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漠視姊妹的愛情需要

(原載於:成報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U.S. Embassy New Delhi)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U.S. Embassy New Delhi)

 

常常聽到香港不少教會內有「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的說法,要求教徒不要跟非基督徒相戀、結婚。然而,教會可有想過,這簡單的一句,對教會的女信徒構成多大傷害?

教會內處於適婚年齡而又獨身的教徒,長期女多男少,而且有惡化趨勢。在這環境下,單身女信徒要在教會中找到另一半,已越來越困難。另一方面,女信徒在日常生活中接觸到非基督徒男性的機會則越來越多。教會主事人大多希望甚至要求信徒的對象是基督徒,如果女信徒遇到非基督徒男性,彼此又是神女有心襄王有夢,怎麼辦?

 

辦法不外乎兩個:一是要堅守「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的人為教條,要對方信教,否則忍痛分手;二是繼續與「不信主的他」在一起,堅守信仰的同時,亦不勉強對方信教,但希望對方會有相信的一天。第一個做法會很痛苦,第二個做法則極可能要面對教會中「要求分手」的群眾壓力和內心的屬靈掙扎。兩個做法,都是一個「難」字。當然,在教會的教導和自我的屬靈要求下,堅持「非教徒勿近」的女信徒大有人在。但是,以目前的狀況,這類女信徒經年累月地等待可以同負一軛的真命天子,年華漸長,永遠獨身的機會就會與年紀成正比。於是,近年多了聽到「獨身是神的恩賜」這個說法,儼然成為「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這個人為教條的附加心理安慰。

在現代社會,女性沒有戀愛也一樣可以好好生活。不過,人是有感情的、需要愛情的,基督徒是普通人,大多會嚮往戀愛。教會主事人無力檢討和改善現時的宣教方式難以吸引男性信教的問題,可說是牧養上的失誤,但卻用「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作戀愛枷鎖套在女信徒身上,這對神的女兒們,又是否公平?

 

耶和華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於是就取了亞當一根肋骨,為亞當造了夏娃。耶和華讓亞當夏娃骨肉相連,從沒有說:「這個人獨身是我的恩賜。」後來亞當夏娃得罪了神,神也只是趕他們出伊甸園,沒有要他們分開。由此可見,神樂見自己的兒女配對成為佳偶,即使犯罪,也沒有施壓要兒女分離。為何香港仍有那麼多教會主事人,在人為地製造教會「陰盛陽衰」的同時,只顧曲解神的僕人保羅的「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及「獨身是神的恩賜」,卻無視神親口所說的「那人獨居不好」呢?

神造人之餘,還會充分照顧人的愛情生活,自稱為「神的僕人」的教會主事人,難道沒有責任為一眾女信徒的終身幸福着想嗎?滿口是「愛」的教會,可以繼續漠視教會姊妹的愛情需要嗎?

 

紙上談Marketing:《PAD》

Puzzle-Dragons-Logo1

 

PAD終於宣怖會推出港台版.殺入繁體中文市場。遲來總好過無到,對不少PAD迷,也是一個好消息(雖然未必許多人願意由日文版轉到繁中版重新遊戲)。說起來,研究一下PAD的策略,只要稍稍有marketing常識,就會知PAD的市場策略都明知違背了常規,而最終才會被其他對手在海外市場打敗。

其實PAD這類手機遊戲,產品生命週期短,固定成本(研究開發)高,而營運成本低,一般來說,這種商品相當適合推出到海外市場。因為生命週期短,必須把握時間接觸最多的客人,而本土市場面積有限,所以應該盡可能將遊戲出口在多個國家,以便遊戲在衰落之前,賺取最大的利潤。然而,PAD只推出日文版,固地自封留在日本,放棄外國市場,而市場是殘酷的,你不進入外國市場 ,就有其他公司代替你進入,賺取了原來屬於你利潤。

而且,PAD在打擊跟風者方面,亦都無做好相應的準備。在marketing裡,PAD這種引發潮流的原創者,我們會稱為pioneer,而其他跟風者,我們會稱為「fast follower」。fast follower不一定是抄襲者(可能是建基於舊意念的新意念),但必須是跟風者,例如美國蘋果公司開創了smart phone潮流,之後有幾間公司,甚麼三叔公司、H天線公司亦都推出smart phone,我們不會稱後者是copycat,但至少是fast follower。

