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名稱:花蓮文創園區 – 釀市集

空間.新意象,許是經過歲月的醞釀,發現它有一種承載故事的能量。
熱烈邀請設計、工藝、手作、原創,創意理念等工作者與喜愛藝文相關的朋友們共同參與,富有情感的手作好物,與創作者面對面的交流平台,推廣創意生活、文化深根的藝文生活風格。
創意醞釀出甘醇的成果 / 成果樂於分享 / 分享醞釀了下一段故事的開始 -釀市集
 
活動名稱│花蓮文創園區 – 釀市集
活動時間│2014/7/1-2014/12/31
活動地點│a-zone花蓮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門票│100
詳細資訊…

表演名稱:張懸個人專場演出 2014 無歌單 北中南巡演

在我們之間的那首歌裡,一場無歌單,只和你有關。
 
今年夏天,開始醞釀著新的變化…
張懸:「也該到了整理詩集和閉關做聲音實驗的新階段!」
 
期待的終將到來,卻總在踏上新的之前,心頭浮上了一直想做而還沒做的事情…
 
在即將進入閉關創作的倒數前夕,張懸只想要把握時間,與好陣子不見的聽眾們共渡閉關前的一段演出時光。於是我們在極短的時間內,遇到了合適的場地,碰巧似的迅速將她推了一把~
 
為你帶來這晚純粹而飽滿、沈靜而悠然、溫暖而有力量。

【貳拾成仁】熱血救援兄弟︰胡立輝與鄺志強

(原載於:無國界醫生網站

文︰李偉圖

bros-0_2

 

1994年春,無國界醫生在香港的辦事處尚在籌備階段,亞洲電視首次在《時事追擊》節目中播出無國界醫生的特輯,直擊一名旅居香港生活的菲律賓籍醫生,到肯尼亞當救援人員,為當地居民提供醫療援助的故事。

節目播出的時候,胡立輝醫生(Chris)在電視機前,邊看邊問自己,自己也可以這樣嗎?節目完畢,Chris終於找到亞洲電視的電話,20年前當然還未有互聯網,他致電亞視,希望能聯絡無國界醫生。

同一時間,鄺志強醫生(Kwong)也在家中收看這節目,幾日後也透過電視台,聯絡無國界醫生。

無獨有偶,兩位醫生都在屯門醫院工作,兩星期後,他們終在無國界醫生相遇。

 

Kwong說︰「亞視那時很厲害,很多觀眾,我看完那節目,很想過去(前線救援)。幾日後聯絡到無國界醫生,他們邀請我到辦公室,了解他們的工作。才到達辦公室,咦,這位朋友好面善,原來是胡立輝。」

「那時無國界醫生辦事處在九龍塘,全辦事處只有一位職員,就是那位director(總幹事),她就住在辦事處。」Chris憶述,參加那次聚會的,全都是看完《時事追擊》,主動聯絡無國界醫生表示有興趣參與前線救援的市民。

那次見面之後,他們當初希望當救援人員的念頭有增無減,雙方經過了多次會面和討論。同年7月,Chris及Kwong辭去屯門醫院的職務,決定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工作。Kwong為免家人反對,影響自己決定,還先斬後奏,辭了職才通知家人。

「那年代香港根本很少人知道無國界醫生,九成醫生都在醫院做,做醫生但飛去非洲?很多人都覺得意外。」Chris家有7兄弟姊妹,他排行最細,父母沒有阻止。

Kwong現在還記得最後一天任職,同事歡送他時的樣子。「和我farewell(餞行)食飯,有個同事警告我,你以為很浪漫,很好玩呀?其他人就好像和我食最後一餐,覺得我會沒命回來。」

 

bros-4

 

在那年代,醫生要放棄在醫院的職位,出走非洲,確是天方夜譚。但兩顆年輕的心,帶着一股熱血,也理不得別人的閒言閒語。於是幾周後正式出發往柬埔寨,先逗留6個星期,實地了解無國界醫生在前線的工作,然後再到比利時行動中心,一個星期後正式派駐蘇丹半年,成為首兩位參與前線救援工作的香港醫生。

