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河山黨禁前──散記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之德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七號朝九點,香港警察送信到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先生府上,促請後者書面交代其人其黨一貫主張「香港獨立」之言行,以便保安局二十一日後宣布該黨為非法社團、禁止其運作。諸君為無道昏君、亂臣賊子所逼,一旦卷而懷之,實屬粵語保衛戰一大挫折,皆因民族黨論本港教學語言、語文教育,素有見地;往往三言兩語,就講到要害之處──且聽一六年廿八日創黨記者招待會後,陳召座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一言:

「十九年間,香港苦況大家有目共睹。香港啲生存空間俾中共殖民者壓迫,港共殖民政府,利用教育政策令我哋嘅下一代不再講廣東話,不再用正體字。強迫我哋嘅下一代,向中國效忠,忘記自己係香港人嘅身份。」

實在「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普教中)」政策,乃共黨「得寸進尺」式文化清洗我城大戰略中,一寸長一寸強之「寸」兵;一校「普教中」得逞,於百分之廿五至三十課時禁絕小學生聽、講粵語,下一步即是擴大普通話教學與廣東話禁令至其他課堂,一變為「普授课」;俟普通話制霸中文、數學、常識、音樂、視覺藝術、體育各科──辦學團體幾巴閉都唔敢輕舉妄動英文科,真可愛,不在話下──再厲行校本「舌尖廿三條」封殺小息、轉堂、課後、課外,師生友儕間殘餘之南蠻鳥語,自然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又一變為「普上学」;最後,南來「為人師表」與新來港「三好學生」用好早會等時間、用盡壁報等空間大鑼大鼓宣導「說普通話,做文明人」意識形態,無知稚子自動自覺自律於校外於家中於公共交通工具上夾住尾巴波潑摸佛,渾然忘卻廣東話之存在,究極進化「普做人」,舌尖上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即告「胜利完成」,香港亦從此淘盡文化內涵,澈底蛻變成「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战略」框架下,一個地理概念。「普教中」項莊舞劍,志不在教好莘莘學子中文,意在全校禁方言、全民滅粵語,陳召集人一眼就睇穿,而且兩句話就講得清。

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民族黨關心港事,又貴乎坐言起行,因應「殖民政府先從中小學入手,大肆推行文化清洗,以普教中、強逼書寫殘體字、禁止學生日常使用廣東話等手段,意圖消滅香港文化」亂象,推出「中學政治啟蒙計劃」,以期「每所中學均有肩負傳播理念之民族黨成員」。傳鈔至此,文抄公不禁心憂各位少年民族黨員──由粉筆少女一四年平安夜前夕連儂牆下遭劫,到便衣警員今年六月四日於維多利亞公園「統計出席學生人數」,可見祿蠹、警犬大啖同胞塊肉,絕無人性、人道或人情可言。謹此呼籲公民社會,枕戈以待屠夫政權假手警察、教育局、辦學團體及外圍組織殺入校園之聯合獵巫行動,及時為無辜中學生提供法務支援、緊急避難所,並預先與各國領事館洽商政治庇護事宜,不在話下。

《詩》云:「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筆者有幸,見過陳召座一面,深有同感;當日會議室內,吾友與我後至,陳少兄一身恤衫西褲,光鮮整齊一如鏡頭前,坐定恭候多時,可謂:「不忘恭敬,民之主也。」然則平易近人,不似時下講究衣着打扮好自抬身價,又要人獻殷勤又要拒人於千里之外啲「神仙中人」。徐承恩醫生著有《香港,鬱躁的家邦》一書,自序:「如果解嚴前的臺灣是苦悶的話,那麼當今受中國殖民主義欺壓的香港,即是既憂鬱、亦躁動,故曰『鬱躁』。」浩天予我之印象異於是,兩片飽滿而紅潤之絳唇,常駐幾分笑意;觀其面部輪廓,稜角亦未如其他進步青年突出,輕易氣沖牛斗。或曰本土民主前線領袖梁天琦「串、高傲、精英」,練乙錚教授不以為然,分辯道:「我冇乜咁樣覺得,但我知道有其他院校學生,對港大啲本土派有呢種感覺。」許是浩天理工大學出身,其血不玄不黃,教母校非眀非徳不拔不萃之我,格外如見故人。

