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當奴施政報告行動聲明

置業階梯不歸路 強迫青年做樓奴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 施政報告發表日抗議行動聲明

梁振英在2013年施政報告曾說:「解決房屋問題,是本屆政府的首要任務。」然而,一年來,香港房屋問題繼續惡化,私樓價格居高不下,租金持續飆升,公屋輪候宗數更累積達二十三萬的歷史新高。在地產霸權當道下,市民根本無法應付異常高昂的住屋開支。

在這扭曲社會環境下,中低收入青年面對以下困局,苦無出路,進退兩難,淪為樓奴:

選擇申請公屋:除了被蒙上「不思進取」的污名外,更要面對歧視性的「配額及計分制」,上樓遙遙無期,而政府在長遠房屋策略中卻打算定期覆核計分制的輪候者,具專上學歷申請者將來更可能再遭政府扣分;

選擇與家人同住:剛踏足社會的公屋青年,其收入很可能使家庭總入息超過房委會的上限,突然成為「富戶」,使家人面臨繳交貴租甚至搬走的局面,最終迫使青年脫離家庭,投身私人樓市。即使是非公屋青年,與家人同住亦要面對着社會上「啃老族」等不公平的指責。

選擇租住私樓:現時私樓租金已普遍飆升至不可負擔的水平,低收入青年需要動用半數月入交租,在缺乏租住權保障和租金管制下,更隨時被業主加租甚至終止租約,迫使青年頻繁搬遷,為了租金和三餐,青年只能勞碌奔波,無法安穩生活,實踐個人理想。

選擇購買居屋或私樓:私樓樓價居高不下,居屋價格亦與私樓掛鉤,兩者均完全脫離青年可負擔能力,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統計,共有近41萬15-34歲工作人口月入低於1萬元,這月入根本無法讓青年儲得首期,更不可能長期應付按揭還款。諷刺地,當青年控訴樓價高企時,社會又會指責青年「好高騖遠」。彷彿青年本身就是原罪,選擇什麼都是錯。

其實,整個局面,都是政府企圖退出承擔市民住屋需要所致,政府利用種種政策和輿論,特別是「搭建置業階梯」,迫使青年投身高風險私人樓市,身陷長期負債的囹圄,淪為地產商的奴隸,踏上不歸路。

因此,我們會在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前夕及當日,抗議政府漠視青年住屋需要,反對「搭建置業階梯」,並要求政府:

1.立刻撤回研究專上學歷公屋申請人扣分制;
2.撤銷公屋申請非長者一人配額及計分制,停止對青年住屋需要的歧視;
3.大量增建公屋,並提高單身及家庭申請公屋的資產與入息限額;
4.恢復包括租金及租住權保障的租務管制,保障未能入住公屋市民的基本住屋需求;
5.停止推行任何慫恿置業的政策,以免刺激樓價並令地產霸權問題惡化;
6.研究推行非商品化房屋,讓市民可以安居而不必受置業風險的影響,打破地產霸權對市民生活的控制。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將於1月14日晚上起,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前夕,在立法會停車場通宵留守!準備第二朝直接抗議!

為此,14日晚上會舉行「為咗間屋,你可以去到幾盡?」青年住屋問題討論會,讓青年盡情控訴在住屋面對的種種壓迫,並共議出路。

我們亦呼籲各位受壓迫青年共同進退,一齊留守,直到第二朝向倒行逆施的政府直接抗議!

討論會:
日期:2014年1月14日
時間:晚上8時至11時
地點:立法會大樓停車場

通宵留守及早上抗議行動:
日期:2014年1月14-15日
時間:晚上11時直至施政報告宣讀完畢
地點:立法會大樓停車場

表演名稱:2014KSAF- 「看不見的旅程」

2014KSAF- 「看不見的旅程」
繼2013春天藝術節『一百年的寶藏』音樂歌舞劇,豆子劇團再度挑戰 觸動心靈、奇幻冒險的原創童話。
 
「看不見的旅程」
是一個看不見的小女孩和一隻狗的冒險旅程
有一個女巫、一本『睡美人』童話故事和一個勇敢的小捕鳥人,
 
在看不見的黑暗迷宮裡,小女孩要怎麼和大家一起打破邪惡巫婆的詛咒,
到達『最重要的地方』…
 
觀眾圍繞著演員而坐是一個大膽而冒險的嘗試,尤其我們的觀眾大部分是孩子!但也因此更值得去設…

展覽名稱:【2013台北美術獎】

《2013台北美術獎》首獎黃博志,近來致力於以藝術資源進行自我組織的計畫,主要探討農業生產與民生消費等相關議題,並與台灣企業如春一枝、可美特等合作,試圖藉由商業消費模式展開新的藝術表現態度。此次參選作品〈五百棵檸檬樹〉,以詩意的文字敘述,說明類似社會行動之計畫發想與內容,透過募款購買檸檬種苗,從種植、釀造檸檬酒且創立品牌的過程,表達對農業活動的長期關注與積極作為。
 
