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名稱:見微知萌→台灣超寫實繪畫

在現代美術的發展歷程中,七○年代紐約的藝術思潮興起了超寫實主義,又稱照相寫實主義。超寫實主義的表現手法,比寫實還要更精密,如同攝影般的客觀描繪,題材取自於大都市景觀
 
多重的風貌,諸如:都市建築物的玻璃、商店櫥窗、街道景象以及櫛比鱗次錯綜複雜的光影變化。為了保持客觀精神,畫家以照相機將要描寫的物象拍攝成幻燈片或照片,然後以燈片機將幻燈片的圖像投射至畫布上,然後再以自己訓練精湛的寫實技藝,在畫面上描繪出照相寫實的視覺效果。
 
超寫實主義是對傳統寫實主義和純主觀抽象藝術的一…

表演名稱:法蘭黛樂團 ,Forests,擊沉女孩 & Slaㄎk Tiㄉe - 為 GigGuide.tw 發聲演唱會

從 2008 年的聖誕節起,GigGuide.tw 便逐步成為台灣音樂愛好者們必上的獨立網站。GigGuide.tw 是由一群熱情又敬業的自願者負責管理及經營。
GigGuide.tw提供機會給樂手及藝文展演空間發布活動,也讓粉絲們有一個簡易明瞭的音樂論壇去了解在台灣豐富的音樂。網站也有補充專輯和演出評論,相片,還有用戶論壇。
GigGuide.tw想變的更好,更無價。因此,GigGuide.tw安排了一個特別表演,有四個代表我們獨立樂壇力量和熱情的樂團:
Frandé (drea…

展覽名稱:當代東方女畫家蔡芙郡 「錦兔」喜迎新春

以濃厚的當代東方風格,結合白兔與錦鯉為「錦兔」的台灣新生代女藝術家──蔡芙郡,日前於懿能藝術館舉行個人首展「美好」的記者發表會,以大膽的紅、純真的留白、如同山水畫的落款,以及生動可愛的兔子形象,深深擄獲觀者的心。展覽甫一開幕,所有畫作幾乎就已被藏家全數收藏。
 
因為喜歡錦鯉與兔子,芙郡將她奇幻的藝術畫風賦予在「錦兔」的身上。融合小時在山上生活的體驗,加上自己對動物的喜愛,將這些元素都融入在畫作當中。現場展出共18組作品,以「美好」為主題,披上錦鯉的華麗外衣,卻依然不脫離兔子的寧靜樸實,…

「拜年班?你老豆老母無教你架咩?」

磨菇媽媽育兒手冊 Mushroomama Handbook 圖片

磨菇媽媽育兒手冊 Mushroomama Handbook 圖片

 

昨晚一看到網上流傳的這張傳單,第一個反應是覺得好笑,因為教養顯然不是一個幾天的速成班就學得會。

一講到教養,父母持續的言行身教何其重要。我小時候,不會伶牙俐齒背出三十個不同的四字拜年用語,講來講去都是恭喜發財身體健康萬事勝意(我還覺得「萬事勝意」已經夠包羅萬有,所以一講到萬事勝意就會停)。但親戚對我都讚口不絕,為什麼?

 

我一見長輩就叫人(比我小的平輩或後輩可以偷懶不叫),不叫的話父母會當著長輩的臉責罵的,大喝一句:「阿飛!你係咪無叫伯娘?!見長輩要叫人呀嘛我點教你㗎??」已經足夠嚇破我小小的膽子。

長輩給禮物、利是,要說多謝。即使不喜歡那禮物,都要忍住,不准露出嫌棄的樣子。

打完招呼,就靜靜坐在一邊看書,或者跟小孩玩玩具也可。大人傾談時不准插嘴。

吃飯時人人都來齊了,才可以起筷。

親戚的小孩吃飯時滿場跑,我只專心吃飯,因為父母教導在酒樓奔跑很危險,碰撞到熱水可能會毀容。

什麼都吃,不准挑食。親戚夾進我碗裏的食物,為表尊重一定要吃光。如果飽了,就婉拒說「飽了,謝謝」。

如果在家裏吃飯,吃完了要先告訴大人「我吃完了」才准離開檯。

吃完飯要幫手收拾碗碟、倒垃圾。

因為婆婆最疼我,常買零食給我,拜年時主動花零用錢買了一條頸巾給她。

要離開時,一定要向主人家講一聲並道別。

 

