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珍尼亞議員 堅持立法禁止青少年口交肛交

維珍尼亞 – 當地州議員一度通過「違反自然罪行條例」,將任何把性器官接觸其他人的口或肛門,定爲刑事罪行,但立法被最高法院裁定違憲。 但共和黨議員Thomas Garrett堅持繼續提案,要求立法禁止青少年口交肛交。基本上法律正文和此前被廢除法律相近,唯獨是豁免在私人地方的成人。因此這次修法被認為是針對青少年。而縱使法律專家持相反意見,但Garrett聲稱,若果青少年兩小無猜口交肛交,應該不受其草案影響。 合廷頓郵報

民主黨須立足公民社會、不該和其他泛民變節

孩子考試不合格,父母問他為何不好好溫習,若果孩子回答:「今次不止我不合格,還有其他同學不合格!」相信,天下沒有父母會對這答案「收貨」的,大多會教訓「好好溫習應付考試係你的責任,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成績負返自己責任,無得賴!」

這是筆者昨天出席城市大學「邁向普選政制」研討會後、思考了兩天的結論。

‪‎民主黨評論團‬連日動員關注真普選的黨友和支持者出席研討會,向民主黨‬提出「民主黨為何可以忽視公民社會的訴求,可以支持一個沒有#公民提名 的普選特首方案」問題,可惜昨日講座超時,主持臨時取消了台下發問,改為台下發言──即講者可以自行選擇是否回答。筆者雖然在發言中表示了疑問,惜民主黨單仲偕未有直接回應。

然而,真正焦點,並非民主黨怎回答這問題(其實從上周強調「非缺一不可」,大致都猜想到答案),真正焦點是其他回應筆者疑問的嘉賓之答案──工黨、教協立法會議員葉建源都異口同聲表示,現階段是會支持公民提名,但亦預料中央不會接受,而假若中央最後真的不接受,提出一個沒有公民提名的方案,亦未必在議會投票否決──換言之,他們也是「非缺一不可」!(計計數,若建制派加上他們的票,已經足夠通過任何方案了)

至於另一出席者、公民黨梁家傑沒有發言回應,但在筆者發言表示「假若中央提出一個沒有公民提名的方案,在座各黨派會否在議會否決呢?」的時候,坐在台上的梁家傑突然向筆者笑笑──筆者的感覺是,梁家傑聽了一個覺得很好笑的問題,所以不期然笑了出來。綜合公民黨先前言論,再加上其主席余若薇今日接受電視台專訪的言論,筆者認為,即使一直力倡公民提名的公民黨,也不是斬釘截鐵認為「缺一不可」,為日後投票取態留了活門。換言之,除了明言「非缺一不可」的民主黨以外,‪真普聯‬內其他成員,其實也並非真正「缺一不可」!

上周記者會風波發生後,民主黨內已有成員提出一種論調:泛民其他黨派都唔係一定堅持公民提名,只不過無講到出口,其實民主黨跟大隊咪得,班高層駛咩咁老實,連心果句都講出嚟!(當然有原因,但本文無篇幅解釋)。筆者深思了兩天,最後得出文章開首的結論:「好好溫習應付考試係你的責任,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成績負返自己責任,無得賴!」即使其他泛民口不對心,最後會放棄公民提名,這就交由被他們出賣了的選民,在下次選舉選擇是否懲罰他們,自行負上政治責任吧。民主黨只應該考慮的,只有一點:從民調、元旦電投等顯示,公民社會最大的共識是,有公民提名的才是真普選,而一旦提交議會的方案沒有公民提名,不要理會其他黨派如何投票,民主黨的六票應該怎樣投,才是對選民的最好交代?