兩位香港醫生抵達蘇丹,第一件事是在機場揮手告別,因為他們被分派到不同地區,於是各自轉乘內陸機,展開首次的前線工作。

「小型飛機才降落,居民一湧而上,一見到我是黃皮膚,個個都好開心。原來之前去的都是白人,見我膚色差不多,以為我是本地人。」除了膚色相近,當地人親切對待鄺醫生,姓氏也是原因。「我姓Kwong,原來當地人很多人叫Kong,差不多,當我是同鄉呀。」

兩人在蘇丹的工作,大同小異,他們進駐的蘇丹南部(現為南蘇丹)由游擊隊控制,半年間雖偶然和政府軍發生衝突,但大致平靜。當地環境和設備簡陋,雖然有基本房子和衛生設施,用電還是要靠發電機間歇供電。每天一早起來,看病人和處理一些行政工作,晚上休息。

沒有娛樂,晚餐後Chris喜歡寫信。「落後地區,一星期只有兩班機,寄一封信返香港,一來一回要幾個星期。我那時寫好多信,一星期兩三封。」

除了寄信多,收信也多,兩位香港醫生往蘇丹參與救援工作,被傳媒廣泛報道,熱心的市民紛紛寫信給他們表達支持和鼓勵,辦事處再將信件轉寄到蘇丹。

「其他義工大多沒有包裹收,但我收到一大包、一大包,好多市民寄信寄心意卡,試過拆開裡頭有封利是,又有一兩位好久沒有聯絡的小學同學寄信給我。」Kwong憶述。

市民的反應,他們深受感動,回港後更積極出席講座,和其他人分享此行的寶貴經驗。Chris說︰「我回來就同人講,醫生原來可以這樣幫人,原來有途徑做到,我試過,行得通。」

 

bros-1_0

 

終於,兩位香港醫生參與救援的真實例子,推動更多本土的志願人士,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海外救援工作,為無國界醫生往後在香港的發展,帶來新的一頁。

 

logo
貳拾成仁

無國界醫生(香港)成立20年

今年是無國界醫生(香港)成立20年。多個來自不同背景、有著不同際遇的救援人員、義工、支持者和朋友,細說他們與香港和人道救援的故事。有賴他們以及許許多多香港人的支持,令無國界醫生能夠立足香港,並發展至今天的規模,把人道救援帶給更多有需要的傷病者。這些故事有著對人道救援的一份熱誠和期盼,希望你從中會有所共鳴,並開始你和無國界醫生的故事。

 

立即捐助無國界醫生

 

日本招財貓密度最高的寺廟:「豪徳寺(ごうとくじ)」


雖然有點密集恐懼症,但是招財貓太可愛了好像就沒關係 XD

“舉起右手招財、舉起左手招客”,日本的招財形象早就已經非常深植人心,這隻超有名的貓不單單只是舉起手招來福氣,還有各式各樣的變化與意義,像是公貓會舉右手,象徵招財進寶,母貓舉左手,象徵廣結善緣,就連手舉的高低也有招來近處、遠處的含義,更不用說各式各樣的顏色、圖案、手裡的寶物都富有不同層次的意思,日本人迷招財貓的地步非常驚人,甚至有幾乎可以說是專門奉養招財貓的神社。

