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榕廣場上的歌聲和亮光

三月二十日晚,學校的南榕廣場擠滿了民眾,不少是像我的朋友般,早上在台北櫛風淋雨聲援立法院裡的學生,晚上趕回台南聲討政府黑箱作業、反對服貿協議。我中午騎單車從龍崎沿182縣道回來,晚上拿著相機到達廣場時,幾乎擠不進去。我錯過了稍早有一個念成大的大陸學生衝上台前,打斷演講大喊:「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就是不對的事!」一幕,但拍到全場高舉亮著的手機形成一遍光海,也聽到他們高唱《你敢有聽着咱的歌》。

《你敢有聽着咱的歌》改篇自法國音樂劇《悲慘世界》著名歌曲《人民的歌聲高騰》,歌詞大致相同:「你敢有聽着咱的歌,唱出艱苦人的苦痛㾸⋯⋯請你加入阮的革命,阮毋願閣再驚惶⋯⋯」。這首歌還是不唱為妙。我前年和朋友觀看電影版本,這首歌由熱血的革命青年唱出,但慷慨激昂的節奏和悲不忍言的結局並不合拍-軍隊血腥震壓,學生向四週的市民拍門求助,但無人開門。面對炮火和子彈,現實的群眾不會去螳臂當車,學生在街頭演說唱歌,以為得到民心;最後殘酷的現實壓倒理想,滿腔熱血都濺在廣場上。我認為這幕才是《悲慘世界》最悲慘的地方,香港在反對國民教育、六四和七一等遊行集會,都可以聽到這首《人民的歌聲高騰》,現在它的台語版本在這裡響起,可見兩地的民怨何其沸騰?二十五年前電影的結局在天安門重演了一次,我只希望不要有下次。

當晚,不同大專院校的學生輪流上台發言,我最喜歡那群白衣俏麗的藥學系女學生。台下不少是南部的高中生,一群長榮中學的學生坐在我後面,其中一位告訴我:「臉書上支持馬英九的留言都會被圍攻。」他又說並不相信主流媒體和電視名嘴,會自行捜集和分柝各種資訊。

期實,當今媒體至少有一份功勞,他此刻坐著的地方,原本無名無姓。一三年十一日,成功大學折除了「成功」和「勝利」校區之間的圍場,把空地上形成的新廣場名稱拿出來公開網絡投票,結果經師生投票的「南榕廣場」高票當選。然而,「南榕」除了像徵校內那棵百年榕樹,還是紀念那位當年抗議國民黨壓制台灣獨立運動,拒捕自焚身亡的鄭南榕。二二八和反權威,事情涉及政治,校方就手忙腳亂,急忙否決這個燙手名稱,表示要「格遵政治中立與宗敎中立原則」。於是在校務會審議期間,有人漏夜挖走大學光復校區招牌上的「光復」兩字;當校務會決議取消名命,連「KUANG-FU」英文字也遭到同樣命運。

用公開投票來決定一所著名大學的廣場名稱,不管怎樣也無法滿足所有人,校方最初就作了一個愚蠢的決定,其後反口覆舌,喪失民心。期後,反對命名的歷史系教授王文霞,把自焚的鄭南榕比喻為「伊斯蘭自殺炸彈客」,引來學生和社會輿論沸騰,鬧上了報紙新聞。一月十七日,學生在沒有正式名稱的廣場,展開「朕難容」、「慟挍園民主之亡」的標語,發起活動的「成大零貳社」,零八年首任社長是林飛杋,幾天前發起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攻佔了立法院。

現在,台灣的媒體報導當晚的集會,幾乎一律用上「南榕廣場」。泛祿的自由時報的標題是:「南榕廣場 手機海照亮民主」,唯泛藍的〈中國時報〉仍避重就輕稱為「新廣場」。當天有份投票的師生無疑願望成真了。

如今「成大零貳社」可以把臉書專頁上「客觀中立 難容南榕」的黑白封面除下,換上「守護台灣」的圖片,是用電腦畫出了小小的台灣島置身於廣大的黑暗中。

原文 : http://traveler169.blogspot.tw/2014/03/blog-post_25.html

相片:http://www.flickr.com/photos/[email protected]/sets/72157642784668033/

政院驅離,你看的是哪一版的真相?

三月二十四日凌晨,警方驅散聚集政院的民眾,連續兩天,媒體皆以此為頭版:蘋果日報、中國時報、自由時報、聯合報、China Post、Taipei Times,你看的是哪一版?

蘋果日報頭版:依法驅離,手段粗暴

1970359_10152318369172069_1268928457_n

 中國時報頭版:魏揚列首謀

1240452_10151917496272371_1915196873_n_meitu_1

 自由時報頭版:國家暴力鎮壓,血濺太陽花

1619085_10151917497992371_1367842296_n_meitu_2

 聯合報頭版:12小時收復政院

1014010_10151918103317371_521512671_n_meitu_5

The China Post頭版:Executive Yuan assault deliberate: Jiang

1964993_10151917394342371_143543996_n_meitu_4

 TAIPEI TIMES頭版:Students undaunted after violent eviction

1620499_10151917398322371_1667291849_n_meitu_3

依法驅離、收復政院、暴力鎮壓;誰依法?誰收復?誰鎮壓?

警察, 究竟是影武人的施暴者,或是公權力的執行者?面對網路和輿論一片撻伐,警察家屬們也有話要說:

「我先生在台中執勤,後來北上支援,他其實身心很煎熬,畢竟孩子都是手心手背的肉。」許小姐首先開口。

「昨天去吃飯的時候,隔壁桌的人都在罵警察,有時候他們會說:"這些XX黨的打手",但民眾要了解,警察做這些事不是因為他們支持這個政黨,而是那身制服。」章小姐的丈夫是刑警,對於民眾批評非常沮喪。

「有這麼多孩子聚集,也收到各方支援,表示這狀況不是一朝一夕發生的;我很感激他們的勇氣,謝謝他們把想法化為行動,但未必要用這樣的方式爭取,畢竟不該是要對立一輩子,有些事不是非黑即白,而是該有調整的空間。」

「因為先生職等的關係,我不方便露面,但真的希望報導能客觀,也希望民眾理性,不要喜歡就這樣講。」黃小姐哽咽說道。

1383636_10151917500107371_1876214426_n

警察家屬許小姐正接受關鍵評論網訪談

當人手一隻智慧型手機,當一張張直擊現場的照片出現在臉書,受惠於科技世代的你我,是否能暫時抽離片刻,給自己一個公平判斷的機會。

 

65066_4128506250652_1797181578_n (1)

你看的是哪一版的真相?Resource: Macolm

關於媒體報導面向的討論,推薦 Media Development Investment fund創辦人Sasa Vucinic的TED演講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囚徒困局系列:學生與政府的「墨西哥對峙」僵局

8566462-3378108

文 / 林澤民
(轉載自nilnimest 的部落格

本來好好一個賽局,已經玩到一個穩定狀態 ─ 學生持續佔領立法院,政府不敢驅離 ─ 卻把佔上風的「懦夫賽局」,變成了雙輸的「囚徒困局」。政府覺得當「傻瓜」的代價已經比鎮壓的代價更大了,當然只好鎮壓。結果呢?唉!