民主黨須立足公民社會、不該和其他泛民變節

孩子考試不合格,父母問他為何不好好溫習,若果孩子回答:「今次不止我不合格,還有其他同學不合格!」相信,天下沒有父母會對這答案「收貨」的,大多會教訓「好好溫習應付考試係你的責任,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成績負返自己責任,無得賴!」

這是筆者昨天出席城市大學「邁向普選政制」研討會後、思考了兩天的結論。

‪‎民主黨評論團‬連日動員關注真普選的黨友和支持者出席研討會,向民主黨‬提出「民主黨為何可以忽視公民社會的訴求,可以支持一個沒有#公民提名 的普選特首方案」問題,可惜昨日講座超時,主持臨時取消了台下發問,改為台下發言──即講者可以自行選擇是否回答。筆者雖然在發言中表示了疑問,惜民主黨單仲偕未有直接回應。

然而,真正焦點,並非民主黨怎回答這問題(其實從上周強調「非缺一不可」,大致都猜想到答案),真正焦點是其他回應筆者疑問的嘉賓之答案──工黨、教協立法會議員葉建源都異口同聲表示,現階段是會支持公民提名,但亦預料中央不會接受,而假若中央最後真的不接受,提出一個沒有公民提名的方案,亦未必在議會投票否決──換言之,他們也是「非缺一不可」!(計計數,若建制派加上他們的票,已經足夠通過任何方案了)

至於另一出席者、公民黨梁家傑沒有發言回應,但在筆者發言表示「假若中央提出一個沒有公民提名的方案,在座各黨派會否在議會否決呢?」的時候,坐在台上的梁家傑突然向筆者笑笑──筆者的感覺是,梁家傑聽了一個覺得很好笑的問題,所以不期然笑了出來。綜合公民黨先前言論,再加上其主席余若薇今日接受電視台專訪的言論,筆者認為,即使一直力倡公民提名的公民黨,也不是斬釘截鐵認為「缺一不可」,為日後投票取態留了活門。換言之,除了明言「非缺一不可」的民主黨以外,‪真普聯‬內其他成員,其實也並非真正「缺一不可」!

上周記者會風波發生後,民主黨內已有成員提出一種論調:泛民其他黨派都唔係一定堅持公民提名,只不過無講到出口,其實民主黨跟大隊咪得,班高層駛咩咁老實,連心果句都講出嚟!(當然有原因,但本文無篇幅解釋)。筆者深思了兩天,最後得出文章開首的結論:「好好溫習應付考試係你的責任,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成績負返自己責任,無得賴!」即使其他泛民口不對心,最後會放棄公民提名,這就交由被他們出賣了的選民,在下次選舉選擇是否懲罰他們,自行負上政治責任吧。民主黨只應該考慮的,只有一點:從民調、元旦電投等顯示,公民社會最大的共識是,有公民提名的才是真普選,而一旦提交議會的方案沒有公民提名,不要理會其他黨派如何投票,民主黨的六票應該怎樣投,才是對選民的最好交代?

長路漫漫是如何走過?—政改爭論(中)

文:張子銘

上文提及真普選聯盟內各黨派意見分歧,導致爭取普選的工作有害無益,這是後話,關鍵在於這個所謂的分歧是緣何而生,往後之路又何去何從?

回想香港本土民主化的過程,固然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是其一重點,但過往二十多年的沿革亦萬萬不能忽略。香港的泛民主派由爭取「八八直選」開始凝聚力量,至「新九組」成立之時開始晉身議會,為民發聲,至九五年立法會直選達致頂峰,分區直選取得過半數得票率。如果對比現今泛民主派尤其是民主黨那種「過街老鼠」的狀況,實在大相逕庭。

當年民主派中人,不少乃專業人士,律師等俯拾皆是,同時亦代表著中產的保守且相對進步的思維於香港逐漸抬頭。另一方面,港英政府加速民主化的過程同時促進這種思維的展現,只要打著民主的旗號,配合立法會正選的機會,自然地便能晉身議會。但如果認真的考究他們的思維與理念,仍然脫離不了保守與守舊的立場。是故,2010年密室談判的出現,實在不足為奇。

我們不難發現,議會內的代議士,過往二十多年真正變化的實在不多,同時亦代表著他們的理念根本沒有進步。何俊仁還是何俊仁,劉慧卿還是劉慧卿,單仲楷還是單仲楷。政治一天還是嫌長,偏偏這些所謂民主勇士仍然存在,實在是一大諷刺。事實上,是他們的政績確實出色,還是僅僅消費著民主的「食老本」所為?