小時家裏很窮,雖然父母都沒讀過多少書,但上面這些通通都是父母教的,沒花過一毛錢上什麼拜年班(那時候大概也沒有這種東西),但親戚都異口同聲說我是小孩裏最乖巧的一個。其實只要父母肯教,又有何難?但我想深一層,又覺得這些對現今某些父母來說,可能真的很難,才會把責任外判。就講一些顯而易見的例子吧:

現在的家長告訴小孩要叫人,「叫姐姐啦!」小孩把臉別過去,家長腼腆地說:「唔好意思,佢怕醜。」

小朋友在食肆裏滿店跑,其他食客抱怨,他媽還說:「對唔住,細路仔係咁百厭啦~我都無佢辦法。」

小孩吃飯時,這不吃那不吃,全家上下追著他餵,你見兒童加營素廣告也可略知一二。

路上不時能見一些牛高馬大的孩子坐著嬰兒車玩iphone,難道你指望他會幫手收拾碗碟嗎?

父親要打電話,問那個大孩子要回iphone,叫了三聲他都不理會。那父親竟就此由他去。這樣自私的孩子又怎會體貼長輩?

 

雖說上面的父母就是不懂教才送孩子去拜年班,但我相信這樣的孩子即使去上了課,也學不出什麼乖巧樣子來。難道他們天真的覺得,幾天的速成班就可以扳回父母幾年來每天的言行身教嗎?省省吧,留下報速成班的錢去買加營素和大齡兒童嬰兒車還比較實際。

 

與其埋怨教協淪為蛇齋餅糭的機構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簡稱教協,中學時代經常在電視新聞聽到這個名字。當老師一直是小時候的志願,1992年大學畢業獲政府聘用為官立中學教師,在申請表上填個人資料入教協,還記得當時的興奮,好像得到甚麼專業認同。如今已經廿一個年頭,電視新聞沒有了教協,而這個名字也有點像百佳、惠康、豐澤等名字,無疑在會員福利的營運上教協愈做愈成功,不過找不到一個工會的感覺。甚至有朋友反問:「教協?不是蛇齋餅糭一份子嗎?」

近年社會對香港政府和中央政府很多不滿,就是因為選舉制度欠缺代表性。在香港,其中最具爭議之一是選舉委員會的產生辦法。選舉委員人數再多,選舉委員不是人人可以被選,又不是人人有份選,也不是被同等數目的選民選,這種選舉委員會的認受性只能上而下頒布出來,又怎會有代表性?在中國,問題更大,所謂為人民服務,根本就是為人民幣服務,沒有政黨輪替,老百姓的生活得到改善都說是政府所成就,一切問題都一定是天災或者一小撮反社會分子的所為。簡言之,老百姓還健在,都是政府賜的,所以要經常心懷感恩。難怪許多大陸人稱中國為天朝,而他們是天朝子民。

教協的問題,同出一轍。現今教協每兩年選一次理事,但一個理事內閣由39人組成。如果理事內閣有真正的輪替,有意角逐人士必須組成一個39人的候選內閣。唉!40人一班我們叫大班,一直爭取小班教學,35人都嫌多,試問眾合39人挑戰舊有理事會內閣談何容易?結果,每兩年舊有的內閣邀請兩三位新面孔進閣。這種安排下,一來沒有真正的輪替,整個理事班子即使有心,但進步步幅大極有限;二來不是人人可以進入內閣,也即是常常説的被選有門檻,而且很高。其實,這跟中央政府換屆有何分別?

