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愛出發的 Facebook 粉絲團經營術

從愛出發的 Facebook 粉絲團經營術

昨天 Cheers 雜誌舉辦「亞洲人才創新論壇合作」,邀請台大新聞 e 論壇行政統籌彭筱婷、插畫家馬來貘、「直接跟農夫買」社會企業發起人買買氏以「我就是媒體:分享才有影響」為題進行分享,以下為活動記錄:

對新聞的愛——「我只看新聞 e 論壇,因為他們會道歉」

來源:新聞 e 論壇

學運寫下台灣歷史無可抹滅的一頁,也塑造了新媒體典範。

台大新聞 e 論壇從本來僅有幾百名成員的學術性社團,因 318 學運暴增到 9 萬人,一切只因四名學生誤打誤撞進到立法院,秉持新聞人的精神記錄歷史現場,沒地方發文,Facebook 成了最直接便捷的平台,幾乎是「誤打誤撞」成為外界口中的「學運官方媒體」。

狀況很突發,這批年輕學子藉著高度機動性,搭配唾手可得的 LINE、Facebook、HackPad、UrStream 通通派上用場,靈活運用科技,迅速反應,不浮誇不鋪張,簡潔利落的填補學運中的訊息真空。隨著學運戰線拉長,除了即時短訊之外,他們也新增豐富的圖文報導、專題、圖表、以及攝影作品,儼然一家從 Facebook 降生的專業媒體。

這批 90 個人組成的編採團隊,儘管內部對於學運的意見並不一致,但對新聞的處理原則俱有高度共識,「忠實完整的記錄現場」就是他們的最高準則。

他們並非完美無缺,學生衝入行政院當天,身在現場的三名成員陸續回報「警察丟催淚瓦斯了!」守在立法院編輯台現場的編輯們驚慌失措,急忙在 LINE 上瘋狂轟炸訊息只為確認消息的真實性。時間緊迫、兩邊現場全都亂成一團,最後他們還是發了短訊,但三分鐘後,一名編輯問道「我們有人聞過催淚瓦斯的味道嗎?」

再次經過確認之後,新聞 e 論壇馬上發了道歉訊息。彭筱婷以這個看似負面的經驗作結,它像一把利刃,一下子劃開新世代媒體與傳統媒體的巨大差異,也映射出新媒體的光芒。一名讀者在該道歉訊息下面留言:

我都看他們,因為他們寫錯會道歉。

靈活掌握技術是一回事,這群學生對於「做新聞」的態度,無非是本次學運最令人振奮的現象之一。

誠如彭筱婷所言,社群時代創造新的溝通形式,但是永遠不能忘記的是「信任」,社群的重點永遠都是人,工具只是其次。

幸而,這顆學運衍生的新聞種子藉著群眾募資的力量,將會繼續成長茁壯。服貿爭議暫時冷卻,新聞 e 論壇持續追蹤,已經推出一支影片,短短兩分鐘,帶領大家回顧服貿半年進度,今年底也預計推出大選專題。

對創作的愛——從粉絲團創造個人經濟,馬來貘的祕訣:做自己

馬來貘的粉絲團經營哲學,與他自己的個性,以及粉絲團最終呈現出來的氛圍,全部如出一轍。簡單的筆畫,搭上獨特的幽默感,他只畫自己真正心有所感的事物。因為一幅「汐止雨不停」,粉絲團第一次大躍進,從幾十名親朋好友護衛隊增加到五百多名,後來畫了一篇「台灣 vs. 日本電視新聞台」,引起強烈共鳴,一下子激增到一千多人,現在,這隻黑白擬人動物已經能夠號召數十萬粉絲實踐 O2O,在烈日下抱著大同電鍋排隊,只為得到馬來貘的親筆簽名。

沒錯,馬來貘已經代言無數產品,電鍋、行李箱、亞洲航空、香港誠品、東門捷運站,處處可見它的足跡。

儘管找他代言的品牌接踵而至,但馬來貘說,如果是與他自己個性相斥的產品,創作起來既沒勁,粉絲其實也看得出來,迴響自然相對冷淡。因此,後來他便只接受調性相符,並且尊重馬來貘創作自由的品牌。

