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工作假期?你的心態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

大小姐之澳洲歷險記 圖片

大小姐之澳洲歷險記 圖片

 

自從澳洲WORKING HOLIDAY興起,坊間流傳著不少傳說,例如:某某帶著二千元澳幣(約一萬五千港幣)過去生活一年,賺了廿幾萬港幣衣錦還鄉;又例如:澳洲薪酬比香港高很多,最低工資時薪十五澳元,約等於港幣一百元,是香港的三倍,賺錢很容易云云…令大家充滿憧憬。較為負面的有:因急於求職而被騙、遇上無良僱主而慘遭壓榨;或是經過一整年離地之旅,節已脫,回港後很難找工作之類…令人為之卻步。旅程中有怎樣的經歷,要視乎運氣和際遇;但其實,一切取決於自己的心態與選擇。

 

若要賺到錢,唔好太低B

話說WORKING HOLIDAY期間認識了一位朋友,十八歲卜卜脆,可惜外表不討好,英文差,而且不是一般的差,她所識的英文應該沒有十句;所以,她必需依賴幾位同屋,包括我。她不能自己外出,不懂自己搭車,無人陪就只會待在家中,活動空間只有一個華人小社區Box Hill,也只能找一些不用講英文的工作。我問她為甚麼要來澳洲,她說這邊賺錢容易,所以想過來儲點錢;結果,她待了個多月,還未找到工作,就在香港落雹那天,她決定回航。

其敗因之一,是未有了解實際情況,對WORKING HOLIDAY有謬誤,憧憬太大。其實,在這裡找工作並不那麼容易,而所謂「最低工資」,基本上都不能應用於持WORKING HOLIDAY VISA的人身上。原因是人數太多,分別來自香港、台灣、韓國、馬來西亞、強國大陸等,職位空缺僧多粥少,加上一批不諳英語的人樂於做賤價勞工(賤到一個鐘得五蚊)和免費試工,做壞規矩,壓低工資;這邊的生活指數也不比香港低很多,儲錢並沒有想像中輕鬆。

另一敗因,是缺乏自知之明,不清楚自己的實力,亦不知道自己想做或適合做那類型的工作。因體型及體力所限,不能去農場摘生果;不懂英文無法做前線客戶服務工作;做洗碗、做廚房,卻嫌辛苦;以為只要留在華人社區,會說廣東話和一點普通話就足以生存。講真,如果一心想來賺錢,無問題,不會英文死不了的,只要肯做肯捱,一樣可以賺到錢;但如果以為可以輕輕鬆鬆令身家升價廿倍,我只有贈她一句:傻的嗎?以這種心態來WORKING HOLIDAY,只是浪費時間和金錢,早日回港也許不是壞事。

 

放下無謂尊嚴

無論你在香港有多高學歷,職業有多高尚、多專業,人離鄉賤,在這裡,你必須放下那份驕傲。只要大家同樣拿著WORKING HOLIDAY VISA,就有著相同的限制,人人平等,博土生和中五畢業生都是做相同工種,拿到差不多的工資。因為我們只能在澳洲逗留一年,有些朋友更會幾個月移動一次,在不同城市停留。試從老闆的角度想一想,明知你做幾個月就要走,怎會花錢花時間培訓?所以基本上只能從事低技術工作:餐飲、包裝工廠、收銀、農場等等,這些工作不需要學歷。

有人問:「你讀咁多書,喺香港又有穩定工作,過嚟做呢啲工會唔會好嘥?」是否浪費,睇你點睇啦!我的心態是這樣:出得嚟行,就預咗!反正我不是要成世留在這裡做這些工。重點是,要享受每個過程,這可能是你從來未接觸過的工作,這些都是學習的機會,你不會知道自己今天所學,他朝會否派上用場,所以不要讓無謂的尊嚴左右你的選擇。

如果你有足夠體力,可以專攻農場工,每季到不同農場摘生果,維持生計之餘到處遊歷,還可以申請「二簽」多留一年。如果你不愁生計,可以考慮參加HelpX,做義工換食宿,亦是另一種體驗。

 

