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災變的全球失序真相?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退休教授林中斌在《大災變:你必須面對的全球失序真相》探討全球天災為何人禍愈來愈多。林中斌教授曾任美國Manville公司資深地質師、國防部副部長。以下是《大災變》這本書提出的重點:

  • 「全球暖化」並不能充分表達近年來氣候變遷的特色,「氣候極端化」才是更好的描述。
  • 風災、水災、傳染病、生物失衡等災變,近年都有上升的趨勢。
  • 大約從2000年之後,全球地震和火山活動上升的趨勢更為顯著。
  • 全球磁變標示了自然界重大的轉變,這轉變可能超越全球磁變本身,引起地球失序並衝擊地球生靈,但非大絕滅。
  • 地磁變化對世界近年來人禍頻仍的影響雖未廣為接受,但不能排除也不能忽視。
  • 太陽活動是否觸發地球地震及火山活動?科學界仍有爭議,但肯定性的研究結果數目在增加中。
  • 對災變的「末日情結」與「否定闢謠」之外,更可務實準備,樂觀前瞻。

林中斌教授以地球磁場持續變弱,作為全球天災人禍不斷的主因之一。林中斌教授的的文筆非常流暢簡潔有力,也引用了大最文獻,包括學術論文和新聞。他把許多複雜的地球科學的觀念和發現介紹得深入淺出,圖文並茂的教育效果也不錯。

林中斌教授在《大災變》指出,地球磁場持續變弱,全球災變屢屢的深層原因。由於地球磁場不穩,近年來全球地震、火山爆發頻率增加。他還指出,地殼下岩漿也 可能因地球磁場不穩而移動異常,於是引起洋流異常,再引起全球氣候極端化:冷的更冷、熱的更熱。各種傳染病包括SARS、豬瘟、雞瘟、肺鼠疫等等也因此出 現。動物界也受到衝擊,出現鯨豚集體靠岸死亡、候鳥迷路、蜜蜂青蛙消失等等。

林中斌教授還指出,人體也有磁場,會受到地球磁場弱化的影響,而人心變得浮躁不安。他認為,近年來國際社會亂象層出不窮,全球恐怖份子活動加劇。還有台灣 社會的許多殺戮事件也和地球磁變有關。他還提出,同時全球交通事故頻率猛增:英、法潛艇居然海底對撞,還有美國的核動力潛艇和自己的運輸艦在荷莫茲海峽相 撞,多次的空難等等也和全球磁變有關。

《大災變》以地球磁變來解釋全球天災人禍頻起的主因之一,算是林中斌教授的創見。不過,很可借的,林中斌教授應該把這論點寫成學術評論論文,然後投稿有同儕審查的國際學術期刊,以促成學術界對此問題的探討,因為《大災變》裡頭提到的證據,老實說,並還不夠強。

《大災變》有兩大問題,一是全球天災人禍的頻率真的有愈來愈高嗎?難道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不是這類新聞愈來愈多的原因嗎?俗話說,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報 導的選材本來就有高度偏見,不夠火辣上不了版面。如果說社會動亂是磁變造成的,先要成立的是人類社會真的愈來愈暴力,可是有趣的是,人類社會什麼時候最暴 力呢?我想應該是一戰和二戰之時吧?今年剛好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一百周年, 大約有6,500萬人參戰,1,000萬左右的人喪生,2,000萬左右的人受傷。和一戰相隔21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更慘烈,死亡人數高達7,300萬 人!這兩次世界大戰前,西方列強的帝國主義擴張時期,也在殖民地大肆燒殺,死亡人數也上千萬。我們這個時期的傷亡人數怎能和那些暴力血腥時期相比?

另外,氣候變遷或許已造成了不少災害,地球磁變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可能還要用同樣的努力才能探索出一二,可是至少要有嚴謹的理論根據。不巧的是,我碩士 班的研究主題是探討蜜蜂的磁場感應,我和物理系的同學利用超順磁共振和磁力顯微鏡,推測出蜜蜂確實含有超順磁磁鐵,佐證了李家維老師和徐錦源學長在 Science期刊發表的發現(Hsu CY, Li CW. Science. 1994 Jul 1;265(5168):95-7.),所以對地磁場和磁場感應等相關知識算是略懂略懂。事實上,沒有任何強力證據顯示人有磁場感應,很多實驗的樣本數超 少,要不然就是統計並不太顯著。因此要以這提出說人會受地球磁變影響,為免言之過早。

還有,林中斌教授指出,在北方的人,通常抗拒改變,他們的政權更替比較慢;而在南方的人,喜歡改變,政權更替比較快。可是之中僅考慮地球磁力分布圖顯示磁力最強在歐、亞、北美洲的北方,最弱在南美和非洲,而沒有考慮到氣候、生物地理、殖民歷史等因素,恐怕失之公允。

認識災變是政府和公民的責任,可是對於災變的認識,我們恐怕要對大自然,以及人類的無知,先懷著謙卑之心!

