賦別移居台灣的朋友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uke,Ma)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uke,Ma)

 

是説再見的時候了,大家為你送別那一晚,一向節制的你也醉倒了,後來還首次「享用」了香港的救護車服務,到醫院睡了一晚。臨行前,我再來你家跟你道別,大家互相取笑了各人酒後的醜態,別離的話沒敢多説。台北那麼近,總感覺就在家門口的轉角處,也許回頭又能重遇。

我的台灣朋友寥寥無幾,和你們這一家鄰居相識也是因為孩子的生日會。後來我們一家到台北旅行,你們一家特地遷就了回台的時間,一路帶我們走進了台北遊客少去的角落。你們的熱情融化了我這個「世故」的香港人。也在那個時候,我開始了解你這位「台灣同胞」。

 

我們的「根」

從事金融業的你足跡踏遍澳洲、台北、上海及香港,紙醉金迷的黃埔江及金融海嘯劫後餘生的維多利亞港都未能把你留下,你一早就和我說你的根在台灣,你遲早還是要結束「浮萍」的生活回去的。你提起了你的外公,説他即使退休後仍然為社區排憂解難,活得踏實有價值。作為一個移民社會,香港人很少把「根」放在嘴邊,雖然我們的腸胃早植下了「港式奶茶」和「餐蛋麵」的「根」。直至有一次在電視機前聽到年輕的農場社區代表卓佳佳在立法會東北土地發展公聽會上引用北美原住民伊洛魁部族金句:「我們所擁有一切大自然資源,身邊所有事物,並不是由我們的祖先遺傳給我們,而是我們向我們的後代借用。」我第一次感受到一個香港人對生我育我的土地充滿世代的感情。我相信有了那種「根」的歸屬感,才會對自己的社區有愛,對後代有責任心。

有一天黃昏我們拜訪了台北客家人聚居的街巷,我們一邊學習擂茶,一邊提到了台灣從前也是一個移民城市。首先是近百年來的福建人、客家人及後來隨國民黨軍隊過來的「外省人」。台灣族群的撕裂伴隨著追求民主化的進程,藍綠陣營壁壘分明,這種政治分野甚至擴散到工作場所及家庭生活。當然,這種情況隨著台灣走向成熟的民主社會而有所緩解,當政府不再被特定政黨壟斷,當政權輪替已成常態,真正的和解便緩緩展開。我不禁想起香港也正在經歷社會撕裂的陣痛,從前對政治異常冷感的香港人在高壓的政治氣候及社交媒體的助燃下,建制與泛民,本土派與大中華派,左派和右派,示威民眾與警察都在狠狠地竪起敵我分明的旗幟。在意識形態至上的氛圍下,支持自己觀點的言論永遠「客觀」,對方陣營即使中肯之言亦成炮灰。自從社會失去信任的那一刻開始,「客觀」及「中肯」是首先遇害的兩位雙生兄弟。而香港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走上社會和解之路。

 

「正直」和「勇敢」

你男孩的名字含有「正直」的意思,這是你對他性格特質的期許,你笑説每次和香港朋友提起孩子的名字,他們的反應通常都是不以為然。「正直」在一向去政治化的商業城市裡是一個不怎麼受歡迎的東西。但我也慶幸看到香港新一代的價值觀正在轉型。追求公平、多元、尊嚴的呼聲開始突破從前中環價值的重重圍困;「正直」是公民社會的必備質素,成熟民主社會的方向盤。只有「正直」,我們才會「厚多士」,眾人之事尤其是弱勢群體的訴求方能得以關注、討論及解決。

在這大時代中我也有軟弱及陷入迷惘的時候,腦海中也曾閃過一走了之的念頭,感謝這些年一浪接一浪正直無畏的年輕人投入喚醒社會的洪流,為我這個中年人注入了活潑的力量,帶給了我希望,使我不致跌入犬儒的黑洞。台灣服貿事件後,兩地年輕人互相鼓勵支援,匯集力量,走得更近了。這是一股令人鼓舞的社會能量,告訴我們自己並不孤單。

你送給我那件自製的T恤,我一直珍而重之。你手繪了你最尊敬的昂山素姫,並在背面印上了她説過的一句話:"Fear is a habit. I’m not afraid." 是的,在巨人歌利亞的陰影下,我們手無寸鐵,我們手上只有「正直」和「勇敢」以卵擊石。絕望嗎?不。記得《逆權大狀》一片中曽出現過一句對白:「以卵擊石,雖然雞蛋看似脆弱,岩石看似頑固,但岩石最終都會成灰,而雞蛋卻可以孵化出生命。」我深深相信這句話,雖然要讓岩石成灰的路也許很長很難走,我們別無選擇。

 

你走了,你有你關心的家園,我有我難捨的土地。最後,送上一段鄭愁予的詩來作道別吧:

「你 笑 了 笑 , 我 擺 一 擺 手
一 條 寂 寞 的 路 便 展 向 兩 頭 了
念 此 際 你 已 回 到 濱 河 的 家 居
想 你 在 梳 理 長 髮 或 是 整 理 濕 了 的 外 衣
而 我 風 雨 的 歸 程 還 正 長
山 退 得 很 遠 , 平 蕪 拓 得 更 大
哎 , 這 世 界 , 怕 黑 暗 已 真 的 成 形 了 …」《賦別》

