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堯(之)「殺無赦」論

兩日前鄉事派曾樹和公開謂攪港獨人士須「殺」,立會議員何君堯即時附和曰:「無赦···呢啲人唔殺咗佢做咩?」反對派議員及市民紛紛譴責何君刑事恐嚇或煽動殺人,甚至報警。何君堯今早引柳宗元文〈駁復仇議〉,在面書辯稱殺無赦指「殺人者罪不得赦」。然港獨派並無殺人,而綜觀何氏當日言論上文下理及說話語氣態度,都在在強調要毫不留情,殺港獨人士。查四書五經,傳統小說,殺無赦的意思亦係誅殺不留情之意。何君堯又謂要港獨即是要戰爭,戰時殺敵無問題,言則,香人大經宣佈香港進入戰爭狀態?以下筆者以漢學家身份,引經典原文,詳細分析何君堯的語義謬誤。

柳宗元《駁復仇議》「臣伏見天後時,有同州下邽人徐元慶者,父爽為縣吏趙師韞所殺,卒能手刃父仇,束身歸罪。當時諫臣陳子昂建議誅之而旌其閭;且請編之於令,永為國典。臣竊獨過之。 臣聞禮之大本,以防亂也。若曰無為賊虐,凡為子者殺無赦。」意即如果要防止賊人肆虐,即使為報父仇而殺人亦不可赦免。然而,而今講港獨的人殺了人嗎?而且,須看何君堯說話的上文下理。曾樹和首先話攪港獨的外來人士必須要殺,何君堯緊接殺字,高呼「無赦」,即是要毫不留情誅殺講港獨人士,其後更補充,「如果攪港獨···呢啲人唔殺咗佢做咩?」

至於有人為何君堯辯解,話平民無權赦免犯了死罪之人,何君堯只係要求港共政府對港獨派殺無赦而已。然而,何君堯講殺無赦時,根本無提到政府呀!其後其本人的補充解釋亦都無提到政府啊!

查四書五經,傳統白話小說,殺無赦的意思都係誅殺而不留情赦免之義。例如,
《禮記.檀弓下》:臣弒君,凡在官者殺無赦;子弒父,凡在宮者殺無赦。殺其人,壞其室,洿其宮而豬焉。《尚書·胤征》:《政典》曰:『先時者殺無赦,不及時者殺無赦。』《禮記.君道》:《書》曰:「先時者殺無赦,不逮時者殺無赦。」《太平御覽》:《禮記》…又曰:作奇伎淫巧以蕩上心者,殺無赦。《封神演義》:妲己上前跪而奏曰:「…故凡妖言惑眾者,殺無赦!」

此外,何君堯十八日接受媒體訪問提到,「要求到要港獨的時候,即是要戰爭啦,戰爭裏面殺敵人有什麼問題啊?」按何君堯的講法,香港如今有人提出港獨,即是要戰爭,在戰場上殺敵無問題,言則,全國人大常委會宣布了香港進入戰爭狀態嗎?基本法第十八條訂明,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內發生香港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

何君堯面書又話「『殺』有慣用於:殺校(關閉學校),殺科(完結),殺晒(全勝),殺出血路(創出名堂),殺個措手不及(突襲成功),殺個你死我活(鬥得厲害),殺人不見血(手斷高超),師奶殺手(萬人迷)」,聲稱這些表述絕非鼓吹別人犯法,而是「抵死啜核的港式用詞」。然而,正如前述,殺無赦的意思要睇上文下理及說話語氣態度,而且殺無赦的殺常指殺人;殺校、殺科則並非殺人;而殺人不見血則係套語,有特定意義,不會誤解為真正持刀揸槍殺人。

注:

九月十七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添馬公園舉行「革走戴耀廷吶喊大會」,屏山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上台發言時,香港憑什麼港獨,無槍又無炮,攪港獨者若不認自己是中國人,就是外來人士,必須要「殺!」何君堯亦附和高呼「無赦」。何君堯其後回應道「睇吓殺咩啦,殺豬殺狗唔係咩一回事」,更補充:「如果搞港獨嘅人將成個國家命運顛覆,要令香港及祖國十三億人付出龐大代價,呢啲人唔殺咗佢做咩?」何君堯十八日接受媒體訪問提到,「要求到要港獨的時候,即是要戰爭啦,戰爭裏面殺敵人有什麼問題啊?」十九日凌晨何君堯於面書又引用柳宗元《駁復仇議》,解釋「殺無赦」:「那並非指要殺人,而是指『殺人者罪不得赦』。

