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民的名義〉看制度反腐

〈人民的名義〉結局沒有懸念,一干人等繩之於法,漢東吏治澄清。但完滿結局背後並非制度使然,而是有一早已成竹在胸的中央、英明的省委書記沙瑞金,還有一身正氣的侯光平。然而,要有效反腐,不能祈求明君賢臣、長官意志,終究還是要落實到制度上。改弦易轍,行西方的民主憲政固然並不現實。但在既有政治現實的限制下,體制上亦非沒有改善的空間。腐敗其中一個重災區且極為關鍵的是政法口,包括公安、檢察院和法院(公檢法),司法腐敗是主要民怨產生的領域。須知道當民眾在不同的領域遭遇不公,無論是政府行政失當、官員瀆職,或者涉及刑事、民事以至經濟糾紛,其合法的渠道必然是訴諸於法律。但當司法未能公正依法處理,甚至滋生貪污、腐敗,民眾除越級上訪之外別無申訴途徑。

「條條塊塊」:具有中國特色的級際關係

而現實中地方的司法機關一如〈人〉劇中所反映,並非獨立於同級黨委政府。在黨領導一切的體制下,各級政府,包括中央及地方的各個部門機關,包括公檢法均設立黨組。而各省市及以下各級政府的職能部門機關均須接受其上級直屬單位以及當級地方黨委的雙重領導。一如劇中的漢東省檢察院,既接受中央最高檢的垂直領導,亦要接受漢東省委的領導。又如劇中有大風廠拆遷事件一幕,京州市公安局局長同時接受漢東省公安廳廳長以及京州市委書記的指示。在政府級際關係上,這種架構是既有縱向的「條條」,亦有橫向的「塊塊」。

「條條」是指不同層級的政府之間上下貫通的職能部門、機構;「塊塊」則是指每一級地方政府內部按照職能劃分的不同部門或機構,「條條」管理與「塊塊」管理的相結合則是中共級制關係上的主要特徵。「條條」管理所強調的是政令的暢通上呈和下達;「塊塊」管理所強調的是一個層級政府的獨立與完整,以及同級地方政府內部各部門之間的協調與配合。雖然是雙方領導,但在黨委領導的原則底下,該職能部門還是主要向各級黨委負責和請示匯報,垂直的上級單位反而較傾向扮演協管、次要的角色。一如劇中開首,最高檢向其下級的漢東省檢察院佈置抓捕京州市副市長丁義珍的任務,但漢東省檢察院還是要就此向漢東省(黨)委請示。「塊塊」管理為主主要體現在部門的人事、財政、物資決定權終究還是掌握在所在地的省市黨委手中,令到各部門均需高度倚賴和聽從地方黨委政府。

滋生腐敗與地方勢力

當負責偵察、反貪和公訴的檢察院,以及負責審判法院的人事、財政同樣掌握在地方黨委的手中,其向地方黨委政府的高度依賴亦難以保障到其能夠依法公正辦理案件,人事、財政權當然亦自然會帶來名為管理亦為干擾之權,反腐、司法公正無異於緣木求魚。司法不公,正正是造成成千上萬越級甚至到北京上訪者的根源。呼格吉勒圖案、聶機斌案亦只是冰山一角。而這或許解釋了為何中紀委巡視組反腐的角色越來越重。2013年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副院長李永忠曾說:「多年來幾乎所有的黨政主要領導的腐敗問題都不是由同級紀委檢舉揭發出來的。」,確是一針見血。

滋生的除了腐敗,還有地方勢力的保護主義,這可涉及到政治問題。中央政府在體制改革以外,為此作出不少舉措打破此種情況,特別破除滋生的地方勢力,其一是向各地派出獨立於地方省市、直接向中共中央負責的中央巡視組,巡查各級政府官員的違法違紀、違反政治紀律以至工作和生活作風等腐敗情況;其二是空降省委書記和紀委書記,前者為各省(市)黨委的一把手,後者為負責當地的反腐工作,以破除原有地方勢力的阻礙和干擾。一如劇中,中央空降與漢東地方勢成無關連的沙瑞金為漢東省委書記,以破除原有書記趙立春的地方勢力。而現實上近年各省(市)黨委書記多由異地調任晉升,而非由長期在地方任職的官員順位升任,甚至連省(市)長這個二把手亦多由異地調任,對地方勢力的防範可見一斑。以廣東為例,省委書記胡春華由內蒙調任,而新任省長馬興瑞雖原任深圳市委書記,但本身亦非廣東本土官員,到廣東任職前是國務院工信部副部長。