認真享受每一天

看著那位同屋朋友,每日唉聲嘆氣、怨天尤人,沒工作整天在家頹廢,何必呢?事實上,剛到埗的兩個星期最難捱,不穩定因素太多,尤其如果你孤身上路,無助與徬徨會令人充滿無力感,會思鄉,會掛念原本安穩的生活。問題是,你選擇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不要被負面情緒控制,積極搵工最實際,求職也是一個學習過程;當然,不要因一時心急而誤墜求職騙案。還未找到工作,亦不妨多點出去走走,了解城市實況,這是一個和香港完全不同的城市,你將會有和香港完全不同的生活體會。

至於離港一段長時間會否脫節,亦是取決於自己的心態。老實講,出走異地,或多或少想逃避亂世;離地無妨,但就是不能脫節,上網看新聞、上輔仁睇文,是常識吧。世界太亂,旁觀者清,離地俯瞰,可能看得更清晰,感受和想法都可能有所不同。

以前在香港,每日坐OFFICE朝九晚五加上OT,為口奔馳一坐就三年多,磨滅意志,消耗光陰,工作熱誠日漸減退,像那些職場打滾十幾廿年的人,變得迂腐、忘了生活的意義,這樣又是否浪費?都係睇你點睇啦!有讀A-LEVEL中化第一課《人生的意義》都知道,人生有幾個層面,稍為有少少熱血和志氣的年輕人,都不會任由自己的生命停留在物質層。趁自己尚有僅餘的兩三年青春,還有條件和勇氣,打破安穩的框框,擺脫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的人生,如果你認為這是任性,就姑且任性一次;因為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至少,30歲以後,你不會有機會體驗這種生活。

如果你正在計劃去WORKING HOLIDAY,決定了,就不要給自己退縮的藉口,也沒有後悔的餘地,認真享受每一天吧。

 

學社遞信促家暴法列公罪

新澳門學社遞信,促請政府將所有家暴行為列公罪,並恢復對「同性同居」關係的法律保障。另外,學社成員希望在政總前門遞信,卻遭政總人員拒絕。 新澳門學社到政府總部遞信,成員蘇嘉豪表示,澳門號稱國際城市,至今卻未就打擊及防治家庭暴力立法。而政府雖在二零一一年展開當時名為「打擊家庭暴力犯罪」法律草案的公眾諮詢,當中,政府把家暴行為列作公罪,亦將「同性同居」關係納入法律的保障範圍。蘇嘉豪指出,政府竟在毫無民意基礎的情況下,對草案作出一百八十度轉變,分別把家暴行為改列半公罪,同時把「同性同居」關係從法律保障範圍中刪除,並將草案易名為「家庭暴力防治」。 蘇嘉豪指出,學社絕不認同政府任意把民意及立法的原始精神和方向改弦易轍的作為,而過去一年,由社會工作、法律、政治等專業範疇人士自發組織關注組,以民間團體的角色扛起了政府不願承擔的責任,透過聯署、研討、教育推廣、協助受害人發聲等方式,總算有效提升社會對家庭暴力的重視程度,可是,政府對民間強烈要求「家暴列公罪」的意見依舊置若罔聞。 最近,社會工作局只對草案作出「少修少補」,建議「將重覆性的普通傷害界定為虐待、構成公罪」,但蘇嘉豪指出,執法部門、司法機關以至社會大眾根本難以定義何謂「重覆性」,局方的「少修少補」變相令打擊家暴的工作更為複雜,控辯雙方將有可能就家暴行為是否屬於「重覆性」而作出沒完沒了的爭拗,始終無法啟動對受害人後續的保護措施,也會進一步縱容社會上的暴力行為。蘇嘉豪認為,局方此次修訂難免令公眾產生「政府已經讓步」的錯覺。 蘇嘉豪表示,如今民意已經相當清晰:半公罪與公罪的爭議,絕不應被無限上綱至針對施暴者的後續處罰,因為即使提告人是受害人抑或其他人,司法機關都需要根據施暴程度而科處不同形式的懲罰,包括實施遷出令、保護令、強制接受情緒輔導和性別平權教育等等,監禁是最嚴重但絕非唯一的手段。 蘇嘉豪重申,公罪絕非破壞家庭和諧的源頭,暴力才是罪魁禍首,家暴列公罪與否,甚至會否保障「同性同居」關係人士,將直接反映政府對打擊及防治暴力的決心。因此,新澳門學社促請政府立刻向立法會提交法案,將所有家暴行為列回公罪,並恢復對「同性同居」關係的法律保障。 另外,蘇嘉豪表示,早上收到政府總部人員致電表示,風順堂街為政府總部後座正門,建議學社社員到政總後座正門遞信,但蘇嘉豪反建議政總派員到前座正門接信。蘇嘉豪表示,為免訴求被「轉移視線」,學社成員決定先到政總前座正門與記者匯合,拍照後再到風順堂街後座正門遞信。 蘇嘉豪引述政總人員稱,前座正門是用來接待外賓,側門是讓公務員出入政總,而後座正門則是讓市民遞信表達訴求。而政總人員回覆蘇嘉豪時亦稱,行政長官及司長的辦公室位於政總後座,但蘇嘉豪翻查資料後發現,特首辦公室位於前座二樓。蘇嘉豪認為政府總部的決定「荒謬」,並質疑政總的做法是將市民及外賓分等級。