二千年代民主黨內兩次少壯派出走,早已間接表達了公眾的心聲,亦顯示著二十年如一的思維確實追不上時代的步伐。香港的政治生態環境以致社會民生狀況早已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公眾所滿足的,不僅僅是最低限度的爭取,反而是切實的行動。偏偏民主黨內卻容不下這種思維,心態上仍然是不思進取,一切需要以穩定、和理非非為大前提。

筆者反問一句,公投屬於哪一類的暴力?相反,民主黨的存在就是議會內的暴力,每一次的政制改革就是強姦民意的機會,一零年如是,今天如是。如果民主的原則可以退讓,還有什麼不可退?

本人無意以文革式的批鬥來抨擊民主黨,反而是愛之深責之切。每一次的選舉,無數人含淚投下民主黨一票,目的不過是為了泛民主派的苟延殘喘;再說,議會內的泛民主派,偏偏只有民主黨有這種世襲的制度,試問民主黨對得起港人嗎?對得起選民嗎?

民主從來並非飯來張口,法國大革命如是,美國立國如是。如果僅僅需要穩定保守,大可到北方的人民大會堂內當一當政協,提一提民主兩字或可能已經成為人民英雄。在香港,我們需求的是行動、站出來,而非擺擺姿態的紙板人兒。既然爭取普選的進行仍然處於水深火熱,我們還應該遞遞請願信,喊一些罐頭式的口號嗎?

延伸閱讀:

張子銘:民主黨在立什麼心腸?
http://goo.gl/n5xvsq

王慧麟:老虎.燒鬚.賊佬.沙煲
http://goo.gl/BVio1l

長路漫漫是如何走過?—政改爭論(中)

文:張子銘

上文提及真普選聯盟內各黨派意見分歧,導致爭取普選的工作有害無益,這是後話,關鍵在於這個所謂的分歧是緣何而生,往後之路又何去何從?

回想香港本土民主化的過程,固然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是其一重點,但過往二十多年的沿革亦萬萬不能忽略。香港的泛民主派由爭取「八八直選」開始凝聚力量,至「新九組」成立之時開始晉身議會,為民發聲,至九五年立法會直選達致頂峰,分區直選取得過半數得票率。如果對比現今泛民主派尤其是民主黨那種「過街老鼠」的狀況,實在大相逕庭。

當年民主派中人,不少乃專業人士,律師等俯拾皆是,同時亦代表著中產的保守且相對進步的思維於香港逐漸抬頭。另一方面,港英政府加速民主化的過程同時促進這種思維的展現,只要打著民主的旗號,配合立法會正選的機會,自然地便能晉身議會。但如果認真的考究他們的思維與理念,仍然脫離不了保守與守舊的立場。是故,2010年密室談判的出現,實在不足為奇。

我們不難發現,議會內的代議士,過往二十多年真正變化的實在不多,同時亦代表著他們的理念根本沒有進步。何俊仁還是何俊仁,劉慧卿還是劉慧卿,單仲楷還是單仲楷。政治一天還是嫌長,偏偏這些所謂民主勇士仍然存在,實在是一大諷刺。事實上,是他們的政績確實出色,還是僅僅消費著民主的「食老本」所為?

二千年代民主黨內兩次少壯派出走,早已間接表達了公眾的心聲,亦顯示著二十年如一的思維確實追不上時代的步伐。香港的政治生態環境以致社會民生狀況早已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公眾所滿足的,不僅僅是最低限度的爭取,反而是切實的行動。偏偏民主黨內卻容不下這種思維,心態上仍然是不思進取,一切需要以穩定、和理非非為大前提。

筆者反問一句,公投屬於哪一類的暴力?相反,民主黨的存在就是議會內的暴力,每一次的政制改革就是強姦民意的機會,一零年如是,今天如是。如果民主的原則可以退讓,還有什麼不可退?