 

本文原刊登於Readmoo【GENE思書軒】,並同步刊登於The Sky of Gene

貓奴必備!由台灣團隊開發、具備貓臉辨識功能的智慧型餵食器「Bistro」

貓奴必備!由台灣團隊開發、具備貓臉辨識功能的智慧型餵食器「Bistro」

(圖片取自 Bistro 專案頁面

寵物的健康往往是飼主關心的議題,我們多多少少會在網路上或現實生活中看過一些過胖的貓,更不用說有經驗的飼主。為了讓寵物在飲食上受到良好的照顧,市面上也有出現各種自動餵食器,以防忙碌的主人忘記準備飼料,或是為了怕忘記,一下子倒出太多飼料,卻被寵物一口氣吃得精光。現在,台灣有一個團隊「42ARK」,他們開發出了一款可說是發揮了 maker 精神、機器學習與物聯網概念的智慧型餵食器「Bistro」。 Bistro 是一台搭配雲端與 app 的智慧型餵食器,飼主可透過 Wi-Fi 設定、控制餵食份量、監控愛貓的體重、在智慧型手機上觀賞愛貓的進食畫面,Bistro 用來記錄畫面的鏡頭,還可分辨出究竟正在飽餐一頓的是哪一隻貓!

運用貓臉辨識技術,Bistro 知道正在吃飼料的是小黃還是小花

Bistro 在飼料盆與水盆下裝有高精度重量感測器,可知道貓咪每次進食的份量,並且視情況自動補充,而飼料盆前方的踏板也是個體重計,每次貓咪進食時會自動測量貓咪的體重,並且將他們的食量和體重等數據同步到雲端。但是系統要怎麼知道是哪一隻貓咪在吃飼料或喝水呢?Bistro 裝有攝影鏡頭,除了記錄貓咪進食的畫面之外,也會運用貓臉辨識技術分辨正在進食的是哪一隻貓咪,因此一部 Bistro 可供多隻貓咪使用。這裡所用的貓臉辨識演算法,是基於 Bistro 團隊在深度學習與高效能運算上的研究及開發成果。

但如果家中沒開燈或是晚上環境比較昏暗的時候呢?Bistro 內建的 LED 情境補光系統會自動開啟,讓貓臉辨識功能可以不間斷地正常運作。根據 Bistro 專案頁面的描述,補光燈採用類似呼吸燈的設計,不會有忽亮忽暗的情況,不會讓貓受到強光的驚嚇。

結合 app 與雲端,全面量化寵物健康數據

既然稱作智慧型餵食器,Bistro 也有推出 app 搭配使用,所記錄的數據都會同步到雲端,不僅飼主可以隨時查詢,還可以即時收看寵物用餐的畫面。Bistro App 內建完整的貓咪飼料營養資料庫,搭配測量出的貓咪體重,可以準確地計算出每一隻貓合適的飼料份量。一旦系統發現異常的飲食或體重變化,Bistro app 便會立即通知飼主,系統所記錄的資料也能在萬一寵物就醫時作為獸醫的參考。 Bistro 不僅要透過餵食器與 app 協助飼主管理寵物健康,他們還企圖透過 app 建立社群,讓飼主與朋友分享愛貓的生活點滴。除了社群之外,儘管 Bistro 在專案網頁上沒有提到,但飼料訂購說不定也是 Bistro 日後發展的方向之一。

將知識連結起來編織成創意

假如讀者有讀過之前這篇 〈 沒什麼是原創的:把知識連起來就是創意 〉 ,而 Bistro 正是這樣的產物:磅秤、攝影機、貓臉辨識技術和 app⋯⋯ 結合了 42ARK 創辦人宋牧奇自己養貓的經驗,發展出 Bistro 這樣的產品。

宋牧奇是奇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創辦人,該公司專注於開發 GPU 雲端運算技術。這篇 〈與江院長座談創業生態圈:生態圈的斷層 – 台灣與世界的差距〉 的投影片就是出自宋牧奇之手,他也是 AAMA 台北搖籃計畫第一期的創業家。

如同所有在群眾募資平台上的硬體計畫,Bistro 也訂出了整個專案的時程,Bistro 預計在明年一月送出第一批智慧餵食器。Bistro 的開發進度能不能按照計畫進行,可能會是計畫成敗的關鍵,因為如同前面所提到的,Bistro 運用的是將現有技術結合,那麼在 Bistro 的募資計畫公開後,也必須面臨來自世界各地團隊的競爭——例如中國。

硬體創新的風險

雖說現在是「硬體復興時期」,各項技術與裝置的取得成本大幅降低,且不必然要動輒百萬、千萬地生產,但從事硬體創新仍有一些風險。我們去年介紹過的智慧型手機外接按鍵「Pressy」 上個月開始出貨,不過創辦人在忙著出貨的同時,也對幾家公司寄出了律師函,包括先前推出「米鍵」的小米等三家中國公司。