荷蘭內政部通告:嚴禁愚人節twitter講大話

伯林 – 當地內政部週二流傳一封電郵,警告官員小心在社交媒體,特別是推特上的言行,不要損害政府形象。 信件更表示若有違反,可能會在週三會被照肺,而且會一個月不準在辦公室內使用社交媒體。 由於通告在愚人節當日發出,職員都不清晰是否真確,但去年教育部有人在愚人節發愚人推特,表示有學校著火,惹來軒然大波。 荷蘭理智人士之類公共廣播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梁朝偉、湯唯主演的電影《色戒》中,1930年代中環街景,就是在馬來西亞怡保取景的。

以六十年代香港為背景的電影《歲月神偷》導演曾說,若不是找到永利街的舊唐樓,就要到馬來西亞拍攝。

這兩套電影,再加上對海外華人和英國遠東殖民史的興趣,促使我孤身到馬來西亞,尋找舊香港的感覺。在2011年夏天,我第一次到訪檳城的舊城區喬治市(George Town);在第二年的夏天,就到馬六甲舊城區閒逛了數天。一如澳門半島拉丁舊城區,現時兩地舊城已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的「世界文化遺產」。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馬來西亞檳城、馬六甲在二次大戰前的歷史,和香港頗有相似之處。檳城及馬六甲都曾是繁榮的商港,亦曾為英國殖民地(1946年前兩地與新加坡組成英屬海峽殖民地,1946-57年併入英屬馬來亞聯邦)。至於檳城,更曾與香港一樣,享有自由港地位,到1969年才廢除;在孫中山籌劃反清革命期間,華人眾多的檳城,也是其中一個重要基地,因此,現在檳城設有「孫中山檳城基地紀念館」。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此外,香港與馬來西亞華人社群,一向關係密切,持續至今。例如大名鼎鼎的二十年代香港總督金文泰,在卸任港督後,隨即出任海峽殖民地總督,而他在香港管治華人的經驗,亦影響他統治南洋華人的手法。(見C. M. Turnbull, A History of Modern Singapore, 1819-2005, Singapore: NUS Press, 2009, pp.145-146)在五十至六十年代,份屬英聯邦大學的香港大學,就招收了不少馬來西亞華人學生,其中一位,就是在沙士期間出任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的楊永強(他的家鄉在怡保)。至於香港娛樂事業與馬來西亞的關係,就更為人熟悉,例如電視大亨邵逸夫,其發跡之地就是星馬地區;香港的著名藝人,有不少也是來自馬來西亞,較早期的有朱咪咪、楊紫瓊和張慧儀,近年的就有楊秀惠、莊思明等;到今日,許多無線電視劇,都同步在馬來西亞播出。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此外,馬來西亞華人,更是大中華地區(中、港、台)以外,最大的華人社群,人口約有六百萬,佔馬來西亞總人口接近四分之一,並且有自己的完整華文教育體系。至於檳城,更是馬來西亞唯一一個華人人口佔最大比重(約50%)的州份。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走在檳城的舊城區(喬治城),你會看到很多華人開設的舊式小店,看鋪的人,不少都用電視或平板電腦,看著香港無線電視戲集,有些店主,更播著八九十年代香港粵語流行曲,還記得一間店鋪的店東,播著在1989年推出,由陳松齡主唱的《天涯歌女》,此情此景,頓令我這個懷念八九十年代的香港人,有「禮失求諸野」之嘆。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就是因為馬來西亞華人經常收看無線電視節目,所以即使他們大多並非祖籍廣東,也能講頗為流利的廣東話,只是發音不太標準。而馬來西亞華人的廣東話,有一些用詞也與香港不同,例如$2.4,香港人會講為「兩個四」,而他們則會講「兩溝四」,又例如汽水加冰,他們會說成「加雪」等。至於一些祖籍廣東的年長華人,更沿用一些香港人早已棄用的古雅詞彙,例如將學校講為「書館」;香港島的大坑,就有一條「書館街」,英文名為School Street。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由此可見,香港的電視工業,對於香港以至整個粵語文化,有極重要的意義。沒有香港(曾經)發達的電視工業,相信馬來西亞以至其他海外華人,都只有普通話的流行文化產品可供選擇,這樣,粵語文化和香港在海外華人心中的地位,就會完全不同。這或許解釋了為何特區政府(極可能包括北京),對於王維基的「香港電視」,會如此「另眼相看」、「特別招呼」了。

