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島區議會初探

離島區議會

 

香港有18個區議會,離島區人口不多,因此選區亦不多,根據選舉事務處及過往官方的選舉網站資料,離島區並分為10個選區,代號順利為T01至T10,包括大嶼山、南丫島、坪洲、長洲、大澳及東涌等地。

 

現時離島區議會選區與民選議員表列如下:

 

140808 表_1

*(註:T07選區,坪洲及喜靈洲的區議員安慶英早前離世,因此該區民選議席懸空。)

 

離島區分區10個選區,議員數目卻不只10位,而是有21位,除了上述的10位民選議員之外,由於現屆仍有委任議員,因此當中有3位是委任議員,表列如下:

 

140808 表_2

 

離島區議會除了民選議員及委任議員外,根據香港法例第547章《區議會條例》,區議會由民選議員、委任議員及當然議員組成,而當然議員為「鄉事委員會的主席在出任主席的期間擔任當然議員」,簡單來說,鄉事委員會主席亦即當然議員,離島區內因有鄉事委員會存在,因此除上文提及的民選及委任議員之外,離島區議會有8位議員為當然議員,表列如下:

 

140808 表_3

 

簡單做一個小總結,下列兩表分別顯示離島區議會議員數目及鄉事委員會與區議會選區大概地理分佈:

 

140808 表_4

140808 表_5

 

由於村落眾多,現只有以表列方式簡介一下,現時離島區議會內議員共有 21 位,民選議員佔 10 位,民選議席佔不足一半,其餘11位則是當然議員8位再加上3位委任議員;另一方面,鄉事委員會之村落、墟鎮與區議會選區大概地理分佈,大概是以該鄉事委員會之村落、墟鎮與選區的緊密程度去粗略劃分,由於村落眾多,暫時只能以表列方式簡介一下。

 

資料來源/參考

離島區議會網站 - 離島區議會成員資料
http://www.districtcouncils.gov.hk/island/tc/2012_2015/member_details.html

政府新聞公報 - 離島區議會一議席懸空 (2014年5月2日)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5/02/P201404300770.htm

民政事務總署 - 鄉郊代表選舉
http://www.had.gov.hk/rre

律政司 - 雙語法例資料系統
http://www.legislation.gov.hk/index.htm

 

瑞典政客承認是法國前總統私生子

Kullavik - 一名25歲的國會議員候選人Hravn Forsne 日前對本地媒體承認,自己就是法國前總統中國先生 François Mitterrand 的私生子。 他承認其母親曾經擔任一份瑞典報章駐巴黎記者,因而結識時任總統的中國。而Forsne承認在中國病逝之前,曾經見過生父,縱使中國癌症病逝之時,他只有7歲。 而Forsne 表示自己決定披露身世並非為名,只是希望選民能「認識他的全部」。但他的身世立即引起法國媒體的極大興趣,雖然中國的婚外情史非常豐富,若Forsne 身世熟實,將會是中國的第四名私生子。 而中國是出身左派的社會黨,而他的瑞典私生子則將代表中間偏右溫和聯盟黨參選。 瑞典快報 / 巴黎人報

【投稿】「最近,動漫節都不動漫了」

文:一弦(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相信不少略有資歷的動漫迷,每年的暑假也會有這樣的感覺。不過很多人(包括筆者)還是口嫌體坦率,嘴裡說差勁,身體卻很老實。最終還是敵不過心魔,自己告訴自己說「睇吓今年衰成點」,又千辛萬苦的排隊進場。結果迫了幾個小時,轉了幾個圈出來,還是會再說一句:「最近,動漫節都不動漫了。」

這句話幾乎像恭喜發財、新年快樂一樣,一年一度,今年說了下年還是會再說。

這年的動漫節,主辦單位似乎終於也「如夢初醒」,除了加入新的同人誌即賣會──「創天綜合同人祭 Creative Paradise 01(下稱 CP)」作為新衝擊,也嚴打了主場館內的侵權行為。比起早年「創意地攤」淪為「淘寶地攤」的慘況,這年的主辦明顯多花了一點心思和時間。第一屆的 CP 獲得了普遍的好評、打擊侵權產品的積極性亦見成長(雖然部份懷疑侵權攤位被封了之後還是有重開,但起碼亦見主辦已經意識到侵權產品泛濫的問題),原本這錄得72萬人次進場的第十六屆香港動漫電玩節,終於也能成為可喜可賀、一洗污名的一屆。

然而筆者又一次進了場,又一次離了場之後,還是不禁說了一句:
「最近,動漫節都不動漫了」

無他,場內的動畫、漫畫攤位依舊欠缺生氣。反之,遊戲類的參展商大行其道、為數甚多。先是 Play Stations 高調宣傳「360換購PS4」的優惠,再有《神魔之塔》邀來代言人 Big Bang 作嘉賓。遊戲類的攤位可謂搶盡風頭,即使是早前宣佈於台灣開設「動漫學院」的角川洲立,氣勢也難以與遊戲類的參展商匹敵,實在令筆者有種去錯了遊戲展的感覺。