《審訊源於不公 判詞盡見不義》—— 七團就東北案及公廣案刑期覆核之聯合聲明

本年八月中旬,上訴庭就「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案」及「公民廣場案」進行刑期覆核,審訊過程與最終判決激起社會各方爭議。法官在審訊及判決期間主動推翻原審裁判官的事實裁定,偏離本應適用的法律原則,強行將抗爭者的行為定性為「客觀上暴力」,更引用《基本法》作為定罪理據,祭出「公共秩序」卻無視法治精神珍視的人權、自由價值。判決不但為香港民主發展、社會運動帶來不明朗的前路,也敲響了法治倒退的警號。

(一)審訊過程不公 判詞不合理限制公民權利

從判決中可見,上訴庭倒果為因,即使案中無任何證據證明被告們曾作任何暴力行為,卻以示威結果造成破壞及人身傷害為由,變相要求被告為其他示威者的行為負責。作出性質如此嚴重的事實指控,理應踐行正當刑事程序,但上訴庭在覆核程序中既未要求控方依嚴格標準舉證,亦未有給予被告人答辯機會,有不公平審訊之嫌。

另一方面,上訴庭作出裁決時,並無考慮到本案涉及的遊行示威權利。上訴庭稱「(被告)一旦僭越了法律所定下的限制,便立時喪失了法律給予他們行使那些權利的保障,並且必須承擔後果而受法律制裁」(92段),顯有錯誤。即使示威者沒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或破壞公共安寧等,政府機關以刑罰限制示威集會,自應符合相稱原則之要求。僅因集會屬非法進行即不予許可並處以嚴刑,顯然逾越必要的程度,與人權法保障人民集會示威自由的意旨相違。

歸根究底,上述也是法庭以阻嚇為重的量刑目標所致。法庭拒絕考慮示威者的政治動機,量刑考慮變相與黑社會「曬馬」刑責並無二致;法官更多次引用案情遠為嚴重的英國案例支持重判,卻忽略確立公民抗命為量刑考慮的其他英國案例。法官在缺乏事實基礎下,突然制定重判被告的量刑政策,是為不當亦不公。

(二)制度剝奪人民權力 爭取公義唯有抗命

今次判決不單止否定公民抗命的理念,更把公民抗命視為其中一個加刑理由。上訴庭於判詞指出:「對於任意牴觸法律還自我感覺良好的人,不能過於寬鬆處理」。良好動機以往是減刑的因素,現在卻反其道而行。其實,公民抗命之核心,乃是抗爭者基於社會的公義及整體利益而始,以不服從政權命令(包括法律)及法庭抗辯的行動施加壓力,促使政府從善如流。當日抗爭者參與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集會及行動,正因爲香港的制度及法律無法實踐一種符合民主公義的規劃發展;參與公民廣場行動的抗爭者亦是因為香港的民主制度一直停留在小圈子選舉,而人大「八・三人決定」更是進一步剝奪港人普選權利。此等原因最終迫使兩案的抗爭者要以公民抗命的手段來追求公義。上訴庭對公民抗命理念採取極為狹隘的判斷,卻故意對社會不公義視而不見,令人失望。

(三)沒有民主 何來法治?

法治精神,不純在於「有法可依」、「依法管治」,更在於守護人權、自由、民主的價值,也約束公權力的界限,讓法律成為社會正義的基石。然而,誠如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所言,香港並沒有真正的「法治」,只有「類法治」,因為北京承接了專制的殖民地法律及政治體制,香港社會雖有殘存的言論及結社自由,卻無全面的公民及政治權利,部分限制公民權利的條例(如《公安條例》)仍植根於法律當中,成為今日特區政府檢控政治行動、打壓反對聲音的利器;即使司法制度獨立,但解釋及修改《基本法》的最終權力卻在北京手中,只要北京敢於收回《基本法》內的人權保障條文,又或政府重新啟動《二十三條》立法等,香港的「法治」必毀於專政,最終只能殘存於形式上、體度上之獨立,卻無法彰顯公民的自由及權利,成為威權政府的「依法管治」工具。

