siracusa 還是希望蘋果儘快把全部的 Mac 都配上視網膜螢幕。

有人要打賭「就是今年了」嗎?

訊息系統:D
OS X 內建的「訊息」功能(可以跟 iOS 的 iMessage 互傳訊息)似乎一直有一些問題,惹得很多資深使用者不開心。

iCloud:C
儘管蘋果做了一些努力,但 John Siracusa 認為離「It just works.」還有一段距離,iCloud 在業界的名聲還是普普通通,不過至少蘋果努力的方向是對了。

想知道 iCloud 的名聲?去問問認識的開發者就會知道囉。

iLife 與 iWork:B-
讓旗下「創作」與「辦公」兩大套裝軟體都「免費」的確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但是其中「iWork」的辦公軟體(類似微軟的 Office)由於砍掉了一些功能(也許是為了與網頁版搭配),讓不少人都後悔升級。

Mac Pro:A
沒人會否認蘋果是一家消費性電子產品的公司,然而許多專業領域的使用者其實有點擔心蘋果在消費性點子產品的成功會讓他們不再關心專業級市場,John Siracusa 很高興去年蘋果終於推出新款的 Mac Pro,他只希望下一次升級不必再等 18 個月。

TV:F
對於電視這個謠傳蘋果即將進軍的領域(但是顯然去年完全沒有動靜),John Siracusa 只有一個評語:唉。

另一位 John 則是打趣地說:至少我們在 Apple TV 多了幾個頻道可以看5 XD

至於財務面,本月 27 日蘋果就會發表 2014 年第一季的財報了,請讀者們注意我們 Facebook 粉絲團的消息。

對九個超級程式設計師的採訪

對九個超級程式設計師的採訪

OLYMPUS DIGITAL CAMERAphoto credit: Omer van Kloeten

本文轉自酷 壳 – CoolShell.cn,Inside 獲作者陳皓授權轉載。原文為 2006 年波蘭程式設計師 Jaroslaw “sztywny" Rzeszótko 透過電子郵件的方式訪談了九位名聲顯赫的程式設計師,包括 Python 發明者 Guido Van Rossum、37 Signal 共同創辦人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等等,相當值得一讀。

原文:《Q&A With Nine Great Programmers》時間有限,我只能粗譯,難免錯誤。

這篇訪談源自 2006 年,最先發佈在波蘭程式設計師 Jaroslaw “sztywny" Rzeszótko(AKA “Stiff")的部落格上。但是這篇文章現在找不到了。非常感謝他能授權我重新發表這篇文章。

在一個炎熱無聊的下午,我突發奇想。我想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對那些我非常感興趣和非常敬重的程式設計師問 10 個問題。準備這 10 個問題我只花了 5 分鐘,這些都是我個人想問他們的問題,所以,我基本上沒想太多要問他們什麼。最後兩個問題和程式沒有什麼關係,我就是想問題這些人的一些興趣愛好。另外,不是每一個人都想回答我的,這是我第一次做「訪談」,所以,我犯了一些錯誤,一些問題沒有得到回答。不管怎麼樣,我得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內容,所以,這對我絕對是一次很有意義的經歷。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回了我的郵件,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同意回答我的這些問題,也許在我發表這篇文章後我會得到那些回答,但是我已經迫不及待想把這些東西發表了,所以,我可能會更新這篇文章(更新:2006 年 3 月 8 日,我收到了 Bjarne Stroustrup 的回信)

– Jaroslaw

介紹

  • Dave Thomas – 《Pragmatic Programmer》(注:douban )和《Programming Ruby》(注:douban)以及其它一些優秀書籍的作者。你可以在  這裡  讀讀他對程式設計的一些想法。
  • Steve Yegge –他可能並不那麼知名,但是他給了很多有意思的回答。他有一個很知名的關於程式的  blog,他也是遊戲「Wyvern」的作者。(陳皓注:他最廣為人知的是去年在 Google+上對 Google 和 Amazon 的吐槽,06 年他應該在 Google 了)

Q 1: 你是怎麼學寫程式的?是從學校裡學的嗎?或者你沒有上過學:) ?

Steve Yegge

在我 17 歲的時候,我在 HP 的運算器中用他們的 RPN 堆疊語言自學程式的。在這之前,我嘗試過學習程式一兩次,但都沒有學成。HP 28c 和 48g 的科學計算器是一個很棒的東西,而且還有不錯的文件。我搞了一本 3D 圖形的書,並很費力地把其中的 Pascal 語言轉成 RPN 堆疊語言,並用 48g 寫了一個 3D 的線框圖渲染圖。運行的還不錯,在我買了 PC 和 Turbo Pascal 之後,我開始認真地學習程式。在我進入大學電腦科學專業之前,我已經是一個不錯的程式設計師了。

我在華盛頓大學拿到了電腦科學學位,這絕對是有價值的,所以,我建議所有的程式設計師都應該得到電腦科學專業的學位。

Linus Torvalds

我沒有在學校裡學過程式,我在主要是讀我自己想讀的書,或是就直接去寫程式(一開始在 Commodore VIC-20 學程式,然後是Sinclair QL 上寫程式)。

當然,我覺得上大學非常有用。我沒有去一個工科大學,我上了赫爾辛基大學,這是一個比較偏理論的大學,所以,那裡的教育並沒有那麼多的程式的東西(程式只是很少一部分),這裡大多數的課程都傾向於教一些基礎概念的東西,如:複雜性分析。看上去很無聊,甚至有點浪費時間,但是我還是覺得這些課有用,我還是樂於上大多數課程。所以,我覺得我可能在這些方面是一個比較好的程式設計師。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我學程式是從用 HTML 做我的第一個網頁開始的。那時,我想當我的網頁能動態地顯示一些內容,所以,我選擇了 ASP 和 PHP。在做完這個網頁後,我知道了怎麼去寫程式,於是我開始我的電腦科學和商業管理學位的學習。

