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認清什麼?

我們要認清什麼?

說起近代中國,因殖民地的關係,香港有幸避免自49年以來,多次的政治災難,使其得以成為中國境內最先踏入現代文明的都市。

不幸的是,隨著經濟的發展,政治改革卻一再滯後,普選之日遙遙無期。

香港人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抗爭,從遊行、集會到雨傘運動——爭取民主,都已失敗告終;原因為何?沒有民主,不是由於香港公民素質低下,亦不是香港沒有實行普選的基礎,而是在於中共的阻撓。

讀者們想想:一個打良民、殺義士的國家,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宏觀來看,從1949年中共統治中國起,已經是悲劇的開始,釀成成千上萬的家庭破裂,最莫名其妙的是——竟有如此多的人逃往殖民地(香港和澳門),情願做個二等公民,也不願做個堂堂正正的公民,請問是什麼原因呢?

到今天,即是發生了一場波瀾壯闊的佔領運動,中共依然毫不退讓,可以清楚知道的是——中共根本無意讓香港推行民主,它以前所說的,所做的,可以說是廢話。

中共永遠不會明白,自身就是問題的所在。

現在,只有從過去經驗中認清中共本性,我們才可以找到出路,做到真正的命運自決!

【短篇小說】何謂凍,趁冰點時份止步

SAMSUNG CAMERA PICTURES

 

– 我和Sam,完了

「點呀?你入定唔入呀?頂你,我一手軚就入到啦。(粗口字),阻Q住晒,唔識泊就讓個位比我啦!」

這種對白,我聽過很多篇,而且是出自不同男人的口中。有不少男人都以為自己是車神,其他人都是他的手下敗將,駕駛技術不入流。通常,在這些時候,坐在前面乘客座的我會不慍不火地說:「等吓,我哋又唔趕時間。」然後,我會打開車頭太陽擋的鏡子,照一下執執個樣才下車。急什麼?

一個男人的脾氣,與他是否多金或讀了多少書可以無半點關係,而是關乎他的性格。在我短短的廿幾年人生,我遇上的大部分男人都是走火爆路線,包括Lincoln和Sam,這兩個男人駕駛時都很「燥底」。雖然我知道,他們在我面前已經十分克制,但擅於看人眉頭眼額且過份敏感的我有些時候仍會感到不安。

 

跟Lincoln約會的時候,不知為何,他常有來電,但每次他接電話的語氣都不太禮貌,會不耐煩地說:

「點呀?你搞掂去咪得囉!」

「得啦!我會買架喇,唔好煩啦!」

「車,關佢乜事呀!我唔會想理架喎!」

完了通話後,他會瞬間變臉繼續對我談笑風生。雖然他對我禮貌,但當我想像到他們終有一天用罵別人的語氣來跟我對話,我的心便覺得寒。不知為何,我總能幻想到一個畫面,就是當他不再愛我時,會當我是「地底泥」。世界上最殘忍的事情,不是你由始至終都不去寵愛一個人,而是將她捧在掌心,再在她不留神的時候縮手,最後她會跌到粉身碎骨。

而在不久,我就第一次感受到他對我的不耐煩。那是一個星期六晚,他約了我在灣仔看話劇,我從跑馬地趕過去,因為塞車關係,遲了20分鐘。我一下車致電給他,話筒中是一把不耐煩的聲音:「喂,我唔見你喎!你究竟係邊度落咗車架?」

「修頓中心間麥當奴。」我心知不秒,已經Chok了聲很溫柔地說。一見他,塊面黑黑哋。他指著手錶木無表情地說:「我哋剩返半個鐘食飯。」我心想,半小時,More than enough,吃麥當奴也可。幸好,他的無名火在吃飯的時候已自動熄滅。然而,我一邊看話劇,一邊在想如果我再遲多5分鐘、10分鐘、15分鐘,他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緒嗎?可幸的是,往後的相處,我們再沒有遇上上述的類似案例,所以那條問題的答案就留白了。他也沒有再黑我面,所以我們還可以勉強走多一段路。

然而,想不到,那條問題的答案竟然由Sam填上。從我第一天認識Sam,我就知他是一個長大了的Lincoln。我不得說我非常了解他,但他的心意我幾乎都捉摸到。星期五晚,我跟Sam相約看楊千嬅演唱會。老早我就提議過不如吃快餐,我每次於閒日看演唱會都在新都會廣場食Food Court,吃至8:15才施施然步行過去。不過,最後,Sam訂了檯吃晚飯,6:45在尖東。那天下午,我在銅鑼灣開會,Tomi也在。他因公事回港,返一星期工,再放兩星期假,新年後才回杜拜。開會至6:30,Tomi問:「我過尖沙咀,順唔順路?兜埋你。」由於辛勞了一星期,腦袋已不能運作,我沒考慮到紅隧會塞車,只想到我不用在尖沙咀地鐵站出閘就覺得幸福,於是二話不說跳上Tomi的車。

 

說時遲那時快,我們已在紅隧口,塞車,無路可退。

「你趕唔趕時間?」Tomi問。

「Er……趕架,不過都冇辦法啦!」然後,我唱著謝霆鋒的《塞車》:

