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聯手 Facebook 推行 5G 技術,都會地區將擁有更高速穩定的上網體驗

原文來自 mashdigi,INSIDE 授權轉載。

Qualcomm 稍早宣布,將以旗下 60GHz 頻譜技術開發的多節點無線系統與 Facebook 攜手合作,協助推動 Facebook 針對密集上網的都會地區所推行 Terragraph 技術 ,讓更多人能獲取高速、穩定的上網體驗。此外, Qualcomm 也將針對小型基地台 (small cell) 與無線寬頻中段設備提供 5G NR 解決方案 FSM100xx,藉此推動 5G 連網技術應用。

針對 Facebook 先前針對密集上網的都會地區所打造 Terragraph 技術, Qualcomm 表示將以旗下 QCA6438,以及 QCA6428 系列的 pre-802.11ay 通訊晶片組整合其技術,讓連網設備能以未授權 60GHz 頻譜開發 60GHz 毫米波連接方案,同時也能以固定無線存取形式提供穩定且高速的無線上網體驗。

Qualcomm 與 Facebook 預計在 2019 年中測試此項解決方案,藉此成為 5G 網路連網應用技術其中一項環節。

另外,針對 5G 連網應用相對重要的小型基地台與無線寬頻終端設備, Qualcomm 也宣布推出藉由 5G NR 技術設計的解決方案 FSM100xx,將提供以毫米波、6GHz 以下頻譜藉由 5G NR 技術串接服務,讓小型基地台與無線寬頻終端設備能無縫銜接傳遞連網需求。

這篇文章 高通聯手 Facebook 推行 5G 技術,都會地區將擁有更高速穩定的上網體驗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史上最萌勢力「卡娜赫拉的愜意小鎮特展」台北好評展出!今年暑假將再次擄獲粉絲的心

千呼萬喚始出來!卡娜赫拉的小動物將在今年6月在高雄舉辦「卡娜赫拉的愜意小鎮特展」台灣第二站啦!蟬聯日本超人氣貼圖王的「卡娜赫拉」(Kanahei)首座大型個展,海外首站台北之後將前進高雄,萌萌的P助(Piske)與可愛的粉紅兔兔(Usagi)邀請大家漫遊於愜意小鎮中,來趟最療癒的魔法旅程!
 
 
窺P助與粉紅兔兔的誕生過程

日本插畫作家「卡娜赫拉」(Kanahei)因粉絲的詢問而投入貼圖創作,可愛又實用的貼圖不僅日本人愛用,在台灣更是超人氣。其筆下就以P助與粉紅兔兔最為人…

蘋果、微軟加入智慧語音助理大戰,不願落後 Google Assistant 真人表現

原文來自合作媒體 mashdigi,INSIDE 授權轉載。

就在 Google 強調讓 Google Assistant「說話」聲音 更加自然 ,同時在互動表現也將更擬真之後,包含蘋果、微軟似乎也計畫讓旗下數位助理服務變得更貼近真人反應。

從去年推出搭載 Siri 數位助理服務的智慧喇叭 HomePod 時,蘋果便曾透露未來將使 Siri 更貼近真實使用需求 ,同時也計畫讓 Siri 與人互動更加自然。而在稍早不少人向 Siri「提問」有關今年 WWDC 2018 事宜時,Siri 大剌剌地透露將會變得更加聰明之餘,更準備換上全新聲音。

此外,Siri 更暗示即將擁有一個「新家」,或許意味蘋果將在 WWDC 2018 期間揭曉全新 HomePod,或是另一款結合 Siri 應用的產品。

除了更新 Siri,以及可能推出新款 HomePod 之外,相關消息也預期蘋果將同步更新換上全新處理器規格的 MacBook 系列,以及新款 iPad Pro,但是否同步揭曉傳聞中的 iPhone SE 2,目前還很難確定,不過包含 新版 iOS 12、macOS 10.14,以及 watchOS 5 與新版 tvOS 預期都會宣布眾多更新消息。

而同樣因應 Google 讓數位助理服務變得更貼近真人反應,微軟稍早也確定收購 2014 年創立的 人工智慧技術新創團隊 Semantic Machines,或許將使 Cortana 在對話式理解互動情境中,藉由機器學習方式呈現更自然且容易對話的互動表現。