此乃一種政治素養。蕭軍《延安日記》就提及朱毛「對人的態度一直是周到親切的,這也是一種『政治素養』」,後來果然打平嘵天下、坐穩咗江山。又唐君毅先生論柏拉圖與孔子之異同,謂前者「欲由庸凡以漸進於高明」,後者則「極高明而道中庸」,所言「皆不離日用尋常,即事言理,應答無方,下學上達,言近旨遠,隨讀高低,而各得其所得」;讀者容或「覺其言皆平凡,不及西哲之作,如引人拾級登山」,惟泰山總不如平地大,是以中國先哲中庸中之高明乃不可及。民族黨之論述亦然,不設閱讀門檻,寫畀每一位香港同胞:「肯定唔係極右,肯定唔係納粹。我哋講民族主義,與公民民族主義有一啲相似,但唔係完全一樣。我哋亦冇話我哋啲血統好優秀,要清洗其他民族,我哋主要係話,你喺香港居住,講我哋啲語言,認同我哋嘅文化與相似嘅生活方式,同樣面對中國嘅暴政壓迫,就係香港民族。」

好一句「我哋亦冇話我哋啲血統好優秀」──喺呢個飽受《我至叻》荼毒,惟務踩低人哋、抬高自己嘅自卑大時代裏頭,流露何等自信?或者我哋下一次批評陳阿叻前,宜再三反躬自問, je suis 另一個阿叻、新一代阿叻唔係。香港藝術館虛白齋藏中國書畫館中,徐文長《富貴神仙圖》綻放一苞苞黑牡丹,墨水仙潔白而閃爍得疏星相似;謙謙花葉,頭耷耷而不失生氣,上有詩云:「花居一帋不異春,人在人中豈異人。」未必人人唸過;福澤諭吉《勸學篇》「天喺人之上不造人,喺人之下亦不造人」一語,聽者又比信者多。

咁對香港之前途,畢竟有乜影響?「日復一日,我哋見盡一對一決鬥中,或數人對戰時,義大利人幾咁強壯、幾咁敏捷、幾咁機智過人!但嚟到軍中,佢哋就落得技不如人;呢一切都多得啲軍頭軟弱,因此有識之士唔服從──而每一個人都自以為真知灼見,所以冇一個人能夠憑藉美德或運氣脫穎而出,教同儕心悅誠服──直至今時今日。於是歲月悠悠,二十年來多場戰爭中,每當一支軍隊純粹由義大利人組成,就經不起考驗。」馬基維利於《君王論》〈第二十六章〉如是說,奈何好謀不好學之徒,文武紛紛;開卷翻到最後一頁者,幾希。當年翡冷翠,多悲慘;今日香港,多可怖!走筆至此,筆者不知香港人配唔配陳浩天為佢哋奮鬥,但斗膽自摑兩巴、頂住「人血饅頭食家」高帽,宣告陳浩天絕對值得一個更理想嘅香港、絕對值得本港進步青年學習──學佢待同胞平等少少、學佢對同胞親切少少。唐君毅先生談〈拔乎流俗之心量〉,有云:「超越感,並不是直接由對人傲慢,看不起人而生。對人傲慢看不起,正是心中有人。」識者鑒之。

