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laming Lips《The Soft Bulletin》:「末世」中的希望

時間退回到去1999年的夏天,當時關於世界末日的預言和夸大性謠傳比比皆是,像Michel de Nostredame那使人迷惑的四行詩體隱喻,就被他的信徒認為是世界末日將會在1999年7月爆發;再加上千年蟲問題、千禧年危機,不少人都相信電腦的故障能引致世界的崩潰,「末世感」一詞被不斷地炒熱,「現代科技」又變成了大家擔憂的對象。

推出於此時勢下的《The Soft Bulletin》,也帶有相關的暗示和回應,第二首《A Spoonful Weighs a Ton》在如太空科幻電影一樣綺麗的音樂背後,即影射了核武的威脅、人類的慾望,「一匙的量有一噸重」,指的即是小小的核彈頭卻俱驚人之破壞力;當原子時代開始,人類也能夠走出地球、征服宇宙,瘋狂的計劃時不時就會開展,冷戰的陰影使人們總抹不去對末日的顧慮與懼怕。《Race for the Prize》中的兩個科學家之間比賽,可看成是美蘇兩大國的較量和競爭,野心無盡的人類總為要達到目標而犧牲太多;《The Spark That Bled》前後段憔悴般的編排(並加插上像探測電離輻射器探頭搖擺的聲音),又營造出受核爆影響的荒蕪廢墟畫面,一心想改變世界的生命啊,卻是如此地渺小和短暫,這好比燦爛的火光,稍縱便即逝。

《The Soft Bulletin》通過核威脅反映對未來恐懼之同時,也蘊含著一股無力感,《Suddenly Everything Has Changed》變換不同面貌的兩段音樂,既代表了新舊年代的交替,更重點是要以它們之間的反差,來渲染人因面對節奏加快的生活,而覺得無所適從的失落情緒;世界突然間變了模樣,現實亦都刺破大家的童真幻想,《Waitin’ for a Superman》帶點唏噓的語氣,唱到你總不能只依靠超人的幫忙,因為他也有疲憊的時候、因為他也有愛莫能助的時候,歌曲步履相較平穩地演進,如從激情的美夢裡醒過來,那些常常深感挫折的現代人,唯有通過自己才可在艱難中拯救自己。

面向時代轉變的《The Soft Bulletin》,混雜了悲觀與積極的情感,《Race for the Prize》帶著野心與隱憂的故事,卻被裝進了勵志樂之中,聽來令人興奮;按我理解,《Race for the Prize》的年輕明亮歡快,就像瘋狂無懼的夢之開始,人類生性難馴,總容易變得狂妄自大;然而,涉及死亡話題的《The Spark That Bled》,又揭穿人的弱點,讓人意識到自己生下來就要面對這個不能逃避的事實,生命儘管有限,但你可以活出無限;熱情即使在《Waitin’ for a Superman》中被冷卻了下來,聽眾也可藉著歌內表面自持下仍有著善感的演繹,得到心靈上的撫慰。

一步一步踏往太空的《What Is the Light?》,用「光」來寓意「愛」的散發,用「太空」來借代「妳」的包圍,這首放在整體觀之,能將「愛」引申成希望,並激勵人去尋找、去以此抵禦「末世」的酷寒;《The Gash》大氣的Hymn加滂湃的演奏,充滿生命力的強韌,給我們振作的勇氣,尤其在歌曲中段昂揚的演唱,更是揮出使大家亢奮的一拳,也為每個身上或生活中,多多少少存在缺憾和問題的人,帶來強勁的鼓舞能量;《Feeling Yourself Disintegrate》以節奏口技引出夢幻流行曲風,表達於失落時代下我們愈覺彷徨、無助,與「存在感」的減弱,那寂寞深不見底的人類,需要靠「愛」來治療,需要靠信念/信仰來支撐,歌到後面連續重複的"Feeling Yourself Disintegrate",上升到精神層面上,讓人在神遊中,反倒省思自己的存在,以及活著之目的。負面情緒彌漫的世紀末,也是醞釀新希望的起點,《Feeling Yourself Disintegrate》和《Sleeping on the Roof》透過特別的目光,在遠望到未來世界光景的時候,亦在重新審視著,自己迷亂的內心。