開啟粉絲專頁人生是意外,但走上這條道路之後,馬來貘對於「養粉絲」可是有自己的一套。不若有些粉絲團「已讀(不讀)不回」,也不像另外一些粉絲團「必讀必回」,他採取跟追求伴侶一樣的策略,欲擒故縱,有時回應、有時不回,反而帶給粉絲驚喜。說穿了,始終如一做自己,不正是他受到粉絲熱烈追捧的原因?

對在地的愛——買買氏用 Facebook 搭起生產者與消費者的橋樑

來源:直接跟農夫買

 

曾經撰寫過《棄業日記》一書,買買氏於 2010 年成立「直接跟農夫買」粉絲團,集結她「棄業」之後認識的農夫,立志牽起農友、消費者和土地的公平關係。2011 年,她出於無意,在粉絲團中寫下一位芭樂老農的故事,沒想到芭樂十分鐘內完售,也曾用文字協助宜蘭有機稻農一週賣掉三萬斤有機米,堪稱善用社群進行「內容行銷」的模範。

自此「直接跟農夫買」知名度漸增,但是粉絲變多的同時,觸擊率卻一路下滑,不過她安慰自己,這樣不盡然是壞處,因為留下來互動的都是主動參與、忠誠度高的網友。買買氏也觀察出「直接跟農夫買」的公式:

觸擊人數 x 1/20 = 按讚人數 x 1/20 = 立即行動人數

若您也是粉絲團主人,您的公式又是如何呢?

最後,買買氏半開玩笑地說,如果粉絲團實在慘淡到不行,只好使出殺手鐧,帥哥正妹牌永遠有效,外貌亮眼的芭樂農往往秒殺,臉孔姣好的檸檬農迴響同樣破錶,「找出生產者最美麗的樣子,會有得救的一天」。

小結

Cheers 這場講題為「我就是媒體:分享才有影響」,能夠讓個人成為媒體,網路社群自是關鍵。如果沒有社群網站,也許台大新聞所那四名學生衝到第一現場的珍貴報導只能在校內流傳,也許馬來貘進入設計公司工作,難以走上自創品牌之路,也許買買氏無法牽起消費者與農夫的聯繫⋯⋯

社群網站為他們創造了可能性,但將可能性實踐成真的,仍是來自他們自身的熱情。他們的本意不在累積粉絲,他們不若大企業大品牌制定精密的行銷策略,沒有太多行銷預算,很多行為都是從單純的熱愛出發,無心插柳柳成蔭,新聞 e 論壇從私密學術社團變成最多人關注的學運訊息集散地,馬來貘本來只把粉絲頁當成作品的「倉庫」,買買氏勾勒農友故事意外達成交易效果。

不過即使成果豐碩,他們都依然保有自己的個性。社群網路的便捷與發達,人人都可做自己的媒體,從單純的分享開始,也許你也能在其中開闢出自己的天地,但要記得,你所分享的事物,要先能與自己產生共鳴。

遮打革命與社區經濟

 

隨著運動進入持久戰,開始出現不少指責運動影響市民生計的聲音,持續下去,市民和行動者可能會變得越來越對立。但回想運動的本質,我們不是爲了我們每一個香港人在爭取屬於我們的權利嗎?今晚走訪了一些旺角小店,發現運動的確令他們損失了一些生意。大連鎖店會受這場運動影響多少,不在我的考慮之內,倒是本來就該是我們生活中緊密互動的一些小店,我們如何能和它們更緊密地走在一起呢?