願香港民族黨全員安好。九龍佳氣無時無。

政府︰虛假社會預警罪須符合客觀及主觀條件

政府今晚八時舉行《民防綱要法》的第二場公眾諮詢。不少發言市民關注的焦點仍然是政府建議設立「虛假社會預警罪」,擔憂日後隨手轉發訊息都可能要面臨最高三年徒刑,認為針對造謠傳謠的行為應以宣傳教育為主。 保安司長辦公室顧問曾翔重申,在大災難期間,確保民衆情緒穩定非常重要,亦有利開展民防工作。但造謠傳謠的負面影響是不堪設想。雖然《刑法典》有不少罪名涉及造謠傳謠行為,但只是針對個人名譽,政府信譽,又或社會公共安寧,未必適用於民防狀態下的造謠傳謠,故建議設立新罪規範。 曾翔解釋,要同時符合客觀及主觀條件才會構成「虛假社會預警罪」。客觀條件上,首先有關消息是已經證實是「虛假」,而且政府已經宣佈進入「緊急預防或更高級別突發公共事件狀態」。在主觀條件上,要是「故意」的。而澳門現行的刑事制度有相關機制規定「事實錯誤」,假如在緊急狀況下有造謠或傳謠的行為,被認定的所有事實中,假如存在合理的情況,就可以排除主觀上的「故意」,「呢條罪就不成立」。 有市民追問,當發佈或轉發訊息時,聲明有關消息未經證實,「講明唔知係咪真既」,是否可以避免墮入法網?曾翔回應稱,假設的片面情況難斷判定是罪或非罪。 諮詢文本建議,行政長官有權在突發狀態下,關閉出入境口岸、中止公眾娛樂及博彩活動等。市民表示支持,但擔憂博企難以配合,因為即使不遵守有關規定,最多只是罰240日罰金,即澳門幣240萬元,對於收益龐大的博企而言,根本不具阻嚇力。警察總局局長馬耀權回應稱,如果違反有關規定,不單止有關的法人要受處罰,某些的主管亦有連帶責任,政府後立法時會再細化工作。 另外,澳門現時已經民防行動中心,政府又擬設新部門「民防協調及應急協調局」,有市民質疑兩者職能重疊。馬耀權回應稱,民防行動中心主要是做應急的工作,當本澳懸掛八號或以上風球時,民防行動中心就會即時自動全面啟動,但當改掛三號風球之後,民防行動中心就不運作。 日後設立的「民防協調及應急協調局」則是恒常持續運作的,專門負責預防和應對自然災害和安全事故,並跟進相關的善後工作,平時亦會向社會做好宣傳教育的工作。有關部門的設立是彌補架構上的不足。 《民防綱要法》最後一場公眾諮詢將於本調六舉行。 公眾諮詢第三場︰ 對象:公眾 日期: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時間:下午3時至5時 (2時15分開始入場) 語言:中文(設葡語傳譯及手語翻譯) 地點:澳門水坑尾街162號公共行政大樓地庫演講廳

回應當局意圖取締香港民族黨之聲明

【無言,無理,無力,無望】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於7月17日表示警方牌照科總督察及高級督察上門向他遞交文件,並指保安局局長收到助理社團事務主任的建議,要求考慮行使《社團條例》第8條,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本會對此做法予以強烈譴責,並對政府及警方的行為表示失望。

香港一日一日沉淪,本會只見香港無言、無理、無力、無望!

【無言】

從來香港人的政治權利理應受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保障。而所謂的《基本法》亦有列明港人有發表意見與結社的自由和權利,不容剝奪。

但警方上門向陳浩天預警時卻遞上大量文件,當中包個人及民族黨言行。換言之,警方及保安局只搜集組織之言論,或憑申述的言論作出魯莽判斷,並以「依法辦事」為藉口,判斷組織是否危害國家安全。
政府那怕《社團條例》設有機制處理上訴及撤銷禁令,但有關權力亦限於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官官相衛,隻手遮天。

明顯當局已將港人基本的表達意見及政治權利置若罔聞,當權者屬「人治」或「法治」,心照不宣。面對香港連表達意見的自由和權利都被港共監管,香港人再一次被以言入罪,此為「無言」。

【無理】

李家超高調召開記招作出預告 :「在這裏,我想說清楚一點,這次助理社團事務主任是基於第一個情況,而不是第二個情況而向我作出建議,即是「社團事務主任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的情況。」

當局以「民族黨」推動港獨為由,指其危害國家安全。惟眾人眼見,「香港民族黨」只發表其支持香港獨立的主張,所謂「危害國家安全」,只是政權打壓的「莫須有」。

觀其事件,原來《社團條例》已授權保安局以「國家安全」為由拉人封艇,只是政府多年來有權不用。2003年,當大家以為推倒惡夢廿三條,但其實「國家安全」的定義早在臨立會時期繞過公眾討論,寫入《社團條例》和《公安條例》,定義更是朝令夕改,彰顯「人治」。更甚者,極權政府為打壓異見無所不用其極,香港民族黨並非註冊社團,但政權依然引用社團條例禁止民族黨運動,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更宣稱根據條例,「任何一個人以上的組織已是一個社團」。今次是特區政府成立以來首次以「國家安全」執法,一旦確立案例,將為政府提供基礎,禁止其他政見不同組織運作,更對林鄭「為23條創造有利條件」具指標性作用。港共為惡法,為「廿三」,無限放大「人治」,此為「無理」。

【無力】

宏觀近年,有志之士為著香港的核心價值,為著港人原有,受著憲法理應保障的權力發聲,甚至犧牲。然而,一次又一次的犧牲,有否為港共政權,甚至本港市民帶來任何警剔?