本人無意以文革式的批鬥來抨擊民主黨,反而是愛之深責之切。每一次的選舉,無數人含淚投下民主黨一票,目的不過是為了泛民主派的苟延殘喘;再說,議會內的泛民主派,偏偏只有民主黨有這種世襲的制度,試問民主黨對得起港人嗎?對得起選民嗎?

民主從來並非飯來張口,法國大革命如是,美國立國如是。如果僅僅需要穩定保守,大可到北方的人民大會堂內當一當政協,提一提民主兩字或可能已經成為人民英雄。在香港,我們需求的是行動、站出來,而非擺擺姿態的紙板人兒。既然爭取普選的進行仍然處於水深火熱,我們還應該遞遞請願信,喊一些罐頭式的口號嗎?

延伸閱讀:

張子銘:民主黨在立什麼心腸?
http://goo.gl/n5xvsq

王慧麟:老虎.燒鬚.賊佬.沙煲
http://goo.gl/BVio1l

香港電台為何裏外不是人?

我在港台烽煙節目主持超過10年,電視《頭條新聞》亦有一段時間,說句公道話,港台作為香港唯一的公營廣播機構,值得擁有一幢新的電視電台廣播大樓。

鄧忍光說港台用的是史前設備,這只是企圖用詞誇張博同情,方法不對頭更壞了大事。鄧忍光做了幾年廣播處長,仍不知媒體如何運作。港台的設備,解凍後已有所更新,不然根本無法適應今天數碼時代的需要,但無論電台部還是電視部的大樓,都已有相當歷史,樓面不夠用,發展有極大局限,廣播科技一日千里,置身於面積狹小的老舊建築物中,新大樓拖拉了超過10年,前景不明,大大影響了港台作為公營廣播機構的發展。

做節目期間有老鼠從天花掉下的驚慄場面,媒體報道過了。多年前圖書館漏水浸濕了一批資料需要急救。地方不敷應用資料影帶物資把寫字樓堆得像貨倉一樣,更要花公帑租用其他地方安排行政和製作。大樓年事已高,冷氣時好時壞,爆糞渠惡臭四溢,經常裝修傳出聲響,試過又熱又焗又臭又嘈做節目。說老實話,不要說外國或內地的行家了,即使大學新聞傳理系的裝置設備,也比港台先進,同學來港台參觀,也相當失禮。

港台有千萬條理由要求興建新大樓,立法會工務小組否決60億撥款,我一點都沒有意外,從整件事的鋪排來觀察,梁振英政府似乎更是樂見這樣的結果。

港台新大樓預算由2009年的16億,暴漲到今天超過60億,4年上升4倍,更比政府總部貴10億。翻查局方提交的文件,說來說去,是因為要進行數碼廣播,因此需要最新最先進的設備。不怕不識貨,最怕貨比貨,王維基在將軍澳興建電視中心只需6億,一比之下,港台新大樓報出這種天價,稍為常識和理智的官員,都知道無法通過,為何還要大剌剌的寫在毫無說服力的文件中。

新大樓命運 就這樣沉淪下去

特區向立法會要錢,如果志在必得,有關官員定必空群而出,密集游說,現身箍票。重要的撥款議案,政務官要做狗仔隊人盯人,有時更守着廁所門口,保證建制議員投票支持政府。但今次官員明顯放軟手腳,通不通過似乎無關宏旨。

建制議員對港台恨之入骨,認為不少節目仍然反中亂港,官員又沒有積極游說,港台雖有改正,但撥亂反正仍未夠徹底,建制派否決天價撥款,大條道理。泛民議員雖然表面支持,但不少都半心半意。我聽過一位向來支持港台公營廣播的泛民議員,罵得咬牙切齒:「為何要贊成撥款60億,給港台做政府喉舌?」(下刪幾百字激烈批評……)

鄧忍光入主港台,電台部已被整頓得八八九九,甘之如飴做河蟹。電視部也被《議事論事》《頭條新聞》連串風波迫得膽戰心驚步步為營,公營廣播的使命逐漸褪色,也愈來愈失卻市民的支持。

政府無心不出力,建制反對,泛民半心半意,港台裏外不是人,新大樓的命運,就這樣沉淪下去。

香港電台為何裏外不是人?