一間pioneer可以如何趕絕其他fast follower呢?一般紙上談兵,會教你申請專利之類法律上的保護,但奈何這個地球上,不是每個國家都有完善的法制,甚麼專利、知識產權,在一些強大而不文明的國家,根本沒有人會尊重和保護。所以要趕絕其他fast follower,還是要靠自己。先說一下理論,玩家開始了玩某個遊戲,便會有慣性,很少會因為遊戲的負面消息的棄玩,即使有人不斷大叫抄襲,而「那座塔」的粉絲團人數卻突破二百萬。但假如負面消息在玩家開始遊戲前已經傳出,或者PAD一早好好宣傳自己的遊戲,在大眾心目中建立了先驅者的形像,那玩家就會在選擇遊戲時,選擇PAD的機會就會大幅提升。

 

或許單從理論來說,會相當難以明白,在這裡我用一個例子。像iphone,在iphone還未正式發售時,宣傳攻勢已經開始,並不斷強調自己是「創新」、是「突破」,在公眾心中已經建立了一個先驅者的形像,即使其他公司推出類近的smart phone,大家為了顯示出自己是一個支持原創,愛創新、愛突破的人,仍然會選擇iphone,而當客人買了iphone之後,便有慣性繼續使用,即使有其他公司推出了更好用的smart phone,客人也不可能馬上換新手機,iphone這樣就成功的pioneer就是這樣成功趕絕了其他fast follower好幾年時間,直到Steve Jobs去世才衰落。可是,PAD沒有好好宣傳自己,筆者不少朋友都是在「那座塔」被指抄襲後,才在新聞報導中發現PAD這個遊戲。也許,PAD在日本有良好的宣傳,但PAD的開發商並不重視海外市場,而正因為他們不重視海外市場,以致PAD一直沒有在海外進行宣傳,結果就給其他對手成功搶佔大中華市場。

而更重要的,是攤分固定成本的問題,假若PAD一早進入到其他海外市場,就能極速攤分固定成本,繼而提供更廉價的點數、魔法石之類,fast follower的招式,來來去去都是減價,賣便宜一點的點數、魔法石,假如把價格成功壓下去,別人無利可圖,就能夠成功趕絕fast follower。

 

白宮最新聯署:踢Justin Bieber 回加拿大

華府 – 白宮供花旗國民和網民公開聯署的網站,成為很多花生的來源,近日因酒後駕駛被捕的Justin Bieber,也成為聯署針對的對象:有網民要求將他驅逐出境。 聯署的提案文字表示:「我們合眾國的人民,覺得在流行文化世界被錯誤代表。我們希望見到這個危險、不檢點、經常搗亂的Justin Bieber被遞解出境,並註銷其綠卡。

 

他不僅僅危害我們人民的安全,還爲年輕人帶來很壞的影響。我們希望能將Justin Bieber 從社會移除。 聯署週五貼出,截止週六已經已經有萬六人簽署。而據了解,Justin Bieber 未有綠卡,是憑美國發給歌手、運動員或頂尖科學家的簽證在美國居留。 瑞士法文20分鐘報