「這關係像架車困擾擠塞的市區
無言同路的一對 看著殘酷的世界
還能做做愛侶 還是要忍下去」

「做乜咁大感觸?」他問。

「遲啲話你知。你一陣去尖咀做乜,約咗女朋友?」

「係,買咗飛睇8點,本來Book咗檯食飯,不過佢放唔到工,咪一陣買嘢入去食。」

「咁你呢?」他反問我。

「去尖東食飯,然後睇千嬅。」

「正呀千嬅,不過我通常睇演唱會前都食快餐,費事咁趕啦!」

「我都係。」

 

兩個喜歡唱歌的人困在車廂裡當自己在紅館開個唱,塞車也沒影響心情。

 

7:25,我終於下車。未卜先知,我還未撥電話就知Sam的心情一定不會好,因為他曾經訴說過他有多討厭人遲到。撥通了,我又Chok聲,從未試過如此溫柔過,除了撥電話給老闆和老闆的秘書:

「Sorry呀,我到咗喇!邊張檯?」

「13號,你叫人帶你入嚟啦!」

「好,一陣見。」

「啪」的一聲,他收線了,連再見也沒有說。

 

嘩,一見到他,我以為自己回到開封府,他塊面黑過包青天。知衰的我從入門口到坐底全程保持微笑,打算還可以勉強撐得過。怎料,我見到一個很陌生的他。

「頭先我叫你搭地鐵,你話行去地鐵站遠。其實,我知銅鑼灣個遊艇會係邊,行出去地鐵站其實唔係好遠囉!」他說話的語氣冷到一個冰點。

「Er……我諗,15分鐘到。」

「係咩?比我行應該唔使10分鐘。」他繼續「電死面」(這個詞是我在警校學回來的)。我知他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如果他面前的不是我,是別人,他早已破口大罵。我,當然鴉雀無聲。What can I say?

 

好衰唔衰,餐廳直至7:40還未上菜。他望一望手錶,言詞嚴正跟我說:「你知唔知道我哋只剩低20分鐘食飯?」Holy cow,Lincoln當年句對白。

「Er……」

我心裡算一算,我的時間表還至少有半小時,我打算8:10或之後才起程。最後,8:00,他便埋單走人,我吃了一餐「滾水淥腳」的晚飯,再跟著他的急速腳步行去紅磡,有點想吐。當然,好準時到達紅館,我還有時間扮去廁所找Elsie求助。

 

其實不是什麼大件事,但不知為何我覺得好無助。話筒裡是我淒慘的聲音:

「Elsie,點算呀?我隔離個男人塊面黑過包公呀!」之後,我極速向她報告這晚的來龍去脈。

「吓?如果我係你,頭先食飯個陣已經掟返幾舊水比佢,補多一句『你自己睇飽佢』,然後走人。大佬,講到幾愛幾愛,少少嘢都包容唔到?」都說Elsie是狠角色。

「Er……咁我諗佢都係緊張我。」

「吓?返工已經要睇老細面色,唔係放工都要睇佢面色呀嗎?不過,唔好比佢影響心情,Enjoy the show!」

 

3小時,我跟他沒半點交流,感覺比自己一個去看演唱會更糟糕。旁邊坐著的是他,我卻想著我得不到的舊人。聽著《冰點》,所以記起我與那個人還是捱不過冬天。只有我一個的冬天,對他而言,或者從來都是夏天,因為有我,沒有我,其實差別不大。下次再見,眉毛會少了些嗎?

「何謂凍 趁冰點時份止步
其實凍 凍不過那條路
赤裸裸感到 做過的不可再做
如異國境遷 誰可為誰彌補
後悔我沒有阻擋你去路
還未知道 風雪會真的飛舞
如下次再見 眉毛有多少給我數 」- 楊千嬅《冰點》

步出紅館,Sam問:「我架車泊咗喺尖東,兜你返去?」

「唔使,我想搵Friend去飲杯嘢。」我微笑著說,有想過回「唔使,我搭火車返去唔會塞車」,但太「串咀」了。

「好。」

「不過,Sam,我有啲嘢想同你講。」我說罷,他望著我,讓我說下去:「今晚我遲到,對唔住,我知你感覺唔太良好。」

「我驚你肚餓啫。」

「不如,我哋算啦!我哋拖咗成年喇,唔會有結果架!」

「唔係呀,我真係冇嬲你喎,我都冇發脾氣。」但你塊面好黑囉!

「你明唔明,我連你黑少少面我都包容唔到,我諗我真係唔愛你。」我知道,如果我愛一個人,他黑面,我會想盡辦法「氹返佢」。可怕的是,我只覺得這樣的他很陌生,以往給我的安全感完全在瞬間抹掉。

 

我們站在熙來攘往的紅館外,沒再說什麼,他承諾會一輩子對我好,我聽聽就算。最後,我留下一句:「以後我哋冇乜嘢唔好再見,我唔想欠你太多,你要嘅係一個家庭,唔好再浪費時間喺我身上,到你搵到呢個人,我哋先再見啦!」

 

這一年,我不想再糾纏於這些還算不上一段關係的關係。請原諒我這個野孩子的任性,我只是不想終有一日他氣沖沖地指著我罵,說我是個有公主病的港女。在結冰前結束一段關係是最完美的結局,到融雪時已經太遲。

之後,我一個人走到尖東海傍。沒有抽煙,因為沒有太多的憂愁。我漫到目的遊走,在靜寂中反省。是,沒有一個男人是完美的,但我對男人又太挑剔。然而,如果你告訴我「你咁樣會嫁唔出」,我會給你唱:

「我也笑我原來是個天生的野孩子 連沒有幸福都不介意」
– 楊千嬅《野孩子》

我跟他不能在一起並不是他遷就我不夠多,而是我包容不到他對我不夠遷就,你明白當中的差異嗎?