在此之前,微軟其實已經透過與 LINE、Twitter 等社群互動軟體合作,讓 Cortana 以聊天機器人形式持續學習人類實際互動對話,同時在中國地區更以「小冰」學習包含中文在內語言,甚至進一步推廣到更多地區學習互動,總計累積超過 3000 億次對話規模,使得微軟日前宣佈 Cortana 已經能夠實現雙重語意感知的對話理解能力。此次收購 Semantic Machines 則將能使 Cortana 有更自然表現效果,並且降低過去數位助理功能相對冰冷的對話情緒。

不得不說,Google 在今年 Google I/O 2018 期間宣布採用新版 Duplex 技術的 Google Assistant「真實」互動表現,確實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同時也讓許多數位助理服務競爭對手開始著手讓旗下服務功能更加自然。

但數位助理變得更「真實」之下,或許也將帶來更大隱憂,例如使用者可能要開始提防電話另一端是否為真人,或是機器應答,因此 Google 稍早也承諾將使貼近真人互動反應的 Google Assistant 在開始對話前,將以特定方式 讓使用者了解並非與真人對話

這篇文章 蘋果、微軟加入智慧語音助理大戰,不願落後 Google Assistant 真人表現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左翼的自由與道德初議

今時今日,在香港以至世界各地,說起「馬克思」、「共產主義」都是非常趕客的。與其講左翼思潮,不如隱去這些大招牌,好好講實存的社會問題、抗爭手法,或許更容易說服他人。但今年適逢馬克思200年誕辰,筆者至少想寫一篇關於左翼道德的文章,就讓見了「左」沒有立即想到「膠」的朋友,獨享我以下的書寫。

近年提起「政治的道德」,難免令人想起周保松或他主張的自由主義。而我不止一次以周保松為對象,厚著臉皮借題發揮去討論「和平、理性、非暴力」以外的可能。但由於學力所限,始終沒有正面提出左翼道德之所本。今日趁著一些討論,一點意氣,去嘗試寫這樣的題目。

左翼的道德,或說真正的道德,就在於人生的不朽(immortality)。不朽是指人生在世,要留下在世上的痕跡,要此生不枉過。兩個關鍵的概念,分別是「世界」、「人生」。

世界一方面指自然世界,山河大地,一花一草一木,是為人類生存的背景,也是我們創造人文世界的材料;另一方面是人文世界,知識、科學、文化、藝術、愛的世界,是為動物以上,上帝以下,由人所建構,稱得上真、善、美的空間。自然世界在人類存在以前、消失以後,都一直存在,也沒有朽壞的問題。人文世界,則有著人類的歷史。

人的肉身會朽壞,但人的精神和價值,可以一直在歷史中存在,成為不朽。佛陀、耶穌、孔子,故然是不朽。同時一代又一代富有理想與愛,將他們的精神貫注在真善美等追求的人,讓我們記起,甚至記不起的人,不論是革命家、文學家還是盡心愛自己子女的媽媽,也是不朽的。這刻實存的所有文明與價值,全由以往所有世代中貫注自己精神於世的人而成就,為此,「不朽」一方面是最精神性的,同時也是最物質的。當下自然世界的狀態與人類生存的處境,包括科技、建築、器物,不單是文明的載體,也是文明本身。

人生,就是個別的人貫注自己精神於自然與人文世界的奮鬥。生命有物質的基礎,動物性一面。我們吃喝睡覺拉撒,是自然生命循環的一部份。人有這麼一個「自我」,是自主自發的,不受自然生命所驅動的,可以透過實踐,作用於世界,得以展現。這種實踐自主、自我的活動,就是自由。世界是實現自由的舞台,也是讓精神留下腳印與痕跡的所在。

以上所論,與承傳自康德的自由主義並沒有太大差別。尤其以實踐自主自我為自由,其實是自由主義的核心。而自由之可貴,因為那是體現我之為我,建立我與世界之橋樑的關鍵。沒有實踐自主與自由,就如自然生命一樣,在世間不留半點痕跡。理想,也就是自由自主在世界的實現。牟宗三常言儒家是理想主義,意思是儒家追求的是這種自由自主於世界的實踐。

左翼所講的,更多是精神與物質世界的關連。左翼完全接受人生精神的一面,只是強調精神的實踐必定要體現在物質的世界。沒有純粹懸空的精神,只有透過物質世界具體的存在,精神才成立。例如說,愛作為一種精神,並不只能口頭說說,必須做出來,在世界上有顯現。

