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歲北德童逃避家長知道成績逃跑到瑞士?

橋港 – 一名10歲男仔,日前被發現獨自乘坐ICE,進入瑞士。 調查發現佢黎自德國極北嘅悉威何石邦,估計係唔想家人知道最新成績,幫自己訂購咗呢個假期。 係德國國鐵境內最後一段,男仔單獨一個惹起查飛組注意,並報警,最後男子係巴素站被截停,帶返德國,等爸爸黎接。 世界報

米蘭地方體育基金 本地人優先挨轟

米蘭 – 當地一個體育基金備受批評,因為過半留俾義大利家庭,或者歐盟家庭。 條款規定申請嘅家庭,至少父母其中一方係歐盟公民,惹來唔少反對黨表示種族歧視。但地方執政嘅北方聯盟表示要維持本地人係體育嘅競爭力。 共和國報

【文化論政】 鍾進怡、唐健朗:續談香港觀眾拓展工作,藝團該如何以研究自救

在今年6月5日於本專欄刊登的《談談政府的藝團觀眾拓展工作》中,筆者曾提到不論國內國外、規模大小,藝術團體都面對觀眾群減少的問題。因此,對於觀眾拓展(Audience Building)的討論,漸為藝團及政府所重視。康文署轄下的觀眾拓展辦事處,其實早於二零零零年開始,已著手促進藝團和機構間的合作,推行藝術教育活動,以達到推廣藝術、提升市民的藝術認知的效果。不過,筆者同樣留意到,政府雖然投放了資源,但「捉錯用神」,將觀眾拓展簡化為藝術教育與營銷,導致公帑錯付,推行的計劃無以為繼。其實,觀眾拓展不只講求增加觀眾數目,更要強調深耕細作,建構與觀眾的關係,塑造一種社區感,同時要深化觀眾群的文化消費模式,推動藝術生態的進步。

承接過往的討論,本文希望提出研究在觀眾拓展工作的重要性。不單政府,就連一些業界人士,也忽略了研究工作於藝術行政扮演的角色。當然,現時香港都藝團都各自都面對很多客觀問題,例如時間、金錢、人才,要他們兼顧日常運作之餘,還要他們開展研究工作,是非不為也,實不能也。本文希望提出很簡單兩點,第一,根據外國經驗,研究工作對執行觀眾拓展策略幫助很大, 值得藝團嘗試;第二,研究成本不一定高,而政府提供幫助的空間其實很多。

觀眾拓展策略應以研究為本
要拓展觀眾,藝團就要變得針對性,並足夠深入地認識觀眾群,以達至與觀眾建立一種親密的關係。而在走入群眾的過程中,我們要具有研究精神。觀眾研究(Audience Research)的重要性,在於幫助營運者發展觀眾參與計劃時,能建基於一套以知識為本,而非直覺為本的決策方針。

好的觀眾研究,應採用質性研究(Qualitative method),因為觀眾的行為和感受難以用量化方式來深入處理。當中最常用到是聚焦小組(Focus Group)。聚焦小組方式與常見的演後問卷不同,重點不在於採集觀眾對單次表演的意見,或簡單的背景資料(收入、年齡組別等),而是希望透過深入訪談,確切了解觀眾群對藝團的印象、對藝術本身的觀感、觀眾的生活模式等。每次聚焦小組可針對一個獨定的身份群組,如老年人、專業人士、華裔種群,進行一個至兩個小時的訪談。

美國老牌智庫華萊士基金會的市場研究專家卜哈羅博士(Dr. Bob Harlow),在總結10個採用研究式觀眾拓展策略的藝團案例後,撰寫了《帶走猜憶:以研究營建藝術觀眾》(Taking Out The Guesswork:Using Research to Build Art Audience) 一書。在書中,他提到聚焦小組在觀眾拓展工作所發揮的三大作用。第一個作用是了解觀眾。聚焦小組能針對不同類型的觀眾,了解不同因素,比如受訪者對藝術的想法、藝術項目的實際操作因素,如價格、地點、節目長度,以及參與過程中的經驗,如何影響他們的選擇。

第二是宣傳創作,在聚焦小組認清觀眾的需要和口味之後,藝團可以改變原有的宣傳方法,改變「老客人」對藝團的既定引象,同時接觸新的觀眾,吸引他們入場,特別是對於新接觸藝團的觀眾群,可以分析他們對藝團的網頁、宣傳冊子的迴響。在創作方面,亦應嘗試推陳出新,令藝術更「接地氣」。同時也要提供誘因,把新觀眾變成「回頭客」,並深化固有觀眾群。最後是成效檢驗。藝團可就著制定了策略,按時檢討成果,並及時作出宣傳上的修訂。