社區,是這次運動的其中一個重要陣地。有朋友在街頭寫上:「還我小店。」這該不是說「還我」被運動影響的小店吧?我想當然地認爲這是一個對我們平時生活裏,小店被大型連鎖店逼迫,讓我們缺乏選擇的一個反思。當你用心一想,就會發現一個非法的專制政府,是我們生活裏的許多社會問題的罪魁祸首;當它越來越失控時,問題會越來越嚴重,我們能做的除了上街抗議,更多的就是從生活裏的每個領域進行反攻,使得這個政府重新變回我們的政府。反攻的方式,其實平時我們都想過,包括鼓勵促進社區經濟,透過支持社區小店來抵抗大型連鎖店對我們生活的壟斷,但這些方式,又如何可以在這場運動裏實踐呢?(這裏所謂的「社區經濟」,與平時純粹以金錢作爲交易手段的主流經濟不同,而是透過社會互動强化社會資本,使得消費者和生產者都能達致一個利益共同體的方式。)

 

以下是一些運動裏在個人層面可以嘗試的方法:

1. 當你渴了,想買水以外的飲料時,可否不習慣地走進便利店裏去「嘟」八達通?可否找尋地鐵站出口的報攤或多走幾步尋找街巷裏的士多店呢?當然最好盡量自備水壺啦!有報攤懸掛著黃絲帶,儘管走過去,給個微笑;如果沒有黃絲帶,可以買份報紙或雜誌,買把傘,買包菊花茶,說一聲「不好意思,請理解並支持我們。」不妨花時間跟街坊簡單地解釋,看似不斷高升無法下降的店租,很大程度是因爲一個難以打破的官商合謀對權力的壟斷所造成,我們就是希望打破這樣的一個局面。有報攤老闆表示理解,期望大家快點成功,就可以回復平常生活。我說,「其實我們大家也不想這麽辛苦,每個人都想過著安穩的日子,但我們的政府對各種問題視若無睹,對我們的呼聲充耳不聞,所以我們需要更多的人來支持我們,老闆你也可以支持我們的哦!」

2. 當你餓了,可否不習慣地走進大街上的連鎖餐廳,而是繼續多走幾步,尋找小巷道裏的小餐廳或小食檔呢?有小店爲運動義贈飲品,說水不夠營養,豆漿才可以補充體能。她們坦承生意受影響,我們無法對她們要求太多,但爲了回應這樣的熱心,就讓我們跑進她們的店鋪裏熱烈地擁抱她們的美食吧!當這個運動,某一天結束了,我們回到我們的日常生活裏,我們就繼續支持我們的社區小店。有一天,你會發現有很多小店其實不衹是爲了賺你的錢而堅守在一個「連鎖崛起,小店倒閉」的浪潮中,更多走下去的力量,可能是來自左鄰右舍的支持。

3. 接下來幾天都可能是全日持久戰,時間不容易過,如果你不想跟著臺上的人唱歌,其實你可以走到一旁靜靜的看書,或許可以找幾個朋友,在運動現場和朋友們舉辦小型讀書會。你可知道除了金鐘的漂書櫃,三個區域都有不少樓上書店?有家樓上書店門口掛著黃絲帶,老闆説生意下降五成,但支持運動,稍後關店後會去金鐘。我不要臉地問,如果我們搞一個支持小店活動,鼓勵大家穿著黑衣帶黃絲帶來,你能否提供95折呢?老闆給的折扣可不衹這個…買本書,搞個運動中的讀書會,這是不少朋友已經開始的實踐。就讓我們在把理論實踐到運動裏,在運動裏持續地深化對理論的理解。

4. 運動有些時候會有點沉悶,或許書也不容易看得進去,有朋友提議,不如玩board game?三個區域也有不少board game店鋪,一個不到一百元的迷你派對游戲,可以讓某些朋友,或許剛認識的朋友,打開隔膜,互相瞭解。(以前和學生們玩過很多。) board game具備教育意義,而且不少更涉及社會議題,某些小型游戲更打著「抵抗」或「推翻」的名號。可惜香港的高租金使得board game店的生存空間比二樓書店更小,值得喜歡玩的朋友支持。有board game店鋪24小時開放,讓參與運動的朋友免費充電,休息和補給。累了,就和朋友們去放鬆一下。街頭玩小型board game的成本很低,如果遇上突襲,也可以馬上把一堆卡收進書包,換上另外一個作戰狀態。若認爲這就是嘉年華且不適當,隨便插。

