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借古鑑今,還望你的良善

朋友 我當你一世朋友 | Illustration by Zin

 

文:談晉霖

 

導演史提芬費雅斯(Stephen Frears)電影向來平易近人,縱橫電視電影多年,創作一直沒有止步,可謂工匠也。年屆76歲的他自《英女皇》(The Queen)後,再次執導關於英國皇后的傳記故事,跟前者稍為不同,《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Victoria and Abdul)調子比較輕鬆開朗,集中一段接近是母子情的友誼關係,直到後期才進入認真嚴肅的史實劇情。導技平實,故事亦平鋪直述,沒有甚麼突出之處,也沒有甚麼出錯,誠然是一部頗為沉悶的電影。不過,它絕對不是無聊的電影。在充滿戾氣的社會中,不論國際間出現的紛爭或是本土內的仇怨,《維多利亞女王》都為此種種帶來了善意的提醒,莫論種族、階級,我們生而平等。

電影借歷史戲劇講述種族的共和,訊息是善良而重要。《維多利亞女王》暗地裡與茱迪丹慈(Judi Dench)往作《皇室別戀》(Mrs. Brown)有所關聯,有人更說這是一部延續其精神的續作。兩部電影皆真有其人,Mrs. Brown是一名蘇格蘭僕人,《維多利亞女王》則根據印度記者撰寫的書籍改編,侍從角色由原來的蘇格蘭人轉為印度的穆斯林。如此的選擇,不用言傳,背後的意義已呼之欲出。而戲劇強調那種跨種族的情誼,借內庭官員、女王兒子的群起壓力和反對,加深二人發展友情的困難,這些衝突是有點平面呆板。不過在茱迪丹慈的細膩演繹下,電影平凡中還是具有戲味的。

老牌編劇李賀(Lee Hall)和費雅斯合作,就像兩個善良和藹的老人家跟觀眾說人生道理。可以從他們的眼睛,體會對年老孤獨和人權的感嘆。電影裏都是老生常談,一些老掉牙的大道理,但只要留心觀看,定能有所得着。

 


 

由本地插畫家Zin為電影繪畫,並隨電影文章。
畫墨結合文字,兩者融為一體,是故取其名為〈墨滴文〉。

 

限劇院影院經營場所 蘇嘉豪:表達空間壓縮不言而喻

法務局《檢討行政條件制度》諮詢文本引起文化界激烈反應,立法會直選議員蘇嘉豪認為,今次修改是典型的官僚行為,文本完全沒考慮表達自由,又指若政府有心開拓一個文化多元、讓藝文發聲的空間,就不應規管太多。 蘇嘉豪認為,今次修改是典型的官僚行為,文本沒考慮文化界生態,亦完全沒考慮表達自由,造成今次矛盾。他表示,法務局有關建議會令本地劇場表演「去社區化」,並趨向依賴由官方控制的場地,擔心會令劇目受官方各種條件及場地限制,形式越來越單一。「以前劇場遍地開花,將來可能只有政府規定的地方才可以演出,表達空間的壓縮不言而喻。」 他又認為,文化局目前的態度不夠積極,「一方面解釋政府場地陸續興建當中,業界唔需要擔心(政府)應付不了場地需求,但海事工房、愛都等仍『十劃都未有一撇』,牛房目前仍定位不清,工期不知何時結束時,做了也沒場地演出,是否要業界停止所有創作?」又指即使政府場地增加,亦不代表要限制民間場地,「官方及民間場地不是零和遊戲。政府場地多一個,是否代表民間工廈的小劇場就要倒閉?」 對於文本中指「電影院及劇院,涉及噪音、防火安全、機電等多方面可能影響到公共利益的問題,因此,建議該類場所僅可在酒店場所及純商業樓宇內經營」,蘇嘉豪認為理據並不充份。「純商廈的安全條件是否一定好過工廈?工廈本身的設計就是高安全,為工業活動而設,全盛時期一幢工業大廈可能過千人上班。」又認為,工廈裏面有比電影院及劇院更高風險、更聚眾的活動,「但你不去趕走或監管危險的活動,而去叫一些相對安全的影演活動遷離。這是本末倒置的行為。」 他認為,如單純就牌照的角度出發就訂出有關建議,顯示出政府各部門之間的切割,「你做一部分,我做一部分,但兩部分互相極有牽連。」認為如文化局不及時介入,接下來的諮詢場都會是業界及法務局之間「雞同鴨講」。 他又指,如政府真的有心開拓一個文化多元、讓藝文發聲的空間,政府就不應規管太多。「涉及劇院電影院,很明顯屬於文化局權限,文化局在這諮詢文本有否參與其中?如沒有,法務局抵打,如果有,文化局更抵打。現在的方向應是管得越少越好,在文化活動上不應有太多官僚管理。」