 

關於七二

其實,真的很累,由七一集會的準備,到了今早看到戰友在台上被捕,成立了一個臨時的「大台」繼續呼籲人們堅持落去,最終就有了這511位死士,令我們真的能達成8點的目標,齊上齊落。說實的,今次行動的氣氛更過往不同,今次的感受到身邊的參與者都很有火,士氣愈來愈高昂,尤其是大家一起向著8點的目標邁進,以身軀阻擋警察的清場佈防,令警方清場難度、成本大增,亦令警方士氣愈來愈低落,甚至被後來的群眾迫退,最終順利達成佔領至8時的目標。今次行動絕不是勝利,只是一個開始。看著身邊的戰友一個一個頑強抵抗,才被警方清走,這場面實在令人動容。

亦因此事,就背了三項罪名(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會、協助組織未經批准的集會、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不過,我不曾後悔過。再給我一次機會,相信我也會是這樣做的。

七二,是漂亮的一仗,多謝身旁的戰友,多謝四百多位支持行動的市民,更多謝是這些日子都奔波勞碌的一班律師,以及一班後援團隊。

最後,跟這班戰友,跟一班勇敢的香港人成一團隊一起作戰,一起撐下去,應是我人生中一大榮耀。我相信經歷過六一三和七二後,我心中所相信的信念只會更堅實。我愛大家。

放鬆心情,才可繼續走下去。

[加多句,公民抗命都唔係叫你送殯咁既面口先叫公民抗命,如果笑下都叫兒戲,都真係冇計]

掟蛋案正式被起訴 社民連陳德章:遺憾沒打中梁振英

(獨媒特約報導)社民連秘書長陳德章去年12月在特首梁振英出席施政報告北角地區諮詢會期間掟雞蛋,誤中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一案,今天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陳德章被正式落案起訴一項普通襲擊罪,但他在庭上不認罪,表示「很遺憾沒有打中梁振英」。陳德章現獲批准繼續以500元擔保。

陳德章:很遺憾沒有打中梁振英

陳德章在庭上表示「很遺憾沒有打中梁振英,所以不認罪」。由於證物和證人居多,法官安排在8月4日審前覆核時再處理。陳指已通知事務律師聘請大律師為其辯護。法官批准他可繼續以500元擔保。

陳德章步出法庭後向傳媒重申,擲雞蛋是向民意低和缺乏認受性的政權表達不滿的一種方式,因此不認為這是襲擊的暴力行為。

計劃傳召梁振英和曾俊華作證人

現時11人證人名單中以保安、警察、攝影師和新聞片段為主,陳表示會和律師商討傳召梁振英作為證人,因為他目睹曾俊華被雞蛋撃中的整個過程。曾俊華是控方證人一號,因此不排除將來在庭上以證人身份出現。

陳又指社民連另一位成員曾浚瑛當日投擲「路姆西」豺狼公仔,雖然他暫時仍未被起訴,但相信起訴會是遲早的事。

陳德章等社民連成員去年12月7日在北角社區會堂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地區諮詢會上,向台上的梁振英投擲雞蛋及「路姆西」豺狼公仔,結果雞蛋誤中曾俊華額頭。曾俊華要離場清理16分鐘,其後在回應市民提問前自嘲:「醫生都叫我唔好食咁多蛋,今日無著套靚西裝來。」梁振英事後則嚴辭譴責示威者,明言依法追究。

編輯:劉軒

荷蘭佬口臭出事 墨西哥15歲妹妹唱歌反擊大熱

墨西哥 – 荷蘭險勝墨西哥,全國上下還被荷蘭的社交媒體恥笑,但物極必反,墨西哥全國上下的社交媒體正流傳一名15歲妹妹唱歌「咒罵」「插水的洛賓」。 這名叫「Nina」的妹妹,拿著烏克麗麗,帶著強烈憤概,甚至班文粗口唱到:「X,死人荷蘭佬搶走勝利,插水呃罰球,我地英雄虎落平陽被猴欺,洛賓正影帝,球證發雞盲。」 「我地就贏得,不過有人唔用詐術唔贏得,四年後又係一條好漢,我地會復仇!」歌曲進一步表示。 荷蘭廣播公司 NOS

辣招推動源頭減廢 – 香港廢物處理的唯一出路

環境局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中指出,過去的三十年間,我們的都市固體廢物總量增加近80%,而同期的人口增長則只有36%,人均每日都市固體廢物量亦由0.97公斤增加至1.27公斤,反映市民每日製造的垃圾較以往多達三成。

然而政府卻沒有因應垃圾增加而推出應變措施,只是透過擴建堆填區和興建焚化爐,來解決垃圾過多的問題。

香港一直以來缺乏積極和全面的減廢回收策略,有見及此,四大環保團體長春社、香港地球之友、綠領行動、綠色力量聯合發起網上聯署要求香港政府推動源頭減廢,促請政府不要依賴焚化爐及堆填區,馬上踏出源頭減廢的步伐。