 

如果想進一步組織活動,以下是一些建議:

1. 透過初步消費,與店鋪聊天,實際瞭解他們的生意情況,以及對運動的看法,可否理解運動理念或手法(不一定要她們支持)。
2. 在得到她們的允許後,把她們的店鋪名稱和地址列入【受影響並理解運動的店鋪】清單,與參與朋友分享,鼓勵她們去這些小店消費。
3. 進一步嘗試取得店鋪支持,如提供休息/充電/店鋪優惠等,把她們的店鋪名稱和地址列入【支持運動的店鋪】清單,再把她們支持的理由寫成小故事,配予相片,在網絡分享,鼓勵更多參與者支持她們,也鼓勵更多店鋪參與。

還有很多促進社區經濟的方法,可以在這個運動裏實踐,上述方法衹是抛磚引玉。因爲這個運動是一個全民運動,我們不需要依賴所謂的大會來領導我們做什麽,我們可以幾個人約好就開始嘗試,每個人都能做到。讓我們和社區走在一起,重新拿回屬於我們的城市。

 

有圖有真相,科技抗謊言

tiananmenps5n-3-web

 

這個星期的心情很沉重,佔中進入第五天,表面平靜但底下充滿暗湧,沒有人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我身在外國全完幫不上忙。除了把Facebook頭像轉成黃絲帶,每天返工緊貼香港即時新聞外,實際能做的很有限,連帶在網上和別人討論也沒有心情,要說的早已說過,現在只能看事件如何發展。

沒有心機寫正執筆中預測今年諾貝爾物理獎的文章,想寫一點與佔中有間接關係的東西。如果我能天真地相信結局是邪不能勝,如果689落台,如果港人成功爭取真普選,如果甚至佔中真正的遍地開花,引發中國各城市佔領運動,中共步蘇共後塵倒台,結束一黨專政,誕生新的民主中華,那世界多麼的美好。可惜現實往往是殘酷的,我不敢亦不想去預測佔中的結局如何,倘果發生沒有人願意見到的最壞情況,我們最起碼有責任要保護歷史真相,讓世界讓後代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能讓歷史被邪惡的政權任意改寫,讓佔中變成萬人支持(偽)普選。

 

早前在EE Times讀過一篇文章,講述當年八九六四的非常時期,外國工程師們展現的道德骨風。話說當年天安門鎮壓之後,共產黨全力充公屠城的照片和影像,所有離境旅客要搜身,不許攜帶菲林和錄影帶出境,搜查外國記者的酒店,中斷CNN的微波傳送。很多解放軍暴行證據從此灰飛煙滅,只有少部份成功偷運出來。

在六四發生的同一個星期,美國芝加哥舉行IEEE電子消費產品技術會議,而會議的是數碼相機第一次公開亮相。在會議中幾間有份開發數碼相機的公司,Sony,Canon,Casio,Kodak的工程師們作出一個艱難決定,放棄一年一度發表新技術的宣傳機會,懇請各大傳媒不要提及任何有關數碼相機的報導,因為遠在北京的幾位外派記者,持有數碼相機原型機正在實地測試,那時中共還未知道有數碼相機的存在,他們還未懂要去截停數碼相片的傳送,讓珍貴的新聞圖片有機會經電話線和藏在行李的磁碟流出來,把解放軍的罪行公告天下。

 

註:原文的標題說王維林擋坦克照片,都是從這個途徑流出來。我做了少少功課去查證,擋坦克相一共有五個版本,四個版本從酒店用長鏡拍攝,而原文配圖採用的是AP版,那肯定是記者托外國留學生偷運菲林出來,因為記者後來的訪問有提及。其中近距望地面拍攝的版本在2009年才初次發表,亦肯定不是數碼相片。數碼相片最有可能是CNN發表第一張的曚曨擋坦克照,根據紐約時報無從查證的推斷,那張相是用Sony數碼相機拍攝的。