老家在新竹,出生於桃園的黃博志,於今日(12/19)假北美館進行的記者會中發表感言時,興奮說出:「我要當農夫了!」。他自…

展覽名稱:明四大家特展-沈周

明四大家特展-沈周
明代中期江南地區經濟富庶,文藝高度發展,時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繪畫成就卓越,人稱「明四大家」。本院典藏明四大家書畫作品數量可觀,品質精良,是以於今年策劃一系列特展,將分四期展出,以完整呈現四家藝術發展的面貌。本期以四家之首的沈周為題,精選本院所藏沈周書畫及其師友作品,藉以彰顯沈周的藝術源流與成就。
 
沈周,字啟南,號石田、白石翁,蘇州府長洲縣相城人,生於明宣德二年(1427),卒於明正德四年(1509),享年八十三歲。家族世居長洲,祖沈孟淵、父沈恒吉、伯父沈貞…

表演名稱:【No Nukes! Long Play! 不核作演唱會】(台北場)

由環團與獨立音樂界號召的
【No Nukes! Long Play! 不核作 – 臺灣獨立音樂反核輯】
 
已於 2013 年底正式發行,這是台灣第一張以反核為主題的獨立創作專輯,集結了包括濁水溪公社、巴奈、農村武裝青年、生祥樂隊、陳昇與黃連煜、Tizzy Bac、拍謝少年等 34 組音樂人共同發表創作而成,目的是為了凝聚音樂人的力量,為非核家園的理念作出團結的宣告。此專輯由音樂人與志工組成的反核音樂界串連工作小組發起,由環保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出版,雙 CD 聚集了 34 首新舊創作…

展覽名稱:錯覺藝術大師-艾雪的魔幻世界畫展

錯覺藝術大師-艾雪的魔幻世界畫展
國內首度呈現荷蘭平面藝術大師艾雪(M.C. Escher,1898-1972)一生經典創作,一場前所未有的跨領域解謎之旅即將來到台灣!
 
【Who is Escher?】
荷蘭平面藝術大師艾雪(Maurits Cornelis Escher,1898-1972)被視為二十世紀藝術繁盛時代的奇葩,其獨樹一幟且無法歸類的美感風格,來自於藝術家善於發掘日常萬物的數學規律,往往蘊藏著無窮盡的美學詩意。
 
【艾雪畢生創作488件版畫作品】

精算仔,隨口噏

(原載於刺青雜誌

文:精算仔

actuary

 

一睇到個標題有「精算」兩個字,唔知點解好多人都會覺得好霸氣。

OK,說穿了,其他人覺得精算champ,應該都係來來去去嗰兩個原因。第一,難入;第二,唔知係咩黎。其實講真吖,我諗都係第二個原因居多,尤其是當你既溝通對象係一班上咗年紀既師奶,又或者係唔知邊度鼠出黎既三姑六婆。

「哇讀精算,咁叻仔呀?」呢個時候當然要沾沾吓先啦。

……不過三秒之後佢會再補多句。

「其實即係讀咩?」

 

OK,讚你嗰句其實係客套說話,實情係冇人知你搞緊咩。即係話呢,你同佢講你修讀緊最新開既福建式調理農務系,間唔中要落吓莫拉斯哥大草原考察吓當地既西安椰菜花咁架,佢都會講返同一樣既野。呢種俾人拉到上天堂門口之後一腳伸返你落凡間既感覺,一個字:正嘢。

要講精算,都應該要知精算大概係咩黎先得既。若果要將一個金融體系形容為一支足球隊,嗰班年薪過百萬既IBanker,就係企喺前場衝鋒陷陣既杜奧巴,負責入波、入波,同埋入波;而精算師就係企喺龍門前面,左撲右撲力保不失既保方。班IBanker要既,係越高越好既realized return,正如一個前鋒唔會嫌入球太多一樣;而精算師簡單啲來講就係要minimize risk1,唔好出事,即係……唉,總之係類似咁啦。所以換句話講,我覺得根本係冇話邊個champ啲邊個重要啲,斷估你打Winning都唔會換走個龍門打多個前鋒掛?(又或者唔會打多個龍門下話?)係叻既,打前鋒你就係美斯,做龍門你就係卡斯拿斯;係唔掂既,俾你做到正選前鋒咪又係中堅賓一個。