六大辣招如下:
(1) 在2016年或以前全面落實都市固體廢物按量徵費,並定期檢討收費水平,以確保達到香港資源藍圖中2022年減廢四成的目標,同時亦須盡快推行收費試驗計劃,為日後落實徵費做好準備;

(2)制定清晰時間表,在2018年或之前將生產者責任制逐步擴展至塑膠容器、包裝物料、飲品容器、橡膠輪胎、木材、所有電池等;

(3)馬上啟動建築廢物收費計劃的檢討工作,並提升收費水平,改善「運載記錄制度」,透過利用線上實時條碼制度,即日確認建築廢料已送達堆填區或公眾填料庫,以減少非法堆填,同時提高罰則以收阻嚇之效;

(4)確保已分類好的可回收物料不會落入堆填區,並加快發展本地的環保工業鏈,盡快公布回收基金的詳情,及在2018年或之前訂立長遠和全面的回收行業支援配套計劃;

(5)制定法例,在2018年或之前禁止工商廚餘、玻璃、紙張、塑膠等可回收物料送往堆填區,並在2022年或之前將禁令擴展至家居廚餘;

(6)每年公布和檢討落實資源藍圖的進展和減廢成效,並分階段向立法會申請擴建堆填區,如果政府減廢成效不彰,便不能進行擴建 。

聯署發起團體現呼籲香港市民一齊參與,支持倡議六大辣招減廢,請即時登入撐香港網站簽名!

新一代手機乳神 電話放入內褲中?

克羅地亞 – 今年世界盃大家都期望出現手機乳神 Larissa Riquelme 的接班人,但接班的未來,未必太有品位的模仿卻出現了。

 

 

其中一個就是克羅地亞 model 攝氏小姐 Nives Celsius。她推出了MV「帶我去巴西」,公然承認想好似 Larissa 咁成名,不但事業線夾手機,更把電話放入內褲中陰道前,而MV 當中更有不少鏡頭,攝氏小姐僅僅「穿著」人體彩繪上鏡。

 

僧城日報

 

警拘五百人 抗命者:「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獨媒特約報導)511名參加預演佔領中環被捕,當中有示威者,也有聲援學生的市民,也有七旬老人。由七一下午遊行到翌日被捕,再到晚上才獲釋,逾二十多小時無休息但部份人步出黃竹坑警校時精神抖擻,為參與公民抗命感自豪;但亦有簽了警告信的示威者坦言害怕警方日後會秋後算帳,考慮會否參與佔中。

學聯成員指第一批被捕人士在凌晨已抵達黃竹坑時曾要求食物,惟警方在早上七時半才能提供。他們說在疲極又餓的示威者希望席地而睡,但被警方拒絕,指「警員有可能會踩到你地啲學生!」。 四十歲的Jessie批評警方沒有協助市民。她大約在早上九點要求食物,結果等了五個小時到下午兩點才能吃飯。而她在被拘留期間曾要求要律師,但警察卻回說「要見律師,我地幫唔到你」。

受學生感召參與留守

三十多歲的曾先生育有一名五歲的兒子,被捕一事亦未有跟妻子報告。他觀察到很多社會運動都是由學生發起,中年人可能因家庭負擔而有所卻步。但是今次他不再退縮,他感到「保護學生就像保護子女」,認為有責任保護學生。他又看到警方在拘捕學生時使用過度暴力,「為了交差啫,不必如此粗暴」。

被捕的黃先生本說只是聲援學生,在昨晚集會已向警員多次重申「我唔係示威者」,但卻被警察強行用膠帶拉至示威區。他不小心跌倒時,警察沒有扶起他,反而強行拖走他,導致雙腳和手臂多處擦傷。混亂中警察更踩裂他的電話屏幕及扯斷他手錶錶帶。黃先生說已經驗傷,亦已作投訴,會追討賠償。

七十六歲已退休的潘先生約在早上八點被捕,約晚上八時獲釋放。連同昨日參與遊行,至今二十多小時未有休息,但他仍精神飽滿,笑言「已經捱慣」。潘先生認為自己應該為社會發聲,「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logo210455431_10202562150478654_2818485089641635829_n

參與者:怕日後被檢控

十九歲的周同學是第一次參與社運,她沒有預計會被捕。因怕家人受刺激而沒有聯絡家人。在被拘留期間,因有很多人一起所以不太害怕。她表示有點害怕警方會秋後算帳,所以日後未必參與佔中。

logo2周同學

六十一歲的何先生參與當年香港89民運後一直無再上街,直到國務院發出白皮書時才決定再次出席大型遊行。對他來說,「警察」不只易了制服,對示威者的態度更是一去不返,他說當年的警察是完全沒有阻止參與大規模示威,但現時的警察已「大陸化」。留守晚上的佔領行動,何先生說是因為受到學生感動,才決定聲援及保護他們,但卻被捕。他感嘆自己年紀大,已沒有本錢參與社運,怕再次參與或真的會被檢控。

logo2984142_10202562134758261_7227627814485382468_n

編輯:歐陽聯發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