Peter Norvig

我是從高中和大學課程中學程式的,但是我還是覺得我自己學得更多。

Dave Thomas

我是在高中學程式的。我完全地迷住了,我對程式愛得無法自拔,然後,我開始挑選那些提供軟體開發課程的大學。最終,我去了倫敦大學的帝國學院。第二年我就開始學習軟體開發的課程了,那絕對是非凡的,學生和教員在一起工作把教材做得更好,每一個人都可以從中學到很多。這些課程給了我難以置信和非常雄厚的軟體開發背景。我在那裡讀到了博士,最後去創業了。

關於「我是怎麼學程式的」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我現在還在學程式」。我認為好的程式設計師一生都在學程式。這並不是去學一門語言或是一個程式庫,好的程式設計師會對他們的程式技藝一年又一年地精益求精。

Guido Van Rossum

我去的那個大學有一個大型主機和很多不同的電腦課程。這對我很重要。

James Gosling

起初,我是自學的。在我去上大學之前,我就找到了一份程式設計師的工作。但是我很高興我去了大學,在那裡有很多樂趣,最終我學到了博士。

Bjarne Stroustrup

我先上的是 Aarhus大學, 然後是劍橋大學(Cambridge),這兩個大學教了我很多很有用的東西,這些東西為了以後的工作打下了基礎。另外,我對程式和錢​​的關係學得非常好——知道了真實世界的問題,正確性,維護性,準時交付,等等,這些比教育可能更重要。

Tim Bray

我本來想去做一個數學老師的。但是,那個學數學的大學要我去學幾個電腦的課。

Q2: 你們覺得對程式設計師最重要的事是什麼?

Steve Yegge

溝通能力(寫和說)。除非你可以讓你的想法更有效率地傳遞出去,否則你不可能做得比程式更多的事。程式設計師應該瘋狂地閱讀,鍛煉寫作能力,參加一些寫作培訓課程,甚至鍛煉在公開場合演講的能力。

Linus Torvalds

It’s a thing I call “taste". 有一件事,我把它叫做「品味」。

我傾向於不從熟練程度來評判那些和我工作過的人。這些人能非常艱苦地寫出很多程式,但是我想從他們對別人的程式的反應做出評判,這樣我們就可以明白他們自己寫的程式怎麼樣,知道他們使用的方法怎麼樣。他們對別人的評判還告訴我,他們是不是有好的「品味」。是這樣的,如果一個人沒有「好的品味」,那麼他一般不會很好的評判他人的程式,他自己寫的程式通常也不會很好。

哦,這並不只是唯一的事。還有一件事,尤其在開源專案裡,那是他是否有能力能和別人進行簡單的溝通,告訴別人他要幹什麼,怎麼幹。這個能力可以告訴別人為什麼你幹的事是非常重要的,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這個能力。

也就是說,有一些人可以寫出很不錯的程式,但他們並不一定能解釋這些程式,他們也並不一定有好的品味,但是程式可以運行得不錯。有時,你需要另一個人(有那種不錯的品味的人)把他的程式轉成更好的形式。也就是說,任何一個程式設計師都需要那種可以用清晰的程式來解決複雜問題的基礎能力。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很強的對有價值的事的感覺。你可以問問自己這個問題你有沒有這種能力:我現在做的這個事值不值得做?很多程式設計師浪費了如大海一樣的時間去做一些無意義的事。

Peter Norvig

我不覺得只有一個,如果要我說一個的話,我說是「專注」。

Dave Thomas

熱情。

Guido Van Rossum

你的問題很難回答啊:-) 我猜,如果程式設計師會在早晨煎個雞蛋做早餐,那真是無價的能力。

James Gosling

自我激發。你需要全身心地投入到你要做的事中。

Bjarne Stroustrup

把事想清楚的能力:程式必需要能清楚地理解問題並能清楚地表述解決方案。

Tim Bray

能為自己的直覺提供證據的能力。

Q 3: 你是否認為數學和/或物理是一種很重要的程式技能?為什麼?

Steve Yegge

數學有很多的分支和程式設計師相關,他們是「離散數學」和「具體數學」。這些分支包括的學科有,概率論,組合數學,圖論,歸納證明,和其它有用的東西。我會鼓勵所有的程式設計師都去學習離散數學,無論能學多少,因為這總比什麼都不懂強。

對於傳統的數學,我也不經常用,但是我需要的時候這些數學知識會很管用。例如,在我之前的工作中我就用到了微積分。我需要估計每個小時中某服務的高峰時間的流量負載,所以,他的負載是跟著太陽走的就像一個正弦曲線一樣。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把每個小時的負載曲線給整合起來。如果我不知道微積分,我就不知道怎麼更為準確地估計。

當年我在開發我的 Wyvern 遊戲的時候,我的平面幾何的知識對我非常有幫助。而且經常使用代數和線性代數的知識。但我很少在工作中使用三角學或微分方程,微積分同樣也很少。

我想說,簡單的數學基礎讓我的技能比一般程式設計師好過 5% 到 10%。如果我了解更多的數學,我確信我會比今天做得更好,所以,我每週都會花幾個小時學習數學。

我喜歡物理,我還在學習物理,我會花我一生去理解量子力學。但是我個卻沒有發現物理對我的程式設計師工作有多有用。當然,如果我從事一些和物理相關的工作,可能會有用,例如:3D 遊戲程式,或是某種物理特性仿真。

