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用途

(香港網絡大典對TVB節目截圖)

(香港網絡大典對TVB節目截圖)

 

在下我見,宗教唯一用途,就是導人向善,善不是天賦的,人性本無善無邪,一切後來因果,緣自貪嗔癡障。然而世上多少虔誠信徒,卻擅於以貌取人,引喻失義,曲解經文,騎劫教義,亂噏祕笈,荒謬太多,其實不需太好記性,順手拈花就是。

 

看看明光社之流,現代道德塔利班,該社以為只有它允許的才是貞操神聖,同性戀?自瀆?都是要燒春袋的,這是不講道理不看邏輯的超現實時代,人有多大膽,話有多冚家鏟,公民社會人身自由,面對並接受自己的情慾性慾,都是陽光空氣,然而明光社之流如此盲黯,卻依然蒙著眼睛和耳朵,昧於真實世界並振振有詞。

 

聖公會?睇睇有幾神聖先,那位祕書長管浩嗚先生對常識原來有特別的理解,原來學生就是容易受人唆擺的,罷課不知何時變了犯法的,戴黃絲帶是十惡不赦的,罷課也是要在上位者批准的,如果年青人的腦袋那麼容易被灌漿,那香港的老師們的教學之道理應吐少許多噸鮮血。

話時話,管浩嗚如此一己之狹見,卻令所有和「聖公會」有關連的人被代表了,請問這算不算是管氏唆擺?

 

林以諾?牧師喎,上帝叫你順服,不是向極權濫權者無理屈服,政有政棍牧有牧棍,同性戀等於吸毒等於賭博等於爆竊……遲早等於世界末日,正常心智的人都不跟你討論吸毒、賭博、爆竊的分別了,愛情被這種棍人蓋上三五七頂帽子以後,多少只聽說書人歪曲常識而早已忘卻常識的羊咩咩,卻照單全收。

 

假如聖經是上帝旨意,那些不是說書人的搓圓㩒扁,難為幾多世人在團契中卻馴服如羔羊,牧師項莊舞劍,整個社會馬上增加海量沛公,這還未計算此城幾多為了讓細路偷步起跑線,明明鄙視上帝的卻闔家信教,明明討厭團契的卻滿府週會,明明背人恥教的卻對人偽虔誠,明明漠視儀式的全家受洗,攪一大場全家福演技,假信仰,只求宗教學校入場券。

然而假如宗教早已無法導人向善,愈信仰愈墮落,這種圍爐取暖的自High儀式還有什麼用?

 

自戴頭盔Mode:本文所有對宗教之我見,純粹觀察世人無病呻吟,並無一竹篙打一船人之嫌,誰想假教義之名行嗌交之實的宗教人士,請勿在此留言/挑釁/挑戰,假如討厭在下,Ctrl+W關掉瀏覽器就是,謝。

 

罷課前夕,給家長的公開信

(2014.09.14)

作為家長,當然希望孩子聽教聽話、努力讀書,有誰會想孩子罷課﹖

作為小小香港市民,當然希望生活安穩、衣食無憂,誰又會想要奉獻街頭﹖

可是,這年來香港幻變,人大為政改落重閘、港人民主夢碎;社會充斥權貴宵小為了鳴鑼喝道,胡言亂語、顛倒黑白;政府政策可因一人而突變;政府機構如郵局、執法機構如警方,逐漸喪失專業精神,跟從政治需要辦事…

成年人如我們尚且看不過、坐不住、受不了,焦燥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該做什麼,才可挽救日漸墮落的香港。充滿理想與拼勁的年青一代,又如何能關起房間,不問世事,好好讀書﹖

如今還有誰能唆擺學生﹖

古今中外,學運從來都是社運先鋒,今天,香港學界憤怒難止,罷課抗爭,根本是中央強勢壓逼、社會污煙瘴氣的必然結果。強說學生受人唆擺利用者,不是無知,便是無恥,只圖扭曲抹黑而已。試想,要讓青少年天冷加衣、下雨帶傘,尚且千難萬難;誰有能力要他們犧牲上課時間,甚至犧牲學業、上街、被捕、坐牢﹖也許,在資訊封閉的年代,組織嚴密、又立意做年青人工作的共產黨曾經成功做到。但今時今日,縱使組織仍然嚴密,資源更加豐富,強大得人人必須要愛的執政黨也「利用」不了香港年青人,究竟有誰「唆擺」得了﹗