嗱,不過身處喺香港呢個百年難得一遇既畸型社會,劇情既發展又邊有可能咁順利吖。人地美加嗰邊精算師年年都係best job頭幾位,香港呢?專業嘛,係辛苦啲架喇,後生仔,忍吓啦。喂大佬,如果剩係我辛苦,而我老細就可以舒舒服服有work-life balance咁我又唔介意喎,起碼我知做到某一個post,我會有返啲正常既生活吖(宜家啲後生仔未做嘢就諗work-life balance,真係唔要得)。但實情係我見到我又辛苦,老細又辛苦,連老細個老細都係咁日日朝九晚十既時候,仲邊會有希望可言。其實剩係辛苦都唔係重點,IBanker夠辛苦啦,咪一樣大把人仆去做。重點係,人地IBanker fresh grad月入幾皮,actuarial fresh grad月入得皮幾,又真係好難直接比較既。

好啦,其實啱啱講嗰啲都係呻吓架姐(sor又哂咗你幾分鐘),香港地有幾多份工係唔辛苦先得架,做醫生都要on call 36小時啦。不過我不忿既係,大學information day嗰陣啲人就present哂呢啲係乜嘢乜嘢best job,搞到好似特登呃人入去個programme咁,呢吓衰呀嘛。就好似上上季既英超,你曼城聯賽攞冠軍咪攞冠軍囉,係都要輸足90分鐘俾哂希望一眾曼聯球迷,等佢地真係以為自己既愛隊拎硬冠軍,到去到補時先連入2球,嗰種以為自己上緊天堂點知一開眼先發覺自己身處地獄既失落,好惡哽。

實有人會大大聲講:「_,唔想做咪轉行囉!」鬼唔知媽媽是女人。不過嗰啲banker / MT post,第一句劈頭問你既就係GPA(唉冇錯,又係講到爛既GPA問題)。我只可以話,一個major BBA / Finance / Economics 既學生攞高GPA實在比一個精算生容易得太多喇。我並唔認為一個GPA僅過3既精算仔,一定比爆哂4既BBA人遜色。Take過精算course(又或者係statistics course)同business / econ / finance course既人都會知,兩者既難度根本不能夠相提並論。不過現實係殘酷既,一個過3,一個爆4,俾我都請爆4嗰個先啦。錯不在嗰啲請人既公司,錯在整個GPA制度既不公。(我知我知,實有部份精算仔都係爆哂4咁既,但係都唔代表精算同其他商科之間個制度係公平架嘛,係咪?)

好啦,好似踩到自己個學系一文不值咁,其實好既地方冇特別講啫。作為一個year 2既精算仔,你問我有冇後悔?後咩悔吖,當時我揀得呢科自然有當時既原因,以我當時所知既,再揀過,結果都冇咩可能唔同。不過比起其他商科學多咗既statistical / actuarial knowledge,未必好多人知,未必寫得上CV,但係自己的的確確係識多左嘢,自己知。

講咁多,都係想奉勸以精算系為目標既中學雞,唔係叫你唔好揀,不過揀之前,停一停,諗一諗,呢條路冇想像中咁易行。當然,如果你自命係神童一名真心champ的話,讀咩都阻止唔到你發光發亮既,有麝自然香。

 

註1:其實精算師(IBanker都係)係有好多種既(product pricing啦valuation啦modelling啦etc. etc.,嗱我真係識架),唔可以一概而論,上文只係以最最最簡單既用詞去概括其工作,係唔夠精準架喇,大家唔好太執著。唔明既,睇wiki個definition啦:An actuary is a business professional who deals with the financial impact of risk and uncertainty. 哈哈其實原本唔明既,我諗睇完呢句都唔會明多咗,你就當係一班人每日對住個excel郁下郁下算啦 LOL

 

沈黎暉:「摩登天空就像一個推動者,以及時代的記錄者。」

16週年,看似是不長的歲月,但對於中國搖滾這個晚生兒來說,摩登天空就彷彿是一張搖籃床,孕育過不少中國的獨立樂隊-新褲子、PK14、聲音碎片、木馬、萬能青年旅店……這些當下聲勢浩大的團體,都曾經是摩登天空旗下的小苗,在廠牌的滋養下,最終挺拔出今日中國搖滾這片大森林。

這次《Bitetone》趁著摩登天空創立26週年,透過網路訪問了該廠牌的老闆,清醒樂隊的主唱-沈黎暉。要特別提說沈先生曾是清醒樂隊主唱,除了突顯出其自身是音樂人的份,更是因為廠牌的歷史,正源自當日沈黎暉的清醒樂隊遇上出版困難,而貿然成立廠牌,只是沒有人想過他們能走那麼遠,走得那麼前。 (而如果你google過「摩登天空」,會發現底下的描述也會特別提到-「由『清醒』樂隊主唱沈黎暉創立卡1997年12月的搖滾獨立唱片公司。」)

在網絡上看過摩登天空的故事,有些版本說道公司在成立之初就有「推廣國際音樂一體化」的宏大理想,然而同時也看過另一版本介紹說,當初成立只是沈黎暉先生想為自己的清醒樂隊發行專輯;究竟哪個版本才是真的?