Linus Torvalds

我個人認為有很強的數學背景是一件好事。但我不確信物理是不是這樣的,但是我深信懂數學的人會讓你成為一個更好的程式設計師。這些智力模型都是相通的。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根本沒用。至少對業務程式和 Web 應用來說沒用。但是數學可能對一個人的寫作有很重要的幫助。

Peter Norvig

是的。很多相法都是從數學來的:歸納、遞歸、邏輯等等。

Dave Thomas

也許吧。但老實說,我沒見到過懂這些學科和好的程式設計師有很大的相關性。

然而,我見過有音樂背景和好的程式技能有很強的相關性。我不知道這為什麼,但是我懷疑大腦中的某個區域可以讓人即可以寫出好的音樂,也可以寫出好的程式。(陳皓注:@Sir阿怪貌似就是這個例子)

Guido Van Rossum

數學,當然(對於一些學科是很重要的,我不關心微分方程,但是代數和邏輯學是很重要的),物理,我不覺得對程式技能有關,當然物理在其它很多地方很有意思。

James Gosling

當然!數學教會了我邏輯和推導……讓我有了一雙懂分析的眼睛。當我們分析算法的時候,數學是無法被取代的。

Bjarne Stroustrup

這要看程式設計師自己和專案性質了。以前的數學很有用,物理一般,但是學好物理是是學習應用數學最好的一條路。

Tim Bray

對我來說,在我的程式生涯中我從來都沒有用過大學裡教的數學。

Q4: 關於程式,你們認為接下來的大事是什麼?X-Oriented程式、Y語言、量子電腦?

Steve Yegge

我認為 Web 程式會逐漸變成最最重要的客戶端程式。而對於原來傳統的客端端程式都會被廢棄,如: GTK、Java Swing/SWT、Qt,當然,所有的和平台有關的東西,例如 Cocoa 和 Win32/MFC/ 等。

當然,這不會一晚上就發生了。這會在第一個十年內緩慢地發生,而在第二個十年內,Web Apps 最終會勝利。工具、語言、協議,和瀏覽器技術都會進步得非常快,並會完全超出你今天能幹的事。每一年都會向前進一步,而從今天開始,我會最終決定把我所有的應用開發全部切換到基於瀏覽器的應用。(陳皓注: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參看《來信,創業,移動互聯網》)

微軟和蘋果最終不願意這個事發生,所以,觸發這個事的第一步會是一個開源的瀏覽器(如:Firefox)開始到了支配市場的地位,然後會出現某種Firefox的殺手級應用(這種殺手級應用可能會像iTunes一樣,所有的人都會用它,只需要下載Firefox)

Linus Torvalds

我並不認為我們會看到一個「大的跳躍」。我們只會看到很多的工作幫助我們把那些沉悶辛苦的工作變得更簡單——會有一個更高級別的語言,也許把簡單的數據庫集成到語言中來會是其中最主要一個。

例如,我個人相信「Visual Basic」在程式方面比「面向對象」做得更多。當然,人們都在取笑 VB 是一個很爛的程式語言,並且人們在談論 OO 語言都十多年了。但我還覺得不是這樣的,Visual Basic 不是一個好的語言,但是我覺得 VB 那簡單的資料庫接口比 OO 更重要。

所以,我認為會語言有很多的改進,並且,硬體的改進會讓程式更容易,但我並不期望會有巨大的生產力或是革命性的改進。

至少,你不會開始搞真正的 AI 的東西,我也不認為真的 AI 會變成某種你不需要程式的東西。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我從不試圖預測未來。我也不相信命運一說。最好預測未來的方式就是去實現未來。

Peter Norvig

大規模的分佈式處理

Dave Thomas

下一個最強大的事會被再下一個最強大的事所掩蓋,然後再被再再下一個所掩蓋,再再再下一個所掩蓋……。這是一件沒完沒了的事,所以,我並不會試圖去找最強大的事,因為這會讓人們忘了那些最真實的問題:把基本的東西做對。我們要讓用戶更滿意,專注於交付有價值的東西,自豪於我們做的事。一個程式設計師可以使用很多工具把這些事做得更好,而不是去追逐時尚和流行。

Guido Van Rossum

對不起,我沒有那麼多水晶球。我CGI被發明了5年後預測過它:-)

James Gosling

有兩個事是我現在最關心的,那就是要對付並行和復雜。

Bjarne Stroustrup

我不知道,我也不願猜。

Tim Bray

不知道。

Q 5: 如果你有3個月學一個相對較新的技術,你會學什麼?

Steve Yegge

我的確有 3 個月的業餘時間,我準備學一下 Dojo和高級 AJAX 及 DHTML。我會開發一個相當厲害的 Web 應用來學習他們。Dojo 真的酷,並且我確信它會越來越好。

Linus Torvalds

嗯,我真的很愛做 FPGA(現場可程式邏輯門陣列),但我實在太忙了,沒辦法好好坐下來好好學習。我喜愛和硬體打交道:很明顯這是我最終做作業系統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作業系統(除了編譯器)基本上都是在和硬體打交道,但我沒有真正地自己去設計和做硬體。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Mac 的 Cocoa 程式

Peter Norvig

我想把 Javascript 學得更好,然也當然也想學 Flash.

