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QUANTCHOU ZAKUZAKU“的萬聖節限定黑色”黑ZAKUZAKU”登場

冰淇淋專賣店“CROQUANTCHOU ZAKUZAKU“發售令萬聖節季節的氣氛更熱鬧的視覺上黑色和紫芋口味特徴的限定商品,”黑ZAKU”,連華夫甜筒都是黑色的”黑ZAKUZAKU”。販賣期間為2018年10月1日(星期一)至10月31日(星期日)。 ”黑ZAKU”是撒滿由杏仁酥脆糖果做成的花生糖和混合了黑巧克力粉的鬆脆口感泡芙外皮,燒成黑黑的產品。裡面有牛奶蛋糊奶油和用了1比1的國內生產的紫芋混合成的紫芋奶油,與萬聖節的紫色很相配。 ”黑ZAKU冰淇淋”的華夫甜筒和巧克力都是黑色的。好像把生奶油凍起…

嘗試再覓閒置土地安置格力犬 譚俊榮: 任何事情 我哋都有辦法

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聯同社工局局長黃艷梅等人,探訪路環瑪大肋納安老院。有院友及家屬向譚俊榮反映情況時聲淚俱下,非常擔憂500多隻格力犬若安置在安老院旁邊後,安老院將不得安寧。 譚俊榮表示,特區政府得悉安老院的婆婆因擔憂格力犬的問題會影響她們的起居,出現夜不能眠等精神問題,特意前來探望。他形容安老院環境優美,是一流院舍,但見到有婆婆向他哭訴使他感到難過。 被問到經視察後,會否覺得格力犬中心現時的選址不恰當?譚俊榮回應稱,有關部門可以嘗試再覓更好的地方安排格力犬,「任何事情,我哋都有辦法」,他將與有關的司長商量,看看有否其他閒置土地可作為格力犬的臨時安置地。 早前安老院代表及家屬到政總遞信,請求特首崔世安介入煞停計劃,被問到會否建議崔世安親自到安老院視察環境?譚俊榮說︰「我覺得我已經代表咗行政長官,因為都係負責呢個範疇的工作。」他又強調特區政府一直關注長者的福利及健康,致力令長者有更好生活。 安老院負責人葉佩琼修女表示,對譚俊榮的到訪感到欣慰,對事件能出現轉機感到有希望。她說,若500多隻格力犬遷入與安老院相鄰,必定會引起噪音和惡臭等衛生問題,老人家們都喜歡院舍的環境和清新空氣,不願因此被迫要關窗和開啟冷氣。她希望政府能將格力犬安置到其他地方,讓老人家們及這些格力犬都可以安享晚年。        

【取締民族黨】涂謹申質疑保安局理據不足 毛孟靜轟大陸化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今日刊憲按《社團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下午回應事件,民主黨、公民黨和議會陣線均表示反對保安局的做法。民主黨涂謹申質疑,保安局指民族黨危害國家安全的證據不足。議會陣線毛孟靜則批評特區政府管治「大陸化」,打壓異見人士。

涂謹申表示民主黨不支持港獨,只支持言論及結社自由。他認為香港民族黨只是希望引發討論港獨,質疑遠遠未達到國際標準中危害國家安全的原則,此為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未能證明民族黨牽涉實質的暴力破壞國家安全。

涂謹申指支聯會同樣有籌款、舉辦講座、有執委以個人名義參選立法會,又會高呼結束一黨專政,憂慮今日的紅線是港獨,明日的紅線將會不知道去到哪裡。

對於港獨思潮冒起,涂謹申指是因為中共治港者沒有落實一國兩制,沒有給予早已承諾的人權和自由,反而以法律壓制和打壓異見人士。他希望中央檢討20年來的治港策略,才能將港獨思潮減退。

IMG_7578
(左起)議會陣線區諾軒、毛孟靜

毛孟靜批評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以帝王姿態發言,「我話你係暴力就係暴力」,質疑其理由牽強。她指參選立法會成為罪名是荒天下之大謬,最終目的是製造更多白色恐怖,「大陸化就係依法而治,但完全唔提法治精神。」毛孟靜斥李家超沒有提出任何實質證據證明民族黨危害國家安全,「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慨嘆香港的司法獨立已遭「玩殘」,「挖空心思,告邊個人都可以。」

身兼民陣副召集人的議會陣線區諾軒認為,取締理由可以隨意套用到不同團體,對結社自由有很大侵害。他憂慮類似打壓情況會接踵而來,「香港種種自由空間會繼續收窄,無辦法回頭,是這個城市的可悲。」區諾軒又指,連《時代雜誌》都形容民族黨只是「聲明黨」,「佢哋做啲嘢其實好有限。」

