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 —《風起了》

一次突如其來的災難,一對萍水相逢的男女,未及知道對方名字的時候,卻在混亂中分開了,而舊時相遇的對方,也被災難摧毀,後來男女主角幾年後偶然的相遇……《風起了》的故事模式,不禁教我想起日本電影史上其中一個經典,1953年的《請問芳名》系列,《請問芳名》著重的是命運的苦笑安排,《風起了》則表現出迎接苦笑命運之氣度,這個分別說明了《請問芳名》雖然經典但斷不是偉大得不被時光磨蝕的作品,但《風起了》,我則有歷久常新的信心。

片中提及托馬斯曼《魔山》,我視《風起了》也如一座「魔山」,一個忘卻悲傷的地方。戲中男女主角重逢的酒店,不同國藉的人在二戰前夕和諧共處,忘卻一觸即發戰事之煩惱,女主角的病情也因滋新的戀情而暫時放在一邊;但更接近那萍水相逢的德國人所提及之「魔山」,其實是男主角誇時空遇上意大利工程師的夢景,一段追逐飛行的夢,夢中縱有戰火,縱有死亡,縱有一去不返的飛機,卻終歸是一個甚為快樂的烏托邦;而男女主角結婚並同住於上司的鄉家,那個家之成立也是一座忘卻傷痛的「魔山」。《風起了》所記的是一個大時代,不只是一個傷痛的時代,而是一個去忘記傷痛的時代,以記住傷痛、正視傷痛來忘記傷痛,正正就是「風起了,我們繼續努力生存」之氣度。

原文刊於此

韓國人的反中國情緒論述的歷史脈絡

笑什麼,畜生,你也是韓國人

 

首先,讓我分享一個故事。

記得去年初夏到訪臺灣時,有一位韓籍老師評論我的論文時,她評論我論文的第一句話,就是說:「你們中國人世世代代欺負我們韓國人。」當時候心想,我論文有甚麼得罪了老師的地方,於是思前想後,還是找不出答案。(論文只是研究開港前中韓國間的文化交涉)於是,只好胡胡塗塗回應了老師幾句,說會好好改寫好我的論文,就過去了。但,心裡一直充斥著一個問題:「到底中韓之間有何衝突?」後來,直到看到古代韓國史及一些韓國人對韓國史的詮釋,或許便明白,老師這句說話的來源了。

網絡上經常充斥著「孔子是韓國人」、「中秋是韓國人傳到中國的」等等的論述,再加上一系列被網民找出來的教科書中古代韓國的地圖,指出高句麗是今天東北三省的領主、百濟國力擴展至山東、日本,三國時期真正盟主新羅則被詮釋為最小的國家。這些對古代歷史的詮釋促使更多的中國網民對韓國人加以恥笑,認為他們對歷史毫不認識,胡亂撰寫歷史。香港網民更承勢改圖,以1995年甄子丹擔正的亞視劇集《精武門》的一句對白「笑甚麼,畜生,你也是中國人」,改圖為「笑甚麼,畜生,你也是韓國人。」激發了一連串網絡討論韓國始源論,大量不知來源及出處的「XX是韓國發明的/發現的」等圖片及論述卻同時在網絡出現,對韓國的冷嘲熱諷。

然而,韓國人是否如此無知地,在沒有任何史實根據地,如此創作這些地圖呢?似乎我們一直無意去詮釋這些地圖背後的社會文化因素,而隨意地以我們既定的目光,去批評及恥笑他們的做法,似乎有失風範,而沒有去理解為甚麼韓國人會這樣做。史料的不足,導致東北亞的古代史仍然有很多的問號,故今次我並不在意去考證地圖的真偽或古代史的真相,而是希望從選取了的三幅地圖對國家版圖的論述,找出線索,說明韓國人對自己歷史的詮釋及對中國史觀的不滿而出現的發洩。

 

韓國人的反中國情緒論述的歷史脈絡

(地圖一)

 