知性上,我們明白香港學界燥動起來必然發生;感性上,卻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每個成員都是父母,看到年青人奮起承擔時代的召喚,特別是當中有不少是未成年的中學生,我們心酸心痛。因為反國民教育的關係,我們認識一些學民思潮的年青朋友,他們的歷練、辯才、組織能力,常教我們自愧不如,縱然如此,當他們談到罷課時,我們又忍不住家長上身,力勸他們回家與父母商量。

孩子關心社會 父母的福氣

不錯,很多青少年明辨是非,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比成年人猶有過之。強用十八歲劃界線,也許正如他們所說,是不公平的。但父母愛你育你,在法律上亦要為十八歲以下的子女承擔責任,在作出有風險的行為之前,讓父母認同,最少理解,也是子女應盡之義。這其實同樣適用於十八歲以上的朋友。

作為父母,如果子女來跟我們談香港前途,談該何所作為,那將「是福不是禍,是禍躱不過」。想想若子女肯來談他們的小男友或小女友,我們都會偷偷高興,甚至在朋友間引以自豪,若談的不是鴛鴦蝴蝶,而是社會大事,顯示孩子關心社會、願意溝通,那其實是父母的福氣。即使雙方立場不同,這種討論亦是讓孩子學習分辨是非、考慮後果、擇善固執的大好良機。

己所不欲 何忍強加於孩子﹖

時代不同了,現代的父母明白棒打鴛鴦只會累事,同樣,孩子的政見亦無法強壓。當我們只是希望能夠真正實踐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承諾,中央官員卻變臉說,這是顏色革命,勾結外國勢力,意圖奪權,所以為了國家安全….,你不氣憤嗎﹖已所不欲,何忍施於孩子﹖家長們,請與孩子好好溝通,若孩子明白自己的行為,準備了承擔後果,那我們只能支持支援。假如你一向是「政治唔關我事」的一份子,難以明白沒有普選有什麼大不了的話,那想想八九年六四那段日子的屈氣難消,也許有助理解其他人的憤憤不平。

希望學校寛容處理罷課的孩子,這裡不贅。謹借此角,向堅持專業精神,不畏無恥之徒大搞舉報投訴惡行的老師、校長和辦學團體致敬。

圖為編輯所加。
攝:Louis Lai、謝詠沁

逾千社工聯署 譴責反佔中罷課舉報熱線

圖:社工復興運動

一群青少年服務的社工在本周二(9月9日)發起聯署聲明,譴責「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以舉報罷課熱線試圖製造白色恐怖。截至9月13日下午5:00,共有1865人參與聯署,當中有1540人來自社會服務界,包括註冊社工、青 年工作者、大專社工系師生,另有近150位來自皆是服務中學生的教育界及教牧人員參與聯署,餘下的為其他專業界別、家長及普通市民。

發起人將會把有關聯署的訊息,發給學民思潮及各區的聯校政改關注組,並會向他們了解在罷課期間希望社工及青年工作者如何支援,以準備隨時動員業界作出配合。

聲明全文:

「青年罷課無罪 譴責白色恐怖」
一群青年工作者和社工的聯署聲明

我們是一群青年工作者或社會工作者,就「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設立熱線向公眾收集罷課學生的個人資料,並考慮公開學校名稱,我們對此手法予以強烈譴責。大聯盟以「救救孩子」為名,製造文革式的白色恐怖為實,不但引發學生、家長和學校之間的不信任,更影響學校運作。

青年有權通過其言論或行動表達其政治意見,我們相信大聯盟搜集相關的資料,除了侵犯學生私隱外,更有違《國際兒童權利公約》第13及15條中,保障「兒童享有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及和平集會自由」的權利。