我與Sam的故事,到此為止。

 

開運注意報:2/5~2/11星座運勢

濕濕冷冷的天氣加上過年前的忙碌格外使人疲倦,大家別忘了吃飽穿暖,才有力氣打拼、活跳跳地迎接過年連假呀!一起來看看接下來一週各星座運勢如何~
 

12星座2015年2月週運勢 :   2/5~2/11
 

【牡羊座】

致勝金言:我能帶給身邊的人希望。
貴人星座:水瓶座
小人星座:雙子座
 
整體運 解析:★★★★
人際關係不斷擴展,讓你在各個領域都擁有足夠的資源來化解困難,堅持往成功的路前進,資源就會向…

王建偉承認渉2宗性騷擾投訴

澳大政府與行政學系系主任王建偉發出聲明,承認澳大4宗性騷擾投訴中,有2宗訴涉及他本人。王建偉稱,2宗投訴並非孤立事件,與去年系內有副教授未被續約有關,他認為有人利用所謂的性騷擾事件「興風作浪」,和一些社會媒體「內外呼應」,散布「流言謠言」,以圖引起學生和社會不安,從而質疑澳大領導,企圖為副教授翻案。王建偉要求澳大盡快公佈調查結果,還他清白。   王建偉聲明全文︰ 近日一些媒體惡意炒作澳大某系主任所謂性騷擾事件。本人本來選擇沉默,一是因為有關事件正在調查過程中,按照程序,現階段不應向外界透露;二是清者自清,不想陷入某些媒體刻意製造的口水戰中,因為那正是它們所希望看到的。 然而這些媒體繼續造謠誹謗,並指名道姓進行人身攻擊,誤導輿論,引起校園和社會不安。 為次,本人不得不站出來發表以下聲明,澄清事實,以正視聽。 1. 某些媒體稱有數位女學生具名指控澳大某系主任性騷擾。根據本人向校方瞭解,根本不存在這樣的指控。 它們還說有三宗性騷擾涉及同一系主任。 這也不是事實。 澳大七年來共接獲四起有關性騷擾的投訴。其中兩起和本人沒有任何關係。 2. 在和本人有關的兩起投訴中,一起是同系一位女教師的性騷擾投訴。因爲此案正在調查過程中,我不能多加置評。我只想說這完全是一起誣告事件。該名女教授自2012年加入澳大以來,沒有發表任何文章,今年將面臨三年評估續約的問題。在美國經常可以聽到一些高校教師為了替自己沒有研究成果找借口,阻止學校不續約,於是編造出性騷擾的謊言的例子。 3. 第二宗和我有關的指控是在最近網上的炒作之後,我向學校求證後才知道的。 所指控的是兩年多以前的事情,投訴人並非當事人,而是一名畢業兩年有餘的男學生。至今投訴人也拿不出可信的證據和當事人。 4. 以上的兩起投訴均在去年下半年提出,所指控的都是發生在一二年之前的事情。而某些媒體故意混淆視聽,企圖造成最近在澳大又發生性騷擾事件的印象,以圖引起學生和社會的不安,從而質疑澳門大學領導。它們在此時炒作澳大性騷擾問題的另一個目的是試圖利用被它們煽動起來的社會輿論來對正在進行的調查施加壓力,影響其結果。 5. 這兩起投訴不是孤立事件,都和本人所在系去年發生的一場風波有關。去年八月我系一位副教授因為違反學校有關規定未被續約,引起澳大内某些人的不滿。他們利用所謂的性騷擾事件興風作浪,和一些社會媒體,內外呼應,散佈流言謠言,攻擊系,院乃至學校領導,企圖為那位副教授翻案。他們還煽動不明真相的學生出來指控系裡的老師,四處收集所謂性騷擾的材料。最近發生的一切正是這場風波的繼續。 6. 按照澳門大學的有關規定,在投訴處於調查階段,當事人不應向外界透露有關資訊,而非當事人更不應該知道有關案情。但是為什麼社會媒體會知道這些投訴,從而加以炒作?很顯然澳大內部有人向媒體透露這些資訊。這已經發生過多次。我要求澳門大學調查這些違反校規的洩密行為,並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 7. 鑒於最近網路上傳播的這些謠言和不實之詞已經嚴重損害我的學術和個人聲譽,我要求澳門大學儘快公佈調查結果,還我清白。 8. 我也希望社會各界包括政府有關部門和官員以及社會團体在了解真相之前,不要將謠言當作事實。根據無罪推定的原則,任何人在被證明有罪之前都是清白的。我要求學校能夠不受外來干擾,公正獨立處理此事。 9. 對某些媒體濫用出版自由,歪曲事實,散佈謠言,肆意進行誹謗和人身攻擊,企圖利用網路暴力,誤導社會輿論的行徑,我保留採取進一步行動加以追究的權利。 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系主任, 王建偉