自從 2012 年開始禁止即場販賣限量產品之後,心水清的朋友,也許都會略略感覺到主辦單位正逐漸把活動的核心轉移到遊戲攤販之上──這從她們所盤踞的位置、佔地、數量等等的增長就可以看得出來。雖說 ACG(Anime 動畫、Comic 漫畫、Game 遊戲)可謂緊緊相扣、缺一不可,而且動漫節的遊戲參展商日漸興盛,原本也非壞事,甚至能成為刺激進場人數的一大賣點。不過,當她們的發展漸漸影響到其他類型的攤位、活動時,這個問題就不得不正視了。

本地遊戲《神魔之塔》之推出以來一直都極富犯議,其遊戲方式、設定、配置等等均與日本遊戲《龍族拼圖 (Puzzle & Dragons)》非常相似,故一直也有抄襲的嫌疑,更被網民戲稱為《神抄之塔》。而在一年前的第十五屆香港動漫電玩節,更有網民發動了「反神魔」活動,指責她們的抄襲行為。而來到本屆,《神魔》的名字又再次以另類的方式,寫入了動漫節的歷史名冊之內。

也許是因為邀得韓國組合 Big Bang 來港宣傳的關係,又也許是主辦單位預算將有大量的支持者進場的關係,故此《神魔》的展場亦獲得了更大的佔地。而其毗連的位置,在 2013 年時是為 Cosplayer 的休息區,主要是為她們提供休息、拍照之用;而 2014 年──即是今屆,隨著《神魔》的展場用地大幅度上升,此消彼長,毗鄰的 Cosplayer 休息區甚至於平面圖之上消失。當活動展開時,更有 Cosplayer 遭受保安驅趕,引發 Cosplayer、攝影者以及部分的參加者不滿。如同往年一樣,這屆也有「反神魔」的活動。在最後一日展覽結束時,有網民發起「藍絲帶」運動,反對主辦單位對 Cosplayer 的不公平待遇,亦同時指責《神魔》佔用過多的空間。

01.2013

2013年第十五屆,與2014年第十六屆,Cosplayer休息區佔地比較圖

2013年第十五屆,與2014年第十六屆,Cosplayer休息區佔地比較圖

 2013 年第十五屆,與 2014 年第十六屆,Cosplayer 休息區佔地比較圖

有關《神魔》抄襲的事、邀請韓國團體「入侵」動漫節一事(筆者認為邀請韓國團體進入動漫節,基本跟早年的「o靚模」以及代言人之亂犯出同一個錯誤──與ACG無關。不過在這裡就不作深究了。),筆者不打算在這裡著墨太多。但令人擔憂的是,當一個參展商,直接或間接影響到另一項既有活動的空間、用地時,筆者認為主辦單位著實務必要正視。Cosplay文化不論是在動畫、漫畫或是遊戲均有腳蹤,斷不能因為單款遊戲就壓縮她們展示、活動、交流的空間。CP的成功斷不能掩蓋動漫節主場館的缺失,主辦單位要將動漫節從新塑造成一個「動漫展覽」而不是「遊戲展覽」,相信還有一段路要走。

換言之,似乎一眾動漫迷,短期內也沒辦法脫離「年經」的煩惱了。

唉。

「最近,動漫節都不動漫了」

澳大涉違規  勞工局受理仇國平投訴

澳大副教授仇國平疑因參與社運行動而被校方打壓,事件有新進展。勞工局今日正式受理仇國平的投訴,認為澳大在紀律程序中涉嫌違反《勞動關係法》,並已立案跟進處理。而澳大對仇國平的24日停職紀律處分,將在本月下旬執行,到目前為止,仇國平仍未獲澳大通知新學年是否續約。 仇國平受訪時表示,曾向新任澳大校董會主席林金城提出上訴,對方以事件已經處理為由,拒絕受理。第一階段停職處分將在8月20日至31日執行,而他與澳大的合約也正好在8月31日期滿。他透露,校方有安排他任教下學期的部分課程,但暫時未收到通知新學年是否續約。究竟是不再續約還是行政程序延誤,一切到8月底自有分曉。如果真的不續約,他會將有關紀律程序的保密資料向社會公開,讓事件真相大白。 勞工局今日已正式受理仇國平的投訴,認為澳大涉嫌違反《勞動關係法》中的第六條第二款及第十條,保障僱員權利的有關規定。根據上述條例,任何僱員或求職者均不得在沒有合理理由的情況下,尤其因國籍、社會出身、血統、種族、膚色、性別、性取向、年齡、婚姻狀況、語言、宗教、政治或思想信仰、所屬組織、文化程度或經濟狀況而得到優惠、受到損害、被剝奪任何權利或獲得豁免任何義務。 仇國平被紀律調查事件拉鋸近一年,澳大校長趙偉曾否認事件涉及政治因素,指仇違反了學校制定的老師遵守職業道德規章,但至於具體所為何事,校方一直以「保密」為由拒絕向外界公佈。

【投稿】記-陳偉康《中國敲擊樂大師班》

文:唐駍駟(人稱阿四,迷你敲擊樂器小販。經常聽鼓打鼓,成立【聽打】敲擊音樂誌。http://www.facebook.com/attack.attention

 

