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國昌︰打壓學者是統治階級的錯誤判斷

直選議員吳國昌認為,近日本地學者受到大規模打壓,是統治階級錯誤判斷「以為有『壞』老師,『曳』學生『教壞』其他學生」。然而,他認為,澳門公民覺醒是大勢所趨,「教師保守不代表學生不懂得關注社會」。這種打壓持續加深的話,必將導致本地高等教育質素日漸下降,社會更加「兩極化」,社會矛盾進一步擴大。他說︰「我相信人性係物極必反,壓制得太嚴重既時候,社會或者學生將對大學正面衝擊。」另外,吳國昌認為,隨著中國強勢日漸末落,本澳的言論控制將越來越嚴重。 公民覺醒勢不可擋 吳國昌認為,經「反離補」社運後,澳門公民社會的覺醒突然間擴大,有更多年輕人參與社會事務。這導致統治階級產生錯誤判斷,「以為有『壞』老師,『曳』學生『教壞』其他學生」,於是便打壓學者,造成一種恐怖的壓制氣氛。他擔憂,高等教育界的管理層現正存在這種「錯誤的政治判斷」,日後招聘新教授時,必然會進行「篩選」。把有政治實踐的教授拒諸門外,「唔保守既唔請」,這將導致澳門高等教育的質素倒退,並對其他教授造成「寒蟬效應」,「令大家少啲講真話」。 然而,吳國昌認為,本澳隨著年輕一代學歷水平的提高,公民覺醒已是大勢所趨。由於澳門的生活壓迫相對港台等地方較輕,因此,澳門一直以來都只有少數年輕人願意參與行動,屬於「快樂抗爭」的層次。然而,「唔行動並唔代表年輕人唔識嘢」,「5‧25」二萬人上街,「5‧27」七千人包圍立法會,這都是因為「今次離補法案強推,真係太過離譜的關係,才激起民憤。」   教師保守不代表學生不懂得關注社會 吳國昌指出,現世代在網絡文代媒體的互動下,很多事情不需要教師教授,年輕人已懂得。「教師保守不代表學生不懂得關注社會」,在港澳台的互動下,年輕人有自己的方式關注社會,「包圍立法會這樣的行動,並非教授所教,不要以為壓制一些教授,就可以令到公民唔覺醒,呢個係捉錯用神。」 他認為,即使壓制到本地教育,然而,仍有不少年輕人到外地求學,這些到外地求學的年輕人與在本地求學的年輕人比較起來,便會高下立見。這將導致本地學生不信任本地教授,「教」與「學」的落差越來越大,「反而造成年輕人更加反叛」。屆時社會便會更加兩極化,保守的更加保守,激進的更為激進,從而導致社會矛盾進一步擴大。「我相信人性係物極必反,壓制得太嚴重既時候,社會或者學生將對大學正面衝擊。」   中國日漸末落,本澳言論控制將更為嚴重 另外,吳國昌相信,隨著中國的強勢日趨末落,本澳的言論控制將會越來越嚴重。他認為,中共領導層亦清楚知道,中國的強勢已經不容樂觀,「依家已經開始食老本,幾十年累積到的財富,轉化成正式的壓制力量穩住陣腳。」當澳門的土共認為要打壓言論的時候,會更容易得到中央的認同。  

教育不是商品-對於城大變賣專上學院的幾點憂慮

日前有報道指出香港城市大學將計劃出售其專上學院,並已找到兩個潛在賣家。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其實早在去年十一月的時候,大學校董會已有討論,當時筆者是校董會學生校董,故有參與有關議題的討論。然而,當時校董會主席胡曉明表示計劃屬初步階段,還有很多討論空間。半年過後,想不到變盥一事原來已發展到如絲地步。在沒有公開諮詢全體師生的情況下把專上學院變賣的決策令不少城大師生及舊生感到詫異,對於城大變賣專上學院一事,確實令我們感到憂慮。透過此文,筆者將解釋反對城大在沒有諮詢師生的情況下將專上學院轉請給其他辦學團體的原因以及關於賣盤的幾點憂慮。