「我不認同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曾幾何時,香港人為著擁有的結社自由,言論自由而引以為傲。只可惜,香港的人權一直在走回頭路。由參選權被剝削,及後有學者被以言入罪,以至現在香港民族黨因主張與極權對立的理念被專制政權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理由禁止運作。一件又一件荒誕的事件,反映出香港的人權已經倒退至深淵。

面對強權的打壓,我們即使團結起來,亦未必能夠撼動政權半分。多次的犧牲,換來的只是政權的冷血對待,甚至開始有市民的麻目排斥和責罵。民主聲音在香港,只有愈來愈顯得奢侈而卑微,此為「無力」。

【無望】

港共如狼似虎,一次又一次將港人對政制的訴求或作出的行動加以阻撓及打壓,今日,更是對我們應有的表達權加以鉗制,令香港原有的民主及自由一點一滴消失殆盡,幻滅港人對香港未來的憧憬。港共近年不斷將與政權對立的聲音、意見驅逐出場,逐步引入共產思想、勢力,一步一步將錯誤、市民的不情願化為合理,子虛烏有。

一個多元化社會理應包容不同意見;一個為民政府理應聆聽社會上的分歧。然而,市民於極權中生活,所有曾經擁有過、以致現在想像過的自由自在恐怕只成為泡影,更遑論民主能夠重現於香港的核心價值,此為「無望」。

在此無言、無理、無力、無望的香港,固有的民主步伐,溫和理性務實的泛民主派,以致行禮如儀的遊行示威集會,終究又能否令香港人走出港共極權的陰霾,不得而知。惟我們所知的只是港共魔爪會繼續伸延,入侵我們的體制,文化,生活。日後「香港人」仍否存在,難以預料,但本會鐵定不會屈服於港共,絕不甘坐以待斃!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

梁安琪稱不撤 狗會要做「釘子戶」? 民署斥狗會:放棄安置犬隻不負責任!

逸園賽狗公司的專營合同將於明日(20日)結束,狗場用地收歸政府所有,500多隻格力犬的命運備受關注。逸園賽狗公司執行董事梁安琪今日受訪時表示,明日之後會叫狗會的員工繼續上班,繼續保護格力犬。而民署發出新聞稿指,傍晚收到狗會信函,提出狗場內之格力犬屬於交還政府的財產,會將格力犬交予民署。民署譴責狗會行為,批評狗會推卸格力犬不負責任!而經財司長辦回覆傳媒查詢時重申,狗會必須不遲於20日遷離狗場。 梁安琪受訪時表示今日已向相關政府部門寄出意見,並已出信要求狗會員工在明日之後繼續上班,繼續保護、照顧格力犬。現時狗會團隊及律師正在等候與政府部門溝通,期望雙方可以取得一個平衡、好的結局,讓員工繼續「有工開」,格力犬繼續其退休生活。有傳媒問及,20日以後,狗場的用地已由政府收回,不再屬於狗會所有,如何讓員工繼續上班?梁安琪未等到傳媒問完就急急腳離開,期間僅稱「啱哂,你問佢哋啦!」 民政總署晚上發出新聞稿指,於傍晚收到博監局轉介狗會信函,提出狗場內之格力犬屬於交還政府的財產,認為可按《動物保護法》第17條的規定,將格力犬隻交予民署。對於狗會推卸安置格力犬責任的行為,民署予以讉責,重申安置格力犬是逸園作為大型企業及飼主應有的責任及義務。並強調一旦7月20日狗場出現有格力犬被遺棄,民署將按《動物保護法》處罰,並確保退役格力犬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得到應有的照顧。 民署亦指,於昨日政府記者會上,政府已回應有關接收狗場資產的情況,根據該合同第16條的規定,逸園賽狗場的相關建築物以及設備歸還政府所有,財政局將接收與賽狗專營活動有關的建築物及設備,並已多次強調格力犬並不屬於歸還政府的財產。而民署由去年8月起亦已多次去函逸園及召開會議,明確指出逸園作為企業及犬隻飼主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及義務,更於本年1月22日的公函再次清楚表明,並不適用《動物保護法》第17條的規定。 民署強調,逸園早於2016年已知悉須於期限前遷離,逸園不但有充足的時間制定遷離方案,也完全了解政府的要求及建議,亦明確了解涉及的法律規範,且未見逸園存在任何不可抗力的原因,也不能認定其放棄500多隻犬隻的行為是迫不得已且不可歸責,而妥善安置格力犬一直是逸園作為大型企業應負的責任及能力範圍之內的事。 逸園在處理格力犬安置問題上拖延至今,令格力犬的安置及照顧一直處於不確定的狀態,引起公眾憂慮亦為社會帶來困擾。到遷離限期屆滿前,不但沒盡力為格力犬尋找合適的安置方案,而且把責任推給政府及社會承擔,民署再次對逸園這種不負責及推諉的行為予以讉責。