「這不是起訴,只是詢問一些問題。他們可以說在 Pressy 之前就已經做了自己的產品,或者說他們的靈感來源於別的地方——但是他們必須要做出回覆。」1

Pressy 並不是第一個遭遇這樣情形的公司,兩年前,另一個在 Kickstarter 上募資成功的 Instacube,由於開發時程一再延期導致出貨時間晚了超過一年,一直到今年四月才陸續出貨,但中國早已在去年七月即推出了一個概念類似的「FamilyCube」。2不過 Bistro 所處的寵物用品市場規模龐大,情況與 Pressy 或 Instacube 很不一樣。 無論如何,Bistro 總算踏出群眾募資第一步,今日起這個智慧型餵食器將在 Indiegogo 開始進行群眾募資,目標是在 30 天內募集 10 萬美金,贊助者有機會用市價 6 折的價格購買一組 Bistro。(請參考 Bistro 在 Indiegogo 的專案頁面中文翻譯

工研院研發技術榮獲全球百大科技研發獎

工研院兩項技術榮獲全球百大科技研發獎(R&D 100 Awards),(左起)工研院綠能所胡耀祖代所長、台泥辜成允董事長、工研院徐爵民院長、旺矽郭遠明總經理、工研院電光所劉軍廷所長合影

工研院兩項技術榮獲全球百大科技研發獎(R&D 100 Awards),(左起)工研院綠能所胡耀祖代所長、台泥辜成允董事長、工研院徐爵民院長、旺矽郭遠明總經理、工研院電光所劉軍廷所長合影

素有科技產業奧斯卡之稱的全球百大科技研發獎(R&D 100 Awards)評選揭曉,工研院以「鈣迴路捕獲二氧化碳技術」、「線上即時熱能分析儀」等兩項創新研發科技獲獎,在國際舞台上大放異彩。

工研院徐爵民院長表示,「鈣迴路捕獲二氧化碳技術」是與台泥公司合作的研究,在花蓮和平水泥廠建置全球最大的鈣迴路試驗廠,每小時二氧化碳總捕獲量1公噸,再利用捕獲的二氧化碳養殖微藻。「線上即時熱能分析儀」則有技術處大力支持,研究團隊開發出快速熱性能量測技術,而且可結合LED自動化機台在生產線上即時量測,在速度、成本和精確度上協助LED廠商提升產線良率,這項技術去年已技轉給旺矽科技,預計年底就要量產上市。

碳捕捉冠軍 減碳新經濟

工研院「鈣迴路捕獲二氧化碳技術」獨創與水泥廠合作模式,目前已技轉台泥並建置全球最大的鈣迴路試驗廠,總捕獲量達每小時1.0公噸。此技術可降低能源消耗,更可讓燃煤發電變成清潔電力。

工研院綠能與環境研究所胡耀祖代所長表示,工研院「鈣迴路捕獲二氧化碳技術」是直接針對水泥廠、發電廠等主要碳排放源進行改善的有效處理方式之一,被國際能源總署認定為全球減碳的各單項技術中之減量冠軍,在技術創新、減碳效率及產業效益三方面均有亮眼表現,因此得到國際獎項的肯定。掌握此減碳技術的產業,將二氧化碳捕獲以後,不但可以作為原料販賣,未來還有機會投入碳交易市場,或是更進一步用「生物固碳法」來養殖微藻,就像餵微藻喝汽水,進而生產轉化為生質燃料及高經濟藻類產品,發展減碳新經濟。

0.3秒測LED熱阻 即時監控散熱優劣

散熱性能一直是影響LED壽命與光品質的重要因素,工研院率先開發可於產線即時量測LED熱阻的分析儀,將可大幅降低LED照明產品的不良率,讓消費者選購產品更心安。工研院研發出的線上即時熱能分析儀(In-Line Compact Thermal Analyzer,ICTA),只需3分鐘即可量測出完整的LED封裝元件熱結構,為目前國際上效率最高的熱結構分析儀,此技術並成功與LED自動化光電分類機台整合,研發出全球首套自動化LED熱阻測試設備,每小時量測速度可達1萬2000顆元件,等於每顆元件量測只需0.3秒,比傳統一小時在實驗室只能量測6顆元件,速度遠遠加快了2千倍,目前已與LED設備廠旺矽科技合作,開發出全球首部結合暫態熱結構分析及線上熱阻量測功能的分析儀,預估此設備今年底將進入商品化階段,可同時滿足研發及量產驗證需求,提供產線進行即時監控、不良品篩檢、製程優化、提升良率,大幅降低LED照明產品的不良率,讓消費者購買LED產品更有保障。

工研院電子與光電研究所劉軍廷所長表示,發光二極體(LED)是未來的主要照明光源,但內部各層材料介面的熱阻問題依舊是LED發展的重要課題之一,事實上,只要能掌握LED熱阻數據,就能推估產品的壽命、效率、及光品質。傳統上測量LED熱阻時,步驟繁複且耗時耗力,因此只能在產品設計階段時在實驗室進行量測;工研院所研發的熱能分析儀不僅可層層分析元件熱結構,更可在生產線上即時測量,透過解析LED散熱能力關鍵的固晶層,讓所有LED產品的散熱優劣無所遁形,對於每年全球超過一千億顆的LED總生產量,是非常有利的工具,不但提升效能、改善良率,更可以提高自動化生產的程度,對LED產業含照明應用以及面板應用意義重大。