當然後者才是真的,只是我們用了一個看起來更遠大的理想化來包裝自己。

如說是「想為自己的清醒樂隊發行專輯」的理由,那又是從什麼時候有走進國際的念頭,有成為大廠牌的念頭?中間的理由是什麼?

其實在我做摩登天空之前確實有過這樣的念頭,大概是我在上高中的時候,但做了摩登天空之後反而讓我們回到了現實,活下來其實才是我們很多一段時間最重要的目標。我們現在是一個真正的大廠牌嗎,我不確定。

當初之所以有「推廣國際音樂一體化」的目標,是有迫切的理由嗎?當時候的沈黎暉先生,是基於怎樣的經歷或想法,而想達成此目標?

當你用心去欣賞音樂的時候,你反而不會去在意它是來自哪裡的音樂,所以當然,這個理念也是無需多說的。有的時候,就像我們在國內發行了Radiohead專輯,做了Suede北京演唱會,我們願意為此付出代價,因為這是一種熱愛。直到我們今天在做音樂節,我們也願意為我們所熱愛的事業付出代價。

摩登天空成立之初,中國的獨立音樂工業仍相當荒蕪,看似沒有可供複製的模式,好像只能藉助國外例子。想知道在這經營過程中,有沒有發現中國獨立音樂市場,跟國外獨立音樂市場存在的巨大差別? (例如-英美日本身就佔據文化主流地位,搖滾樂的普及度亦是從主流開始,較為普及)

摩登天空在最開始階段看起來像是一個傳奇獨立音樂廠牌的標準故事,比如像Factory、4AD。我們差點成為了過去的一個故事。但在後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是沒有任何參照物的,就好像我們開創唱片公司、創辦雜誌、經營LIVEHOUSE,到後來做了藝術展、音樂節,我們越發沒有了參照物。所以我們意識到也許我們就是在創造一種新的模式,並成為別人的參照物,哈哈。

摩登天空是最先把中國搖滾帶進商業的先鋒企業,這點是無庸置疑的。然而想設問如果沒有摩登天空,今日中國的獨立音樂市場是否仍會發展起來?它的發展、市場潛力,你們認為有沒有帶含著發展的必然性?

我不知道。但是摩登天空就像一個推動者,以及時代的記錄者,在這個時代洪流,摩登天空的存在有它的理由。

聽說2003年時是摩登天空的低潮期,那時候的經營方向有沒有經歷了什麼革新?有沒有下達什麼重點的新經營模式方向去度過難關?

當時的「革新」就是之前的同事一個個黯然離開了我們。那三年時間,是我人生最灰暗的三年。但我們還是靠我們建立的摩登天空品牌,吸引了一些國際消費品牌的合作,幫我們度過了難關,並開啟了以後的發展,我很慶幸當時我沒有鼓起關門的勇氣。

互聯網興起,對摩登天空曾造成傷害,卻好像也成為了今日成功的契機。想請問你們是怎樣一邊借助網絡力量,一邊保持版權上的維護,尤其是在中國這個盜版特別猖狂的國家,如何平衡兩者?

首先讓自己平衡。你自己若是平衡了,什麼也就都平衡了。

沈黎暉先生曾在2011年時接受《南都》的訪問,說5年後搖滾樂將統治中國樂壇,想知道這裡的「統治」具體上是什麼意思?是市場上的銷售成績稱霸?還是會成為媒體、一般民眾眼下,像今日主流偶像歌手的形象?還是有更多其他意思?

到2016年,搖滾樂當然會“統治”樂壇了,包括銷量也包括媒體,汪峰都上頭條了。 (注:汪峰上頭條請參照前月前國內娛樂新聞。)

16年之間,摩登天空有否遇過什麼;16年過去,而你們認為做過最成功的決策又是什麼?