沒有民主,何來法治?香港的法治發展,必須與人權和民主並肩同行,在建立法治觀念的歷程當中,三者從來是脣齒相依。威權之下,人民不但沒有「話事權」,政權更會逐步收回各式權利——今日不容你「公民抗命」反對制度不公,明天不容你討論各種政治主張。在政府挪用《基本法》進行政治壓逼的趨勢之下,法庭不但引用《四十二條》成為定罪、剝奪集會、示威權利的工具,更可成為行政當局借助法庭打壓異見,褫奪議員議席及政治權利的法律依據。如果,我們不警惕政權口中的「法治」,甚至盲目相信司法獨立就必等同「法治」,香港只會逐漸步入只有法律而沒有法治的結局,法治必喪於我們這一代人的沉默與無知當中。

(四)人民才是民主、法治的最後防線

在缺乏制約的威權管治下,法律不免淪為政權打壓異己的管治工具,「法治」也被簡化為「依法管治」,而非透過法律達至社會公平、公正與正義。特區政府屢次利用法律去達到其政治目的,不但褫奪民選議員資格、剝奪市民行使選舉及集會權利,更將異見者送入監牢,甚至恣意割讓香港法律管轄權。當政府不停破壞公民權利和法治制度,我們深信所有公民都有責任守護防線,公民團結更可作為法治的最後防線。唯有承接一眾在囚抗爭者的意志,堅持民主、自由、公義的追求,大聲疾呼社會不公,才能在威權時代下真正守護法治。

社會民主連線
香港眾志
人民力量
工黨
大專政改關注組
東北支援組
朱凱廸新西團隊
2017年9月20日

冷血涼薄是如何煉成的?

「超越人類道德底線」一夕間成為了城中熱話,同時催生了誰比誰更「冷血」、「涼薄」的爭論。在一個「經濟發展」已成「硬道理」、「安定繁榮」刻入金石碑的社會,這樣「勇於發聲」地「忽然道德」,確實叫人有點莫名其妙,又或「情何以堪」。

主宰香港發展方向的管治團隊,念茲在茲的是把香港打造成「物質至上」、「搵食大晒」的都市,於是「經濟化」成為了我城演化的主旋律。把社群生活、文化價值「經濟化」的前提,必須首先清除主要的障礙——於是我們看見了「反政治化」與「去道德化」的進程。我在另一篇文章處理了「經濟化」與「反政治化」的一體兩面關係,這裏稍為補充「經濟化」與「去道德化」的連繫,並循此角度檢視近來香港的文化政治現象。

從「去道德」到「經濟就是道德」

已故的法國人類學者Louis Dumont指出「經濟」之能夠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領域,得力於歐美自18世紀開始的認知框架的轉變。他認為,重農學派的魁奈(Quesnay)把「經濟」看作為由各種相互扣連部分所構成的連貫整體,為日後的「經濟」論述打下了地基;之後洛克(John Locke)將經濟與政治分割;而Mandeville的The Fable of The Bees則進一步把個體的自利言行從宗教的道德規條中抽離,甚至賦予經濟行為一個道德光環,也就是宣稱自私的動機能導向美好的後果,亦即今天差不多無人不知的「人人為己,全體得益」的「看不見的手」的原型。Adam Smith、David Ricardo至Karl Marx的「勞動價值論」,高揚人類於經濟活動中創造價值的重要地位,為經濟化的進程掃除了最後(源自宗教神學)的道德障礙。

英國百多年的殖民洗禮,為香港植入了「經濟化」的根苗,再經1997年後中港政權、建制中產澆水施肥,最終孕育出當代港人毫不陌生的「經濟是個好東西」,以至讓「中環價值」獨大,取代宗教教義與傳統道德,最終成為了統治我城的共識。

當「經濟」變成「價值」、「發展」就是「道德」,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孕育成長的老中青少,「超越人類道德底線」——如果「道德」是指宗教倫理或傳統價值——恐怕並不會令人特別驚訝,甚至可以說是早晚都會出現的事。自然,以怎樣的面貌和形式出現,還取決於不同時地的特定社會脈絡。

倘若支持人情小店、保衛社區家園、追求公正公義的傳統價值,都被看作「阻人發達」、「有礙發展」的離地理想、激進行動;如果「人人為己」的競爭文化成為了我城今天的道德律令,那麼缺乏同理心甚至變得「凉薄」、「冷血」,不是有迹可尋嗎?