這種精神與世界的結合,構成一個後果,就是自由的實現一定面對種種的限制。因為世界並不是輕易隨精神改變的。世界既是自由的舞台,也是自由的條件和限制。我們能有多少自由,實踐多少精神,在於世界容讓我們實踐多少。不過,自然世界可以被人類活動改變,而人文世界則由人類的歷史構成。事實是人類的精神一代又一代地創造和衝擊我們的世界。世界之所以是我們實踐自由的場所,不朽的所在,正因為它能與精神互動,構成歷史。就像在毫無重力的太空,沒有所謂前行,只有在地球上,有著重力的牽引,我們才能邁步。

明白了這種世界與人生的關係,也就好容易明白左翼的一個任務,就是開拓人類的自由。因為人的精神實踐需要許多條件,左翼的理想就是讓更多人的精神有實踐的條件與可能。在今日資本主義社會中,人成為勞動者,為了自然生命的存續,為了搵食,就耗盡了時間。為了搵食以後的休息,又將僅有的閒暇用以消費。尚餘多少時間和空間,讓人去實踐自己的精神,作用於世界呢?「自我」並不像想今晚食乜餸一樣自然想到,而是需要許多時間和空間去探索,我們的社會卻充斥著種種壓迫,沒有足夠的機會和條件去令每一個人都充份發揮自由,唯有搵食依舊艱難,或曰,越來越艱難。

而勞動,其實有著比搵食更廣的意義,不單純是為了薪金和維生的。勞動應該是可以創造價值和文明的。今日還有少數會讓勞動者愛上的工作,如記者。他們的勞動同時是搵食,也是自由的實踐。當然在資本主義下他們要承受代價,就是薪金不合理地少。這年代,人要實踐自由和理想的工作,不免要承受更多不合理的對待,例如薪酬比同學歷要求的工作低,又常因而被批評為「不思進取」,彷彿只有機械式的工作、賺到高收入才是「進取」。

左翼重視所有人成就自由的條件,我們生活在同一年代,面對同樣的科技和文化水平,可以共同建構一個社會、人文世界,可惜的是現時我們實踐自由的條件在極大程度上被社會制約。以現時世界的生產力,我們大有條件增加所有人的自由。我們不應該被怎樣買樓困擾前半生,然後化下半生供樓,只為想與自己心愛的人有一個300尺的居住空間。我們不應該因為MPF沒可能足夠我們退休,所以靠投資炒賣來確保晚年生活所依。我們更不應該為了各種生存的需要而廢盡心神,讓理想與自由變得如火星般離地。安樂茶飯應該是我們生活的基本,而不是像戰亂中的一代,將之看成人生最高的成就。

羅爾斯的自由主義關注的主要是分配的正義。但這沒法完全體現人參與社會、人文世界的豐富面向。人亦不是為了分配的公義而認同民主和法治。人既然生而平等,就有平等地實現精神於世界的權利。而這個世界不只包含政治的世界,也同時包括經濟的世界。經濟就是我們每天化時間勞動生產的地方。我們的勞動既然是精神實踐的關鍵,也應該有完整的機制讓我們有自主去決定共同的經濟生活。這是左翼非常重視的一種自由的實踐。

自由,並不是一個分配和選擇的問題,而是怎樣造就一種社會,怎樣改善現時的政治經濟關係,可以令所有人實現自主和展現精神。社會是人類不斷創造和改革的空間,可以不斷開拓和成就所有人的自由。馬克思曾說「每一個人的自由發展就是所有人自由發展的條件」。世界是為一體,沒有所謂我自己的自由,而是有一個自由的社會,這個社會可以造就每一個人的自由,所以我才得以自由。能夠將所有人的自由連結,成為所有人的責任。或倒過來說,因為我們成就了所有人都自由的世界,所以這是個真正讓所有精神共享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我們都是不朽的。

此文原刊作者facebook。經周保松先生指正,與之討論後稍有修改。唯對羅爾斯文本的理解/誤解、文責盡在作者。

Siri 智慧語音助理要急起直追了?Google 人工智慧副總跳槽到蘋果

原文來自合作媒體 mashdigi,INSIDE 授權轉載。

稍早確定從現有職務退離的 Google 搜尋與人工智慧業務部門資深副總裁 John Giannandrea,在相關報導中傳出將加入蘋果負責帶領機器學習與人工智慧策略部門團隊。

雖然 Google 稍早說明 John Giannandrea 並未離職,但根據 紐約時報 取得蘋果執行長 Tim Cook 向內部員工發出郵件內容,顯示 John Giannandrea 將加入蘋果團隊,未來負責帶領蘋果機器學習與人工智慧策略部門團隊。