夜半無人兄史語:太子女

太子女係我人生中第一個暗戀對象。

 

───

 

重慶大廈係一楝商住兩用嘅樓宇。樓下有兩層商場;樓上主要為住宅,但亦容許商用。當年重慶大廈同附近嘅美麗都大廈、華源大廈,都有各種形式嘅商店:食肆、賓館、裁縫店、包伙食、輕型工業嘅工場、貨倉等等。好多時同一個單位,既係工場,又係住宅。

 

細個嗰陣,我老竇間舖頭喺重慶大廈,嗰度仲有其他年紀相近嘅細路,我哋放學會一齊玩捉衣因、河濟公、埋周。當中老竇舖頭對面嘅士多太子爺,大我一年,又讀同一間小學,我哋算幾friend。咁多童年玩意中,我最中意上太子爺屋企玩……當然係玩玩具。

 

太子爺屋企有錢,佢本身已經係不折不扣嘅富二代嚟;加上佢係家中嘅孻仔,冚家對佢無限遷就,想要乜玩具,幾乎唔使開口就有 : 紅白機、超級任天堂、世嘉五代、同埋每一代 DR 磁碟機(計返通脹,每部嘅價錢等於今日一部PS4);我喺佢屋企見過四五十套星矢合金玩具、天威勇士、六神合體百獸獅王超合金,仲有無限咁多嘅變形金剛。我諗,如果太子爺冇掉咗呢啲玩具,今日佢已經自動成為百萬富翁;而我一樣係家中孻仔,連掉玩具嘅資格都冇。我中五暑假賺錢先買到人生中第一部遊戲機……嗰陣已經係PlayStation 1。

 

中意去太子爺屋企嘅真正原因,係有機會見到太子女。太子女唔係太子爺嘅姊妹,佢哋兩個完全無半點親戚關係,太子女不過係喺太子爺對面嘅一個女仔。去到2015嘅今天,我依然好記得太子女嘅外貌:單眼皮、眼珠黑的比例較多、中等身形、長頭髮、經常紥起馬尾,笑容可掬,同一般鄰家女孩差唔多……當然佢喺我腦海仍然停留喺十歲嘅階段。There are things you are doomed to remember till your death. 講開又講,其實太子女呢一身嘅外形打扮同我十幾年後嘅港女女友係幾乎一模一樣。

 

去太子爺屋企玩係名,搏見到太子女為實。上面嗰段括住個「住」字,係因為太子女根本唔係住佢對面。對面嘅單位實質係一個裁縫工場,太子女老竇老母仲有啲親戚喺嗰度做嘢,太子女偶爾會去工場搵父母,順道一齊返屋企。我去太子爺屋企又同時要撞啱太子女喺度,呢啲巧合,出現嘅機會率同你喺金鐘佔領區遇上林嘉欣更細。所以,去太子爺屋企廿次,最多只有一次會撞到太子女。

 

除咗去太子爺屋企打機,我就只能寄望太子女去太子爺間士多買嘢,先有機會 一親香澤 一解相思之愁。一年到尾夾夾埋埋會見到三五次,少就少啲,我安慰自己已經多過牛郎織女幾百個巴仙。你唔抱住呢啲阿Q精神去暗戀一個人,內心嘅起伏同情緒嘅波動肯定摧毀你。

 

我已經唔記得點解同埋幾時開始暗戀太子女。反正中意一個人真係唔使講條件。不過,嗰陣讀男校、少見女人,每次見到太子女,我都好撚緊張,唔知講乜嘢好,淨係依依哦哦,每次都言不及義,又或者一碌木咁你眼望我眼,無任何交流,徹底dead air

 

至於競爭對手,我估計,當年除咗我之外,起碼有三個人對太子女流口水。

 

第一個係太子爺。太子爺同好多人講過佢中意太子女。所以話,有錢人欺壓窮人嘅事,一路有之。不過,或者係我嘅錯覺(甚至乎係幻覺),太子女好撚憎太子爺。每次見到太子爺,太子女也會擠出一副「你好乞我憎,快啲死撚開」嘅表情。用今日嘅語言講,太子爺連兵都唔係。

 

第二第三個,係太子女嘅表弟,一對孖仔。佢哋老竇老母喺同一個裁縫場做嘢。我每次同太子女講嘢,孖仔都好似少女時代旁邊嘅body guard咁想推開我。簡直同當時動畫GI Joe(喺亞視播嘅)裏面毒蛇黨對孖仔咁一樣乞人憎。仲有,當年電視劇【城市故事】何美婷同溫兆倫嘅表哥表妹戀情,真係一時佳話-我真係嗰陣先知原來親戚可以拍拖,同埋打咖輪係唔會有啤啤。可能係咁,呢對孖仔就同時中意咗佢表姐。但如果追到,咁一對孖仔點分呢?唔使分,一齊上掛。呢啲咪叫「人細鬼大」囉。

 

其實,仲有一個人對太子女流口水,嗰個就係我親生老母。我無同人講過我暗戀太子女,但唔知點解所有人都話太子女係我老母嘅媳婦,真係令人打冷顫。當日打冷顫,到今日都打冷顫。太子女每次去士多買嘢,我老母就會捉住佢,迫佢講聲奶奶,先肯放佢走。我真係聽過幾次,太子女叫我老媽做奶奶,然後紅住面咁走。

 

嘩,歷史重演,我老母今日實畀人告虐童,而家仲坐緊監。又或者,老母叫人叫佢做奶奶,我喺旁邊就會冷言冷語講句「奶你老母」。對唔住呀阿婆。

 

咁又過咗幾年,每次見到太子女都無任何突破。其實每次見到佢,我心裏面都幾sweet、泛起一陣暖意。puppy love係咁嫁啦。梗係兩小無猜,終日無所事事,毫無目的咁先係愛;成日擔心自己喺婚宴上換唔切咁多套晚裝、又或者終日計住老公有幾錢身家嗰啲叫true love咩。Truly love your money就有份。

 

至於太子女對我有冇意思呢?