東北亞的大強國──高句麗和其歸屬問題

在地圖一中,我們可以看見高句麗是朝鮮半島眾國之首,版圖最大,橫跨今天的中國、俄羅斯、日本北海道。按各高句麗史的專家的考證,高句麗的版圖確實並非一般的朝鮮半島國家所比較,其實力一直是古代東北亞不能忽視的力量。從北魏一朝把南齊與高句麗看齊,以及隋煬帝三征高句麗失敗等例子,均說明高句麗是一個強大的國家。由於國土涉及中國東北及朝鮮半島,高句麗的歸屬一直有所爭議。中國從不承認高句麗為朝鮮半島的領土,而是東北地方史的一部份。然而,從唐代所編的《魏書》起到宋代所編的新舊唐書,都把高句麗(隋書誤稱高麗)視為東夷,而非地方史,同樣地高麗(918-1392年)於12世紀所修的《三國史記》,則把高句麗視為朝鮮半島三國之一的國家。然而,中國史學界將有利於國家論述的高句麗,在其論述之中,忽然成為「東北地方史」的一部份。此舉自然引起了韓國的不滿,韓國上下一直對自身的歷史十分重視,公務員的考試及大學入學試,歷史都是必修的,導致了韓國上下甚為反感。因此,漸漸民間便有這樣重新詮釋高句麗之舉。

而且,自古以來韓國一直被中國所文化擴張的地方。以儒家的學術思考模式出發,此舉為「以華變夷」,從朝鮮有史記載的兩個政權:「箕子朝鮮」和「衛滿朝鮮」都是中國文化向東擴展後,教化當地社會的例子。然而,從韓國人的想法,這似乎是外來者改變本地文化的結果,韓國人有被中國人文化征服的感覺。直至高句麗的出現,她擊敗了來自中原的隋唐,中原政權亦不敢輕視之,自然把高句麗史的正統性大大提高。加上,在日佔時期的朝鮮,高句麗以及後來的渤海國,都被抗日義士用作韓國民族主義的宣傳,例如朴殷植(1859-1925)撰寫的《渤海太祖建國誌》及論述高句麗的《蓋蘇文傳》都是利用高句麗來強化韓民族的重要例子。因此,將高句麗版圖如此擴大,不但是用於加強韓國文化的民族性及是對於中國史觀書寫的不滿意,以及希望藉此表達韓國非中國一部份或同文同種的中國特色的論述。

 

盛於一時的海上王國──百濟

另一個例子,就是位於朝鮮半島西南部份,今天全羅道、京畿道的百濟。在地圖一及地圖二,都發現百濟被論述為佔領日本及山東半島的國家。而此說是有一定程度的根據,是由於百濟是重要的海上貿易國家,自古以來都有前往中國及日本地區出船航海的經歷,故百濟的地圖常常被詮釋佔領了鄰近的日本、中國的日本以及遼西地區。那麼為甚麼百濟亦會被成為擴張版圖之一呢?

 

韓國人的反中國情緒論述的歷史脈絡

(地圖二)

 

唐初,高句麗對唐朝東北地區帶來莫大威脅,而同時亦威脅著朝鮮南部的新羅。故當時新羅決意與唐軍聯合起來,對抗高句麗。而聯合攻打高句麗前,便先把百濟消滅,以便唐軍於朝鮮半島方便駐軍。最終,百濟被唐-新羅聯軍消滅,而被佔領的土地,未有交給新羅,而是由唐代直接設府,是衛滿後首個中原政權佔領朝鮮半島的例子。對於民族心甚強的韓國,自然對於百濟地區被唐所佔甚為不滿。因此,按著百濟文代交流的路線,認定百濟已佔領了唐代的,是對於中國人侵佔百濟不滿的投射。

 

韓國人的反中國情緒論述的歷史脈絡

(地圖三)

 

蕩然無存的統一新羅

而根據地圖二新羅是被完全失去,而在地圖一及地圖三之中,新羅的領土是三國最小,被壓縮得十分嚴重。特別是地圖三,在唐室的比較下,即使如此仇中的韓國人,仍把新羅看得十分輕視,這是由於新羅一直以來是三國之中最弱小的一國,但卻在唐室的支援下,最終成為三國時代的霸者,短暫統一了朝鮮半島。然而,其領土的統一是依賴著中國的,對於韓國人而言,這樣的政權不能反映韓國人的光榮一面,更有依賴中國人之嫌,容易受到話柄。因此,新羅的領土遠較眾國為少,甚至不為所重視。這都可以反映對於中國及中國相關的朝鮮文化,都在這些論述中一一被除去,可以反映出韓國人對於中國的不滿情緒,在這些地圖中得以體現。

 

 

對中國史觀的韓國書寫不滿

我們常常以為多讀歷史,就能知道真相。但是,多讀同一個人寫的歷史,或許讓真相越來越模糊。所以,即使對與不對,別人的論述我們還是不能忽略的。倘若我們翻查中國的歷史論述,總會強調中國與韓國自古以來都國是「兄弟之邦」、「同文同種」、「唇齒相食」、「體戚相關」,亦強調新羅、高麗及朝鮮如何展示慕華的表現,以及韓國人如何努力學習儒家文化,以確立小中華的身份。然而,這些一切都是中國方面對韓國的論述,並不能完全反映韓國人的民族性格及對中情緒的反映。