林宇滔︰政府不應在電視服務上任人宰割

澳大電視服務研究小組昨日公佈中期研究結果。中區社咨委林宇滔認為澳門電視服務的未來發展,關鍵問題在於如何釐清「轉播」的定義,而該報告並無相關的詳細陳述,亦無嘗試提出見解。他說︰「感覺就是一份好common(普通)的教科書,亦無為這件事對焦,呢個係最大問題。」他認為電視服務的未來發展必須在保障版權人的權利,以及確保市民收看電視的習慣以及自由之間取得平衡。他認為通過法律明晰定義政府在指定的非牟利機構傳送的開放頻道訊號並非轉播,並賦予版權持有人行使反對權,才是平衡版權持有人以及公眾利益的有效方法。 澳大昨日公佈電視服務研究中期報告,林宇滔認為,電視服務未來發展的關鍵問題在於,如何在版權以及居民收看電視的權利中間尋找最大的平衡點。他認為澳大的中期研究報告中,沒有相關的涉獵,並認為該份報告跟公眾的期望有很大的落差。「有線」和「公天」去年8月達成協議後,市民可收看的電視頻道被刪除三分之二,政府一直強調是因為當中牽涉版權問題。 林宇滔說︰「從有線公天的合作協議,以至研究報告的中期結果,我見唔到政府努力在中間尋找一個平衡點。佢(政府)只喺硬生生一刀切,用一個版權的定義把整件事鎖死!」他認為,按照政府這種「死板邏輯」,該報告調查所得的居民最主要收看的頻道,可能一方面政府要額外支付大量公帑,另一方面「喺俾錢都睇唔到!」他說︰「現在由有線提供的30多個頻道,如果政府覺得是完全符合版權的,我就肯定話佢哋講大話!」 林宇滔認為該報告及政府所說的,市民可自行架設「魚骨天線」的做法是不可行的。他指出該報告的調查結果顯示,有逾八成半的受訪者是使用公共天線接收電視訊號。「政府依家講緊就係話你自己接收收唔到,但喺自己接收喺合法架喎。講極都係呢句之嘛!」他認為遵守國際公約並非如此僵硬,澳門簽訂了世貿協議,裡面有一些涉及電視版權,本澳當然應該要制定一些保護政策,但是如果實際做不到的時候,只要確保到,版權持有人行使反對權就可以了。他說︰「我覺得政府唔好將自己擺在一個任人宰割的地步囉!這不是版權法的退步,而是相對於過去已經踏實地向前行左一步,所以有咩問題呢?你應該針對澳門實際情況,循序漸進。」 他認為討論法律問題,需要考慮時間及空間的問題。他說,回歸初期,本澳可接收到的電視頻道不多,如果當時政府提出這個「自動保護原則」,又讓電視市場逐步發展的話,市民不會有太大的反響。他說︰「但政府3年來在這方面都不作為,突然由「不保護」升格為「完全自動保護」。他說︰「好多其他政策,居民有要求的時候,政府又同我哋講循序漸進。但在電視服務上,一個居民咁基本的權利上,政府突然間同我行一 個跨躍式的發展,我覺得這是沒有站在居民的角度去諗。」 他認為從公眾利益的角度出發,政府指定一間非機構代市民接收開放天空的不加密頻道,當中完全沒有涉及商業行為,政府亦說過居民可以自行接收,「咁點解唔可以將這個定義為不是轉播?份報告無提過,官員無回應過,只係話唔得架……但係國際公約係死架,人係生架,你從來都不作一個應該的保護,現在又去保護,我覺得佢哋(政府)好官僚,亦都不負責任!」 林宇滔又認為,政府在處理控煙法以及電視服務上有雙重標準。他指出,澳門加入了國際性的煙草控制條約,其核心精神就是所有空內公眾及工作場所都必須全面禁煙。然而,本澳實施控煙法後,賭場卻可設吸煙區。他說︰「政府當時在立法會講,每個公約可以因應自己既地方,有適應性,我不反對。但問題就是,為何針對控煙法,對住重要商人利益的時候,就有嚴重的雙重標準?控煙法你(政府)就同我講呢樣,依家同你講緊每家每戶居民既睇電視,你就話呢啲諗都唔洗諗啦,一定違反的。呢啲咩邏輯?咩原則?咩思維?呢啲唔係叫官僚思維係叫咩嘢?」 他說社咨會曾有委員發言︰「民生居民的利益,佢(政府)就事事諗不可行性;商界利益呢?佢就事事諗可行性。」

雞排妹教年輕世代的一堂課:低調沒希望,露出求生存

Photo Credit: 雞排妹ili鄭家純,圖片經本人授權使用

雞排妹總是不缺新聞,隔一陣子就會有她的亮點,不是露不露奶的問題,就是又電了哪個政治人物一頓。在這半年多來,已有許多網評談過她,我在這邊要提點和大家不同的看法。我認為她的存在,突顯了當代二、三十歲年輕人必須面對的一個問題:是否該「露出」?

什麼意思呢?我講的這「露出」,不單是指露奶那種,而是更全面的突顯個人特質,以追求生存機會。

與「露出」相對的是「低調」,低調也是種生存策略。低調原來是最多人的選項,但在這個資源和位置被老人吸收殆盡的年代,連新進公務員都懷疑自己是否在將來可以領到月退俸,一般的年輕人所面臨的生存環境,是更加的惡劣。他們循著前人的老路走,低調的努力下去,很可能白忙一場,還死無葬身之地。

老人總是說要安份、低調、踏實、誠樸的過活,然後呢?他那個時代可以這樣搞,現在能嗎?你低調能拿多少薪水?能買到房子嗎?前人講的那一套低調之道,現在看來越來越沒用了。好處都還在老人手中,他們不死不退,你分不到。而他們現在又健康到爆,至少活到八、九十起跳,你根本等不到。

年輕人只好問一個問題:如果自己真有某種不輸人的條件,是不是該選擇「露出」?還是繼續低調下去?

