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出行的十字路口(三)

大埔公路近松仔園發生19死66傷嚴重道路交通事故。兩篇前文提及公營部門主動性及部份政界倡議之不足,本文集中介紹個人具體建議:

準備淘汰小巴限速器

2011年,全港公共小巴強制安裝速器在爭議聲中完成。至今,小巴意外事故率並無明顯跌幅。這不正好證明:運用科技,也不代表可以減少意外嗎?

值得留意的是,小巴限速器針對單一意外成因——超速。但根據運輸署《2017運輸資料年報》,2016年道路交通意外的主要因素有20項,當中數頭四位分別是不專注地駕駛(4,512人)、車輛失控(1,912人)、行車時太貼近前面的車輛(1,749人)及不小心轉換行車線(1,276人),均涉及駕駛者,遠遠拋離車輛或環境因素(6-265宗),「超速」僅是眾多意外成因之一。

現行各國推出的 ADAS、MDAS、M3 等,卻已能針對至多種駕駛潛在危險處境(HMW、UFCW、RLDW、LLDW、SPW、PCW、ABW、AAW、FCW、VB 等)作出預報提示,關鍵是精準度各有差異。

加之,「小巴限速器」是荷蘭等地 2003 年已經使用的陳舊技術,直到香港「完成研究」,準備大規模安裝時,運輸業界甚至透露:當年荷蘭公司指限速器早已停產,既然香港需要,就重新生產吧。自詡國際都會,卻使用先進國家已停產多年的落後技術,情何以堪?曠日持久、全港安裝的小巴限速器,未能促使相關交通意外顯著下降,可能是時候淘汰了。

司機不想參與?

運輸業內有指,因司機自認為是「一機之司」,難免囂張。又有道路使用者互相抨擊,例如指大車司機就是惡霸、的士司機就狡猾、司機就是見到「車CAM」都要把它破壞。對於五花八門的「互片」,筆者不以為然:站在市民角度,昔日判斷駕駛行為的標準是「視乎際遇,因人而異,有時是乘客唔好彩,有時是司機遇上惡客」;今日卻可以善用科技,更客觀地處理問題。

有其他地區數十人的車隊使用大數據分析前,司機總體安全評分是68.1分,當車隊以數據及影片為司機提供培訓,評分按月提升至78.1分。當「良好」的定義變得更公平,列成可量化的參數,可提升的指標也更明確合理。科技運用得宜,可以成為司機的駕駛良伴、乘客的保險線。

筆者希望司機爭取較佳工作環境及待遇之同時,更有胸襟準備與行家善用科技,一起提升駕駛表現,而非純粹墮入「年輕司機無心肝、兼職司機不可靠、年長司機身體差」、「惟有立刻加薪才是出路」等非此即彼的偽命題中。

建立螺旋上升(Upward Spiral)生態圈

每宗意外傷亡事故的社會成本沉重。大埔公路事故中,除了嚴重傷亡及家屬傷痛無法以任何金錢補救,司機控罪、緊急慰問金、備用善款、未來索償訴訟等,可能已涉及逾億港元。

論市儈,當意外減少,車隊公司可獲得額外利潤。2014年,以色列有 40,000 輛車安裝了 ADAS;與其國內另外 40,000 輛未安裝者相比,意外理賠金額按年減少 55%(4.2億港元)。司機爭取提升待遇,試問「錢從何來」?善用科技,可能就是答案:車隊公司獲利,更應為駕駛表現紀錄優秀的司機,提供額外獎金,或為全體達標司機,直接加薪。

環保效能方面,賽馬會碳排防研究中心於2017年下旬的研究報告指,使用相關科技的車輛可分別減少碳排放及耗油逾15%。

「一個救全家」,當司機藉科技提升駕駛行為,就可形成意外理賠率減低、環保、駕駛行為的螺旋上升的生態圈。筆者希望這生態圈早日形式。

實現道路安全,當先以避免碰撞為關鍵。

實現智慧出行,當先以市民急須而容易掌握的科技為首選。

實現智慧城市,當先以有智慧的抉擇作開端。

參考資料:

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交通安全數據

綠色年宵後感 – 環保人士不應再被「佔便宜」

應向店主徵收「環保按金」

我仍然覺得,環保人士於年三十晚及年初一朝早,係應該放假及陪家人。基本上,支持環保的人,或在環保機構任職的人,每一天也要在生活上、在朋友間、對住政府商界,要為到過渡的消費主義,去「執手尾」,去回收,去分類。新年給我們休息下,都得掛……

但剛巧一年一度製造最多垃圾的大型活動,數十個大大小小的年宵,就在這時進行。

去年有班環保素人「睇唔過眼」,開左個頭,震一震社會及政府個腦,揭露了(雖然大家都知)年宵的超恐怖丟棄垃圾及商舖棄貨的情況。

而於是政府的環境運動委員會,就招標四個綠色年宵試點計劃,環保觸覺有幸中了荃灣的綠色年宵計劃,叫做有一點資源。除左荃灣、觀塘、元朗及長沙灣外,其他場就要義工「食自己」捱義氣了。

每一位在年三十去年宵通頂分類的朋友,絕對是可敬的傻瓜。除了上述四個場可能有一點車馬費,其他場都應該是義工了,但面對是源源不絕的棄貨,包括年花、花盆、公仔、食品,包羅萬有。大家要在最短的時間分好類,然後給市民取用,或配對給已答允的機構。大家亦不介意污穢,在垃圾桶挾出有用的物資。大家今年好醒目,帶備手套及鐵夾。

而政府(場主為食環)有一點是要批評,就是開始清場及清潔的時間。聽到各區義工的意見,食環於7至8點鐘就開始清場洗地,最多酌情給予半個鐘義們去「散貨」,眼白白見到好多有機會回收及分享的物資,給食環外判工人丟往垃圾桶。大家於7點前後,爭分奪秒最後衝刺,救得幾多得幾多。

誠然,荃灣的檔主都算不錯,因為環保大使們日日提醒,要盡量拎走貨品,就算交予我們都要自己推過去「資源共享區」。但相信仍然有相當多的檔主,分佈於各年宵,都係「拍拍蘿友」就走。其實,環保的責任絕對應在檔主身上,不能外判至環保義工身上﹗

我認為下年每一個檔主應先交一個金額的按金,最後離場時要清理好,才可以取回,否則應沒收按金。只有這樣,檔主才會真正意識到,清理現場,是檔主自己的責任﹗

另外,年宵的通宵工作量大,加上體力消耗、厭惡性及失去與家人新年相聚之時間,對於以義務工作形式進行,我實在極大的保留。環保人士實在成日被「佔便宜了」,但因為我們有一份環保的心,所以年宵被「佔便宜」也是做得好開心。但下一年是否仍由義工運作?難道檔主及政府不可以負更多責任?

最後,再次感謝在荃灣年宵並肩作戰的兄弟姊妹及義工,以及在同一時空於各年宵場地搶救物資的朋友,大家都係可敬的傻瓜。

《愚行錄》:從巴士的「批鬥座」講起

這樣的開場實在讓香港觀眾太有親切感了:巴士上的「西裝友」逼令男主角給別人讓座,男主角拐著步離坐,還在走廊上跌倒,在其他乘客面前羞辱了自以為正義的「西裝友」。然而都是戲一場:是非對錯不能看表面,其實看裡面依然無法分辨。

故事以追查懸案的形式展開,導演以緩慢的節奏推進,線索鋪開了,卻不全收回來,看來鬆散,甚至最後謎底也含糊其辭,預期看一齣懸疑犯罪類型片的觀眾可能會失望。但《愚行錄》要說的正是尋根究柢之不可能,而「線索」這回事本身就曖昧吊詭,既隱且顯。

