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出版界應反對「被遺忘權」

圖:Mark Knol

自歐盟法院作出「被遺忘權」的裁決,谷歌在5月29日至6月30日已接獲逾七萬宗申請,平均每宗申請涉及3.8條超連結。高峰期過後,現時每日大概有1000宗申請。谷歌近日已開始處理申請,部分新聞網站如英國的《衞報》、《獨立報》及《BBC》的報導連結均遭刪除,有評論人形容這是「間接挑戰新聞自由」。

谷歌開始以行政措施執行被遺忘權的法院裁判後,歐洲新聞機構陸續收到其發出的移除連結通知,但不會解釋原因。遭移除連結的多篇報導包括:2010年蘇格蘭超級聯賽的裁判Dougie McDonald被發現在一場球賽的判決講大話,直接導致他立即請辭(編按:《獨立報》報導這篇《衞報》的文章連結將會還原);2002年一名律師競選律師會時沒有提及正面臨欺詐案的訴訟、2011年法國員工利用辦公室玻璃窗,以告士貼(post-it)製作大型藝術的文化報導;美林証卷前主席E. Stanley O’Neal為公司帶來億元虧蝕,被逼下台的新聞等等。雖然歐盟法院曾提到公眾知情權可凌駕個人私隱,如政治人物企圖維護個人的良好聲譽,這些連結不用移除。可惜暫時看來,谷歌以行政主導方式移除連結,做法並不透明。

評論人James Ball認為,傳媒的恆常工作就是報導人們的所作所為--即使未必犯法,但一些足以引起嚴重政治、道德問題的事件,它們不應「被消失」。新聞的編輯權是屬於傳媒,並非谷歌。「被遺忘權」的裁決為新聞自由(間接地)帶來嚴重影響。又斥責裁決又如發明一隻「言論自由的秒錶」--新聞報導只有在無人要求消失時才繼續存留。他更提出出版界應該採取行動反擊,例如在推特(twitter)開設「@GdnVanished」帳號,專門張貼谷歌移除的報導連結。

很可惜,「被遺忘權」的議題在外國牽起激烈爭議時,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蔣任宏 竟然倡議谷歌把相關政策應用至香港,亞洲各國,甚至全球。縱然他聲稱被遺忘權和公眾知情權應取得平衡,需考慮公眾利益。但他卻同時認為昔日不光彩的情節、債務、破產紀錄或被誣告的受害人都有權删除這些記錄,「應給予這些人的人生第二次機會」。據悉私隱專員並沒有正式向谷歌提出訴求,不過專員已經把驚人的構思寫於網誌,又在亞太區私隱機構論壇提出。事實上,這次亦非首次專員對谷歌有興趣,今次四月,他已公開表示谷歌的產品「Google Glass」可能引發侵犯私隱問題

香港已經沒有《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只有經常為人詬病的《公開資料守則》,索取政府資料可謂難於登天。若再引入「被遺忘權」的措施,連傳媒報導或網絡平台的資訊都可以隨時「被隱藏」(審查)。到那時,連控告他人誹謗的訟費都可省回,最「皆大歡喜」的到底是那些人?