乖乖在那排隊等著卡缺,等著領薪水,等著退休,是有機會,是有希望,但那個「希望之縫」越來越小了,只有少數的人擠得進去。如果真還有那一點本事,那就跳出來大幹吧!會賣東西就快去賣,會炸雞排就快去炸,有奶就快露奶,有腦就快露腦。

於是在各種新舊媒體上,開始出現大量的「露出世代」,有什麼本事就快現快露,被罵不要緊,先卡到位子再說,先出名再說,先賺到錢再說。這樣搞不長久?那些乖乖排的呢?排到了嗎?他們又賺到什麼錢?有活得比較快樂嗎?

想擠進演藝圈,有雞排妹條件的年輕女生何其多,但多數還是在那排隊,乖乖聽演藝圈長輩的話,等那有一搭沒一搭的通告和廣告機會,賺那兩三毛錢。

但雞排妹亂衝亂罵,場子就有了,機會就有了,這就是現實。你乖的人就是分不到。還記得吳宗憲前陣子有叫她少講兩句,乖一點嗎?我只能說,還好她亂罵,不然那場子連新聞都不會出,是她亂罵才帶出新聞的。不然,你知道吳宗憲和她在宣傳什麼嗎?

有人認為她不會成大器,不會成一流藝人,不會……那又怎樣?她活得下去,有飯吃。老人把所有縫都卡死了,你要年輕人怎樣?台灣的演藝圈和十年前重疊率有多高?

有飯吃的老人啊,不要再騙年輕人說這樣出頭不好,你只是怕她搶了你的機會而已,你只是想叫她回去排隊,然後排到死。你真的關心他,會把他餵飽,而不是讓他在那飢寒交迫,一直想要不要跳出來。不懂的老人,那就請閉嘴,你三千年前的那套只有農業時代能用,現在的台灣連高科技新貴都變碗粿了。

會跳出來衝殺,一定有其不得已,能低調爽爽過活,誰不要?如果能夠悠閒的在下午喝個咖啡看雜誌,誰不願意?但現在只有退休公務員有這個閒情了。

不只是雞排妹,所有二、三十歲世代的人都面臨同樣的選擇。是要留在排隊長列中,領那個活不好也死不了的錢,還是選擇「露出」自己的專長衝看看?

在批評雞排妹的時候,不妨先想想,要有那個奶,要有那個口條,其實也是不容易。既然有那個本事,那悶在隊伍中幹嘛?我在討論陳為廷的文章中提過,其實很多人只是透過批判這些「露出世代」而得到自我成功的幻覺,想要透過批判這些人而確認自己的排隊路線是正確的。但你選擇排隊路線是否正確,實際上和他們根本無關。這是你的選擇,干他屁事?

當你透過批判和嘲笑他們,來說服自己低調才是王道時,露出世代正快速奪取這個世界的僅存機會。說穿了,你只是怒氣沖沖、不斷抱怨的排隊者,而他們是已經靠其他方法搶到甜甜圈,在那自拍的人。你當然可以生氣,但你能想到其他的方法嗎?你確定排到最後真的可以買到甜甜圈嗎?

我想多數人什麼都不知道也不確定吧!但雞排妹知道且確定她有奶,而且嘴砲很強。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人渣文本 Ninjia Text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網友表示:

20090113131213 10d2fe49ac10f29bdc5b21ff0c0afcc1

 

型男model解說義大利文手勢

義大利 – 義大利文除了語言本身,肢體語言特別手勢,被譽為「不可分割的神聖部分。」 有媒體網站,找來時裝名牌專用男模,拍片展示如何利用「義大利文手勢」,好好和當地人溝通。 Swide.com

巴西專家:城市更易被雷電擊中

一月河城 – 巴西專家表示,城市相對郊區,更容易被雷電擊中,頻率也較高。 近日,一月河城的基督像,頻繁被雷電擊中,更多次被攝影師捕捉。 這位專家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石屎森林取代原始植被,令城市氣溫更高,熱島效應更令吸引多數由冷鋒發出的雷電。 巴西環球報

 

 

專家講得好似幾有道理 細細個老師教落

閃電係打高樓大廈架嘛~

【文化論政】楊恩娜:由街頭表演看公共空間

圖:黃津珏

六名「好戲量」成員於去年聖誕節當晚在尖沙嘴天星小輪碼頭表演,約20名警員在未說明原因的情況下,強行帶返警署,拍下過程的手提電話更遭沒收。據稱,其中一位成員於密閉空間遭到暴力對待,包括掌摑、粗言穢語及惡意盤問性向。