或許有人認為學生人生經驗不及成人豐富,但作為成熟的成年人,更應尊重學生這份對建設更公義社會的熱情,而不是無理地指控他們受人唆擺或煽動而參與罷課。對於一群坐言起行,以和平方法實踐關心社會的年青人,我們感到欣慰並表示敬意。不論支持或反對,成年人需要做的應是與青年人對等的對話、認真的聆聽、努力的理解;而非將他們一下打成受唆擺的人,以保護之名,行恐嚇之實。

我們認為青年工作者、社工及青少年服務機構,都不應沈默,要站起來維護年青人表達意見的權利。我們要求特區政府及一眾官員,應發表聲明,保護兒童的參與權利,以正視聽。即使政見不同,都應制止以製造白色恐怖的方法企圖抑制罷課的舉動,保障公民政治及社會參與權利。

2014年9月9日

發起人:
1. 黃幹知(青年工作社工)
2. 葉浩剛(青年工作社工)
3. 陳國邦(青年工作社工)
4. 徐漢明(青年工作社工)
5. 吳思朗(青年工作社工)
6. 周峻任(青年工作社工)
7. 何振宇(青年工作社工)
8. 衛維賡(青年工作社工)
9. 鍾威麟(青年工作社工)
10. 黎明月(青年工作社工)
11. 孔笑芳(註冊社工)
12. 黃家玉(註冊社工)
13. 梁敬文(註冊社工)
14. 陳順意(註冊社工)
15. 蔡顯揚(註冊社工)
16. 鄧陳舜儀(前社工,家長)
17. 劉浩源(青年工作社工)
18. 黃健偉(註冊社工)
19. 陳烈輝(註冊社工)
20. 姚潔玲(註冊社工)
21 朱穎莊(青年工作社工)

聯署網頁

中大文宗生罷課 盼遍地開花

「我們罷課想做到的是遍地開花。在罷課的日子裡多向外宜傳、舉辦活動去組織同學,燃起同學追求民主的意識。我們覺得這比達到現有的訴求更加重要,因為它可以持續到往後。」

Oscar(新文研二)與數名文化及宗教研究系的同學,在數天前成立了文宗系罷課支援小組(下稱小組)。於昨天舉辦了第一次討論會,有大約20人參與,當中以系內同學居多,亦有數名教授與助教到場討論。討論會想要做到的,不僅是說服同學參與罷課,亦希望藉此令同學思考政改議題,以至民主的重要。

Oscar本來預期文宗研應該有較多同學關注罷課,但在私下與同學溝通下,發現不少人對罷課也不甚了解。所以,小組數天以來在facebook專頁上向同學推廣罷課理念,亦有洗班呼籲同學參與討論會。雖然成效未如理想,他們仍會嘗試其他推廣方法。

小組亦支持罷課不罷學,經已向文宗研系方提出將課堂錄影或錄音,再上載至網上予同學聽課。系方經已同意這個要求,文宗研同學毋須擔心因罷課而錯失課堂。

中大文宗系罷課支援小組面書專頁

【80後社會原罪系列】80後男與他的青春少艾們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文學院學生會 圖片(感謝授權採用,轉載請自行洽談)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文學院學生會 圖片(感謝授權採用,轉載請自行洽談)

 

身邊有個80後設計師男性朋友,叫Dave,他自從三年前和那拍了拖數年的80後女友分手後,自此身邊女伴不停像車輪轉。他那些女件都有個共通點,都是20歲以下的青春少艾,嬌艷動人,身邊男性朋友自然又羨慕又妒忌Dave。阿Dave對朋友的恭維說話表面上受落,也像樂得當作自豪之處,但那自信的笑容背後,卻總是有點落漠。

 

Dave有次跟我說,他選擇那些20歲以下的少女,不是一種喜好,而是一個迫不得已的選擇。我當時還笑駡他在說風涼話,但阿Dave卻很嚴肅地反問我:「知唔知點解我近兩年換女朋友換得更密呀?」我直接回答,因為我覺得他是花心和咸濕,在享受了那個少女的青春肉體後,便立刻轉換下一個,都是些典型的咸濕男人心態吧。阿Dave苦笑,搖頭:「如果我話畀你知每一次都係我畀人飛,你又信唔信呀?」望着眼前的長髮,長得有點像《Love Generation》年代木村拓哉的Dave,我不相信,我再笑駡道:「喂Dave哥我唔係你啲妹妹仔,你唔使同我嚟扮受傷浪子呢一套啦。」