深受Buffhole Surfers影響的The Flaming Lips,一別之前形式創新大於實質的做法(《Zaireeka》四張曲目相同的CD可用四部不同的CD機同時一齊播放),反而製作出一張光芒更加「四」射的《The Soft Bulletin》。它封面上的照片,來自Lawrence Schiller在1966年為《生活》雜誌拍攝的一幅照片,那個年代除了LSD迷幻劑的盛行、冷戰的威脅,還有嬉皮士文化的興起、大量優秀的歌曲唱片面世。The Flaming Lips的《The Soft Bulletin》,不單只以劃破腐朽的創作,閃現如那時音樂上的亮光,其專輯內不時聽到的銅管樂器,也為《The Soft Bulletin》帶來了雄壯的氣勢,大時代的氣魄。

首選:The Gash

人生的老鼠屎

世界盃短短幾星期,令人看出很多人生百態和大智慧,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當然是巴西慘敗給德國一比七,「波係圓嘅」再次教曉我們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當中,身為隊長的大衛雷斯更成為眾矢之的,一來的確是防守失誤,二來他是身價最高的後衛,整條防線的責任自然落在他身上。一次大敗,一世蒙污,沒人會記得他上一場射的世界波,只會記得他帶領巴西隊恥敗;就像馬勒當拿永遠都會是「上帝之手」;施丹最強的除了施丹式轉身,就是「頭鎚」。

每個人的人生總會有些污點,有大有小,有所謂「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而人生就是一鍋充滿老鼠屎的粥;有些屎別人知道,有些屎要翻動別人才知道,有些屎別人一世都不會知道;如果太緊張那一兩粒老鼠屎,會食得唔安落;但如果毫不緊張那少許老鼠屎,又會愈來愈多;世人總會挑剔你的過錯、放大你污點,甚至會以那顆屎去將你標籤命名,但粥仍要繼續煲,路仍是要繼續行。

我想起小學時有兩位同學,本身都是一般中規中矩的小學雞,但兩位都犯了小學經典大忌──撩鼻屎,不只一次,而且狀甚核突,所以他們就自然被冠以「鼻屎佬一號」和「鼻屎佬二號」,以一個小學生來說,這絕對是一種陰影,加上小學雞都是口不擇言,所以這個名稱對他們漸生影響,一號每次聽都感到憤怒,負面的想法令他每況愈下,對人又怨又恨,有時更將鼻垢揩在別人身上,導致神憎鬼厭;二號一開始也被歸類成同一黨,但他懂得反思問題,開始注意個人衛生,而每次一聽見花名都會以笑遮醜地淡然接受,加上他對人不俗,愈大又愈俊俏,漸漸還成為萬人迷,花名更簡化成「二號」,二號他真正教曉我們「化污點為美名」。

轉載自《新報》

論本土主義中嘅大中華餘毒(四):華夏虛妄,本土須植根香港

10529629_1513206322225788_1641878759_n

 

泛本土主義嘅内部矛盾

本土主義其實係一個籠統詞,金金大師曾撰文《認識「本土派」的入門初階》指出本土派其實分爲幾個派別。雖然現時佢哋嘅行動暫時頗爲一致,但其實有啲方面可以話係完全矛盾。下表係作者略約總結各派別嘅異同。

 

10517053_1513206325559121_1035374561_n

我哋可以睇到喺而家呢個階段,泛本土主義文化觀可以分爲

1)香港本位大中華主義(華夏),下稱「華夏論」
2)香港文化獨立,下稱「獨立論」。

 

何謂華夏論

「華夏論」側重香港本土文化對華夏文化嘅線性承繼及標榜其正統性。其理論基礎建立於「傳統華夏文化優越論」嘅基礎上,可以話係重新包裝過嘅傳統儒家大中華世界觀。透過華夏(香港,或包括台灣)同夷化華夏(中國大陸)嘅對立,賦予捍衛香港文化一個簡單而冠冕堂皇嘅理由。政治行動方面,鑒於現時形勢,以「保存香港城邦」爲首要目標,令我哋能「保住華夏最後據點」,將來再「締結華夏聯邦」。實際上,華夏論並唔排除中國大陸仍然有「華夏遺存」,否則實在冇必要將來去「締結華夏邦聯」。如果大陸冇任何「華夏成份」嘅話,應該剔除於聯邦候選人名單。事實上,「華夏論」係非常傳統嘅中國帝制思維(大中華),透過文化擴張殖民,同化週邊民族。透過願景中嘅「香港城邦」爲首嘅「華夏聯邦」,以「香港文化(華夏文化)」反殖民大陸,最後達致「光復華夏」。呢一派嘅核心思維,其實同大中華膠並無太大分別,只係華夏核心位置唔同。大中華膠以大陸爲華夏核心,所以愛好大陸文化,鼓勵大陸同化香港。城邦派則以香港爲華夏核心,嘗試留存實力,將來伺機同化大陸。