所有的事情都沒有對和錯,只要你還在。

今年你們宣布跟Sony合作,接下來是有打算透過Sony的通路去達到哪些目標?可否透露會重點推介哪些樂隊去哪些市場?希望可以多講些例子。

近期我們已經跟SONY合作在台灣地區發行了《摩登天空》15週年合輯,其中包括這些年來摩登最優秀樂隊作品,這是讓大家了解我們的一個開始。同時我們已經在台灣發行了謝天笑、二手玫瑰、彭坦的專輯,以及接下來的阿肆、宋冬野、新褲子專輯也會在台灣發行。

聽說你們也有意開發台灣?會以怎樣的方式進入台灣,形式會是單純發行唱片,抑或有打算跟台灣單位簽約?同時,港澳兩地有否在註意什麼單位?

2007年我們在紐約成立了辦公室,並開始簽約美國樂隊,這也是一種嘗試。在我看來,地域不是問題,好的音樂最為重要。

今年摩登天空重點推薦的藝人是什麼?

宋冬野和阿肆代表了新銳的力量,像二手玫瑰這樣的樂隊則是老牌樂隊的代表。

最後,又想回到「國際」一事上,摩登天空作為中國最大獨立音樂企業,有沒有設想要在幾年之間,把中國獨立音樂,引領至能在國際上佔一席位?這個目標是否有針對性的計策略在進行中?

我希望很多事情是一種自然的生長,實際上,很多時候我們做很多事情並沒有所謂的什麼策略。就像一棵樹的成長,對於那棵樹自己來講並不需要策略。

原文刊於此

善惡正邪的交錯 - 雙子座撒卡/卡諾

(原載於:LEGOSTUDIO

善惡正邪的交錯 - 雙子座撒卡/卡諾

 

申報:小弟的星座是雙子座,以下文章可能並非反映事實的全部。:)

撒卡被稱為神的化身,神秘的雙子座黃金聖鬥士,擁有雙重性格,一面既善良而又得人心,受到像神般景仰的純潔之心,而另一面則如同惡魔一樣的滿身邪氣。十三年前刺殺了原教皇 白羊座史昂 後,便冒名擔任教皇十三年,一直統領聖鬥士(當然有某部分人不順從,像是 白羊座穆,天秤座童虎 等)。撒卡也將自己的孿生弟弟卡諾關在了斯力奥海岬水牢裡。因為卡諾的引誘,撒卡的善惡兩面便開始急劇分化。

在冥王篇中假意順從冥王,換得冥王信任而得以有十二小時之身復活,目的是為了向女神傳達雅典娜聖衣的秘密,因此與 水瓶座卡妙 及 山羊座修羅,以冥王先鋒軍之名義,冒著被眾人誤解的痛苦和其他黃金聖鬥士作戰,並且受到冥蝶的監視,無法說出實情。最後在哈帝斯城內與星矢眾人道別後,化為星塵逝去。

 

撒卡為何會人格分裂?可能是因為弟弟卡諾的關係。

他不忍心殺死弟弟,但覺得卡諾不夠完美,是「不夠完美」,並不是壞,這點在冥王篇就看出來(順便一提冥王篇中戰績最好就是卡諾)。因為弟弟不夠完美善良,親哥哥的就要誅殺他?有點像愛你愛到殺死你… (有點BL了>///<) )。

不管撒卡心裡是怎麼想,他絕對承受了一定的壓力,而這些壓力是他自己給自己的,精神病很多就是這樣產生的,嚴重得性格分裂,連頭髮及眼睛的顏色都可以改變(坦白說雙子座的確是有點大條精神的),但也因為這樣,撒卡真的很酷酷的~~(不要太著迷吧!)

車田大神在設定集中曾經說過一開始就構思了雙重人格的雙子座聖鬥士,只是一直決定不了用雙重性格還是雙生子,結果兩個都用上。小弟還是比較喜歡卡諾的,他沒有明顯善惡分別,只是隨自己的意思做事(你看他海皇篇中效忠了海皇波賽頓,到了冥王篇,又就做回黃金聖鬥士),感覺比其他一直把正義或者力量掛在嘴邊的人有性格得多(呃,是誰?)。

 

具備「精神」及「物質」的強大實力

作為最強黃金之一,他(們)絕對是當之無愧。

首先撒卡被稱為「半神」,是黃金聖鬥士中少有的同時擁有強大「精神控制」及「物質毀滅」能力的聖鬥士,亦同時最富謀略(能夠騙得過聖鬥士十三年,一定用了不少計謀吧),他的小宇宙有以銀河為主展現出强大的氣勢,而且是教皇侯補人之一。