而 John Giannandrea 加入蘋果,意味將把過去在 Google 搜尋部門相關經驗帶進蘋果,預期將能使蘋果相關技術有所提昇,特別是在 Siri 數位助理服務發展應用,或許將能更貼近使用者實際互動需求。

在對內部員工發出郵件裡,Tim Cook 肯定 John Giannandrea 預計帶來發展助力,同時也強調將在讓電腦變得更有智慧且具人性化應用時,將同時履行蘋果對於用戶隱私的承諾。 

至於 Google 在 John Giannandrea 離開後,原本職務將拆分轉由 Google Brain 共同創辦人暨 Google 講師 Jeff Dean,以及 Google 搜尋工程業務部門副總裁 Ben Gomes 分別接手。

這篇文章 Siri 智慧語音助理要急起直追了?Google 人工智慧副總跳槽到蘋果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九十後辦「旺角年初一」相展 嘆現場目擊與傳媒報道有距離

(獨媒特約報導)凱撒說自己除了藝術外,便什麼也不懂。「九十後社會紀實」是他與幾個朋友在2012年反國教一役後成立的一個平台,目的是互相分享寫實照片。直至今天,他們仍然持續拍攝並將相片網上發佈,有大火後的南生圍、已被領展收回的樂華冬菇亭、正進行重建的大角咀、高鐵地盤、路邊的拾荒者、街巷人物等。

出版相集《年初一紀事》,完全是他的意料之外。

photo_2018-05-23_12-38-06

初一堅持現場拍攝 靠得近才接近真相

因為著名戰地攝影師羅伯特卡帕(Robert Capa)的一句話:「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夠好,那是因為你靠得不夠近。」驅使凱撒在雨傘運動期間,除了拍攝佔領區日常百態外,也在每逢衝突發生時盡力留在警察防線面前,希望靠得愈近便能愈接近真相。有一次胡椒噴霧瀰漫、警棍揮舞,當時的凱撒並沒有戴上頭盔,突然間一名警察朝他高舉警棍,他本能地別過臉,然後警棍便打在他的頭部側面,隨即被送往醫院急救。

也是因為羅伯特卡帕的那句話,凱撒在一年多後,仍堅持留在旺角的衝突現場,拍攝至天亮。2016年的農曆年初一,凱撒本來只是想延續以往新年的拍攝行動,留在旺角記錄小販擺賣場景及其支援者,萬萬也沒有想過當晚警察與民眾間的衝突一觸即發。「在新聞攝影的角度,這是難得的機會。」那晚屯門良景邨也是劍拔弩張,小販被疑似黑社會人士騷擾,他立即急召本來留在那裡拍攝的一位成員,著他帶同頭盔「飛的」前來旺角一同拍攝。

23-58-40KSD_2581 Jul 24 2016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雨傘運動被「爆頭」的經歷在他腦海裡劃下了一道陰影,因此憶起旺角初一磚頭和玻璃樽橫飛時,他說了很多遍「好驚」,可是為了「靠得近」,他硬著頭皮跨越了這道陰影。

結果衝突不斷升溫,延續了一整個凌晨,凱撒也就一直拍攝至清晨。由於他身份不是記者,留在現場拍攝,往往要面對警方的阻撓和被打的風險,「只好跟記者們待在一起,如果單獨行事便一定會被打。」離開時,他被反黑組警員截停,問他是否有參與「暴動」。不過警員搜過他的背包,發現全是鏡頭和攝影器材,便放他走了。

清晨,凱撒在附近找了一間有電視機的粥店坐下來,便看到政府異常迅速地對外回應,將那晚旺角發生的事件定性為「暴亂」。電視台所剪接的片段,也跟他親眼目睹的情況有所出入,使他十分驚訝。

photo_2018-05-23_12-37-52

旺角初一大半年後出版相集 留住「潮濕的記憶」

凱撒當時從沒想過衝突會演變成那麽「大件事」,碰上這些場面,他只好如實地按下快門,見到什麼,便拍什麼。相隔大半年,在「心血來潮」下,「九十後社會紀實」在2016年10月出版了《年初一紀事》,希望將當晚從9時的砵蘭街至清晨發生的一連串事件,不經刪減地呈現在讀者的眼前,在主流媒體以外提供另一種觀察角度。至於他的家人,則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兒子身在現場,也從來都不知道他出版了相集。

01-44-57KSD_2596 Jul 24 2016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集的最後一頁寫著作家劉以鬯的一句「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事實上,不少因事件而被捕的人在這兩年間紛紛被法庭定罪「參與暴動」,至今檢控、審訊、判監仍未終止。社會上對那個年初一仍眾說紛紜,有的人稱它為「魚蛋革命」、有的人稱它為「旺角騷亂」、有的人稱它為「暴亂」,比較中性一點稱呼就是「旺角大衝突」。或許這段記憶在很多人的眼中是潮濕的,凱撒希望不要模糊了視線,以舉辦相展來還原整個事件,思考前因後果。

記錄片《夏日紀事》:青年參選,一個海闊天空的故事?