作為社會一份子,你相信一個強大的政府,個個是子民,只要信和支持政府,社會便會不斷進步,還是相信政府由人民普選出來,個個都是公民,有權利和義務,積極發聲和參與呢?前者可能政府有心有力,但進步動力缺乏,時間久了就是一潭死水;後者健康輪替,社會才會以最大的步伐進步。身為老師,我們教導學生甚麼是社會公義、如何做好本份、怎樣活出有意義的生命,我們是否也要身體力行去做好自己作為教師隊列一員、工會成員之一的本份呢?我們是否有責任積極推動教協的進步,使其更有代表性更能發揮工會的責任呢?

與其埋怨教協淪為蛇齋餅糭的機構,不如反思我們付出過多少呢?爭取民主,由我做起,由身邊開始!

作者陳為建,中學教師,「進步教師同盟」成員。本文原題為《民主遙遠嗎?》,載作者博客

研究:貓只不過當主人是一隻大蠢貓

紐約市 – 科學家最新研究發現,實際上家貓實際上並未完全馴化,往往只是當主人是以另一隻貓媽媽。 貓摩擦主人身體的行為,有科學家認為,是貓在嘗試確認我們是否和他們屬於同一物種。而貓會認知到人類和他們有構造上的不同,但他們往往認為人類的行為比較笨拙,其實是一隻大蠢貓。 CNET / 紐約時報

局部麻醉及古柯鹼

李先生是位「末期腎病變」(俗稱的尿毒症)的患者,最近這半年來,因為他手上用以「血液透析」(俗稱的洗腎)的動靜脈瘻管老是出問題,已反覆接受了我三次的外科手術治療。

這類手術的原因通常是來自動靜脈瘻管的老舊以及使用頻繁而造成(一年大概要接受三百六十次以上的穿刺)。外科醫師經常要將沒有搏過的動靜脈瘻管切開,將其中的血栓盡量清除乾淨,除此之外,大部分的病人還得在之後接受汽球擴張術──將動靜脈瘻管裡引發栓塞的狹窄部位用汽球擴大,避免栓塞再度發生。

聽起來這樣的手術似乎很恐怖,但是熟練的外科醫師通常只要在「局部麻醉」的幫忙下就可以完成,並不需要繁瑣的氣管內插管及全身麻醉的輔助。

不過,替李先生手術卻令我印象十分鮮明及深刻。

李先生是一位十分緊張又非常怕痛的病人,每次在施打局部麻醉前,不只他的呼吸會急促,心跳會加快,監測器上的血壓更會不正常飆高,尤其奇怪的是,我還可以在他的皮膚上看到泛起的「雞皮疙瘩」,不過這都不是最恐怖的。

當我把針頭扎進他的皮膚時,我可以看到電影【驚聲尖叫】裡的場景──歇斯底里的叫喊,加上類似痙攣的身體抖動。還好手術室的燈光一直非常明亮穩定,沒有閃爍不定,否則你一定會以為我是「開膛手傑克」或是「疤面煞星」。

如果你以為這是手術中最慘烈的部分,那你可就錯了。替李先生手術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部分並非他有如「鬼哭神號」般的叫聲及悲壯的場面,而是他對於接受局部麻醉的用量及代謝速率。

通常外科醫師只要幾C.C.的局部麻醉劑就可以讓病患接受無痛的小範圍手術,而且它的效用可以持續一個小時以上。但是要割開李先生的皮膚需要用到平常人二到三倍的藥劑,不只如此,我發現不到一刻鐘的工夫,它的功用就慢慢失去效力。

第一次替李先生做手術時我還不明就裡,以為是糊塗的護理人員誤把「生理食鹽水」遞給我當麻醉劑使用,為此竟然還賞給她幾個白眼。直到我後來親自抽取麻醉藥注射時,才驚覺箇中蹊蹺,知道我錯怪了別人。