例如在十二宮之戰中,以最終首腦形象出現,展現強横至極的驚人實力。首先以 幻朧魔皇拳 控制了 獅子座艾奧里亞 的意志,以精神力冥想,將青銅曱甴們困在其創造的迷宮之中,並且操控其黃金聖衣,切開異次元的裂縫,讓冰河受困其中。最後在教皇殿,以白撒卡(善良)一面出現,但隨即黑撒卡(邪惡)出現,黑撒卡實力明顯為最高戰鬥力,剝奪曱甴們的五感,升至光速的 天馬流星拳 和 天馬迴旋碎擊 也無法傷及分毫,最後在眾人小宇宙幫助下的星矢曱甴全力打出 天馬彗星拳 短暫擊昏黑撒卡,才讓潛藏的善良一面開始清醒。

注意,只是擊退黑撒卡,他沒有被打敗。後來醒後白撒卡因為自責,還有能力自盡。

其弟弟卡諾在冥王篇中浪子回頭,在雅典娜女神指引下歸順,在冥界裡出色的戰鬥,殲滅不少冥鬥士,更有多次殺死冥界三巨頭之一 天猛星拉達曼迪斯 的機會,只是劇情需要,若不是 天雄星艾亞高斯 和 天貴星米諾斯 及時趕到,拉達曼迪斯就死在加隆手上了,不可以簡單了結他,真可惡。

最後所有黄金聖衣在嘆息之牆前發出共鳴時,毅然脱掉聖衣以 銀河星爆 和拉達曼迪斯同歸於盡(嗚~~~~~)。

 

雙子座是一個帶雙面性的星座,而絕招似乎也擁有這個特點:

撒卡的 幻朧魔皇拳 使人迷失自我,被別人操縱,為精神攻擊的最高奧義,與其他那種單純創造幻像的魔拳不同,幻龍魔皇拳 可以支配對方的腦神經,想解除該拳,必須點殺死眼前的敵人才能清醒,但自己也會因為這樣而愧疚不已,可以說是戰績輝煌。

撒卡的 異次元空間 和卡諾的 黃金三角異次元 則是讓人在空間中迷失,進入另一個世界。這無疑都非常符合雙子座的傳說和形像。參照冥王神話,這招還可以作為傳送技使用。不過不得不說,效果不佳。黑撒卡曾對冰河和瞬施展,但因為瞬和一輝的干擾失敗;對星矢的異次元拳也因為白撒卡的阻止而沒有成功;白撒卡也對沙加使用過這招,同樣以失敗告終,看來不是什麼可靠的招式。

註:關於卡諾的黃金三角異次元。卡諾海皇篇中為守衛北大西洋的海鬥士,而北大西洋的「百慕達三角」經常有各種船員或飛機在百慕達中消失,這絕對可能是黃金三角異次元的創作靈感來源。

 

最強的物理攻擊 - 銀河星爆

此招的原理是將自身小宇宙釋放到極限,把能量集中傾瀉在對方身上,其威力足以同毀滅銀河系的宇宙大爆炸匹敵(嘩)。並可跨界遠程攻擊,範圍巨大,一般不可閃避。是究極級的物理攻擊招數。幾乎所有嘗過這招的對手都沒有還擊之力!此招也是大全中唯一形容威力能毀滅銀河星星招數。

認真的說,假如沒有了十二宮篇撒卡之亂的話,那其他黃金和白銀就不用戰死,沒有傷亡慘重的話,聖域戰力一定大大提升!那後繼的篇章就不用勞煩曱甴了。

 

好了,到分析實力環節了(終於可以保持公正地作出分析了?)

撒卡有兩種狀態 – 白撒卡(善良)和黑撒卡(邪惡)。那麼應否分開分析呢?

答案是需要的。

當提到撒卡時,不能不提在冥王篇中的名場面 – 處女宮沙羅雙樹園之戰。此役沙加以一敵三,用他的絕技 天舞寶輪 同時壓制住撒卡,卡妙和修羅三個黃金聖鬥士,直到撒卡等三人使出禁技 雅典娜之驚歎 Athena Exclamation(A.E.)才擊敗沙加。這一戰給人留下的強烈印象便是:沙加的戰力在撒卡之上。

注意,這個是白撒卡。

那真的是這樣嗎?似乎是的,但也有數點可以考慮:
1. 白撒卡三人當時穿是黃金冥衣,而沙加身穿黃金聖衣,黃金冥衣對聖鬥士實力增幅不如黃金聖衣;
2. 白撒卡三人的戰鬥意志不足(因為是偽戰),影響了其實力的發揮(即是實力不能充分轉化為戰力),而沙加的戰鬥意志在三人之上;
3. 對戰時撒卡三人並沒有使出最強的招數;
4. 還有一點,就是沙羅雙樹園是沙加的「主場」,而三人等遠來征戰,沙加卻是以逸待勞。

 

而黑撒卡呢?