名詞解釋

百大科技研發獎(R&D 100 Awards):素有「產業創新奧斯卡獎(The Oscars of Invention-The Chicago Tribune)」的美名,一向深獲國際重視,自1963年開始舉辦,今年是第52屆,已成為市場上鑑定新技術的革命性地位的重要指標。諸如傳真機(1975年)、液晶螢幕(1980年)、柯達照片CD(1991年)、Nicoderm戒菸貼片(1992年)、Taxol抗癌藥物(1993年)、 實驗室晶片(1996年)和高畫質電視(1998年)等都曾獲選為當年度的百大科技獎,對人類未來生活發生重大影響,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文章來源:工研院新聞稿

【讀者投稿】攝影:觀果學

guan_guo_xue_001.jpg
編按:大人物網站長期分享創意設計作品,但其實我們的讀者群裡就有許多深藏不漏的創意強者,於是我們開闢《讀者投稿》系列提供創作者在大人物網站上向網友介紹作品,創作類型不限,產品設計、繪畫、平面設計、遊戲開發、影片皆可。

攝影師簡介:蘇玲玉
1992年出生台北,在創作的過程中抱持著極高的異常心態,認為總總的事物,一定有著會變的定律,希望在鏡頭下,展現事物的千姿百態,供觀賞者一個視覺上的饗宴。

閱讀全文

Facebook 無止境加推廣告工具,News Feed 就快變廣告板!

(原載於:I LOVE APPS HK

facebook

 

Facebook,當初大家接觸時相信很多都是因為一些小遊戲。當大家都在這個平台注入了時間和感情後,她上市淘金了!如今的Facebook除了是讓大家聯繫朋友的地方之外,更是一個讓商家更容易接觸到你的平台。今天Facebook 正式宣佈推出影片廣告製作工具,因為相片已經不夠賣,準備要將你的訊息牆變成廣告版!

 

Facebook過去不時改變使用者訊息牆的排列方式,名義上是要幫助大家篩選一些有用或大家關心的資訊,不至於被太多的訊息「洗版」。結果呢?如果你想讓自己的訊息讓更多的朋友看到的話,付錢吧!同時,你的訊息牆空間真的會因為少掉了訊息而變得簡潔了嗎?絕對沒用!因為這樣才能插入更多的廣告啊,例子:

 

facebook

 

facebook_ads_take_up_the_whole_thing

圖片來源:businessinsider

 

而早前,Facebook 加入了影片自動播放的動能,一推出大家就猜到這將要為廣告客戶而設的。沒錯,今天Facebook正式推出影片廣告編輯工具,該工具備有以下功能:

目標為本的影片廣告功能更強:當廣告客戶以催谷影片收視率為目標時,他們會以「廣告建立工具」、專為大型廣告商而設的「Power Editor」甚至使用應用程式介面(API) 去製作廣告,現在Facebook進一步提供更切合他們目標的選項(收看影片)。當廣告客戶選擇這個新目標時,Facebook 便會自動選擇最適合的對象,挑選最可能觀看影片的用戶,不論他們使用哪種設備,都能把廣告顯示在他們的動態時報內。另外,廣告客戶及其廣告代理現可透過新的目標功能,了解哪些人看過某些額外的相片或影片廣告。

新工具加強交流:市場推廣商更可以選擇於廣告旁邊添加電話服務按鈕,有利廣告客戶加強觀眾與品牌的交流。

擴大接觸面及調校播放頻率:廣告客戶及其代理可以推算到觀眾數量,及向他們播放的次數。而且,由於Facebook的廣告對象是採用實名制的用戶,因此市場推廣商可以更準確地掌握用戶的身份。

 

facebook

 

看來,Facebook不將你的訊息牆變成廣告看板的話,是不會罷休的!

 

資料來源:Facebook

 

從賈伯斯的一席話認識雲端運算

從賈伯斯的一席話認識雲端運算

小序:相信雲端運算這個名詞,對許多的讀者並不陌生,但因為它的應用層面太廣太抽象,筆者希望藉由這篇文章,為讀者們將這個早已不陌生的名詞再更進一步的做些整理與解釋,同時也期待為一些剛接觸這塊領域的人做一些簡單易懂的介紹。對於較熟悉這個議題的讀者,筆者選擇了一些參考資料是在雲端運算上筆者認為相較有趣的資料,希望能夠給予大家一些新的觀點與想法。

世界杯的決賽已經打完,但今年的世界杯四強賽中有一個小插曲,就是 Google的雲端運算平台做了對四強賽的預測,以彌補今年章魚保羅缺席的遺憾,但雲端究竟有什麼神奇的力量?為何它可以為我們做出預測?在雲的另一端有什麼?

雲端兩個字,筆畫不超過 30 劃,內容卻不是三十字就可以清楚表達。

其實每天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都充滿的雲端的影子,當我們查看 E-mail、看網路影片,這些科技的背後其實都需要雲端運算的支持。

遠在 1997 年,Steve Jobs 談及了雲端運算的概念。一直到了今日,雲端運算的公司仍然在矽谷蓬勃發展,各家公司不斷的推出雲端運算的應用。 Business Insider 在今年 6/4 發表了一篇文章 〈16 Cloud Computing Startups That Could Be Acquired For $1 Billion Or More( 16家併購價可高達十億或更多的雲端計算公司 )〉,可見即使過了17年,這個領域受到世人的注目不減反增。

但是,到底什麼是雲端?雲端運算有什麼應用?