政法體制改革:人財物統管於省

在制度上,中共亦非沒有嘗試在制度上求變。在近年推行的司法體制改革中,正積極推動省級以下地方法院、檢察院人財物統一由省級管理,亦即經費由省級統籌、人事統一由省級人大任免,藉以擺脫省級以下地方行政干預及法院、檢察院對地方政府的依賴,減少司法腐敗滋生的溫床。此外改革亦包括司法人員職業化和分類管理,制定法官和檢察官定額制度,對所辦案件終身負責,並提供司法人員的職業保障,保障司法人員退休後的生活等等。而於日後全面成立、負有反貪腐職能的各級監察委的人事、財政管理是否同樣統一由中央甚至省級管理,則有待明年兩會時由全國人大審議的國家監察法具體安排。

反腐是否有成,端視乎整體的法治環境和官民的法治防貪意識。而培養這種意識、氛圍亦正正是建基於有效的制度配設,包括制衡權力、陽光監督,而非一時一人一陣風的長官意志。體制的改革難免會動搖到地方勢力甚至黨委領導,「反腐上不封頂」必然涉及到領導人家族的權貴集團利益。如何在不動搖黨委領導、只停留在的自我監督的體制下做到習近平所說的「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甚至是否能夠真的上不封頂,都難免會令人對此抱有疑問。

〈人民的名義〉觀後 二之二

參考:
1. 中國大陸地方政府體制與組織發展之分析
2. 劉忠:條條與塊塊關係下的法院院長產生
3. 省級以下法院、檢察院人、財、物統管相關問題的研究
4. 不搞清中國政法體制,你看得懂〈人民的名義〉嗎?

嚥下最後一口氣後才開啟的戰國時代:屍體是怎麼被分解的?

對於屍體我想人人都是避之唯恐不急,但可曾有人有點好奇,究竟屍體分解是發生了什麼事?圖/by gfpeck @ flickr, CC BY-ND 2.0

最近家裡的小貓過世,我們跟很多人一樣選擇了火化,趁牠的形體還沒有太大改變時就真實體世界消失,在記憶中留下牠完整的模樣。其實不管是人還是毛小孩,我們都不希望看到原本活生生的個體,在死後遺體受到大自然力量拆解,慢慢在其它生物的作用下變形腐爛,讓養份重新回歸這個生態系。

我們對於遺體總是選擇避而不談,更不要說去觀察或研究它,但這種對遺體避之唯恐不及的衝動幫助我們的老祖宗保命,因為在傳染病肆虐的年代,接近細菌密度很高的屍體可能害自己也染病送命。但是到了現代,我們應該可以壓住心裡想逃的衝動,讓好奇心出來曬曬太陽吧。到底動物遺體分解時是發生了什麼事?好啦不用擔心,接下來我會以科學報導的方法講下去,保證不會有害你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畫面描述或照片出現的。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大自然資源回收公司

在莊嚴的追思會撫平哀傷,死者入土為安後,一場你看不見的風暴才正要展開。這些在一般人眼中的屍體,對其它生命來說卻是一個有很多待開發資源的美麗新世界。當動物嚥下最後一口氣,也就代表來自身體的一切防賭微生物的免疫機制正式關機,微生物隨人顧性命的戰國時代宣佈開始。

mouse編的屍體Q  圖/ 截自 動物暖男排行榜

Metcalf 等人在 2013 年發表了一篇研究,帶領我們觀察老鼠屍體在實驗室裡腐敗的過程,連續觀察 48 天裡的變化。屍體腐敗的過程根據外觀可以分成三個階段,死後 0 到 3 天的樣本算是新鮮屍體期(fresh),6 到 13 天的樣本算是腐敗前期(active decay),20 天以後的樣本算是腐敗後期(advanced decay)。在腐敗前期的前半段屍體會逐漸腫脹(6 到 9 天),屍體在這段時間裡會脹破。過程裡這些步驟對住在這裡的微生物會有毀天滅地的影響。由於在這場大戲裡參與的演員太多,研究人員是使用 DNA 分析的方法來幫微生物們點名。不過這個研究是在實驗室裡做的,主要想看微生物的變化,所以在野外分解屍體時會出現的昆蟲沒有獲得邀請。