無可否認的是,自高麗末期至朝鮮初期,一直強調「事大以誠,保國之道」的精神1,對於做好朝貢國的工作,並非單以「兄弟之邦」的慕華或中國中心的論述可以說明。背後可以涉及到朝鮮半島自身的國家安全以及政治考慮等多方面的因素,這些事情,都是單從中國史觀不可看見的。結果,韓國人就被中國人以自己的眼光去論述及塑造出來。於是,為了改變這樣的想法,只好以誇張的表述,以強化韓國人的本位及民族獨立性。

其實韓國人對中國人對自己的書寫一直不滿,強調維護東北亞歷史真相的「東北亞歷史財團」曾與北京大學合作,邀請中韓兩地的學者,於2011年出版「東北亞關係史性格」一書2。在每篇學者的論文後,都由一位財團幹事進行評論。其中一位內地學者曾論述朝鮮曾經有「小中華」思想時,立刻加以問道「這只是中國人的想法,請問有具體事例嗎?」

 

總結

這些地圖的出現,作為華人研究者,除了用作茶餘飯後的話題,便沒有作其他用途,這是十分可惜的。然而,這些無視傳統學界研究的自創版圖,正正就是反映到去年暑假我仍會遇到的問題,就是韓籍學者仍會認為中國學者對韓國人的論述滿有偏見,不切韓國人實際,而作出的反彈。而事實上,國內特別強調大中國視野的學者,一直有著忽視周邊,強調主體的論述傳統,認為漢化及儒家文化擴張是理所當然的,中韓關係自古以來「同文同種」的。這些論調往後必需重新書寫,否則不但導致周邊的聲音進一步邊緣化,而導致兩地之間的文化無法真正的互相理解及認識。同樣地,我們的社會文化風氣,亦只會繼續被韓國人加以蔑視,而我們卻只懂繼續無知地恥笑他人,無辦法真正認識這個21世紀不斷崛起的和鄰近的文化強國,兩地無法真正諒解,對於中國社會及學術界都帶有不良的影響。所以,我們應從歷史書寫的角度出發,重新以別人的眼光理解事情,找出兩地人民世世代代的矛與盾,從而找出解決方法,相互諒解。

 

  1. 詳參范永聰:《事大與保國──元明之際的中韓關係》(香港:香港教育圖書,2009年)。
  2. 東北亞歷史財團編:《東北亞關係史性格:東北亞歷史財團‧北京大學共同學術會議》(首爾:東北亞歷史財團,2009年)。

報名開始!FlyingFriday Night X Inside Salon:當電影撞進新世界

報名開始!FlyingFriday Night X Inside Salon:當電影撞進新世界

0001

賈伯斯說過:「在 Apple 的 DNA 裡,只有科技是不夠的。唯有科技與人文、與人性結合,產生的結果才能使我心高歌。」我們希望各位在關注科技趨勢發展的同時,也不忘培養人文精神,唯有如此,才能讓科技真正改善我們的生活。

Inside 與國內最大的募資平台 FlyingV,以及創業造夢空間創立方,共同邀請兩名電影界名氣響叮噹的人物:曾經成功行銷《看見台灣》、《總舖師》的牽猴子整合行銷總監王師暢談電影行銷經驗,以及《寶島歌舞行動劇》、《翻滾吧!阿信》配樂師王希文分享自己從台大畢業從事金融業,後來卻毅然投入真正所愛的心路歷程。

科技始終來自人性,飽含情感與溫度的產品,才能真正傳遞到使用者手中。各位創業者、工程師、設計師、行銷人,無論您是什麼樣的身份,專注於商業計劃或者寫程式之餘,不妨抽空來聆聽這兩位電影人的經驗,表面領域看似不同,但他們都致力於運用新的想法、新的技術去詮釋所謂的「傳統產業」,而最重要的是,其實我們都有一致的目標與願望:說出一則則動人的故事、造出一個個美麗的夢想。

講者介紹

上半場講者 王師(牽猴子整合行銷總監,行銷看見台灣、總鋪師)