「社工On Sale」:是階級矛盾,也是世代矛盾

文:社會福利機構員工會理事長邱智恆

近日工會接二連三揭發有社福機構剝削前線社工薪酬,社工原有的薪酬被大打折扣,八折、七折也有,事後筆者分別聽到兩種主要的聲音,年輕一輩普遍是憤怒的,惟為了糊口,只能接受被壓價的現實,實際上是敢怒不敢言,而年長一輩原則上也認為年青社工被壓價一事不妥但只要薪酬能貼近市況,即使與政府薪酬脫勾也可接受,跟年輕一輩的想法南轅北徹。有言這是階級矛盾,此說不難理解,相信爭議不大,但同時也有言是由制度催生的世代矛盾,亦即整筆撥款制度(下稱:整筆撥款)實施時已能預視的情況,就此,本文嘗試從整筆撥款的源起去探討兩個世代之間的恩怨情仇如何愈演愈烈。

整筆撥款的一段黑歷史

整筆撥款的推行可說一波三折,由社會福利署於1995年聘請顧問公司作出社會福利制度檢討,並提出要作出撥款制度改革起,反對的聲音連綿不絕,令社署首項改革建議-「單位資助計劃」(Unit grant)胎死腹中。然而,這計劃與今天的整筆撥款制度在理念上大致相同,只是社署未能安撫機構和前線員工對財政穩健和其引申的權益保障的擔憂,在眾怒難犯底下,社署迫不得已放棄這個計劃。直至1998年尾,政府捲土重來,提出整筆撥款制度(Lump sum grant),這次社署向機構大派定心丸,承諾提供五年過渡性補貼,為定影員工的薪酬開支包底,同時向現職員工作出定影承諾,確保新制度推行後現有員工待遇不變,只是「新來新豬肉」,新制的員工就不能確保與他們同工同酬。這兩大措施一出,業界的反對聲音大減,此消彼長下,工會的力量亦從而削弱,最後整筆撥款在願者上釣的情況下,吸引一個又一個機構自願參與,終在短短三年間,絕大部分機構已轉為整筆撥款資助模式。

歷史是互動之下衍生的結果,政府威迫利誘下,當時上一代的機構管理層與前級同工的沉默與支持便促進了整筆撥款制度的誕生,這段黑歷史誰也不能改寫或否定。

舊制與新制 同工不同酬

整筆撥款一推行,社福界就好像被一股勢不可擋的暗黑力量入侵,管理層樂此不疲地壓低營運成本,最奏效的方法當然是大幅剝削制度後聘請的前線同工(下稱:新制同工)薪酬,八折、七折、甚或六折也出現過!當時只有舊制定影員工(下稱:舊制同工)才能逃過厄運,他們就在腥風血雨中安然度過,當然尚有一些抱打不平的舊制同工,會因為看到新制同工飽受剝削而挺身而出,一同反抗,但此等同工碩果僅存,結果在這十多年間,新制同工的薪酬長期低企,社福界的世代差距和矛盾日殛。

