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名稱:猛虎巧克力 × 大象體操

大象體操
來自台灣-高雄,
以BASS/鼓/吉他為主要編制的數字搖滾樂團。
樂曲嘗試以不斷變化卻對位精準的節拍製造出獨特的律動。
一般歌曲中常被忽略的低音BASS在大象體操卻是主要帶領樂器。
團名以大象象徵BASS,體操則表示曲中的特殊節奏。
2013發行首張EP<平衡>。
BASS- 張凱婷 / 吉他- 張凱翔 / 鼓- 涂嘉欽
 
猛虎巧克力
猛虎巧克力是由原本是自彈自唱家的鄭宜農,加上鼓手Hiko、Bass手Celine、以及2013年年底新加入的吉他手徐妹共同組成…

表演名稱:魏如昀 「感染」EP 發表演出

「感染」,
是指由其它物種在身為宿主的個體內進行有害的複製、繁殖過程。
具傳染性的生物體會尋找並且利用宿主體內資源,以利自身生存,
一旦干擾了宿主正常的生理運作,可能造成慢性症狀、急性症狀、器官及組織吞噬,
甚至死亡。
 
病原體﹣【謊言】
經由聽覺系統成為感染媒介,包括背叛、欺騙、論斷、拒絕等,
破壞宿主個體正常的自體認知,通常會產生憤怒、恐懼、羞恥、自我認知低落等,
負面甚至是具脅迫性的偏差性格,嚴重的末期症狀,會導致個體自殺。
 
///
在一個失序的…

學社促政府撤回氹北規劃 停止一切偷步行為

新澳門學社到土地工務運輸局遞信,要求政府「撤回氹北違法規劃,停止一切偷步行為」。學社認為政府明知城規法正處於「待生效期」之際,「偷步」公佈氹北規劃,避過了將來制定城市規劃時,需經城規會及公眾諮詢的要求,違犯了《行政程序法典》的善意原則。他門要求政府今個星期之內要作出回應,及撤回規劃,否則將有進一步行動。學社理事長周庭希說︰「崔世安在尋求連任的時候都可以讓這些違規行為直接過的話,我們好擔心,他連任的話,日後會把可違法的尺度放大到什麼程度?」 周庭希表示,《城市規劃法》在去年8月22日公佈後,至今年3月1日前,有關城市規劃的制定及公佈法律規定處於「待生效期」狀態,在此期間政府有責任讓公眾及各公共部門清晰知道此將生效法律的規定。而且,政府應避免偷步進行涉及未來生效法律所規管範疇的行為。 他批評政府明知城規法正處於「待生效期」,卻偷步公佈「總規劃圖」,避過將來制定城市規劃時要經城市規劃委員及公眾諮詢的要求,違犯了《行政程序法典》的善意原則。他認為,政府應立即撤回「氹仔北區都市化整治計劃」,留待《城市規劃法》於今年3月1日生效後,以合法途徑制定都市化計劃。 周庭希又認為,政府應就氹仔北區未批出土地將來是否須加入「澳人澳地」條件作出公開諮詢,以確保只有澳門居民能受惠於新規劃地區的住宅用地。 他要求政府,在《城市規劃法》、《文化遺產保護法》、新《土地法》生效前,必須尊重法治精神,立即停止一切偷的規劃、批出涉及文物工程的准照,以及批地等未來生效法律有所規範的行為。周庭希說︰「如果崔世安對下屬有這樣的行為都管不了的話,我絕對覺得他是一個負分的領袖。」早前,特首崔世安曾「漏口風」會尋求連任。周庭希說︰「崔世安在尋求連任的時候都可以讓這些違規行為直接過的話,我們好擔心,他連任的話,日後會把可違法的尺度放大到什麼程度?」 學社成員之一,澳大公共及行政學系副教授仇國平認為,當局對需在城規法生效前,推出氹仔北區規劃的解釋牽強。他指出,當局的解釋是為了增加房屋供應,以及改善治安,衛生,水浸以及交通等問題。他說,該規劃中,沒有公共房屋的規劃,興建的都是價格高昂的豪宅,一般市民無法受惠;另外,治安問題,亦應該由治安當局考慮是否需要加強該區的人手,跟城市規劃難以掛鈎;至於改善水浸的問題,他指出,氹仔出現水浸的地方,正是都市化建設中的地段。他說︰「政府給出如此多牽強的理由,更加會令人懷疑其實政府另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而導致有今次的偷步行為。」 他認為,工務局甚至更高的政府高層有需要向公眾作進一步解釋。「為何要在城規法生效之前,如此急地推出規劃,否則會令到市民有更加多的疑惑,亦會影響特首連任的穩定性。」