 

 

屌!佢梗係對我有意思啦。

 

 

打咗千幾字,唔通同你講其實佢唔中意我,一嘢拒絕我咩。主觀又好、客觀又好,我肯定太子女真係對我有意思嫁。

 

───

 

話說,我暗戀太子女應該已經幾個寒暑,轉眼間我已經小學五年班(嘩,唔知以為好似楊過咁,一嘢十幾廿年)。由我小一識佢到小五,估計夾埋講嘅嘢唔超過一百句。我無佢屋企電話,唔知佢屋企喺邊;嗰陣冇電郵、冇 ICQ冇 MSN乜柒都冇。見佢只可以等運到。

 

要見太子女都已經用上大量嘅運氣,都唔好提約佢。

 

等撚咗幾年。某個星期六,幸運、勝利同破處女神終於嚟探望我。

 

話說,周末我老媽唔煮飯,所以即使我得十歲八歲,佢偶爾都會畀幾十蚊我喺尖沙咀食飯,所以我會儲儲埋埋一次過去新花都食餐好嘅呢個星期六,居然畀我一朝早喺重慶撞到太子女!

 

我離遠見到佢,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衝過去佢度。

 

「你……今晚有乜嘢做……一齊……食飯好唔好?」好大膽呀!我真係色膽包天呀!!我呢個舉動,比起去老麥自己叫嘢食、仲要講句“我大個仔咧嘛”更加大膽一億倍呀!(註)

 

但嗰陣我驚佢會拒絕我。

 

 

 

「好啊!」佢一口答應。

 

我嗰陣覺得自己係世上最幸運嘅小五學生。突然間重慶大廈變成一大片草原,仲有大量蝴蝶喺我身邊飛過。烈陽普照下,我一個人喺草地自轉,之後旁邊嘅動物,乜嘢獅子老虎河馬,逐一嚟恭喜我終於約到太子女。

 

pingpong

[其實我腦海唔係呢張圖。不過懶得搵]

 

跟住幾個鐘,我都沉醉喺「我居然約到太子女」呢個美好嘅結局度,不斷咁幻想好多嘢。

 

因為我太過沉醉,結果居然無諗到食乜同去邊度食。一個小五學生又邊識呢啲咁複雜嘅問題……於是我哋搭小巴去咗黃埔花園,即係太子女真正住嘅地方。呢次亦都係我第一次去黃埔花園。

 

由重慶到黃埔,最好嘅方法唔係搭南方航空嘅內陸線,而係喺北京道搭小巴……我好記得,嗰陣排小巴條龍好長好長,我哋排咗好耐先排到第一……上車之際,我一個標童上咗車,然後

 

 

 

 

 

 

 

 

我搵咗個單人位坐。

 

 

 

 

哈哈哈哈哈,明明要溝女,點解我可以咁撚柒、咁撚戇鳩、咁撚低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仲好記得,太子女呆咗一呆,無講嘢,跟住揀咗貼窗嘅雙人位坐。最後架小巴填滿人,即係話,我同太子女之間,無撚端端坐咗一個阿叔!嘩哈哈哈哈,最撚搞嘢係,成程車我繼續同太子女傾計,中間也隔著個大叔。呢啲仲唔係薛凱琪所唱嘅:而明知我們隔著個大叔?

 

點解我要咁做?我唔知。嗰刻唔知、而家唔知,我諗係人類歷史上面都冇人會解答到。愛因斯坦番生都唔識答,李天命唔可以,楊天命亦唔得。對我嚟講,呢個坐單邊位嘅行為,純粹出於直覺,幾乎無經過思考。我呢個動作好自然、好機動,同你打開隻AV就會除衭拎紙巾一樣。即係話,我嘅獨毒,早已滲入咗骨同血裏面。

 

我去到十五六歲,識咗第二個女朋友(即控制狂aka「我關心你呀嘛!」),先醒起原來當年我同太子女咁樣坐小巴法係有問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咧,去到黃埔食乜嘢?