 

何謂獨立論

「獨立論」側重強調香港本土文化自身特色。其文化觀認爲香港文化並非只有華夏單一來源,華夏文化與百越結合後產生同中原華夏文化相異嘅嶺南文化;嶺南文化、殖民地文化及現代文化交融後香港文化先至正式形成。獨立論認爲「華夏」只係一個母體,孕育出眾多不同文化,而呢啲文化因爲政治或地緣上嘅分隔同埋受外來影響而各自走上唔同嘅道路,最後形成新文化甚至民族。而華夏呢個母體由於定義過於籠統模糊,現實意義並唔大。獨立論認爲每個文化各自嘅差異性值得尊重,所以大陸唔應該文化殖民香港,相反香港亦唔應該文化殖民大陸。由此導出短期政治目標爲中港分隔及切實執行實一國兩制以保香港文化獨特性同族群獨立。而政治遠景則有内部分歧,一派認爲只要確實執行現存一國兩制即可以保護香港文化免受大陸同化。另一派認爲除建立民族國家外,喺其它政治體制下都無法確保香港文化/民族嘅獨立性,因此無論獨立建國機會如何,亦應作爲長期目標奮鬥。

事先作利益申報,筆者贊同香港文化爲獨立個體,反對濫用華夏爲香港設下框框,其原因喺下文會分列闡析。

 

 

胡虜稻草人,華夷之辨論脫離現實

華夏論不停強調粵語何其「古雅」、香港如何保留「華夏嫡存」,普通話係「胡言亂語」,大陸點樣點樣「華夏淪亡」,因此我哋要「捍衛華夏文化、正音」。理由似乎非常冠冕堂皇,但大部份人似乎冇去真正求證過呢啲說法係唔係真,覺得似層層就去以呢啲理由去捍衛粵語。照咁睇,最有問題最「低劣」嘅語言並唔係普通話,而係真正嘅「胡虜」語言,包括蒙古語、朝鮮語、突厥語。呢啲語言大概有「原罪」,唔及得上「華夏正音」咁「優越」,所以我哋先要大力反對(聲稱)已經受污染嘅普通話。

更奇怪嘅係,學術界早有共識,粵語廣泛受到侗台語影響,唔單只詞彙上有一大堆底層詞,連語音都有顯著嘅壯語特徵(見早前文章《論本土主義中嘅大中華餘毒(二):被遺忘嘅粵語淵源》)。以華夏嘅本位嘅「四夷」角度睇,呢啲都係南方嘅「蠻族」劣等文化,粵語一早已經受到「玷污」。如果我哋可以批評對方「習染胡虜」,其實我哋自己都係「俚僚鳥語」。每當講及呢樣嘅時候,華夏狂熱分子就會話百越都係華夏,已經被華夏所融合吸納云云。我姑且當真,咁北方嘅鮮卑、匈奴、滿蒙等何嘗唔係俾華夏所吸收,點解融合百越嘅就仍然係華夏,融合滿蒙嘅就唔算?

華夏本土主義者討厭嘅,並唔係普通話本身,更唔係“胡虜”,而係普通話使用者嘅行爲、心態、及帝國式文化政經壓逼融合,普通話只係成爲代罪羔羊。假如大陸人一夜之間全部改講純正香港粵語,係唔係代表你同佢哋會拍晒膊頭老友鬼鬼,喜迎中港融合?我唔反對大家厭惡大陸人,但希望諗清楚厭惡嘅真正原因。如果將捍衛粵語/本土文化建立於一個不成立嘅理據上面,大眾主流自然唔會理性認同我哋嘅理念。

我哋捍衛廣東話,有好多理直氣壯當嘅理由。比如廣東話孕育咗我哋嘅文化,冇咗廣東話,香港文化就唔存在。又或者更直接了當啲,就係因爲佢係我哋母語。將捍衛廣東話建立喺攻擊普通話係胡虜語言之上,好聽係好聽,但並唔係啲咩確實理據。

 

奇怪嘅華夏純粹性優越感

攻擊對方被蠻夷胡虜玷污,暗示己方係相對優越嘅「純粹華夏」。一如前述,嶺南文化以至香港文化都糅合大量南方少數民族文化,例如「執骨」(二次葬),北方漢族歷史上冇呢種習俗,反而係泛太平洋嘅土著間可以搵到,係唔係代表北方人比我哋更「華夏」?

