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遠房屋策略系列之二:上水區劏房一開十 團體:資助都無可能買得起

北區基層權益聯盟、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新界)、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聖雅各福群會土作‧時分、關注北區基層權益小組
《石湖墟劏房戶居住及經濟狀況調查》新聞稿

本港的劏房問題嚴重,「北區基層權益聯盟」更發現現時劏房分佈有向北擴散的趨勢,新界上水石湖墟一帶出現為數不少的劏房,數目達639個。根據聯盟的調查,受訪的石湖墟劏房家庭居住面積狹窄,逾五成的受訪者居於少於或等於100平方呎的劏房單位,近七成受訪家庭的人均面積少於60平方呎,屬房委會定義下的「擠迫戶」。居住環境擠迫,但租金昂貴,超過五成的受訪家庭的平均呎租是30元以上,租金平均呎價「媲美」豪宅,而部份受訪劏房住戶更被業主濫收水電費。

「北區基層權益聯盟」由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新界)、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及聖雅各福群會「土作時分」組成。聯盟於本年10月至12月初期間,透過目測檢視石湖墟的劏房數量,並透過方便抽樣的方法,以家訪的形式成功向100戶石湖墟劏房住戶進行問卷調查,以了解他們的居住及經濟狀況。

1. 劏房居住環境問題不容忽視

聯盟發言人指出,調查發現有逾九成(90.1%)受訪者的人均單位面積是少於100平方呎,遠低於2014年房委會公共租住房屋租戶的公屋人均單位面積:13.0平方米(約139.9平方呎)。按房委會的定義,若人均單位面積平均數是低於5.5平方米(約59.2平方呎),該單位便屬於「擠迫戶」。是次調查就發現,有近七成(67.9%)受訪家庭的人均單位面積少於60平方呎!可見受訪家庭的居住環境狹窄,個人生活空間嚴重不足!

另外,超過四成(47%)受訪家庭表示租住的劏房缺乏通風系統、三成(30%)受訪者表示居住單位曾遇到滲漏水及蟲鼠滋擾、超過兩成(26%)受訪者表示曾遇過石屎剝落,反映出劏房住戶正面對惡劣的居住環境、樓宇結構、衛生治安等問題,情況值得關注!

2. 劏房昂貴租金,呎價更勝私樓

調查顯示,有超過四成(41.9%)受訪者認為現時所付租金非常昂貴,超過七成(75.9%)受訪家庭上月房租高於 $3000。從平均呎租而言,超過五成(52.6%)受訪家庭的平均呎租是 $30以上,呎價遠高於差餉物業估價署提供的私人住宅各類單位平均租金(位於新界的430平方呎以下的私人住宅,平均租金是每平方米月租 $258,即每平方呎月租約 $24),石湖墟的劏房住戶正面對著租金昂貴的情況。

3. 繳交費用欠缺透明度,劏房住戶遭濫收水電費

調查亦揭示,受訪劏房單位的業主收取水電費缺乏足夠透明度,分別逾七成受訪劏房家庭表示,不知道業主每度電(70.8%)及水(77.1%)的用量收費。另外,調查結果發現,有受訪劏房住戶遭業主濫收水電費,根據中華電力有限公司及水務署的收費機制,現時的電費及水費收費水平分別是每度$1.1和最高每度$9.05。在知道電費收費的受訪家庭下,超過八成(82.1%)家庭的表示須繳付每度$1.2或以上的電費;另外在知道水費收費受訪家庭中,所有住戶(100%)均表示需要繳付每度$10或以上的水費。這顯示部份受訪家庭被劏房業主濫收電費及水費情況嚴重。

4. 劏房開支大,基層家庭經濟壓力愈大

受訪者上月的家庭總入息中位數為10000元,比較2011年人口普查中石湖墟的家庭住戶每月收入中位數為21,250元,這顯示受訪劏房家庭收入偏低,正處於貧窮狀態。面對高租金和水電費的經濟壓力下,超過四成(42.7%)受訪者表示過去三個月家庭每月收入只能僅僅足夠應付每月開支,更有兩成受訪者(20.8%)表示入不敷支。