男主角被設定為記者實在巧妙;這種本來要把隱藏的秘密發掘出來的職業,其實也可以掩藏真相。「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是誰人造成?」人們著眼於因果與是非,卻忽略了解釋往往也是掩飾。

對照一下原名《愚行錄》與英文名Traces of Sin,暗示愚蠢的行為與罪惡的人性是一體兩面。然而太強調人愚蠢的一面,有否忽視犯罪者責任之虞?戲中最不討好的角色,攻於心計,玩弄感情,卻是最能代表社會大多數你我他的人--他們只是盡力在階級社會中向上奮鬥而已--正是兇案的受害者。相反,犯下按常識所定義的「罪惡」的人,卻正正是引起觀眾同情的主角,使人情感上難以批判。不過創作者並非宣揚甚麼「大愛」與「包容」,而是讓觀眾看到這個可能性:即使愚行/罪惡之網絡張開,我們卻仍然無法找到追究道德責任的入口。

有一說法叫「結構性的罪」,罪人也是受害者,一個人犯錯背後總有其錯綜複雜的因由。然則都是社會的錯?但社會亦由人組成,孰雞孰蛋難以分辨。罪惡是一面鏡,人陰暗的心理結構映照著殘酷的社會結構。犯罪有情有可原;生為富二代不是原罪;用盡手段上流亦是常情。似乎人人都有錯,人人都錯唔曬。死者和兇手的行為與遭遇缺乏普遍性,《愚行錄》終究不盡是讓觀眾對號入座的社會隱喻圖。然而這故事猶有深刻的寓意:查案也好,研究社會現象也好,追尋「真相」若是為了「對症下藥」,終是徒勞。沒甚麼可以改變,不論是殺人者還是被殺者;更絕望的是,不是富人,下一代連生存也不能。

(刪節版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7年9月5日)

法國不可以思議事件:係市場雕像門口掛底褲 全國做偵探?

Poligny – 當地市中心廣場有人突然掛底褲,但警方都表示查唔到係邊個做。 居民表示,連續兩個星期都有人係市中心嘅雕像度拉繩,晾出唔同底褲,有孖煙通,有三角褲。 成個法國做緊網路偵探,有人覺得係抗議附近嘅公園興建計劃。 法國西報

The post 法國不可以思議事件:係市場雕像門口掛底褲 全國做偵探?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警告數位貨幣風險,說傳統資產仍是最安全的投資

本文獲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

以太坊網絡(Ethereum)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在推特上再次警告數位貨幣的投資風險,表示「傳統資產仍是最安全的投資」,並建議不要投入「不在自身承受範圍內的錢」。

以太坊創始人 V 神警告數字貨幣風險,稱“傳統資產仍是最安全的下注”

與其他鼓吹區塊鏈數字貨幣的人不同,V 神則顯得非常“清醒”,他希望投資者要識別數字貨幣的風險,不要在搞不清楚狀態的時候對超高收益率產生幻想。從他的推特上看,這不是他第一次發文警告數字貨幣投資者。儘管,以太坊是全球市值排名第 2 的數字貨幣,在過去一周,價格上漲超過 20%。

V 神的評論也反映了全球監管機構的觀點,他們不希望投資者在新興資產上冒險。

回到去年 12 月,在全球數字貨幣價格漲到史無前例的高位時,他曾對市場的不成熟表示憂慮。他發文稱:“包括以太幣在內所有加密貨幣社區的人都聽著:需要注意,帶著數千億美元的數字紙上財富到處炫耀,和為社會做些有意義的事情之間是有區別的。”

以太坊創始人 V 神警告數字貨幣風險,稱“傳統資產仍是最安全的下注”
作為數字貨幣領域最資深的人士之一,V 神的角色和影響力對市場的發展至關重要。比起數字貨幣的價格,他更關注的是項目本身。

據外媒 16 日報導,一項由 6 家 ICO 公司聯合推出的捐贈計劃,將通過以太坊社區基金,把 1 億美元用於投資以太坊網絡的優質項目。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將以顧問的身份參與其中,這也是以太坊網絡上的競爭者第一次以合作的姿態推出基金計劃。

該基金的網站上寫道:“這個計劃將作為永久的財務基金來建立,以支持和援助建設重要的開源基礎設施,工具和應用程序的項目。

這篇文章 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警告數位貨幣風險,說傳統資產仍是最安全的投資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載著 Starman 的 Roadster 跑車,現在有追蹤的網站了!