公眾諮詢不公眾,公眾諮詢假諮詢,反社區驗毒聲音被邊緣化

多個組織昨日到立法會請願,反對社區驗毒計劃。(圖:機構提供)

反社區驗毒聯網新聞稿

2014年1月7日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召開「驗毒助康復計劃」公眾諮詢,所謂的公眾諮詢,根本名不符實。委員會主席葉國謙只邀請香港醫學會、香港精神科醫院、香港家庭醫學學院、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香港大律師公會及香港律師會這六個專業團體表達意見,排拒了同樣「專業」,並更是計劃下游服務提供者─社會工作者組成的「反社區驗毒社工陣線」參與。「陣線」跟秘書處幾番周旋,所得的答案仍然令人失望—「主席說,我們今次主要是邀請專業團體,都是不能安排出席。」與此同時,多個人權及政策監察團體亦遭拒絕。

遂於同日下午,由反「社區驗毒」社工陣線、民間人權陣線、基督徒社工、香港政策透視、香港女社工協會、以及基督徒學會等團體組成的「反社區驗毒聯網」於立法會門外宣佈成立,並在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討論有關議程的同時,同場加影「驗毒助康復計劃」公眾諮詢民間版,更向70多位立法會議員發邀請信,要求到場回應,接受民間意見。結果只有7位議員到場發言及接信,包括涂謹申、黃碧雲、張國柱、黃毓民、梁繼昌及何秀蘭均反對社區驗毒計劃,而陳家洛則表示其政黨仍接受意見,未有確定立場。

記招更邀請兩位「過來人」網台DJ歷蘇和註冊社工阿生,接續指出社區驗毒錯漏百出,對毒品的「嚴禁零容忍主義」從來都令吸毒者隱蔽難於尋求幫助,計劃高舉拯救隱蔽的口號根本蒙混公眾,希望立法會議員能夠反對該計劃。

「聯網」認為,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是次諮詢有欠公允:一)諮詢對象高度選擇性;二)團體幾番要求仍明知故犯;三)無視團體在《驗毒助康復計劃諮詢文件》上的異議聲音。

反社區驗毒聯網重申:

  • 1. 保安事務委員會主席須向被拒團體道歉;
  • 2. 保安事務委員會須重新進行公眾諮詢;
  • 3. 諮詢期太短,諮詢的時間和地點都不便市民參與,故此須延遲諮詢期;
  • 4. 有關當局應以事實為基礎,交待「社區驗毒計劃」的成效和後遺症;
  • 5. 停止對用藥人士污名化;
  • 6. 政府有責任釋除公眾人士對於此計劃所引申有關「侵犯人權」、「擴大警權」、「破壞社工與服務對象關係」、「只會將問題進一步隱蔽化」的疑慮,不宜以長官意志強行通過立法。

北京逼退梁振英?

十二月十六日,香港特首梁振英到北京述職。由於泛民爭取普選,推出明年的佔領中環計劃,因此中港之間關係相當敏感,北京領導人與梁振英之間的互動,尤為人所關注。大致上有三項:

習近平支持梁振英?

第一,習近平會見梁振英說了些什麼?

身為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了梁振英,他對梁振英說了什麼特別重要,因為那是來自北京的「最高指示」。尤其中共紀念毛澤東一百二十歲誕辰前夕,在毛粉大事活動之際,這個指示即使不是「指路明燈」,也是在相當一段時間內北京對香港的基本方針。

習近平講了兩個方面的內容:一個是對梁振英的肯定,說:「今年來梁特首和特區政府貫徹穩中求變,以民為先的方針,我看工作是努力的,也取得了初步的成效,中央對你和特區政府的工作予充份肯定。」許多香港人要求梁振英下台,聽到習近平的「充分肯定」,當然覺得刺耳,但是如果想到,即使北京要撤掉梁振英,在宣布前的一分鐘,也要表態支持梁振英;而且在撤掉梁振英以後,也必須肯定他在任時的成績,除非大家鬧翻,那可是大事,一般還是好來好去,維穩為先。

既然第一方面是「公式化」的,那麼該注意的就是第二方面,也是大家最關心的,習近平對香港普選抱什麼態度?尤其京官先後對普選講了好多話,包括全國人大法律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以及十一月下旬剛來香港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