甚至「華夏」本身亦係非常模糊嘅概念。假如定義漢朝文化爲「華夏」,唐朝文化就可以話大量混雜胡虜。唐人好西北方非漢族嘅胡服、胡樂、胡舞。連宗教都以印度傳來嘅佛教最流行。唐代藝術融入大量西域成份,例如建築中嘅須彌座、石塔(窣堵坡)、波斯裝飾母題等,係唔係代表唐代文化係劣等混血兒?純粹性優越感係一個好奇怪嘅心態,好多人有呢種諗法,但往往冇嘗試過去反思。歷史上,開放自由嘅文化最輝煌,例如唐文化;專制保守嘅文化最墮落,例如閉關時代嘅共產中國及現今北韓。喺文化自然交流中吸收其它優良文化再同己方融合創造、產生新元素先係健康嘅文化,純粹性代表嘅係原地踏步同閉關自守。香港人向來係海洋文化,面向世界,廣納華洋因而有強勁嘅活力。其實華夏論嘅純粹性優越感之所以受落,源於大陸文化入侵。大陸文化恃政經強勢,強行殖民香港,並非正常文化交流。面對大陸文化強行染指香港本土文化,港人條件反射去捍衛自身文化「純粹性」。可惜港人囿於文化認知缺失(如唔了解香港歷史、文化發展等),對自己文化脈絡認識不足,所以錯借「華夏」作爲自身文化純粹性來源。可惜嘅係從華夏文化到嶺南文化,再由嶺南文化到香港文化,都充滿住其它文化混雜交融。因而華夏純粹性淪爲宗教式迷信教條同口號。其實每個族群都有權利拒絕外來文化強行入侵,並唔需要借助古文化嘅純粹性、正統性做理由。如果我要拒絕香港大陸化,我嘅理由就係香港文化擁有法治、自由、生鬼嘅粵語、感人嘅廣東歌、攪笑嘅周星馳電影等值得我哋自己驕傲嘅嘢,而唔係華夏呢啲咁虛無縹緲嘅嘢。

 

可悲嘅華夏泥古自豪感

華人大多有一種奇怪嘅泥古思想,但凡係淵源越早就似乎越好。好多華夏本土派不停嘗試將粵語「上溯」秦漢,話粵語係「華夏雅言」(按:先秦詩經時代華夏族語言稱雅言)並以此爲傲,好似假如粵語係明清傳入嘅話就不值一文一樣。但事實粵語反映嘅音韻系統來自唐末。又如明明以嚴肅歷史學角度睇,夏朝係冇文字紀錄嘅神話時代。大陸學者係都要搞個白痴夏商周斷代工程,以證明中華文化「源遠流長」,成爲國際學界笑柄。

照咁睇來,語言同文化似乎係紅酒古董一樣嘅資產,年代越久遠就越巴閉。至於點解會巴閉啲,又諗唔到點解。

懷念「華夏」中國有幾強大輝煌,部分原因係近代中國落後於西方嘅情緒投射,導致華人嘗試喺過去尋回自尊。但歷史實在唔應該用來精神自瀆,就好似一個乞兒週圍同人講自己呀爺幾威水幾有錢,都改變唔到自己係乞兒呢個事實。歷史係用嚟引以爲鑒,展望未來,做好而家嘅自己。無論漢唐武功點樣威鎮四方,宋文化點樣清雅脫俗,你都唔係唐人宋人。

 

華夏已死,香港當立

一個文化輝煌與否,在乎佢當今嘅影響力同活力。泛漢華夏文化喺東亞大地上面留低咗好多遺產,深刻咁影響現今嘅日韓中越港台,但畢竟華夏係一個過去嘅化石文化,已經冇咩創造力,隨古人作古而逝,我哋雖然有部分繼承,但冇必要去強行復古。今日你着西裝返工而唔會着漢服;你寫字用原子筆而唔係毛筆;你食茶餐廳常餐熱奶茶而唔係唐代魚繪、駝峰炙、末茶、葡萄酒。明明我哋嘅文化叫香港文化,有好多嘢並非來自華夏而且有自己特色,生做硬砌套一個華夏帽子扣落去概括簡化晒所有嘢,其實係一種離地表現,脫離咗我哋真正嘅文化,將自己身份認同建立喺華夏烏托邦中。

 