仔細詢問李先生之後,才知道他為了減低動靜脈瘻管的針扎之痛,接受洗腎這十幾年的光景,每次洗腎前,他都會在下針部位塗上一層厚厚的止痛軟膏。因此,局部麻醉對他而言已逐漸失去應有的效力,以至於他需要更高的劑量才能達到和一般人相同的效價。

李先生的情形在藥理學上稱為「Tolerance」,意即他對局部麻醉的「耐受性」已經增加,如果要達到常人一樣的藥效,他使用的劑量會比較高,而且代謝的時間也相對較快。

聽到我這樣的解釋你可能會覺得似曾相識,好像在哪裡看到相同的狀況?假設你腦筋動得快,沒錯,就是「毒蟲」的身上可以發現。對藥物的「耐受性」增加是「成癮(Addiction)」的必要條件之一,不過是否有「成癮」或「濫用(Abuse)」,還要觀察使用者對該藥物是否有所謂「依賴性(dependency)」的情形來決定。

「蘇醫師,我對局部麻醉是否上癮了?」在第三次替李先生手術時,他終於忍不住問我了。

「不是啦!你這是長期使用局部麻醉軟膏的結果,造成你對它的代謝速度增加,如果你試著少用點,那慢慢就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我一面手術一面安撫李先生,深怕有什麼不得體的言論刺激到他。原本要向他講個有關「局部麻醉」的歷史故事,但最後還是忍了下來──因為他生性緊張,如果聽到我說的故事而會錯意,那豈不又製造了另一個恐慌。

圖一會有這樣的想法不是空穴來風,現今使用的局部麻醉劑叫「Lidocaine」,是在一九五○年代左右合成的藥劑,目的是在取代惡名昭彰的「古柯鹼(Cocaine)」。因為在十九世紀末期開始,從古柯葉提煉出的古柯鹼一直都是外科醫師在做局部手術時的最愛,直到它的副作用造成惱人的藥物成癮與濫用之後,它才被列為禁藥不准使用。

為何古柯鹼能夠成為外科手術中「局部麻醉」的寵兒?如果想追根究底,就不得不在歷史的事件裡去看它崛起的經過,你會發現,它是兩位名醫推波助瀾的結果,而且也很不幸,這兩位名醫最後都成為古柯鹼的愛好者,以及毒品濫用的犧牲者。

古柯鹼是古柯葉的萃取物,它是南美洲特有的植物。雖然人類的考古發現,在五千年前的厄瓜多爾地區已有人類使用它的證據,但書面的相關文獻卻要等到「大航海時代」,哥倫布等探險家登陸美洲之後才陸續出現。

在西班牙的法蘭西斯可‧皮羅(Francisco Pizarro’s)征服印加帝國之前(約西元一五三三年),僅有零星的書信往來敘述到有關南美洲土著使用古柯葉的紀錄。最先提到古柯葉的人是跟隨西班牙探險家阿隆索‧德‧奧赫達(Alonso de Ojeda)造訪南美洲的旅遊作家Florentine Amerigo Vespucci。他發現在今天委內瑞拉的瑪格麗特島(Island of Margarita)上的土著嚼食含有某種白色粉末的樹葉(據信這就古柯葉及貝殼粉調製的碳酸鈣,原理似乎和今天在臺彎嚼食檳榔的人要加石灰一樣,以增強檳榔提神的效用),只不過他沒有提到古柯葉的效用。

當然之後也有Pedro de Gasca及 Pedro Cieza de Leon兩人在書信中提到上述相同的情況,不過都不約而同提到了更生動的描述──他們發覺土著在嚼食了這種神奇的樹葉之後,不僅不會感到飢餓,力量也會變強,顯得更有男子氣概。

在印加帝國滅亡之後,古柯葉的祕密才似乎有更多人做詳盡的紀錄,甚至當時兩位有名的醫師Nicolas Bautista Mondares Alfaro和Francisco Hernandez(西班牙皇帝菲利浦二世的御醫)將古柯葉及其種子帶回西班牙研究。