賽局理論中,參賽兩方對峙而形成僵局的情況可以是所謂「懦夫賽局」 (Chicken Game) 或「囚徒困局」 (Prisoner’s Dilemma)。兩者數學上的差別似乎不大,但理性的參賽者在不同的賽局卻會有很不相同的行為。此次學生運動便見證了兩種賽局的不同,其差異直可以影響到國家及個人的命運。

關於賽局理論的一些重要概念,如參賽者 (player),策略 (strategy),結果 (outcome),收益 (payoff) ,優勝策略 (dominant strategy),納許均衡 (Nash equilibrium),伯瑞多最佳結果 (Pareto-optimal outcome)等,可參考林澤民老師本系列前兩篇文章:

下面是「懦夫賽局」和「囚徒困局」的收益矩陣,其中

  • A,B:參賽者
  • C,D:策略,C=合作 (Cooperate),D=不合作 (Defect)
  • (D,C),(C,C),(D,D),(C,D):結果或策略組合
  • T:收益,參賽者一方合作另一方不合作時,不合作者的誘惑 (Temptation)
  • R:收益,參賽者雙方均合作時,合作者的報酬 (Reward)
  • P:收益,參賽者雙方均不合作時,不合作者的懲罰 (Punishment)
  • S:收益,參賽者一方合作另一方不合作時,合作者的傻瓜收益 (Sucker’s Payoff)
  • 4=最好收益; 3=次好收益; 2=次壞收益; 1=最壞收益

「囚徒困局」 (Prisoner’s Dilemma)

 

Player B

C

D

Player A

C

R=3,R=3

S=1,T=4

D

T=4,S=1

P=2,P=2

T>R>P>S

「懦夫賽局」 (Chicken)

 

Player B

C

D

Player A

C

R=3,R=3

S=2,T=4

D

T=4,S=2

P=1,P=1

T>R>S>P

兩個賽局的差異,在於在「囚徒困局」中,S是最壞收益,而在「懦夫賽局」中,P是最壞收益。

在「囚徒困局」中,由於T>R以及P>S,D 是優勝策略,(D,D) 是納許均衡,但因為 R>P,(D,D) 不是伯瑞多最佳結果。理性的參賽者會選擇D,但雙方均會因 (C,C) 比 (D,D) 來得好而懊惱。可是 (D,D) 是納許均衡,因此參賽者不會一廂情願地改變。反過來說,雖然雙方都知道 (C,C)比 (D,D) 好,(C,C)卻不是納許均衡,即使兩人約好共同選擇 (C,C),只要承諾沒有約束力,堅持合作的結果只會得到最壞的傻瓜收益。這是此賽局之所以是困局的原因。

在「懦夫賽局」中,由於 T>R 但 S>P,不論C或D都不是優勝策略。可是這賽局卻有兩個純粹策略的納許均衡:(C,D) 和 (D,C)。不論是 (C,D) 或 (D,C),理性的參賽者在這兩個結果中,都不會一廂情願地改變策略,因單方面改變只能帶來更壞的結果。而且 (D,C) 和 (D,C) 都是伯瑞多最佳結果,因為不管怎麼改變,都會有參賽者受害,所以這賽局不是一個困局。

「懦夫賽局」的原型故事是兩人開車對撞,如果選擇在相撞前避開,就是合作 (C),否則就是不合作 (D)。因為避開被視為「懦夫」 (Chicken),故賽局俗稱「懦夫賽局」。一般人應該都會同意當懦夫至少比撞死好,所以 T>R>S>P 是成立的。冷戰時期的古巴飛彈危機事件中,美蘇之間核子戰爭一觸即發,但最後關頭蘇聯避開了;賽局的最後結果是理性選擇理論所預測的一個納許均衡的結果。

這次學運,佔領立法院可以看成一個「懦夫賽局」:

 

學生

和平離開立法院

堅持佔領立法院

政府

不驅離

R=3,R=3

S=2,T=4

驅離

T=4,S=2

P=1,P=1

對政府,特別是威權性強的政府而言,驅離可以展現維持社會治安的決心,處罰參與行動的學生以警效尤,並讓事件儘早落幕。如果學生面對驅離而和平離開,則政府鐵腕收效,又沒有流血衝突,這是對政府而言的最好結果。如果政府不驅離而任學生佔領數日後自行離開,則政府雖無橫暴的惡名,卻可能因任學生佔領公署拿不出對策而遭無能之譏,不過事件總算和平解決,這是次好的結果。如果政府不驅離而任學生持久佔領,則政府根本是無能解決問題,這是次壞的結果。最後,如果政府驅離而學生抵抗,致造成流血衝突,此結果恐怕政府不願見,而且也會有嚴重的後續效應,恐怕學生及反對政府暴力的社會人士也不能善罷干休,因此這是對政府而言最壞的結果。如果這樣的收益分析可以成立的話,T>R>S>P 對政府是成立的。

對學生而言,如果政府不驅離,能持續佔領立法院至政府在服貿議題上屈服為止,那當然是最好的。如果覺得象徵性訴求已經達成而自動見好就收退場,像洪仲秋事件時的公民1985行動一樣,則也不錯。如果等到政府驅離才乖乖離開,則團體的威信受損,而且恐怕會遭秋後算帳,這是次壞的結果。當然,被暴力驅離是最壞的結果了。這樣的分析顯示:T>R>S>P 對學生也是成立的。

由於T>R>S>P 對參賽者雙方均成立,這幾天在台灣上演的「佔領/驅離」賽局是「懦夫賽局」。政府的立法及行政部門一再宣示不會用武力驅離立法院的學生,可以說政府至少暫時扮演了懦夫的角色,而立法院的學生並無退讓跡象。根據賽局理論,這樣的結果是「懦夫賽局」的兩個納許均衡之一,在雙方不改變策略的情況下,這個結果是穩定的,各界不期望這僵局能夠很快解決。