何謂雲端?

雲端運算指的是:由雲端運算的業者,利用其所提供的硬體設備( 伺服器,資料庫,網路元件 ),為其使用者提供服務。服務則包含存儲,運算,網路平台部署,軟體服務,設備租賃。而雲端運算的提供者除了維護其所提供的硬體之外,還要負責開發與維護其所提供服務的軟體,另外讓使用者可以更輕鬆簡單的使用服務也是業者的一個重要的任務 ( 例如我們查看email只需要輸入帳號密碼,而不需要其他複雜的設定。)
使用者以網際網路作為通向天空的鑰匙。

Steve Jobs 在 1997 年的 keynote 中,被問及了他的願景,關於科技可以走到什麼方向。他給出了這樣子的回答:

Much of the great leverage of using computers these days is using them not just for computationally intensive tasks but using them as a window into communication intensive tasks.

筆者認為這是對雲端一個相當貼切的解釋,這句話的大意是,電腦真正厲害的地方並不是因為它可以做很多複雜的運算工作,而是它就像是一扇窗戶,利用網際網路的力量,讓使用者可以連接到各種不同的服務,這些服務當然包含了我們所謂的複雜的運算工作。

Wikipedia 上也對雲端運算作出了一個比喻:

For a user, the network elements representing the provider-rendered services are invisible, as if obscured by a cloud.

其實在上面兩個解釋中,窗與雲的意境非常的相似,代表的是一個簡單的概念。我們使用者只要連上了網路,就可以充分使用雲端上的資源。但是怎麼去?如何去?這個複雜的部分使用者並不需要去了解,而是由業者替我們解決問題,因此以窗或者雲一個簡單的名詞代替了這背後實質上非常複雜的過程。身為使用者,我們需要向業者租賃或購買其服務,並利用網際網路為媒介來使用這些資源。

那麼在雲端上有什麼樣的資源?讓我們先從在雲端產業中的龍頭們也是大家熟悉的公司開始談起。

雲端巨頭

Google

Google 從 2006 開始提供了雲端軟體服務 ( SaaS ) 的功能 Google Apps 給一般民眾,是屬於非常貼近一般消費者的產品,舉例來說 Gmail 、 Google Calendar 、 Google Docs 、 Google Hangouts 這些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軟體。

在2012年,Google 推出了 Google Cloud Platform ( IaaS ),目前已被看好為Amazon AWS 的強力對手,
原因在於其運算速度以及價格的競爭優勢12,其背後有著 Google 私有光纖網路以及硬體的支援。
除此之外 Google 在大數據的領域有著難以競爭的優勢。除了其所擁有資料的龐大,Google 最近推出的 Google BigQuery 幫助客戶更快更便利地進行大數據的運算,以及儲存數據,再加上 Google 數據中心的新網路結構 Software Defined Networking3 使其在頻寬使用率上有著一定規模的提升,這些都讓 Google 在雲端的市場具有絕對的優勢。

Amazon

提到雲端運算,Amazon 在這個市場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其所提供的服務可以說是無所不包,Amazon Web Services 簡稱 AWS ,是雲端運算市場的始祖,又或許說是它開拓了這個市場使人們知道雲端運算有無限的可能。 對於雲端運算的市場AWS就有如智慧型手機的第一台 iPhone 一般的存在。在Amazon的雲端運算服務上,最廣為人所使用的是作為 application host 。

Amazon AWS 的使用者不計其數,其中包含了 Pinterest 、 Netflix 、 Adobe 、 Airbnb 、 Automobili Lamborghini 、 Spotify ,相信大家對他們都並不陌生。

Amazon 所提供的服務有各種不同的面向,其中比較著名的包含了: Amazon EC2 ( 雲端平台,雲端設備 ) 、 Amazon S3 ( 雲端儲存 ) 、 Amazon ERM ( 雲端運算處理 )

RackSpace

RackSpace 在矽谷是最近比較常談論的公司,根據 TechCrunch 所描述, RackSpace目前正尋找併購的買家,或是下市的可能性
。但儘管如此 RackSpace 還是有一些我們值得注意的地方。

RackSpace 創立于 1998,與 NASA 共同合作研發了 OpenStack,OpenStack 是一個雲端作業系統的開源軟體,利用開源軟體的特性,它不止節省了 RackSpace 在開發上的負擔。也使得一般的使用者,可以更有彈性的使用 RackSpace 的雲端運算環境。像這種高自由度,是 Google 、Amazon 、Microsoft 以及其他大公司所無法提供的。