為什麼在印加帝國滅亡之後,研究古柯葉的人才逐漸多了起來?根據史學家的說法,原來嚼食古柯葉在印加帝國是貴族才能享用的特權,一般的民眾並沒有這樣的「福利」,直到帝國滅亡之後古柯葉在平民之間才流傳開來,讓外來客容易見識這種神奇的植物。

可惜十六世紀以降對於古柯葉的研究都只是皮毛,除了發覺它有提神及止痛的功能之外,並沒有人從事更深入的研究,以致對於它的了解停滯不前,直到在一八六○左右,它的主要成分「古柯鹼」被德國生化學家Albert Niemann萃取出來後才逐漸改變。

Coca Wine Advertisement古柯鹼被萃取之後,相關的麻醉作用研究多止於動物實驗,但很快人們就發現,古柯鹼是種很棒的提神劑,可以加在精油、噴鼻液(止牙痛滴劑,如圖一)、酒類(如圖二)及鼻菸裡,甚至早期的可口可樂的處方中含有微量古柯鹼。一般民眾都在討論使用它之後產生的「超能力」,以及它神奇地治療感冒、減輕鼻塞及令精神愉悅的神奇功能。

至於古柯鹼能應用於醫療的局部麻醉,還要拜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向眼科醫師卡爾‧柯勒(Carl Koller)的建議。因為他發現此藥可以引起黏膜麻痺的效果,所以將此發現分享給柯勒。

柯勒接受了佛洛依德的建議,成功完成了幾次利用古柯鹼做為局部麻醉的眼科手術,並且在一八八四年九月十五的海德堡眼科大會中發表,至此柯勒逐漸蜚聲國際,讓其他科醫師開始也跟著使用古柯鹼溶液做為局部手術的麻醉藥。

這股風潮很快吹到美國,結果美國外科界的傳奇人物霍斯德醫師,也就是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的外科創辦人,跟著開始對它的廣泛研究。

精通神經解剖的霍斯德首先在數十個醫學院學生身上展開測試,有系統地在手臂、腿、臉的神經上注射,成功地讓這些被神經支配的部位造成麻木感,失去痛覺。不過他同時也發現,高濃度的古柯鹼會有令人發昏、意識迷惑、盜汗、瞳孔放大等等副作用,因此他也藉此調低濃度,以達到最大的麻醉效果,讓它和副作用之間取得平衡。

不斷測試與實驗讓霍斯德累積相當多的經驗,使得他能夠用比別人濃度低的古柯鹼溶液做局部麻醉,完成了上千例的門診手術。同時他更難能可貴指導了牙齒醫師在口腔附近的神經節施打局部麻醉,讓牙科的處置不需用在乙醚或笑氣等等的全身麻醉下施行,避免了它們造成不適的術後難過症狀。

故事寫到這裡必須要有個中斷,因為鑑於古柯鹼有害人體的副作用,以及無數人因為它造成的「濫用」情形,美國政府不得不在一九一四年將古柯鹼列為禁藥,同時禁止它在醫療上使用,才將局部麻醉的研究打回原形,直到Lidocaine被合成後,才又開始了另一個新紀元。

同時,令人洩氣的是,「古柯鹼使用的提倡者」佛洛依德,以及在局部麻醉上使用古柯鹼很有心得的霍斯德醫師,兩人因為捨不得古柯鹼帶來的欣快感,雙雙變成毒蟲,終身毒癮纏身,無法自拔。

你是否也被嚇出一身冷汗?相信你一定了解我為何不敢把上述的故事講給李先生聽,我可不敢想像,他會錯意的時候,恐怕又會有驚聲尖叫跳下手術檯、落荒而逃的情形發生!