至於飲食方面,在檳城舊城區,不難看到香港已買小見小的街邊大牌檔。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著名的大東酒樓,更保留著阿姐推著點心車叫賣的傳統,並賣著曾在六七十年代香港很流行,但現在已少見的大包。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至於馬六甲,由於華人佔當地總人口比例只有兩成多,所以其華人社區的規模,明顯比檳城的小。但在城內走著走著,仍可感受舊香港的氣息。下圖的餅食,名為「咖啡餅」,至於那個夜市,就是著名的「雞場街夜市」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其中最印象深刻的,就是遇到一間賣乾果零食的老式辦館「源成」,店內的舊電視播著1992年首播的TVB劇集《龍的天空》,置身其中,猶如回到童年時觀塘的舊式士多。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這篇不是詳細完整的遊記,所以在此收筆了。不過我寫呢篇文的主要目的,其實也和早前的直布羅陀遊記一樣,就是提醒關心香港的人,應該盡可能在世界各地,尤其是與香港相似的地方,尋找一些事物和經驗,以助我們了解香港的過去與現在(包括香港的國際聯系)、重建和充實本地文化。借用十九世紀開啟日本「明治維新」的《五條御誓文》中的一句──「廣求知識於世界,振興本土」。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在馬來西亞尋回舊香港 - 檳城、馬六甲閒遊散記
攝於馬六甲舊城區內的郵政局, 2013年8月

攝於馬六甲舊城區內的郵政局, 2013年8月

 

盾牌和鮮花:16張照片帶你看今年全球的警民對峙

Photo Credit:劉祖澔

Photo Credit:劉祖澔

近日的台灣經歷了太陽花學運在立法院的和平靜坐,以及攻佔行政院當晚流血衝突的高度緊繃,警察和人民之間的關係也跟著被反覆質疑。

然而警民並非絕對地對立,這樣的矛盾也不只出現在台灣街頭,保護和被保護、鎮壓和被鎮壓之間的角色轉換,正隨著世界各地的抗爭和遊行被記錄下來,成為僵硬的對立中充滿人性的瞬間。

不分國界,相信人們都希望人民與警察之間的衝撞只是一時,國家能變得更好,才是共同追求的永恆。

2014年1月27日  泰國反政府示威遊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反政府的泰國抗議民眾聚集在總理盈拉的辦公室外,在警方架設的蛇籠前揮舞著國旗,要求盈拉為警民衝突後至少五位人民的傷亡請辭。這一連串的抗議遊行起源於政府支持特赦法案,而該法案的通過可能使總理盈拉的哥哥、前總理塔辛得以返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位泰國反政府抗議者向警察獻上了一束鮮花,這些警方負責在抗議者佔據街道時,保護重要的政府機構。抗議民眾聚集在數十個投票所,想以嚇阻選民的方式阻擋全國大選的進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位反政府抗議者,與拿著鮮花的泰國警察在街上彼此相擁。