我在港台烽煙節目主持超過10年,電視《頭條新聞》亦有一段時間,說句公道話,港台作為香港唯一的公營廣播機構,值得擁有一幢新的電視電台廣播大樓。

鄧忍光說港台用的是史前設備,這只是企圖用詞誇張博同情,方法不對頭更壞了大事。鄧忍光做了幾年廣播處長,仍不知媒體如何運作。港台的設備,解凍後已有所更新,不然根本無法適應今天數碼時代的需要,但無論電台部還是電視部的大樓,都已有相當歷史,樓面不夠用,發展有極大局限,廣播科技一日千里,置身於面積狹小的老舊建築物中,新大樓拖拉了超過10年,前景不明,大大影響了港台作為公營廣播機構的發展。

做節目期間有老鼠從天花掉下的驚慄場面,媒體報道過了。多年前圖書館漏水浸濕了一批資料需要急救。地方不敷應用資料影帶物資把寫字樓堆得像貨倉一樣,更要花公帑租用其他地方安排行政和製作。大樓年事已高,冷氣時好時壞,爆糞渠惡臭四溢,經常裝修傳出聲響,試過又熱又焗又臭又嘈做節目。說老實話,不要說外國或內地的行家了,即使大學新聞傳理系的裝置設備,也比港台先進,同學來港台參觀,也相當失禮。

港台有千萬條理由要求興建新大樓,立法會工務小組否決60億撥款,我一點都沒有意外,從整件事的鋪排來觀察,梁振英政府似乎更是樂見這樣的結果。

港台新大樓預算由2009年的16億,暴漲到今天超過60億,4年上升4倍,更比政府總部貴10億。翻查局方提交的文件,說來說去,是因為要進行數碼廣播,因此需要最新最先進的設備。不怕不識貨,最怕貨比貨,王維基在將軍澳興建電視中心只需6億,一比之下,港台新大樓報出這種天價,稍為常識和理智的官員,都知道無法通過,為何還要大剌剌的寫在毫無說服力的文件中。

新大樓命運 就這樣沉淪下去

特區向立法會要錢,如果志在必得,有關官員定必空群而出,密集游說,現身箍票。重要的撥款議案,政務官要做狗仔隊人盯人,有時更守着廁所門口,保證建制議員投票支持政府。但今次官員明顯放軟手腳,通不通過似乎無關宏旨。

建制議員對港台恨之入骨,認為不少節目仍然反中亂港,官員又沒有積極游說,港台雖有改正,但撥亂反正仍未夠徹底,建制派否決天價撥款,大條道理。泛民議員雖然表面支持,但不少都半心半意。我聽過一位向來支持港台公營廣播的泛民議員,罵得咬牙切齒:「為何要贊成撥款60億,給港台做政府喉舌?」(下刪幾百字激烈批評……)

鄧忍光入主港台,電台部已被整頓得八八九九,甘之如飴做河蟹。電視部也被《議事論事》《頭條新聞》連串風波迫得膽戰心驚步步為營,公營廣播的使命逐漸褪色,也愈來愈失卻市民的支持。

政府無心不出力,建制反對,泛民半心半意,港台裏外不是人,新大樓的命運,就這樣沉淪下去。

自稱基因不同 瑞典亞裔人逃脫酒後駕駛罪

卡王冠城 Karlskrona - 當地一名62歲男子,最近成功打甩一條「受酒精影響下駕駛」的罪名,縱使警方當時錄得他體內的酒精,超出法例規定的8倍。 辨方表示,被告是亞洲後裔,因此基因構造不同,所以無法證明他受酒精影響,因此他無罪。而法庭接納說法,男子無罪開釋。 瑞典快報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