Dave Thomas

如果「新」是對於我來說,那麼我會去學鋼琴課。

如果「新」是說技術,我猜我會選擇學習某種和為身障者服務的有關的技術。

Guido Van Rossum

單板滑雪。

James Gosling

搞點有樂趣的東西,我會學習最新的 3D 渲染技術。我可能會寫一個光子映射渲染器。

Bjarne Stroustrup

3 個月只有很少的東西你可以學,我覺得你只能參加某個成熟領域的培訓。

Tim Bray

安全,加密,數位簽名,身份標識,等等。對我來說,從沒學過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問題。

Q 6: 你們覺得如何讓一些程式設計師可能有超過其它程式設計師 10 倍或 100 倍的生產力?

Steve Yegge

我想你應該考慮一下為什麼不是讓所有的程式設計師都一樣傑出。托馬斯愛迪生有一句關於天才的名言也許會給你一些啟示。

Linus Torvalds

我真的不知道,我想,一些人之所以更優異是因為他們可以專注於那些重要的事,而更多的只不過是在應付。那些我所知道的真的很牛的程式設計師從很年輕的時候就在做事了。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把難題變簡單的能力。

Peter Norvig

把整體問題一次性放入大腦的能力。

Dave Thomas

他們關心他們做的事。

Guido Van Rossum

大腦結構基因不同。

James Gosling

他們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他們不並不急於倉促行事。他們有他們要做的事的整個藍圖。

Bjarne Stroustrup

首先,缺少足夠的職業培訓,或基礎不夠。其次,這些人要即聰明(那種可以把事情想清楚,直達核心的能力),又有經驗,並有使用工具的知識。程式需要把理論和實踐結合起來– 並不是使用沒有實際業務的知識。

Tim Bray

令人驚訝的思維改變。

Q 7: 什麼工具是你的最愛(作業系統、程式/腳本語言、程式編輯器、版本管理、shell、資料庫,或其它沒它你活不了的工具),為什麼不是別的?

Steve Yegge

作業系統: Unix! 我用 Linux、cygwin 和 darwin。你無法打敗那些高效的工具。每一個程式設計師都應該學習使用 /bin 和 /usr/bin 下的所有命令。

腳本語言:Ruby。我幾乎對所有的重要的腳本語言都很熟悉: Perl、Python、Tcl、Lua、Awk、Bash 和一些我忘了的。但是我太懶了,而 Ruby 是目前所有腳本語言中最簡單的,它應該是天堂製造的。

程式語言:沒有一個我喜歡的,我覺得所有的程式語言都很扯。我傾向於 Java,因為它很強,可跨平台,有多不錯的工具和類庫。但是 Java 未來會進化或是滅亡,Java 還沒有好到可以永遠保持其領先地位。

文本編輯器:Emacs,因為這是迄今最好的編輯器。

版本管理:SVN,Perforce 更好一些,但是也很貴。

Shell 腳本: Bash,因為我太懶了去學一個更好的。

數據庫: 當然是MySQL,沒有之一。

其它:我發現 GIMP 是無價的,但也是令人惱火的。我用這個東西好幾年了,但什麼也沒幹,但是我沒它活不了。很諷刺吧。Firefox 越來越是我最重要的工具。如果讓我去用 IE 和 Safari,我會有嚴重的窒息感。

注:所有的這些工具(Unix、Emacs、Firefox、GIMP、MySQL、Bash、SVN、Perforce) 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是可擴充的。例如:他們都有可編纂程式的 API。偉大的程式設計師知道怎麼編寫他們的工具,而不只是去使用。

Linus Torvalds

實際上,我最終也沒有用過幾個工具,而我卻花了一些時間讓這些工具為我工作。最大的事是我自己寫了個作業系統,我也自己寫了個版本管理系統(git),我用的文本編輯器是 micro-emacs – 最終我也為自己量身定做並擴展了它。

除了上面三個,其它的東西,我深度關心我的郵件閱讀軟體,我使用「pine」,並不是因為它是史上最好的郵件閱讀軟體,因為我習慣了,用它我不會再大驚小怪。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OS X、TextMate、Ruby、Subversion、MySQL。這些組合讓我很快樂。我希望那些有好的品味的專注於重要的事的工具。

Peter Norvig

我不喜歡那三大作業系統——Windows, Mac, Linux。我喜歡 Python 和 Lisp、Emacs。

Dave Thomas

在使用 Linux 十年後我轉到 Mac 平台有兩年多了。Mac 並不見得有多好,但是它不需要很厲害的技術,也不需要經常維護,這讓我可以讓我更專心得使用它。

我並不是一個單一工具的信仰者,我喜歡換來換去的,這樣可以讓我有更多的經歷。現在,我使用OSX、Emacs、TextMate、Rails、Ruby、SVN、CVS、Rake、make、xsltproc、TeX、MySQL、Postgres,還有一堆高效能的小工具。沒人知道我明年會用什麼。

Guido Van Rossum

Unix/Linux、Python、vi+emacs、Firefox。

James Gosling

這些天,我在用 NetBeans. 用它可以乾我想幹的所有的事,清潔,簡單和高效。這是最好的我永遠要生活在其中的環境了。

Bjarne Stroustrup

Unix、sam (一個非常簡單的文本編輯器),當然,一個好的 C++ 編譯器。

Tim Bray

我喜歡 Unix-like 的作業系統,像 Python 和 Ruby 的動態語言,像 Java 的靜態語言(具體說來是 Java API) Emacs,還有 bash, whatever, NetBeans。

Q 8: 你最喜歡的程式書籍是什麼?