Source: EETimes, “How Best-Kept Tech Secret Got Tank Man Images Out of China", by Robert Doherty

 

堅持非暴力,不等於完全解除武裝

旺角現場

旺角現場

 

政治是博奕,是鬥爭,充滿計算。當香港人滿腦子都是在想如何保住非暴力這光環的時候,對手每分每秒都在利用香港人這個執念,以它來為自己的陰險做單擋。

對手之陰險,其實香港人心底裡都一清二楚。但他們清楚,也還是不想要面對,寧願一頭栽進沙裡,幻想世界都在看自己留在地面那吃力的矮身,覺得值得驕傲。主流的香港人就是如此害怕與政治沾上邊,潔癖成癮,如此鍾情於情感和形象,忘掉意志。今時今日,大家折墮得像發了瘋了似的在每個佔領地提醒和理非非的原則,表面上是為了外界的觀感,實際上只是在為自己長久的愚昧打圓場。

在香港,覺悟的人少之又少。他們是非主流,好久好久以前,就深愛過了香港,守衛過了香港,最後拋棄過了香港。他們的timing,與主流錯開,早就感到心灰意冷,偏偏到了主流終於肯醒的一剎,還是按不住那想要放過自己的內心,不由自主地衝到大小戰場與主流並肩而戰。學聯學民順應主流而炮製出來的非暴力光環,像個吸塵機一樣,將他們吮得實一實。於是,他們被迫服從學聯學民,而那愚昧的主流思想,就綑綁和支配了早就將問題一想再想過的非主流思想。

香港大多數人共享的政治潔癖,最終就埋下了現在大家不得不左防右防的禍根。旺角戰場起初奠立之時,學聯只肯承認港島值得佔領,千方百計的和那隨時會有衝突一般的旺角割蓆,是潔癖。關鍵第一日,全香港對旺角喊打喊殺,視其為龍蛇混雜之地,阻止市民前往旺角與MK仔接近,也是潔癖。再到了尖沙咀有市民佔領,好些人說要提防「壞人」,都是潔癖。他們之所以對暴力零容忍,視其為足球一樣左踢右踢,說到底,都是為了保住光環而已。

結果,這個由自己親手套在自己頭上的光環,越近十月一號,就越使得對手的暴力更形恐怖。大家越要與不乾淨的少數暴力人士劃清界線,對手就越是追著大家的背,往那裡貼恐怖的標籤,因為他們知道大家的光環脆弱,經不了考驗,很輕易就會功虧一簣。刻意發放有警察自殺的消息,企圖引起警員失去同袍的悲憤,激發其心中仇恨,甚至在前線警員也不知情的情況下,安排僱傭兵當眾刺殺警員再嫁禍給佔領者,種種極不見得光的手段,不止於聘用雜牌軍入陣滋事的手段,都不見得不會用。如果大家一廂情願去死攬光環,一味舉高雙手示弱,連適當的護具也不預備,與捉正了大家把柄的梁振英交鋒,無疑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非暴力的光環,強調不論是主動還是被動,市民都不能攻擊警察,但大家應該是要分清楚,自衛和攻擊的分別的。既然梁振英為香港人準備好的暴力和挑釁要來便來,由不得大家規避,也阻不了親政府媒體尾隨而來的大肆抹黑,不停與滋事者切割,自然就只是一種消極而且不切實際的做法。在之後每個漫長而充滿變數的夜晚,要力保光環到最後,又不想要損兵折將,大家能仗靠的,只能是自行武裝。當警察突然大規模清場,預備好頭盔防具,提高警覺,與身邊市民協防,互相守望,隨時會是大家緊急關頭的救命神方。

 

佔中日記三:五區佔領迎接十一

藍皓 攝

藍皓 攝

 