腸子裡的戰國風雲

這持續 48 天的腸道監測結果讓我們看到這場動亂發生的過程。原本動物的腸子裡就住有大量細菌,在駐守的免疫系統停擺之後發生了一場大戰,生長快速的 Gammaproteobacteria 數量慢慢增加,終在第 6 天成為最大黨,數量超過原本在動物腸子裡的那些厭氧常駐細菌。這些細菌很快打破及溶掉細胞,用掉細胞裡殘存的養份。這段時間裡無氧代謝持續進行,開始出現屍臭。屍體體壁敵不過細胞的奮力開挖,在第 9 天之前就被細菌分解溶破,第一次讓腸子裡的微生物看見外面的光。

不過看不看得到光對它們來說並不重要,反而是開了這個洞之後,外界的氧氣可以長驅直入灌進體內。對我們來說氧氣是好東西,但對腸子裡的厭氧細菌真菌和原生動物來說可就是場大屠殺。這些在動物腸子裡頭的厭氧菌像是被淋了雙氧水一樣會大量死亡,它們在這個打擊後一蹶不振,慢慢退出搶食動物養份的戰場。

原本動物的腸子裡就住有大量細菌,在駐守的免疫系統停擺之後發生了一場大戰,生長快速的 Gammaproteobacteria 數量慢慢增加,終在第 6 天成為最大黨,數量超過原本在動物腸子裡的那些厭氧常駐細菌。圖/截自細菌與人體國度

動物死後一個月,這時能利用的養份已經被用掉大半,土壤裡的細菌開始進駐屍體,參與最後的養份回收工作。一隻動物的養份就在這些微生物的分工合作(誤)憑本事討生活(正)裡重新被撿回生物體裡繼續下一輪生命,像是去重新投胎了一樣。這樣的養份循環,讓生命得以延續下去。

這樣的一個研究,除了滿足我們的好奇心跟製造惡臭和老鼠骨頭標本外,有沒有什麼實際一點的價值哩?你一定沒想到,這個研究對法醫學來說可是個有用的嘗試。電影影集裡的法醫做了個你沒看到的檢驗就能告訴你人死了多久,其實是靠看屍體種的狀況或屍體裡出現的昆蟲這些線索來推論,是需要有強大的研究基礎來支持的。在這個研究裡研究人員比較了細菌組成,發現死後不同時間的老鼠肚子裡會出現不一樣的細菌,而且可以用他們找到的菌相來推測死亡時間,可以猜得蠻準的。

自然界回收遺體,有沒有 SOP?

這個團隊在 2016 年初又發表了下一階段的研究結果。這次他們想知道自然界回收遺體的過程到底有沒有 SOP,是不是在每個地方的屍體分解都會走上相同的過程。這個研究問的問題當然跟人有關,每個人帶著大致接近的腸道細菌,但是發生兇案時有人死在森林有人死在河邊,我們得先知道屍體腐敗過程會不會因地而異。

他們把老鼠遺體分別放在採自草地、森林或沙漠的土壤上做了個連續 71 天的實驗,發現細菌組成的改變都一樣,不會因為放在什麼樣的土壤上而有不同。這樣一來,菌相變化的研究結果就有機會可以適用在不同土地上了。不過未來在實際運用前還得要再對溫度濕度的影響做校正才行。

這是個力爭上游的勵志故事

他們下一個想問的問題是,這些造成遺體分解的細菌主力部隊(我叫它們「分解團」),到底是來自原本住在腸道裡的菌,還是原本附在皮膚上的細菌,或者根本是土壤裡原本住著的細菌跨界跑來接案的呢?在分析比對分解前後各部位的細菌組成之後,研究人員發現不管是放在哪一種土壤上,這些「分解團」的細菌最有可能是原本土壤菌群裡的成員。