他們一致的主張,就是特首必須「愛國愛港」,以致建制派中人一起出來唱和,好不熱鬧。為了達到「愛國愛港」的目的,就必須有具體的操作方法,也就是北京得以控制人選的產生,那就必須由北京控制的「提名委員會」來篩選,因此泛民所主張的、與西方民主國家相同的提名方式,北京不會接受,因此圍繞提名方式,北京當局、建制派與泛民就有長期的爭論。爭論下去不會有結果,所以十二月四日,特區政府發出政改諮詢文件,為期五個月;明年下半年是第二輪諮詢,計劃年底由立法會通過。

「愛國愛港」被淡化?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諮詢文件中沒有提出「愛國愛港」的陳腔濫調,據說是因為愛國「天經地義」,不必再說了。實際上,「愛國愛港」無法用法律條文界定。而習近平也沒有重複這個名詞。不論北京是怎麼想的,至少少了許多無謂的爭議。因為一旦有那個前提,泛民是“反中亂港”,那還諮詢什麼?

習近平對政改的態度是「務實討論,凝聚共識」。也就是他承認香港對普選的看法有分歧,因此要好好討論來取得「共識」,也就是彼此要做適當的妥協。至於什麼是「務實討論」,可以做文章,至少不要只是做形式上的討論。例如討論什麼是「愛國愛港」毫無意義。說老實話,去年以前,薄熙來比泛民的任何一個人「愛國愛港」;今年以前,周永康可以以泛民中的任何一人不「愛國愛港」而拘捕或禁止入境。可是現在呢?既然務實,就不要糾纏口號,大家提出實際的辦法出來。

習近平的論點,為政改的討論提供了若干空間。問題是討論當中與結果,極左思潮會不會再度出現,那由中共黨內形勢決定,香港做不得主。

第二,王光亞說了些什麼?

作為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只能做原則指示,未來才有轉圜的餘地。具體怎麼做,由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出場。他主要做了兩個方面。

一個是暗指梁振英的述職報喜不報憂。王光亞在與梁振英會面後表示,特首以往述職,多是講過去一年的成績,現在要求述職要「找到不足」,並在報告中包括新一年的規劃等。這樣公開說給傳媒聽,等於公開批評梁振英,份量很重。

在這以前,剛獲邀出任港澳辦負責的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在梁振英出任特首前十年擔任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的劉兆佳,已經說中央有意規範特首述職模式,改變過去特首「鍾意講乜(什麼)就講乜」的做法。可見,這是北京對梁振英不滿的普遍看法,而且通過劉兆佳在香港放話。

北京公開批鬥梁振英?

按照中共的體制,王光亞與梁振英都是部長級幹部,劉兆佳則是下屬,他們公然批評梁振英,絕對是對梁振英的羞辱,是否有逼退他的意思呢?不過梁振英臉皮很厚,民調再低,也是好官我自為之。於是王光亞再拿出第二殺手鐧。

根據香港《蘋果日報》得自接近北京消息人士指,王光亞所指的「找到不足」是傳達國家主席習近平指令,要香港官場仿效內地省市搞「民主生活會」,自我檢討及互相批評。也就是說,透過民主生活會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來“找到不足”。

這點大概除了梁振英自己不知道,別人已經知道了,因而紛紛與梁振英做出切割。作為特區第二把手的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十二月初在接受有線電視訪問推銷政改方案時,承認今屆政府就任一年多已有認受性危機及管治困難,她又警告若二零一七年沒有普選,除了在政治、社會及經濟穩定付出代價,「我擔心對往後管治會面對更大困難」,她稱北京知道沒有普選出現的管治問題。

這有兩個意思,一個是公開點出梁振英有認受性危機,這點梁振英自己從不承認;一個是指出北京對普選有了比較正面的看法,當然,問題在於北京所認知的普選,「普」到什麼程度,是否接受國際標準?

如果特區高官一旦召開民主生活會,林鄭月娥,還有第三把手、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必然都是炮轟梁振英的砲手;曾俊華已經多次在公開場合表達對梁振英的不滿與不同,最近一次他被打中雞蛋後表現的寬容,比下梁振英的兇惡,最後逼使梁振英在臉書自我解嘲一番。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也在香港電視發牌上與梁振英切割而有心結。

香港人不要幸災樂禍

梁振英的極左政策,居然也對著同為建制派的自由黨,因為自由黨多次批評梁振英,梁居然下令不准政府官員出席該黨的黨慶活動。如此狹隘的器量,不被批鬥才怪。所幸這些深受英國教育的香港政治人物,還是會有紳士風度,在批判梁振英時,應該不會出現「砸爛狼頭」的口號與「噴氣式」批鬥的文革景象。但也夠梁振英難堪而逼他辭官。

雖然北京表達了對梁振英的相當不滿,但是香港人不要幸災樂禍。因梁振英的這些,給北京介入香港事務的絕好機會,因為它讓香港人覺得,北京比梁振英明理,可能因此出現不如「京人治港」的想法,那對香港高度自治是個威脅,因為制度最重要,否則一旦北京出現一個胡來的人,香港不就更快完蛋?