Steve Yegge

大哥,這個問題太難了。也許是《Gödel, Escher, Bach: an Eternal Golden Braid》(作者 Hofstadter)?雖然這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程式書籍,如果你要明確意義上的程式書,那麼可能是 SICP (mitpress.mit.edu)。

Linus Torvalds

嗨。這兩天我在讀一些小說,或是非電腦讀物(老的但是有用的《The Selfish Gene》 作者 Richard Dawkins)。

如果要問我程式的書,我腦子裡只出現了唯一一本真正的經典的程式的書 Kernighan & Ritchie 的《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因為這本書太棒了,可讀性強並且很短。考虛慮一下你想學到這世上一門最重要程式語言,並且它很要很薄,而且還有可讀性,這真是一個奇蹟。

也就是說,其它我很喜歡的書並不是程式的,而是關於電腦結構和硬體的。那顯然是 Patterson & Hennessy 的電腦結構的書,但是我個人也許更喜歡 Crawford & Gelsinger 的《Programming the 80386》,這是我在開始寫 Linux 時用的書。

相似的原因,我還喜歡 Andrew Tanenbaum 的《Operating Systems: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我喜歡 Extreme Programming Explained,摒棄了一般的程式實踐,我還喜歡 Patterns of Enterprise Application Architecture 出眾地說明了抽象和具現的平衡。

Peter Norvig

Structure and Interpreta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

Dave Thomas

這關係到你所謂的「最喜歡」,也許我最喜歡的是IBM 的《IBM/360 Principles of Operation》。

Guido Van Rossum

Neil Stephenson 的 Quicksilver.

James Gosling

Programming Pearls 作者 Jon Bentley.

Bjarne Stroustrup

K&R.

Tim Bray

Bentley的Programming Pearls

Q 9: 你最喜歡的和程式無關的一本書是什麼?

Steve Yegge

只能是一本嗎?這不可能。有太多太多我喜歡的書了。

我這個月讀過最喜歡的書是《Stardust》 (Neil Gaiman) 和《The Mind’s I》 (Hofstadter/Dennet).

我最喜歡的作者是 Kurt Vonnegut, Jr. 和 Jack Vance.

Linus Torvalds

我在前面說過 Dawkins 的 Selfish Gene。在小說方面,有很多很多令我沉醉的的,但是幾乎沒有我特別喜歡的一本。我一般不會重讀一本書,我的選擇總是會變。我可能更喜歡科幻小說,如:《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作者 Heinlein,這是我青少年時期最喜歡的書,但現在並不是我喜歡的了。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1984,George Orwell。

Guido Van Rossum

Neil Stephenson 的 Quicksilver。

James Gosling

Guns, Germs & Steel 作者 Jared Diamond。

Bjarne Stroustrup

我沒有固定喜歡的書。目前是 O’Brian 的 Aubrey/Maturin 系列。

Tim Bray

One Day in the Life of Ivan Denisovich

Q 10: 你最喜歡的樂隊/演奏家/作曲家?

Steve Yegge

喜歡的風格:古典音樂,動漫原聲音樂,電腦遊戲音樂

喜歡的作曲家:Rachmaninoff、Chopin、Bach

喜歡的演奏者:David Russell (古典吉它)、Sviatoslav Richter (鋼琴)

喜歡的動漫音樂: Last Exile, Haibane Renmei

Linus Torvalds

實際上我並不太喜歡音樂,但是當我聽音樂的時候,我一般聽經典搖滾樂,如: Pink Floyd、Beatles、Queen 和 The Who 樂隊。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我喜歡很多風格。Beth Orton、Aimee Mann、Jewel、Lauryn Hill。事實上這些可以歸到「彈著吉他的女孩」(Girls with Guitars);)。

Guido Van Rossum

Philip Glass。

James Gosling

我喜歡聽民歌:Christine Lavin、Woody Guthrie、Pete Seeger⋯⋯

Bjarne Stroustrup

樂隊:The Dixie Chicks,作曲家:Beethoven。

Tim Bray

看我的部落格吧。

補充說明

我之所以發現這篇文章,是因為我讀到了 Jeff Atwood 的這篇名為〈Linus Torvalds, Visual Basic Fan〉的文章,這篇文章指向了〈STIFF ASKS, GREAT PROGRAMMERS ANSWER〉這篇文章,但是連結已壞了,然後,我搜了一下也沒有搜到這篇文章。然後我去了 archive.org 搜了一下,並找到了這篇由 Jaroslaw Rzeszótko 寫的部落格。

因為這篇部落格文章現在找不到了,所以,我想我應該重新把它貼出來,這樣其它人可以讀一下這篇有意思的文章。所以,我向原作者取得了授權,再次感謝 Jaroslaw!

(全文完)

展覽名稱:遊藝自然-史瑛師生行旅速寫臺北展

遊藝自然-史瑛師生行旅速寫臺北展
退休生活可以怎麼過?
 
一個教師15年退休生涯寫照,幾乎就等於十五載生活速寫。我15年來獨立自主於家庭,面對退而不休的個人自我成長與學習。選擇以樂活勤動的健康態度,從生活美學的生命寬度,用行旅速寫的實踐角度,透過自我志趣發展的啟蒙,把退休生活填滿並加以完美安排充實起來。
 
去年一整年,我通過粥集文會,有幸結識了幾位專業美術家,迭次多承私下教益與鼓勵,不但在畫藝精進上獲益匪淺,而且在作品陳展上深受鼓舞,終於在今年年初,舉辦了《遊藝自然-…