2014年1月22日 烏克蘭反政府示威遊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烏克蘭反政府示威開始於去年11月,因總統亞努科維奇反悔,決定不與歐盟簽署貿易協定,轉投向俄羅斯懷抱,引起烏克蘭人民的群情激憤。不滿於糟糕經濟現況的抗議者們佔領了一整條街,手牽著手站在鎮暴警察的前方。共有兩人在這次的警民衝突之中死亡,而根據當地醫學生指出,這將可能擴大烏克蘭近兩個月來的政治動盪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場烏克蘭的親俄的示威遊行後,年輕男孩在一群鎮守著地方行政機關的鎮暴警察前,幫自己女友拍下照片。當日稍早,數千名親俄的抗議者聚集在行政機關前,要求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回歸烏克蘭。

 2014年1月27日 柬埔寨,追求知的自由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高棉一場由當地的人權領袖Mam Sonando率領的抗議中,抗議者為了要求政府發放電視牌照,成立電視台而遊行,其中一位女性剛從警方的催淚瓦斯攻擊中逃出。柬埔寨政府長期被批評,只向親政府的電視台發放執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柬埔寨的金邊,民眾為了爭取新的電視頻道合法牌照,和警方發生輕微衝突,最少有兩位觸犯集會遊行法的民眾在這場衝突中受傷。過程中,一位抗議者輕觸警察的盾牌。

2014年2月25日 菲律賓乙沙人民力量革命紀念日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為了紀念菲律賓乙沙人民力量革命(EDSA The People Power Revolution)迎向第28周年,一位女孩向鎮暴警察遞上一朵象徵性的黃色小花。當時現場正經歷一場抗爭,抗議人士指出,菲律賓法院近日宣判網路毀謗觸犯了網路犯罪法,是一種對網路人權的侵害。

2014年3月16日 委內瑞拉反政府遊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委內瑞拉的反政府抗議者在廣場遭受警方的水柱攻擊,無法繼續前進,此時他們的前方因鎮暴水柱反射的光線出現了一道彩虹。 委內瑞拉總統Nicolas Maduro警告抗議民眾,要求他們離開廣場,否則將由武力強制驅離。在加拉加斯的上東方,一個名叫Plaza Altamira的地方,連續六周以來都是反政府暴力抗爭的重點區域,已經造成28人的死亡。

2014年3月22日  西班牙經濟危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數萬民西班牙民眾為了反對政府的經濟節約政策而走上馬德里街頭,在西班牙警察搜尋犯人的途中,經過一處被抗議者打碎的公車站牌,上方用西班牙文寫著「謝謝」。根據警察的說法,這次的抗議遊行造成6名警察受查,12位民眾被逮捕。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十幾名重裝準備的西班牙鎮暴警察嚴守戒備,一名老婦人正走過這些鎮暴警察的前方。

2014年3月30日 巴西里約熱內盧,警民間沉默的暴力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位整裝待發的警察騎著馬,經過巴西里約熱內盧貧民窟中赤身裸體的人民眼前。這個貧民窟住著130,000位貧民,緊鄰里約熱內盧的國際機場,而為了迎接6月份的世界盃足球賽,這裡成為巴西政府「平定肅清」的重點區域。警方正以武力佔據這個貧民窟,同時著手讓官員進駐,廣設警局,並趕走街頭所有的藥頭和閒雜人士。 巴西政府熱切希望能在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會前吸引全世界的目光,目前也正積極嘗試將貧民窟打造為新的觀光勝地。

2014年3月21日 台灣,太陽花學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為了阻擋反服貿黑箱的群眾,警方在人民的眼前架起了分隔兩邊陣營的拒馬。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立法院外聲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在警察排成的鐵壁前獨自舉起手呼喊口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行政院衝突當天,太陽花運動的支持者,在警察的鎮暴水車的攻擊下仍繼續前進。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惡俗低俗

(原載於:逆嘶亭

《低俗喜劇》劇照

 