那麼為什麼23日晚上會發生流血衝突呢?那是因為賽局的收益矩陣改變了。主要是對政府而言,立法院的情形已經使得它蒙受無能處理的惡名,而且立法院的議事受阻問題還不算太嚴重,如果連行政院施政都要受影響,那根本政府不成其為政府了。而且學生佔領立法院,行政院之後,下一步可想而知是總統府,是可忍,孰不可忍?當一個傻瓜 (Sucker) 已經夠糗了,難道還要當兩個,甚至三個?所以學生佔領行政院後,對政府而言,S 已經變成最壞的結果了,

因此,新的情況使得對政府而言,T>R>P>S,驅離變成優勝策略,而且不必等待,當天就採取行動,學生是否退讓已經不重要了。

那麼學生為什麼要進一步佔領行政院?首先,這也許只是一部分學生領袖的誤算。目前的報導是這是魏揚個人發起的行動,林飛帆只能尊重。但手機及網路世代,動員容易,群眾不加深思而跟隨,從賽局理論來看,就是非理性的行為。但也許魏揚等人主觀上認為在馬英九記者會後,持續佔領立法院已於事無補,進一步升高衝突,甚至流血,或許會得到比枯坐立法院更好的結果。這樣的話,賽局就變成如下的囚犯困局了:

 

學生

和平離開行政院

堅持佔領行政院

政府

不驅離

R=3,R=3

S=1,T=4

驅離

T=4,S=1

P=2,P=2

如此,雙方對峙就是一種所謂「墨西哥對峙」(Mexican Standoff)的囚徒困局了,如吳宇森【喋血雙雄】中有名的這一幕。這種對峙之下,你不開火他開火是最壞的結果,所以理性的參賽者會希圖僥倖而開火,但如果你的火力沒他的大,吃虧的終究是你自己。從支持學運的觀點來看,好好的一個「懦夫賽局」玩成「囚徒困局」,這真是可惜的事。

f_10638303_1

作者:林澤民
台大電機系畢業,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政治學博士,現任教於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校區政府系。林教授今年(2014)五月中至六月底將於台大政治系開授總時數36小時的「理性行為分析專論」課程。七月下旬並將於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參與政治學研究方法訓練營的教學工作。林教授的中文部落格多為文學、藝術、政治、及文化評論。網址: http://blog.udn.com/nilnimest/article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今日香港,不但是明日台灣,更是明日黃花,「香港已死」都講了十年,仲未有人醒來,如果投胎都應該轉世了吧?好了,看到今天的台灣,就掀起對昔日香港的愁緒,但是,「現實接受,態度照舊」,沒得救了。

看見台灣全民同心合力,支持反對服貿這項有害台灣未來的事,連甚有影響力的歌星們也不諱言,坦蕩蕩說出作為一個台灣人應該講的說話,身處彼岸的我也十分感動。張懸、五月天、盧廣仲、林宥嘉等歌手藝人都一一出來表達立場,雖然言論不甚激進,但也是對留守在立法院的莘莘學子的一種鼓勵。

而有聞大陸會封殺對服貿持反對立場的人,「封殺你就梗o架啦」,但是面對強勢的中共,他們仍然捍衛自己地方的未來。反觀香港,在新聞自由、自由行等社會問題中,有幾多藝人歌手出來表態過?近幾年只記得王菀之說過討厭政治,還有GEM叫特首加油,無不為了個人仕途更順利。不過香港的音樂界自90年代開始就不太團結,最團結也只有為汶川地震籌款,但最終捐款去到哪裏呢?不知道。而大家對政治不敢出聲,大都因為北望神州這塊肥豬肉,希望到大陸搵人仔,但是忘了自己的家鄉就快被人劏,這種各自為政的現象,再一次證明香港人一盤散沙的凝聚力。

五月天的阿信就為事件在演唱會中哭崩眼淚,他說他的家面臨前所未有的疑惑……做音樂不就是要討好所有人嗎?我從他的話中明白到一個道理,音樂是無邊界的,但歌手應是有立場。而五月天的新歌《起來》,在這個敏感時刻推出,無論用意是否針對該事件,必然產生對號入座的鼓勵,而我看到大螢幕中「起來」兩字,更想起國歌,「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我愛中國,但是我不愛做共產黨的奴隸。

戀人絮語:契弟

 

「警告:文長,約七千字,請預留足夠時間閱讀。

 

內文可能含大量廣東話粗口、成人及暴力情節,心智未成熟及見到粗口會頭暈之人士,切勿閱讀。

 

切勿在辦公室、公共交通工具、單獨於公共場所進食時閱讀。

 

故事根據史實改編。切勿對號入座。

 

閱讀後覺得正,記住禁個like掣。閱讀後不滿意,索性熄browser,當無睇過。唔使投訴咧,作者唔會理你。」

 

 

────

 

見到下圖,請不要驚訝……儘管你應該唔知道有乜嘢值得好驚訝。

 

brother1

 

呢隻手臂……係我嘅。打格仔嘅地方,唔係吉澤明步或者任何一個AV女優嘅私處,而係一條用界刀刻成嘅名字。

 

一個女生嘅名。

 

───

 

故事發生喺我大學一年級。

 

我嗰陣中意咗一個女同學。當時所有人,I mean,係所.有.同時認識我同佢嘅人,都100%肯定我中意佢。不過,我似足嗰啲情荳初開嘅小男生,一直唔撚認。

 

連承認中意人哋都唔敢,好一條懦夫。除咗怕醜(呢個肯定係原因之一,因為到咗今時今日,我變得好撚唔知醜先敢承認),係因為我知道呢世、上世、下世,佢都唔會中意我,作為一個功利主義者,唔會做啲無好處嘅嘢。

 

其實,佢有男朋友,一個好仆街嘅男友。

 

某日,作為大學生嘅我無返學,坐喺屋企用56.6k嘅速度上網。突然見到枱頭把界刀,靈光一閃,有把聲叫我

 

「喂,你界佢個名喺手臂啦」。

 

我望一望自己間房,無其他人。

 

「仲望?你界佢個名喺手臂啦。」

 

迷之聲音再次響起。如果當年已經有k仔出現,我會以為自己喺唔知情嘅情況下,長期吸食咗太多k仔引起幻覺。

 

我好聽話,手起刀落,界咗個女同學個名。

 

諗返起,好彩把聲唔係叫我「快撚啲跳樓啦,無謂浪費地球資源」。我咁聽話,肯定一嘢跳落去。

 