 

麥記。

 

嘩哈哈哈哈,我認真嘅。當年邊知乜嘢出名食肆,又無錢,唔食麥記就屎都冇得你食。再者,食麥記仲要係由太子女提出。嘩,呢啲女人娶得過。

 

6

 

───

 

食完麥記,去咗黃埔地牢間電子遊戲機中心打機。

 

嗰陣真係太細個,太單純。無拖手、無kiss、無摷、無去公園打野戰,連約下次去街都冇,就咁去咗機舖打機。打咗乜嘢game,真係無印象,最大機會係街霸2;最有可能係我用春麗,喺太子女面前表演爆一次機-我街霸2用春麗係超勁。嗰度好似仲有少量機動遊戲玩,但玩咗乜,好似洗咗腦咁。

 

打咗一陣,我哋喺機舖行返上地面,轉一個彎就係佢屋企樓下。我默默咁望著佢行入大廈,跟住自己就搭小巴返屋企。

 

───

 

嗰次之後,我無見過太子女,亦無聽講過有人見到。我坐單人位對佢嘅打擊睇嚟真係太大。

 

某日,太子爺落去我老竇間舖,叫咗我出去傾計。嘩,只係小學五六年級,「出去傾計」,好大個好成年人好黑社會。

 

「喂,畀你。」太子爺樣衰衰咁遞上一張紙,上面寫住一個七位數字。

 

「乜嚟?」我戇鳩鳩問。

 

「XXX屋企電話號碼。」XXX即係太子女。

 

「你唔係話你冇嫁咩?以前問親你,你都話冇。」

 

「咁你而家要唔要呀?唔要拎返嚟。」太子爺想搶返個電話。

 

「神經病,梗係要。」我袋咗個電話號碼就走。

 

點解太子爺會無端端畀個號碼我?呢個問題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我諗咗好多年,直到碩士畢業之後,終於覺得只淨返一個可能:

 

 

個電話號碼係太子女叫佢畀我嘅。

 

 

太子爺點會無端端畀佢電話我?一係佢知道同太子女無可能,成人之美;一係太子女叫太子爺呢隻兵畀佢嘅電話號碼我。

 

可惜我當年未有咁嘅智慧,唔識將件事倒返轉頭諗。去咗讀大學,遇到港女,我都仲未識呢啲詭計,結果畀佢引咗我入局(到今日我都唔識呢啲嘢。責任主編都係咁樣呃咗我返嚟)。當時拎住個電話,我只係好似情竇初開嘅女仔咁,望住枱上面個號碼發呆,喺度諗:

 

打唔打過去好呢?

 

如果當時知道係太子女畀電話號碼我,呢個根本唔係問題;問題應該改為去邊度拍拖咀咀。

 

最後,諗咗半日,心諗:唉,點都好,死就死。

 

拎起聽筒,按號碼,打去。

 

「講乜好呢?」猶豫不決,按到第四個號碼放下聽筒。

 

「就問她近嚟點啦。」又按起號碼。

 

「萬一她記唔起我係邊個,點算?」仆街,又放低聽筒。街都出埋,生同幫你生埋咁滯,咁都唔記得?

 

「死就死啦。再直接約佢出嚟先算。」一鼓作氣。男人老狗,婆媽不堪。怕乜呢?我都唔知。

 

總之我怕。

 

響咗兩下。

 

「喂。」傳嚟一把男聲。

 

太子女老竇。

 

我嚇到即刻cut撚咗線。

 

如果世界懦夫排行榜,我應該係殿堂級人馬。

 

原來我就算有電話號碼,幸福仍然彌留,機會依然流逝。一段美好嘅姻緣,因為佢老竇聽咗一個唔應該聽嘅電話,就灰飛煙滅咗。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子女若然你到今日都無男朋友,好應該怪你老竇。係佢令你走失咗我呢張咁好嘅牌。

 

我之後冇再打去,一次都冇。好快我連唔知將個電話號碼放埋咗一邊,最後連自己都唔記得去咗邊。

 

到咗小六,要考學能測驗,日操夜操,我開始少去重慶大廈。

 

上咗中學,放學會直接返屋企,唔再去重慶大廈。

 

於是,第一次約會,居然成為最後一次。

 

───

 

又過咗好多年。

 

我升上中學,拍過兩次拖;後來老竇老母離婚,老媽唔再去重慶大廈幫手,我冇同兒時嘅玩伴聯絡。太子女,仲有重慶大廈嘅玩伴,無聲無息咁係我嘅世界消失咗。

 

但我仍偶爾會諗起太子女。

 

到咗大學,識到個同學。唔知點解,我同佢講起太子女呢件事,先知原來佢個妹同太子女讀同一間中學,但低一級。我託朋友搵嚟佢個妹嘅校刊,等我睇下太子女變成點嘅樣。

 

一搵!我喺校刊搵到太子女,大個咗她仲正,成個林嘉欣+劉小慧咁,仍然保住處女之身等我。之後我約佢出嚟,乾柴烈火,驚天動地,跟住有情人終成眷屬。

 

───

 

傻豬,呢個世界邊有咁撚理想、咁撚順利。係咧喎!外星人嚟地球又睇中你條死港女,唔強姦完中出完你閃咗去之餘,仲要同你動地驚天愛撚過,浪漫滿瀉,真係發夢未有咁早。

 

現實係,我將幾本校刊掀完又掀,喺啲班相度都搵唔到太子女同佢個名,連佢個姓嘅女仔都無一個。最有可能係,太子女已經移咗民-畢竟97前有幾個同學朋友都移咗民去加拿大。

 

咁多兒時玩伴,我淨係關心太子女一個。距離我最後一次約會,我已經二十五年冇見過佢,已經踏入銀禧紀念,哈哈哈哈哈哈哈。今時今日喺街度撞到太子女,兜頭兜面嗰隻都唔會認得。更加重要係,而家見返,會唔會將我腦裏面美好嘅回憶摧毀咗?如果而家太子女變到成個魯芬咁,又或者佢其實改咗名叫林嘉欣,又點?所以咁多年以嚟,除咗大學搵校刊嗰次,從來都無諗住去搵返而家嘅佢。