杜汶澤主打低俗,以惡俗騎劫通俗,使其成為香港文化一主要分支,一邊拒絕合拍片,一邊落場參與兩地罵戰,大肆抽水,收穫良多。好多香港人,因為他的本土言論正中自己下懷,紛紛表示以後必定支持他的電影,謂之香港良心云云。然而,一位公眾人物的言論縱是合乎大勢,屢有sound bite,大家也是應該分清楚,那是與他的演技和導演水準是沒有直接關係的。即是說,市民欣賞杜汶澤電影以外的敢言一面,可以轉載他的言論,替他衝兩衝人氣,卻並不等於要買飛入場施捨、助養他,賠上自己的寶貴時間。對人不對事,最終難免會助長惡俗本土電影的不良發展。

過量粗口跟惡俗密不可分。杜汶澤演的角色,譬如《超級經理人》裡頭的麥超,或是《低俗喜劇》之中的導演,都是自以為有幽默感,而且習慣狂講粗口的。講粗口自然絕對沒有問題,我們與外國人相識,也多數會教他們講粗口,原因不外乎粗口確有粗口才具備的抵死啜核,而且極能表現香港通俗文化特色,易於應用。可是,粗口是可以應用而不能濫用之物,在電影之中,該用之時自然毋須避嫌,但不該用之時,則更應該收歛。

若然我們細心觀察和統計過往周星馳作品之中的粗口俗語應用,不難發現的是,他從來不會生硬地加插粗口在對白之中的。即使是一句「啊,你個仆街仔」的對白,多是俗而不魯,無傷大雅,而且完全切合當時氣氛的。粗口濫用,是杜汶澤的演繹令人覺得過分低俗甚至是惡俗的要因。麥超夥同手下上門找張繼聰追數一幕的粗口運用,正是惡俗的例子。

電影是生意,想賺錢的電影人當然要投市場所好,迎合主流或他們的基本盤——少數忠實支持者。因此,香港電影絕對有權投入中國市場。但是,以100%香港製作入局,跟北上和當局者合作再推出成品入局,始終是兩回事。香港電影在委曲自己在電檢和中資面前跪低和只走惡俗騎劫通俗兩極之間,不見得是沒有其他出路的。非高則低,非優則賤,是錯誤的二分法。

當下的香港,重蹈九七前後的覆轍,人人都忙著找出何謂香港的蛛絲馬跡,急於建立本土文化。但是,現時本土味濃而傾側至惡俗的一堆,質素參差,難成大器,就算票房比低迷期稍好,最終也不足以成為香港電影全面或將要復甦的證據,也不可能代表本土文化。正因為惡俗是本土文化的某一極端,我們必須匡正歪風,不能任惡俗大行其道,蓋過了其他通俗文化。杜汶澤有他自己的惡俗騎劫通俗的風格,郭富城也有他不講粗口也可以滲現的港味,顏卓靈也有她清新而標緻的港味。只要香港電影能夠兼收並蓄,行「食窮民建聯,票投民主派」之策,投資公司照樣投入中國市場,但間中以合拍片的收益,扶植本地創作,譬如一套大片賺了一億就拿一億的一部分去支援非合拍片的拍攝,香港電影也許就不會淪落到只得核突惡俗、不停爆粗一途可走。

對待大中華,我們必須像壞情人,無論是整個中國,抑或是其文化市場亦如是。因為大中華是賤女人,你待她好,刻意靠攏,她就會恃寵生嬌,肆無忌憚,不知珍惜,甚至調過頭來要把香港文化吞噬。少數必須要有少數的求生之道,正如國際之間大國話事,但小國仍然會努力在大國之間斡旋和與其他小國競爭。合拍片既會連累香港特色減褪,制肘創作空間,那麼香港電影人要做的,就是想辦法以有限資源殺出血路,而非自斷雙臂乾脆放棄。《狂舞派》起初因為投資沒保證而無人問津,結果只能用五百三十萬拍攝,但最終卻叫好叫座,贏盡口碑。香港電影之所以吸引,資金固然重要,但誠意和創意才是金錢也無法堆砌出來的精粹。珠玉在前,只要電影人和投資公司分工合作和大團結,取中國市場之利,補香港市場之短,是絕對可行的。而這個大團結,比政界泛民大團結要容易促成幾百倍。