5. 香港房屋供應不足

調查發現,有接近七成(68.3%)受訪家庭表示正輪候公屋,當中超過四成(45.1%)受訪者已申請公屋四年或以上,受訪家庭平均輪候公屋年期為3.3年。這顯示出政府未能兌現「三年上樓」的承諾。以新界區為例,政府有關當局指出新界區公屋於2017/2018年度降至零供應量。換言之,大部份劏房住戶短期內都不能入住新界區的公屋,被迫繼續租住環境惡劣的劏房及承擔沉重的租金和生活開支。

6. 大多數住戶需跨區工作

調查指出,超過六成(63.5%)的受訪家庭表示在職成員需要跨區工作,並大多擔任基層職位。這表示劏房住戶需要應付額外交通費和成本到其他地區工作,對家庭帶來更大經濟壓力,同時反映區內未能提供工作機會予區內居民。

政策建議

聯盟指,受訪劏房住戶居住空間不足及環境惡劣,同時亦面對高租金及被濫收水電費的情況,這對他們的生活造成不少負面影響。聯盟促請政府正視問題,首先要增加公屋供應,讓合資格的家庭盡快入住公屋,減少對生活環境和經濟的負擔。聯盟同時亦建議政府重設租金管制,避免業主任意加租,讓基層家庭能紓緩租金對生活的壓力。

鑑於濫收水電費的情況,聯盟則促請機電工程署、水務署及電力公司加強監管,並加強公眾教育,提高大眾市民對水電收費的知情權,確保基層劏房家庭有較公平的待遇,保障其生活。

面對港鐵「有加無減」票價調整機制蠶食工資,北區居民面對更龐大的交通費支出,這亦造成他們額外的經濟壓力。聯盟建議政府放寬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的入息及資產上限,並提高津助金額,進一步減輕基層的交通費負擔。長期而言,聯盟建議增加北區就業機會,建立更多社區支援網絡和社區資本,而非延續單一的「產業發展」模式,從而讓區內居民能夠在本區就業。

最後,聯盟指出根據扶貧委員會2013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所得,北區於全港十八區中的貧窮率排行第七,經福利介入後的貧窮率(15%)亦較整體(14.5%)為高;當中,長者、兒童、非綜援在職貧窮人士的比例均高於全港整體水平。可見,政府單以收入界定貧窮線和扶貧措施未能實際處理實質貧窮問題。事實上,超過六成受訪家庭的收入未能應付生活上的基本開支。這已証明官方貧窮線只是用以統計,劃定貧窮線後,基層家庭生活依然捉襟見肘。再者,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亦遲遲未能推行,在職貧窮仍未有效解決。

聯盟建議政府調查研究不同家庭組合的基本生活開支和所需物品或服務,以開支模式釐定基本生活保障線,避免因個人或社會風險以致入不敷支。另外,政府應正視問題和貫徹其扶貧的決心,應將「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的撥款於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議程中調前,然非借「拉布」為由而延遲有關撥款審批,令在職基層市民繼續受苦!

【草根.行動.媒體】

長遠房屋策略系列之一: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回應《長遠房屋策略》報告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新聞稿
回應《長遠房屋策略》報告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下稱關住聯)由多個不同的團 體組成,聯席中有來自不同地區的街坊,包括東區、長沙灣、大角咀、太子、灣仔、西環、葵涌等,目標為爭取基層人士的住屋權益。

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於去年9月公佈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就著公私營房屋供應、空置土地運用及公屋的政策改變進行公眾咨詢,過了一年,今日政府公布新一份長遠房屋策略,強調希望有策略和系統地,解決住屋難題。聯席針對基層住屋方向,對這個策略報告作出意見:

1. 資助自置居所及居屋無助解決住屋需要

現在樓價持續高企,正影響打算置業及租賃私樓的市民,近日太古城頂層單位破紀錄,售過千萬,劏房租賃平均尺價貴過豪宅,銅鑼灣的劏房單位的租賃價為9千多元。加上公屋供應少,今年只供應9千多個公屋單位,令超過26萬的公屋輪候的家庭等候遙遙無期。無論公、私營房屋也不能滿足市民住屋需要。推出新居民及資助自置居所,也只是將市民「迫上車」,但樓價高企下,也沒法資助至可負擔的水平。