Dave再次苦笑,就像世間沒人了解他的苦心,他幽幽地解釋:「我係得個樣呃得下人架咋,啲唔識嘢嘅小妹妹咪覺得我好有型,頭髮長長,做designer,好似藝術家咁。」的確我也認為這個是Dave的賣點,我也相信他身邊那班少女,應該是被他這個賣相吸引了。

他續道:「但我做咗呢行都咁多年,都係搵得萬幾蚊,都唔知夠自己食定夠佢食啦。小妹妹不諸世事,初初我帶佢行去海傍,即場畫幅人像掃描畀佢佢都覺得浪漫架啦。但係當佢哋上咗大學,或者開始出嚟玩識得多幾個唔同人啦,咪會知我呢啲只係畀到啲便宜浪漫佢,nothing more架啦。佢見人哋同學仔有男朋友送個Chanel畀佢,自然就會諗點解我剩係可以送張爛鬼紙仔畀佢。」

 

少女知道真相後,自然就會離開。Dave只可以找下一個不諸世事的少女,期望她一直保持無知。但每一次當少女為了現實而離開,Dave卻做不了什麼去阻止。旁人以為他一定是為了性的歡愉找下一個,但實際上,你只是有口難言,還是要去承受被拋棄的痛楚。

 

各系的關注組應該做啲乜?

各系關注組固然可以擔當宣傳的角色。但自發組織的意義遠遠不止於此。

發起關注組的目的,是討論實行罷課的方法。例如我們要討論的是︰罷課的形式、長度、地點、行動、討論會、預測會罷課的同學數目。而要落實這些細節,就要疏清罷課的目的和訴求,例如罷課是為了宣傳民主、吸引傳媒?還是打算聯合各界施加壓力,引發更大型的行動?抑或是純粹的背水一戰,非要罷到政府讓步不可?

又或者,更深一點談,換了個特首,是否就可以消除地產霸權、回購領匯?

爭取普選,運動本身就要民主。發起關注組的同學應明白自己本身沒有代表性,因此應先聯絡同學,組織討論會,共商罷課事宜,同時亦應向系會施壓。在討論會中,關注組的同學應先準備一系列的問題,與同學逐一討論。一個意見未得到回應時,不應跳過不談,應確保充分的討論和回應,才繼續討論下一個觀點。關注組同學的責任只是協調討論,令同學的觀點能互相回應,適時總結,使討論有序進行。

同學應重視彼此的意見,不應自說自話,聆聽同樣重要。聽到同意的觀點,採納、實行;不同意的則反駁、不斷嘗試說服對方。這樣,才是真正由下而上的組織,才是實踐民主的第一步。

參與者有份組織,運動才有充足的支持,不然,參與者又只能在支持和不支持之間搖擺,稍有不同意,或是不理解的,就不會參加罷課。

討論過後,取得共識。關注組應把討論會的結論在罷課論壇提出,影響整個運動的做法;關注組亦應去迫系方/同系方夾/向系方施壓,決定會否有補課、會否把課堂內容錄影後放上網。有了民意授權,施壓就更加容易。得到最新消息後就立刻拿回去和同學再討論、再實行、再討論……

現在離開始罷課只有差不多一個禮拜,老實說,現在罷課依然是混混噩噩,不消說實際要做甚麼,做多久,在哪做,連很多目標、理念、形式都不清不楚。所以接下來時間,都必須十分緊湊,可能要隔天甚或每天要舉行系內討論會。因為我們正在於水流湍瀧處,稍有不慎,便會被沖到不知何方去。

應該為偏遠鄉村的村民創造生計條件

日本的民宿: 採用原本的傳統結構,可以豁免現代建築條例規管

去年大浪西灣納入郊野公園曾經惹起一些風波,在與村民傾談中,了解到必須為希望留居偏遠地區鄉村的村民創造一些條件,讓他們能夠搞一些配合鄉郊環境的本地經濟,既可解決他們的生計,又可以向遊人提供有意義的服務,兩全其美。