去年11月,民政事務署代表持回覆率僅16%的問卷,向油尖旺區議會提議縮減「旺角行人專用區」開放時間並獲通過。由今日起,該專用區只在周末及公眾假期開放。翻查資料,發現這份為搜集「市民對街道現況看法」的問卷,特別提到應否發牌予「街頭表演者」,但卻隻字不提其他商業宣傳活動、易拉架、攝影檔等其他街道使用者,立場有偏頗之嫌。

兩件發生在街頭表演者身上的事,可見他們從來沒有一個適切位置。香港的街道設計及管理亦有杜絕街頭文化的傾向,他們的遭遇,正是一個城市的公共空間開放程度的指標。

街頭表演 基本人權
《基本法》第三十四條列明「香港居民有進行學術研究、文學藝術創作和其他文化活動的自由」,說明了從事文化活動是基本人權。而街頭表演卻非在一般人認知的文化場合如音樂廳內發生,2010年街頭藝人蘇春就因「阻街」被捕,裁判官劉偉聰就引用此條例,指街頭表演可納入文化活動範疇,蘇獲判無罪釋放。然而即使有例在此,街頭藝人被起訴的罪名也層出不窮,「阻街」、「噪音」、「遊蕩」;若嘗試捍衛自己的權利的話,還可能會被控「行為不檢」等等。香港的街頭表演者向來未受重視,社會亦未發展出一套機制去保護他們。自菜街被殺、「好戲量」聖誕被捕事件後,街頭表演者的生存空間更為有限。直至去年11月,政府就有關「街頭表演活動」的態度仍是模稜兩可,只稱「香港目前並沒有法例禁止街頭藝術表演」。而有關進一步政策及行動,政府回應『康文署會在沙田大會堂廣場推行「開放舞台」計劃,該計劃參照一些海外文化設施的做法,申請的表演項目須通過簡單的試演……採用先到先得的登記制度,以有系統地協調不同表演者在場地使用和時間上的分配。表演者無須繳付場租之餘,也可以在表演區內收取賞金。』這完全是捉錯用神,對於「街頭表演」為何會在公共場所發生毫不理解。對於解決現況,亦只流於對街頭藝人的片面想象並採取一種慣性的「分流」手法,對街道上各使用權的失衡並無幫助。

我們正處於被高度操控的城市環境,所有預期以外的行為在公共空間全被排除。為了管理效率,公共空間若不屬於大資本家,則是落入政府的官僚管理之手中。香港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近6500人,且有上升趨勢,意味著對公共空間的需求更大,而在只減不增的公共空間上,街頭霸王(包括攝影檔、易拉架等)流連不去,只會不斷激化矛盾。所以「殺街」並非一個明智決定,檢討現行對公共空間及街頭藝人的規管、開闢更多公共空間、加強對街頭藝人的認識,才能解開死結。而這些公共空間的標準,可參考美國民間組織Project for Public Space的建議,當中包括:
1. 是否容易到達?(accessibility)
2. 是否可從事多元活動?(activities)
3. 是否舒適?(comfort)
4. 能否凝聚社會?(sociability)

公共空間 平等使用
其實除了西洋菜街,九龍城海心公園這人煙較疏落的地方,亦吸引市民從事文化活動。可惜早前由於噪音問題見報,市民在享有文化權利的時候,亦要尊重他人。黃津珏早前於本欄分享朋友在外地賣藝的經驗,當中提到要取得澳洲墨爾本的表演牌照,必須上安全知識課,以明白街道倫理。而在香港,亦有街頭樂隊表示已自行為表演作分貝測試,在早前論壇亦有表演者提出一些「同業守則」,可見使用者已逐漸建立一種倫理意識。

公共表演空間不應僅是黃大仙區議會顧盼自豪的黃大仙廣場,政府應嘗試展開對話,讓更多理想的公共空間出現——這並不需要大興土木或國際設計,只需要在管理上更多以人為本的考慮及信任。街頭表演者不會在街道使用權上優先,互相尊重的「公共空間」才能發揮意義。