2. 土地分配不公義

政府經常強調沒有足夠土地建屋,不斷針對土地及房屋供應,但卻忽視了土地分配公義。過去市區重建局收回的市區重建地全是興建豪宅炒賣,並未達至以人為本,興建公屋解決基層住屋需要。香港有很多私人遊樂場的土地以1元象徵性收費租給富豪遊玩,卻不願興建公屋,以香港高爾夫球會的粉嶺高球場為例,佔地170公頃,相等一個荃灣的面積,卻只服務2000名權貴會員,若以中密度發展,預計可容納10萬人。元朗橫洲棕土本來可以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容納52,000人,但因為鄉紳反對就大幅削減至原來規模的四分一。香港的酒店不斷增加,尤其市區更為嚴重,將很多的住宅轉為酒店,最近筲箕灣又一住宅地擬轉建為酒店。現時港鐵上蓋的物業全是私人樓宇,政府是港鐵的大股東,卻沒有規劃地鐵上蓋興建市民可負擔的居所。

以上種種的土地分配不公義的情況就是政府沒對政下藥,做就今時今日的居屋問題的。

再者,聯席有針對解決基層住屋的建議:

1. 區區可以興建公屋,解決各區市居的住屋需要。

市區重建用地興建公屋,可以處理市區重建的破壞外,亦給予當區的居民得到可負擔的居所;另外很多的用地也可以興建公屋,包括地鐵上蓋、棕土及私人遊樂場,既可以滿足公屋興建量,也可以滿足各區的居民的公屋需求。

2. 重新就租管政策進行檢討及公眾諮詢

租管已撤銷了十年,導致十年內租金不斷飈升,業主與租客關係不平衡。運輸及房屋局面對市民對租管的訴求,只拋出一個內容偏頗的租管研究報告。強烈建議重新進行檢討及公眾諮詢。

【草根。行動。媒體】

你一定要讀多啲書,你先至能夠真正明白點解你係無嘢做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文學院學生會 圖片(感謝授權採用,轉載請自行洽談)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文學院學生會 圖片(感謝授權採用,轉載請自行洽談)

 

「師兄呀,究竟我哋呢科畢左業可以做咩?」冷雨夜,坐上巴士離開校園回家,鄰座的同系小師妹問我。
「咩都可以做架喎!」我一副答左等如無答的模樣。實情是不忍告訴她有些同學畢業超過半年還是找不到長工。
「個日我阿媽問起我,究竟讀電影畢左業之後可以做咩」
「咁無人叫妳當大學係職前培訓架!咁妳讀大學係為左咩呀?」
「我….我因為覺得中學畢業出黎…搵唔到嘢做,所以都要讀埋個degree」
「即係妳無自己既原因?」
「呃…..無架」

此時,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話說當年(即係年半前)她還是freshman時,那年o camp的主題是我主力構思,讓「懵盛盛」的他/她們認清為何進入大學,為何你/妳要成為一個大學生。但明顯,「懵盛盛」的是我。這只是老鬼總以為師弟妹常把自己的話當金科玉律看待的最終幻想。世界是這樣,遊戲規則是這樣。高等教育只是迴避成為萬年奴隸的最後溫室,與及減低失業率的緩衝區。我們都托董伯伯的鴻褔,多了四五六七八年玩樂時光。

 

讀大學,到底所為何事?還記得在機構實習時,曾經有位比我小的實習生請教我。話說她在DSE放榜後,得到了兩個offer——都是讀同樣的東西,都是她感興趣的科目。只不過,一個是某大學辦的top up學位;而另一個則是私立學院的學士學位。我一副故作高深的模樣:「我唔直接叫你揀邊個,只會同你分析,find out邊個先係你想要。」但在find out的過程中,她的關注點九成都是某某怎樣說,某某又怎樣講;而我,還非常離地般叫她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甚麼。世界是這樣,遊戲規則是這樣。原來,我們這一代,大多對於「讀大學」都是一點自主也沒有。再進一步說,我們大多都是「被讀大學」。我,從沒有出現在我的求學過程中。