本土主義,大中華餘毒未清

大中華膠世界觀同文化眼光向來狹隘(筆者曾經都係大中華膠)。2008年中國熱席卷香港時,香港人批評西藏台灣搞分裂,大鬧陳水扁去中國化數典忘組。等到近年中港矛盾爆發本土意識崛起,先忽然醒覺台灣西藏捍衛自身文化嘅因由。可惜始終喺大一統思想長期荼毒下,大中華思想仍然揮之不去,華夏論幻想嘅華夏復興就係佼佼者。綜觀成個東亞文化圈,日本、韓國、越南曾經使用文言文,深受華夏儒家文化影響,韓國甚至曾自稱小中華。去到近代民族主義傳入亞洲後,東亞各國進行「去中國化」,其實換個角度睇就係確立自身文化特色嘅重要性。經常幻想華夏帝國嘅中國人自然唔高興但無可奈何。台灣係後起之秀,但本土化都比香港早幾十年,台灣嘅所謂「去中國化」只係強調本土中心,例如台灣本土各語言、台灣島歷史嘅重要性。如果你覺得台灣「大逆不道、數典亡祖」,請翻開美國中學歷史教科書,你係唔會搵到任何英國歷史,只有美國獨立戰爭後到現今嘅歷史。雖然只有短短二百幾年,但美國人唔會因此自卑或者眷戀英國文化,反而努力耕耘,創造出自己青出於藍勝於藍嘅獨特文化,爲自己今日先進強大嘅文化同影響力自豪。祖先嘅英國文化?Who fxcking cares!同樣道理,我哋唔係要否定自己有華夏來源,但着眼點應該係而家嘅香港文化。

 

香港唔係文化沙漠,香港曾經係文化帝國

部份香港人對華夏文化上晒頭,佢哋呢樣嘢係出於對自己文化嘅自卑感。佢哋覺得香港文化入便獨特嘅嘢唔足以令佢哋自己驕傲自豪,所以埋首遠古。但事實係唔係咁?香港有強大嘅文化,輻射至東亞甚至全世界。廣東歌、武俠小説文學、電視劇,曾經風靡中國大陸同東南亞華人,以致好多大陸人唔多唔少識幾句廣東話,唱得出唔咸唔淡嘅《光輝歲月》。香港文化強勢甚至令粵語詞彙歷史上少有咁返傳北方,例如普通話「打的」、「買單」都係明顯嘅香港影響。香港電影更加衝出國際,孕育咗一眾巨星,有「東方荷李活」之稱。究竟呢啲輝煌嘅文化屬於華夏定屬於香港人自身嘅努力同獨特性?相信無需花費唇舌。無疑香港文化千禧年後喺大陸影響下開始單一化、去本地化、自我設限,甚至大陸人都批評合拍片「港味盡失」,但「華夏」真係可以拯救香港文化於衰頹?究竟點樣可以重振香港文化,我並冇深刻洞見,但盲目訴諸華夏,只係死路一條。唐代樂舞無法拯救廣東歌;元代戲劇幫唔到香港電影;詩經雅言都唔會成就香港文學。我哋嘅未來,必須靠自己去思考,去努力,拜山問米訴諸祖先係不切實際。我哋嘅文化係建立喺我哋日常生活中,以華夏去建築我哋嘅文化,只會係浮土上嘅華廈,雖美輪美奐但遲早土崩瓦解。

 

香港本土,今後何去何從

香港本土主義尚喺萌芽階段,而且嚟得有啲遲。幸運嘅係我哋有他山之石。台灣嘅本土主義發展同香港殊途同歸,好多理論學説其實可以借鏡。我哋可以研究一下台灣點樣對待華夏淵源同自身特色,點樣建立台灣本位嘅歷史觀點,點樣發展台灣獨特文化。筆者相信,華夏論同獨立論將來會有一番舌劍唇槍,就好似台灣藍綠之爭辯論中華本位定台灣本位一樣。希望通過良性討論,本土主義可以茁壯成長,拯救香港於水火。

 

前文
《論本土主義中嘅大中華餘毒(一):粵語歷史歪論》
《論本土主義中嘅大中華餘毒(二):被遺忘嘅粵語淵源》
《論本土主義中嘅大中華餘毒(三): 溯本追源,再述粵語歷史》

 