界手係咪好戇鳩?唔好話今日睇返,甚至乎界嗰陣,我已經覺得非常戇鳩。界手完全唔知為咗乜,純粹聽咗把聲叫界就界,好似洪秀全發咗個夢就搞個太平天國出嚟咁(你睇下!我一下子將自己嘅水平提升到同洪秀全同一程度)。又,而家諗起,呢把迷之聲音,同後來喺黑社會女友屋企聽到嗰把聲,係同一把聲音嚟

 

再講,我從來唔認為刻個名會抱得美人歸。界幾隻字就抱得美人歸,我首先喺左邊手臂刻林嘉欣,跟住喺右邊刻美竹涼子,再喺左右腳刻張栢芝同黎姿,仲界女同學個名?你神經病。我讀經濟,明白呢個世界唔會有咁便宜嘅事。當年Johnny Depp喺手臂紋咗“Winona Forever”,以証明佢對當時女友、影星Winona Ryder嘅愛(可以去google 返佢手臂嗰紋身)。人哋用到紋身咁大陣仗,最終咪又係要分手。

 

最重要係,愛情從來唔係談交易、講條件。唔係符合甲乙丙丁四個準則,做咗ABCD幾件事,叮叮叮叮叮,你會突然中意我。中意一個人,係講一籃子因素,完全求感覺,無得話有咗/無咗某樣嘢,兩情就會相悅;反而你做咗某啲嘢-例如當街屙屎、用圍滾-可以令人反感。即使你將天上嘅月亮摘落嚟,放喺杯度,「唔中意,就係唔中意」,無得解。如果有已經拍過幾次拖嘅女人同我講,佢搵個男友一定有錢、靚仔又好中意佢,我口會同佢解釋三元悖論(自己上網google 史兄+impossible trinity或者買我本書),心會覺得呢個女人「幾廿歲人都唔撚化。如果要講條件,要男人靚仔有錢又中意女人,麻煩你番睇多次『來自星星的你』啦!唔係睇金秀賢呀!係睇下自己有邊忽似全智賢呀!!!」。 I am very serious. 兩個人能夠互相溝通,心靈上連到線,其他外表內涵條件嘅嘢唔好諗咁撚多。

 

我主觀嘅判定係,無論我做乜嘢,唔會感動到呢個女同學;加上佢有男友,做嚟只係多餘。

 

不過,無用、戇鳩係咪等同唔做?大佬呀,咁你有冇行七一呀?有冇叫過口號,「平反六四」、「打倒共產黨呀」,唔通叫兩句大大聲,共產黨好似直至消失天與地咩?有冇share 圖叫陳茂波、梁振英等人落台呀?道理咪又係一樣。好多嘢你試左未必得,唔試一定唔得(但我上面話無諗過成功。愛情果然令人喪失理性嘅思考,講嘢做嘢邏輯混亂)。既然名都界咗喺手,既然個名都幾明顯,既然咁啱我又約咗佢,既然我又有勇氣,於是我喺唔刻意-即係好撚刻意-嘅情況下,俾佢知道我刻咗佢個名喺手臂度。

 

跟住,搞咗一輪,個女仔……要求我做佢契哥。

 

哈哈哈哈哈哈,話就話係契哥,不過同做契弟毫無分別。

 

我成長嘅年代(即係回歸前),如果啲女嘅知道你中意佢,而佢又唔中意你,佢會叫你做佢契哥。佢唔會直接拒絕你、唔會同你絕交,而係同你講乜嘢「其實我而家無諗住拍拖,不如你做我契哥」,繼續同你做朋友,跟住一個屈尾十同第二個人拍拖,不斷折磨你。好似嗰啲乜嘢「夫目前」咁,好殘忍呀~~

 

難得我又應承咗。

 

頂你個肺,明明去示愛,換來偽親戚一個。

 

做咗契哥,好似申請咗匯豐白金咭一樣,專享多種優惠。因為佢男友唔係好理佢,所以好多時契妹無所事事,成日搵我。我仲記得同佢一齊做過幾件驚天動地愛撚過嘅事:

 

平安夜由銅鑼灣行去中環。路線等同以前七一由維園到舊政府總部。重點係:一,平安夜;二,我好憎行路。以前住灣仔,落街行一百步度到巴士站,我都覺得遠…….我記得呢程路,佢解釋咗畀我聽佢男友有幾仆街。

 

去玩具反斗城。某日,佢打畀我話好唔開心,叫我陪佢去海港城嘅玩具反斗城。

 

如果你年過三十,應該記得當年某產品(唔記得乜嘢產品)每年會舉辦大抽獎,頭獎係喺玩具反斗城任拎任攞、任屌任砌三分鐘。契妹嗰日係反斗城就好似贏咗呢個頭獎咁,不斷將好多無謂嘢放入架手推車度……惟一分別係,契妹呢個頭獎係無時限。

 

玩咗個幾鐘,阿契妹填滿咗兩架手推車,行去收銀。正當我猶疑佢點找數之際,佢突然同我講:

 

「走咧。」

 

跟住推開兩架車,走咗出去。一 . 樣 . 嘢 . 都 . 無 . 買 . 到

 

佢嗰陣應該心理變態咗。如果你2000年嗰陣喺海港城玩具反斗城嘅員工,我喺度同你講聲sorry。

 

六月某個晚上,第二日考宏觀經濟。佢凌晨一點打畀我,話佢瞓唔著、又肚餓,叫我陪佢食宵夜。我話:「你出嚟尖沙咀,我請你食麥記。」頂你,夜麻麻叫我食宵夜?我唔食宵夜嫁,咁答夠敷衍咧掛?一點已經無地鐵,出到嚟都只係食麥記,仲嚟?……點知佢搭的士出嚟。

 

喺金馬倫道食完麥記(蝗禍出現後,唯二喺嗰條街未執笠嘅食肆。另一間就係喺隔離嘅肯德雞),我問佢去邊,佢居然答…….去我屋企讀書。

 

如果係正常男人,有條女上嚟你屋企,應該係求之不得。不過我嘅回答係:

 

「我要讀書,聽日考試。屌你,你聽日都要考,早啲返屋企抖咧。」

 

無錯,我係斷然拒絕。因為作為一個大學生,要識分輕重。玩咗一個學期,呢啲時候要讀書。我真係要讀書呀。上嚟做乜啫?