社民連明抗議 毛孟靜稱參與不屬違法

社民連明早將到到警察總部抗議,有記者問到如果議員參與,會否等同援助非法社團,毛孟靜認為「肯定不算」,指不是財政資助,亦沒有提供場地,只是簡單的聲援。區諾軒則表示如果是違法,多個團體已「一早犯咗」,「我哋七月已經搞遊行,反對保安局取締民族黨,聲援結社自由。」

公民黨黨魁、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表示,雖然不認同民族黨的主張,但批評政府打壓言論及結社自由可恥。

記者:麥馬高

人人在罵大媽,其實是罵同一堆人嗎?

內地人罵大媽,香港人罵大媽。究竟誰是大媽?這個詞何時變得普及?回想過去,我們稱在公共空間表演、操練的婦女為大媽,幾年前,我們也會稱爭着買金器的婦女做大媽,對象不盡相同。「越界華文答問」早前在社交媒體徵集網民關於大媽現象的問題,再在網上搜集資料,篩選整理後,製作以下答問。

1. 「大媽」一詞怎樣冒起?何時帶有貶損意思?

「大媽」一詞早已有之。以往人以「大媽」來稱呼中老年女性,跟「大嬸」相若,譬如「黃大媽」、「劉大媽」。此外,在古代,男人可以妻妾成群,「大媽」一詞用來稱呼元配。

詞語享負盛名,要數到 2013 年。那時發生兩件事。其一,當時國際黃金價格突然插水,內地婦女於是搶購,甚至有說托起金價。《華爾街日報》報導時引進了「dama」一詞,內地社會和財經新聞大量使用「大媽」,尤其是猜測股市有人不理性投資之際。

其二,是即使廣場舞存在多年,卻在同在 2013 年前後爆發。婦女是廣場舞的最大用家,自然是主角。網路和媒體炒起了有關噪音、地方治理、性別、政治、美學的爭論。因為廣場舞爭議多少牽涉素養、公德的爭議,後來當討論到有自私、貪便宜、不顧他人的場面,其他人指控對方婦女無理、無禮(例如買了火車上格臥鋪但強迫要求人讓出下格臥鋪),婦女也會被稱為大媽。

2. 內地大媽舞、廣場舞,如何變成運動,人所共知?

內地的學術圈,多從大媽的成長背景解釋為何產生廣場大媽舞。

在此之前,先要解釋廣場舞的特點:既是團體健身操,又是舞蹈。它是健身操,技術要求低,運動量適合中老年女性。團體操追求大規模,參加者會吸引更多同好,規模逐漸增大。它是舞蹈,需要節拍和音樂,身體也會擺動。跳舞可以展現自我,音樂舞蹈得以維繫群體。

參與的婦女,要麼已經退休,要麼工作沒有很大前景。夫妻和跟子女關係愈見疏離,加上空閒時間較多,產生孤獨感。

她們經歷文革,經歷過集體化時代。中國後來實行市場改革,工作、生活、家庭關係也趨向個體化,跟她們的成長總是格格不入。

廣場舞有助她們建立社交網絡,醫治失落、孤獨感,找回共同存在感,以至重拾集體跳舞的回憶。

另一方面,舞蹈除了找來老歌伴奏,也會找來流行音樂,例如南韓江南 style,為的是追求時尚,證明跟得上潮流。

順帶一提,中央電視台在今年五月播放節目,請來學者闡述廣場舞歷史。在 1940 年代,中共建政前的新秧歌運動,上演秧歌劇,奠定廣場舞蹈的基礎。到了 1990 年代,廣場舞漸成風潮,並由東北流行至南部。踏入廿一世紀,各級政府落力推銷非物質文化遺產,舞蹈是其中一項,而廣場舞掀起熱潮。

2015 年 3 月,國家體育總局、文化部推出 12 套健身操,全國推廣。這更加確立廣場舞的地位。

3. 不少香港人討厭廣場舞大媽,內地呢?