凱撒曾經在城大修讀創意媒體,可是覺得課程不怎麼適合自己,成績不好,於是便轉到中大修讀藝術系。儘管如此,他在城大的日子裡學習到一種電影類型叫「真實電影(Cinéma vérité)」,「心血來潮」下,就嘗試以紀實心態拍攝一套關於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青年新政游蕙禎和梁頌恆籌備立法會選舉的記錄片。「那是2016年的4月到9月,剛好橫跨一個夏天。」因此得出《夏日紀事》這個片名。

14
《夏日紀事》紀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青年新政游蕙禎和梁頌恆的選戰(資料圖片:選舉日游蕙禎在黃埔)

記錄片的預告打出一句:「一個海闊天空的故事」,可是這是否一個海闊天空的故事呢?則要由影像告訴觀眾。拍攝期間,梁天琦被取消參選資格,由梁頌恆代表他參選。梁頌恆和游蕙禎當選後,被指就任宣誓無效。其後政府入稟法院,加上受人大䆁法干預,兩人被裁定宣誓「違反真誠莊重原則」,即時失去議員資格。凱撒完全沒有想過故事會如此發展,拍攝到9月時,曾經意氣風發、對未來充滿期盼的年輕人逐漸變得鬱不得志,與凱撒原本所預料的相距甚遠,他坦言不知電影如何「收尾」。

即使記錄片徘徊在「半失敗狀態」,凱撒還是打算把片段剪接好,最後亦找來梁頌恆與游蕙禎訪問,回顧那一年夏天的心路歷程。記錄片將會於相展的第一天進行社區放映。

香港近幾年的政治環境經歷不少變化,身邊不少人為此意志消沉,變得不理世事。凱撒雖然對此有點灰心,但是在他來說沒有放棄紀實攝影的理由,冷靜客觀地找尋真相,總得有人來做,「加上我有這樣的材料,我不做,誰來做?」他沒有想太多接下來有什麼創作計劃,短期內還是想先物色不同的地方籌辦「年初一紀事」巡迴展覽,把相片帶入社區。

IMG_1601
青年新政梁頌恆以 Plan B 身份,代替梁天琦出選新界東

年初一相展
日期:5月27日至6月17日
開放時間:12:00 – 19:00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4樓艺鵠 及12至14樓樓梯空間

《夏日紀事》社區放映
日期:5月27日
時間:19:30 – 23:00

photo_2018-05-23_12-38-08
凱撒

記者:黎彩燕

【文化論政】楊雪盈:無文化視野的土地大辯論

土地之辯,即空間如何使用,即人們的生活可以如何多樣化及在透視何種生活的願景。只是,多變的文化需要卻要面對刻板的土地想像,一味只強調「沒有地」,就只能「貴、細、擠」。那政府只是將一直以來積習的問題一再拖延,,又困於現有的框架及想法下,並未有突破及挽救到整個已收縮/正面臨困境的整個文化環境。

政府文件中,看得最多的是「如何才能平衡發展和xx?」。這裡可填上的字可多了,「文化」、「保育」、「農業」等等。彷彿一切「土地發展」以外的其他,都是窒礙「發展」的罪魁禍首,而我們很多時,也會忽略該這些「xx」本身也有「發展」、「培養」的需要。這些需要,不單是針對土地及空間,更是有關空間的討論,包括現有制度及各式各樣的廣義文化空間等等。這裡不能只以供求為前題,更要打破狹隘的思維,將土地看得更立體。