村民多次提到經營民宿的可能性,但是現行法例立例時的對象是市區的多層大廈,因此採取了非常嚴厲的規管,例如有關消防、飲食等標準,這些措施放到偏遠鄉村的村屋,就顯得格格不入和過於嚴厲。

最近政府進行有關《旅館業條例》(第 349 章)的諮詢,意在進一步收緊,如果成事,則民宿更無可能實現,因此我向民政事務署遞交了意見書,希望修改條例或調整行政措施時,要照顧偏遠鄉村經營民宿的時代需要。

* * * * * * *

送達:民政事務總署第四科
香港灣仔軒尼詩道 130號修頓中心31樓
電郵地址: [email protected]
發自: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
客座教授 林超英 SBS
有關:有關《旅館業條例》(第 349 章)的諮詢

本人謹代表多位關注此題目的人士提出以下意見。

我們理解今次諮詢源於人口密集的市區的「賓館」出現過個別引起傷亡的事故,社會對賓館帶來的安全隱患多了關注,因而當局考慮幾項措施去回應形勢的轉變。

今次諮詢中提出的多個問題,基本反映當局從安全角度出發,傾向修訂法例或者調整行政措施,從嚴規管「賓館」的運作,提高賓館客人及賓館所在大廈的安全保障。

首先我們希望認真地指出,海外已經有眾多成功經驗,證明「民宿」的對本地旅遊人士以至海外遊客都有極大吸引力,也可以在不破壞鄉郊自然環境的前提下,對地方經濟作有積極的貢獻,這方面外地(例如:台灣、日本、英國[簡稱B&B])有辦得十分成功的例子,可供香港參考。

我們認為設計來應對市區「賓館」的各種措施,不可以一刀切應用到偏遠的鄉郊地區,因為這些地方人口疏落和沒有高樓大廈,與人口密集和高樓大廈林立的市區有本質上的分別,如果把用於市區的要求硬套到鄉郊地區的傳統村屋或小型村屋,則政策與當地的居住形態很不匹配,執行起來變得過分嚴苛(disproportionate enforcement of the law),變成擾民而不是便民,也會完全扼殺了在偏遠的鄉郊地區經營「民宿」的可能性。

我們建議,將來修訂法例或者調整行政措施時,切要注意到鄉郊地區的鄉村,尤其是偏離地區的鄉村(例如:位於郊野公園之內,或者完全被郊野公園包圍,或者除了濱海一邊,甚餘邊界都與郊野公園相鄰),居住的形態有別於人口密集市區,應該容許甚或方便該等鄉村的居民,只要符合相對簡易的安全規管條件,可以用自家的村屋經營「民宿」,當然我們同時堅持,在批准成立民宿時,政府需要確保民宿的經營方式,對存護當地人文風貎與自然環境有積極項貢獻,而不是造成破壞。

我們尤其是注意到,標準村屋不會超過三層,屋內任何角落都離開大門都不遠,發生事故時,客人離開村屋去到安全地方只是幾步之遙,時間十分充裕,所以消防條例理應可以適度放寬。

我們強烈呼龥民政局局長及常任秘書長,盡快積極研究和建立配合偏遠鄉村情況的制度,通過相對簡易的程序,向有意開辦「民宿」的村民業主發出經營「民宿」的牌照,讓他們用好地方資源,服務香港市民以及喜歡香港山野的外地遊客,既有益於地方經濟,又有利於新類型旅遊的建立,對香港旅遊業有正面作用,是多方都贏的方案。

在這個框架下,我們對個別諮詢問題的回應如下:

問題 1. 你對建議修訂法例,容許監督可考慮公契內明確的限制性條文,有何意見?
- 村屋業權不涉及「公契」,所以沒有「公契」的問題。

問題 2. 你對進行地區諮詢的三個方案有何意見?
- 沒有意見。

問題 3. 你對建議修訂《條例》 以規定申請人必須是「適當」人士,此有何意見?
- 沒有意見。

問題 4. 你對建議規定持牌人為其旅館購買第三者風險保險,有何意見?
- 由於鄉村村屋環境比較特殊,保險公司難以量化其風險,很大可能無法購買得到第三者保險,如果建議落實,則「民宿」將來變成不可能。
- 我們建議第三者保險不必由法例規定要購買,尤其是在村屋經營民宿者。