Michael Lewis:《大賣空》(The Big Short)

Michael Lewis:《大賣空》(The Big Short)

 

零八年金融海嘯,次按危機,Bear Stearns倒閉,雷曼兄弟爆煲,令很多人傾家蕩產。但在那個大時代中,有一些人卻獨具慧眼,在亂世中賺過盆滿鉢滿。他們不是金融大鱷,只是預早看穿了市場謊言的小人物,當華爾街還沉醉在只升不跌的泡沬中,他們便已做好準備迎接音樂停止時,看誰還在跑圈沒位子坐,這本「大賣空」便是記錄關於他們的故事。作者Michael Lewis最擅長把沉悶的資料,轉化為引人入勝讀來的精彩故事。而他大慨是最有資格寫金融海嘯的記者,他的成名作Liars Poker便是講述當年他在華爾街的所見所聞,書中描述的所羅門兄弟的債券業務,正正就是處於海嘯風暴正中心迷你債券的始祖。

過去幾年報導金嘯海嘯原因的文章多不勝數,我看了不少但讀完總是一知半解,讀這本書卻讓我完全明白了。作者從最初的起點開始說起,三組互不認識的人,從不同角度發現次按債券的漏洞,進而尋找利用漏洞賺錢的方法。作者一步步藉著書中人物的故事,解釋次按雪球如何越滾越大,到最後大家都在估次按何時爆煲,誰人會是最後一個接火棒的傻子。不知道作者是有意還是無意地漂白,書中幾位主角雖然賣空賺大錢,我完全不覺得他們貪婪可恨,反而欣賞他們大衛戰勝巨人的事蹟,憑著過人的眼光和膽色,眾人皆醉我獨醒,讓華爾街投資銀行慘遭滑鐵盧。當華爾街的經紀也不知道自已在賣的是什麼時,只有兩種人會與他們交易,一種是被他們騙入局的無知投資者,另一種與他們對沖黑吃黑的金錢獵人。

或許書中描述幾位主角與Moody評級員對話的一幕,正好能夠描述次按危機的核心成因。華爾街經紀穿名牌西裝身光頸靚,他們能夠賣出次按債卷,是靠Moody將它們評為A+級,即是說那些債卷十分安全風險極低。可是Moody評級員只夠負擔廉價西裝,整個幾百億上落的債卷市場,建立在人工微薄的打工仔,受客戶壓力而隨口亂說的評級上,難怪那些看似十分安全的債卷,其實連垃圾債卷的價值也不如。當然那些次按債卷有十分複雜的數學公式,去證明那些債卷十分安全,機會率上不可能變成壞帳。不過數學公式的理想模型並不乎合現實,主角們最初便發現,次按債卷要麼全部沒事,要麼全部都成了壞帳,數學公式上的機會率完全沒有意義。

單是次按債卷本身問題並不大,其實就算所有次按的總數量加起來,並不足以讓金融市場全面崩潰。可是債卷不像股票一樣,可以用沽空或期權去預計它跌來賺錢,於是我們的主角於是便發明新的金融衍生工具,去賭次按債卷最後會一文不值。簡單來說是一種次按債卷的保險,若果次按債卷壞帳便有全額賠償,由於次按債卷被評為低風險投資,所以保險公司也很樂意受保去賺取保費。最有趣的地方,是不需要擁有次按債卷也可以購買保險,作者用了一個很傳神的比喻,就是你你對面屋卻正在起火,而你可以無限地買對面屋的火災保險。最大的保險莊家AIA,便因為無限受保次按債卷,便幾乎破產,要美國政府打救。

次按債卷衍生出來對沖工具的總價值,遠遠超出金融市場能夠承受的程度。這已經不算是投資,而是兩伙人在對賭。一邊廂是知道次按真相的賣空者,另一邊廂是相信次按評級的投行,保險公司,小投資者。最後次按爆煲,次按債卷全變壞帳,次按債卷衍生賭輸,令後者一舖清袋。本來投資銀行只是賣家和買家的中間人,理應不會輸入肉弄到破產,最多只是蝕爆煲時剛好經手數目的差價。可是有些銀行見次按債卷衍生獲利甚豐,自已的投資部也摻上一腳,退場不夠快的便損手爛腳。對賭是一個零和遊戲,有人輸到破產,自然有人贏到開巷,那就是「大賣空」描寫的主角們了。