閱讀全文

「土能生白玉 地可出黃金」──寫在「壤︰澳港台藝術與社群交流計劃」前

位於新橋與沙梨頭交界,渡船街、大興街與石街的交接處,供奉著橋頭土地公,上面的對聯刻寫著「土能生白玉 地下出黃金」。自古以來,人類對土地充滿想像。在人們開始耕種之前,土地已自行長出可以養活人類的食糧,以及人類無法掌握的山林荒野,後來想像力豐富的神農氏發明了耕種,開始將土地規劃成符合人類生活所需的樣態。現代人將「生活所需」的意義不斷擴張、增磅,「需要」與「想要」的定義愈來愈模糊,橋頭土地公的對聯,今日已不是比喻,土地真的種出了白玉與黃金,一層鋪上一層的水泥已無法耕種,水泥混凝鋼筋卻一直攀高,一棟棟空置的住宅真的成了白玉黃金,不但無法耕種更沒有住人,仰望沒有人的豪宅,人們卻異口同聲地說︰「地小人多,房屋供不應求。」橋頭土地公每天都有人在上香,可是人們對於土地的想像卻彷彿在什麼時候消失了,或只有單一的頻道壟斷,無法轉台。事實上,情況將會比想像更嚴峻,在缺乏反思、多元的土地想像下,人與土地的關係早已被割斷,比舊風景消失得快,比懷舊消費得更狠,反對聲音再多竟也追不上無節制的空間戰場,海還沒填好,山林已毀於一旦。2012年「送海︰海洋文化交流計劃」完結後,作為策展人之一,其實還來不及反思整個過程,藝術與社會的思辨還沒真正展開,兩個離島已是一樓還有一山高,對岸的海岸線上一天一天向我城推進,沒完沒了的空間、土地爭議。如果「送海」是對城市空間前生與延伸的想像,那想像到底出於懷舊?生態?還是說到尾在尋找一個生命裡失落了的坐標?過去我們稱它為「身份認同」,但那認同到底比海更無常,而真正的認同也許不在民族、本土之類的追本溯源,而是你如何了解你自己、如何了解自己與土地、環境的關係,當「土生土長」的人,卻對地方的文化、歷史、環境缺乏認知、拒絕記憶,這種「本土」還可以想像嗎? 於是,我們想要站得更穩,便得更在意那些日常生活中的政治性,那不是「小革命」,也不是「微抗爭」,而是更激進地將土地從水泥想像成壤土,將瓶裝水想像成石油危機,從超市回到街市,從乘客、車主回到行人,從公屋回到荒野,從想像如何將想要增加,想像需要如何少之又少。「想像」應該是藝術工作者最善長的方式,可是在土地、空間的急速變化下,藝術的實踐如何反映、表達,以至實踐?於是我們從海岸線回流至蓮溪流域,以水和田為意象,澳、港、台三地藝術家、社區規劃工作者,再一次以 展覽、社區旅行、紀錄片、深度講堂,分享實踐、實踐分享。土地的價值扭曲、破碎,看看彼此如何以藝術行動,連結生活空間的新想像。壤︰澳港台藝術與社群交流計劃「深耕細鋤,厚加糞壤,勉致人功,以助地力。」──《論衡•率性》 主辦︰足跡Step Out(www.facebook.com/stepout.mo)舉行日期︰2014.7.19-8.2舉行地點︰連勝街no.47藝文空間及新橋區網頁︰www.facebook.com/soilproject

文化嘢點少點文化人發聲 - 沙中線地盤的千年古蹟

沙田至中環綫土瓜環站地盤,近月發現千年古蹟,但聲稱「心繫社區」的鐵路公司,以及我們的特區政府,均將問題視而不見。這件事不只是文化人的事,只是對文化界朋友一直關注研究的學術知識有直接的關係和影響力。

 

10533916_662929243798969_1221852047_o

 

以下是一些不認命噤聲的文化界朋友、學生、市民呼籲和聯署,希望大家廣傳予身邊更多人了解關注此事:

 

俞若玫,作家

近月,我城無處不是火頭,大家每天都努力為本土文化及藝術寫上新內容,但為何可以讓宋、元、清、英治時代的古蹟群 ,就此灰飛煙滅?真甘心千年古跡,拱手讓給以為有你就無我的所謂發展?香港的歷史故事及文化身份早就不應由殖民開始,明明就是有跡可尋,明明就伸手可觸,不少學者已認定聖山古蹟遺址是香港至今最大型的宋元文化遺址 ,香港文化身份、歷史位置、跟中國的關係及其策略角色,明明就有重新書寫的可能,為何就此放棄? 何不齊心要求港鐵立即停工,並盡快公開原址保育新車站方案才復工 ?