植物的竊聽風暴:無聲的植物如何彼此溝通?

文/廖季薇
主修樹木綠化,技能到處點的園藝人,包含繪畫、攝影、烹飪、各種手工藝及DIY等。樂於嘗試新事物,對植物有難以言喻的深厚情感。

「快!我要告訴你一件不得了的消息……」雙方低頭私語,

「竟然有這種事?那我得趕快做好準備!」神情驚恐不已。

此時角落傳來暗暗的竊笑聲,得意的說:「嘻嘻嘻!這可是大情報啊!」

植物們在說些什麼悄悄話?圖/photoAC

讀到這段你可能會以為是哪個小說情節,但其實這是你窗外正在上演的橋段:而主角是綠油油、青翠翠的植物們。看著它們無聲地隨風搖擺,很難以想像它們能夠用著我們五官無法解讀的語言,焦慮地傳達訊息。

如果植物不像我們是透過聲音或肢體動作來表達,那它們又要如何溝通呢?

植物能夠解讀空氣中的化學訊息,藉以觀測周遭其他植物的狀態。圖/aororak

植物如何知道在旁邊的是好鄰居還是惡鄰纏身?

我們搬到新家,通常會跟鄰居打聲招呼,順便了解一下對方是不是能守望相助的好鄰友。那植物會怎麼跟它的鄰居打招呼,來確定對方是朋友或是競爭資源的對手呢?

source:Pxhere

瑞典農業大學作物生態學系副教授 Velemir Ninkovic 與他的研究團隊在 2003 年發表的論文中說明,兩個不同品種的大麥,能夠透過對方散發到空氣中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VOCs)來確認對方是敵是友。

實驗裝置使兩種植物的土壤隔絕,避免地下物質交流。密閉空間只保留出風口,使單方向的空氣流動,確保實驗大麥品種 Kara(植物 B)僅受大麥品種 Alva(植物 A)的揮發性物質影響。
圖 A:實驗組;圖 B、圖 C:對照組。 圖/Ninkovic, et al.

實驗中將大麥品種 Kara 與品種 Alva 隔絕於兩個獨立的箱體內,中間僅保留一個通風口,因此排除了土壤與根系接觸的可能性。當大麥品種 Kara 接收到來自大麥品種 Alva 的氣體後,品種 Kara 會將更多的養分送到根部,增加根部的生長,以佔據更大的地盤、提高對土壤礦物質與水分攝取的能力。

但若鄰房住的是相同的大麥品種,品種 Kara 則不會做出這麼大的反應。實驗結果可推測大麥品種 Kara 可以從氣體中辨識出鄰房住的是同鄉好親友或來搶糧的惡鄰居。同時也採取攻佔地盤的策略,大肆拓展根系範圍,以先發制人。

暴露於大麥品種 Alva 揮發空氣中的大麥品種 Kara 組(AK),相較於暴露於同一品種 Kara 組(KK)及暴露於一般空氣中的大麥品種 Kara 組(OK),AK 組的莖根比(S/R)最小,即其根部的生長量大於莖葉的生長量。圖/Ninkovic, et al.