跟廣場舞相關的,一定是噪音滋擾和爭奪場地。當每場廣場舞規模大,音樂聲浪一定會大,容易騷擾其他居民。早於 2013 年 4 月,成都有住宅難忍廣場舞音樂,向舞者扔水彈。不同地方,使出不同招數,放狗、扔糞便,毆打,甚至放高音炮,應有盡有。

在城市公共空間不足時,爭奪、衝突會更明顯。2015 年 8 月,烏魯木齊一個藍球場,有大媽跟想打籃球的青年爭場地,對峙了三個小時,由職員調停。大媽說過往練舞的場地太暗,有成員受傷,故要另覓場地。2017 年 6 月河南洛陽也有青年跟大媽(和大叔)爭場地,雙方最後互相打罵。

其實,隨便瀏覽內地網上討論區,輕易看到年輕網民徵集如何驅散大媽的意見。可以說,市民討厭大媽的氣氛,不是香港獨有,內地也如是。

在知乎,有兩個相當熱門的帖文,提及的大媽特指廣場舞,而是日常生活和總體印象:
如何對付火車上那些買上鋪非要換下鋪的身體健康的大媽們?
為什麼我們討厭大媽?
在業主猝死一事中,《澎拜新聞》也冒起不少抨擊大媽的留言,例如「老流氓不要臉真是無敵的」。
到了現在,稱呼大媽,經常聯繫上盲目投機、衣着老土、不顧公德等概念,印象已經相當負面。

4. 香港何時流行「大媽」一詞?

一向也有人用「大媽」一詞,印象也是負面。例如 2011 年 4 月,有本地藝人的妻子諷刺某電視台高層為大媽,批評她苛待演員。翻查慧科搜索資料庫,普及一刻同樣是 2013 年,報導內地婦女大批來港買金,成為一時熱話。

「大媽」一詞用途廣泛起來,以下舉出幾個常用情境。

一、描述起伏不定的股市,例如「大媽」愛股下挫,或者出手托市。有趣的是,究竟「大媽」是否左右股市的群體,還是只是「股民」的代名詞,難以判斷。

二、報章會稱呼在反對民主陣營人士和機構的行動中,參與的婦女為「大媽」,參與的男人叫「大叔」。

三、跟內地廣場舞類似,即在香港各處唱歌表演,掀起噪音和佔場爭議的「大媽」。

順帶一提,香港一向以「師奶」稱呼已結婚,教育水平一般的基層中年婦女。在今天,「師奶」的指涉對象是本地人,「大媽」是內地人,近期也多了稱呼操內地口音粵語的新移民為「大媽」。

5. 跟內地廣場舞大媽比較,香港唱歌大媽有何特點?民眾有何反應?

街頭唱歌是香港特色,但近年牽起爭議。

大媽通常會聯群結隊演出,而歌曲多是國語時代曲或者 1970 至 1990 年代的香港粵語流行曲。歌唱帶着舞步,吸引不少中老年男士觀賞。廣泛報導的地點有旅遊點旺角行人專用區(現已取消)和鄰近公共屋邨的屯門公園。

爭議根本,主要原因是:
一、聲浪太大,滋擾遊人、商戶和居民;
二、街道狹窄,又沒有適當的管理和輪候制度,眾多表演單位爭奪位置,提高音響聲浪,氣氛愈來愈差;
三、不少本地人批評大媽歌舞表演庸俗,沒有美學可言,跟以往以結他配合歌唱,鼓樂,或簡單雜耍為主的街頭賣藝的氣氛大相逕庭,是拖低藝術質素,破壞街道景觀;
四、不少人直指大媽唱歌的目的只是收取打賞,而且收穫甚豐
五、有報導突顯在公園的表演,女歌者和男觀眾有親匿舉動,批評場地淪為夜總會。由於不少表演者的粵語也有內地口音,本地人和大媽的界線格外分明。

在旺角行人專用區,居民和地區議會多年投訴後,政府在今年八月終於取消行人專用區,但歌舞團就轉移陣地,到其他地方繼續,政府又沒有更進一步的管理措施,衝突沒有解決跡象。

大媽時件也挑起政治矛盾,在此前後,間或市民發起行動「驅趕大媽」,參與者和傳媒也把參加者冠以「本土」陣營名義。反對者對於噪音,街頭管理和美學的矛盾,漸漸轉化成香港與內地文化與政治的矛盾,即她們的表演內容和形式,會取代香港的表演和普及文化,威脅本地人的文化身份。政府不作為,唯有民間自救。

從另一角度分析,街頭歌舞表演在港興起,多少反映港人長期渴求街頭表演,甚至在觀賞期間尋求慰藉。那邊廂,表演者也並非全部是批評者眼中的,專門來賺錢和滿足異性。真心表演的大有人在。正如上段所說,政府本來可以居中協調,嚴加要求表演者遵守規例,控制表演數目和音量。官員失責,場面無人看管,任由矛盾激化,「大媽」的涵義愈來愈差。

