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屍鹿」沒精神、具攻擊性,專家警告疾病可能傳人

Photo Credit: USGS 美國地質調查局 ▲罹患 CWD 的鹿瘦到皮包骨。

2000 年左右,原本只在野鹿上的 CWD (Chronic Wasting Disease,慢性消耗疾病, 或稱狂鹿病) 開始感染畜養的鹿群,而可能透過肉類供應鏈感染的機會大增。

在美國俗稱感染 CWD 的鹿為「僵屍鹿」,因原本怕人的鹿會主動攻擊人類、體重大降、倦怠,有時還會滴著口水向你走來:就好像喪屍一樣。

但最可怕的不是症狀很像喪屍,而是這病無藥可醫。CWD 是一種腦海綿狀疾病,病原不是細菌或病毒,而是蛋白質折疊方式異常發生病變,成了普利昂,而且還具傳染性。類似狂牛症,但目前只發生在鹿、麋鹿或駝鹿等動物身上,野鹿也不像牛是吃到污染飼料致病,感染途徑未知。現代對於上述疾病的運作機制還不夠瞭解,因此一旦感染,就只能眼睜睜等著身體經歷數個月的惡化愈來愈憔悴,甚至不能移動或說話,最終死亡。

本週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的傳染病研究與預防中心總監 Michael Osterholm 警告,根據他的公衛經驗與狂牛症(BSE,Bovin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過去傳人(變性庫賈氏病),加上相關研究結果,預計未來幾年內極有可能開始出現 CWD 鹿傳人的紀錄,敦促政府立法預防,避免人類食用到帶病鹿肉。Osterholm 在狂牛病時期就是主力研究員之一,也是首先預測狂牛病將出現傳人案例的專家。

早在 2000 年初期,就有獵鹿人因變性假罹患變性賈庫氏病而亡,奇怪的是,發病年齡太過年輕,但之後陸續傳出的病例中,有好一陣子沒有人與狂鹿病聯想在一起。目前的案例雖然「可能」和接觸到患病的鹿有關,而且幾乎都有食用過鹿肉,但確切感染途徑不明,加上除非先觀察到明顯症狀並於死後解剖,否則很難判定一頭鹿是否有 CWD,因此尚未證實人類會受到狂鹿病傳染,也有專家懷疑一切只是巧合。

儘管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人類變性庫賈氏病與 CWD 的關聯,不過美國疾管署和世界衛生組織都表明 CWD 有一定機率會傳人,且隨著受感染的鹿愈來愈多,可能性愈來愈高。如果各位有機會到 CWD 疫區,還是儘量避免吃鹿肉,至少避開染病風險較高的腦部或骨髓以及內臟等部位。

俠義風骨新娘要回國 成英國政壇燙手山芋?

倫敦 – 英國政壇同媒體,日前就一個問題,引起唔少辯論,就係一名19歲 DAESH 新娘,有無權回國。 Shamima Begum 係英國出世,15歲前往敘利亞,嫁俾DAESH 武裝分子,生左兩個仔,都因為營養不良或因病死亡。 而家佢再度懷孕,希望英國政府可以俾佢回國,「平靜地度過下半生」。 但內務大臣賈偉德對時報表明,將盡一切努力,阻止Shamima Begum 返國,甚至如果佢強行返國,將會被拘捕、問話、同被檢控,而且當局唔會安排任何領事服務,同安排佢同其他DAESH 新娘回國。 「我地唔能夠就咁忘記,佢地加入DAESH,離開英國時,對呢度充滿恨意同敵意。」 時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俠義風骨新娘要回國 成英國政壇燙手山芋?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對活化澳門舊街的一點異議 

原刊訊報
  
近年來有許多活化澳門舊街的活動,例如在瘋堂斜巷附近有不定期舉行的文創展覽、文創買賣、文藝表演活動。在氹仔嘉模墟不定期舉行不同文創買賣、文藝表演等大眾休閒活動。在十月初五街不定期舉行的康公夜市,活動內容有懷舊美食、文創買賣、文藝表演。

在爛鬼樓附近有不定期舉行的爛鬼樓巡禮,活動內容如澳門日報報道所講,有「人力車體驗、傳統服裝租借及拍攝、特色地攤、街頭表演、傳統手藝體驗館、歷史導賞及藝術展覽,當中還包括於二零一八年開幕日首屆舉行之「第一屆歡樂光酥餅手推車大賽」 及十月二十七、二十八日之「爛鬼樓巡禮之萬聖節特別場」等」。是由中南區工商聯會、草堆街第六坊會、果欄街第六坊會、澳門收藏家協會、澳門歷史城區發展促進會主辦。另外還有澳門每年年尾,在澳門多個舊街有燈光節活動。
  
雖然這一些活動,看上去非常有意義。但是也引起澳門兩極的意見。支持者認為這種活動吸引客流入舊區觀光消費的澳門旅遊元素,同時增加城市競爭性和增加文創在澳門發展空間,也增加工商業賺錢機會。例如中南區工商聯會會長李卓君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接受澳門日報採訪時所講,「該區具很大發展潛力,期望政府盡早活化並善用慈善機構贈予的永福圍舊樓群,把周邊街區及建築有機串連,發揮最大價值。要使關前街至周邊舊區街巷真的「活」起來,須持之以恆,政府跨部門作出政策傾斜,適時優化社區環境。如條件許可,不妨將區內空置地盤打造成小型文創市集,提升社區吸引力,增強人氣。」

按照在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澳門電台消息指,沙嘉都喇街商戶也希望可以活化沙嘉都喇街。按照在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澳門電台消息指「下環區坊眾互助會會長張麗珍表示,今年春節訪澳旅客人流增加,但下環區舊區人流並沒有增多,由於旅遊指示不清晰,容易讓遊客忽略前往舊區,希望政府重新規劃。她又認為,人流增加將有利營商環境,但同時對市民日常生活做成影響,希望政府可以作出平衡。」

相反許多街坊和許多網民在網絡媒體、群組上如澳門政改咖啡檔、澳門高登起底組、澳門方丈聯盟等,非常反對政府當局和一些社會團體、工商團體的做法。這些反對者認為政府當局和一些社會團體、工商團體,大力推出所謂活化澳門舊街,完全干擾澳門街坊百姓的正常作息。首先造成大量光、噪音污染和大量不要的廢物。其次澳門舊街的人流增多,造成街坊與旅客爭路,車輛與旅客爭路。同時有一些街道長期不定期封路,嚴重影響澳門交通日常運轉。第三,把澳門舊街如爛鬼樓多處建築物油上與街道不同格調的顏色,令澳門舊街面目全非。到底這是活化,還是立新街道?可見其負面情況大於正面。令人擔憂的是,在澳門各界防災滅災能力未完全強化,防災設備未完全完備情況下,這麼多團體一直掛住搞這麼多活化澳門舊街的舉措。萬一再發生類似天鴿風災的話,澳門應該怎麼辦?

認同活化澳門舊街可以增加文創在澳門發展空間等正面效果,可是澳門由於地少人多,首先應該明確分清居民區和遊客區的地域界定,不應該有清晰指示讓旅客前往居民區。政府當局和一些社會團體、工商團體舉辦活化澳門舊街的重心,應該要保持平衡,不應該完全傾向於旅客身上。其次澳門舊街如何活化,必須諮詢所有涉及其中的街坊意見。故此非常不滿政府當局和一些社會團體、工商團體如街坊會沒有先過問街坊意見,而過急舉辦相關活動的做法,這種做出法完全不尊重街坊。希望這種從活化澳門舊街所帶來負面情況能夠快點改善,完全不想澳門所有街道過多人流!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