當中,一而再地顯出發展就是硬道理的暴力,港鐵、古蹟辦、古諮會與發展局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何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可以身兼操文物最後生殺權的古物事務監督? 為何不是由獨立機構進行環評報告,而是由港鐡自己負責? 如果此份環評是專業可靠,為何愈來愈多的古物,如500個宋朝錢幣及石構建築等等相繼被掘出?

此外,既然發展局在六月十八日在立法會公開表示,對「該處宋元時代人類聚落遺蹟的整體狀況及範圍並未完全掌握 」,為何可以繼續開工並建造閘闆 ? 如果發展局真的重視香港歷史的保育工作,何不趁此機會作好準備,一方面擬定新工程方案 ,另一方面依據《中國文物保育準則》以國際標準善待古蹟,而不是去製造保育和發展是永遠的敵人的假命題?

懇請藝文及教育界朋友關注,不讓香港古蹟灰飛煙滅,聯署原址保育聖山遺址。坐上媚共列車,朝拜種金發展,只令人面目模糊,猛獸一翻身,沒有歷史,沒有根,就是腳下賤草。

 

丁卓藍,城大創意媒體學生

對於古蹟事件,建沙中線土瓜灣站時發掘整大量遺址和文物的時候,

原來香港政府竟沒一條出土文物保育政策,古蹟辦、古諮會一直無力處理多年來的出土文物。而政府今次在聖山遺址的發掘的惡行、機制的殘缺,明顯看到縱容港鐵肆意破壞古蹟 、自聘考古專家、工程主導考古 。而香港最熱愛並有直接研究當中的歷史、考古、文化的學者老師們,他們畢生關注、教育、研究都是這方面的東西,但敢於發聲的竟是廖廖可數 ?或許已受不同方面制肘了。作為學生,想說的是,香港的歷史文化最需要我們一同守護!香港不是文化沙漠,歷史遺址處處可見。只嘆在發展的堆土機下,如果不抗爭,這個城市只會變成文化沙漏。

 

Kenny Yeung,香港人

保留古跡發展,是為下一代保留香港的歷史。一個尊重自身歷史的政府,理應在發展的同時,保護古跡,並在可行的情況下予以修服。只有尊重歷史的政府,其發展才得多元。

 

黎博,書店店員

承傳歷史 才有將來

 

麥皮,長者

會死在香港,不要讓這城被遺忘。

 

黃嘉靈,好喜歡逛古蹟和博物館的市民

保育就是發展

 

現邀請大家在此event 聯署發聲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04814513021778/

 

請關注:捍衛宋朝遺址行動組

 

部分已發聲的朋友:
Chris L.P.W,未來考古人

林子傑,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表演系學生

劉學成,視覺藝術工作者

凌楚筠,中大藝術系

陳錦成,藝術工作者

潘藹婷,藝術行政人員

張嘉莉(Clara),藝術單位創辦人、獨立策展人、藝術工作者

鄭怡敏(阿金),藝術單位創辦人、藝術工作者

Alva Chan,中大文研學生

張景威 (Reds),視覺藝術工作者 / 藝術教育者

伍明慧,藝術行政人員

魂游,藝術家、研究員

梁偉詩,文化評論人

阿三,畫者、寫作人

鄒旻芳,中大文研畢業生

許漢榮,藝團董事

李映諭,電影學生

何家豪,中學視藝科教師、香港教育學院文化與創意藝術系畢業生

林浩基,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研究所

Li Chung Tai,HKBU Humanities Graduate, 2014

Chan Sui Yin,住在九龍城的香港市民

周浩文,自由攝影師

劉學成,藝術工作者

黃育德,教師、劇場表演

Chan Ryann,自由影像工作者

阮永岳,歷史教師 歷史學碩士生

Rose Lei,Ceramic Artist and Graphic Designer

韓家謨,城市大學公共政策(管理及政治) 二年級學生

Lee Chi Hung,土瓜環居民、藝術系學生

李蜜兒,嶺南視覺研究系

Jim Chan,自由攝影師、思想家、畢業於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主修東方哲學和宗教學