在另一個實驗中,先讓大麥品種 Alva 生長於一個模擬森林下層的光源環境,即「紅光:遠紅光」比例較低(遠紅光比紅光多)。由於森林裡大部分的紅光會被上層植物攔截吸收,下層植物相對會接收到較多的遠紅光。當植物體內的光敏素吸收較多遠紅光,會從活化的 Pfr 型態轉變成不具活性的 Pr 型態(光敏素為植物體內的一種感光受器蛋白質,具有活化與鈍化兩種型態,即 Pfr 與 Pr 型態,能調控植物的生理與生長反應;吸收較多的紅光能活化光敏素,吸收較多的遠紅光則反之)。

此時,植物會傾向於將更多的養分供給到莖葉的生長,使自己長得更高大,能搶到更多的光源。這樣的生長現象,稱為遮蔭迴避效應(shade avoidance;或稱陰影遮蔽效應)。

森林下層的植物所能吸收的光線較少,為了爭取陽光,會努力使自己長得更高。這樣的生長現象,稱為遮蔭迴避效應(shade avoidance;或稱陰影遮蔽效應),由光敏素所調控。圖/ Chi Wei Liao

實驗結果顯示大麥品種 Alva 如期產生了遮蔭迴避效應,同時也改變了揮發性有機物質的組成比例。而神奇的是,當大麥品種 Kara 從空氣中接收到這揮發性物質後,也表現相同的遮蔭迴避效應生長,努力讓自己長得更高。

由此看來,大麥品種 Kara不僅可以從空氣中的揮發性有機物質「聽」出周圍的大麥是不是和自己操著同一種「鄉音」,也可以偷聽到競爭對手正要採取的生存策略。而且能即時做出相對應的行動,以避免落於人後。這樣的情報攻防戰,是不是像極了人們的諜對諜情節?

植物也能鳴奏無聲的號角警報

植物的揮發性物質不僅受到環境因素影響而產生變化,當植物遭受草食性動物(包含昆蟲)攻擊時,植物也會產生不同成分組合的揮發性物質(herbivore-induced plant volatiles;HIPVs;意指由食草行為所引導產生的揮發性物質)。

有些揮發性物質能直接驅趕草食性動物、或甚至造成毒害,例如:松樹(黃松 Pinus ponderosa Lawson、扭葉松 P. contorta Douglas var. latifolia Engelmann、白杉 Abies concolor Lindl. and Gordon等)所產生的單萜類物質(monoterpene;一種有機化合物);有些揮發性物質則能吸引草食性動物的天敵前來逮捕這些吃霸王餐的食客,這樣的防禦方式被稱為「間接防禦(indirect defense)」,例如玉米、棉花、黃瓜及甘藍等能吸引害蟲的天敵寄生蜂,有效地減少鱗翅目幼蟲的危害,如斜紋夜盜蟲、小菜蛾、甜菜夜蛾等。

瓢蟲也是幫助植物消滅蟲害的好盟友。圖中為六條瓢蟲(Menochilus sexmaculatus),以取食蚜蟲為主。圖/Chi Wei Liao

這些因為草食性動物攻擊而引導植物產生的揮發性物質,也能告知周圍的同種植物:「大敵當前!快把槍矛弓弩火藥都備齊啊!」使尚未受害的植物們提前做好防禦敵害的準備, 例如增加葉片中的單寧(tannin)含量等,會讓食客們覺得難以下嚥。

來自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學者 Richard Karban,長年研究植物的感知與訊息傳播模式,2015年出版專書 Plant Sensing and Communication(暫譯:植物的感知與通訊)。

Richard Karban 曾藉由修剪山艾樹(Artemisia tridentata)的葉片來模擬草食性動物啃食,成功引導山艾樹的傷口生成大量的揮發性物質──茉莉酸甲酯(methyl jasmonate)。經過三年的野外試驗發現,有修剪過山艾樹周圍的野生菸草(Nicotiana attenuata),相較於未經修剪山艾樹旁的菸草,所受到的蟲害明顯較低。