主題:面對改變,電影行銷有更多的可能

介紹:專精於電影發行、影視娛樂宣傳、行銷公關活動、工商影片製作,擅長媒體操作以及跨界資源整合。更發行了「看見台灣」、「總鋪師」、「翻滾吧阿信」等多部膾炙人口的國片大作。藉由王師的介紹,帶我們了解台灣電影行銷上的做法甚至如何運用群眾募資搏得眾人的目光。

下半場講者 王希文(電影配樂師, 寶島歌舞行動劇、翻滾吧阿信電影配樂)

主題:勇敢與叛逆,找尋人生的出口

介紹:要一輩子當個庸庸碌碌的上班族,還是結合天賦和技巧, 在屬於你的領域中發光發熱?王希文選擇了後者。出社會不久後,他放棄一般人眼中的大好前程,堅持轉做音樂工作者,屢獲獎項肯定。「寶島歌舞」行動劇和「翻滾吧阿信」開啟了王希文另一段與眾不同的旅程,改變需要很大的勇氣,從台灣大學畢業的他為什麼毅然決然地放下看似美好的一切,轉身投入音樂,一起來了解希文吧。

詳細資訊

活動報名網頁

活動時間:2014.01.17

18:30進場
19:00 ~ 19:40 牽猴子整合行銷總監 – 王師
19:40 ~ 19:50 中場休息
19:50 ~ 20:30 電影配樂家 – 王希文
20:30 ~ 21:00 Q&A

活動地點:台北市大安區金華街187號西樓W101大講堂

公車搭乘資訊:

214、237、253、606、670、671 :於「公企中心站」下車。
0東、20、22、38、204、信義幹線 :於「永康信義路口站」下車再步行前往。
0南、72、109、211、280、290、311、505、642、643、675、676、668、672、松江幹線 :於「金華新生路口站」下車再步行前往。
3、15、18、74、235、237、254、278、295、622、663、907、和平幹線 :於「師大站」下車再步行前往。

捷運搭乘資訊:

請搭至「古亭站」下車。
由 3 號出口出站:直行金華街,步行至公企中心約 12-15 分鐘
由4號出口出站:轉乘 214、606 公車可直達公企中心門口
由5號出口出站:步行至公企中心約 10-12 分鐘

這次 Inside 、創立方、flyingV 三種完全不同形式的平台結合在一起舉行分享會,希望藉由這樣的形式讓各個領域的朋友能互相交流、激發出更多元的火花!

RLdSLcD

走過六年英超歲月,費托點樣變成「廢托」?

男人30,費托今年即將進入30大關。

6年半前,費蘭度托利斯以王者姿態降臨英超,領紅軍橫掃六合,殺得群雄棄甲曳兵,被視為這個星球上最出色的射手。不過,傷患磨光了費托的銳氣,也磨清了射手的自信,如今費托成為了球壇史上其一名水貨。回首過去,費托是如何走過這6年半的歲月呢?

「這是足球史上其中一個不解之謎。究竟費托發生過甚麼事?在2007至2010年效力利物浦時,他可能世上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前鋒,他彷彿為英超而生,是速度與力量的完美結合。不過,在車路士,他被標籤為『不夠好』。」加利尼維利說。

在上月底,車路士作客賽和阿仙奴0:0的比賽中,加利尼維利在評述中不禁慨嘆,當年遇神殺神的費托已經一去不返。這場比賽後,費托創下個人一項恥辱紀錄;在2013年,他在英超作客比賽中沒有取得任何入球。另外,過去7次代表車路士面對舊球會利物浦,費托都沒有入球,其中2012年的足總盃決賽,他更加沒有被列為正選對紅軍。

2007年夏天,24歲的費托以2650萬鎊由馬德里體育會轉投利物浦,開展他的英超生涯。首季,他33次英超上陣,攻入24球,完全沒有適應問題。繼95/96球季的科拿後,他成為第一個單季聯賽射入超過20球的紅軍球員。2008年夏天,他在歐國盃決賽建功,助西班牙國家隊成為歐洲盟主,為他這個成功的球季劃上圓滿句號。

在2007年12月,利物浦隊長謝拉特讚嘆:「費托在英倫的處子賽季令人吃驚,配得起大家對他的讚賞。通常外國球員首年來到英超,都會踢得辛苦,要時間適應,但費托看起來似有多年英超經驗。」


這是費托頭4季在英超的數據。

不過,最好的已經留在第一季。33次上陣,是費托效力利物浦時在英超單季最高的出場數字;24個入球,是費托在英超單季最高的入球數字。同時間,陰霾都已經在這個賽季進入費托的生命。2007年10月,他腹股溝受傷,2008年2月,他鼠蹊受傷。這個傷患未能斷尾,延續至08/09球季。