文件中提到,政府打算以「善用工廈」,並打算延續早前的活化工廈計劃,卻未有對當中的藝術文化工作室有任何著墨。以往較集中的工廈藝術群落,「觀塘工業區」已變為「觀塘商貿區」,新蒲崗更被轉換成住宅區。亦有稱,工廈的規劃用途已放寬,但基本上只限活化過或新式工廈。否則仍需在申請地契豁免用途,方可供文化活動正常使用,只因工業土地的用途仍未放寬。若只能透過活化工廈更新地契,以取得與現在的規劃用途同等的使用定義,可以預想到的是,租金只會直線上升。一直沒有增加過的工業用地,將變成更吸金的商廈。 在活化工廠大廈計劃下,以預留一定百分比作用在空間,其上脹的租金亦成為一種「低於市價」的標準,卻並非文藝工作者「可以承擔」,莫說是當中複雜的空間營運細節,及較高的門檻(參考「青年共享空間」,香港藝術發展局的做法便略知一二)。甚或在變成精品工作室後,成為避過辣稅的炒賣對象。這些措施,長遠而言,根本毫無保障。亦可以想見政府並無考慮市民對於文化質素、生活質素的需要。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諮詢文件(下稱:小組文件)提到,由2010年至2016連活化工廈政策的推行,已批出99整棟改裝的工廈及14種重建工廈的申請,改或土地面積為260公頃,當中近七成改作商業用途。工廠區的面積在香港非但沒有增加,而政府正力推活化工廈2.0。面對不斷地劇烈萎縮的工作室空間,文件帶不出一絲希望。

差不多是基於政府對工廈政策的絕望,我所屬的「文化同行」生出了將廢校及閒置空間改為文化用途的想法。難度在於民間團體並沒有足夠的資源去翻新廢校,由是,政府已推出10億的基金回應。在小組文件中,亦有提到使用閒置土地的方向。然而,適合使用作文化空間的校舍不多,而且競爭激烈,再加上變數極大。若非有較多行政資源的組織,將較難以之作為考慮,同時,這些大多數位置亦不便利跨區交通,卻便利於本區的特質,亦在某程度上為該地點的用途及面向對像設限。但卻是一個值得嘗試的多元管理模式,能適應不同文化空間譬如是工作坊及墟市的需要。部份校舍荒廢多年,但絕對要重新發掘及運用的可能性,當中亦不乏具有文化歷史意義,值得保育。

其中的例子有荒廢多年的大坑衛斯理村,雖是十分具有價值的建築,但其高昂的維修費及保養費卻使人卻步,使之多年懸在地政總署短期租約用地名單中,乏人問津。而在小組文件中,雖有提到同類用地似乎亦可申請財政預算案中的10億預留撥款,但到底如何處置,仍值得關注。

土地大辯論中,「保育」竟完全沒有被提及,卻見在一步一步地規劃中,威脅到如屯門工合龍窰的存亡。該地自從1980年代末,政府已閒置處理。現在政府覓地建屋的方向,更將以往的群組規劃拆散,是極可惜的事。因為培愛學校、柔莊之家及工合龍窰三者均有特別的土地特徵,所以從前會如此設計。現在以插針式將培愛小學的校舍改為住宅,更想改劃將毗鄰此地的龍窯面積納入,以增加地積比,是無所不用其極。雖現在樂見柔莊之家被劃走,但亦可見不理解或者不理會整個小區的發展脈落,甚至在政府早前對於屯門分區規劃大綱圖的改劃,亦不見有對於龍窰多加着墨。由此可見,到底是專責小組中還是政府本身,都沒有對保育有足夠的關注。小組文件的視野極之傾側及失衡,令人擔心。

最後就是公共空間,文中只提及休憩空間不足,只顯得對影響人們生活質素的公共空間和文化生活的刻劃和想像狹隘和刻板。就以近期熱議的旺角行人專用區為例,當中顯示的,是政府在一條街中無力執法,致使當中權力極傾側。試驗計劃帶來的啟示,殺街與否並非重點,但為遏止現在的亂象,應以暫緩,同時政府必須交出確實時間表,跨部門定深入探討行人專用區的使用。然而今次由區議會叫停,甚至做立法會都未有討論,是否部門之間已無須負責?逃避有長遠的計劃,這對於香港多變的文化需要多層次的文化內涵亦未有兼顧。更顯得對文化苛刻,對商業活動極其容忍,簡直是整個香港的寫照。

土地大辯論,不單只論一堆數字,亦不能只口號式叫喊「無地」。一個城市的承載力,各式各樣的需要都需要仔細考慮。「發展」和其他選項不一定有衝突,卻是可能是相輔相乘的必須品。與其將「貴、細、擠」放到封面上,何不將更好的視野,更好的願景與民共議?

作者為灣仔區議員、文化同行成員

文章刊於2018年5月21日信報專欄。本欄逢周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