其他軟體巨人例如 Microsoft ( Azure ) 、 IBM 、 HP 、 Oracle 、 VMware 也同樣的推出了其雲端運算的產品。


上圖是由 RightScale4,所做的對於公有雲的市場調查,其中 SMB 指中小型企業

雲端即生活

雲端運算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早在不知不覺間我們因為網際網路以及雲端運算的發展,早已改變了我們生活的形態。早上起來我們查看 Email、和遠在異鄉的朋友聊天,包含我們每天使用的手機應用程式、線上訂票、網路採購、看 Youtube、上 Facebook ,背後都有著雲端科技的支持。雲端的應用之廣泛,除了上面介紹的一些應用外還包含了雲端的存儲,雲端的安全,雲端的管理等,也因此雲端運算的市場已成為不管是大公司,或是新創公司的兵家必爭之地。

相信讀者在看到這裡仍然有一些疑問,例如:為什麼要使用雲端運算?什麼是公有雲?那有私有雲嗎?筆者會在下一篇,對於雲端運算的種類、雲端運算的架構以及雲端的發展趨勢再為讀者們做一個更詳盡的介紹。


從賈伯斯的一席話認識雲端運算

從賈伯斯的一席話認識雲端運算

小序:相信雲端運算這個名詞,對許多的讀者並不陌生,但因為它的應用層面太廣太抽象,筆者希望藉由這篇文章,為讀者們將這個早已不陌生的名詞再更進一步的做些整理與解釋,同時也期待為一些剛接觸這塊領域的人做一些簡單易懂的介紹。對於較熟悉這個議題的讀者,筆者選擇了一些參考資料是在雲端運算上筆者認為相較有趣的資料,希望能夠給予大家一些新的觀點與想法。

世界杯的決賽已經打完,但今年的世界杯四強賽中有一個小插曲,就是 Google的雲端運算平台做了對四強賽的預測,以彌補今年章魚保羅缺席的遺憾,但雲端究竟有什麼神奇的力量?為何它可以為我們做出預測?在雲的另一端有什麼?

雲端兩個字,筆畫不超過 30 劃,內容卻不是三十字就可以清楚表達。

其實每天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都充滿的雲端的影子,當我們查看 E-mail、看網路影片,這些科技的背後其實都需要雲端運算的支持。

遠在 1997 年,Steve Jobs 談及了雲端運算的概念。一直到了今日,雲端運算的公司仍然在矽谷蓬勃發展,各家公司不斷的推出雲端運算的應用。 Business Insider 在今年 6/4 發表了一篇文章 〈16 Cloud Computing Startups That Could Be Acquired For $1 Billion Or More( 16家併購價可高達十億或更多的雲端計算公司 )〉,可見即使過了17年,這個領域受到世人的注目不減反增。

但是,到底什麼是雲端?雲端運算有什麼應用?

何謂雲端?

雲端運算指的是:由雲端運算的業者,利用其所提供的硬體設備( 伺服器,資料庫,網路元件 ),為其使用者提供服務。服務則包含存儲,運算,網路平台部署,軟體服務,設備租賃。而雲端運算的提供者除了維護其所提供的硬體之外,還要負責開發與維護其所提供服務的軟體,另外讓使用者可以更輕鬆簡單的使用服務也是業者的一個重要的任務 ( 例如我們查看email只需要輸入帳號密碼,而不需要其他複雜的設定。)
使用者以網際網路作為通向天空的鑰匙。

Steve Jobs 在 1997 年的 keynote 中,被問及了他的願景,關於科技可以走到什麼方向。他給出了這樣子的回答:

Much of the great leverage of using computers these days is using them not just for computationally intensive tasks but using them as a window into communication intensive tasks.

筆者認為這是對雲端一個相當貼切的解釋,這句話的大意是,電腦真正厲害的地方並不是因為它可以做很多複雜的運算工作,而是它就像是一扇窗戶,利用網際網路的力量,讓使用者可以連接到各種不同的服務,這些服務當然包含了我們所謂的複雜的運算工作。

Wikipedia 上也對雲端運算作出了一個比喻:

For a user, the network elements representing the provider-rendered services are invisible, as if obscured by a cloud.

其實在上面兩個解釋中,窗與雲的意境非常的相似,代表的是一個簡單的概念。我們使用者只要連上了網路,就可以充分使用雲端上的資源。但是怎麼去?如何去?這個複雜的部分使用者並不需要去了解,而是由業者替我們解決問題,因此以窗或者雲一個簡單的名詞代替了這背後實質上非常複雜的過程。身為使用者,我們需要向業者租賃或購買其服務,並利用網際網路為媒介來使用這些資源。

那麼在雲端上有什麼樣的資源?讓我們先從在雲端產業中的龍頭們也是大家熟悉的公司開始談起。

雲端巨頭

Google

Google 從 2006 開始提供了雲端軟體服務 ( SaaS ) 的功能 Google Apps 給一般民眾,是屬於非常貼近一般消費者的產品,舉例來說 Gmail 、 Google Calendar 、 Google Docs 、 Google Hangouts 這些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軟體。

在2012年,Google 推出了 Google Cloud Platform ( IaaS ),目前已被看好為Amazon AWS 的強力對手,
原因在於其運算速度以及價格的競爭優勢12,其背後有著 Google 私有光纖網路以及硬體的支援。
除此之外 Google 在大數據的領域有著難以競爭的優勢。除了其所擁有資料的龐大,Google 最近推出的 Google BigQuery 幫助客戶更快更便利地進行大數據的運算,以及儲存數據,再加上 Google 數據中心的新網路結構 Software Defined Networking3 使其在頻寬使用率上有著一定規模的提升,這些都讓 Google 在雲端的市場具有絕對的優勢。