 

好多年前,有朋友同我講,你掛住「一個人」,同掛住「一段關係」,係兩件唔同嘅事。我清楚知道,我只係對呢段開唔到果嘅小愛情存有美好嘅幻想。就好似九把刀喺【那些年】對溝唔到沈佳宜一樣,要寫一整本書、拍一大套電影嚟紀念佢。電影中沈佳宜喺尾段放天燈「好!在一起。」嗰幕,完全係九把刀一廂情願沈佳宜對自己有好感、好想同自己一齊嘅投射。

 

回憶總是美好,我會好好保存呢段既柒又sweet嘅回憶。得閒拎出嚟自high下都好。

 

大佬,兩個人搭小巴自己走去坐單人位喎。

 

───

 

註:當年麥當奴其中一個電視廣告,有個細路自己去櫃位點嘢食,點完仲要好神氣講句“我大個仔咧嘛"。呢啲洗腦嘅對白、加上針對當時嘅小朋友,仲有老麥一個又一個堅到震嘅廣告,麥當奴喺香港好快成為快餐嘅象徵。

 

一手釀出對土地的無限眷戀,傳統工法蘇格蘭威士忌釀酒師

bruichladdich_1_0.jpg
在經濟效益的影響之下,商人為了追求最高利潤,造就許多看似理所當然的選擇,但是世上總不乏一些固執的「傻子」,成本對他們來說並不是絕對考量,反而是一種無形的情感驅使著他們前進,比起普通的工作者來說,他們更像是一群守護者,守護著心中認定的價值,這類特殊的族群常見於身負傳統技藝的老師傅們身上,例如匈牙利手工製鞋師或日本傳統工藝木匠,然而有一批人也擁有同樣擇善固執的精神,就是來自以威士忌聞名的小島—蘇格蘭艾雷島上的布萊迪(Bruichladdich)釀酒師們。

閱讀全文

神魔‧粵配‧魔法少女-你有玩出屬於自己的風格嗎?

10429303_835910799815922_3704871485729341269_n

 

「新的Idea,通常都是base on舊的Idea而出來的。」

這句話說,出自於遊戲公司Madhead的創辦人曾建中之口-不錯,就是那創作了神抄…啊不對,是手機遊戲《神魔之塔》的製作人。關於《神魔之塔》抄襲了日本的手機遊戲《Puzzle and Dragon》的爭議,相信這專頁的讀者大都耳熟能詳,我在這裡就不再多費唇舌作補充了。這次想談的,反倒是曾建中回應《神魔》有否抄襲《PAD》時,所說的這句話。

「新的意念,大都是建基於舊有的意念而來的」,這句話本身其實沒有甚麼問題,甚至可以說是個相當正確的道理。相信很多創作人都曾經這樣慨嘆過-在這年頭,還有甚麼東西是「新」的啊?好的題材、好的意念,有趣的故事與內容,好像全都在這二千年間都被人用光了。生於這年代的創作人,我們還能為人類帶來新意嗎?

但結果,我們還是能夠造到的,「新意」還是存在於這個年代。能夠造到的原因很簡單,就只是因為人類是懂得學習的生物而已。創作人懂得從不同的作品中,找到各種曾被不同人提出過的意念;我們細心研究,大膽構思,希望能以屬於自己的方法,把這些「舊有的Idea」以「新的方式」作重新演繹。結果,在融合了各種「舊有的Idea」後,「新意」就此誕生,新作品並因此而面世-這就是人類透過學習,進而學懂創作的一種方法。

 

被抄襲的日本手機遊戲《PAD》,其實正正是上述意念的最佳代表。《PAD》的玩法說穿了,其實也不過是融合了常見的舊有遊戲元素而已-「轉珠」其實不就是另一遊戲Bejeweled的變奏嗎?「寵物育成」更不用說了,根本就是《寵物小精靈》等RPG遊戲裡最經典的主題。單從遊戲玩法所包含的元素這點來看的話,《PAD》這遊戲根本沒有新意可言。但當把「轉珠」+「育成」的玩法套用在手機遊戲的介面,並加入課金元素後,一隻嶄新而成功的新遊戲就此誕生了。這就是「新的意念,大都是建基於舊有的意念而來」的最佳實證。

但《神魔之塔》,真的有實踐到曾建中那至理名言嗎?很遺憾,我就不覺得它有成功造到了。對,曾建中或許可以辯說《神魔》也不過是「學習」並「取材」了《PAD》,拿了「手機轉珠遊戲」這一元素來創作了新遊戲。但曾建中似乎不明白,要「建基於舊意念去創作新意念」,其實最重要一環的,就是要以屬於自己的風格把那「舊意念」去重新包裝,這樣才算是成功的新創作。把「轉珠」+「育成」的玩法作成手機遊戲,《PAD》是第一人,所以他就是成功的創新了。看到PAD的成功就來跟風,照板煮碗再來一隻手機轉珠遊戲,以為套個仿歐美特色的畫風就能被人當成創新嗎?這也未免想得太美了。更不用提《神魔》還要連人家的寵物插圖、甚至技能跟數值都順便「參考」了啊…

