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Belle Époque - 海事博物館《海上宮殿》法國郵輪展覽

cimg1542

海事博物館 海上宮殿-法國遠洋郵輪的黃金時代

 

本文並非假日活動介紹,因為展覽已經在上個月閉幕,當日我偕幾位好友趕上參觀。

《海上宮殿-法國遠洋郵輪的黃金年代》展覽假香港海事博物館(Hong Kong Maritime Museum)舉行,由法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法國郵輪協會等合辦。上圖的MM不是Maritime Museum,而是「Messageries Maritimes」,即法蘭西火輪船公司也,與大西洋郵輪公司(Compagnie Générale Transatlantique)並立。小弟讀過少許法文(足以問人廁所在哪裡),加上崇洋媚外本性難移,只聞「法蘭西」三字已覺品味高尚,隱然有「路易威登」「包包」的皮香撲鼻,故便去了。愚以為展覽的英文名可借用「la Belle Époque」(黃金時代)一詞,雖是特定歷史名詞,但其所括自一八七一年普法戰爭飲恨至一九一四年歐戰爆發與法國郵輪闖盪遠洋大抵同期,似乎切當。

 

cimg1520

郵輪模型,看似鐵達尼號

 

小時曾隨家人由尖沙嘴乘麗星郵輪雙魚星號往廈門鼓浪嶼等地,十之八九已然忘掉。也許心境與光陰皆不可復再,於今覺得乘郵輪純係浪費金錢和時間的玩意。但法國人不似我鄙俗,熱衷郵輪的大有人在,以下是價目表:

cimg1509 cimg1508

左圖優惠套餐--法屬印度支那(Indochine)之旅,歷八十日,停星洲西貢河內海防下龍灣等地,上中下三等,四千五百法郎起;中日之旅,歷九十日,停星洲西貢香港上海京阪神江戶等地,貴了些許。右圖豪華套餐,遠東(Extrême-Orient)之旅,行程與中日之旅類似,包紅酒、豪華轎車和專業導遊,二萬五千法郎左右。

 

我們都很疑惑:一法郎值錢多少?因為大家都聽過大蕭條後德國馬克形同廢紙。以下是法郎兌現代歐元幣值的財經分析。一九一四年歐戰爆發,法郎大幅貶值,跌勢至戰後喘定,一九三二至一九三六年於O點六、七之間窄幅上落。二OO七年歐元大升,全年計平均兌港幣十點七元。

 

FrancEuro1907-1959

(維基百科圖)法郎幣值 

 

以印度支那優惠套餐三等座票價計:

4,500 x 0.65 x 10.7 = 31,297.5元

船程八十日,即每日:

31,297.5 / 80 = 391.2187元

 

計入二OO七年至今的通脹,每日只需四百元即可享受郵輪服務,真的超值。不過,三等艙是甚麼環境呢?下圖是一等艙:

cimg1533

一等艙

 

我估二等艙會沒了梳化茶几,仍是「en suite」,類似鐵達尼號上老夫婦等死那間房,三等艙應該是「碌架床」,共用走廊尾的廁所……

當然,人一世物一世,上得郵輪,休要寒酸,識用一定用「路易威登」的「包包」放行李:

cimg1512

路易威登「包包」

 

原來當年LV還出了隨身衣櫃,十分「人性化」,中國同胞一定爭相搶購。買不起?船程流流長,可以賺點零錢:

cimg1531

十三么!!!

 

可以留意「中」、「發」、「白」三色。莫非一九三O年代已有「中國大媽」暴發戶坐郵輪?這也難說,當時是中國的「belle époque」,史稱「南京十年」(Nanking Decade),國民政府治下中國GDP連續多年以雙位數增長,早就實現了「讓部分中國人先富起來」的方針。

 

當然,郵輪海報更令我著迷,因為海報上的遠東確實風情無限:

cimg1506 cimg1507

cimg1517

 

上圖中間海報有一雙駱駝在中國城門前的護城河飲水休息。此情此景,幾可斷言乃舊中國的北京城,於清末民初的明信片亦很常見。嗟乎,「黃金時代」早已逝去,北京城垣連同中國文化被共產政府一併摧毀,取而代之的是人車擾攘、煙塵紛飛的「新北京」。幸好法蘭西國經歷連年革命戰禍,仍守護着精緻傳統,衣冠文物,盡不厭精,始是新中國人的精神故鄉。

 

司徒華領導港同盟機場抗議戴卓爾夫人的都市傳說

一篇被極右本土派廣為流傳的陶傑專欄文章,內容寫道「一九八二年九月,戴卓爾夫人訪華後轉來香港,司徒華領導的港同盟人士,跑到機場去抗議,拉橫幅,把戴卓爾夫人當做敵人」,而極右本土派則憑此憑空構想出戴卓爾因司徒華而被迫放棄香港,因此司徒華及民主派是賣港罪魁。事實又是怎樣呢?