反對教育商品化 師生不是商品

其實在香港幾乎所有辦副學土學位課程的專上學院都是以公司註冊名義來管理的,故是次變賣轉讓管理權在商業活動層面上是絕無問題的。但正是如此,城大把是次轉讓計劃看成一宗商業交易,才令我們感到教育商品化的問題更趨嚴重。買家會因應院校本身的教學設備以及資源,師資質素和口碑等等因素作出價考慮,師生頓時成為了有明碼實價的商品。此外,大學在決定出售專上學院一事上,根本沒有理會師生們對計劃的接受程度及意見,然而師生卻是代表著整個城大專上學院的主體。今天大學為了發展可以不顧專上院校全體師生的利益,他日同樣的情況也可能會出現在本部。

值得一提,如果城大成功割賣旗下的專上學院,將會成為全港首宗大學割賣專上學院的個案。屆時只會令教育商品化問題繼續惡化。更甚者會出現某一集團壟斷市場的局面,現時香港政府沒有法例規管專上學院的收生及收費,可預見倘若專上院校市場被壟斷,受影響的一定是學生們。

交代師生安排 確保教育質素

出售專上學院亦會衍生出一系列的問題,包括院校設施使用權、教職員的工作安排、課程的認受性、畢業後銜接學位的安排以及是否再由城大獲頒證書等。這些問題都需要妥善處理,以及有周詳的安排。否則是次變賣,將會嚴重行剝削師生以及有意升讀城大專上學院的中學畢業生的權益,甚至對剛入讀的學生有「過橋抽板」之嫌。

近年大學趨向以短期聘約即合約制,取代實任制來聘請教師,年期由一至三年不等,期滿後再需要續約。現時城大專上學院的大部份教職員皆為合約制員工,如果賣盤成事,是否代表這班教師們將面臨不獲得續約的情況。城大若不及時出來回應有關質疑,只會令這股憂慮的氣氛滿佈整個專上學院,極有可能出現「逃亡潮」令整個院校的土氣變差,直接影響教育質素,最終受害的亦會是學生。

城大專上學院能夠在社會及學生心中有一定的認受性,就是因為院校名稱以「城大」冠名,如果日後不再以「城大」冠名,頒發證書的認受性將受到質疑,因為現時完成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的課程後的畢業證書是由「香港城市大學」所頒發,並由香港城市大學校長所簽發。轉讓至其他大專院校或辦學團體手上,所頒發的證書會否出現認受性下降的問題呢?這是其中一個關於賣盤一事的憂慮。

校董會黑箱作業 決策欠缺透明度

校董會決策欠缺透明度,漠視師生知情權,是最人感到不滿的地方,出售專上學院絕非一宗普通的校政問題,而是直接影響各個持分者的一個重大決策。因此,整個程序應在陽光底下進行,必須公開諮詢各持分者,包括老師,學生,畢業生以及所有相關的教職員。城大是次的決策明顯就是缺乏了這一步驟,如此黑箱作業地處理賣盤一事,就是我們反對是次變賣專上學院的重點原因。

一二年,城大在沒有任何諮詢下削減所有自資銜接學位課程惹來教育界極大回響,最終在一遍反對聲音下大學決定延遲兩年推行計劃。事隔兩年,城大不但沒有吸取教訓,更變本加厲地在不公開的情況下,打算來一招快刀斬亂麻,將專上學院割賣。如非傳媒揭發事件,所有的師生們都會被蒙在鼓裡,可能要到城大專上學院易名為「某某大學專上學院」時才發現這個政策的存在。屆時城大專上學院將不會再是城大專上學院,它只會成為了我們這代人的共同回憶。