9月30日,佔領中環金鐘、銅鑼灣、旺角三區要道的學生和群眾堅持留守,一如前兩日,儘管早上人數較少,但在中午過後,學生和市民睡好吃飽,又再重臨現場。公民抗命運動波浪式前進,高峰時期人數高達15萬,遠超事前各方對佔中的某些悲觀預期。警方佈防持續寬鬆,談判專家持續喊話,政府虛招持續無效,跟前一日沒有重大分別。此外,由於在佔中首日多人以雨傘抵擋胡椒噴霧及警棍,因此「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一語不脛而走,成為了英、美、德、日、台各大國際媒體的關注焦點,大多以頭版頭條報導。

實地觀察,稍有不同的是以下三點。一、開始有不明人士過來略施暴力、恐嚇或挑釁。銅鑼灣有男子向佔領市民丟擲鹹蛋,另有人從高空向樓下群眾擲出雞蛋。旺角有人開車不理集結群眾而直行衝出去路以製造危險,然後有人走到人群當中挑起口角對罵,另外有人更因發言太久而被人質疑引發謾罵。面對這類情景,抗爭市民今後必須沉得住氣,避免激化衝突。二、及至晚上,一場滂沱大雨從天而降,驟來驟去,但卻澆不熄群眾心中的良知和勇氣,反而讓示威者感到一場大雨有助洗清暑氣,矢志越挫越勇。三、深夜時分,尖沙咀廣東道上,群眾開展第四個佔領地點,在中港城到海防道一帶集結,佔領行動進一步遍地開花。灣仔菲林明道至金紫荊廣場一帶,同樣佈滿群眾,開展第五個佔領地點,準備為十一升旗儀式示威抗議「贈興」。凡此種種,足見抗爭勢成,而且越演越烈,但是當局依然鐵齒銅牙,堅拒市民訴求。

 

時至今日,金、銅、旺、尖、灣五區已成「民主大廣場」。特首梁振英與特區政府繼續不予理會,而且怎麼樣也找不出任何示威者對其他人施加暴力的充分證據,於是唯有退而求其次,轉而發動惡毒文宣攻勢,指責示威者影響生意、癱瘓交通、阻礙急救、品流複雜,甚至若有介事地高調聲稱「佔中對社會的影響開始浮現」,大言炎炎,一心希望可以吸引更多中間派市民反對佔領馬路的示威者,但是效果並不顯著。以所謂「阻礙急救」一事為例,政府當局指出救援人員一度必須從中環搭乘地鐵,才可到達金鐘站附近救助傷者,需時高達40分鐘云云,由此得出佔領行動害人不淺的跳躍性結論。其實,這個結論沒有必然性。況且,只要各區群眾集結時自覺留出一定空間,不要坐得或站得太密太貼,足以隨機迅速讓出一條緊急通道即可。不為者,應為之。但是無論如何,這些所謂不足之處,絕對不會構成政府要求示威者放棄佔領的適當理由,當然也不會構成政府指控示威者實際上已經害人失救的任何理據。觀諸深宵下起大雨,救護車已經能夠迅速和順利進入金鐘道佔領現場載運傷者,足見「阻礙急救」一說已經一掃而空,不攻自破。

與此同時,美國政府和英國政府開始力挺港人爭取民主,減少和稀泥的措辭,開始仗義執言。美國白宮官員私下跟中國「不同級別」官員接觸,表明香港能否保住世界金融中心地位,將取決於中國如何處理佔中活動。白宮發言人歐內斯特(Josh Earnest)表示美國密切關注香港佔中活動,促請香港警方「保持克制」,促請中國政府容許「代表人民及選民意願的候選人」給予選民真正的選擇,一改日前美國駐港總領事館「不會在香港政制發展討論中支持任何一方」的軟弱聲明。英國副首相克萊格(Nick Clegg)更準備傳召中國駐英大使抗議,就香港警方暴力驅趕示威者一事表示關注;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也表示對香港局勢「深切關注」,指出英國有義務為港人爭取民主發聲;財相歐思邦(George Osborne)更力挺佔中人士,敦促中方和平處理,強調香港未來的繁榮要視乎是否仍有自由。德不孤,必有鄰,此之謂也。

 