2008年8月、10月及11月,費托在這3個月當中都試過鼠蹊受傷。費托回憶:「這是重大的打擊。當我第一次受傷時,我覺得正常。第2次受傷時,我會更小心照顧自己,以及開始問自己,為何我會受傷。第3次受傷時,我開始調查受傷的原因,並盡力找方法去避免以後再受傷。對於我來說,鼠蹊十分重要,是鼠蹊肌肉給予我速度。」

2009年2月到3月間,費托由於足踝受傷而缺席兩場聯賽,但相比鼠蹊舊患,足踝只是小事一樁。08/09球季是費托效力利物浦時最差的完整球季,上陣次數急降至24次,入球大跌10球至14球。費托平均要用123.79分鐘才入到一個英超入球。

作為射手,費托的最大優點不是精準的射門,而是出色的加速,可以在短距離內拋開防守球員。在鼠蹊不斷受傷之下,人們開始懷疑費托的身體質素開始下滑,因為過往在馬體會,他只試過一次拉傷肌肉。也許英超對費托的影響不是立刻顯現出來,聯賽激烈的身體對抗及快上快落的風格,一步步侵蝕費托的身體。這個時候,或者大家會想起另一位利物浦金童:奧雲。難道這是紅軍射手的宿命?

09/10球季,費托克服了鼠蹊傷患,水準回升,尤其是上半季,他找回巔峰的狀態;他全季22次上陣射入18個聯賽入球,平均95.28分鐘就入一球,28.57%的射門能夠轉化為入球。然而,傷患其實一直沒有離開過費托。2009年11月到12月,他因為拉傷腹肌而休戰一個月。另外,他的右膝軟骨出了問題,要在今季兩度接受手術,分別在2010年1月及4月。


來到英超後,費托的鼠蹊及右膝都受過傷。

在接受首次右膝手術前,費托在09/10球季的上半季攻入12個聯賽入球,但在手術後的下半季,他只有6個入球。當他在4月接受第2次手術後,便宣佈提早收「咧」!這一季,利物浦最後只得第7名,而賓尼迪斯亦在該季後離開。

第2次手術後,費托跟時間競賽,最後及時傷癒,可以入選西班牙的世界盃大軍。在南非世界盃,他7次上陣,雖然沒有入波,但西班牙得到冠軍。趕及參加世界盃並奪冠,這是費托的幸運,也是他的不幸。因為他根本未完全康復,狀態也不好,埋下一傷再傷的伏線。在世界盃決賽,費托觸傷鼠蹊,之後要養傷3星期。

10/11球季,費托復出,但有總感覺,這個費托不同了。他23次為利物浦上陣,僅攻入9球,相比上季,入球率大跌。在膝蓋及鼠蹊傷患的夾擊下,費托已經大不如前了。他覺得心灰意冷,表明離隊意向。這一季,利物浦變天,他們換了班主,兩度換了領隊,而費托亦在2011年1月離開,以5000萬鎊高價轉投車路士。


由紅轉藍後,費托依舊踢不回水準。

在27歲,費托加盟車路士,球會變了,但困難沒有變,甚至更加差。利物浦球迷憤怒的唾罵,加上英超破紀錄的身價,加上擔心受傷,費托更加不安,心理質素每況愈下。在車路士的10/11球季,費托僅於4月對韋斯咸時入過一個英超入球。

在整個10/11球季,費托為利物浦及車路士合共37次上陣,但只入到10球。他平均265.8分鐘才入一球,只有13.33%的射門可以轉化為入波。往後幾季,費托在車路士沒有再大傷,但他無力重返最佳狀態,明顯而見,這是心理問題多於身體問題。


在頭4季的英超歲月,費托的平均入球間距。

在11/12及12/13球季,費托的英超上陣次數都超過30次,但入球都達不到雙位數。由波亞斯到迪馬堤奧,甚至賓尼迪斯,到今季的摩連奴,都無法在英超激活費托。外界估計,車路士的訓練令到費托的肌肉更強壯,所以傷患減少,但膝蓋手術影響深遠,加上費托擔心受傷,所以減少了變速突破,用降低活力的方法去保護自己。亦有評論指,車路士經常換教練,戰術常變,令到費托無法適應。

如果要為費托與「廢托」之間找一個分水嶺的話,應該就是2010年1月的膝蓋手術。在那次手術前,費托72次英超上陣攻入驚人的50球,但在這次手術後,他上陣127次,僅得33個英超入球。不經不覺,今年3月,費托就將會30歲。對於一名靠速度揚名的前鋒來說,傷患及年齡是他的兩大敵人,在25歲之後,費托已經被傷患攻擊得體無完膚。在接下來的30大關,不知費托會怎樣面對呢?