Amazon

提到雲端運算,Amazon 在這個市場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其所提供的服務可以說是無所不包,Amazon Web Services 簡稱 AWS ,是雲端運算市場的始祖,又或許說是它開拓了這個市場使人們知道雲端運算有無限的可能。 對於雲端運算的市場AWS就有如智慧型手機的第一台 iPhone 一般的存在。在Amazon的雲端運算服務上,最廣為人所使用的是作為 application host 。

Amazon AWS 的使用者不計其數,其中包含了 Pinterest 、 Netflix 、 Adobe 、 Airbnb 、 Automobili Lamborghini 、 Spotify ,相信大家對他們都並不陌生。

Amazon 所提供的服務有各種不同的面向,其中比較著名的包含了: Amazon EC2 ( 雲端平台,雲端設備 ) 、 Amazon S3 ( 雲端儲存 ) 、 Amazon ERM ( 雲端運算處理 )

RackSpace

RackSpace 在矽谷是最近比較常談論的公司,根據 TechCrunch 所描述, RackSpace目前正尋找併購的買家,或是下市的可能性
。但儘管如此 RackSpace 還是有一些我們值得注意的地方。

RackSpace 創立于 1998,與 NASA 共同合作研發了 OpenStack,OpenStack 是一個雲端作業系統的開源軟體,利用開源軟體的特性,它不止節省了 RackSpace 在開發上的負擔。也使得一般的使用者,可以更有彈性的使用 RackSpace 的雲端運算環境。像這種高自由度,是 Google 、Amazon 、Microsoft 以及其他大公司所無法提供的。

其他軟體巨人例如 Microsoft ( Azure ) 、 IBM 、 HP 、 Oracle 、 VMware 也同樣的推出了其雲端運算的產品。


上圖是由 RightScale4,所做的對於公有雲的市場調查,其中 SMB 指中小型企業

雲端即生活

雲端運算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早在不知不覺間我們因為網際網路以及雲端運算的發展,早已改變了我們生活的形態。早上起來我們查看 Email、和遠在異鄉的朋友聊天,包含我們每天使用的手機應用程式、線上訂票、網路採購、看 Youtube、上 Facebook ,背後都有著雲端科技的支持。雲端的應用之廣泛,除了上面介紹的一些應用外還包含了雲端的存儲,雲端的安全,雲端的管理等,也因此雲端運算的市場已成為不管是大公司,或是新創公司的兵家必爭之地。

相信讀者在看到這裡仍然有一些疑問,例如:為什麼要使用雲端運算?什麼是公有雲?那有私有雲嗎?筆者會在下一篇,對於雲端運算的種類、雲端運算的架構以及雲端的發展趨勢再為讀者們做一個更詳盡的介紹。


請把人當作人看:反對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民的長年以來的屠殺與鎮壓。

(資料如有偏差,請指出以作修改。)

「一個邪惡的力量正威脅,在這個偉大國家中的男男女女,以及他們的孩子,我們必須採取措施確保國內的安全和維護我們的國土。」
阿道夫 ‧ 希特勒

「封鎖加沙對以色列國家安全至關重要……解除加沙禁運將讓巴勒斯坦哈馬斯領導人獲得伊朗導彈。」内塔尼亚胡,2010年

暴力及屠殺已經不是第一天的事了。

三位17歲的少年參與示威,在未有對以軍構成立即威脅情況下,在攝影機下被屠殺。(Mohammed Azza,Nadim Nawareh 及 Mohammed Salameh)

以軍是故意用實彈射殺,而示威者最具殺傷力的武器則只有石頭。

橡膠子彈是不可能射穿胸部的。

因此,三名以色列少年被綁架殺害,為此名義,加沙這個露天監獄又成為了屠殺場。安息日後,以軍在12日至13日淩晨,派遣特種部隊對加沙地帶,從北部發起突襲,56人死亡。從上週二(7月8日)發動空襲以來,至7月14日,以色列對加沙的轟炸早已超過1300回。而在加沙中,巴人的死亡人數超過170人,其中有許多是婦女和兒童。受傷者超過1320人,17000人離開自己的家,根本無家可歸,躲進了庇護所。以色列政府甚至考慮派地面部隊進入加沙地區,總理內塔尼亞胡召開內閣會議,授權給軍方必要時可動員多達四萬人的地面部隊。

自2005年,沙龍單方面的撤離加沙地區,以色列統治者偽善表露無遺。一方面擴大了以色列在西岸的佔領區,更糟的是,沒有猶太人的加沙地區,可以被冷血的狂轟猛炸。以色列士兵繼續控制及封鎖通往加沙的海、陸、空所有通道。