戴卓爾夫人到港當天,的確有人示威,不過不是港同盟人士(其實港同盟要到一九九〇年才成立),而當中也沒有司徒華的身影。至於示威代表周慶鑽也並非今天的香港民主派人士而是親國民黨人士,亦早已移民台灣。

要批評司徒華或民主回歸前,請先搞清楚基本歷史事實,別盲信他人,結果把自己弄成像小丑一樣可笑。

貝加爾

延伸閱讀

黎則奮facebook status

〈對香港前途談判過程瞎子摸象、倒果為因的謬誤〉

多元爵士新世代

 

近日政府錄得旅客訪港的數字有名顯的下滑,而購買髙檔名牌貨品的人數亦大減,專家説這是個健康的發展現象。

消費者的品味達到一定水平,才能排脫名牌的鋪天蓋地的攻略,而選擇適合自己身份喜好的産品。這道理不單反映在日常消費品行列,音樂藝術等精神食糧亦可蓋括而論。

 

香港國際爵士音樂節已舉辦了好幾屆。早年聽眾容易被大牌爵士樂手吸引,尤其是來自爵士發源地美國的樂手。近年,主辦機構著力發掘新世界的爵士樂,繼早前北歐風爵士樂大獲好評後,今年我們且將重點移到亞洲和大熱的南韓。

 

今年香港國際爵士音樂號稱「亞洲爵士新生代」,演出單位亞洲組合佔了近半。

 

 

simakdialog2_zpsf85080d8

 

來自印尼的六人組合 SimakDialog雖然打著傳統文化Gamelan 的招牌,但融爐中泡製出來的音樂郤五花八門,令人大開眼界。韓風流動之勢未減,自封爲爵士勢利鬼放克道友 Jazz Snobs Funk Addicts (JSFA)的六人組,是今年的節目內聲勢最澎湃,實力和知名度也甚高的隊伍。

 

多元爵士新世代

 

來自阿根廷的探戈爵士四重奏,是極少數能把兩種音樂原素混在一起而毫無半點牽強和造作組合。承襲著Astor Piazzola 的傳統,百份百南美風情再加點王家衛,十足十感性的誘惑由即興話事。

 

 

來自比利時的Broes,是另支帶著濃烈民族風格的七人樂團,是國內近年冒昇最快最具人氣的年青樂隊。

 

 

加拿大的Gia & the Unpredictable Update,是組帶著七十年代前衛搖滾,融和爵士精神的組合。就把爵士樂中那種挑皮及捉弄的玩意作樂隊名稱,再加點領班 Gia的東歐情懐增添不少趣味。

 

 

百份百港産的 5422 Collective是由 Patrick Lui吹雞,首隊以玩奏自編自撰樂章的全港人爵士大樂隊。自學成回港後,Patrick不停地在各類型各層面的音樂中闖關,挑戰創意,撞出不少火花。

 

 

古人七步成詩,Boris S就一個人包辦了作/編曲、唱片監製、樂隊、錄音師、混音師等角色,在不及無可能修剪的情況下,在觀眾面前一 take過把樂曲烹製出來。即興可以去到幾盡?現場自有分曉。

 

Sylvain Gagnon 2 af 2 3030_JEZRAEL

 

Lucero-Fernandes-Gagnon Trio來頭不少。Anthony Fernandes 及Sylvain Gagnon (龍小飛)均爲本港樂擅上,無論在爵士、古典及流行音樂中也常碰見的最佳拍檔。而Lucero 自少失明,無阻這位音樂天才的發展。

 

 

來自丹麥的Mikkel Ploug Trio,黙默耕耘了十多年,近日終於冒起頭來,在歐美樂壇上引起關注。音樂方向是北歐風格和東岸傳統的配搭,作品則清逸雋永,耐人尋味。

 

Roger Wang  MIG Fest 2013 tommy one

 

結他手Roger Wang以鈎指彈奏法載譽星馬多年,首次來港演出。特別嘉賓爲本地知名及桃李滿門的 Tommy Ho。一電一木兩支結他,味道、取向和格調各異調泡出來的是怎樣的,到時便知。

 

 

剛在5月和側田彈了幾場音樂會的 Maple Jazz Band,是由一羣畢業於廣州星海音樂學院的年青樂手組成。樂隊成立已有七年,主打節奏強烈的Funk 及騷靈味較重的爵士樂。

 

亞洲爵士樂的發展已到一定的成熟階段,亦相信在不久的未來定能成爲世界爵士樂壇 製造出新氣象。現時雖然沒有甚麼名牌巨星,有的是全靠實力,堅守罔位,默默耕耘的爵士音樂人。支持亞洲爵士樂手成長,給他們多一點鼓勵,我們齊來踏出這一步。

 

詳情請瀏覽www.hkja.org

 

中、港中文大不同

普教中

 

睇完APPLE「蘋果的雙語」完美表現左港台中既中文分別後,你係咪仲認為普教中有助學好中文?