科學家推論,生長於山艾樹旁的野生菸草能解讀山艾樹傷口所發出的「情報」,使自己也進入備戰狀態,提早做好準備以抵禦害蟲侵食。

實驗地點:北美大盆地的山艾樹(Artemisia tridentata)族群。圖/K. Shiojiri

但從資源的競爭關係來看,山艾樹實在沒有理由將「防敵情報」傳達給鄰居的菸草。因此 Richard Karban 又做了一系列的實驗,結果發現山艾樹若要將「防敵情報」由受傷的枝條傳達到其他沒有受傷的枝條,並無法透過內部的輸導組織傳送。

「防敵情報」必須透過空氣中傳播揮發性訊息給其他沒有受傷的部位,才能使這些枝葉啟動抵禦蟲害的備戰模式。所以,住在附近的菸草鄰居其實是「偷聽」到了這個情報,才開始做對抗蟲害的準備。

由於植物產生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之組合有遺傳上的差異,親緣關係越接近的植物之間,其「語言」也更為相近相通,對於訊號反應的敏感度更高。實驗中,當山艾樹與菸草兩者的距離超過15公分後,「防敵情報」的影響能力會降低;而山艾樹與同種山艾樹之間的溝通距離則可達到 60 公分。

如果我們能學會植物的「語言」、解讀植物的「情報」

科學家們在這數十年間前仆後繼,致力於解碼植物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未來我們不僅能解讀植物訊息,亦能使用植物的語言來與植物「溝通」。當這些有機化合物廣泛應用於保護農業作物,便能減少高毒性農藥的使用量。例如利用茉莉花酸(jasmonate acid, JA)誘導植物進入備戰狀態,抵禦外患,減少草食性動物帶來的損害。

如果我們能理解植物的語言,也許就能知道它們面臨著什麼問題、需求什麼資源,甚至告訴我們更多的秘密。當我們能和植物做朋友,那絕對是人類外交史上的一大邁進!

參考影片

  • 植物能互相交流嗎?看起來當然不能。植物不像動物一樣有著複雜的感觸神經系統,他們看起來被動得多。儘管聽起來很玄乎,但是植物確實能相互交流,尤其是受到攻擊時。理查德.卡爾班解釋了其中的奧秘。

參考文獻

  1. Ninkovic, V. (2003). Volatile communication between barley plants affects biomass alloca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Botany54(389), 1931-1939.
  2. Litvak, M. E., & Monson, R. K. (1998). Patterns of induced and constitutive monoterpene production in conifer needles in relation to insect herbivory. Oecologia, 114(4), 531-540.
  3. Karban, R., Baldwin, I. T., Baxter, K. J., Laue, G., & Felton, G. W. (2000). Communication between plants: induced resistance in wild tobacco plants following clipping of neighboring sagebrush. Oecologia125(1), 66-71.
  4. Karban, R., Shiojiri, K., Huntzinger, M., & McCall, A. C. (2006). Damageinduced resistance in sagebrush: volatiles are key to intraand interplant communication. Ecology87(4), 922-930.
  5. Thaler, J. S., Stout, M. J., Karban, R., & Duffey, S. S. (1996). Exogenous jasmonates simulate insect wounding in tomato plants (Lycopersicon esculentum) in the laboratory and field. Journal of Chemical Ecology22(10), 1767-1781.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The post 植物的竊聽風暴:無聲的植物如何彼此溝通?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借古鑑今,需望你的良善

文:談晉霖

朋友 我當你一世朋友

導演史提芬費雅斯(Stephen Frears)電影向來平易近人,縱橫電視電影多年,創作一直沒有止步,可謂工匠也。年屆76歲的他自《英女皇》(The Queen)後,再次執導關於英國皇后的傳記故事,跟前者稍為不同,《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Victoria and Abdul)調子比較輕鬆開朗,集中一段接近是母子情的友誼關係,直到後期才進入認真嚴肅的史實劇情。導技平實,故事亦平鋪直述,沒有甚麼突出之處,也沒有甚麼出錯,誠然是一部頗為沉悶的電影。不過,它絕對不是無聊的電影。在充滿戾氣的社會中,不論國際間出現的紛爭或是本土內的仇怨,《維》都為此種種帶來了善意的提醒,莫論種族、階級,我們生而平等。