多名北區居民反對輕軌途經「黑沙環公園」

運輸基建辦公室舉辦首場輕軌澳門半島北段公眾座談會,約百多名居民出席,期間有十多名居民舉起寫上「堅決反對輕軌走黑沙環公園!」等字句的標語。會上多名發言的北區居民均反對輕軌北段「勞動節高架走線」方案,並認為輕軌途經黑沙環公園會對附近居住環境及樓宇結構構成影響,並指北區居民急需要休憩空間。亦有反對的居民認為,輕軌天橋在黑沙環公園上方經過,會令公園成為「天橋下的地方」。而少數居民則認為,「勞動節高架走線」比其餘兩條走線的覆蓋率大,能讓更多區內居民使用輕軌出行。而運建辦主任李鎮東則強調,輕軌使用膠輪系統,所行走的軌道為混凝土結構,噪音及震動均會比鄰近地區的鐵輪、鐵軌系統少,並指輕軌天橋是在公園邊經過,與民居距離約十米。 運輸基建辦公室今(十二)於黑沙環公園舉辦首場「輕軌澳門半島北段走線」公眾座談會。會上,運建辦代表及土地工務運輸局城市規劃廳廳長劉榕簡介輕軌半島北段走線的設計,以及東北區三個輕軌走線方案的情況。 在答問環節期間,多名居民表態反對「勞動節高架走線」,居民岑先生表示,特首崔世安早前宣佈填海新城A區將會興建兩萬八千個公屋單位,而港珠澳大橋亦會連接到東方明珠附近,「沿海高架走線」的覆蓋率將會比現時估計的為大。他亦表示,黑沙環公園是整個東北區唯一一個大型休憩設施,但將來若輕軌在公園上方經過,將對使用公園的居民構成巨大心理壓力。且香港曾發生輕軌脫軌事故,他質疑輕軌對附近民居及居民的安全性。 另一名反對的居民鄧小姐則擔心,政府宣稱在輕軌工程後,黑沙環公園中多個設施,包括圖書館及停車場將會地下化。她亦質疑,輕軌天橋經過公園,遮擋太陽,令公園變成「天橋下的地方」。而梁先生則表示,自己曾居住在珠海拱北城軌站附近,每朝早都會感受到列車經過所帶來的震動,影響休息。 另外,亦有居民反映政府對輕軌走線實際途經的地區,以及車站的選址地段訊息模糊,並建議政府是否可以在輕軌氹仔段建成後,先作試運轉,讓居民親身感受輕軌對環境及出行帶來什麼影響。 運建辦主任李鎮東回應居民發言時表示,澳門輕軌系統是屬於膠輪系統,軌道以混凝土建成,且天橋兩側都有混凝土牆阻隔,運行時安全可靠,且噪音及震動比較少。他亦表示,同類系統在世界各地經已使用了三十年,均沒有出現過嚴重意外。他亦表示,廣珠城軌雖被人稱為「輕軌」,但實際上是重型軌道交通,所使用的是鐵輪及鐵軌,與澳門輕軌的情況不同。 李鎮東亦稱,填海新城A區已規劃有一條軌道交通,「沿海高架走線」會與A區相當接近,將來兩條走線亦可能會有重叠的情況。 而工務局城規廳廳長劉榕則指,第一期輕軌由氹仔連接媽閣、關閘及將來青洲粵澳新通道所在位置,而第二期則經白朗古將軍大馬路連、內港連接回媽閣,當兩期工程完成後,輕軌澳門半島段會成為一條環線。

【廣告觀點】男人的浪漫

(原載於:廣告狂人

作者:Tom Chung

 

10525387_870641446297793_7485178463585104138_o

 

男人,其實幾需要浪漫。

男人的浪漫 = 孤獨的狼 + 無人明白自己 + 橫眉冷對千夫指 + 英雄感 + 看透世事

有關「男人的浪漫」,請參考高登潮文,的確係有呢個Formula的。

所以,男人的浪漫,可以係「豆腐火腩飯」,亦可以係「大班冰皮月餅」。

 

 

今年大班的廣告,真真正正地飛甩老土,玩「浪漫」。

鄭子誠的演繹,絮絮不休的獨白,其實係高登潮文變奏版。

假如「豆腐火腩飯」有謝霆鋒的《潛龍勿用》點綴,這裡便有王傑的《誰明浪子心》點睛。

男人有頭家,但想重拾浪子的情懷,你笑佢中年危機也好,你話佢攞嚟賤都好,佢唔理,因為「無人明白孤獨的狼」。

因為是「孤獨的狼」,所以自覺「好型棍」。

 