「本班車已到達目的地,祝閣下旅途愉快!」這程車,我不太愉快。不是因為小師妹的問題,而是憶起課堂上講師的一段話。話說今天是學期的最後一課,課堂當然異常的齊人(其實Translate都無所謂tips喇)。筆記的最後一頁,是個翻譯練習,嘗試翻譯老舍先生的《駱駝祥子》一小段。練習過後,講師如常給出她比較推崇的範本予我們參考,而這範本是由施曉菁教授於1979年所譯成的。之後,講師向我們派下一張A4紙,一紙兩頁,是施曉菁教授的訪談錄。內裡談及了作為一名譯者的尷尬,例如首次出版時英文名拼錯、而她的譯本在05年再版時,更沒有人通知她。「呢個就係點解咁多翻譯人都唔願意做文學翻譯、大部份都係去做商業翻譯既原因,因為文學翻譯又辛苦,但又無保障。」她再提到很多人認為自己會英語,就等如能翻譯。但每次她看到那些翻譯,都會哭笑不得。可是,偏偏這些質素參差的譯者卻「長譯長有」,因為夠低價,所以隻眼開隻眼閉。接著她勉勵眾學子若想投身翻譯行業,必須努力進修自己,介紹了些書給大家看,也叫大家多看文學作品。這一刻,儘管不是本科生的我,也被感動。我在想,大學應該是個這樣的地方。儘管我們早已習慣世界是這樣,習慣遊戲規則是這樣;但它仍然告訴你,世界不應是這樣,遊戲規則不應是這樣的地方。

 

「你一定要讀多啲書,你先至能夠真正明白點解你係無嘢做!」1或許讀大學,就是為了懂得這句話的笑點。

 

  1. 此句出現於黃子華2003之棟篤笑《冇炭用》中,及後更補上一句「嗱,識笑既肯定都係大學生」

佔領令人創意大爆炸

藍皓 攝

藍皓 攝

 

為甚麼佔領之後,佔領區的創意創作大爆發?香港一直以來都只是一趟死水,甚麼都給商業限制,甚麼都要睇客戶的面色。客戶多是上一代的老屎忽,他們不會明白你們有甚麼很崇高的意念,他們只要他們想要的東西。處處都給上一輩壓住的年青人,自然沒有甚麼可以發揮。

佔領以後,因為打破了日常的生活規律,故此人可以做好多平日無法做、或是平日有心無力的事。藝術創作,需要的是創作的空間,與心靈的空閒。佔領區則是屬於市民自行佔領的,是自己的地方。在自己的地方,自己就是主人,不用仰人鼻息,不用按別人的意志來行事,所以年青人有能力與創意,去建立自己的地方。

 

血與土,是分不開的概念。付出了的,才是你的。各個佔領區,都是佔領者用血與汗去換來的,無論是警棍造成的血流披面,還是催淚彈逼出的眼淚,都刻上了你的印記。還記得看鋼之煉金術師,主角用血來換與「門」立約,講的就是這種「血土不分,身土不二」的概念。

香港人要奪回主權,奪回自己的地方,香港才可以重生,新生的力量才得以存續。當人連一點空間都沒有,當一個地方,說甚麼語言,寫甚麼字體,要開甚麼鋪頭,乘坐甚麼交通工具也要仰人鼻息的時候,根本就無生存空間,更遑論要發揮自由意志?沒有地方的人,不單沒有生活,更彰顯不了自由。

 

妞快報:算什麼男人!準人夫周董新曲找來林依晨卿卿我我

哎呀周董又在放閃了,自從和昆凌在一起之後咱杰倫哥可說是越愛越高調……咦?等等!這女的不是昆凌是林依晨啊!!原來是周董的新曲〈算什麼男人〉找來林依晨跨刀拍攝MV,在MV裡兩人詮釋一對今非昔比的苦命鴛鴦,此外也包含許多甜蜜的放閃情節呢!
 
 

〈算什麼男人〉
 
 

在玻璃的霧氣上畫愛心
 

周董把頭靠在做料理的依晨肩上
 

親密貼背嬉鬧
 

看起來超錯亂的房間,方格化的系列傢俱

patrick-parrish-uncertain-surfaces-ro-lu.jpg?itok=Rifj5imk
在今年的邁阿密設計節(Design Miami)中,Patrick Parrish畫廊推出了一件讓人眼睛一亮的展覽「Surfaces On Which Your Setting and Sitting Will Be Uncertain」,結合了位於明尼阿波利斯的設計室RO/LU的格子狀雕塑品,以及來自紐約Various Projects的服裝設計,乍看之下,還真有種模仿生物界擬態或是玩弄錯位視覺效果的fu。

閱讀全文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