問題 5. 你對建議規定持牌人在旅館設立24小時有職員當值的接待櫃檯,有何意見?
- 構想中的民宿地方不大,屋主只能在鄰近村屋借宿,要求24小時當值,一則沒有地方,二則變成在屋內干擾客人的生活,所以在民宿的情況下是無法執行的。
- 我們建議「24小時有職員當值」只應適用於房間超過指定數目(例如10)的「賓館」。

問題 6. 你 對建議向「酒店」和「賓館」發出不同類別的牌照,有何意見?
- 建議再增加一個類別「民宿」,適用於以上所說偏遠的鄉村村屋。

問題 7. 你 對建議在《條例》加入 「推定」條文,以協助牌照處檢控無牌旅館的擁有人和經營者,有何意見?
- 沒有意見。

問題 8. 你對建議訂定條文,賦權牌照處人員申請法庭令狀,以進入懷疑無牌旅館視察,有何意見?
- 沒有意見。

問題 9. 你對建議提高無牌經營旅館的最高罰則,有何意見?
- 考慮到經營規模十分細小,建議在訂立「民宿」類別時,「最高罰則」應該採用配合經營規模的低數值。

問題 10. 你對建議凡有處所被第二次定罪,可被封閉六個月,有何意見?
- 考慮到經營規模十分細小,建議在訂立「民宿」類別時,罰則應該採用配合經營規模的低數值。

九‧二二罷課:「罷課」一日

罷課

 

上星期,學聯及學民思潮宣佈將於九月二十二日舉行大學生罷課一星期行動,其後更宣佈中學生將於九月二十六日罷課一天。學生起來行動係好,不過都要正視一下今次罷課嘅問題。

 

第1, 參加今次罷課嘅學生,目標都是反對中央對普選特首「落閘」。然而,不少參加罷課嘅學生都認為罷課作用不大,只係「掙扎一下」。有依個想法其實情有可原,因為係大部份香港人心目中,中央係神秘而有大能,與神無異,要對抗佢根本冇可能。但係,帶有消極想法嘅人,激昂嘅吼聲也會變哀號。所以帶住依個諗法去對抗中央,成功機會係零。

第2, 領導者不應該公開講明罷課期限,因為一開局就揭底牌,對行動亳無好處。有人會話:設立限期,係俾政府有時間去考慮及妥協。其實,談判嘅基礎是雙方皆為強者,或者係弱者抓住強者痛腳,從而作出威脅。單純罷課一星期,對政府影響甚少。公開底牌,就好似小孩講明玩到七點鐘回家。試想想,究竟講明返屋企時間,定係唔講會更加容易令父母抓狂?

 

第3, 領導者未有充分利用罷課嘅力量,尤其係缺乏罷課期間嘅指示。學生們參與罷課,除左可以對社會正常秩序造成影響,其實仲有好多野可以做。現時領導者要求罷課學生在罷課期間進行集會,和以「罷課不罷學」為目標,在各個大學進行講課。試問對佢地當初罷課嘅目標有何影響。從以往嘅罷課歷史來看,學生會利用罷課期間進行各種社會運動,其中大部份都係較為激進嘅行動,務求達至與當初目標有關嘅成就,而唔係好似而家咁,為左完成”罷課”而努力。我明白,要香港學生進行如五四運動、法國五月風暴等激進嘅行動係不可能的,畢竟我地都背負著「和平」嘅包袱。不過,罷課學生應該要利用罷課,去作出對將來有一定影響嘅行動,例如積極向沒有或反對罷課嘅學生宣傳罷課行動嘅目的,務求將來有更大嘅動員能力。

第4, 動員中學生參與罷課實屬不智。學民思潮剛宣佈中學生將於九月二十六日罷課一日。首先,罷課一日我實在諗唔到對政府有任何影響,一日嘅時間相信不足以擾亂香港教育秩序。相反,雖然現時中學生具有一定政治觸覺,但對於大部份家長和老年人嚟講,佢地給人印象仍然係在政治上未成熟。因此,動員中學生參與罷課,不但缺乏成效,更使老一輩對罷課反感,我身邊有親戚就話:「搞還搞,做乜搞著D中學生」。可見,動員中學生之舉著實不智。