當依法治港取代倫理公義

除了經濟化外,另一種或許有助當代香港「超越人類道德底線」的社會力量,是以「法」代「義」,也就是近年中港政權建制大力推動的「依法管治」。這種希望將「法」變為判斷對錯的唯一準則,令傳統的人情、倫理、公義漸無立錐之地。於是解決分歧的方法並非透過平等、開放的溝通對話,以理服人或以情動人,而是殺氣騰騰的「依法嚴辦」。「以法治人」建基的不是同理心,而是對法律內容的解釋權力,立法、執法、司法過程中的掌控程度,以至輿論上貶抑公義等倫理價值,追求的是唯「法」獨大。

從政權鋪天蓋地的「必須守法」的宣示中,我們看到的主要是《基本法》的不可踰越性,又或必須絕對服從經不斷釋法後的、源自殖民統治的法律,而非重視什麼才是「人類道德底線」的探討,也忽視同理心、以理服人的教育。犯法代表的是「超越了法律的底線」,「必須守法」、「依法管治」的宣示所隱含的,似乎是只要不觸及「法律的底線」,便什麼事情也可以容許。

近期由中港政權主導的DQ(取消資格)議員和「東北」、「雙學」上訴判刑,反映的正是「依法管治」所設定的「底線」,並不特別重視同理心、公義、人情、無私等「人類道德」。以新釋的法來審判舊的行為,從而褫奪一些獲得數以萬計選民支持的議員席位,並追討同是數以萬計的資助薪酬,恐怕並不太合乎我們社會的基本常識和道德——不應任意改變遊戲規則和應離棄「趕盡殺絕」的無情倫理。律政司引用法律,選擇性地對16名無私地保衛東北社區、守護香港未來的青年,窮追猛打,令這些不僅沒有「超越」而是彰顯「人類道德」——心懷公義、勇於承擔、忘我為群——的青年朋友鋃鐺入獄,意味用來「治」他們的「法」,恐怕並非用於守護「人類的道德」。相反,把這些願意講道理、富同理心、熱心公益的青年朋友都投進監獄,社會上能對抗冷血、涼薄,阻止我們「超越人類的道德底線」的力量,又少了一分。

結語及一點補充

在「經濟化」和「依法管治」的強大合力下,「人類道德」的生存空間只會變得愈來愈細。然而在這樣全面「去道德化」的當代社會脈絡中,看到「經濟化」和「依法管治」的旗手「忽然道德」,在民眾(包括青少年)當中產生犬儒虛無、冷嘲熱諷的情感回應,自然很可以理解。正如Arendt在分析極權主義興起時指出,「在一個瀰漫着資產階級意識形態觀念和道德標準的社會裏,厭惡是多麼正當的」。不幸的是,這些因為對虛偽管治感到絕望而催生的冷漠或厭倦,也有可能會轉化為在面對他人的死亡或災難時的冷血涼薄,這才真正令人痛心。

本文的觀點,在當下的非友即敵的社會脈絡中,或許容易被閱讀成為「冷血」、「涼薄」的言行開脫責任。對此我只能在文末作一點簡要補充。

如果作者願意和預想的閱讀者溝通對話,書寫或發言前仔細而公平的聆聽是必要的前提。「聆聽」就是不能在未有對話前先作判斷,而聆聽的重點,必然包括溝通對象所置身的社會脈絡。學者蔡子強引用電影《甘地傳》的一個情節:一名印度教徒說他「殺了一個穆斯林小孩,把小童的頭撼到牆上去,撞得粉碎」;甘地的回應,並不是「超越人類道德底線」的責難,也不是他經常被引用的「以眼還眼,只會讓天下盲目」的一般教訓,而是平靜地問這印度教徒,「為何要如此做」。倘若我們願意效法甘地,避免立場先行、「自說自話」,是否也應該在看到遠比不上「把小孩的頭撞得粉碎」的「不文明」言論或行為,先平和地問一問他們「為何要如此做」?並「願意冷靜下來,聽聽對方」?

作為教育工作者,最不想孕育的,自然是各種涼薄冷血的言論和行為。然而,要壓抑涼薄冷血的生長,必須首先理解,從而改造其滋生的土壤。這也是作者無法因為擔心可能被誤讀,被挪作為「justified」「不文明」言行的依據,而不去做的工作。

延伸閱讀:Dumont, Louis(1977), From Mandeville to Marx: The Genesis and Triumph of Economic Ideology,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原文刊在明報

「貨櫃屋邨」解決劏房問題?