最後,對於費托的故事,筆者感到無限感慨。看住一名天才射手一步步邁向完結,達不到期望的高度,感覺十分無奈,也許這就是命運吧。

參考文章:
What went wrong?

原文刊於此

《毒戰》︰非常杜琪峰 非常香港

《毒戰》

 

2013 年,我看了不夠20 套新戲。好多電影,看完要沉澱好一陣子才敢說好不好看,喜不喜歡。 今年得一套電影沉澱了好幾個月後我仍然覺得好看的,只得杜琪峰《毒戰》。不要認為此片大部份時間說普通話就認為電影不好看,《毒戰》仍然非常杜琪峰。我甚至認為《毒戰》是杜Sir 近年來最好的作品。

電影故事簡介:

津海禁毒大隊長張雷(孫紅雷飾) 剛完成臥底任務,成功抓獲一批體內藏毒的毒販,卻在醫院碰見一名失控撞車受傷的蔡添明(古天樂飾)。雷憑其敏銳職業嗅覺,判斷蔡添明涉嫌製毒,遂查出已被炸成狼藉的製毒窩點。與此同時,粵江緝毒警察軍、雄跟蹤運送毒品原料的貨車,一路來到津海。雷接應二人,得知此毒品原料來自大毒梟黎振標,而收貨人正是蔡添明!

面對犯罪事實,蔡添明供認不諱,更願協助警方,誘捕黎振標,戴罪立功。以張雷為首的津海、粵江兩地警員遂喬裝買家與黎振標販毒團夥展開一場危險搏奕…

 

《毒戰》的結尾的確好《非常突然》(1998 年)。有人視之為炒冷飯之作,甚至指杜sir 已經沒有新意。但不妨轉個角度,用《非常突然》來跟《毒戰》作一個對比。身為觀眾,看《非常突然》時就會發現自己認同片中的差人,到《毒戰》時卻只會認同毒犯古天樂。我懷疑這種認同是香港人獨有,所以,就算《毒戰》這套合拍片,九成多時間都說普通話、整套片於大陸取境都好,我都覺得佢其實非常香港。

身為香港人,看《毒戰》感受良多。香港的市場沒有了,連杜sir 都要拍合拍片。你一看《毒戰》就倍感淒涼,一反常態,片中的忠良都是大陸人,犯法的全都是香港人,香港觀眾反射地認為要不是為了大陸市場的話,杜Sir 不會寫這樣設定。我們看《毒戰》,就是看到了今時今日香港人身份地位如此的低下。杜Sir 以往的電影,警察總是非常專業、冷靜、嫉惡如仇、公正,為了捉犯搵命搏,這亦是以往香港人對香港警察的印象,甚至引以為傲。相反,以往電影中出現的悍匪,多是操普通話,為做大案搞亂香港。《毒戰》就是把這一切都顛覆。

 

我們看《毒戰》,見到古天樂陰險奸詐,或許會心寒,他沒有原則,把可以出賣的都出賣,但去到最後,身為觀眾的我卻希望古天樂可以逃出生天,那是一種慢慢產生出來的認同。古天樂一心認為只要放料給你就可以有一條生路,誰知被迫夾上船,為了求生,他只能不停出賣。到最後孫紅雷所扮演的大陸禁毒大隊長寧願「一鑊熟」,死都不願放條生路古天樂走。我只不過想生存,你使唔使迫到我去到呢個地步?因為要合拍,把大陸人跟香港人一向的角色掉轉,如果古天樂代表了香港人現況的話,那麼孫紅雷寧死都不願放手又代表了什麼?孫紅雷曾對古天樂說「你要想活,我陪你。你想死,我也陪你。」這是否意味著,生或死都好,你就是沒有你想要的自由?身為(香港)觀眾,對古天樂的同情是否也源於我們渴望自由的心?