參考資料

央視網,2018,《聽學者講講我們廣場舞人自己的歷史
張兆曙,2016,〈個體化時代的群體性興奮———社會學視野中的廣場舞和「中國大媽」〉,《人文雜誌》2016 年第 3 期
姚果飛,2017,《廣場舞形成及其被「污名化」的社會學分析》,陜西師範大學碩士學位論文。

言論結社自由不容剝奪:譴責保安局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之決定

今早政府刊憲,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行使《社團條例》第8(2)條所賦予之權力,正式決定禁止香港民族黨在香港運作或繼續運作。李於會見傳媒時多次重申是基於「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的需要」的原則,並以香港民族黨黨綱、參選決定及於國外宣傳理念等證據而作出此決定。

根據《基本法》第廿七條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是次以「國家安全」等之由取締香港民族黨明顯與《基本法》相違背。更甚,若此例一開,將來政權則可肆意禁止任何視為「眼中釘」的政黨及組織運作,無疑是繼過往將異見者排除於選舉制度後,進一步扼殺存於香港異見聲音的舉動,以「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之名,除異見之實。

而政府一直所言的「國家安全」及「公共安全」,說穿了亦只不過是「政權安全」。任何挑戰甚至有機會威脅政權的思想、言論及行為,皆可被視作破壞「安全」。過往中共亦多次以此之名消滅異見,不少內地維權人士和支援他們的維權律師和市民,只因維護憲法保障的權利,動輒被政權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罪判刑,今次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一事亦是按此邏輯而決定。

我們在此重申,言論及結社自由是開放社會的基石,正如已故美國總統甘迺迪所言:「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我們毋須同意香港民族黨的主張,但必須堅決維護其言論自由。由《公安條例》、已被釋法的《宣誓條例》、即將本地立法的《國歌法》到今天被行使的《社團條例》,高舉「國家安全」之名的各條惡法明顯就是創造特首林鄭月娥所言的「有利條件」,為日後《基本法》廿三條立法鋪路,扼殺港人的思想、言論及結社自由。我們就此強烈譴責特區政府遏制香港民族黨合法行使結社自由的權利,更呼籲香港人不再沈默,共同反對當局扼殺結社、言論自由的勾當。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八年九月廿四日

【反釋法遊行案】押後至11月2日結案陳詞 被告不出庭作供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11月反人大釋法遊行中,社民連吳文遠、周嘉發、陳文威、大專政改關注組葉志衍、盧德昌、香港眾志林朗彥、時任嶺南學生會會長鄭沛倫、周樹榮及林淳軒共9人分別被控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非法集結、阻差辦公、襲警等罪名。

西區警民關係科警長何健成上星期(9月19日)供稱,吳文遠從沒有向他要求警方開放干諾道西一條行車線。辯方今再度傳召何出庭作供,辯方代表大律師郭憬憲從影片中指出,當吳文遠坐上鐵馬,何健成曾跟吳有過一段對話,期間何的手一度指向干諾道西馬路。郭續指,吳就是在這時候向警方要求開放干諾道西馬路予遊行人士前往中聯辦閘門外。惟何否認,並堅稱當時是要求吳勸喻示威者不要衝擊近中聯辦花槽的鐵馬,同時間他的手是指向中聯辦外的花槽。郭續播放影片,指當時根本沒有人衝擊鐵馬,並斥何講大話。何否認。

其後各被告的代表大律師向裁判官黃雅茵表示,被告均不會在庭上作供和傳召證人。

裁判官黃雅茵裁定控方表面證供成立,並宣佈押後至11月2日作控辯雙方結案陳詞。原訂9月26日進行的審訊則擱置。

案中兩名被告林淳軒和香港眾志林朗彥早前分別承認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和參與非法集結,兩人毋須上庭應訊。其餘7名被告均否認所有控罪。

記者:黎彩燕

2018 仙台必買推薦伴手禮10選

來到宮城縣仙台市,除了美味的牛舌與搭配天然美景的溫泉享受之外,你知道有什麼必買的伴手禮嗎?來到這個美麗的城市,一定要好好帶些伴手禮回去做紀念才行,這裡就要為你推薦車站、機場方便購買又獨具特色的仙台必買土產!快來看看要怎麼把美味的牛舌或是毛豆帶回家吧。 01.萩之月 圖片來源 在仙台伴手禮排行榜排名久居不下的,就是這個由「菓匠三全」老舖所推出的「萩之月」。鬆軟的蜂蜜蛋糕包裹著卡士達奶油,做成可愛的圓形造型,所以被稱作萩之月。是仙台市著名的代表性甜點。因為是全國知名的甜點,所以不只是仙台車站,幾乎每個伴手禮…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