多個團體發動特首選舉民間公投 將就詳情進行全民諮詢

澳門良心、青年動力與開放澳門協會宣布組成「特首選舉民間公投管理委員會」,並準備於八月底就澳門行政長官選舉制度與將於本年八月舉行的行政長官選舉中的候選人進行民間公投。委員會成員周庭希指出,為確保公投可進行得科學與透明,委員會將於即日至本年七月十四日,就是次公投計劃進行公開諮詢,歡迎市民發表意見。 周庭希於記者招待會中提出,本澳大部份市民對現行行政長官的「小圈子」選舉方法認知不足,對「小圈子」的運作亦不清晰,所以希望透過是次公投,給予澳門市民模擬行使公民權利的機會,並可加深市民對現行政治制度的認識。 周庭希就諮詢內容指出,為了達致一個完善的公投,公投中的問題,尤其是字眼上都要先經過討論,故委員會將會就公投的問題內容、投票方法與投票資格等細節公開予市民討論,而委員會亦會於七月底至投票結束期間擺街站宣傳公投。 就投票的資格問題,周庭希指出,斟酌內容主要圍繞在投票的最低年齡資格應放在十六還是十八歲。他表示,雖然十八歲為現時澳門合法選民的最低登記年齡,但他引用香港早前的民間公投中,三個民間政改方案之一正是由一群「未夠秤」,即未滿十八歲的學生提出,他亦觀察到近期有不少本澳的年青人有參與本地的社會運動,故他認為本澳的年青人應有足夠的政治知識參與公投。另外他亦指出,蘇格蘭獨立公投的最低年齡限制為十六歲,故將公投年齡限制設為十六歲也是為了跟隨國際趨勢。 就投票方法的問題,周庭希表示,委員會所設的投票時間為本年的八月二十四日至三十日。合資格選民可於上述時間透過手機或電腦到公投網站投票,亦可在八月二十四日與八月三十日早上十一時到晚上九時親自到實體票站投票。被問及電子投票的私隱問題,他表示,所有資料將只會用作核實投票身份用途,資料亦會於投票後被移除。周庭希在講述實體票站的地點時指出,票站的位置與數量要視乎委員會的義工數量與資源而定,但委員會希望可以分別在佑漢、高士德(三盞燈)、水坑尾、下環及氹仔設立票站。就投票的公信力問題,周庭希則表示,委員會將會邀請第三方團體監察公投運作,同時所有實體選票亦會經電腦掃描存入電腦,所得的選票影像亦會被公開,歡迎任何人仕或團體查核。 委員會另一成員蘇嘉豪則表示,是次公投為幾個資源貧乏的團體所發起,亦是一個政府不負責任下的產物。鑑於早前香港的公投受到北京政府與香港本土的團體、媒體與特區政府的言語攻擊,蘇嘉豪估計,委會會所舉辦的公投亦有可能受到親中團體「無所不用其極」的抹黑與污名化,故他呼籲澳門市民要堅定自己的理念。他亦表示,他非常有信心公投的投票人數會超過四百人,因為他對澳門市民很大信心,相信市民會有能力與智慧選出他們心中理想的選項。 市民可於以下途徑表達對公投的意見: -了解公投詳情http://www.macau2014.org/ -將意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參與委員會將於本年七月十三日下午三時至五時所舉辦的公開論壇(地點待定) 以下為委員會的建議公投命題: 命題一:你是否贊成2019年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 答案A:贊成 答案B:不贊成 答案C:棄權 情況一:2014年特首選舉只有一位候選人 命題二:你是否信任2014澳門行政長官選舉唯一候選人XXX(筆者按:候選人姓名)成為行政長官? 答案A:信任 答案B:不信任 答案C:棄權 情況二:2014年特首選舉候選人多於一位 命題二:你支持以下誰2014澳門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成為行政長官? 答案A:候選人A姓名 答案B:候選人B姓名 …….. 答案n+1:棄權