電影借歷史戲劇講述種族的共和,訊息是善良而重要。其實《維》暗地裡與茱迪丹慈(Judi Dench)往作《皇室別戀》(Mrs. Brown)有所關聯,有人更說這是一部延續其精神的續作。兩部電影皆真有其人,Mrs. Brown是一名蘇格蘭僕人,《維》則根據印度記者撰寫的書籍改編,侍從角色由原來的蘇格蘭人轉為印度的穆斯林。如此的選擇,不用言傳,背後的意義已呼之欲出。而戲劇強調那種跨種族的情誼,借內庭官員、女王兒子的群起壓力和反對,加深二人發展友情的困難,這些衝突是有點平面呆板。不過在茱迪丹慈的細膩演繹下,電影平凡中還是具有戲味的。

老牌編劇李賀(Lee Hall)和費雅斯合作,就像兩個善良和藹的老人家跟觀眾說人生道理。可以從他們的眼睛,體會對年老孤獨和人權的感嘆。電影裏都是老生常談,一些老掉牙的大道理,但只要留心觀看,定能有所得着。

首章的冷場

經常與我接觸的朋友也知道,當一羣人圍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不自覺地扮演一個主持的角色,追求熱鬧的氣氛,提起共同話題使大家能高談闊論。然而,熱鬧過後氣氛還是變得冷卻起來,在與人溝通的科學理論上,每個話題的延伸性是有限的,所以擔當中間人的角色應該及時準備下一個話題,目的是不斷燃點火焰,把氣氛延續。可以說是,這個主持人好像手執一個火把,有責任保持火爐的溫度,直至散席為止。

在我有份主理的說話課程中,有一個讓學員分享與人溝通的環節。還記得一位男生分享一次飯局冷場的尷尬經驗。那是他第一次與新相識朋友們聚頭,本以為席上有數十人,男女參半,應該火花不斷。然而,大家甫到餐廳,興高采烈地討論各款菜式,但當負責下單的侍應接過他們的點菜後,轉身離開,就似運走了火焰的燃料,頓時席間變得鴉雀無聲,部分嗅到不妙的友人從褲袋拿出手機掃掃屏幕,暫且離開這個冷清局面,而餘下的只會互相對望,等待下次火花的重現。這個男生故然表現無奈,但他沒有放棄挽救這個正走下坡的局面,隨便執起附近的事物企圖牽起另一個話題。可是,作用有限,火爐的溫度總不能達預期,飯局也靜悄悄地結束。最後,他們似乎有了共識,在群組對話中他們都不敢重提 Re-U (再聚),大概大家都明白有些事不能勉強。

的確,應付冷場的方法關鍵取決於中間人和旁人的合作,理論上適時轉換話題,有助重新勾起旁人注意力 ; 抑或在單向發言中採取簡短表達,先測試個別話題延伸性,即是要先了解當下火爐中燃料的多寡,才決定繼續燃點與否,否則氣氛不但被破壞,更會影響彼此的友誼,揭露了大家原來只是「半生熟」的真相。

所以,朋友們請原諒我未能答允每次的飯局,既可能是自身狀態不理想,還是評估過彼此燃料不足,我之所以拒絕,只為保護我們的友誼,為我們距離留下一點幻想,否則只是苦了我們相處的時間。

奧地利禁止面罩 Lego 店忍者吉祥物都被投訴?

