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長和細胞「合體」的金奈米顆粒

morethanglit

模擬圖:奈米金顆粒和細胞膜融合,由膜上的缺陷處進入細胞膜。Credit: Reid Van Lehn

金奈米顆粒將是藥物傳輸的新寵兒?科學家們發現特定金奈米顆粒能夠輕易穿過細胞膜,與鎖定的細胞發生作用,作為藥物運輸載體!

麻省理工(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的 Alfredo Alexander-Katz 團隊本週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發表了研究成果[1]:奈米金顆粒(表面有修飾特殊配基)在進入細胞時,並非是沿著一般奈米顆粒進入細胞的途徑(內吞作用, endocytosis),而是利用與細胞膜「融合」,來進入細胞內部。

對大多數的奈米顆粒而言,要進入細胞需要透過內吞作用來達成:細胞膜先形成ㄧ個向內凹的空間將奈米顆粒包住,而後該內凹的細胞膜會密合,形成小泡並往內脫離細胞膜,被包住的奈米顆粒便隨著小泡被帶入細胞;然而在這篇研究中,金奈米顆粒是遵循著不同的模式來進入細胞:

科學家們分別模擬了兩種情形來研究金奈米顆粒的行為,第一種情形是當細胞膜(由雙層磷脂質構成,兩層的疏水端彼此相向,親水端分別朝向膜外與細胞內)很平整沒有缺陷時,金奈米顆粒上修飾的疏水性基團會和膜上的親水端相斥,使顆粒無法進入膜內;第二種情形則是當膜上出現一些不完整的缺陷而使磷脂質的疏水端部分露出(特別容易在曲率大的位置出現),該疏水端便會抓住金奈米顆粒,慢慢把它拉進膜中,和細胞膜完全融合(見上方影片)。

這樣的行為,與細胞融合囊泡(vecsicle)的方式十分類似。由此可以預測金奈米顆粒應該可以特別針對"與囊泡結合頻繁的細胞",作為有效的藥物運輸載體。甚至更進一步,未來若是能更清楚了解細胞膜組成及膜上蛋白質對金奈米顆粒融合的影響,將可以透過設計適當的配基,讓金奈米顆粒具備更高的專一性。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Reid C. Van Lehn, Maria Ricci, Paulo H.J. Silva, Patrizia Andreozzi, Javier Reguera, Kislon Voïtchovsky, Francesco Stellacci, Alfredo Alexander-Katz. Lipid tail protrusions mediate the insertion of nanoparticles into model cell membranes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4; 5 DOI: 10.1038/ncomms5482

資料來源:Nano-scale gold particles are good candidates for drug delivery [PHYS.ORG, July 21, 2014]

呀姐生日之收野啦

一年一度嘅呀姐生日又黎啦,大家真係好似清明燒衣紙咁燒野比呀姐,嘩,呀姐個位真係好似清明節個山墳咁,鋪滿祭品。

送完禮物,請完食飯,仲要夾張A3 size生日卡,仲要個個好似「情心說話未曾講」咁寫咁多,只係留返個小小空隙比我,我點同呀姐表達「愛意」。

好彩,我識用小學「痴張工作紙係本簿度」個招,今次冇死啦。

「祝你早登極…」,金翅仆街鳥,我已經塗左兩層塗改液,再照燈檢查。都係揭去紙背面,塗多層買個保險啦。

呀姐真係呀姐,口裡說不,pair手又好誠實地接過禮物再開心大笑…今晚唔使OT 啦掛。

圖文原載於姐死姐還在Facebook專頁

法國無黑人!?

網友分享的一幅圖。如果遊客來到香港,抱怨香港人比歐洲人打扮更時尚,高樓大廈比倫敦紐約還要高,帆船漁村只在旅發局網站才能看到,不知大家作何感想?

一名自詡旅者的博客,在巴黎看到反以色列的遊行示威,批評示威者打著反暴力的旗幟暴力抗爭,破壞巴黎安寧,沾污了他對巴黎的美好想像:

「傾慕巴黎,是因為羅浮宮與協和廣場、巴士底監獄、聖母院及艾菲爾鐵塔,是因為波旁王朝與拿破崙、海明威、雨果還有大仲馬,而不是滿街遊蕩、來自第三世界的黑人與中東人、羊肉串小販及桑拿足浴店,更不是第三世界特有的暴力行為。」

旅人博客對歷史文化的無知--黑人由蓄奴到殖民時代,在歐洲已有幾百年歷史;住在聖母院的《鐘樓駝俠》,女主角是吉卜賽人;法國靠黑人與阿爾及利亞裔人贏得98年世界盃,球王施丹正是阿爾及利亞裔人;還有海明威其實是美國人--也罷了。要欣賞唯美浪漫、純潔又小資的巴黎,大可去看Midnight in Paris,實在不必要求真實的巴黎,滿足閣下的欲望(會否是因為海明威在電影中出過場,因此旅人博客以為海明威是法國人?)。人家是在巴黎過著真實的生活,形成了混雜又流動的城市風景,不是讓遊客滿足異國想像的動物園。

而更令人嘆為觀止的,是旅人博客對「第三世界」的態度:

「清真寺、穆斯林、塔利班、全身黑紗包裹的女生、亂搬龍門的邏輯、父權至上男人最大的思維,所有屬於第三世界的理念,通通留在第三世界就好。歧視?雞是雞,魚是魚,吃魚不想有雞味,是常識吧。」

不知他為何可以由一場遊行示威,上綱上線到希望所有「不潔」的「第三世界」人民滾回老家,但他大概完全沒思考過「第三世界」一詞的意思:被兩大冷戰陣營遺棄的國家,被發達地區長期剝削,造成貧窮與混亂,也無力擺脫好些充滿壓迫的傳統社教化的桎梏;宗教原教旨主義的冒起,也是對資本主義入侵的回應,甚至塔利班本身早年也是由美國資助。而上述的充斥黑人與中東人的巴黎街頭,顯然也是與幾百年的殖民歷史悉悉相關。這些複雜的歷史,卻被一心消費的食客簡化成「雞是雞,魚是魚」,在阿富汗與伊朗原教旨化前可能穿過短裙上街的中年婦女,不知作何感想?

最諷刺的是,這位旅人博客,現正擔任聯合國難民署的籌款大使,由香港步行到倫敦,為難民籌款,「宣揚世界大同」(見其個人網站)。發達國家的難民多數從哪裡來?不就是「第三世界」吧。

雞是雞,魚是魚,是「宣揚世界大同」,還是沽名釣譽兼炫耀自己的精英主義,相信讀者自有公論。

旅人博客原文

PS 順帶一提,正在進行中的加沙屠城,既不能簡化為武力對等的所謂「以巴衝突」,也不是對付哈馬斯的「反恐戰爭」,更不是宗教衝突,而是作為美國全球最大軍援國的以色列,在中東的擴張與權力宣示,背後就是龐大的軍工與石油利益。我不是甚麼型棍子的旅人博客,只是略盡作為一個人的一點責任,帶出雞蛋的聲音。我們,白人也好,香港人也好,「第三世界」人民也好,在資本主義世界中,有誰不是雞蛋。再互相攀比,以至恥笑蛋殼比我們薄一點的旁人,也是徒然。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