 

雖然,要求一眾年青人一口氣去解決以上眾多嘅問題係為難佢地,因為大部份問題都涉及長久嘅政治文化。然而,我地除左要與落後嘅文化作鬥爭,探討其他可威脅到政府嘅行動亦非常重要,因為如果我地繼續在「和平」嘅陰霾下與敵人講道理,而我地面對嘅更係愈來愈野蠻嘅政府,最終只會失敗,甚至會失去更多。

 

抗爭就抗爭,何須「去飲」?

今晨讀《蘋果日報》港聞〈泛民「去飲」至少包一席.為免遭警一網打盡.擬留部份人做後援〉,感覺納悶。

坦白說,對於近日佔中三子常常掛在口邊的「去飲」行動代號,我本人較老土,覺得十分無謂。正正常常的、proper一點,去做理直氣壯的動員,不是更好嗎?有甚麼需要遮遮掩掩?

佔中就佔中,如果呼籲或宣傳佔中,警方就要拉要鎖,就讓他們拘捕吧。三子若然在莫須有情形下被捕,至少至少可以保釋吧。如果不准保釋,則是世界大醜聞,必將推動佔中的民情,同時也會自自然然有新的發言人,無須過慮。同理,佔中動員活動若被阻撓,只會激發更多巿民出來參與。

當然,今天才9月14號,可能到了快要「去飲」的時候,佔中核心都會改打「開口牌」,直接博拉。但這樣做其實等如放棄既有的社區網絡,將動員工作全盤倚賴傳媒(抑或其實佔中三子覺得 hea 下集會無須動員?)。而且,「政治明星拍板 + 主流媒體放大」的泛民政治方程式,其實是老人政治與精英主義的病毒,好噁心。我認我老土,覺得其實真係完全無需要「博奕」。為甚麼不效法薑蓉,搞400個街站,簡簡單單,在日常的社區中,推動改變社會的氣氛呢?

普選就不會從天而降,飲唔飲亦好閒。佔中已經好病,對泛民沒有牙力(622公投完結後竟然直接要求泛民議員將來依照公投結果表決),對民間沒有誠意(東北退保永冇幫拖),更毫無政治意覺(為甚麼要爭取普選?一個理想的社會、一個理想的政治制度應該有甚麼價值、甚麼內容?這本來是左中右辯論的大好機會),未發生任何事已經「露曬底」。仲要玩游擊?這種無厘頭 gaming strategies 筆者永遠都無法明白。請原諒我天真。

罷課的同學們︰其實罷課無需要,也不應該無條件地直接接釀到如今佔中三子主導的、未曾出發已衰老的佔領中環運動。或者,至少你們要公開討論(不要用行動代號喇卦!),在論述上補充三子、溝淡三子、鞭策三子、騎刧三子,將民主的想像與討論,推向更進步的位置——社會運動怎樣能失敗得更有意義,實在是重要的課題。

班農免費派生果 鼓勵市民親親生果 Selfie 抗擊露制裁

馬德里 – 露西亞和西方國家因烏克蘭問題而關係凍僵,最近更係互相制裁,而露西亞更禁止歐盟蔬果進口,導致西歐農民開始擔心銷量,特別是新鮮蔬果囤積的問題。 Laura #besalafruta en la playa y, de paso, se suma a campaña de @ASEDAS_ORG contra #vetoruso y apoya #frutasyverduras pic.twitter.com/Qf4fIHLpgb — Frutería Verónica (@frute_veronica) September 12, 2014 而班京農民乾脆在上周開始開始免費派發生果,但鼓勵獲得生果的市民上載自己「親吻生果的 Selfie」到社交媒體,獲得不殺紅回響。 Gracias a todos y todas los que nos habéis apoyado en el reparto contra el #VetoRuso #BesaLaFruta pic.twitter.com/YqSaRCVuvM — UPA (@UPA_prensa) September 5, […]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