 

修法鬆綁水源保護區蓋飯店民宿,立委質疑因應服貿為業者解套

Photo Credit: manginwu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anginwu CC BY SA 2.0

根據民國86年公布實施的《飲用水管理條例》規定,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或取水口一定距離內(依地方職權訂定)不得進行新社區開發;由於未明訂飯店、民宿是否適用,多年來僅以行政解釋函要求比照。

針對飲用水水源保護區一定距離內應禁建一定房數的飯店及民宿,環保署1日召開「飲用水管理條例」修法草案公聽會,參考觀光條例規定,新增「客房數20間以上旅館(飯店、賓館)、休閒農場,或客房數16間以上民宿即禁止開發」的限制。

環保團體質疑,草案是對中小型旅館、民宿鬆綁,若通過修法形同將有135個重要飲用水水源區可蓋民宿等,可能因修法遭破壞,加速水庫優養化,出現更多「清境第二」。

環保團體:先取締清境再修法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主任粘麗玉表示,清境過度開發問題未解,環保署急著修法,有為業者解套之嫌。環保署修法後,未來可能造成業者將大型的旅館、民宿建案,分割為19間以下旅館、15間以下民宿,規避政府監督。她批評,修法後將加速惡化台灣水庫優養化及死亡,製造更多「清境第二」,尤其當前中南部缺水,任何開發案都將加速水庫優養化,呼籲環保署不得草率修法。

因此,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要求環保署,先取締清境農場違法民宿旅館,再談修法;並呼籲環保署除修法外,應採汙染總量管制的方式,針對飲用水保護區的開發案進行汙染調查,評估汙染總量、設置汙水專管,把廢水排放到飲用水保護區外,再評估是否可進行開發。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常務理事吳麗慧表示,根據環保署網站資料,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內的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有49個,其中面積超過10公頃的有20個,超過100公頃的有4個。面積最大的「高屏溪大樹攔河堰」,面積達499公頃;其次是「板新鳶山堰」446公頃,這些都是供應大台北和高屏地區飲用水的重要水源。她表示,在這個範圍內,任何旅館、民宿、農場都不應該存在。

立委質疑:因應服貿為業者解套?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劉建國表示,飲用水管理條例僅針對開發超過一定規模的旅館或民宿業者,是否因應服貿開放,讓飯店和民宿業者解套?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林淑芬也表示,水源保護區的水最終都會成為民眾的生活用水,但飲用水管理條例僅針對單一事業規模管制,並未訂定污染總排放量,質疑環保署鬆綁水源保護區規範。

環保署:修法後仍有管制,未放寬,且與服貿無關

環保署毒管處長袁紹英強烈否認法令鬆綁袁紹英指出,原在「飲用水管理條例」中,便已明訂汙染水源水質的行為態樣,20戶以上的「新社區」開發,與開發規模20間以上的「旅館、觀光旅館、休閒農場、民宿」等開發行為,都是遭限制的。

他強調,就算是20間以下,也不是想怎麼蓋就怎麼蓋,開發仍受限於建築法規。但民間團體指責,若只由內政部的建築法規、地方縣市政府來把關,環保署便是自失保護環境的立場,更凸顯此次修法沒有意義。

但由於兩者容易混淆,因此修法將獨立公告「旅館、觀光旅館、休閒農場、民宿」的管制,不再併入「社區」中規範,並未放寬。他強調,清境農場現有的非法旅館業者,仍然是非法,不會因「飲用水管理條例」修正案而就地合法。

袁紹英表示,將先針對飲用水保護區開發進行污染調查,評估污染總量,同時在3個月內重新評估並提出報告,屆時再重新評估是否繼續推動修法。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話可以亂說、飯不能亂吃之《各國用餐禮貌圖解》

diningetiquettearoundtheworld01.jpg?itok=PfS7WBy6
好吧,其實不管是說話還是吃飯都不能亂來,就連比劃手勢也要特別小心,以免自以為友善的舉動馬上變成挑釁的表現,英國 Restaurant Choice 網站以資訊圖表Infographic 的方式分析了一些國家的用餐習慣,以「Do 要」和「Don’t 不該」來告訴大家一些小規則,包括該不該跟餐廳要調味料、小費怎麼給之類的,失禮就已經很不好意思了、萬一還惹到對方動怒那可不好處理了阿!