他的戰鬥能力非常出眾。他參加過戰鬥有如下:
1. 對原教皇白羊座史昂一拳擊斃;
2. 對人馬座艾奧羅斯一招擊倒;
3. 對獅子座艾奧里亞一招擊倒,第二招互有攻守;
4. 對鳳凰座一輝:初互有攻守,隨後擊倒。
5. 對星矢:擊倒星矢,隨後星矢小宇宙爆發,擊倒黑撒卡。(由於曱甴的戰力起伏很大,所以…)

另外,在教皇廳中黑撒卡在與艾奧里亞交手時,並沒有身穿黃金聖衣的,但黑撒卡並未落下風!根據黃金聖衣對實力有一定增幅的原理來說。黑撒卡與艾奧里亞相比,縱然沒有勝過也相差不遠。那麼,穿上黃金聖衣的黑撒卡絕對可以勝過艾奧里亞。

一輝與沙加的作戰,沙加一直壓制著一輝,但卻始終不能徹底擊敗他。最後沙加使出 天舞寶輪,剝奪一輝的六感,但一輝反而將自己的小宇宙提升到沙加的之上,用自我毀滅的方式擊破了天舞寶輪。相反,在與黑撒卡的作戰中,一輝雖然奮力支持,卻仍然被打得潰不成軍。那又說明了什麼?

 

我可以下一個定論:黑撒卡的戰力比沙加強,但實力比沙加差。而白撒卡無論戰力和實力都不如沙加。

為何我會這樣說,首先要理解戰力和實力的分別。

我認為實力是「基本能力」,例如攻擊力,精神力,戰鬥方式,謀略等等。戰力是對某一場面的即時戰鬥力,例如心態,意志,對手,場地因素,聖衣種類的。

與白撒卡相比,黑撒卡的特點是肆無忌憚野心勃勃,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常處於鬥志高漲,殺氣騰騰的精神狀態;相反,白撒加則常常心存遲疑,不竟全力。可以看出,黑撒卡的戰鬥意志明顯強于白撒卡。這些絕對是決定勝負的主要因素。所以定黑撒卡的戰力比白撒卡和沙加都強。

關於戰力,也可以說說最高的戰力是黃金十二宮篇,教皇廳中黑撒卡所發出的,那時黑撒卡不可一世,整個身體發出好像神一般的聲音,連黃金聖鬥士都不敢靠近。第二高就應該是沙加以一敵三的處女宮沙羅雙樹園之戰了。

 

那麼卡諾的的實力呢?

一輝與卡諾作戰,卡諾先將一輝擊倒,用異次元將其送走,跟著一輝從異次元歸來後,接下了卡諾的銀河星爆,又用幻魔拳控制了卡諾的神經。卡諾清醒後,又將一輝擊倒,不過並未完全瓦解一輝的戰力。
此戰可認為是平手,雙方戰力相當。當然這時一輝的實力已經遠遠不是十二宮篇的程度了,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卡諾身穿的是鱗衣而不是黃金聖衣。對聖鬥士實力增幅不如黃金聖衣。

後來在冥王篇中領悟 第八感「阿賴耶識」而活著到了冥界,實力之強在這之前已經說明了。

所以最後定案是:最強黃金仍是沙加,但以即時戰鬥力而言,黑撒卡所以黃金中最高的,而白撒卡和卡諾一樣在第三位。

總結來說,撒卡和卡諾不但實力強大且全面,在作戰時善於捕捉機會,隨機應變;黑撒加更是氣勢洶洶,鬥志逼人,心狠手辣,不擇手段,戰力異常驚人,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高貴的雙子座聖衣

雙子座聖衣確實彌漫著詭異氣息,星座形態時有點像一座雙面神像,但也因為這樣,這套聖衣設計很成功!完全配合主人撒卡的性格,而著裝形態時更加散發著皇族氣息,肩部和護腰都很寬大厚實,相當氣派。

可惜,頭盔絕對是一大敗筆!是整件聖衣最不美觀的地方,那個水桶頭盔是怎樣的一回事?像是把水桶戴在頭上……

另外,雙子座很多時都會以幻影身份作戰的,整張臉只露出口鼻輪廓,眼睛部分被一片陰影遮住,相傳因為這樣而贏得了「頭盔上還附墨鏡的聖衣之男」的讚譽。

 

學生會,知道甚麼是民主嗎?