香港家長成日以為用普通話讀中文好呀,我手寫我心,咁中文一定唔會差啦,但好可惜,而家既普通話用語偏偏就係一種失去中國文化優美簡潔用詞既語言。

加大力度、到位、小三、試點呢d大陸terms唔在講,上高登search一search都見到俾人鬧到飛起。但而家既普通話式中文,最鐘意就係重覆意思,搞到成句句子意思累贅,又或者歐化中文,將詞性大兜亂。

 

隨意上網搵左一段大陸既新聞: 節錄以下既兩段:

「目前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开发区管委会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污染事件进行调查和整改,具体调查正在进行中。」

「陈主任昨日称,2012年,央视曾对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违规生产进行过曝光,……….,陈主任回应,这可能是监管上不太到位,企业出现了偷排漏排的现象。」

 

如果係我寫,我就會咁寫:

 

「目前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開發區管委會已成立聯合調查組,正調查污染事件,及重整排污程序。」

而家既大陸中文,好鐘意進行乜乜進行嘜麥,好多時明明本身可以係動詞,硬係要加個進行黎令佢做名詞。就好似上面呢句咁,硬係要多舊魚咁進行調查,仲要後面再重覆,意思累贅,我決定成句 del左去,就算唔del,都係「正進行具體調查」,而唔係「具體調整正在進行中」啦下化。至於整改,初頭我都心諗乜野黎,google左之後原來係「整頓改革」,但係因為對污染事件係唔可以改革,所以我將個賓語改左做排污程序。

 

「陳主任昨日稱,於2012年,央視曾報導騰格里經濟技術開發區違規生產,……,陳主任回應,這可能是因監管不足,導致企業出現偷排及漏排的情況。」

又係進行,呢個係進行曝光,真係令我諗左陣究竟佢想講咩。另外既係「監管不太到位」,係咪想講「唔到point?」 中文有唔同既詞彙,「不足」、「未達標」、「未夠完善」,都可以更精準咁表達「唔到point」,實在唔需要用「到位」呢個咁抽象既詞彙。

 

再者,用普通話寫既中文,同我地香港人寫既書面語係普通既詞彙上亦都係有分別 。

例如去街市買餸,香港小學生會寫 「街市」,但係用普通話既人會寫「菜市場」;「豉油」要寫成「醬油」;連食個「飯盒」都要寫成「盒飯」。
唔好話我上面寫既係口語,街市、豉油、飯盒,呢d都係切切實實細個作文時寫既書面語,老師係唔會打交叉既!

但係如果你搵個大陸人黎普教中,你仲想「媽媽到街市買了一瓶豉油和一個飯盒。」? 唔好意思請你改返正做「媽媽到菜市場買了一瓶醬油和一個盒飯。 」

睇到個微妙既分別嗎?普通話既中文,同我地香港人寫既書面語,雖然大家都係中文字,但係當中既用詞係有好大既分別。其中所包含既,更加係文化既侵食,由細講廣東話講到大既你,忍心見到我地既粵語文化一步步消失咩。同埋,用普教中真係唔會有助學習中文。你唔信我,都信APPLE 丫。

 

工業豬油當食用? 民署︰無香港食用豬油入口

香港金寶運公司涉嫌公正報告造假,將工業用豬油當食用豬油出口到台灣。香港食環署強調,全港沒有一間持牌廠商可以製造食用豬油,只能用作工業或飼料等用途。另一邊廂,《蘋果日報》報道,香港統計處資料顯示,今年1至7月,香港曾向內地及澳門輸出約900公噸豬油、經煎熬的豬脂肪及家禽脂肪,數量驚人,令人憂慮金寶運的問題豬油是否已流入澳門? 民政總署回覆《論盡》查詢時表示,本澳暫時未發現有香港加工生產的食用豬油入口。經濟局就指,手頭上沒有詳細分類,也無法回應是否曾經有香港金寶運的油品輸澳,只是著記者自己查統計局資料。翻查外貿數據庫,今年1至7月外地進口豬油約260公噸,其中最大來源地是台灣(235公噸),其餘分別來自荷蘭、加拿大和澳洲,紀錄上沒有發現香港的進口數據。 (圖為網絡圖片) 延伸閱讀︰ 蘋果日報︰全港無工廠可製食用豬油 食安中心聯同警方查金寶運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912/18863574 中時電子報︰香港金寶運老闆 黑心油慣犯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912000436- 260102 聯合新聞網︰強冠、金寶運 是股東關係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4/8930804.shtml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