現時城大專上學院有近七千名師生,而且目前學院總資產達約九億元,因此變盤一事並不能草率進行,必須要進行廣泛諮商,並協調各持分者之意見。筆者並不希望大學一意孤行,罔顧師生利益及感受,繼續在不公開地進行決策。否則,城大師生們必定會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不讓教育淪為商品。

吳亮星摒棄立法會規則,踐踏立法會聲譽

 

昨晚,是香港立法會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主席吳亮星,不顧議會正當程序,公然違反《財務委員會會議程序》,非法通過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

 

《財務委員會會議程序》第46條:

主席在把議程項目提交會議表決前,須詢問委員是否有進一步提問。主席將待決議題交由委員會表決時,須先請贊成該議題的委員舉手,繼而請反對該議題的委員舉手。主席繼而須根據其判斷,說出其是否認為出席會議而又參與表決的委員的過半數贊成該議題。如無委員質疑主席的判斷,主席須宣布該議題就此決定。如有委員要求進行點名表決,以質疑主席的判斷,則主席會命令委員會進行點名表決。鐘聲響起5分鐘後,便立即進行點名表決。[議事規則第47(1)條]。

然而,在會議中,吳亮星在宣佈表決議案前,未有「詢問委員是否有進一步提問」;在請贊成的委員舉手後,也未有再「請反對該議題的委員舉手」,然後他就即時宣佈響起點票鐘聲進行點名表決,然而鐘聲卻只響起1分鐘後就點算投票結果,違反程序規定的「鐘聲響起5分鐘後,便立即進行點名表決」。很明顯,這個表決已經違反了《財務委員會會議程序》第46條。

 

一個議會的正當性(legitimacy),乃建基於其代表性和正當的運作程序(due process)。香港立法會早就因為蛇齋餅糉和佔議會七分三的功能組別議員(不計超級區議會界別)而令其代表性不足;而今次,立法會財委會竟公然在違反其會議程下非法通過法案!這還未算吳亮星本人在這議案中涉及利益衝突!當神聖莊嚴的議會程序遭到殘酷的踐踏時,當審議法律的機關自己也不依照自身的程序時,這個議會已經徹底失去其正當性!亦因此,一切針對議會、政府運作的「激進」手段,在不傷及無辜(當然吳亮星絕非無辜)的情況下,都有絕對的正當性!

而且,自梁振英上台以還,行政會議已經步向了不講程序、理據的野蠻政治,立法會也就成為了防止政府強行通過惡法的最後防線。今次的表決卻開了一個最壞的先例!如果主席可以公然違反議事規則,公然剝奪議員的投票權,那難保下一次主持會議的人可以用同樣手法通過各種惡法,包括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進行立法!甚至乎,也難保主持會議的人可以巧立名目,把反對的議員直接趕出會議廳,然後連基本法也可以為之任意修改!屆時我們就再無險阻可守,更失去最重要的表達民意的空間!這樣一來,若有不滿,除了訴諸暴力,別無他法!

 

因此,經過今次事件,香港將來會出現更多激進、暴力的示威,而這一切一切,都是今日的香港政府高官及立法會建制派議員所迫成!

 

最後,僅此把這首詩送給「無儀、無止、無禮」的吳亮星:

《詩經.鄘風.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無儀!
人而無儀,不死何爲?

相鼠有齒,人而無止!
人而無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體,人而無禮!
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註:
「不死何為」指不死去還有甚麼作為?
「不死何俟」指不死去還在等甚麼?
「胡不遄死」指為甚麼不快些去死?