香港的實況和政府的角色
面對觀眾群減少的問題,觀眾拓展策略會是藝團未來生存的關鍵。無疑,成功的觀眾拓展策略應以研究為本。在研究中,需要有專業的協調人,並準備適當的討論材料;討論過後,也要有專業的研究人員進行資料分析的,以免得出錯誤結論。然而,本港藝團正正面對各種客觀問題,例如人手不足,阻礙他們進行聚焦小組。

觀乎本港眾多藝文機構,能夠較為做到開拓觀眾群、重塑機構形象等目的,有聯合康文轄下數間博物館的大型活動——「博物館節」。當中有針對不同年齡階層設計的主題節目,也有突出各館特色的專題展覽。可惜的是,在欠缺公開的報告的情況下,不論節目規劃背後是否有拓展觀眾的意圖,又或者最終有否達至觀眾拓展的成果,其他藝團都無從知曉,更遑論分享研究成果。

在美國,小型藝團可以透過與智庫或研究機構合作,以分擔成本。比如上文提到的華萊士基金,便設有研究資助計劃,單從2006到2014年,便資助了54間小藝團進行觀眾拓展工作,並提供意見支援和知識傳援,當中很多藝團是第一次進行研究,四組聚焦小組的成本,更控制可於十萬元以下。可見聚焦小組其實不是成本高昂的研究方法, 香港其實不缺研究人才,需要的是人力資源配對, 政府可設立平台和機制,鼓勵跨界別合作,可以促成智庫、研究機構、學府和藝團的合作關係。 第二,政府亦可設立一筆過的研究資助(research grant),為藝團提供小額的資助,供他們聘請研究人員,並鼓勵將研究結果在平台內與業界人士共享。若果政府將文化產業視為未來的重點行業,沒有理由不為藝團提供上述協助。令本港藝文界在面對全球性的觀眾萎縮時,不用受制於人力和資源缺乏,真正做到觀眾拓展,維持本地藝術活動的多樣性、國際性。

作者為鍾進怡(藝術行政工作者)、唐健朗(新媒體outside.hk成員)

原文刊於2017年7月24日信報專欄。本欄逢周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Google 成立新 AI 工作室,培育人工智慧新創公司人才!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雷鋒網 ,INSIDE 經授權後轉載。

Google 最近在 AI 上的動作有點多,月初時它宣布成立新基金 Gradient Ventures,專門投資 AI 公司。而今天,Google 又宣布成立一個新的工作室 Launchpad Studio,為 AI 公司提供其發展所需的資源。

人人生而平等,但創業公司卻生來不平等。AI 創業公司尤其喜歡數據,並想努力獲得足夠的數據,但這往往是他們所缺乏的。新的工作室就希望通過專門的數據集,仿真工具和幫助開發原型產品,來滿足這些需求。

雷鋒網了解到,Launchpad Studio 的另一個賣點,是被接受的公司可以得到 Google 員工的幫助,比如工程師,智慧財產權專家和產品專家。

Launchpad Studio 是 Google Developer Launchpad 的一部分,後者一直在全球範圍內開展加速器業務。據稱,目前 Launchpad 網絡在全球 40 個國家有業務,與 10000 多家新創公司有合作,在全球培訓了超過 2000 名導師。

AI 工作室的想法並不新鮮,有「Android 之父」之稱的 Andy Rubin 就成立了 Playground Global,能為新創公司提供一系列服務,幫助獲得頂尖人才,研發產品,並與大型科技公司競爭。

在 AI 方面,雷鋒網報導過機器學習的大牛 Yoshua Bengio 共同創辦的孵化器 Element AI,已經有了 1.02 億美元的 A 輪融資。Bengio 是最著名的 AI 研究者之一,本身就可以幫助吸引頂級機器學習人才,效果不會比 Google、Facebook 差。

當然,Launchpad Studio 也有自己的人才優勢,比如 Peter Norvig、Dan Ariely、Yossi Matias 和 Chris DiBona 等大牛。不過與 Playground 和 Element 不同的是,Launchpad Studio 實際上不會對公司進行投資。