Nesat Cheung,香港理工大學中國文化系碩士在學生、自由歷史人

張森,夏威夷大學亞洲研究系學生

穆琳,香港市民

Patrick,香港市民

 

追擊自貿區之:舉棋不定,忽然叫停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守望者愛孟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守望者愛孟

 

噢,不知道關不關我事? …… 自從寫了文章分析:自貿區是「五口通商」翻版之後,中央突然急煞車,叫停所有新的自貿區申請! 可能真的是巧合吧。

官方解釋是:中央不高興。

 

據商務部國際貿易與經濟研究院院長霍建國表示(見《信報》2014年6月5日報導),中央認為地方政府申報自貿區,主要只是「追求優惠政策等特殊待遇」,但該類思路是中央反對的。因為「自貿區的原意為全面深化改革及擴大開放,探索新途徑及累積新經驗……」云云。

 

咦? 又是「水蛇春咁長」的解釋。甚麼叫做「擴大開放」……但又不是「特殊待遇」? 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下尋求開放本身就是一種特殊待遇嘛。

 

嚴格來講,就是上海自貿區都還未知道會搞成一個怎麼模樣的局面,其他地方的「申請」中央是怕「一放就亂」。但所謂「亂」又是亂在那個地方?

 

假如大家心水清,拿我上次的分析來看一看,就會明白:正正就是和滿清的「五口通商」一模一樣。所謂「亂」,是一旦要滿清的「帝國秩序」開始撤出、自由貿易的社會秩序出現,勢將令到所有的「帝國秩序」不能再維持下去而已。

而各個自貿區為求滿足通商的條件,其中最基本的,就是尋求「政府職能改變」。講穿了,就是政府要退出市場。而假如政府不再擁有絕對的干預市場能力,當年滿清的「朝中有鉅貪、朝外有鉅富」當然就不可能存在,此謂之「皮之不存、毛焉附哉」。而今時今日要蘇維埃退出市場干預,那麼再叫嚷「我爸是李剛」又有誰來理啋你? 而方方之類的投資銀行家,再招聘多幾個官二代也拉不了生意。

先來一個頭盤讓大家醒一醒神吧:

 

這個地圖是抄自國內旭陽投資顧問公司的網站,轉載自鳳凰網,顯示各地申報自貿區的情況以及可供炒作的相關概念股票:

重慶自貿區

 

截至2014年5月底:已確認的自貿區只有上海一個,其餘已申請、但待確認的包括:天津、厦門、珠海、重慶。而另外兩個已確認的「試驗區」包括溫州(金融改革試驗區)以及海南島(國際旅遊試驗區)。文中沒有提及「前海特區」,那可是習近平上台之後第一個出訪的地方呀。原來那是「特區中的特區」,已經不屬於「自貿區」的層次了。因此地圖上沒有標示出來。這一點,大家先在腦海中打個標記。

 

再來一個主菜,大家看看滿清和英國的「五口通商」地圖:算不算「照鏡」?

nanking treaty

 

《南京條約》劃定為通商口岸的地點是「廣州、福州、厦門、上海、寧波」,其實即是原本的粵海關加上:閩海關、江海關、浙海關等幾個貿易區。那些地區的海關,原本都不是不開放,只是要按照滿清的「帝國秩序」,指定條件開放給不同等級的「友好地區」。例如琉球、日本等等。美國佬又是「起尾注」,在鴉片戰爭後加簽《望厦條約》而已。

比較兩幅地圖,所謂的「分別」,標示的內容只是重慶和天津兩個地方。香港早已是「一國兩制」,而澳門對橫琴正在試驗「治外法權」;臨近香港的深圳已無法可施,只有在前海試驗「港式法治」。至於重慶和天津,查天津是在《北京條約》亦即第二次鴉片戰爭後加入成為「通商口岸」;至於重慶,《甲午戰爭》之後,根據《馬關條約》而增開的,主導「通商」的是大日本帝國。

 

換言之,物換星移由滿清過渡到蘇維埃,還不又是在相同的地方、在幹相同的事情?