這個團隊先前做過的另一個實驗也支持這個說法,當時他們發現放在一般土壤上的老鼠,屍體腐敗的速度會比放在滅過菌的土壤上快兩到三倍,證實土壤裡的細菌可以幫助屍體腐敗。而且當研究人員回到實驗第一天時測得的數據裡去找這些「分解團」在哪裡,才發現這些分解過程裡的主力部隊,原來在初期時只佔了 0.1% – 0.4%。誰能想到這種在開始時一定被忽略的少數份子,可以持續壯大,最後拆解掉整隻巨獸呢?(你還在革命嗎?繼續下去吧!)

「分解團」剛開始只佔非常少數,但最後卻是分解的主力,是不是很力爭上游很勵志呢?圖/By Jerome Charaoui (Charaj) , FAL, wikimedia commons

老鼠不是人

老鼠畢竟不是人,在老鼠做的實驗結果不一定會在人的身上再現。可是要拿人做這實驗是可行的嗎?難道要把人的遺體放在院子裡做腐敗測試嗎?

被埋在土裡的mouse編的屍體Q  圖/ 截自 動物暖男排行榜

聽起來好可怕。不過重要的實驗就算再可怕,還是得要去做才能得到可用的結果,只是配套措施得做好就是了。他們在美國的 Sam Houston State University 裡的 Southeast Texas Applied Forensic Science Facility 法醫研究機構裡進行實驗,使用的是已完成捐贈手續的遺體。遺體被放在戶外,模擬在戶外死亡的狀況。而實驗地點得遠離人群,不然那惡臭會讓人老遠就開始皺眉頭了。研究人員在冬天進行了一次為期 143 天的實驗,又在春天進行了一次 82 天的實驗。

他們得到的結果證實在人類發生的事跟在老鼠實驗的結果類似,「分解團」細菌一樣是來自原本就住在土壤裡的少數份子,而腐敗過程裡也有類似的菌相變化。當他們試著用菌相來預測腐敗時期,發現不管是在老鼠還是在人,都一樣可以用菌相組成來準確推測死亡時間。

誰定下了遺體分解的 SOP?

這地球那麼大,土壤種類那麼多,而且土裡各自有適合生長的微生物群聚。研究裡的結果告訴我們「分解團」細菌主要來自土壤,可是各地土壤裡住的細菌又不一樣,那為什麼我們會在腐敗過程裡看到類似的菌群出現呢?難道是全球各地土壤裡都住著類似的「分解團」細菌代表嗎?

這裡有個合理的推測。從遠古到現在,我說的是有動物出現但還沒有人類的遠古時代開始,動物三不五時就會死掉而屍體被留在土地上。就算經過其它動物的啃食,最後也還是會留下一些富含蛋白質和脂肪的肉屑殘渣留在地上。土壤原本是個養份不多的地方,附近能拿來用的食物只有植物留下的纖維素這種碳水化合物,只能當生物的碳源而缺氮。蛋白質的出現提供了難得一見的氮源,一旦出現,「分解團」裡這些很會分解蛋白質的細菌就要把握機會快速生長,因為下一次再有這種機會不知道要等多久。這種低頻率的養份補充事件在全球各地都會發生,也就在各地土壤裡留下了少少的「分解團」細菌,苟延殘喘在土裡活著等待機會。研究人員在分析基因時也發現,這些利用不同氮源的基因在組成上會跟著腐敗過程裡有明顯消長,跟著養份波動。所以關於這 SOP,沒有人能規定細菌怎麼長,是有什麼養份才能長出什麼菌。

土壤原本是個養份不多的地方,蛋白質的出現提供了難得一見的氮源,一旦出現「分解團」裡這些很會分解蛋白質的細菌就要把握機會快速生長,因為下一次再有這種機會不知道要等多久。所以關於這 SOP,沒有人能規定細菌怎麼長,是有什麼養份才能長出什麼菌。圖/By Tina Reynolds @ flickr, CC BY-NC 2.0

參考文獻:

  1. Metcalf JL, Xu ZZ, Weiss S, Lax S, Van Treuren W, Hyde ER, Song SJ, Amir A, Larsen P, Sangwan N, Haarmann D, Humphrey GC, Ackermann G, Thompson LR, Lauber C, Bibat A, Nicholas C, Gebert MJ, Petrosino JF, Reed SC, Gilbert JA, Lynne AM, Bucheli SR, Carter DO, Knight R. Microbial community assembly and metabolic function during mammalian corpse decomposition. Science. 2016 Jan 8;351(6269):158-62. doi: 10.1126/science.aad2646.
  2. Lauber CL, Metcalf JL, Keepers K, Ackermann G, Carter DO, Knight R. Vertebrate decomposition is accelerated by soil microbes. Appl Environ Microbiol. 2014 Aug;80(16):4920-9. doi: 10.1128/AEM.00957-14.
  3. Metcalf JL, Wegener Parfrey L, Gonzalez A, Lauber CL, Knights D, Ackermann G, Humphrey GC, Gebert MJ, Van Treuren W, Berg-Lyons D, Keepers K, Guo Y, Bullard J, Fierer N, Carter DO, Knight R. A microbial clock provides an accurate estimate of the postmortem interval in a mouse model system. Elife. 2013 Oct 15;2:e01104. doi: 10.7554/eLife.01104.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The post 嚥下最後一口氣後才開啟的戰國時代:屍體是怎麼被分解的?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泛民「大和解」論激起群眾反彈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鄧美晶 社會主義行動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於4月18日提出「特赦論」,建議下屆特首林鄭月娥特赦被檢控的傘運人士,同時赦免「七警」和退休警司朱經緯,公民黨楊岳橋也表示贊同。他們試圖將和平抗命被捕的示威者與暴力鎮壓的警察等量齊觀,根本就是合理化政權的暴力。這番言論激起民情反彈,傘運人士尤其反感,最後兩人在群眾壓力下收回言論。

「大和解」並非僅僅胡楊二人的看法,而是溫和泛民亮起向林鄭政府投降的訊號。「特赦論」也是他們試水溫的手段而已,結果遇到巨大的民情反彈。這同時也反映泛民多麼脫離群眾,他們以為群眾已經遺忘雨傘運動,因此可以任意騎劫被捕人士的意向,作為向政權政治交易的籌碼!正如社會主義行動一直強調,溫和泛民在特首假選舉中支持曾俊華,不是策略問題而是背棄過去的立場,徹底向政權投降。

建制派反對泛民妥協派的大和解,但是出於維護國家機器打壓民主權利的立場。曾經在立法會批評七警案判決、要求特赦七警的多名民建聯議員以及經民聯梁美芬等人,現在就180度轉軚,以「損害法治」為由反對特赦雨運人士,可見建制派的偽善可恥!

社會主義行動主張重建民主鬥爭,以抵抗正在來臨的白色恐怖,反對政治檢控及政治審判,要求撤銷所有抗議者的控罪。唯有由下而上組織起來、並以反資本主義為目標的群眾運動,才是帶來勝利的出路。

外凡尼西亞孤獨的恐龍男爵─法蘭茲.諾普查

法蘭茲.諾普查( Franz Nopcsa von Felső-Szilvás , 1877-1933),匈牙利裔的探險家、古生物學家、民族學者,同時也是一位公開的同性戀者。他不僅是奠定了化石生物學(Paleobiology)研究基礎的第一人,同時也是 20 世紀初阿爾巴尼亞民族學領域中的重要人物。

1877 年生於當時仍是奧匈帝國轄下外凡尼西亞(Transylvania)的貴族家庭。18 歲那一年,諾普查的妹妹伊洛娜(Ilona Nopcsa)在家中的莊園內發現了巨大的頭骨,後來被諾普查帶回至他當時求學的所在地維也納,並交給了當地的地質學家鑑定這塊頭骨的來歷,之後這塊頭骨被鑑定為一種恐龍。

諾普查親手繪製的沼澤龍模式標本。圖/ Franz Nopcsa.