表演名稱:2014TIFA-喬瑟夫‧納許現代舞團《伍采克》

黑色幽默與悲劇人生的狂亂組合
喬瑟夫‧納許透過《伍采克》吶喊出靈魂深處卑微的渴望
《伍采克》 是德國劇作家畢希納(Georg Büchner)根據1821年真實的謀殺案改編,雖是未完成的遺世之作,但卻造就了歷史上第一部表現主義劇作:一個由段落組成的故事,解構好幾個散落的片段,每個段落以個體為中心,串起了一個低階士兵的一生。故事真實的悲劇性格深刻雋永,從文學、電影到劇場,不斷有人拆解又重組,每一次的演出都予人深刻印象。
而由喬瑟夫‧納許於1994年創作的《伍采克》,自首演後世界各地邀演不…

展覽名稱:賴慧怡 圓點原點插畫展

靈魂的傷口只有自己能舔食,如果回溯到最初的原點,我們都只是這微小宇宙的一粒塵埃,是個點是生命組成的元素。
 
描繪這些圓點,也完整連接起靈魂的缺口,慢慢凝聚靠攏組成型態。反覆地描繪圓點和自己對話,我在圓點裡找尋我的原點。
 
展覽名稱│賴慧怡 圓點原點 插畫展
展覽時間│2014/1/4-2014/2/19
展覽地點│高雄市苓雅區光華一路35號3樓
門票│免費
詳細資訊…

表演名稱:橘子新樂園 ORANGE RANGE ASIA LIVE 014

橘子新樂園 ORANGE RANGE ASIA LIVE 014
來自沖繩的橘子新樂園,帶有沖繩風味陽光路線的搖滾深受樂迷喜愛,並以「花」、「太陽無用」、「上海HONEY」等名曲迅速打開知名度成為日本天團。
一年前首度來台舉辦個唱,歌迷為之瘋狂,票券瞬間完售。
今年八月野台開唱二度登台,帶給台灣歌迷難忘的一個夏天後,來台二度個唱終於拍板定案!
明年二月,橘子新樂園也將首度前進南台灣,來自沖繩的搖滾炫風將在台灣捲起一陣橘子熱潮!
 
表演名稱│橘子新樂園 ORANGE RANGE …

表演名稱:BABYMETAL x 閃靈 [重音偶像大對決]

 

【完全櫻樂團 第壹團 重音偶像大對決】
一年之計在於始,大年初三去演唱會燃燒身心DEATH!!!!
明年二月二日,BABYMETAL x 閃靈 [重音偶像大對決]!!不只是我們唱完換妳們唱,還有兩團夢幻大合體演出!
 
表演名稱│BABYMETAL x 閃靈 [重音偶像大對決]
表演時間│2014/2/2
表演地點│ATT Show Box(台北市信義區松壽路12號)
門票│強攻票2000/一般票1600
詳細資訊…

《爸爸去哪兒》:漂亮的抄襲

(原載於:逆嘶亭

在商場實戰之中,缺乏創意是沒相干的,買個版權,二次創作得好,財源也會滾滾來。大陸電視界龍頭湖南衛視出品《爸爸去哪兒》青出於藍,比韓國原裝還要炙手可熱,單單在中國市場就引起史無前例的節目效應,數以億計的廣告收益就此成為其囊中物。芒果台(因衛視徽號形似芒果得名)的中國覆蓋人口已超過七億,其又一成功,反映了的是今日中國娛樂節目已經走出昔日低質山寨的困境,這在過去幾年的歌唱選秀真人騷的大紅已見端倪。各個電視台的真人騷去政治化之餘,拍攝得有聲有色,坐擁數目超過五億的中國網民加持,發展潛力難以估計。

 

《爸爸去哪兒》

農曆新年將食住條水推出電影版

 

不少連香港人也聽過甚至追看過的大陸真人騷,都是芒果台的得意之作,《爸爸去哪兒》需要大量資源,實非芒果台也不能花得起如此大手筆。《快樂大本營》跟《天天向上》風靡全國,早期一點的例如《超級女聲》,也帶挈李宇春跟周筆暢在大陸紅到發紫,節目更創下了中國國內單一電視活動行銷的最高記錄,但這堆節目始終土氣難脫,香港人仍然提不起勁理會。芒果台非常熱衷向外拓展,曾與TVB合拍《舞動奇跡》,找來藝人苦練舞功表演,又與台灣中天、東森跟TVBS等有聯繫,把自家節目送到台灣,更與韓國MBC合作,抓緊大陸觀眾哈韓熱潮。它獲得了MBC節目的優先播放授權,去年又贏口碑又賺廣告的《我是歌手》就是例子,更會在本台跨年演唱會之上直播MBC的電視畫面,兼偶有電視劇集的翻拍。由於成為了投資回報率被公認為偏高的電視台,芒果台自然更樂於投於資源炮製有看頭的節目,所以,要安排整批藝人跟小朋友以及拍攝人員到處外遊取景的《爸爸去哪兒》,對它而言亦不算難事。

然而,《爸爸去哪兒》本來是不被看好的,否則也不會被放到非黃金時間的時段裡播。這檔節目之所以面世,還是因為二零一一年「限娛令」的實施。「限娛令」顧名思義,就是限制娛樂。中共之所以要指使廣電總局限制綜藝節目,原因是在商業化、市場化的環境下,省級衛視越來越為廣告收入而拼命以致的節目「過度娛樂化」。當廣大人民都被精彩的綜藝節目吸引,自然就不太接觸到中共要跟他們灌輸的正確道德觀念和合乎黨意的政治資訊。「限娛令」正式推行之後,全國各個衛視受到衝擊,影響較大的主要是以下幾點:一、在晚間七點半至十點的黃金時間,各個衛視要通力合作,將每週娛樂節目限制在兩檔以下,而且全部必須增設至少一檔道德建設類節目;二、每年選秀類節目即類似《超級女聲》的不可以超過十檔,而且類型不可重複;三、減少台灣藝人「反攻大陸」頻率,加強審批控制;以及四、盡量多製作和諧、健康、主旋律的節目。《爸爸去哪兒》不是選秀節目,而且符合了「和諧、健康、主旋律」三大條件,也就成了洽購版權重新製作的目標。