圖:陳偉康(頂排左二)與一眾年輕中敲樂手

圖:陳偉康(頂排左二)與一眾年輕中敲樂手

在香港舉辦活動去推廣中國敲擊樂,除了康文署、藝發局、社區文化大使、香港中樂團或一些學術機構之外,還有誰會去幹這種事呢?答案是有點令人意想不到的 DrumsOnly。

DrumsOnly 是一個以 drumset (西洋套鼓)為主的音樂中心。雖然大家都是打鼓,但主要玩流行音樂的 drumset 界,與中國敲擊或是西洋敲擊這些較為「學院派」的音樂,互相之間的交流實在是寥寥可數。所以他們今次為陳偉康舉辦這個《中國敲擊樂大師班》,也算是破天荒的一次 crossover。

剛於今年完成演藝學院「音樂碩士學位」 (master degree) 的陳偉康,與在座的五十多位參加者分享他多年來學習與演奏中國敲擊的經驗。他提到「中國敲擊講求精、氣、神,要有內在的氣度才能演奏出中國音樂那種充滿張力的節奏。」這跟以技巧先行的流行鼓有著很大的分別。而且傳統中國鼓不像 drumset 那樣有很多不同的鼓和鈸給樂手發揮,當只有一隻鼓的時候,更加需要講求技巧以外的表現手法。

陳偉康也介紹了中國民間鑼鼓的另一些特色-形體、模仿、敘事等等,這些都是流行鼓鮮有提及的。他與一眾年輕中敲樂手示範了《牛鬥虎》與《老虎磨牙》這些熱門中敲作品,繪形繪聲地將這些特色表現出來。

讓我最為欣賞的是壓軸的一曲《狂悅》,這是陳偉康寫於 2010 年的敲擊獨奏。傳統中敲通常是一個人只負責一件樂器、做出單一的線條。陳偉康卻把西方 “Multiple Percussion” 一人同時負責多樣樂器的觀念融入作品當中,建立了一套由中國鼓組成的 drumset,利用踩 bass drum 的 pedal (腳踏)去打低音大鼓,並同時利用打西洋木琴的 “four mallets” 手法,在不同高低音的排鼓上面做出豐富多變的聲音。樂曲雖然運用了不少西方節奏,但整體編曲還是充滿中國色彩,是一首把中西音樂的元素配搭得很好的作品。

場地屏幕播放的 top view 畫面也值得一讚,相信這種鏡頭是為打 drumset 的鼓手而設的,因為他們通常都是坐著演奏,而且被大量的鼓包圍著,觀眾很難從正面的角度看到鼓手在做什麼。如果今次大師班是在平時那些康文署的正規場地進行,就很難有這種設備了。

放蛇又釘牌 的士雙辣招明起諮詢

政府推出《檢討輕型出租汽車(的士)客運法律制度》諮詢文本,明(9)日起至下月23日展開公眾諮詢。諮詢文本引入多項加強打擊的士違法行為的手段,其中包括「放蛇」,「釘牌」,安裝的士車廂內的錄音監察系統,加重處罰力度,又建議法律明確賦予治安警察局有關的士違法行為的監察及處罰權限,由交通事務局及治安警察局共同負責監察工作。 其中,「放蛇」的概念嚴格訂為僅是執法人員以隱藏身份的方式對違法行為調查取證,不能實施相關的違法行為,且「放蛇」的手段必須是被動式,亦不能以教唆或誘導他人作出違法行為的方式取得證據。 法務局局長張永春舉例解釋,執法人員以遊客身份乘坐的士,期間如果的士司機開價或繞路,這時候執法人員可表露身份及取證,但不能主動開出高價誘導的士司機違法。他強調,「放蛇」必須是被動式執法,且法律要有明確規定。 至於增設釘牌制度,即中止或取消的士司機從業資格的處罰。張永春表示,應該適用於嚴重及重複的違規者,但違規多少次才會被釘牌,他則表示需參考相關法律及透過諮詢聽取社會意見。另外,文本中提到亦應否引入的士司機扣分制,但考慮到現時本澳尚未實施駕駛者違規的扣分制度,因此應否單單純針對的士行業引入扣分制,則需要進一步研究。 的士車廂內安裝音監察系統會否侵犯隱私權?張永春指出,的士屬公共交通工具,即便是一個封閉空間,也屬於公共空間。可以透過法律明確規定安裝系統的權限、目的及資料用途來解決。同時,的士車廂內亦要張貼提示,告知乘客車廂內已安裝錄音監察系統。 另外,文本亦建議引入「的士服務智能管理系統」,實時紀錄車輛行駛路線、營運狀態,研究建立制度化和規範化的的士調價制度,統一監管設立於酒店或私人建築物內的的士候客區,增加對的士司機的職業培訓,表彰服務優異的的士司機。文本又提出要充分討論電召的士的服務定位及要求,為減少空載路程的情況,可通過訂定合理的電召附加費,或增加電召的士數量及分布區域。   《檢討輕型出租汽車(的士)客運法律制度》諮詢文本︰http://www.dsaj.gov.mo/Content/Doc/Transporte.pdf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