根據他的自述,這是他第一次看過化石,並使得他未來走上成為古生物學家的道路。諾普查在中學畢業後進入維也納大學(University of Vienna)就讀,以便繼續專研他所需的專業知識,並開始撰寫正式的研究論文。直到 1899 年,他完成了他的第一個學位,在其發表的研究中將這種恐龍正式命名為外凡尼西亞沼澤龍(Telmatosaurus transsylvanicus)。

諾普查繪製的多刺甲龍(Polacanthus)骨骼復原圖。圖/ Franz Nopcsa.

諾普查在當時所提出的觀點都是相當前衛且非主流,如果不是因為其財富與他的家族在宮廷當中的影響力,這些觀點很可能只會被埋沒在不知名的角落。他發現許多生存於晚白堊紀外凡尼西亞的恐龍體型都異常的嬌小,例如前述的沼澤龍和蜥腳類的馬札爾龍(Magyarosaurus)。

相較於其他體型巨大的蜥腳類恐龍,馬札爾龍身長僅 6 公尺長、體重也只有 1 噸左右,與其他同類群的親戚來說可說是相當的迷你,甚至當時不少人懷疑馬札爾龍其實是幼年的蜥腳類恐龍。諾普查注意到當時外凡尼西亞的地形相當破碎,許多現在是陸地的地區在 7000 萬年前的坎帕階(Campanian)其實浸沒在特提斯海(Tethys)之中。所以他認為這些恐龍的體型其實是為了適應島嶼生態系所產生的結果。

直到 2010 年,史泰因(Koen Stein)等人才證實了諾普查當年的假說是千真萬確的;另一種生存於侏儸紀的小型蜥腳類恐龍-歐羅巴龍(Europasaurus)的發現也證實了這類因為環境而侏儒化的現象確實也存在於其他恐龍身上。

原鳥(Pro-Aves)的想像圖。圖/ Franz Nopcsa.

現代被廣泛運用來鑑定化石個體年齡的組織學技術也是出自於諾普查之手。早在 1930 年代,他便提出透過運用骨骼切片下類似年輪的構造來推算恐龍與其他古生物生長發育的狀況。透過對鳥類解剖構造的觀察,他同時也是早期鳥類源自恐龍假說的支持者。此外,他還引用了生物學理論提出了許多鴨嘴龍類(Hadrosaurid)可能具有雌雄二型性的假說。這些前衛的看法也都在當代被證實,諾普查無疑是走在時代尖端的學者。

在古生物學以外,諾普查也與鄰近的阿爾巴尼亞關係良好,這個位於巴爾幹半島的國家當時仍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底下的一個亟欲獨立的省份。諾普查是當時少數遊走在山間的外地學者,並在當地採集地質學、氣象學與民族誌第一手素材的同時,他也參與了支持阿爾巴尼亞的民族獨立運動,甚至在當地正式獨立後被推舉為王位的候選人。

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他也帶領著一群阿爾巴尼亞志願軍在背後為奧匈帝國從事諜報工作。可惜好景不常,在大戰之後奧匈帝國淪為戰敗國,諾普查家族轄下的莊園被移交給了羅馬尼亞,失去俸祿的他窮困潦倒,即使如此仍努力地試圖維持原本的學術工作,並且將他大多數的化石蒐藏賣給了倫敦自然史博物館。

至今仍兀立於外凡尼西亞的諾普查故居。圖/ArtXpert Gallery.

1933 年 4 月 25 日,諾普查仍不敵經年抑鬱,在迷昏了他長年的秘書兼戀人多達(Bajazid Doda)後與其一併離開人世。儘管如此,諾普查遺留給世人的科學遺產仍是相當龐大的,並且仍會繼續為後人所傳頌。

後記

這個世界並不美好,到處都充斥著那些需要標記特定少數藉此排解自我焦慮的群體或個人,有時這些特定少數也因為他人的無知與錯誤歸因而深受其害。

本文獻給所有因為少數特質而被迫獨自面對龐大體制壓迫的人們,不論你們的資質平庸與否,都不該被當成避而不談的問題。不要輕易地踏入那些缺乏想像力的人們為你們鑄好的模件裡,你們的存在是無庸置疑的!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PREHISTORIC BEASTS ,歡迎追蹤作者粉絲頁:遠古巨獸與他們的傳奇