興建「貨櫃屋邨」既點子民間團體已經講左幾年,我地都有份講,原因係依家香港既房屋問題已經係人道災難級數,起番臨時房屋係應有之義。

我地以往既提議,尤其係針對點樣利用政府上千公頃既閒置地同短租地,而唔係俾啲富豪做後花園依家釋放番出黎做貨櫃屋邨,由一開始講個陣大家都覺得係天馬行空,到依家政府都要話開始做,所以唔好話民間研究/倡議冇用,只不過唔知佢係真心攪定係純粹食左個概念攪黎做樣。

興建貨櫃屋邨,個關鍵唔係在於咩「多元化」同當做慈善,而係貨櫃屋本身可以「多快好省」咁用到啲閒置地起到一定既房屋供應量平租俾基層,能夠成為一道打破本身劏房租金瘋狂價格既政策工具,令到私人租住市場回復合理水平。

當一塊500呎既土地範圍可以起到6層150呎貨櫃屋,其實只係需要搵到77公頃既閒置土地,已經起到10萬間,足以沖擊現時成個劏窮人既劏房市場,咁樣先真係降低到市民負擔房屋既成本,但係林鄭係成班地產商選佢出黎,啲共住房屋同啲首置樓政府都唔咁挑戰地產商既得利益,啲地又話只可以搵十年內冇發展計劃既賣剩蔗,大家估下佢又敢唔敢攪番平個私人租住市場?

我地當然係希望政府係真心想推,但係如果起得幾間出黎又當做林鄭公關show,最後收到同市價冇分別,根本就冇發揮到貨櫃屋本身又快又平既最強功能,打破房屋租金高昂既問題,又淪為林鄭月娥既房屋政策既一啲粉刷,地產商繼續掠地搵銀,普通市民都係繼續捱貴租。以依家既情況黎睇,我覺得好可能會變成咁。

倡議港獨無罪,抵抗校園白色恐怖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建設罷課運動,準備全民抗暴日

白色恐怖從社會蔓延至校園!中文大學生因為掛起「港獨」橫額而被校方強行拆除,之後理工大學、教育大學、城市大學、香港大學、樹仁大學亦有出現港獨標語,被政府強烈譴責。十大校長會更發起所謂「反港獨」連署。建制派亦向香港大學校方施壓,企圖開除傘運人物、法律系教授戴耀廷的教席,作出政治清算。在所謂開放自由的學府裡,廿三條國安法實際上已經推行。所以學生一定要組織起來發動抗爭!

中共及林鄭發動了連串政治打壓,包括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重判16名政治犯、推行割地兩檢政策、訂立國歌法,現在更將打壓之手伸入校園。8月20日十四萬人上街聲援香港政治犯,抵抗政治迫害,參與人數為雨傘運動以來最多的一次,實在是激勵人心,但當務之急是發起進一步行動。此時此刻正是重建民主鬥爭、對中共專制政權還擊的歷史性機會。因此,社會主義行動成立抗暴青年陣線,為推動、組織罷課作準備。

行動升級 建設罷課

單靠8月20日遊行並不會停止政權的攻擊,當務之急是把握時機,制訂清晰的行動升級方案。過去幾年,年輕人都是鬥爭行動的先鋒,今次通過罷課,帶領運動升級!罷課是有一個有力的抗爭武器。我們走進中學及大學建立罷課委員會,從而組織起來,建立罷課甚至罷工一天的基礎。在晚上應該舉行一場大遊行。

成功的罷課必須是集體而積極的行動,而不是消極的走堂。要達到這目的,罷課就需要由下而上的組織,由學生自己在各間院校成立罷課委員會,通過委員會策劃罷課運動。委員會需要紥實而具代表性,應該由學生為主導,而不是依靠得到教授或院方的允許。

如何組織罷課?