 

佢求咗我好耐,話佢係屋企就會瞓覺,我喺隔離會鞭撻到佢讀書。求多兩求,我心軟,畀佢上咗嚟。

 

因為我間房好細,只得一張書枱,我讓咗畀佢讀書。我自己坐喺床度讀。讀下讀下,我自己瞓著咗。又唔知過咗幾耐,佢熄咗燈上咗床同我一齊瞓!!!!!!!!!!!!!!!!!!!!!(下刪一億個感嘆號)

 

雖然我同佢係打對頭咁瞓(仆街!即係玩69咁呀,佢腳對我頭),我不得不佩服自己:我完全無任何生理反應,亦完全無意慾想掂佢。

 

我只係乖乖咁瞓咗一覺。第二日起身考試。

 

單憑呢個咁神聖嘅行為,我應該得到梵蒂崗封聖啦。

 

印象中,阿契妹係第一個、亦係暫時唯一一個,同我單獨一齊瞓而乜嘢事都冇發生嘅異性。

 

好人有好報。嗰科宏觀經濟學,我拎A+。

 

────

可惜,無論點都好,有一個事實唔會改變:佢只係我契妹,而我只係一個契弟。因為得唔到阿契妹,我失落咗一陣。<界刀x契哥>呢個雙重打擊套餐,亦令我明白幾個道理:

 

1. 界手唔痛,但也沒有快感。可能我怕死,唔敢大力界落去-兄台,嗰度脈搏嚟,萬一流血不止,話係殉情又唔係,又未去到失戀嗰境地。萬一差佬/醫生/阿媽/朋友問起你搞乜鬼,我都唔知點答:『嘻嘻嘻,無呀,無端端有把聲叫我界手,咪界囉。』仆街,讀書讀上腦咩?

 

2. 界手無疤痕。人哋話界手有疤痕,不過我手臂至今仍然「青靚白淨」。而家諗返先記得,當時我聽完把聲就拎刀界手,把.刀.冇.消.毒.過。無畀破傷風菌整死已經偷笑。又或者,當日啲菌上咗腦,搞到我而家咁神化。呢個說法可能性非常高。

 

3. 界手應該揀個短啲嘅名。阿契妹嗰名水蛇春咁長,足足八個英文字母。我又生得矮,四肢短到似蘿蔔,要喺手臂預位界八隻英文字,又要界得靚,難度超高,幾乎要用鉛筆寫喺手臂做草圖。好在係刻幾個英文字母咋-如果刻對對聯,我估要貼A4紙上去跟住刻。

 

多字仲有個麻煩。界到第四個字母,我開始覺得整件事好無聊、好戇居。可惜呢個時候放棄,無聊+戇居度x10000000000,中途停唔到(註),只好硬住頭皮完成。我將界刀左轉右轉,好似喺部iPhone度玩Puzzle and Dragon咁。有幾個字仲界得唔夠深,返手補界多咗兩三下……

 

最後仲用即影即有相機,影咗呢張珍貴嘅相片。巧威威呀!人生第一次界手~~~我成功了~~~~~<3 <3 <3!!仲要係張相寫「血痕」。嘩~~~好叻呀~~~~你話呀,大學生又點,讀咁多書又點,咪又係戇撚鳩鳩,為情界手。

 

雖然以上三點詳述界手嘅心路歷程同經驗,但我絕對絕對唔鼓勵其他人有樣學樣。界手經過專人訓練,切勿模仿。

 

4.  戀愛智慧與人類智商高低,完全無關(read:我成功用咗一句話讚自己好聰明)。有啲戇鳩嘅嘢,無論點提醒你,喺你人生總會做:摸頂買入股票、再摸底賣出股票,愛上唔應該愛嘅人,以為男人會為你改變,淨係行海港城而唔會買任何嘢,以為買部榨汁機之後會日日飲果汁。總有人同你講過:考試前嗰晚唔好打飛機;返工唔好上facebook;唔好愛上不應該愛的人。結果係點?

 

以上嘅嘢你通通做晒,無 ‧ 一 ‧ 遺 ‧ 漏 

 

中意一個明知唔會得到嘅人,唔關契妹事-我從來對佢無帶半點怨恨,只係感情無得勉強。learnt. I learnt. I learnt. 我永遠記得呢樣嘢。唔好糾纏係一段從來無屬於你嘅關係上…….所以我後來糾纏係一段屬於我但畀我放棄咗的愛情度。哈哈哈哈。

 

我哋關係咁好,可惜我嘅身份始終仲係契哥,佢依然痴戀佢嘅男友。呢點令我明白……

 

5.  女生中意仆街。上面提到,佢男友好仆街。有幾仆街呢?話說呢條仔,好中意入機舖打機。佢只係中意打一個足球game,叫Virtual Striker(見下圖)。因為電腦太戇鳩,佢條仔唔中意同電腦打,中意同真人對戰。

 

條友叫阿契妹去機舖學打Virtual Striker,然後同佢對戰……即係,你叫條女口爆、夾腸、玩3P,我都理解到,開口叫女友去練習Virtual Striker,真係夠難得。

 

更難得阿契妹戇鳩鳩又跟住做,朝早等機舖開門,唱定一舊水喺度踢波,練咗幾個月之後同佢男友對戰。

 

virtual-striker

 (此為Virtual Striker 1998,整個系列最好玩。即使到咗2014年,我而家入機舖見到呢隻game,都會坐低玩一兩舖。)

 

哈哈哈哈。點解我知?因為有次我同佢經過赤大附近嘅機舖,佢問我識唔識玩Virtual Striker,我話識,結果……我畀佢炒。

 

我諗呀,責任主編成日話如何如何愛我,佢到今日都唔肯每日幫我喺佢部手機開隻Barcode FootBaller抽垃圾蛋。你睇下,人哋十九歲已經肯為愛主動獻身咧,你條八婆連抽隻蛋都唔肯(個人認為呢幾句係呢篇文嘅主旨)。

 

諗真啲,我又唔想你好似佢咁學識玩呢隻遊戲,因為真係好撚毒。所以都係算罷咧。

 

好咧,上午去機舖踢波,下午又點呢?佢男友仲有另一嗜好,賭馬。佢刨完馬經,將要買嗰啲馬,就咁講畀佢女友聽,叫佢去買。唔賭馬嘅人,邊度識填飛買馬?嗰個年代,除非你有電話戶口,買馬要親身去馬會買。馬會嗰陣仲食得煙,成班麻甩佬、道友、人渣,亦無而家咁好服務有嗰阿姐幫你填飛。

 