新益花園管委會:工務局歪曲事實

早前有傳媒報導,指有工務局稽查員到新益花園管委會辦公室跟進一宗僭健個案時,與辦公室內員工發生肢體衝突,報導指工務局人員右肩遭挫傷,事件已報警處理。新益花園業主管理委員會副理事長曾祥星反駁指,兩名工務局稽查員當時並沒有主動出示工作證,並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拍攝,管委會職員因而用手阻止工務局人員拍攝,過程中並無任何身體接觸。委員會主席黃志榮稱工務局自事件後都沒有主動接觸委員會,並稱若得不到當局回應,不排除會有進一步行動。 新益花園業主管理委員會下午三時於新益花園大堂舉行記者招待會,就早前土地工務運輸局派員到管委會辦公室調查時發生的肢體衝突事件作出澄清。管委會副理事長曾祥星強調,當日辦公室出現兩名自稱工務局稽查員的人士,該兩名人員並沒有出示任何工作證,而且要求在場管委會談姓總管先出示身分證。他指出,當日其中一名稽查員在未經在場管委會談姓總管同意下,拍攝辦公室內的工作人員照片架構圖,於是談姓總管及另一位在場職員用手阻止拍攝者攝影,事後被卻工務局控告傷人,並登報譴責。主席黃志榮要求特區政府和工務局正視問題嚴重性,還新益花園業主管理委員會及新益花園各業主一個清白。 新益花園業主管理委員會播放了當日錄影片段。曾祥星指出,七月四日上午十時,當時業主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出現了兩名工務局稽查員,其中一名稽查員只是「揚一揚」工作證,並詢問在場的業主管理委員會談總管及另一名職員:「是誰設置位於新益花園大堂側的廣告橫幅」,稽查員亦要求業主管理委員會立即拆除橫幅,而另一名稽查員在過程中完全沒有出示工作證。 曾祥星指,稽查員稱工務局接到投訴,懷疑業主管理委員會僭建,又稱有文件指出業主管理委員會的設置阻擋了一間商舖的後門,而當時談總管則表示那橫幅是管委會設置,而該地點是屬於大廈公共地方。曾祥星強調,根據工務局圖則所指,橫幅所放置的地方是屬於新益大廈所有業主。期間稽查員要求談總管出示身分證,談總管以稽查員沒有出示工作證為由反問他們的身分,要求他們出示工作證。曾祥星指出當時稽查員聲稱基於保密義務,並不需要出示相關文件。他說稽查員在未經談總管及另一名職員同意下便舉起相機拍攝,談總管指出這是私人地方,且辦公室有大量住戶私人資料,不可拍攝,並按下稽查員的相機,過程中並無任何身體接觸。稽查員指談總管襲擊他們,以及毀壞政府公物,於是致電報警。 黃志榮強調工務局自事件後都沒有按照承諾主動接觸管委會,他表示管委會只希望特區政府和工務局能夠還談總管一個清白,得到一個公平公正的調查,並澄清該橫幅地方屬大廈私人地方。他表示若果得不到當局回應,管委會不排除有進一步行動。

沒人看過的平視角度!用 GoPro 直擊煙火內部


台灣人很喜歡放煙火,情人節、國慶日、過年,還有最知名的跨年 101 煙火秀!較知名的觀光景點,更是每個週末都會放放煙火增加熱鬧氣氛,不過看過的煙火如此多,拍過的也不少,不管你是從網路交流平台上看到別人用手機拍的,還是專業攝影師上樓頂架腳架的專業煙火照,都一定沒有從 GoPro 上看到的精彩!

閱讀全文

獨自流浪沒甚麼,與媽媽一起旅行才是挑戰

10382095_10152509696278433_6200958152669497165_o

 

「哇,你一個人去旅行?好厲害喔!」我相信,10個旅者聽到這句話,10個心裡都會想:「根本沒甚麼厲害。」這些年,獨自外遊已經不是新鮮厲害的事,科技發達,除了剛果和亞馬遜森林,世界各隱蔽的桃花源都漸有人跡,Google 一下,上百條入藏指南、歐遊攻略、尼泊爾徒步旅行路程,盡在眼前。對既懂國際語言,又會用高科技電子的青年來說,一個人出發,還有甚麼難度?

 

踏實、生存至上的母親不愛旅行,自組織家庭後,除了朋友誠邀,或是旅費平到笑而參加旅行團外,她都寧願把時間放在工作和家庭。而近日,她在朋友的邀請下,決定前往倫敦自由行,但無奈媽媽懂的英文就只有「Thank you」 和「You’re welcome」,為免她未入境就被遣返,我決定陪她一起去。

跟母親上一次一同外遊,已是10年前。那時我中二,又是參加旅行團,行李不用管,路程不用理,只要起床上車行便可以了。但這次,當所有計劃旅途的大小事都由自己來決定時,麻煩便來了,大大小小的衝突便發生了

 