時至今天,有些年長一輩的同工更會把壓低薪酬視作行規,只要壓得不太誇張,不是「低處未見低」,也是可以接受的。以近日香港復康會用月薪三萬元招聘五年經驗學位社工的事為例,如與公務員薪酬級別比較,復康會每月剋扣了八千元,而網絡上竟有一些社工前輩大張旗鼓,指工作最重要是意義和價值而並非薪酬,合理化壓低薪酬的做法。然而,他們正享受著舊制的薪酬保障,而且薪高糧準地大發謬論,實是「豬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些說法更進一步激化年輕與年長一輩的世代矛盾。

揭發肥上瘦下 年輕一代如夢初醒

整筆撥款推行十七年後,當年的前線慢慢成為管理層,本以為他們能對前線同工有感同身受,但事與願違,或許是「屁股指揮腦袋」,人往往因為自己坐在甚麼位置而運用怎樣的思維方式,因此情況不單沒有改善,於兩年前開始甚至每況愈下,工會揭發一間又一間機構薪酬肥上瘦下的醜惡面貌。事到如今,年輕一代如夢初醒,發現這些舊制管理層一方面說機構資源緊絀,前線同工只能繼續被壓價,另一方面自己享受比社署同等職級員工更優厚的待遇,反倒年輕一代朝不保夕,為求生活和繼續能在業界實踐理想,只能迫於無奈接受各種剝削。

前輩們,就算今天你們不願承認也好,不相信也好,這種世代矛盾也放在眼前,與其用各種理由合理化自己,不如運用你們的權力徹底地改革現時的制度,令年輕一代獲得公平而合理的待遇,從而淡化世代間的不信任和矛盾,否則一波又一波的衝擊在所難免,你們即管坐在總部等待吧!

中毒性歌姬Aimyon愛繆於上海拍攝的新歌「金盞花」MV完整版公開

日本創作型歌手・愛繆將於8月8日(三)發行第5張單曲「金盞花」,MV已於稍早公開! 愛繆在10代・20代的年輕人間造成話題,在社群軟體上也掀起高度討論。從今年年初開始,經由多家媒體及電視節目的介紹,火速提升知名度,現在,所有歌曲加起來的MV總觀看次數也已達到4,000萬。   另外,於去年9月發行的第一張專輯「青春的悸動」,在發行後約經過了10個月的現在,仍持續留在Apple Music綜合排行榜TOP10內,可以說是超級長期暢銷作品。   愛繆「金盞花」OFFICIAL MV 在…

愛爾蘭總理警告 硬脫歐會下令禁止英國客機入境

都柏林 – 愛爾蘭總理華達卡警告,如果硬脫歐成真,愛爾蘭會禁止英國民航客機進入領空。 由於英國國會通過脫歐派對貿易法案嘅修正案,令愛爾蘭加快對硬脫歐嘅準備。 華達卡甚至表示,成個歐盟都可以禁止英國客機入境。 但英國政界似乎對威脅嗤之以鼻,除咗表示愛爾蘭空訪都無力,要靠皇家空軍,甚至警告愛爾蘭官員真係咁做,就準備去歐洲度假做嘢都要兜遠路,避開英國領空。 英國防衛雜誌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愛爾蘭總理警告 硬脫歐會下令禁止英國客機入境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伊布也要大量發生中!?橫濱「皮卡丘大量發生中!」2018年將帶來世界首次的伊布大遊行

以橫濱的街道為舞台,將有大量皮卡丘同時登場的街頭型大規模活動,皮卡丘大量發生中!「SCIENCE IS AMAZING 科學的力量真偉大!」,將在2018年8月10日(五)~16日(四)期間,於港未來區域一帶舉辦。 從2014年開始舉辦的皮卡丘大量發生活動,在今年迎來值得紀念的5週年。皇后廣場橫濱到Grand Mall Park一帶,皮卡丘們一同散步進行的大遊行活動,每年皆獲得好評。今年夏天,伊布也將於新港中央廣場首度參加大遊行!皮卡丘和伊布的遊行會場不同,建議事先確認過時間和會場後在前往喔。皮卡丘大…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