男人的浪漫,是需要一點英雄感,嗯,就先將兩條「登月浪子」捧上天,Moon walk再插旗,將他們變成男人膜拜的圖騰。

男人即使睇唔透枝青島,但都可以看破壽司店「戇鳩鳩,生勾勾」的荒謬,同樣地,月亮上的荒蕪,從來逃不出男人慧眼,「嫦娥唔出現?預咗啦!」。

一眨眼,男人穿上太空衣,「要改變呢個世界,就需要嗰一份勇氣……決定踏出個人嘅一小步」,個Mission大到「改變世界」,英雄感澎湃到瀉。

結果,老婆反面、老豆鬧忤逆、阿媽以為佢傻咗、阿爺恥笑佢、兒啼妻哭,無人明白自己。

最後,男人好孤獨咁坐在月下一個人食大班冰皮月餅,橫眉冷對千夫指……

跟手再讚一下男人敢於嘗試的勇氣…..

男人的浪漫,正式育成。

 

其實影片很多值得思考咀嚼的地方。

1. 譬如有網友評,買冰皮月餅畀老豆鬧忤逆是傻的嗎……但請記住,這個故事發生在25年前《誰明浪子心》作為「新歌」的年代,那些年,對不少老人家來說,冰皮月餅呢啲「新屎坑」,有「不尊重長輩」味道,從前的人,會「做月餅會」,每個月「供會」,累積一年心意送給長輩,長輩會覺得你有心。但一打開見到「冰皮」,白雪雪咁,傳統來講就唔多吉利,而且冰皮月餅價格比傳統月餅平一截,好容易畀長輩標籤為「冇心肝、唔識禮數、冇家教」等等,那段日子,真係今日年輕人難以理解的。

2. 過去的大班冰皮廣告,多多少少會將焦點放在「大班是全港首創冰皮月餅」上面,老實講,又係「客戶想講 vs 消費者想知」的謎思,邊個care究竟邊個發明?客戶囉!但今次廣告一改陋習,將勇於創新這個「Hero」放在「踏出一小步的消費者」身上,激發男人的英雄感,感覺自然更加良好。

3. 寫這篇評論之前,廣告狂人兩位主編曾作過這方面的討論:買月餅送禮這些事,一向女性主導,點解呢一個廣告要採取「男人的浪漫」呢種「高登男性向」角度?我們不約而同地覺得,可能傳統送禮市場「大局既定」,唯有開拓新市場,而新的Target,就是我倆這種會買冰皮月餅「獨食」的獨男……

 

假如個Creative brief 係咁樣Targeting,似乎又做得幾中。

廣告狂人,其實都幾浪漫……

 

要求羅范椒芬為畢業演講致歉聲明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一日是珠海學院第六十四屆畢業禮的日子,畢業生本為是次典禮的主角,可惜主禮嘉賓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羅范椒芬於致辭時,以近九成時間大篇幅談論對《「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下稱白皮書)之意見。第四十六屆香港珠海學院學生會(下稱本會)認為,羅范椒芬於畢業禮作出如此具個人政治立場及爭議的演講並非合適,並對此表示極度遺憾,要求她為此致歉。

有畢業生向本會表示,認為對於一個本屬於學生的畢業禮,並不適合羅范椒芬演講有關政治的內容。其次,演講中提到的白皮書中的內容在香港社會仍存有廣泛爭議,但羅范椒芬在演講中卻大談白皮書內容,指白皮書中有四點關注,如香港電台報道,包括香港要提高競爭力、長期積壓的深層次矛盾需要港人群策群力解決、加強香港與內地溝通及協調、以及防範外部勢力在本港干擾及破壞一國兩制。她又提到香港高度自治並非絕對自治,司法屬於政府一部份,司法人員宣誓時是效忠國家。對於以上的言論,有畢業生認為是在混淆視聽,並有「洗腦」嫌疑。

白皮書中稱香港社會有人對「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和《基本法》 認識模糊、理解片面。所謂的香港高度自治「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並強調中央政府對包括香港特區在內的所有地方行政區域擁有全面管治權。另外,書中又提到特首人選「必須愛國愛港」,特首與立法會普選制度都要「符合國家安全及利益」。

在羅范椒芬演講期間,台下部分人士向她喝倒采,並在座位上做出交叉手勢,更有部分家長和學生抗議離場。頒授證書期間亦有不下二十位學生在台上向羅范椒芬同樣做出交叉手勢。本會認為學生有權以不同方式表達他們的意見,並尊重他們表達意見的自由。同時,羅范椒芬在畢業禮中約十七分鐘的演講,竟用長達十五分鐘談及白皮書,令這個屬於畢業生、家長及學校職工的畢業禮變成個人的政治舞台,本會再次表示極度遺憾。