西洋菜街事件的諮詢及決策方法,亦不免令人懷疑面對整個公共空間的討論、甚或市民行使文化權利,都沒有商榷餘地。我們看見失去信任的對立雙方。黃英琦曾痛批這種做法是「反智倒退」,並稱讚路政署當年把街道的使用權還給市民,實屬德政。街道管理不僅僅是交通及環境衛生問題,擠逼的居住環境,令越來越多市民大眾開始思考並探索街頭表演之於街道是怎樣的關係,自身與公共空間又能產生甚麼互動。可惜從以上回應可知,政府對待街頭表演者的方法是將他們「收編」,並安排到轄下場地的特定時間表演。卻不注意無定章的演出,正是街頭表演最珍貴之處。公共空間能被自由、平等地分享使用,不向任何一方靠攏,才是政府這「管理者」要做的事。蘇春就案的裁判官結案陳辭的大意發人深省「有文化的社會,是大家明知道街頭藝人或許阻街,但都給予尊重及包容」。表演者也不是街頭霸王,平等地和周邊共享此處公共空間,關懷的不是個人利益,而是整個社會,因為文化不只是屬於文化人的。

作者為文化政策研究人

文章刪減版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4年1月20日

本欄逢週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發展,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刻扣人工中介費 違規中介應吊銷牌照

刻扣人工中介費 外傭被逼借財仔
容許直接聘用制 違規中介應吊銷牌照

香港僱主殘暴虐打外傭事件接二連三被揭發,事件除了顯示香港政府沒有妥善政策和執法保障在港外傭,更見香港及外傭本國輸出國的中介公司剝削傭工猖獗。海外僱傭中心作為本港其中一間最大規模的外傭中介公司,本應為僱傭雙方的幫手,卻分別在僱主和傭工身上榨取金錢,更有外傭投訴海外僱傭中心涉及刻扣工資、誘騙外傭簽下財務公司借貸文件,收取七個月工資的中介費用等。一班為事件感到義憤的香港巿民及本地團體,於今天下午到海外僱傭中心中環總公司抗議,呼籲消費者抵制無良中介公司。

違法超收中介費不罕見 海外僱傭頭三大
  
香港法例列明,僱傭中介公司收取僱員的工作介紹費用上限為首月工資的10%,即在現時外傭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應只能收取港幣$401。然而,超收中介費用卻是行內慣常。根據印尼移工工會、國際職工盟(ITUC)、香港職工會聯盟於2012年針對印傭的工作中介情況所進行的問卷調查,當中經海外僱傭中心轉介來港的印傭,有15%曾被刻扣工資,有37%的印傭則表示,曾被誘騙簽署財務公司借貸文件,而不知文件內容,亦有44%的印傭被扣取7個月薪金作為工作轉介費用。根據香港移民工牧民中心於2013年1月至6月所收到的求助,當中有72%的求助都是與中介公司或財務公司有關。海外僱傭中心更是收到最多投訴指控的香港僱傭中心的三甲。

政府懶理外傭借貸 監管中介失職
  
部份中介公司往往利用香港政策上的各種漏洞,串通財務公司,甫來港即強逼外傭往財務公司簽署借貸文件,再要求外傭每月支薪後,即將以薪金償還中介費用,有的更長達七個月。據外傭團體所述,轟動國際的受虐印傭Erwiana個案中,印傭曾經向其所屬中介公司表示受虐及要求離開,但中介公司卻要求她先清還中介費。可見對外籍傭工來說,龐大的中介費是她們離開受虐環境的障礙。香港勞工處職業介紹所事務助(EAA)在接受超收中介費用的投訴時,卻要求投訴人呈交收據作為證據,但因受害人不獲收據,使受害人幾近不可能成功起訴超收費用的中介公司。

香港社會有責任保障任何人──不論種族及工作──免遭剝削和虐待,然而多宗外傭被殘暴虐打事件顯示中介猖狂、政府失職!

作為關注外傭權益的香港市民及團體,我們認為,為了保障來港工作的外傭,政府應該主動調查涉嫌違規的中介公司,查出外傭繳付金錢的去向,以及吊銷超收中介費用的中介公司牌照。並應積極向外傭本國交涉,要求讓僱主傭工雙方能夠直接聘用,仿效現時泰傭的做法,只需僱主及傭工向入境處及領事館遞交文件,即可申請,杜絕中介公司從中剝削僱主及傭工。

我們要求:

1. 警方與勞工署應主動調查中介公司涉嫌串通財務公司向外傭超收中介費問題,並應嚴懲及吊銷違規中介公司牌照;

2. 要求政府容許直接聘用,讓僱主及傭工能夠免除中介費用的剝削;

3. 消費者亦應抵制無良中介公司,不能縱容剝削傭工的行為。

發起團體: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左翼21、自治八樓、油麻地街坊、香港專上學生聯會、香港職工會聯盟、國際特赦組織

2014年1月25日

1653783_10151820462081991_559648578_n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