 

或許大家會覺得奇怪,《神魔》抄《PAD》已經是舊聞了,怎麼事到如今還要再拿出來討論呢?其實,這是因為今天我看到一則新聞,讓我想起了曾先生那句至理名言而已。話說內地有套動畫名叫《巴啦啦小魔仙》,正如其標題所言是套以魔法少女為題材的動畫,並剛在近期開始播映第三部。因為《巴啦啦小魔仙》中各個角色以及吉祥物的造型、以至變身畫面均相當「神似」《光之美少女》裡頭的的設計的關係,所以就遭到日本網民的嘲笑了。

看畢這則新聞後,我第一時間的感想是這樣的-其實中國的動畫界已經有進步了啊!想當年那套得獎的內地動畫《心靈之窗》,根本是直接用「影印道」把新海誠的《秒速五厘米》搬字過紙地重描一遍了。現在這個《巴啦啦小魔仙》也不過是模仿了人家的《光之美少女》而已,其實真的是有進步了。

我這不是在嘲笑中國的動畫界的-事實上就算是致敬、借用別人的素材,也一樣能創作出受歡迎的新作。將要推出續集的電影《Pacific Rim》(悍戰太平洋/環太平洋),其內容分明就是向日本的機械人動畫致敬,還不是憑著自家的技術創作成一套受歡迎的作品?動畫《RWBY》也分明是借用了日本的魔法少女動畫的元素,但套上自家的3DCG技術並以精彩的打鬥場面作為賣點後,還不是一樣大紅大紫,甚至紅回日本嗎?這兩個影視作品,就是「建基於舊意念去創作新意念」的又一最佳例子了。

參考也好,致敬也罷,這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就是能從這些舊有的元素中,玩出屬於自己的風格。中港台的創作人啊,這道理你們明白嗎?

 

***

 

其實原本文章理應就此完結,但在看到動漫無雙的專頁轉載了關於粵語配音的討論後,我就也想來獻醜一下,為這場討論作點補充。

直截了當地先說結論好了-希望香港的粵語配音界,能變得跟日本的聲優業一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原因很簡單,因為在日本,配音是整個動畫產業的一部份,但在香港裡卻不是這樣的一回事。日本的動畫界,有自己的動畫公司創作動畫,然後連帶地會有專門的聲優事務所,找人去專門為這些動畫進行配音工作;然後日本又有專攻動畫迷客群的唱片公司,懂得把聲優包裝成偶像跟歌手來出唱片,拓闊聲優在工作上的範疇…在日本,配音和動畫本身已環環相扣,亦達至合作的關係。相比之下,香港的配音界,也不過是香港的電視台裡的其中一個部門而已。希望配音員能夠變得像「聲優」一樣?多造幾套香港出品的動畫出來再說吧。

沒有自家製作的動畫,香港的配音員就只能成為「執二攤」的藝人而已。他們永遠都不得不面臨著「珠玉在前」的壓力-日本動畫當然是以日語寫台詞,用回日語演繹自然是最到位的,香港的配音員從一開始就已輸在起跑線上。近年日本聲優的偶像化之勢愈演愈烈,動漫迷鍾情於某幾位特定聲優,甚至因此而追看部份動畫,更已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聲優早已奪得動漫迷的芳心了,香港的配音員難以再討好動漫迷的耳朵,也是平常不過的事情。

在這樣的情況下,難道香港的配音界還應該繼續「硬碰硬」,希望單靠配音員的魅力和演繹,去得到觀眾的讚賞吧?我想這很明顯不會是明智的造法吧。所以,我很欣賞香港配音界在「在地化」上所在的功夫-粵語是香港人日常就在講的,最熟悉的語言。既然如此,粵配自然就能順理成章地,把動畫本身的台詞以最親切的方法演繹出來了。不是硬生生去照搬日文的原句,而是取其原意,用香港人的說法方法重新演繹-這就是香港配音界現在正在做的工夫。在搞笑動畫中,如此造法的優勢猶其明顯。

這樣的造法,會遭到部份動漫迷的不滿,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只鍾情於「原音」跟「原文」的人,無論粵語版改得怎好,他們也不會接受,而是只會高舉「日語原版才是最好」。這些人,從一開始就已經不會粵配的受眾,勉強去討好他們,也不會有甚麼好結果。

因此,我只想香港的粵配界說聲加油-請繼續謹守你們的專業,發揮你們的創意,繼續玩出屬於自己的風格吧!

 

《巴啦啦小魔仙》相關報導:
http://news.livedoor.com/article/detail/9719292/

 

 

露西亞國師:應重建奧匈帝國 抵禦美德帝國主義

標得利士 - 曾有露西亞總統布丁的「國師」之稱的杜金 Aleksandr Dugin,日前接受匈牙利右翼政黨的媒體網站訪問,表示匈牙利應該和塞維亞、羅馬尼亞、斯洛伐克甚至奧地利重新構建一個國家,作為美國、德國和露西亞勢力之間的緩衝地帶。 而杜金表示,民族國家的時代已經過去,因此一個大匈牙利的重新行程,有利歐洲的穩定。 杜金向來不乏爭議言論,之前更表示露西亞應當正式進入烏克蘭,這是天命。 奧地利信差報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