 

地球上最冷的地方有多冷?

coldestplacerecords_strip地球上最冷的地方在哪裡?南極大陸一座很高的山脈—東南極高原(East Antarctic Plateau)在晴朗冬夜時的溫度只有攝氏零下92度;而最新的探測發現在鄰近區域的溫度更打破2010年8月10日先前曾締造的記錄,達攝氏零下93.2度。

美國國家雪冰資料中心(National Snow and Ice Data Cente)科學家Ted Scambos等人是利用NASA和美國地質調查所(U.S. Geological Survey,USGS)合作發射的8號大地衛星(Landsat 8)觀測資料,進行分析後得到前述成果;這是迄今最詳細的地表溫度測繪資料。

科學家們在2010年8月10日,曾透過其他幾架衛星32年來的觀測資料得知在南極大陸上,靠近阿加斯冰穹(Dome Argus)和富士冰穹(Dome Fuji)這兩座山峰之間有片名為「東南極高原」的冰棚上,有一群分佈相當密集的小塊區域,溫度比以前所知的最低溫還低了數十度。

在此之前,位在東南極洲的俄羅斯東方研究站(Vostok Research Station)於1983年時曾記錄到攝氏零下89.2度的低溫;而長期有人居住的地區中,位在西伯利亞東北部的Verkhoyans和Oimeko兩 個城鎮,溫度曾在1892年和1933年曾降至冷冽入骨的攝氏零下67.8度。

Scambos表示:他們從前就懷疑南極洲山脈上的氣溫應該會比東方研究站還低很多,畢竟海拔高度的差異是如此明顯。但一直到8號大地衛星提供實測資料,科學家們才能進一步詳細的研究這塊區域。

當南極研究基地開始建立,有科學家進駐以便研究東南極高原上的大型雪穹如何受到風的雕琢時,科學家們就一直好奇此處的地表溫度究竟會有多冷?為什麼會 這麼冷?由於可以靠近一點觀測,他們注意到冰穹之間的雪地有裂隙,可能是冬天溫度非常低,致使雪層表面收縮而造成的。這讓科學家想知道這裡的溫度變化範 圍,後來還進一步設法利用裝在數架衛星上的中解析光譜相機(Moderate Resolution Imaging Spectroradiometer,MODIS)和先進極高解析放射計(Advanced Very High Resolution Radiometer,ACHRR)等兩種衛星感測器的觀測資料,想找出最冷的地方在哪裡。

從這些資料,Scambos等人發現在阿加斯冰穹和富士冰穹之間,綿延620英里長的山脊是極低溫所在處,但溫度最低的卻是在山脊上一些稍微低窪的小 塊區域中。之後,透過8號大地衛星的熱紅外感測器(Thermal Infrared Sensor,TIRS)觀測資料,Scambos等人找到溫度最低的一塊地區。

將地形圖與衛星探測資料進行比較,希望能瞭解此處溫度為何這麼低的原因。已知在晴朗夜晚,溫度會降得非常快;如果這種晴夜持續好幾天,那麼地面會持續 因將熱能向空中散發而造成輻射冷卻效應,讓溫度更低。最終結果,便使得被雪和冰覆蓋的地表之上出現一層超冷空氣(super-chilled air);這層超冷空氣比它上方溫度稍高一些的空氣還稠密一些,因而會順著冰穹的斜坡向下滑,讓低窪處的溫度持續降低,最後就使得溫度最低的區域不在山峰 上,而是集中在山脊的低窪處。

8號大地衛星於2013年2月11日發射升空,每天可捕捉550幅地表景象,所有影像傳輸回USGS保存,有研究需求者可透過網路取得免費影像。

 

資料來源:The Coldest Place in the World [2013.12.10]

轉載自網路天文館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