《毒戰》的結局一如其他電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港版其中一條trailer 裡,杜Sir 甚至不怕劇透,告訴大家古天樂要被判死刑,這種政治正確無非是為了遷就大陸電檢。

 

一反大陸人跟香港人的角色定型,香港是壞的,大陸的警察是好的。這當然可滿足大陸各方面的需求。身為香港觀眾,一方面或會慨嘆香港人的身份地位大不如前,另一方面又覺得《毒戰》是一種反諷。相信大部份人都不會相信鄰近地區的執法者是如斯的專業及公正不阿吧?孫紅雷及黃奕等人越演得好、越投入角色、表現越勇猛,我就覺得越超現實,越是覺得片中的警察角色其實是在諷刺鄰近地區的執法人員。因為對鄰近地區的理解(當然亦可能是誤解吧….),孫紅雷等人的角色對我來說是沒有說服力的,看來看去都只覺得那是杜Sir 電影中香港警察的原型,嗅到香港警察的味道。為了大陸市場,只能把大陸寫成好的,那沒關係,就把香港那一套完完全全搬上去好了,反正一看就知那其實都是香港的影子。

我相信,只有香港人才對這部電影有這種閱讀方法。其他地區人們或許只看到杜Sir 功架厲害,再一次把警匪片拍得紥實、只看到古天樂的狠毒、只看到電影中大陸執法者的勇猛、只看到杜Sir 獨有的風格,但片中(不知不覺?)顯示出來的香港人自身處境、心態,大概只得香港人才看到。因此就算在天津取境,不見香港但其實處處香港。 能夠把合拍片合到如斯境界,大概只得杜琪峰一人。

 

 

妞活動:《救火英雄》讀者專屬抽獎活動

《救火英雄》
As The Light Goes Out

電影簡介
 香港新銳導演郭子健,繼《青苔》、《打擂台》後,執導成本最高的作品《救火英雄》。謝霆鋒聯同余文樂、任達華、胡軍衝入火場,透視消防前線以生命拯救生命的真實情況。應用大量電腦特技打造的發電站沖天五級大火,致命濃煙密布,眼前漆黑一片,即使經驗最豐富的消防員,也永遠不知道危機甚麼時候出現,救火英雄再英勇,卻隨時會被心魔反噬!
 
故事大綱
2013年12月24日,氣溫反常,香港史無前例地在平安夜受颱風吹襲。&n…

可口可樂帶你細細體會,沒錯!真實的人生就像這樣


生命當中的意外訪客,多是甜蜜的負荷,箇中複雜的是難以言喻,就好像豪飲一口氣泡飲料,嗆辣的汽泡直擊口腔,同時也給你十分滿足、喜悅的感官刺激。那,充滿汽泡般的生活又是什麼樣的滋味呢?
這次阿根廷的飲料廣告,為我們演繹了身而為父母的喜悅與難以言論的複雜滋味;廣告的創意總監 Sebastian Wilhelm 也說:孩子的誕生不僅是人生中重大的時刻,孩子更是不斷讓你展現「人性良善面」的終極試驗者!

閱讀全文


    



開車買菜 湯湯水水不再灑出來

gustavo_hangger_1.jpg?itok=kmOZnz7u
下班後能和另一半開車去市場逛逛,一起挑選晚餐的食材,是生活上再幸福不過的平凡事了!但每次魚肉解凍後的融冰、油膩膩的塑膠袋,因為車上沒有固定的位置可以擺放,隨著車子振動東倒西歪,湯水撒一地,可就一點都不浪漫啦!由 GustavoQuirky 設計的車上型收納袋,以容易清洗的尼龍布材質為主,搭配木條和隔間板,讓你能輕輕鬆鬆將裝有食材的塑膠袋掛在上頭,放在後車廂或後座都行!有了它,就算自己一人上市場買菜也沒問題,也不怕愛車沾得都是食物味囉!不過目前還沒正式生產,或許手巧的屋主可以動手 DIY 看看喔!

閱讀全文


    



致元洲邨的華太太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WiNG)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WiNG)

 

一月三日才做了激光矯視,眼睛理應是乾澀的。但我,一點也沒有。

 

一月四日早,正坐車去佐敦覆診,路經元洲邨,路面塞車,碰到跳樓自殺的你。請不用擔心,你的遺體遺容已被蓋好,不免塵世侵擾。

一大清早得悉自殺事情,當刻心情確實有點難過。我把MP3的Grace Jones <I’ve seen this face before>停下,心中誦讀自中學畢業後便久違的佛號 - 我心無神佛,但只打賭著,若世間確有,我的所作所為可以為你送上一點好意,也是我對一個當刻不知姓名的陌生人致哀。那時不知君緣何自戕,但若有來生,請你善自珍重,勿輕易言死。