(公有圖片)

(公有圖片)

 

2012年秋,時值星巴克咖啡進駐善衡的咖啡閣,惹起風波,中大學生會和一些關注組群起反對。善衡學生會馬上就發起了書院內部的全民投票,決定學生會的立場。為甚麼要發起公投呢?原因就是茲事體大,但我們的政綱又沒有表明立場,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決定權交給全體書院學生。當年,我曾經建議當屆的中大學生會舉辦全中大的公投,卻被中大學生會反對了。他們的原因是,公投只能二元地讓學生表達立場,而不能夠有全面、多角度的討論。大概他們的想法是,他們的代言,比起公投的諮詢場合,更能引起全面、多角度的討論。

我以為中大學生會這種妄自為學生代言的習慣會隨交莊而消弭,所以天真得投了給現莊信任一票。及至去年12月,中大學生會就新移民綜援案發表了立場清晰、支持新移民領取綜援的聲明,隨即惹起了一批同學留言反對,及後還發起了聯署表明立場,聯署有448個校友和同學參與,比起中大學生會以往舉辦的同類網上聯署都要多。然而,中大學生會到現在,都還沒有回應過同學的意見。

 

何謂民主?從字面解,就是主權在民的意思。中大學生會的所有權力都是屬於全體會員的,經選舉授權予幹事會執行公權力。這種授權並不代表幹事會當選了就是皇帝,可以隨心所欲而行。幹事會執行公權力時,必須根據選民所授權的政綱內容行事。政綱是選民意願的惟一表達,任何偏離政綱的東西都不能準確表達民意。幹事會亦其實從來沒有被授權過去執行任何政綱以外的行動。

在現實的民主選舉中,一旦政黨憑其判斷,決定作出政綱以外的決定,選民仍然可以在下次選舉中,以選票表示是否認同該政黨作出過的一切判斷。在這種情況下,政黨作每一個判斷時,都要考慮未來的選票,而以民意為重要依歸,體現民權。如此,民主依然是能被體現的。然而,眾所周知,學生會的選舉每年一度,每屆內閣之間沒有必然承傳關系,也沒有政黨。如果一屆內閣作出了偏離政綱又偏離民意的決定,選民還有甚麼方法表達立場?除非學生會認為他們的下莊有責任為現莊的一切決定負上政治責任,否則,基於這種特殊情況,學生會比起政黨更加有責任事事按照選民作出過的惟一授權──政綱行事。

綜觀現屆幹事會「庭燎」參選時的政綱,裏面完全沒有提及過對於新移民福利的任何看法。換句話說,選民在投票選幹事會時,完全不知道這個內閣認為新移民是否香港公民,不知道這個內閣認為新移民應否領綜援,甚至不知道這個內閣認為新移民應否全部趕出香港。中大學生會所發出的聲明,完全是在政綱以外憑空構建的,在本質上與一份「中大學生會支持美國太空總署與外星人接觸聲明」沒有分別。在選民從來沒有授權過的情況下,在不知道選民是否認同的情況下,又在選民沒有辦法在下次選舉表態的情況下,幹事會究竟是憑甚麼利用公權力,代表全體會員作出一份立場鮮明的聲明?

 

我聽過一種說法,指只要中大學生會做的事,沒有明顯與政綱相悖的地方,就可以做。這種說法非常危險。因為一旦我們對政綱的重視程度下降至「只要沒有相悖即可」的地步,以後的中大學生會應該要把政綱寫得越少越好,以盡可能減低相悖的機會。這又是大家所樂見的嗎?政綱的一字一句,都是選民對幹事會作出過的惟一授權,我們必須惜字如金,重視裏面的每句說話,沒有直接提及過的,就不是選民意願的一部分,寧可不做,也不應該妄自代表民意。

我也聽過另一種說法,指如果中大學生會遇上緊急情況,而民意清晰,必須作出回應時,即使政綱沒有寫明,也應該可以有立場。我是同意這種說法的。但是一旦作出這種決定,學生會就必須冒一個政治風險,就是他們的立場會被選民反對。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幾百個同學群起對聲明表示反對,顯示聲明所代表的民意絕不清晰。既然如此,中大學生會是否應該先撤回聲明,然後與選民就此事進行進一步溝通,待民意清晰後,才重新作出一份能夠代表整體民意的聲明呢?這個世界哪有一個團體,是先要發出一個代表整個團體的聲明,之後才在團體開展討論的呢?「先有立場,後有討論」這種說法,如何體現中大學生會在佔中時所鼓吹的「審議式民主」?中大學生會又何須就普選原則舉行學界公投?先有定論,然後再在學校討論就可以了。

中大學生會過去一直走在社運最前線,經常高呼爭取民主。假如中大學生會連校內民主都未能做好,以致中大學生不住高呼「中大學生會不代表我」時,何以讓人信服,你堅持的是真民主?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