以色列大幅度限制攜帶食品、日用品、燃料、烹飪燃氣罐、進入加沙的卡車數量。就連乾淨食水*(在以外色列食水被視為是稀缺品),醫療衛生設備及藥品都是被嚴格控制的。並對加沙實行經濟封鎖,關閉所有邊境通道,不允許在加沙和西岸之間活動。加沙出口貿易停擺,就業率急劇下降,加沙失業人口高達49.1%,大部分是青年。你可以想想,他們不單是被剝奪了居住權,而且是他們的生存權利,而感受到的是無比的絕望。

而以色列政府卻一直以「中東的民主小島」自居。獅式戰鬥機對武裝組織的落後無人機,鐵穹(כִּפַּת בַּרְזֶל)導彈攔截系統對小型火箭。歌利亞壓倒了大衛,而且粗暴的屠殺了他。*יורים ובוכים,他們在自憐,卻又殘酷無情。過往,以色列已經用了接近火燒德國國會大廈式的無稽理由,2008年12月19日,哈馬斯一直有效地遵守停火協議。然而以色列以「巴勒斯坦武裝部隊挖掘隧道」為名,進行空襲,2009年1月派軍入侵,1155人死亡,以色列坦克炮火甚至襲擊聯合國在加沙的幼兒學校,殺害兩個分別是5歲和7歲的孩子。

(*יורים ובוכים,一面射殺,一面哭泣,指的是他們一如既往的,採取受害者的宣傳,卻又以比敵方強大,與敵方不對稱的武器射殺「敵人」)。

以色列非法佔領巴勒斯坦的土地,製造理由,而且是有事先計劃,作出挑釁,後以國家安全為「目的」,無止境的轟炸加薩,是反人類的法西斯行為,此行為與法西斯行當可比。作為普通的人類,我們沒有辦法忍受。所謂的民主福音傳教士美國,在多年來大幅度軍事支援以色列,以色列空軍是美國之外最大的F-16擁有國,各機型總計有362架。

在大概70年前,猶太人被當作不如狗及老鼠的垃圾,成批的送入了毒氣室,然後絕望的死去。而今日,同樣的人卻沒有當巴勒斯坦人視作人類,卻視作為不同的身份及種類,以獲得他們大規模屠殺的「合法性」。

我們必須反對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民的長年以來的屠殺與鎮壓。

伸延閱讀:
以色列:殺害未成年人顯為戰爭罪行
內塔尼亞胡:國際社會譴責以色列封鎖加沙是「偽善」
以色列與哈馬斯的戰爭: 辭令和現實
以色列動員預備役與哈馬斯針鋒相對(2014年7月08日)

圖一,取自Izzeldin Abuelaish,多倫多大學醫學院教授
圖二,來自路透社,2014年7月08日。

(資料如有偏差,請指出以作修改。)

【生活雜字】前路‧還是會有彩虹在等待著

DSE昨天放榜了,不知道這邊有年紀這麼小的讀者嗎?

我是AL年代的人,所以對於DSE可說是不太認識,有人說它們比以前的AL簡單,也有人說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不管怎樣,反正也是要讀書才行吧。雖然我的AL已經是3年前的事,但對於放榜的日子還是有點小感覺。

我不是一個很會讀書的人,要背誦的東西總是記不住,別人看幾遍就能牢記的內容,我可是看來看去都會忘記。寫考試卷也沒辦法好好坐著,總是不到半個小時就「釣魚」,一邊在坐位上呵欠連連,一邊糊糊塗塗地寫著僅存的記憶,搞不好還真的會不小心睡著。我覺得自己完全不是讀書的料子,所以直到現在進入大學新聞系,成績其實也沒有很出色。

我沒有想要在這裡教大家什麼,只是想把想法和讀者朋友們分享。有時候眼前的事情或許很糟糕,甚至會讓你覺得前路茫茫,但其實困難並不一定是阻礙,現在所見的絕望也不一定是真的,說不定這反而是令你成長的好機會。

以我為例子就好,如果當時AL的成績是非常高分,那我肯定會去選熱門的學系,不外乎是金融、管理、經濟之類的,想說將來可以賺大錢嘛,但由於成績沒有想像中優秀 (其實也是預想中的事情啦XD),那也只好重新要想想到底想唸什麼。就在重新找資料的時候,才發現原來一直將新聞系遺忘。這個學系和Stella理想中的工作很接近,從那時候開始,反正認定自己與JUPAS無緣,就開始去不同的學院報名,幸運的是我的語文成績不錯,其他的也沒有到很低分,還能見人,所以所有報名的學院也願意收我。當然,最後我還是選了樹仁大學,這裡的新聞系可是超級有名。

就是因為走著和想像中不一樣的路,所以也要更努力去找尋新方向。如果不是這幾年的種種轉變,我不知道自己今天會在做什麼,也不可能會在這裡和大家聊天,更不會有這麼多旅遊事與讀者分享。我覺得現在的成果還很渺小,但至少做到的自己喜歡的事,讓自己每天都過得充實、快樂。

人生苦短,開心不是最重要的嗎?

不管今天遇上的事有多不如意,只要用樂觀的心去應付困難,前路還是會有想像不到的精彩,彩虹總是會在雨天後等待著大家,像路軌中的小草頑強地求存,沒有事情能把你難倒的。

我的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travelwithstella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