 

比利時球迷口號 巴西大熱

巴西 – 比利時再次進入世界盃並進入16強,不少球迷也瘋狂慶祝,更被視為國之大事。 Bekijk meer video’s op 而比利時球迷的口號,「邊度有Party?呢度有Party!Waar is da feestje? Hier is da feestje!」更成功感染巴西球迷,成為當地球迷的模仿對象。 雖然巴西人的荷文遠非正宗,但比利時人明顯對自己的「成就」非常滿意。 比利時荷文水浸地廣播公司

筍工

 

世上好工難求,偏偏香港有,書中邊有黃金屋,識做契弟至成功。

此城有份筍工,英文讀寫聽差劣皆宜,那管閣下best成breast,root成tree gun,HKSAR 變 HK Republic,You are dreaming on your office又得,基本上Goodest logic goodest English都有人收貨,我諗其實閣下根本唔識英文,係一個人一隻豬定係一碌樹根,都勝任有餘。

 

呢份工唔需要視力,有人喺你面前舉手,扮睇唔到又得,舉手變行為不檢又得。聽覺亦可有可無,別人說再多的話,千頭萬緒,動之以情說之以理,都是垃圾,左耳入右耳直出,完全無視。辯論說話,更加不必,對方言辭再情理兼備都好,熄咪、禁言、call食Q,對方思辨便給又如何?死人和不在場的人就是啞的。

惻隱之心,也請放進雪櫃,老人下跪、耆英滅戶、三代一屋、農民填田、漁塘灌漿,學生請願、平民吶喊,關我鬼事?音已mute,情已絕,同情同理心?請問幾錢一兩?原來以上種種一文不值,那就好辦。

其實呢份工五官六感都差不多用不著,閣下只需替自己繫上頸帶,主人拉繩時便乖乖按下贊成反對鍵,威餵喂圍威喂又一天,理論上每次埋位做場大戲,如果冇長毛短毛賊禿八婆阻擾,開會、表決、㩒制、收工,應該三兩分鐘乜都完事,一個月肯肯定穩穩陣袋實八十七個千,計返時薪,應該天價。

 

又打發了幾百字,如此筍工,敢問姓什名誰?香港立法會議員是也,不過這只是獻世保皇黨的別注,名額三十五人……不,日三十五隻,然而假如閣下正義感尚存,那請別淌這片渾水,否則閣下不幸投身獻世對家,一身案底,禍及妻兒,身敗名裂,隨時報到。

話說回頭,如此筍工,押上的是良心,放下的是廉恥,浮士德把靈魂奉獻惡魔之後,的確神通廣大,但那些都只是春藥,藥丸背後,那些跪下的物體只是黎民唾棄的渣滓,史書史官英明,千古或萬年,自有公論。

 

【世界盃賽前分析】巴西 VS 智利

 

flag-brazil-XL

 

貴為本屆世界盃既東道主同大熱門。佢背負住唔少球迷既期望,經過三場分組賽之後,我主要觀察到以下既野:

首先,史高拉利本身係一個非常功利既教練,所以今屆巴西既進攻模式可能會令唔少人失望。但其實巴西事必要華麗悅目,同大俠事必要有型靚仔;都係你地D 升斗市民唔合理既幻想黎。

 

我個人覺得勝負既重點在於古斯達禾同埋Paulinho兩個防守中場,係唔係可以做到02年基拔圖施華&基巴臣或者94年鄧加&施華咁堅璧清野。

如果有留心睇比賽,你會發現古斯達禾進攻時比施華站得更後,提供空間比兩邊馬些路同艾維斯,左右兩邊閘一邊上左另一邊就絕對唔會上,咁樣唔只多左進攻空間,亦唔會輕易被對方反擊得手。

另外Paulinho亦非常利害,覆蓋範圍好大。

cover-2

 

巴西既戰術就係咁簡單,由兩個防中開始進攻,可以選擇比前面尼馬或者奧斯卡,亦可以選擇比兩邊閘馬些路同艾維斯。

巴西明知自己基本上每一場對面都唔會同佢鬥攻,所以根本唔需要另一套戰術。

巴西前場球員質素相當好,但要注意,其實勝負既重點唔係尼馬身上,反正佢每一場都會一定會比幾個人圍住,所以重點係費特可以幫佢引開幾多個人,當奧斯卡拎波時,其實可以留意費特做咩,佢係衝入中間等傳波比佢,定係拉開人地後衛比位尼馬入?