維也納 – 當地10月開始實施,公共場合禁止帶面罩嘅法例,但愈黎愈多離奇執法案件。 日前就有lego店內忍者吉祥物,被報告違反面部被遮蔽嘅決定。有關職員被迫除頭套,接受檢查。 Polizei stürmt Lego-Store in Wien. Grund: Verstoß gegen das Vermummungsverbot. pic.twitter.com/enBae4oocR — Mevlüt Kücükyasar (@MevluetK) October 20, 2017 由於相對配合,並表示係公關需要,在場警察無開罰,但現場氣氛一度緊張。警方堅拒透露報警人士。 最近除左電腦店吉祥物被查,甚至國會吉祥物都被警方截查。 奧地利冠拿報

林鄭身邊紅人搞嘅接地氣研究,原來是咁樣…

 

唔知大家仲記唔唔得習總黎香港個陣,有個小妹妹係咁見報,唔講仲以為佢來頭拍得住習近平。

即係呢個:

 

無錯啦就係佢,做過港大國事主席,又幫過林鄭助選,依家仲要見埋習大大,真係前途無可限量~對比起其他幫林鄭助選既後生,Sharon真係動作多多,選完舉之後仲同埋其他林鄭身邊既紅人搞智庫,小小年紀為左上位果然不遺餘力~

 

 

呢個智庫來頭唔細,除左Sharon之外,仲有教聯會副會長林樂、新思維黃俊瑯,而牽頭個位召集人呢,就係大明鼎鼎既前發展局政治助理何建宗。何建宗出名既原因就犀利啦,事關上屆政府係選賢任能方面有幾出息相信大家有目共睹,而發展局更加係重災區,先有局長麥齊光做左12日就因為涉嫌貪污而落台(後來上訴得直),而後面就有陳茂波同埋何建宗兩個各自持有同政府發展計劃相關既土地權益而不作申報。同樣涉及誠信問題,最後何建宗鞠躬辭職,成為上屆政府第一個因為個人過失而向公眾道歉既問責官員,而佢老細波叔呢,後來仲升埋職做埋財政司。

特首選舉完左之後,坊間有傳何建宗會重返問責團隊,不過唔知係咪因為曾經犯下既誠信錯誤,最後都未見佢出現係官員名單入面,而何原職既發展局政治助理,繼續由馮英倫做返。雖然無得入閣,但係何建宗照樣重出江湖,仲攬埋其他親新政府既人士一齊搞智庫tim。

 

事隔多月,何先生同佢既智庫終於有D搞作,原來何生之前話做d「接地氣」既研究,就係研究香港學生係中國讀書有幾慘既現象。

 

 

 

老老實實,個研究結論有幾戇居就不再話下,缺少內地人脈關係呢個都講得出真係人唔笑狗都吠,喂阿哥,你好人好者係香港考完DSE畢業,就算係香港升唔到大學架話,屋企有錢有人脈既都扔左你出英國美國讀書啦,真係係中國有人事關係個班,一早送晒仔女出外渡金渡銀啦,會唔會扔你返中國讀書咁戇恰恰阿喂。

仲有一樣好重要既事,何生份研究報告有無釐定清楚咩叫「在內地香港學生」?唔係有香港身份證就叫香港人架嘛,十幾年前雙非大舉侵入本地醫院,所有係香港出世既BB都叫「香港人」,但係呢班「香港人」大部份一出世之後就返晒父母原居地居住,甚至連書都係中國讀,咁又叫做「在內地香港學生」?唔怪得大把拎住外國護照既黃種人都話自己係中國人。到底Sample size入面有幾多係土生土長既香港學生,呢個真係何生先知。

連普通大學生都知道,做學術研究係要有academic integrity,數字同現象,唔係你話係就係,不過可能何生對誠信既理解同一般公眾唔同,普通學術研究原則可能唔岩佢地智庫掛。

另外,其實教育局都有公佈過話係中國讀書既香港學生其實先得個一萬幾千人架咋,如果真係林鄭身邊紅人又想幫下政府施政架話,就諗下點樣幫係本地讀書既真。香港學生啦,咩叫「接地氣」其實同誠信一樣,大家有眼睇的~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