習近平要香港高管舉行「民主生活會」,把共產黨那套搬到香港來,簡直胡鬧。高官可以討論施政方針,甚至吵架,但不可以是「民主生活會」,像習近平看河北省委在那裡相互揭短吵架那樣,這成何體統?前不久北京召集紀律部隊首長到北京直接接受指示,這次梁振英述職時又急調三位局長到北京,共同研究香港事務,這已經越過特首,踐踏了香港的高度自治!因此北京必須懂得自律,香港必須捍衛自治,否則還有什麼「一國兩制」?

《爭鳴》月刊 2014年1月號

1/8限時免費App特輯:專業淺景深手機也辦得到!

Photo Source: malingering -flickr
淺景深的效果非要大光圈的鏡頭才拍得出來嗎?手機其實也可以讓你的照片能有同樣效果喔!
 

Tadaa SLR
下載點:iTunes
價錢:NT$60→Free

【手機小姐超速測試極短評】
非要買高階的單眼相機才能拍出淺景深嗎?用你的手機後製其實也可以做得到喔!
 

 

World War Z
下載點:iTunes
價錢:…

妞快報:雪地裡的迷人微笑 李昇基釋出代言品牌廣告花絮

被稱為國民兒子、國民弟弟的李昇基,不僅本身形象良好,加上最近公開和潤娥的一段良緣,讓他的聲勢更是水漲船高啊!最近他為自己代言的品牌上雪山拍攝廣告,幕後花絮也隨之曝光,大家一起來看看吧!
source: 이승기 | 댄디한 매력의 하와이 화보! – glam
 

在雪花紛飛的場景中,李昇基捱著冷冽的空氣揹上登山器材,在岩石間跳躍、在暗夜中生火紮營,妞編輯光是看到這樣的場面就不禁打冷顫,但他還是維持著一貫的微笑,種種跡象顯示為:十分敬業!帥氣無法擋!
&nbsp…

為何鬥早起跑?

香港不少家長都設法令子女「贏在起跑線」,即使不能跑在最前頭,也絕不可以太墮後。最近看到一則報道,才知道這條起跑線越劃越早,原來香港有些所謂學前預備班,竟然是幾個月大就可以報讀!雖然要子女幾個月大開始「受訓」的家長不會很多,但送兩三歲稚子到學前預備班的,大有人在。

為何鬥早起跑?答案看似很簡單:因為那些家長相信越早起跑越著數,將來跑贏的機會隨之提高。然而,這引發兩個問題:一、他們為何有這個想法?二、這想法對嗎?

第一個問題不難回答,相信很多人的了解和我的差不多。香港到 1962年仍然只有一間正式的大學,入大學是難乎其難的事,但那時的家長大多是中國大陸來的新移民(不少還是偷渡的),教育程度不高,經濟條件不好,子女能完成中學,找到一份入息過得去的工作,已心滿意足;假如能讀上大學,可算是光宗耀祖了。時移世易,現在的家長大多有大學程度(或以上),對子女的期望高得多了,讀大學是指定動作;最好能到外國讀名牌大學,否則,在香港讀大學也要爭入最好的那兩三間。

幾十年前的家長沒有這種爭競之心,亦沒有期望子女成為「成功人士」(高薪厚職有車有樓等等);現在的家長既然視子女求學之路為競賽,自然希望他們起跑就領先,由幼稚園開始便要入「最好」的學校,而所謂「最好」,就是最有名、考試成績最好、最能幫助學生將來考入「好大學」的。

有求就必有供,學前預備班應運而生,幼稚園為了迎合家長,也刻意將課程內容越弄越深,從前二三年級才學的東西,現在幼稚園就教;苦了的,當然是那些三幾歲的小孩,應該是透過玩耍來學習的年紀,卻要計數背書串生字,做不好還隨時會挨罵。

除了子女的學業,這些家長在其他方面也不甘後人,於是乎小孩子們便被逼學鋼琴或小提琴、繪畫、芭蕾舞、外語、國際象棋等「高級」的課餘興趣,一星期七天塞得滿滿的乜班物班。假如學業成績不好,小學開始便要補習,以免落後;結果是小孩子比大人還要忙,談何快樂的童年?