山寨固然不及原創,但山寨得不失水準又能迎合國內觀眾口味,是大陸電視台做得好而香港電視台從未成功之處。一台獨大慣了的TVB,在多年前為抗衡《百萬富翁》而引入的外國遊戲節目《一筆勾銷》,最終因為救危無力而被腰斬,這大抵不是節目本身的過錯,因為原版若果收視不佳,TVB也不會引入。太久遠的前事不計,近年的《談情說案》,也因為著跡抄襲兼醜化《神探伽利略》而劣評不絕,上個月播出的《爸B也upgrade》,更是在沒有購得版權的情況下抄襲《爸爸去哪兒》而成的。由於綜藝節目跟劇集都毫無新意,香港電視業競爭力大幅退步,在如今連香港台灣觀眾也俘虜了的大陸節目面前,下場相形見拙。

若把芒果台的《爸爸在哪兒》跟TVB的《爸B也upgrade》都看了,不難發現的是,TVB出品,誠意新意通通欠奉,被杯葛是必然的。同樣是一檔爸爸跟子女外遊全紀錄的節目,不比較三者,單是大陸版跟香港版之間,便已高下立見。大陸版的,安排了參演的爸爸跟子女遊遍大江南北,體驗不同生活,集數多而時數長,還容讓觀眾跟爸爸共同管窺和參與小朋友逐漸成長的過程,催淚和搞笑成分俱蓄,誠為本年度不可多得的節目。真人騷之所以受歡迎,夠迫真是賣點,找來很難強迫他們演戲造假的小朋友入局,那就絕對假不了,這點不論是MBC、芒果台還是TVB也相當清楚,偏偏TVB卻成了唯一抓到了鹿,脫不了角的無能者。

芒果台的二次創作,不但全盤保留了韓國綜藝節目的拍攝手法和後製風格,還能刪掉了韓版節奏略為冗長的缺點,增加新元素,側重表現培養小朋友獨立一面和找來一堆各有特色的人選,是其青出於藍勝於藍的原因。它找來中港台都無人不曉的元祖級美男子林志穎擔綱,成功把他的兒子都斟酌進來,綽頭已經不得了,因為林志穎是一代人的青春標誌,而他目前仍然身價不菲,知名度不減。而其餘四位爸爸也大有來頭,分別是田亮、郭濤、張亮跟王岳倫。對每逢奧運之際就會忽然熱衷支持中國隊的人而言,樣子標青的跳水世界冠軍田亮是毫不陌生的,他在退役之後跳進了娛樂圈,其妻也標緻有餘。再看另外三人——郭濤曾主演大陸賣座電影《瘋狂的石頭》,是大陸知名演員,張亮則是中國首席男模,似韓國型男多於中國人,是首位在米蘭時裝週亮相的中國模特兒,而王岳倫則是在中國稍有名氣的電影導演,廣為人知主要是因為他的太太是中國知名電視節目主持人李湘。這個配搭,已經相當觸目。

真人騷的要點是真人的質素,父親的挑選事關重大,小朋友的挑選也不容有失。《爸爸去哪兒》的製作人要考慮的,除了父親的叫座力外,還他們跟其子女的親子關係,以及如何找到五個性格各異的小朋友,以求擦出更大火花。林志穎的兒子Kimi盡跟爸爸喜好,愛車愛超人,總想表現男子漢一面,實則內向柔弱,相當依賴。田亮的女兒Cindy初則情緒化,動輒狂哭,後來卻成了非常得人心的一員, 以驚人的體力和運動細胞令人留下深刻印象。郭濤的兒子石頭是五人之中年齡最大的一位,滿了六歲,談吐舉止盡得其父粗豪剛強一面的真傳,雖被訓練得很獨立,內在卻還是一身孩子氣。張亮之子暱稱天天,兩父子關係像兄弟多於父子,天天表現自然而活躍,性格良善而真摰,是觀眾讚口不絕的「暖男」。最後,王岳倫之女Angela嬌矜非常,是典型的富裕家庭捧在掌心養育、以小公主自居的類型,跟其他小朋友的性格大相逕庭。小朋友於大部分觀眾而言,無論如何也是可愛的,但能以精心的節目設計和包括剪輯、配樂、字幕等等在內的後製,把他們的可愛之處加以放大兼對比突出,正是芒果台大獲全勝而TVB則播了也掀不起討論風潮的要因。

 

《爸爸去哪兒》

林志穎經常在微博上載親子合照

 

《爸爸去哪兒》

張亮與天天 – 節目截圖

 

節目播出後,育兒方法、家庭關係和社會風氣等等議題引起全民共鳴,《爸爸在哪兒》成了人們現實生活和網絡世界的共同話題。大陸電視台多有跟新浪或是騰訊微博合作的慣例,把影響力巨大的網民拉進節目之中以保持議論熱度,所以網民在微博發的留言,常會即時在電視熒幕下方滑過,在《爸爸在哪兒》中也不例外。電視台藉此促進節目與觀眾之間的互動,人們一邊看電視,一邊跟其他也在看直播的人聊天,這跟「東張西望fun fun選」偽互動的成效有著雲泥之別。值得一提的是,這檔節目並非在黃金時間播出,雖說都市人大多不到凌晨不就寢,但十點檔的節目,在此前卻是從來沒有錄得過達到3﹪的收視率的。這檔節目的成功,不但帶旺了十位爸爸和小朋友(張亮本來在娛樂圈沒甚麼知名度,其登台價從一場五千漲到了一場八十萬),還帶挈了《快樂大本營》和《天天向上》的收視。