香港廿多年來都沒有由下而上組織的罷課運動。因此,組織第一個罷課委員會是相當具挑戰性的事,要有由零開始的決心才好參加!青年抗暴陣線會制作傳單及海報,提供組織方法的意見,讓學生回到自己學校組織。在過程中,各校的罷課委員會派出代表,來到全港大罷課行動的大會匯報成果。

以下僅為行動指引,實踐時會因具體情況不同,可以與我們持續討論:

  1. 向我們索取一份罷課委員會的義工表,然後招募你身邊的同學填表參加。通過我們的傳單說服他們
  2. 一開始不要期望有大批同學參加,能有3-5名堅決參加的同學,已經相當成功
  3. 組織了3-5人後,可以在午飯時間或下課後,召開會議商討下一步行動
  4. 行動包括在學校門口拉橫額、派傳單、收集簽名,擴大罷課委員會至其他班級/學系同學
  5. 在學校舉行示威行動,製造織熱氣氛。召開記者會,號召其他學系及院校組織罷課委員會
  6. 各罷課召開大會決定罷課日的具體日子

面對校方的打壓,第一時間要聯絡我們。然後我們將事件向傳媒曝光,揭露學校內的不民主。如有這樣才能將打壓變為我們推動罷課的武器。在2014年我們就曾經在將軍澳與三間中學學生組織午飯時間的遊行,迫使校方退讓。

抗暴青年陣線主張:

  • 討論港獨無罪,抵抗校園白色恐怖
  • 停止清算傘運人士,捍衛戴耀廷教席
  • 無罪釋放政治犯,恢復6名被取消議格的議席
  • 罷坐高鐵,取消割地兩檢
  • 準備全民抗暴日,由下而上建設基層委員會,在學校、職場及社區組織起來,為罷課罷工作準備

網上報名加入:goo.gl/JL6oho

只知死亡花,不知彼岸花浪漫的香港人

圖:京都で定年後生活

 

最近因為一個月餅廣告,引嚟好多人識講彼岸花係「死亡之花」,到底係香港太驚死亡定係咩?見到死亡兩個字就大驚小怪,雖然日本都好常用於喪事,仲話呢種花帶有不祥嘅意見,不過其實彼岸花意味死亡嘅原因,可能遠比起嗰啲吉唔吉利嘅意頭,深遠而浪漫得多。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相傳彼岸花係有段故的,有一對妖精,一個叫蔓茱,一個叫沙華;一個係花妖,一個係花仙,佢哋負責彼岸嘅開花,因為呢種花開花不見葉,開葉不見花,所以呢對妖精從來都不會相見。

但花葉不成一對,雖然有啲似韓劇,點都好,由於呢對妖精由於從來未見過對方,所以想違反神明嘅意思偷偷相見一次,點知一見鍾情,仲想私訂終生,結果嗰一年嘅花綠葉相拓,除咗嗰年嘅花特別靚之餘,亦因爲咁而引起神明憤怒,話佢哋違反天條喎,見一面就要懲罰佢哋,將佢哋打落凡間,永遠不能一齊,生生世世都要喺人間受苦,從此花不見葉,見葉不見花,生生世世都要花葉兩相錯。

過咗幾個輪迴,佛祖遇見呢株花,一睇就知咩事,就話既然解唔到詛咒,不如帶佢哋去彼岸,等佢哋開花遍野,放下過去啦。

點知去到地獄嘅三途河,呢支花唔小心跌咗落去河度,河水沖走咗佢嘅紅色,變成咗純白色嘅花,佛祖話大喜不若大悲,銘記不如忘記,就將呢種花種咗喺三途河,改名為曼陀羅華。

而三途河就係分隔陽間同地府嘅河,但由於曼陀羅華甩出嚟嘅紅色染紅咗成條河,充滿住恨意,菩薩眼見,就將一粒種子扔到水中,生出一支比之前更紅嘅彼岸花,叫彼岸花放下恨意,成為地府嘅接引使者,要亡者走向輪迴之前記住佢哋嘅紅色,而既然有曼陀羅華,紅色嘅就叫使蔓茱沙華,從此天下就出現咗兩種彼岸花。

我都唔明天條點解咁多限制,雖然啲橋段好似韓劇,不過除咗呢個故,上網仲搵到好幾個傳說,但最重要一點係,無論咩傳說都好,彼岸花都係語帶思念同愛,有人話呢棵花係代表孤獨,但係喺我眼中,假如人死後就係依靠呢種花作為指引,咁佢唔係代表死亡,而係人生中最後的回憶。可能因為咁,每年秋天都有唔少人會去崎玉呀,京都嵯峨呀賞花領悟生死,呢邊廂香港人驚訝人用錯花,世界嘅另一邊卻有惜花之人。

廣唔廣告呀,月唔月餅呀,其實對我來說真係好無謂,年年你都食月餅㗎啦,唔通因為個廣告用死亡之花就唔買咩?人哋議員夠話要對港獨份子殺無赦啦,又唔見你哋咁緊張?意頭嘅嘢,又有咩所謂。不過咁,有邊個唔想再見返過咗生嘅親人?浪漫啲諗,如果中秋時節,離開咗嘅人,在世嘅人,一係三途河之隔但同時賞月,彼岸兩花相呼應,咁都可以係人月兩團圓掛?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係唔係死亡之花,咪又係一念之差,諗落,個月餅廣告真係好有詩意好有玄念添呀!