兩個可能都可以帶比巴西隊入波,睇返數據,佢兩樣都有做,咁樣其實先最難防守。

 

fred

(費特接傳球和傳球路線)

 

加上巴西有主場之利(無論係對天氣既適應,甚至係對球證產生既心理壓力)。所以十六強面對住智利,佢地應該應付得黎,除非發生一D好不得了既意外,例如好早打少一個,又或者極邪門攻極都唔入咁。

 

flag-chile-M

 

一句講晒,非常好睇。

除左大家都識既山齊士之外,前場幾個球員(10號Valdivia,11號Vargas)腳下功夫都相當好。

除左對住踼Tiki-Taka既西班牙之外(《足球掃盲手冊2014》已經講過,當對面踼Tiki-Taka,控球比率就再無意義,因為Tiki-Taka就係一種咩都唔要,剩要控球既個戰術),佢地控球比率全部都超過60%,換言之即係話智利係正常程況下比較喜歡控制皮球。

 

possession

 

好就好在教練願意比佢地做好多短傳配合同個人突破,所以當你睇智利時,你會睇到令你眼花潦亂既撞牆入楔,會睇到佢地D球員嘗試帶波突破。

呢個舉動令智利成為16強入面最好睇既一隊。

好睇係好睇,但好唔好食呢?就真係睇對手。對住實際為主既巴西,其實不太討好。好在佢地有個叫維度的傢伙,呢條友,其實同佢D隊友格格不入,企佢旁邊個個都係場藝術家,又扭波又撞牆又盛,鬼咁好睇,但佢就係硬橋硬馬硬漢一名。所以佢係對西班牙要防守時發揮出色,而對澳洲時則好早被換走,對巴西結果會點,好睇維度能唔能夠發揮到效用,阻斷Paulino、古斯達禾同前面尼馬、奧斯卡既連繫。

 

FBL-WC2014-QUALIFIERS-CHI-BOL

 

剩低就睇鬥志,例如對西班牙一場,佢地既總跑動距離就足足比西班牙多8332米,呢個程度絕對唔止每人走多一步,假設一步係0.8米,唔計龍門,十個人一人走多成10000步。具體程況就會好似打多個人咁,自自然有優勢。

 

distance

 

如果要贏巴西,佢地一定要拎得出對西班牙時呢個氣勢先得。當然,亦都要祈禱球證既主場雞唔好吹死佢地啦。

 

自己政府自己揀

昨晚財委會通過新界東北的前期撥款,其粗暴之程度,簡直將香港從一個文明的國度,倒退回蠻荒時代!筆者看着直播,還以為看的是第三世界的議會,也令我想起不時看到大陸的官商強行收地的畫面。官,當然是吳亮星,商,就是那些建制派,至於用作收地的武器,木棍、鐵鎚甚至乎手鎗,現在就變成那29票,那29票不單只摧毀村民的家園,也摧毀了香港人的尊嚴,有這樣的代議仕,我們還稱得上國際大都會嗎?

最近的白皮書、對622及蘋果網站的攻擊、警方扮示威人士挑動市民的情緒、大舉搜捕示威者,在在顯示中共已選擇強硬態度來處理香港事務,但香港人會退縮嗎?我想中共連民情都掌握不來,今年七一,我相信將會是03年之後,最多人參與的一年,因為大家受夠了,也明白到,再沉默下去,財委會主席的覇皇硬上弓做法,將會漫延至其他委員會,甚至乎大會,那時候,一切也玩完了!

這個政府,正朝向極權方向行,而極權之可以張牙舞爪,除了一班既得利益的建制派外,還須要打手,而現今香港,警察正扮演這角色,由以往的執法者演變為打壓工具。但我深信,不是每個警察都甘心淪落為極權的幫凶,筆者懇請各位警務人員,在收到有關執行指令時,除了看看有否違反警務人員守則外,也請想想,會否違背閣下的良心。尤其當你退下制服之後,你也是普通市民一個,今日你助紂為虐,他日也會成為受害人。

昨晚的鬧劇,正正顯示香港政府已失去施政能力,唯一能解決這困局,就只有落實真普選。今年七一遊行口號[自己政府自己揀],貼題至極!