本會認為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以畢業禮中作出含其本人強烈政治立場的言論實為不適當的行為。白皮書內容富爭議性,畢業禮並非她表達政見的舞台,更非「洗腦」平台。作為大專生,我們對不同社會議題均有自己意見,羅范椒芬的演講並不尊重持有其他意見的學生。在此,本會要求羅范椒芬澄清其言論只屬個人立場並向本校畢業生致歉,還本校畢業生一個不被騎劫的畢業禮。

第四十六屆香港珠海學院學生會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二日

賓州14000個百歲死人收到徵兵單

賓州 – 當地14000名百歲以上的死人日前收到徵兵單,要求他們儘快登記。

 

media_xl_6896179

 

很多當事人的孫輩發現信件後,紛紛向當局放映問題。有關部門調查後,發現千年蟲問題,該部門的資料只有年份後兩個數字,因此無法分辨1893和1993年的不同,最後導致1893-1897年出生的男丁,都被徵召。

 

比利時荷文早報

 

上海的那些事

unnamed-5

 

在上海的最後一天,你在旅館的咖啡廳裡為朋友寫着明信片,人在異鄉給別人留字的感覺特別愜意,只是明信片的設計很狡猾,叫人不敢寫得太深情,所以有時候也不能責怪一些寄片人寫「我在這裡好開心」或「你有機會要來一遍哦」之類的場面話。不過明信片的意義就是讓你用親手寫的文字向收片人訴說心事,再說要尷尬也是以後的事,所以你也沒有想太多,想寫甚麼就寫甚麼。

 

「嗨,你自己來旅行的嗎?」你抬頭一看,原來是坐在你附近那位金髮綠眼的洋人向你問道。你有點驚訝,因為在你認識的洋人當中沒有一位會講國語,你再瞄了一眼他桌上那杯快要喝完的咖啡,大概是他閒着無聊想找個人聊天,於是你就擱下筆來和他閒聊幾句。

「是的,為甚麼你會講國語呢?」「我以前在芬蘭唸書時有學過,之後來到中國工作後就幾乎每天都說着。」「真巧,我有位同學之前在Helsinki當交換生,他說芬蘭的雪景和北極光都很迷人,只是冷了一點。」「對,我就是Helsinki來的!」他一臉驚喜地說。是的,唸大學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即便你自己不是很利害,但你身邊總有一堆很利害的同學,進一步說即便你沒有一些很了不起的經歷或往事,你身邊的同學也肯定會有,偶爾借用一下能夠讓你在別人面前侃侃而談,難怪別人都說這年頭認識人比認識字重要。

 

聊着聊着,本來唸歷史系的你心裡想要趁這機會向這位洋人講述一下上海的歷史來滿足一下自己愛現的欲望,但原來他懂的也不少,而且走過的省份和城市也比你多,也對,會講國語的洋人對中國有相當的認識也是意料之內,所以你也不好意思多說甚麼。當話題面臨瓶頸時,你想起你爸爸曾經說過,如果跟剛認識的男性朋友沒有甚麼特別的話題時,可以試試聊女生,於是你問說:「你知道中國哪個城市的女生最漂亮嗎?」

「哪裡?」那洋人嘴角再度上揚起來。「重慶,這是我在南京大學時聽一位教授說的。他說因為重慶人好辣,而吃辣有助祛濕啊促進新陳代謝啊等等,所以那裡女生的皮膚和臉色都不錯,自然就比較漂亮了。」「噢,這是我聽過的第三個原因。」接着他把其餘的兩個原因娓娓道來,分別是因為重慶是西部的大城市所以吸引到不少年青人到那裡就業,量變促成質變;另外由於重慶位處盆地,霧氣較重,煙雨迷濛下的女生自然讓男生多幾分遐想。你也沒想到原來還有其他原因,果然薑是老的辣,他這塊老辣洋薑應該嚐過不少重慶的辣食和辣妹吧,難怪他說他最喜歡的中國城市就是重慶,害當時在上海的你也想要到那裡走一回。

 

時間也差不多,洋人表示要離開,你說:「給我你的地址吧,下趟旅行時我就可以給你寄明信片了。」「交換微信不是更方便嗎?」說罷,他寫下了他的微信帳號給你,再與你握個手,搭個肩,然後就離開了。而你還留在那咖啡廳裡,繼續寫着那些不太方便的明信片。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