 

本來滿清政府收窄通商口岸,只留下粵海關亦即廣州作為單一通商口岸面對西方資本主義市場,情況其實和蘇維埃上台,第一件事就來鎖國,只留下「廣州交易會」作為唯一的對外貿易口岸,做法一模一樣。

不過有一點是蘇維埃和滿清很不相同的:滿清是經過半個世紀的「負隅頑抗」才演變成「開放」的局面,那肯定不是和平演變。經歷兩次鴉片戰爭、十幾年的「太平天國」內戰以及「稔亂」「回亂」等戰爭洗劫之後,再經歷三十年的《洋務運動》努力自強,由1842年一直撐到1895年……最後才被小日本迎頭趕上,打個四腳朝天。之後才形成上述的各個「通商口岸」格局。

 

今次蘇維埃政權就聰明得多啦,所有當年滿清被迫開放的口岸都自動申請成為自由貿易區。而且不用「外敵入侵」,今次是「地方政府」自動自覺去辦。

其實又何必大費周章來搞肅貪倡廉? 正如滿清又何必撐到八國聯軍之後才來搞立憲。道理其實很簡單嘛。

 

相關文章自貿區:中國「被迫」大博奕

《死神君》:從痛苦中找到活下去的希望,正是人類的強大之處

以死神作主題的日本動漫作品有很多,例如《幽遊白書》、《死神》、《死亡筆記》等,而他們的始祖可能是一套於1983年起於漫畫雜誌《少年JUMP》上連載的作品——《死神くん》。最近,這套漫畫被改編成日劇,在六月中已經播映完畢,是一齣非常感人的小品日劇,完全顛覆了一般人對死神的刻板印象。

故事很簡單,講述新人死神No.413(大野智 飾)的工作是在即將死去的人面前現身,並通知對方何時將會死去,到時會將靈魂帶到另一個世界。而死神的「死亡筆記」則紀錄了所有即將死亡的人的姓名和死因,他需要確保那些人遵照筆記上的方法死去,所以防止一些人自殺也是死神的工作。由於No.413心地善良,經常同情人類,所以每集他也會違反規定幫助人類完成遺願,遭到監死官(桐谷美玲 飾)和主任(松重豐 飾)的教訓。

劇集以黑色幽默的手法,嘲諷人類之間自私、互相利用等黑暗面。同時,歌頌人類善良人性光輝的一面,讓觀眾反思人性善惡,十分有教育意義,但說教味並不濃厚,值得一讚。每集故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當一個人知道自己即將死亡,又或者知道身邊的人即將死亡,他也會漸漸放低自私、仇恨,而變成一個善良和利他的人。這就是人類光輝的一面,成功感動到觀眾。

除了感人之外,劇集最精彩的地方在於沒有出現公式化的情況,每集劇情變化多端,還加入了惡魔(菅田將暉 飾)的角色。例如第二集講述一名保險經紀拾到「死亡筆記」想借此發財;惡魔於第三集開始出現,以實現三個願望為代價去奪取人的靈魂,與死神爭奪靈魂,是死神的死對頭;第四集講述死神去酒店迎接即將死去的人,「死亡筆記」沒有顯示死者的姓名,但房屋內卻有五個人,死神調查究竟誰才是即將死去的人。每集故事都讓觀眾了解到死神與惡魔的一些特性,十分有趣。

劇集非常勵志,死神在劇中激勵即將死去的人,也激勵電視機旁邊的觀眾,無論多麼痛苦,也要找到活下去的希望,這正是人類的強大之處!

死神君.Shinigami.Kun.Ep07-YYeTs人人影视[(081698)13-06-19]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