七一,維園見!

自己政府自己揀

昨晚財委會通過新界東北的前期撥款,其粗暴之程度,簡直將香港從一個文明的國度,倒退回蠻荒時代!筆者看着直播,還以為看的是第三世界的議會,也令我想起不時看到大陸的官商強行收地的畫面。官,當然是吳亮星,商,就是那些建制派,至於用作收地的武器,木棍、鐵鎚甚至乎手鎗,現在就變成那29票,那29票不單只摧毀村民的家園,也摧毀了香港人的尊嚴,有這樣的代議仕,我們還稱得上國際大都會嗎?

最近的白皮書、對622及蘋果網站的攻擊、警方扮示威人士挑動市民的情緒、大舉搜捕示威者,在在顯示中共已選擇強硬態度來處理香港事務,但香港人會退縮嗎?我想中共連民情都掌握不來,今年七一,我相信將會是03年之後,最多人參與的一年,因為大家受夠了,也明白到,再沉默下去,財委會主席的覇皇硬上弓做法,將會漫延至其他委員會,甚至乎大會,那時候,一切也玩完了!

這個政府,正朝向極權方向行,而極權之可以張牙舞爪,除了一班既得利益的建制派外,還須要打手,而現今香港,警察正扮演這角色,由以往的執法者演變為打壓工具。但我深信,不是每個警察都甘心淪落為極權的幫凶,筆者懇請各位警務人員,在收到有關執行指令時,除了看看有否違反警務人員守則外,也請想想,會否違背閣下的良心。尤其當你退下制服之後,你也是普通市民一個,今日你助紂為虐,他日也會成為受害人。

昨晚的鬧劇,正正顯示香港政府已失去施政能力,唯一能解決這困局,就只有落實真普選。今年七一遊行口號[自己政府自己揀],貼題至極!

七一,維園見!

熊貓事變

熊貓眼大家就見得多,真正的熊貓就算係安安、佳佳,相信都不是很多人見過。熊貓就好像小鹿班比、小熊維利、米奇老鼠等,恍如一種卡通化了的「概念性動物」。最近WWF就聯同藝術家Paulo Grangeon將「1600熊貓」帶來香港,以快閃形式走遍香港各地,貫徹了「既環保、又快捷」的宗旨,皆因1600熊貓的藝術之旅是表達世上只剩下1,600隻熊貓的環保信息,希望人們關注環境保育的問題。

可是,紙熊貓的樣貌、「動靜」都比真實僅存的熊貓更「萌」、更可愛,好像有點喧賓奪主的感覺,前幾日,一眾紙熊貓就到訪我的辦公室,當然,身邊的同事、朋友都進入了瘋狂狀態,其中一個女性朋友更大叫:「好得意呀!好可愛呀!我要領養番隻!」對,「領養」是官方的字眼,搞笑是我第一個感覺,可笑是我想清楚後的結論,領養究竟是甚麼的意思?是扮cute的公關技巧?

還是市場策略?好像引伸出一種覺悟:「紙熊貓又可愛又趣緻,又唔會痾屎痾尿,又唔使餵嘢食,比好食懶飛的真熊貓更有價值啦。」結果,最後大家也是影相、自拍、放上FB呃like,環保二字,我銘記於心,但又如何?

對,紙熊貓的用意聲稱是用作宣傳環保,但環境保育跟現代都市人的距離實在太遠了,所以要以藝術、卡通、明星效應等去包裝,可是,人們倒只會嚐盡了糖衣後,便把藥丸棄掉,不過,就算整粒嗑下,都會選擇性消化,因為連爭取自由民主,香港人都選擇麻木,所以如果要醫好香港人,看來就只有「開刀」了。

轉載自《新報》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