過往香港人總以香港文化為傲,嘲笑大陸山寨出品,卻甚少留意,其實香港文化也不過是取自中西而後融匯創新的一套,馳名遠近的茶餐廳食品,大都不是原創的。所謂原創的理念或是作品,大部分都建基於前人的智慧積累。所謂天下文章一大抄,抄得好就算是改良,就算是成就,因此,光明正大地俯首學習,才是成功的初階。大陸製作人會直接把韓國電視台製作團隊聘請到中國交流指導,視韓國文化產業為他們的風向標。他們對於韓流席捲亞洲甚至外國的趨勢,比香港的要先知先覺,其要爭奪收視率的決心,也比香港的堅定得多,所以贏得中國市場,以及以娛樂文化再下一城攻下港、台,跟受人唾棄的待遇之於香港電視台一樣,也是他們應得的。

 

【短篇小說】你愛「上」女神嗎?

(原載於:中環塔倫天奴

「出黎…陪我…喝杯野…」

要知道,一條仔無啦啦whatsapp 另一條仔,還要用這麼多的感情嘆息號,我就知道,事態嚴重。

他,領野了。

也沒多問緣由,推了車會的遊車河活動,晚上就去找偉森。

如我所料一樣,他獨坐酒吧無人的角落,滿臉鬍子,眼還是有點腫腫的,一個人,沒入昏昏黃黃的燈光底下。

他把電話遞給我,我看到這張照片。

 

女神

 

照片中的主角是他默默追了兩年的女神,雅典娜。

他沒有說什麼,似在等待我的客觀分析。

靠,點拆呀。我完全想不到半句安慰得了的藉口,難道是她哥哥剛巧在旁打PS3電玩?還是說她的室友原來是個大肥妹嗎?抑或對他說我學過photoshop,一眼就認出這十成是改圖?

斷得太正了,我也說服不了自己。

 

「算啦…」

話未說畢,已被他硬生生即時打斷。

「唔係呀!唔會咁架!佢平時街都好少出,好少男仔朋友架。」他大嗌。

大L鑊。我知道,偉森撞鬼了。

正確一點的說法是,他左眼見到神。

只要有人祟拜,就是神。宙斯是神、馬騮是神、月老是神、李嘉神、JJ神,賈曉晨…都不用說遠在天邊的古希臘神話,近在眼前就總有一位在你左近顯靈的女神落入凡塵。

偉森是虔誠的信徒。

 

從兩年前起,偉森已經習慣性的每天到訪她的「廟宇」參拜。無論是在公司的電腦,如廁中的手機,睡前的ipad,他都一定要跨越螢幕入廟躬個恭,放下LIKE,對女神的頭像留句稍稍話語。當然,正如很多其他神明一樣,祈求的多,卻很少得到神的實質回覆應允。 但神能帶給人的,是信念。

你信,就OK。

偉森相信自己是OK的。

而他也維持在每個月能約到女神聚餐吃飯一次的機會,着實是很不錯的高級教宗了。

 

「你睇你睇,佢影親相都無男仔朋友一齊架!」
「你睇你睇,情人節都係響屋企玩貓架咋!」
「你睇你睇!呢句應該係同我講!」

我們都從偉森口中統統統統聽得太多,關於雅典娜的什麼玉潔冰清呀,什麼可能是LES,什麼在給予他機會呀等等。

曾經有次,與偉森一同在廣東道看到女神與一男友人狀甚親暱,那男子還當街把弄女神的秀髮,偉森整個人登時就要崩潰,一拳栽進燈柱中。

理性被情感的沖昏搾乾,他斗膽在whatsapp 中問了句:「見到妳…他是你的男友嗎?」

女神如先知般飛快的已經回了他,「傻瓜,她是我下部愛情微電影中的男主角呀,我們飾演情侶嘛。」

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的偉森,笑逐顏開得快要原地跳起芭蕾舞快速敲下:

「嘩!娜娜!真專業!LIKE!我識喎,呢d叫方法演技呀嘛。」

「咪就係咁之嘛。:P」

在旁的我見到點點蘇光在偉森頭頂照射下來,直透穿他純一的無暇心靈。

「咪就係咁之嘛。」他還再三對自己說着。

 

不容置疑,世上太多教派,太多滿天神佛。在我而言,我寧可相信性交能美顏瘦瘦。

都是一個信字而已。

要是不信的話,偉森老早就辦場「洗底禮」離教,不再回去,那些照片不是供他這等叛逆信徒欣賞的。

要是信的話,就繼續安份做雅典娜的星矢,去接受這是親哥哥、這是女室友、這是改圖、甚或至任何一個解說。為了她的微渦淺笑,不怕奮身躍下黃泉地獄國,爆頭斷手割脈勾舌無怨問蒼天,守護着她。

多偉大,偉森須要的是信仰,對女神的信、望、愛。

 

他知道他全心愛上女神,而不是愛「上」女神,縱然,他今天知道,女神原是有價的。

其實我全程沒說過什麼,他自己豁然就想通了,他拍着我肩膊大讚好兄弟喝喝喝,我一面喝喝喝喝,一面還埋手考究那穿黃色底褲的肥男神到底會是誰?身型,多少像那個知名導演哩…

到底你是愛上她還是愛「上」她?

始終一天,她是會知道的。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