閱讀全文

    

馬力歐今天看什麼?這場社運像是救災、支持服貿的看法、跟歐巴馬打球是什麼感覺?

今天選了13篇文章(好多,好像今天都沒在作事一直看文章),其中Zonble的救災說很棒,推薦。巷仔口社會學中用統計觀點來看中經院的服貿經濟影響評估分析報告也很棒。當然元毓說那篇談論支持服貿和自由貿易的文章應該反對的人很多,可是值得一看。最後,你想看跟歐巴馬打籃球是怎麼感覺嗎?Quora上還真的有這個問題,哈。

【政治】

與其說是社運,不如說是救災 | zonble

非常有意思。Zonble文筆好,裡面有一些有趣值得參考的比喻和觀察,而這次的事件,你說他是憲政災難好像也不為過。

引述原文:「把八八風災與服貿協議兩個畫面疊合在一起,你會看到一些沒說出來的話。當民間看出危機,政府還是只會不斷的說利大於弊—既然有弊你知不知道有哪些弊?你打算怎麼防弊?你有沒有想過要怎麼防弊?你有沒有把人民感受到的危機當一回事?你想到的是,當 2009 年當南部已經開始下起空前未見的豪雨時,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還在吃大餐。有人真的受害了,打算怎麼辦?言猶再耳,你記得,有人說,八八風災的災民是自己不願意撤離。」

服貿大戲其實你看過,只是你忘了

這讓我想到,那一夜我們說相聲中的記性與忘性。大傢伙兒都生過,都忘了,您也生過,您也忘了…..

[ metamuse ]: 財團企業家願意配合國民黨挺服貿的真相

主要還是金融業的問題,這點應該是無庸置疑。不過關於老貓那篇文章,上頭的大型控股公司早就是香港商了……。

談談最近的服貿與學運

經濟學上,我要同意元毓說的看法,但我心裡知道這種純然自由經濟的分析方式我無法完全認同。不過那些想要從經濟上分析的反對者,最好也是應該要好好看完此文和系列文章。

當然,學生砸毀任何公物都應該付錢,最近有法律責任的也都應該勇敢承擔,這才是有擔當。

讀者來稿:從達悟族人想想未來的台灣人 – 台灣立報

從蘭嶼來看服貿。

【財經】

自由經濟示範區懶人包

這裡面很多話語還蠻鄉民的,有意思。政府還是會進步的啊。

兩岸服貿協議真的「利大於弊」?統計的科學檢證

又是一篇好文,裡面徹底分析了中經院《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經濟影響評估報告》裡面對於台灣經濟成長高估的可能,文章會比較硬一些,但稍微查一下名詞應該就可以順利閱讀。

【國際】

到了京都住哪?探訪古都的超豪華酒店 – 流行時尚 – 日經技術在線! – 工程師的技術支援資訊網站

這….是要多少錢啊

【科技】

【精品拆解】蘋果Mac Pro:如工藝品般精緻 – 數位/家電 – 日經技術在線! – 工程師的技術支援資訊網站

完全就是在做工藝品….

中國:看「超級課程表」從自己談大陸90後青年創業

千萬人民幣…

【生活】

What’s it like to play basketball with President Obama?

這個非常值得一讀。跟歐巴馬打籃球是什麼樣。第一則是Tucker Max在Huffington Post的部落格文(Tucker Max有一本書台灣有翻譯:「塔克,嘿咻嘿咻嘿咻!」),很傳神。

票數最多的,是歐巴馬自己上來說,打籃球會受傷,所以請支持歐巴馬健保法案…xD

【教育】

如此熟悉,卻又如此陌生

蔡老師二三月寫文速度突然加快,這篇文章是上週我錯過的,但談論父母子女之間的關係,的確很有思考的地方。 .0

【社會】

談如何破解舊時代的傳播奧步(以白狼事件為例) « smalltalk

有意思的分析,簡單易懂,想要說服家裡長輩的不妨一看。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