佢為咗討好佢男友,居然識晒位置、Q、獨贏、連贏等所有投注方式,仲大概記得啲馬嘅近期戰績。

 

佢男友平時打機、逢三六賭馬,正職係咩呢?我已經唔記得。只係知道佢男友升唔到中六,重讀後都好似讀唔到大學。賭錢、打機嘅資金嚟自邊度呢?我都唔知。

 

佢對阿契妹,可以話係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契妹一直對佢有種不可理喻嘅死心榻地。佢解釋唔到,亦無任何合理嘅理由。有次,阿契妹失踪咗兩三個星期,無返學、手機無開,同學都搵唔到佢。再見到佢嘅時候,佢隻手包住晒,受咗傷咁。

 

我冇問佢發生乜事。

 

直到嗰日,我同佢去完玩具反斗城,買咗飛去港威睇<特警新人類2>。唔係謝霆鋒嗰套,而係陳冠希同佢伴侶Rachael嗰套呢。

 

我同佢企咗喺海旁度食風等入場。等等下,佢無端端伏咗喺我膊頭喊。

 

嚎哭。

 

契妹同我講,男友有晚飲醉酒,打畀契妹叫佢去接返屋企。見到面,契妹接走男友,行行下男友發神經,不斷對佢拳打腳踢,打咗佢足足三十分鐘。我估計三十分鐘應該講大咗……因為平時我同責任主編「玩唧」,半分鐘已經叫救命,慘過去死;畀人打半個鐘一早已經投入咗天父嘅懷抱……

 

契妹死唔去,不過受咗重傷,塊面腫到紫紫黑黑,斷咗幾條肋骨,手手腳腳損撚晒,入咗醫院住咗兩星期-就係點解佢失咗蹤、之後隻手包住返學。佢無報警、無話畀任何人聽,淨係同屋企人講佢撞車。從佢屋企人相信佢係撞車,睇怕佢傷得好撚嚴重。

 

我同佢企喺海威對出個海旁。佢喪喊,伏喺我膊頭不斷喊。喊咗好耐。

 

當年港漫百份百感覺,第10期(1998年)有一幕係Cherie伏咗喺許樂度喊,講佢畀Jerry飛咗有幾唔開心。許樂心裏面諗:

 

「雖然我一直都幻想會有機會可以攬住Cherie……但係呢一刻,我並唔感到開心……」

 

feel-100

(大家可自行想像我諗起呢幕嗰陣有幾傷心。契妹畀人打係皮肉之痛,我嗰啲係切膚之痛。) 

 

契妹一邊喊,一邊不斷問我點解男友要咁對佢。問咗我好多次,不過我真係唔知。見到佢咁慘,嗰腦已經完全唔識用正常思維去解讀件事;而且我嗰陣只係拍過兩次拖,唔識乜嘢戀愛道理。完全唔識安慰佢,一碌木企喺度叫佢唔好喊。

 

再者,

 

嗰陣我淨係諗住……

.

.

.

.

.

.

.

.

.

.

仆街,套戲開咗場咧……

 

 

最後,我夾咗佢入場,套戲已經播咗大半。契妹繼續坐喺度喊,咁堅持真係要頒個堅持努力鳩喊奬畀佢,我就好安落咁睇戲(抵你個仆街溝唔到女)。

 

佢男友有個咁嘅女友,算係咁咧。

 

結果,條友好似中意咗第二個,同契妹分手。分咗手,契妹仲對佢不捨不棄,成日關心佢,想同返佢一齊。

 

「人哋唔撚要你,好心你收皮啦。」我同佢講過好多次。我知佢無論點做,佢男友都唔會回心轉意。佢男友回心轉意嘅契機/藥引,一定要係佢男友身上發生-例如新嗰條女生咗椰菜花、新女友唔肯同佢踢Virtual Striker/買馬……此時此刻,我敢講,就算契妹跳樓,男友都唔會回心轉意。

 

不過佢梗係唔聽我講啦。聽我講,我就叫佢順便中意埋我。

 

我嗰陣(20歲)先開始發現:原來人係咁撚犯賤,人哋對你越差,你就越著緊;越仆街,女人就越中意你。打完你一身,你都仲想同我一齊?唔撚叫犯賤叫乜?屌你,容祖兒嗰陣有首歌叫<痛愛>,乜嘢 “喜歡你讓我下沉、喜歡你讓我哭,能持續獲得糟蹋亦滿足" 真係全中呀。

 

所以,往後嘅日子,我好努力做一個仆街愛人。最慘唔係我仆街,而係,仆你個街,原來你仆街啲女真係會中意你多啲……所以我非常努力、全力、出盡奶力咁仆街,一日比一日仆街。以仆街計算,我嘅成就異常巨大,絕對不下於李嘉誠喺商場上嘅眼光同成績。如果我啲前度要尋仇,報復我咁仆街,唔好搵我,去搵阿契妹條仆街啦,係佢搞成我咁。好明顯我患咗創傷後遺症,同大家一樣係受害者嚟嫁!!(此段出現咗九個仆街)

 

6.  女生中唔中意你、同唔同你一齊,同佢本身有冇男朋友,亦完全冇因果關係。唔中意你,冇男友都唔會同你一起;有男友,都可以超級中意你;唔中意你,都可以搵你做男朋友;中意你,又可能無成為你女友。因為以上四樣關係,我都試過,對我嚟講,中唔中意、有冇男朋友完全係獨立事件嚟。

 

7.  情侶/男女之間,太多efficiency loss。你付出嘅,與對方所收之間,可以有好大嘅落差。你買一份報紙,你付$6,報販收$6,中間沒有任何耗損。你去遊行三小時,時間成本$150,沒有人收到這$150的一分一毫,你的回報也沒有$150。甚至乎,有時候只有人付出,沒有人成為接收嘅一方。萬一出現流血事件死咗,社會有重大損失,但無人收到任何回報。一毫子都收唔到。

 

最常見到出現efficiency loss,就係人與人之間嘅關係:我花時間與心機做某些事,對方可能不屑一顧。我因情自殺,小命不保,可能對方一毛也收不到。我花九百元買花,對方可能只覺得值三百元-中間那六百元就是efficiency loss。

 

不論契妹去學打virtual striker、幫男友去馬會買馬,或者係我界手,對方唔欣賞,就係唔欣賞。你付出多少時間心機,可以完全白費。

 

做情侶永遠係雙方嘅選擇,缺一不可。大家唔能夠用錢完全解決愛情,亦唔會有一個制度可以完善咁處理咗佢,所以男男女女完全係靠trial and error,非常花時間同精力去尋找伴侶。做得成情侶-哪怕係一日半日-其實係一個非常非常難得嘅雙重慾望巧合。