第一個衝突,發生在買機票的時候——
「喂!我地可以去杜拜轉機喎!個度勁多酋長喎!我要同酋長影相!」
「下?做咩要去個d國家?個d中東地方好亂嫁喎。」
「咦!呢間航空公司去莫斯科轉機喎!咁咪可以見到好多俄羅斯靚女?!」
「做咩要轉機姐?又要等。」
「等兩個鐘之嘛,平好多喎!」
「個d國家都唔知咩地方黎, 陣間delay咁點算呀?」
「直航貴好多呀嘛,兩個加埋貴4千幾呀。」

對愛新奇愛冒險的年青人來說,迷路是浪漫,意外是驚喜,預計以外的是獎賞。自己一人,餓了找不到吃是自己的事,走錯路走了遠路磨破的是自己的腳,沒看清楚時刻表錯失一班火車在月台上呆坐,浪漫的是自己的時間。 但當旅程加上一位旅伴,而那位旅伴更是平常嘮嘮叨叨,認為打個乞痴是大病、熟悉以外是危險的母親,一個充滿未知和期待的旅程可以免了,而是要換上一個周全的行程。

遇上太多詳盡計劃後但被小事打亂的經驗,我不喜歡太多的安排,雖然旅行的次數不多,但過往都是「睡醒才算」的風格。但是,當母親問:「我地去邊咩?個幾日點分配?」時,身為女兒,她的人肉快譯通,又怎能回答一句:「到時先算」?

 

然後,我翻旅遊書,記下每個地點,計劃一條條路線。如何有效地利用每一天,和如何兼顧我和她的喜好,成了我最近的難題。這趟旅行,除了想讓她玩得開心,玩得盡興,更大的目的,是希望藉這個機會,讓她認識在家以外的我,讓她知道我有能力照顧自己,也有能力把她照顧得妥當。這趟旅行,就像是母親給我的一場人生考試。你牽著我走過平安的24年,這次換我牽著你走過快樂的12天,我做你的人肉快譯通,你做我的人肉腳架好了。

最後,突然找到一張轉機價的直航票,皆大歡喜。

 

誰才是不尊重法治的人?

 

筆者猶記得中學時代坐在大銀幕前觀看當年的賣座港產電影《寒戰》,電影裡面郭富城飾演的警務處副處長劉傑輝向梁家輝飾演的寒戰行動總指揮李文彬講出一句經典對白:「我認為呢d係人治,唔係法治!」,表達了他對李文彬利用自己的權利去做一些不符合警隊規矩的決定的不滿。這句短短十數字的對白,以及兩人隨後十數秒的怒目而視,雖然只佔電影中的很少部分,卻在當年仍未深入接觸和認識各種社會政治理論的筆者腦海中留下深刻印象,讓我自此不斷思考幾個問題:「到底什麽形式的管治才是最恰當?」「在一個群體、組織裡面,領導人應該擁有什麽權利?」「這些權利應該如何被運用?又應該如何被監察與限制?」

碰巧電影上映的次年,法律界和政界的人士便開始了佔中爭取民主的討論,結果一石激起千層浪,社會各界也爭相發表意見,其中間的激辯也豐富了筆者對於有效管治這個議題的思考角度和方法。到了最近進行622全民投票,和平佔中付諸實行,筆者也有協助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在各區擺放街站,呼籲和協助市民投票,期間最常聽到既批評便是:「佔中違反法治精神,而法治精神是香港繁榮穩定的基石,不可以破壞!」大家如果經常接觸香港政府與建制派的宣傳機器,可能會覺得他們的批評沒錯,但是如果仔細想深一層,便會發現他們所講的理論既自相矛盾之餘又可笑。

 

筆者並非法律界人士或者法律系主修生,對佔中所牽涉的法律條文以及相關刑事責任瞭解不深,只曾從高中通識教育科中略學到法治精神的四個層次: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和以法達義。用這四個層次來看佔中:警方可以根據相關法律條文來對示威者作出行動,這是有法可依;示威者行動後集體到警察局自首,而警方必定會根據法律來對示威者作出行動(如拘留),不會恂私枉法,這是有法必依;示威者行動的本質,則是迫使香港政制作出轉變,向民主進發,使人民可以限制政府的權利,進而達致社會公義,這分別是以法限權和以法達義。由此可見,佔中在本質上並無任何違反法治精神的地方。