本文獲合作媒體 ifanr 授權轉載。

SpaceX 的獵鷹重型火箭已經在 2 月 6 日成功發射並回收,它的發射成功,意味著馬斯克離他的目標星球火星又進了一步,也意味著人類距離登上火星的那一刻更進了一步。

除了火箭本身,那輛載有身穿太空裝 Starman 的第一代 Roadster 跑車,也是人們到現在都還會談論的對象。

安裝在 Roadster 上的幾台攝影機所拍攝到的地球影像,實在令人難忘,就像 Starman 駕駛著飛船,代表這全人類開啟了一段新的宇宙探索旅程,而地球則在身後守望著他。

Starman 和 Roadster 最終將航向宇宙深處,正式同我們告別。

從獵鷹重型火箭發射那天起,就有不少人想知道 Roadster 跑車正在或是即將飛向哪裡,NASA 當然知道,但它肯定懶得搭理你。

不過,現在有一個名叫 Whereisroadster.com 的網站,可以告訴你 Roadster 跑車和 Starman 現在在宇宙的哪個位置。

這個網站由一位名叫 Ben Pearson 的工程師創建,他並非一位天文工作者,僅僅是一位太空愛好者。

而 Pearson 也是在聽到人們的訴求後,決定自己建立一個網站供人們追尋 Roadster 的軌跡。

如果你也想知道 Roadster 跑車飄到哪裡了,現在就可以打開 Whereisroadster.com 查看。

Whereisroadster.com 中的運行軌跡來自 NASA 的開放數據,現在 Roadster 跑車已經飛到太空距離地球三百多萬公里的地方。

按照原計劃,這輛車應該飛向火星的軌道,但實際上它飛得比預設的遠了一些,超出了火星的軌道,而這與馬斯克最初的測算也並不一致。

在經過核實後,Pearson 發現他所模擬的運行軌跡是正確的,而馬斯克的模擬測算則出現了小小的偏差。

The Verge 在採訪 Pearson 的時候,作為馬斯克粉絲的他表示:

當我知道我沒有計算錯誤的時候,我感到很欣慰。我非常敬佩馬斯克,因為人們總喜歡說這是不可能的,而他卻總是能想出辦法讓它成為可能。

另外,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是,經 Pearson 計算,大約在 2091 年的時候,Roadster 跑車很有可能將會運行到離地球最近的點。

到那個時候,如果還有沒登上火星的特斯拉狂熱者的話,就可以站在地球上好好的觀測一下這輛在幾十年前開啟人類探索宇宙新旅程的先驅了。

這篇文章 載著 Starman 的 Roadster 跑車,現在有追蹤的網站了!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MOSHI MOSHI BOX推薦!東京車站的6款伴手禮

只要去東京旅遊時,一定很多人都會利用到東京車站。這裡有太多伴手禮店了,讓人不禁煩惱到底該買哪個才好呀。 這次要介紹的是,由旅行愛好者的MOSHI MOSHI BOX原宿觀光服務處介紹,能夠在新幹線和電車等交通方式完備的東京車站附近購買到的伴手禮!   西班牙人工作人員・Ruki的推薦「花瓣果凍蛋糕」 Yuriさん(@yuri.pf)がシェアした投稿 – 8月 22, 2015 at 10:02午前 PDT 作為伴手禮送給喜愛花的女孩,對方一定會很高興! 利用食用花製作,可…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