 

由於搜尋需時,加上人類擁有亦能夠隱藏大量關於自己嘅訊息(例如中意玩SM、有多次劈腿嘅往績),情侶市場係一個無效率嘅市場。但諗真啲,一個所謂有效率嘅市場根本唔存在。

 

屌,如果有效率,阿契妹晨早揀咗我啦。

 

明明講溝女,最尾都搭上經濟學條線,呢啲咪叫 破傷風菌 讀書讀上腦囉。

 

為免自己再界手,我下一個女友「破處港女」,相對地易搞,亦搞埋嘢。我同佢嘅問題,有99%可以用錢解決-問題不過係我只係大學生,無錢咁解;淨低嗰1%,喺床解決。

 

────

 

一段完全無開始過嘅情侶關係,令我學咗咁多嘢。做人,果然活到老、學到老。

 

後來,唔知點解,明明同阿契妹讀同一間大學、同一個學系,Year 2下半年開始失咗聯絡,之後十幾年無見過大家。

.

.

.

.

.

.

.

.

.

傻啦,我連去玩具反斗城、睇<特警新人類2>都記得,點會唔記得點解?只係我唔想講。

 

大學畢業時,我記得喺紅館門口見到佢。想搵佢影畢業相,不過由於面子問題(男人乎!懦夫乎?),我一碌木咁等佢過嚟,講句對唔住,然後一齊影畢業相。結果佢無過嚟,於是我同佢張畢業相,因此無喺世上出現過。

 

之後交過好幾個女友,累積咗好多仆街積分,照計已經去到鑽石級會員。2009年,我寫<一首歌,一個女生:我的n個女朋友>時,嗰首『如何掉眼淚』就係屬於阿契妹。除此以外,契妹早已經喺我生活中、生命中褪色。要到舊同學聚會,啲同學會問我知唔知阿契妹點,嗰陣我先會諗起呢個人。不過,褪色,並不等同忘記。

 

如何掉眼淚。

 

當時寫嘅嘢,好撚難頂。哈哈哈哈哈。

 

───

後記

 

十幾年後,一次好偶然嘅機會,我同阿契妹居然傾返計。

 

佢早已結婚,現在長期居於外國。究竟丈夫係咪當初叫佢打virtual striker、去馬會買馬嗰個呢?我無問,佢無講。

 

有次佢路經香港,相約喺upper house飲嘢。十多年無見,我有點期待。

  

不過,喺港島做嘢咁多年,upper house咁高級嘅地方我冇去過,搞到迷咗路仲遲埋到。去到,佢已經坐低咗。

 

咁多年無見,佢嗰樣幾乎無變過。

 

聊話家常。我哋講返當年嘅同學,自己嘅近況同工作嘅遭遇等等。我將佢大學嗰幾年考嚟考去、讀嚟讀去都唔合格嘅科嘅course code,講一次畀佢聽。傾下傾下,我將上面全部嘢喺腦海播返一次。我諗起當年佢係海邊喊到豬頭炳咁,自己界手,絕交(呢個詞語好撚豆泥)……

 

然後呢?後來發生太多事。我如何訴說咁多年以嚟發生嘅一切?我從來不介意說自己的事,但又應該喺邊度開始講起?我哋而家有各自嘅生活、遭遇、喜怒哀樂。甚至乎,用「我哋」都唔合適,因為無出現過「我哋」,從來只有「我同佢」。

 

我同佢已經係一對平衡線。

 

當面書出現嗰陣,可以一下子搵返多年無見嘅大學、中學、小學,甚至乎幼稚園同學,好多人(包括我)非常高興。一句招呼,兩則問候,之後呢?除了少部份人透過呢個渠道同舊朋友重聚、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大部份的不過是朋友列表上的一張profile picture。

 

我已經唔知再講乜嘢好。「如何掉眼淚」、「想哭」、「不如不見」在我腦海響起不知多少遍。屌你老母。

 

喺upper house飲完嘢離開,我諗起另一個畫面。

 

────

 

電影<非誠勿擾>尾聲時,日本友人與葛優在汽車上道別,葛優(大概)說:

 

「咱們十幾年沒見,再見又不知是何年咧……

 

我想念我的朋友

 

(靜默兩秒)

 

最好的那幾個朋友,已經各散東西咧。

 

有時候真想你。

 

心裏覺得特別孤獨。

 

保重。」

 

葛優下車。

 

日本友人自己駕著車在公路上行。車一路行,友人一邊唱歌,一邊哭。哭個不停,崩潰了。連車都駕不下去。

 

睇呢套戲,已經係好多年前嘅事。嗰陣我同當時女友睇DVD。女友話,佢喺戲院睇完呢幕,喊咗好耐。

 

我當時一啲都唔明呢幕有乜嘢值得好喊。

 

直到當日喺upper house。非誠勿擾嗰個畫面,往後幾日喺我腦海重複又重複。

 

隔咗五六年,開始有啲明。

 

保重。

 

-完-

───

 

註:講起去到中途停唔到,我諗起有個故事。可以按這裏看。 

 

────

作者的Facebook:戶口Page

 

調整公務員薪俸法案獲一般性通過

立法會一般性通過《調整公共行政工作人員的薪俸、退休金及撫恤金》法案,有議員質疑薪酬升幅遠低於通脹率,亦有議員要求設立分級加薪機制。 列席立法會全體會議的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表示,二零一二及一三年的通脹率分別為6.11%及5.5%,而在二零一三年首三季,本地生產總值按年增長10.5%,故法案建議公務員薪酬由目前每薪俸點七十元調升至七十四元,升幅為5.71%。而退休金及撫䘏金亦按法案建議的升幅作出調整。 議員高天賜質疑,是次加薪的幅度遠比過去兩年的通脹率為低。陳麗敏回應時指出,由回歸至今,公務員薪酬已作七次調整,累計加幅為48%,而統計局的資料顯示,由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三年累計通脹率為44.73%。陳麗敏亦指,是次加薪幅度稍為高於上年度通脹率。 而議員施家倫指出,應設立公務員分級加薪機制,讓基層公務員薪酬有較大增幅。陳麗敏回應指,公務員薪酬評議會已展開相關制度的研究工作。 議員區錦新關注政府外判服務的最低工資調整問題,陳麗敏表示會作考量。 《調整公共行政工作人員的薪俸、退休金及撫恤金》法案獲大會一般性通過。