相反,特區政府以及它上頭的中央政府,在這四個層次的法治精神裡面只達成了第一層:有法可依(當中不少法律還要是十分模糊和不完備的)。在這層次以後的層次,由於共產黨向來都不會有法必依(這從人大前委員長彭真上世紀八十年代被香港記者問到:「在中國,黨大還是法大?」時坦言:「我也搞不清楚。」便可見一斑),那就更加不要奢望他們會以法限權和以法達義,反倒是共產黨利用法律打壓異己、監控人民以鞏固自身和相關集團的利益的例子則見得多了。這正正就是劉傑輝所說的那樣:「呢d係人治,唔係法治!」同樣不是由人民選舉產生、人民也缺乏監察和限權制度和沒有法理性權威的特區政府在上頭的影響之下,自然也不會達到法治精神的深幾個層次了,而從最近幾年諸多的政治監控便正正可看到特區政府缺乏法治精神中以法達義的一面。這麽樣的一個政權,還要堂而皇之地跟人民宣揚法治精神,不覺得荒謬、好笑麼?

 

建制派人士和政府官員說話時,往往會為了為他們那些很多時候有違常理的政策和方針護航,而忽略了講話的基本邏輯。所以大家在聆聽他們這些講話和言論的時候,往往不需要很多的政治、社會、經濟和法律方面的知識,只用常人的邏輯思考一下,便可讓他們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使他們不能自圓其說,大出洋相。然而,生活在這水深火熱的香港,面對着如此的政治困境,偶然看看這些政治笑話,讓人淚中帶笑,或許未嘗不是一件樂事呢。

 

用電思「源」?

在香港,當你一打開電源開關,便可以享受到源源不絕的電力。以2012年為例,本港總用電量為約448億度,人均用電量每人一年約6,000度,於世界排名第40位!目前香港每年排放約4,200萬噸二氧化碳,當中與發電相關的碳排放便佔了62%。全球正面臨氣候變化威脅,而氣候變化亦破壞不少生態物種的家園,減少他們生存香港;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面對地球的氣候問題,我們又豈可獨善其身?

放眼世界,很多國家都各施奇招去減碳節能。日本福島核災後,日本人為節能挖空心思:交通工具、公共場所或辦公室到處可見「節電中」的貼紙。屬政府部門的京都府都帶頭節電,如果到京都府辦內走一趟,會發現廳內的走道昏暗,原來走廊的燈只開一半,就是為了節省幾度電。

法國人的節能更是令人敬佩,在法國還能看到一個特殊景觀,在地產公司門外貼著數十件的單位待售廣告,每張傳單上都有住宅耗能指標,類似香港的家電能源效益標籤。不管你是租屋,還是買賣,都要先經過專家認證,並在交易時出示證書,供買方參考;法國人買樓租樓,除了根據面積、租金/售價、方向、地點等,該住宅的「能源效益」,也是考慮因素;這也造成誘因使各業主將其物業變得更具能源效益,從而亦為地球減少能源耗用出一分力。

香港租售樓宇現時雖並無「節能標籤」,但為家居、工作環境和學校節能不如從自己做起?節能並不困難,生活的諸多細節皆可慳電,例如關掉電器後徹底拔除電源、多種植植物以加強樓宇散熱功能減少開冷氣等。香港地球之友自2006年起開始推出了「知慳惜電」節能比賽,希望能提高市民的慳電意識,至今已為地球慳電接近二億度!而培養慳電習慣,應自少做起,今年更新增學校組,誠邀中小學參與,一齊為地球慳電節能,對抗氣候變化,從少培養節能習慣,一齊慳多一度,放地球生態多一條生路。

更多有關「知慳惜電」節能比賽詳情以及慳電貼士可參考:http://foe.org.hk/ps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