現在 Google 對 AI 創業公司的支持真是全方位的,有關注早期投資的風投部門 GV(前稱是 Google Ventures),有更注重後期投資的 Capital G(前稱為 Google Capital),有專注 AI 的基金 Gradient Ventures,有 AI 公司最不可缺少的雲計算平台 Google Cloud Platform,還有如今的工作室。如果真被 Google 看上,資源應該是不缺的。

現在 Launchpad Studio 已開放申請,Google 沒有對公司規模作規定。不過工作室現在只在舊金山有地點,後續會在紐約、多倫多、倫敦、新加坡,甚至是以色列等國家和地區設點。

這篇文章 Google 成立新 AI 工作室,培育人工智慧新創公司人才!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YMCA營地導師變假自僱 團體抗議批剝削青年

(左起)街工郭文浩、工黨主席胡穗珊、香港廚師聯盟主席吳志輝

(獨媒特約報導)街坊工友服務處近日發現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YMCA)將更改營地導師的聘用模式,由兼職合約轉為自僱合約,令導師失去強積金及勞工保障。今日(7月27日)街工聯同香港廚師聯盟、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民連及左翼21成員到青年會總辦事處抗議,並進行會面。

街工勞工組成員顏烈封於會面後指不滿意結果,青年會僅表示會檢討人事政策,沒有提出實質內容。他認為面對眾多導師反對,青年會應考慮將繼續採用兼職合約,而非花時間討論如何實行自僱形式。顏烈封指會繼續監察青年會,於網上發表文章及設置街站。

青年會:導師可選擇是否簽約

顏烈封於會面前表示,曾致電青年會人事部查證事件,卻收到回覆指青年導師可自行選擇是否簽約。顏烈封批評青年會枉稱社福機構,又指2000年政府推出一筆過撥款,當時青年會與街工一同拒絕,今日卻以無良僱主的態度面對勞工,令人遺憾,望青年會承擔作為社福機構的責任。

街工勞工組譚亮英表示,自僱合約令勞工失去強積金及《僱傭條例》保障,工傷、職業病等將不獲賠償。譚指,自僱合約亦令青年會與營地導師變為合夥關係,營地導師有機會承擔活動發生意外的責任,如早前有足球訓練營參加者受傷,需要施手術,事後訓練營的導師亦被追究。他指營地導師需負責帶領繩網、攀石、射箭等危險性高的活動,若再需承擔活動責任是難以接受的。

街工郭文浩曾在其他社福機構任青年導師,指因工作關係常面對安全問題,自僱形式實際上是將責任推卸予青年導師,直批青年會逃避法律責任,「好無恥,好無賴」。郭文浩又相信行內存在很多類似問題,只是未有同工揭發,指這些問題需被正視,同工不應啞忍。

27
街工譚亮英(中)

假自僱剝削青年權益

工黨主席胡穗珊表示,事件屬假自僱,營地導師並不會因為活動的收益而增加收入,仍然是以工作時間計算酬勞 ,而工作時間、設施、場地均受到青年會的指示和限制。胡指責青年會以青年服務為主,卻帶頭剝削青年,透過假自僱的方式欺騙導師。

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理事陳虹秀提到,有僱主以自僱形式聘請個案工作社工,但個案複雜、時限不一,若社工決定離職,個案難以跟進,因此這同時也是服務使用者的利益問題。

社民連成員陳文威表示,香港經濟發達迅速,政府亦以低失業率為榮,但普遍勞工正面對就業零散化,很多工地均聘請臨時工,若工友不慎受傷的話只能靠「人情」去幫補。陳文威批評現時很多僱主只考慮將利潤最大化,罔顧工友安危,而政府亦無措施去避免情況發生。

39
團體製作竹札的「羅馬水炮」,寓意將責任還予青年會。青年會協調幹事蕭婉玲接收了請願信和「羅馬水炮」。

記者:李瑞裕

參加祭典一定要浴衣!為您精選出都內5家浴衣出租店

說到日本的夏天大多讓人聯想到煙火大會及盂蘭盆會,當天也一定會看到車站有許多人穿著浴衣。看到這麼可愛的浴衣是不是自已也想在今年穿看看呢? 這次為大家整理了在都心內也可以借到浴衣的店家喔。   1:新宿車站 VASARA 和服出租店VASARA除了提供浴衣租借外也會幫客人穿戴,在新南口閘口附近推出夏季限定門市。只要在這裡租借浴衣還可以免費幫你穿戴及梳髮,另外和男朋友一起租借的話還有折扣喔♡商品也可以幫你宅配到家,沒有時間到現場挑選的話可以在網路上選擇喜歡的款式。 ▶店舗資訊 VASARA 地點…

7/28星座點點名:上班上課不踩雷!12星座每天1分鐘掌握明日須知

明天上班會不會踩到上司的雷?明天上課會不會被老師釘?生活上有那麼多眉眉角角需要注意,這些地雷就讓妞新聞幫你避開吧!妞新聞每天提供「每日星座運勢」,由專業星座老師「米薩小姐」來替各位指引迷航!
 