參考資料

  • David B. Weishampel & Oliver Kerscher (2012): Franz Baron Nopcsa, Historical Biology: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aleobiology, DOI:10.1080/08912963.2012.689745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The post 外凡尼西亞孤獨的恐龍男爵─法蘭茲.諾普查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睇青衣戲棚,就知喺香港搞夜市係無可能

 

每年大概農曆三、四月,青衣街市旁的球場總會搭起了竹棚,慶祝真君及天后誕。剛剛又完了幾天的真君寶誕。

我在青衣長大,嬤嬤曾是水上人,所以每年都會總動員拜天后。還記得以前每年我家都是放學時去拜,拜完必定會買手工糖果(吹波糖伯伯)和烤魷魚吃!

一直以為戲棚只是慶祝天后誕,直至Facebook提起這熟悉的「地標」,我才知道這兒是「一棚雙誕」;更為驚嘆是現今網絡傳媒的威力。雙誕在青衣算是傳統喜慶節日,熱鬧而香火鼎盛。而2011年那照片,是我家第一次於晚上去拜天后,那時人根本不多。從2012年開始,晚上的青衣戲棚也熱鬧起來,這年更是令人瘋狂!為的不是粵劇,不是雙誕的主角,而是有如台灣夜市般的小食。

 

 

 

雖然我家不是在戲棚附近,但因為每年都會去故算是「經驗豐富」,戲棚已不似往時,亦帶出不少問題。

 

一、人數比以往增加N倍,小小的球場擠迫情況竟「媲美」維園年宵。網民均以「朝聖」(但非拜神)心態來戲棚,什麼拜神、看戲、感受傳統節日氣氛…通通都不是,個個都只是來排隊(食嘢)。

其他好去處於社交網站亦很常見,特色餐廳、食店、自拍館、主題館,不得不提又是「隱世拉絲芝士手作紫薯抹茶」的食店,只要經宣傳很多人就會慕名去試,哪怕又貴又逼又要排隊。長洲太平清醮也是假期「朝聖」熱點,真教長洲居民叫救命;近年大部分青衣戲棚附近的居民也有同感。

 

二、小食檔比往年增加了很多,賣的小食變得國際化,而且愈來愈貴。一直以來,戲棚的小食都屬於地道或傳統,例如烤魷魚、車仔檔(魚蛋和墨魚等)、醃蘿白、手工糖果、臭豆腐、狗仔粉等。

隨著「小販」在香港愈來愈少,小食愈來愈受歡迎,戲棚小食的種類也愈來愈多。把「B仔雞尖」帶來青衣,挺好的;把元朗豆花帶來青衣,也可接受;然後有幾間賣什麼燒海鮮(鮑魚、花膠)、日式燒飯糰、泰式豬頸肉、台式手抓餅,甚至有意式麵包?只要是吃的、是小販的都會有人光顧,戲棚名氣高,價錢更提高了,反正一定有生意。

經網絡傳媒推薦的食店明顯較受歡迎,目測醬汁餃子的人龍排兩小時都未能買;我最喜歡的吹波糖伯伯,頭上幾幅上電視節目的照片,就像光環一樣,很多人來試吹波波糖果,其實此傳統手藝已經好久。至於婆婆的烤魷魚、伯伯的龍鬚糖就沒那麼受歡迎了。(註:2017年已見不到醃蘿白的婆婆擺檔…)

 

三、阻塞交通。宣傳片都有教:參與大型活動要盡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戲棚在青衣算是大型節日,更是大型活動,青衣居民又何須駕車?反之不少「外來人士」完全沒有這意識!

戲棚外的行車路其實很窄,違泊問題每年都有,惟這年特別嚴重,公共交通無路可走;更有私家車於行人路上泊車!出動交通警叫司機駛走都無用,因他們都已去了排隊,哪會聽到警告的聲音?