(這個現象也許還有文化因素,例如在美國,華人聚居的地方也有類似情況,而印度人和韓國人比起華人亦不遑多讓;文化因素十分複雜,在這篇短文就不談了。)

至於是否越早起跑「勝算」越高,這個問題則不容易回答了。假如「跑贏」只是指學業成績優異、最後考入名牌大學,那我不敢說從小「死催爛谷」對所有孩子都沒有效 — 也許有些所謂「尖子」真的是這樣煉成的。可是,我卻親眼見過一些小孩子被父母這種「贏在起跑線」的育兒方法弄得完全失去學習興趣,無論是課內還是課外的學習,都視為苦差,想盡辦法逃避,學習表現毫不出色 — 的確是起跑得早了,卻依然是落後。

對於這類小孩,讓他們自然發展,輕輕鬆鬆地學習,效果會好得多。很多家長的問題,正是沒有考慮子女適合哪一種學習方式,以為鞭策一定收效;誰知人非草木,也非驢馬,應該是因材因情施教才對呀!

其實,怎樣才算「跑贏」,更加值得深思。喪失了童年的快樂,而且是人為、可避免的,你的人生不是已輸了一大截嗎?如果為了「贏在起跑線」而付出了這個沉重的代價,最後還是達不到目標,那就更可悲。學業成績一般,讀的大學不是名牌,沒有成為「成功人士」,難道就等於是失敗的人生?這是多麼狹隘的人生觀!

我不是在唱高調,不是鼓吹甚麼一簞食,一瓢飲,於陋巷也可自得其樂;我當然知道,捱窮,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是很慘的。我想指出的只是:不同的人,可以過截然不同的生活,而各自愜意;父母不必為子女的將來過份籌謀,以致硬將他們壓入不適合的模子裏,因愛成害。事實上,不少孩子正受著這種傷害。

(圖為編輯所加,有線新聞截圖)

原文刊於此

撿拾落葉收藏秋天,還可以額外剪貼神奇寶貝

bvdyudc.png
去山中旅行或是前往綠色步道時,看著遠山遠景路過大樹小樹,有許多人不僅喜歡拍拍照,還會習慣撿拾地上特殊形狀的落葉,雖然沒有數據顯示普羅大眾最喜歡撿的落葉是什麼品種,但如果看到親友夾在書中的銀杏葉、楓葉,難免也會想要下次有機會時也能撿到屬於自己回憶的落葉收藏著,一來可以當作書籤,一來還可以聊表一下心靈深處的文青性格。

閱讀全文


    



疫苗與自閉症(三)

圖片來源︰Cognitive Bias Parade

疫苗與自閉症(一)〉和〈疫苗與自閉症(二)〉的讀者應該明白,最早提出「MMR 疫苗導致自閉症」的論文數據造假、作者有利益衝突、其他科學家的大型研究均未能發現兩者有關,流言根本毫無理據。

「藥廠陰謀」論

但單單提出科學證據說明 MMR 疫苗不會導致自閉症並不足夠,那怕有多少研究證明疫苗與自閉症無關,反疫苗派只消把一切訴諸「藥廠陰謀」就可以繼續相信謠言(而支持自己論點的意大利法院判決,自然是不受藥廠控制的公正審訊,從中可見他們如何像 Wakefield 般選擇證據)。

比方說,湯先生在〈邪惡一歲針(二)〉中說︰

我們曾和不少人談起疫苗的副作用,很多人會立刻拿醫學報告、專業權威、政府主導等論調來反駁,而根本不去細看報告的爭議性。第一位指出這種混合疫苗製法有問題的醫生,早已被釘牌,很多人都以此作原因,證明他是假貨。但他們沒有看到,是什麼人把他拉下馬——是一隊有藥廠做後盾的醫生攻擊他;也沒有看到,之後有多少其他地方的醫生及心理學家聲援他。

藥廠是私人公司,以追求利潤為最終目的,這些跨國資本對各地政府以及市場的影響,當然值得留意及懷疑。然而懷疑不等如陰謀論,前者會尋找及比較不同證據,後者在面對相反證據時以陰謀論去說明這些證據不成立。而根據上兩篇文章的分析,似乎是湯先生沒有細看 Wakefield 論文的爭議,也未能理解相關反駁其論點的研究,才訴諸陰謀論。