 

 

大專聯編就政府認為學生報不屬於新聞媒體之回應

港共政權昨日起接受網上媒體申請,採訪政府記者會。同時港共政府亦認為學生報不屬於新聞媒體。對於港共一再打壓學生媒體新聞自由,我們在此作出最嚴厲譴責。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曾指出「網誌作者(bloggers)及透過印刷、互聯網或其他媒介自助出版的人,皆受新聞自由保障」。《基本法》第27條也保障了香港的新聞自由。大專聯編的成員作為各大院校中的校園傳媒或學生媒體,亦應受該條例保障,我們亦享有新聞自由。港共政權在無合理理據下,將我們拒諸門外,明顯是打壓我們採訪自由的行為。我們強烈譴責這種自甘墮落、摧毁香港人珍而重之的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的行為。

去年立法會選舉,我們各大專學生報或編輯委員會都未能進入傳媒區作採訪,只能留在公眾區進行採訪。但我們沒因此而放棄,堅持為同學以至大眾報道新聞,無懼港共的打壓。在此,我們要求政府取消對學生媒體採訪的限制,還我們應有的新聞自由!

香港城巿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恒生管理學院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嶺南大學學生會臨時編輯委員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學生報編輯委員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中大學生報出版委員會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臨時編輯委員會

*背景圖片源自有線新聞

當勞侵聯合國演說 穆加貝到白宮幕僚長都悶到訓?

紐約 – 聯合國大會尋日有多國領袖係大會致詞,法國總統馬岡,同美國總統侵首次致詞。 雖然侵對北韓以及伊朗嘅批評,係聯合國現場係前所未見,但唔少人都可能係電視聽慣聽熟。 唔少領導人,例如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乾脆係現場合眼訓。   另一邊廂嘅白宮幕僚長祈利莊將軍,都俾人拍到facepalm,被網民瘋狂解讀。將軍後來出tweet,表示聽自己寫嘅speech,感到有啲悶。 The media is always looking for that gotcha moment picture. Sorry I was bored listening to a speech I already read https://t.co/tC4whTnkvZ — John Kelly (@GenJohnKelly) September 19, 2017 都市日報 / 20分鐘報

安室奈美惠要退休了?粉絲哭:「不是才剛開完25週年演唱會?」

還記得,妞編輯小時候都會聽著安室奈美惠的歌唱唱跳跳,連服裝、打扮都是以安室奈美惠為基準,雖然中間安室曾經因為懷孕和結婚的關係,神隱了一段時間,但我們對她的愛仍然不變。但沒想到,才剛辦完出道25週年演唱會的她,宣布要退休了?
 
 

source: Amuro Namie@facebook
出道滿25週年的安室奈美惠再度發揮女神魅力,5天前在沖繩舉辦演唱會,在舞台上表演時明明就看不出任何異狀,但她今天居然在官網上Po了一篇文,說自己經過仔細思考後,決定在2018年9…

新宿中村屋的東京伴手禮 烘焙點心專賣店的新品牌「東京洋菓子 TSUNOHAZUDO」誕生

烘焙點心專賣店的新品牌「東京洋菓子 TSUNOHAZUDO」將在大丸東京店期間限定開幕。   中村屋於1901年以麵包店的形式創業。1909年開始日式點心的製造與販售,大正時代則開始涉足洋菓子的製造與販賣。 新品牌「東京洋菓子 TSUNOHAZUDO」是從昭和初期時涉足俄羅斯甜點製造及販賣的商品獲得靈感,作為東京伴手禮的烘焙點心專賣點成立。     包裝由版畫作家・小井田由貴負責。表現出商品的摩登木版畫和手繪風文字融合,飄散著懷舊摩登氛圍的成熟設計。   商品…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