與此同時,當我心中忙著,卻眼看到在封鎖線外的MK仔望著地上的血,還在嬉笑玩樂;阿叔阿嬸埋頭議論,恐怕君之死未有挑起他們對生命之珍視,未有使他們更親愛家人朋友。反之,你的離世只淪了茶餘飯後,閒聊講話的話題。車上的人紛紛拿起電話- iphone、samsung、LG,山寨電話,一下子傾巢而出,眾人似是獵奇,想將這突如奇來的畫面拍下。想到這,我更感覺悕憈- 面對死亡時,大眾的反應,就是拍攝,上傳。

 

「南無釋迦牟尼佛」-唸吧,雖然我不知道,亦不肯定這會否幫助到你。

巴士開走了,車上好事之徒把手機放下,繼續東張西望,似乎想發掘更多令人驚奇的事。巴士經過長沙灣地鐵站時,那群白鴿一窩蜂羣飛上天,好像把你的靈魂帶走。對,遠離這無情無義,面對死亡人卻只會拍照上傳facebook 這不知所謂的人間吧。

啊!我醒起醫生叮嚀過我不能碰觸眼蓋。我只好拿起紙巾,輕輕印乾眼周。我的淚,為了一個陌生人的死而流下。悲涼的一天,哀愁的一日。

 

一月五號晚,無意從報章得悉到你的名字身份,知道你有五子女。我是單親家庭中成長,深知如此情況成長的段段哀歌。我希望你的丈夫子女能早日重拾快樂,完全走出哀傷似乎並不可能,但不要沉浸其中;亦希望你能早日安息。

無意看到yahoo新聞用戶的留言,更感傷痛。華太太啊,若世上真有六道輪迴,希望你不會墮入香港做香港人。古人說:無惻懚之心,非人也;這地方的人,稱不上是人。

 

致元洲邨的華太太

 

一個中女寫網誌

(原載於:竇蓉的中環故事

(SunShine 攝)

(SunShine 攝)

 

周日早上,又是竇蓉埋首寫blog的時間,寫完可以交給《輔仁媒體》刊登,以增瀏覽人次。我一邊思考題材,一邊問wikipeter:「點解我寫咗咁多篇文,一篇都入唔到『輔仁瀏覽二十大』?」在客廳煲劇的wikipeter哼了一聲,答曰:「一下子爆紅嘅壓力,你承受得起咩?」哈哈,就算登上輔仁瀏覽之首,也不等於爆紅啦!不過,話說回頭,既然無名無利,為何還要花時間寫這些文章呢?

 

對我來說,重拾寫文章的樂趣,一方面讓我面對自己的不足,另方面令我對這個社會的認識更立體。我等中女,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上做了十多年,雖然日日中英文寫到冇停手,但常用字貧乏到你唔信,「挑戰與機遇並存」、「國際形勢複雜多變」、「為股東創造更豐厚的回報」等套語,真是發夢都背得出,即使我本着為華夏文化盡一分力的精神,把「剛性需求」、「深耕市場」這些不知所謂的詞語改寫為較通順的用語,客戶很多時候都不領情。

工餘時間寫網誌才突然發覺自己經常執筆忘字,辭不達意,日常工作既不會寫負面詞語,亦很少用得上華麗詞藻或情感豐富的形容詞,全部用字四平八穩,寫文章對我來說可說是中文大測驗。竇蓉這個網誌開始時,本想寫一些辦公室趣聞、職場感受之類,但後來卻以寫時事為主,可能這兩年有太多事情不吐不快吧。開始寫時事,又令我發現自己對政治、經濟、歷史的認識好有限,在發表意見之餘,也逼着做些功課,在主流傳媒以外尋找答案,開拓自己了解時事的範圍。

 

我在工作中接觸不少搵錢搵到盤滿缽滿的人,但在香港,搵錢多少與知識多寡是完全沒有關係的,當我接觸網台和其他網上媒體後,發現好些網友對歷史、軍事、文學、科學都有淵博的知識,在時事評論方面,網上傳媒亦比主流傳媒中肯、有深度和有前瞻性得多,對於受慣《蘋果日報》和CCTVB洗腦的香港人來說,網上資訊是開啟了一個全新的天地,令我對這個社會的認識更立體。

可惜更具批判性的思考方式對搵錢無甚幫助,甚至有所妨礙,當全港九成人口都滿足於主流傳媒的資訊;當股票市場永遠都是跟紅頂白;當報紙欄目永恒需要俾number的股評人時,以一個眾人皆醉你獨醒的姿態出現,是不會有好結果的,於是我唯有繼續在「挑戰與機遇並存」之間搵兩餐,周六日才以文會友,為了文章多了人share 而沾沾自喜一番。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