 
 
【7/28運勢】
 
 
7/28氣場強大妞:TOP1 天秤座TOP2 水瓶座TOP3 摩羯座
 
 
牡羊座:

明天有勇氣敢與人不同,也沒有耐心循規蹈矩,適合做些新的接觸嘗試,會發現好玩的讓妳升起挑戰慾望。

【佔旺清場】被問是否偏離一般拘捕程序 警稱「唔記得」

(獨媒特約報導)佔旺藐視法庭案今日(7月27日)續審,控方傳召拘捕被告麥盈湘和朱佩欣的警員作供。當日負責押送麥盈湘的警員彭展程對多番追問,例如當時被告身上有沒有相機、正常程序應不應該沒收電話等,一概以「唔記得」回應。

無沒收電話及登記財物

駐守灣仔分區的警員彭展程當日負責押送麥盈湘,他指當日與3名警員組成小隊,聽從1名警長指揮,參與清場行動。他當日穿著便裝加黑色背心,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潘熙在庭上播放片段,要求彭認出自己身處的位置,和將被告麥盈湘帶上警車的女警。惟程指當時自己在鏡頭外,亦未能認出拘捕麥的警員。

片段中可見麥身上掛著一台相機,但彭稱忘記當時她身上是否掛著相機。潘熙問及麥身上有沒有手機,彭表示「唔記得」。他指平時拘捕疑犯,的確需要沒收手機。潘熙追問沒有沒收麥的電話,是否偏離一般做法,彭只一再回答「唔記得」。

潘熙續問,麥的隨身背包內是否有一支長鏡頭及筆記本,彭又再表示「唔記得」,但承認一般將犯人帶到羈留中心時,需要登記財物,而當日卻未有登記麥的隨身財物。

另一名控方證人探員文煜航,同意麥口供詳細,過程亦相當合作,有問必答。辯方詢問文煜航是否知道麥盈湘當時為香港獨立媒體網的實習記者,只是沒有記者證。文表示知道,但未有求證,約在2014年12月已調離當時所屬分隊,離職前未展開相關調查,沒有參與後續調查。

警口供與影片有出入

第三名證人、女警長陳美玉於案發當日拘捕麥盈湘。陳在庭上作供,描述拘捕麥的過程,當時陳在惠豐中心對出看到麥站在示威區內,並企圖衝入警方封鎖線,陳上前拉著被告,叫「唔好再衝啦,警察做緊嘢」,但麥未有理會繼續衝前,於是作出拘捕。

潘熙在庭上展示當日拘捕麥盈湘的情況,指當時麥在黃之鋒、黃浩銘附近,當警方衝上前展開拘捕時,不排除麥是被人推前而非自己衝上去。陳美玉不同意,表示警員拉著麥時,麥依然有掙扎,「好明顯睇到佢係自己衝上前阻止警方拉人」。潘熙續指「但你口供唔係講阻止拉人」,陳回應「總之係衝擊封鎖線啦」。

潘熙指出,陳的口供指當時麥身穿灰色長袖格仔衫,但片段中麥身穿白色短袖間條衫,陳承認可能口供寫錯,但肯定是被告。其後潘問到「會唔會當時太亂當日衝入防線嘅唔係我當事人?」陳表示「肯定係佢」。

示威者嘗試離開被推回馬路 警員否認

第四名證人、女警長龔思琪於案發當日拘捕朱佩欣。龔思琪行動當日身穿深藍色制服、黑頭盔,於山東街候命,當時與朱佩欣相距2至3米。辯方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盤問時播出當日片段,指出當時朱佩欣在警方向前推進後,想向行人路方向離開,但被約6名警員包圍、拉著衣物,使朱無法離開,甚至跌到。其後播出另一角度的片段,駱指當時有示威者想向行人路方向離開,但行人路上有一名警員將示威者推回示威區。龔思琪否認,表示當時有向朱作出勸籲要求離開現場,但她沒有理會,於是作出拘捕。

記者:盧芷晴、鄧家琪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