(順帶一提,本人沒有收取任何藥廠利益。)

容我再次強調,並非所有「權威意見」、「專家意見」都必須聽從,接受意見與否應建基於事實之上,而科學是目前為止尋求事實最有效的方法。貌似繁複的實驗設計、研究方法等,歸根究底是為減少出錯(因為我們實在太容易判斷錯誤),以及犯錯時能夠改過來。科學社群互相監察、質疑、辯論、交流、修正,跟科學家做實驗想理論同樣重要。

如果要把一切不利自己立場的研究都視為藥廠陰謀,我建議這些人應該先查一下這些藥廠利潤到底有多少,世界上又有多少科學家研究相關學科,是否所有人都跟藥廠有利益瓜葛。倘若這種論調成立,整個科學社群根本就不值得信任,要是如此宣稱,需要極之強而有力的證據。沒有證據而宣揚這種陰謀論,不僅在侮辱參與研究的科學家,更是反智、反科學。(況且,藥廠為賺錢應該大力支持順勢療法,獲利豐厚,更重要是沒有副作用,不用冒賠償的風險。)

反科學

就算把陰謀論放在一邊,湯先生的文章仍然借反專業之名宣揚反科學。例如其行文中多次出現「傳聞」、「聽聞」、「相信用民間偏方」等取代理據,甚至說「我們城市人就是因為接受太多由上而下的專業資訊,而不斷去服、打不同的藥,而不再相信原始的感覺——母親對孩子的自然感應」(來源)。專業資訊不必然正確,甚至未必真是專業,尤其現在有很多掛着「專業」作幌子的宣傳手法,然而因此訴諸「原始感覺」、「自然感應」,那就近乎反科學了。

假如覺得言重的話,不妨再看這句︰「其實很多東西,不需要統計去告訴我們。你問問上一輩:孩子哪有我們的那麼多病?一個民間概括的印象,勝過千言萬語」(來源)。先別說孩子患病其他人未必看見,「民間概括印象」連估算人口比例也未必正確,還說「勝過千言萬語」?根本是個印象派啊,那一開始就只講你的「概括印象」好了。

後來我在面書見到湯先生說︰

都係個句: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科學當然也是一種宗教,不同思想體系對解釋不到的現象都有自我圓足的說法,以「不科學」來名之正是科學教的語言暴力,其實基本邏輯真的那麼難明嗎?

這種徹底反科學的言論才是真正暴力,請湯先生你就別裝科學去反對疫苗了,更別繼續散佈「疫苗導致自閉症」的流言害人。檢視證據是重要的科學原則,科學家不會斷言知道所有真理,對於未能解釋之事理應如實承認,而非自圓其說。然而不科學的論調仍須否定,這並非暴力而是陳述事實,已經寫過,再抄一次︰

至於那種把「斬釘截鐵地否認」等同「迷信」的說法,也是不了解科學運作。如果我說我發現了一種有三隻腳兩個頭的鳥,不提供任何證據,真正懂科學的人不會存疑,只會認為我在胡說八道。現今科學之中未有物種天生擁有三隻腳兩個頭(留意是「物種」,個體變異不在此限),而按現時的生物學理論推斷此物種不大可能演化出來,我不能無賴地說「科學解釋不了不一定不存在,你否定就是迷信」。因為首先就得問「甚麼事情需要科學解釋?」這便回到提供證據的問題,請參考前文關於實驗那部份。

萬一五十三年後有人在亞馬遜雨林中真的發現「三腳二頭鳥」,這代表我的預測準確可信嗎?又或者,這就代表那些認為我在胡說八道的人「迷信科學,與以往的『拜神』並無二樣」嗎?當然不,他們已在既定知識框架下作出最佳判斷,只是現實有時更加奇怪吧。沒有人說理性的判斷不會錯,但能把犯錯的機會減至最低。

假如湯先生受到網上資訊誤導,他那一系列的文章尚且情有可原。不過後來讀到他那些「科學當然也是一種宗教」的無知言論,不禁動氣,甚麼「全身文化人」,面對於自己不熟悉的學問謙虛一點認真學習很難嗎?

再想,這也只是香港科學教育不足的眾多例證之一。

後記

湯的妻子林綸詩,則在明報以「文化界媽媽」之名寫肺炎疫苗,博客方潤的〈別將其他疫苗跟肺炎疫苗一起倒出去〉回應該文,讀者不妨參考。

原文刊於此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