豁達看生活

人有時就是這樣,突然一頭椿向某些事物,最近我就是這樣,因為《字裡人間》,所以一口氣看了三浦紫苑的三本作品,其中一部就是《多田便利屋》(日文原名應為《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軒)》),後來又發現,此作有續篇《真幌站前番外地》,可惜還未有中文版(以三浦今天的名氣,遲早出中文版啦),然後又發現,兩部作品分別改編成電影和電視。於是,又左搵右搵,總算找到完完整整有中文字幕的電視版。

我看的次序是先看電視,再回頭看電影。但以內容次序來算,電影版是先於電視版,在此便先由電影版說起。

《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

電影版就是改編自直木賞作品《多田便利屋》,男主角多田經營一間便利屋(其實即是包搞掂公司),為了賺錢而接受各式各樣古靈精怪的委託,從而帶出一段段窩心的小故事,跟電視版不同的是,電影版把更多筆墨花在兩位主角身上,也講述了二人不堪回首的過去,調子也較沉重,兩位擁有悲傷過去的男人,無意中走在一起(有點BL Feel呢,哈哈),跟大家所想的不同,二人沒有抱怨,但也沒有互相鼓勵對方,只是自從兩人一起生活以後,漸漸便學懂以豁達的心境來看待生活,慢慢走出悲傷的過去,看完此片,的確讓人反思究竟我們應該過怎樣的人生。

兩位主角也演得出色,瑛太飾演的多田,是個有正義感但死板的人,松田龍平飾演的行天,雖然看似瘋癲叛逆,但在最重要的關頭,總會做出最正確的決定,有時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便已解開了死局。而他在片中(還有電視版)經常出現的笑聲,也的確抵死得過份,就像在笑看著蒼生。

《真幌站前番外地》

本作是深夜劇,所以日本收視也不算高,但卡司倒是不俗,瑛太和松田龍平兩大浪子走在一起,型格指數自然爆燈,何況最後一集還有我頗喜歡的真木陽子,也是看得較投入的原因。

此作主要改編自續篇《真幌站前番外地》,但當中有兩個故事是來自《多田便利屋》的,劇情大致忠於原著,由於二人的心結在首作中已解了一大半,所以調子較輕鬆,在電視版中二人更多是擔任旁觀者的角色,冷眼看世界,沒批判,沒評頭品足,甚至連表態也沒有。此劇有點像《深夜食堂》,只是食堂變成便利屋而已,兩位主角接受委託之餘,也看盡了人世間的種種風情,每集(或兩集)都是一個獨立的故事,都笑中有淚有反思,兩主角雖是旁觀者,但也隨著劇情的進展而成長,尤其是最後兩集,真的很希望多田可以勇敢地踏出那一步。全劇總括來說是好看的,但水準有點飄忽,最出色是第二集,講主角替一名宅男尋找MV中的女神,結局也算是神來之筆,至於女生弒父案也頗感人,但失槍那一集,個人認為是敗筆。

另外,此劇的片頭及片尾製作都很認真,歌曲也很動聽,特別是片尾,只見二人輕輕鬆鬆地吃東西看電視,時而整鬼對方,時而鬥氣,即使結局有時頗無奈,但一看片尾曲,就有種人生本來就充滿無奈,輕鬆面對吧的感覺,把治癒系的風格發揮得淋漓盡致。

值得一提的是,故事舞台真幌市其實是虛構的,應是以三浦紫苑居住的町田市為原型,這個位於東京與神奈川交界的城鎮,予人老舊、冷清的感覺,但正是這種小城鎮,更能讓人覺得自己在生活,而不是生存。這裏的經濟或許有點肅條,但至少小店仍得以生存,這裏的人或許三山五嶽,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非完全建基在金錢之上,這裏沒有服貿協議也沒「屍爬」,但人們仍可在黑暗之中找到點點希望的光線,我相信,每個人心中都希望有個真幌市。

還有,三浦又續寫了《真幌站前狂想曲》,而且也會改編成電影,期待ing……

原文刊於此

多名議員就善豐花園事件作議程前發言

立法會召開大會,多名議員就善豐花園事件作議程前發言。直選議員陳明金表示,善豐花園事件發生一年多來,雖然多份報告先後出爐,但一直未能確定事件的責任方。陳明金表示,「冤有頭,債有主」,關鍵在於是認定責任的歸屬。 陳明金認為,如果缺乏法理依據,就不可能強行要求政府動用公帑去為私人財產「埋單」。但作為法治政府,應伸張社會公義,及時準確發放權威資訊,確定事件責任方。而對有需要的居民,也應該給予適當的司法援助。以及給小業主及全社會一個清晰的說明,不可再拖延下去。 直選議員何潤生及吳國昌均促請政府主動與小業主接觸。何潤生亦希望盡快公佈檢測報告,如實披露有關行政調查結果,並希望小業主團結一致,盡早就重建或修復方案達成共識,重返家園。 直選議員高天賜表示,善豐小業主仍未能解開大廈支柱爆裂的謎團,他質疑最終責任的釐清會否比查找馬航客機失蹤責任更難。 而官委議員劉永誠則表示,善豐事件在澳門是前所未有的,在能獲得確定結論前,不宜妄下定論。劉永誠指出,事件當中涉及多方責任,希望小業主能理解當中難處,並理性等待四月初的報告後,再作進一步協商,尋求解決方法。劉永誠並指,澳門作為法治社會,亦希望小業主能理性克制,討回合法權益。 官委議員徐偉坤表示,善豐小業主因為失去家園而作出不合法的抗爭行為,不但有違法律,亦構成危險,無論如何都不能被接受。他呼籲小業主冷靜克制,理性思考,與政府保持和平溝通和配合。 而在間選議員高開賢、鄭志強、崔世平、崔世昌的聯合發言中提到,希望客業主守法、依法爭取權益。並希望政府即時檢視相關工作的不足,盡快完善,協助小業主們早日解決問題。  

【同學你聽我說】一面盾牌之隔,警察與民眾,那麼遠

行政院的驅離行動,距今超過24小時,對警察反彈的聲浪有增無減。身為警察的妻子,這­些牽手跟坐在螢幕前的所有人一樣,痛哭失聲,徹夜未眠。如今,警察成了眾矢之的,每個­人心中都隱隱有種感受:那一道道警盾的阻隔,破壞的,不只信任而已。但民眾有宣洩的窗­口,當撲天蓋地的指責湧入,執法的公僕們,心中的苦,跟誰說?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