展望將來,我認為以下三點至關重要,環環相扣,層層遞進:只有做好了第一點才可以做第二點,只有做好了第二點才有能力實現第三點。誠盼各方關注,分清輕重緩急。

一、穩守道義力量。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公民抗命的必要基礎。關於這一點,目前整個佔領行動可得滿分。香港市民應該再接再厲,堅持和平原則,穩守道義力量。只有當我們繼續發揚道義力量,這場運動才能夠持續下去,才足以感動七百萬人心。如有個別示威者主動實施暴力行為,大家好應跟他們立即劃清界線,請他們離場。動口不動手,勇而不武,恆而不驕,方屬正途。我們既要跟專制奴才與流氓敗類避免正面衝突,不讓口頭謾罵演化成為動武毆鬥,以免落入暴力圈套,同時我們更要提防秘密警察與共黨特務滲進示威人群當中,伺機挑釁生事,因此示威者應該冷靜克制,細心觀察四方。這不是嘉年華,不是烤肉大會,不是才藝表演。時刻保持和平理性與戒慎惕懼,正是這場運動的必要元素。我寧願佔領行動提前解散,都不願看見任何示威者向他人施暴。即使大家解散了,人還是會回來,因為大家經過28日催淚彈一役,壯了膽,對防暴隊和催淚彈有了免疫力。但是如果有示威者向他人無理施暴,公民抗命行動就會蒙上污點,前功盡棄,萬劫不復,大家千萬要謹慎冷靜。

二、持續靈活變陣。人畢竟是感性的生靈。一場群眾運動,如要持續發展下去,如要矢志達成抗爭目標,必須經常有新招數,一方面可以不斷振奮人心,另一方面可以吸引各地媒體持續關注和報導。固守一地,當然鬥志可嘉;分區佔領,方能推陳出新。坐守現場的示威者才不會沉悶洩氣,才會有快樂希望,整體社會輿論才會持續關注,不會天天徒然擔心佔領行動怎麼收攤,反而能夠在天天變陣與進取的行動中,獲得源源不絕的快樂和希望。先要耕耘,才有收穫。從政府總部外圍到夏𢡱道、金鐘道、怡和街、彌敦道、廣東道,佔領行動層層推進,天天發展,目前已經獲得示威者廣泛認同。每有一次新行動,等於要求當權者再作一次新回應。示威者身體疲累,但是心理上不會疲累軟弱,原因正在於此。當然,繼續擴大分區佔領據點並非絕對必要,甚至死守某個個別路口在大局來看也並非重點。重要的是,轉進的力量、流動的力量、民心的力量、把抗爭升級的力量。舉例來說,人可佔領,車可堵路,甚至集體慢駛,正式佔領與流動佔領行動可以交替運用,互相配合。此外,中環核心商業區域、政府總部外圍全部街道,以及西環中聯辦附近區域等,都是值得考慮的地點選項。以金鐘道為本,各區流動,層層推進,不斷變陣,整個運動就會持續升級,凝聚港人鬥志。

三、堅持政治訴求。時至今日,佔中三子、學聯、學民思潮基本上有三大共同訴求:人大撤回決定、重啟政改諮詢、特首立即下台。學界更進一步要求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以及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他們的主張都相當清晰響亮。無論如何,時至今日,「梁振英立即下台」已經成為所有示威者的廣泛共識,否則不會放棄佔領行動。然而,特首梁振英針對群眾要求他立即下台,竟然大言不慚地聲稱如果特首職位出現任何人事變動,下任特首也會依舊由選委會選出,不會有一人一票選舉。他的答案荒謬絕倫,態度相當囂張決絕,目前已無任何談判餘地。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呼籲市民在10月1日及2日公眾假期出來參加佔領,而且一旦梁振英專制政府在10月2日公眾假期結束前仍不回應,便會將佔領行動升級,積極考慮向各政府機構進發,並且繼續呼籲罷課、罷市、罷工。換言之,狼英不下台,市民不退場,抗爭行動將會升級。如今已無懸念,大家共同參與,爭取民主政制。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