 

四、垃圾一地都是。以往都有好大個位置燒衣和扔垃圾(天后誕有,真君誕好像沒有),但這年為了多開一些小食檔,連大垃圾筒都幾乎沒放,取而代之是路中心的多座「垃圾山」,竹簍都被垃圾覆蓋。第二天經過,垃圾被移到一邊草地,成為更大的垃圾山,發出臭味……

在此想說說台灣的夜市。當地東西南北都有夜市,算是她的主打。那兒很難才找到一個垃圾筒,但四周仍然很乾淨,無論本地人及遊客都做到不亂扔垃圾。我們經常說某國人很不衛生,相信這幾天到戲棚的都是本地人,那為何又沒有這公民責任的意識呢? Facebook專頁《香港夜市/復興計劃》亦表示:「若要令更多人認同夜市小販有得做,更應在衛生上做好,那怕臨時的如是。」

 

五、人流品雜。雖然除了青衣人,一直都會有「外來人士」來青衣戲棚。但這年人數實在太多,根本不會知道其他人來自哪兒。

 

真君寶誕最後一晚(2015年5月4日)就發生了圍毆事件,據蘋果動新聞所報道(報道一報道二),有如「開片」廝殺的圍毆血案,竟然會在這裡發生,會否太誇張?我沒有想過戲棚會發生打鬥。其實這只屬於個別事件,但若然再沒有人好好管理現場及控制人流,令人髮指的問題只會愈來愈多,更可能令青衣戲棚變成歷史。

一直以來對我而言還是傳統的節慶活動,如青衣戲棚、新春年宵市場、林村許願樹,似乎都已經以美食作為招徠,完全今非昔比。熟食小販買少見少,對香港人來說,「流動美食車」是根本無法代替小販的。但無論是青衣戲棚,還是長洲太平清醮,或其他小販市集、小食街,如果要證明給更多人看是有可行性,是值得普及的,除了政府部門的配合外,最重要還是我們市民都出一分綿力,盡力做好自己應有的責任。破壞的事人做我做,只會本末倒置。

 

(後記:今年大部分戲棚的消息都在網上得知,《乜假期》話我知真君誕果陣,一個咁細既球場有成百幾檔小食…感恩的是有居民發起自備餐具的行動,我都帶了餐盒同水樽去戲棚,但這種自發性的行動一日未普及,根本的問題也無法解決。 Source:零垃圾體驗青衣戲棚

 

 

 

文化局可請幾多人? 陳司:跟公務員總編制

文化司三名前及現任局長和副長因涉違規請人被提起紀律程序調查,社會文化司長譚俊榮於上午受訪時表示,不建議由該司負責,以免被外界誤解是「自己人查自己人」。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今日下午受訪時,被問到會否負責有關調查時指,會尊重社文司司長安排,但暫未收到有關要求,又指文化局的人員數目應依循公務員總編制。 以往行政法務司曾跨司負責特區在位官員的紀律調查,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被問到,今次調查文化局違規請人事件是否亦將由該司處理時指,只要負責的部門符合調查員資格即可,不一定都由行政法務司負責,要先等社會文化司進行程序。而對於文化局建議暫時以勞動合同的方式,聘請其餘以勞務方式聘用的人員,社文司早前表示將送交行政公職局聽取意見,陳海帆指,每個部門有自己的招聘權力,公職局的責任是協助部門正確理解相關法律,並不適合判斷一個個案是否適合用某個合同。 文化局以取得勞務方式大量聘用工作人員,是否代表中央招聘形同虛設?陳海帆指,勞務取得制度用於取得外判服務,而中央招聘用於招聘政府人員,不能因為有部門沒正確解讀而認為中央招聘沒效。「廉署曾幾次指引、勸喻,亦正確演繹了制度應該怎樣去執行,說得很清楚,所以只要正確去執行制度便不會出現問題。」至於文化局的編制可聘請多少人員,她指政府是以2016年公務員總編制的3萬6163人作為基數進行編制,所以文化局的人員編制亦固定在其中,「要在這框架下請人。」 另外,對於政府與家禽業界未有共識便決定實行「人禽分隔」,陳海帆強調是基於公眾利益,指由2001年發現禽流感至今,從沒試過於12個月內集中銷毀了5次家禽,亦是首次出現從業者感染禽流感,形容情況嚴重,又指內地和香港專家都認為人禽分隔是唯一最有效方法。陳海帆表示,民署會持續與業界溝通,如業界不希望轉型,政府可再看有沒有其他援助,「但補償會是一筆過的補償。」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