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快報:星2代大軍添生力軍!蜜拉庫妮絲與艾希頓庫奇寶寶出生囉

好萊塢星二代又多一名生力軍,猜猜這次是誰的寶寶呢?是的,大腹便便的蜜拉庫妮絲終於卸貨完畢。週二晚間,在洛杉磯順利生下跟艾希頓庫奇的寶寶,而且還是一名女嬰呢!
 
 

外媒報導指出,兩個人在這段待產期間幾乎形影不離,對孩子的出生感到期待與興奮。(妞編輯也是呀!)尤其蜜拉庫妮絲,根本已經等不及要當新手媽媽了!是說這段感情進展神速,今年5月兩人才宣佈訂婚,過一個月火速證實女方已懷孕。而現在,孩子也出生了…接下來是不是該火速結個婚呢?
 
 …

「討論不設前設」?又係邊種語言偽術?| 從邏輯學角度看梁振英的橫行霸道與制肘

「討論不應有前設」在邏輯上是個謬論,因為「要求討論沒有前設」已經是個前設,那你已經在對話前有前設,卻不許對方有前設,這不是霸道和不講道理嗎?

舉例,城中只有一家餐廳,只賣一個餐,大部份的顧客實在不想再吃了,跟廚師理論要轉餐,甚或要求改變廚師選餐的方式。廚師說我願意跟你對話,但前提是我照樣會煮現在的菜式。

面對著橫蠻不講理的廚師,一就比他更野蠻,否則多談也浪費口水。

可悲,不「袋住先」,不吃飯就餓死了。有人會堅持不吃,直到廚師讓步,因為他覺得作為一個人,不只是吃飽了就滿足,是要有原則有堅持,才有尊嚴。

十三億人也在這樣吃,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有選餐的權利, 又或者有人會這樣說, 只要開開心心吃飯好了,你為何在嘈?

是否因為之前的廚師煮得好吃,懂得迎合香港人的口味?雖然當時我們沒權去影響廚師選餐的方式,但亦不致有怨言。作為餐廳的顧客,是否有些權利被剝奪了而不自知?

但例子中的關鍵,是為何城中只有一家餐廳?為何只能賣一個餐?因為,背後有著集團勢力在操控著城市,廚師都有他的苦衷,基本上大家也沒自由。

【學術mode】

首先,需要討論,對話,是因為雙方在某個議題上的立場對立,且溯源是價值觀信念不同,自自然然會有不同的要求。問題在於雙方之間決策權力的分配,雙方的智慧與博弈。這需要更深入的討論。

「討論不能有前設」很貼近「理髮師會為自己不剪髮的人理髮」的困境,會衍生「雞先定雞蛋先」循環論證(明明是你先有要求卻不許人要求)的爭論。

在邏輯上有問題的說法,在現實中行得通嗎?

不知道,歴史告訴我們政治大多是不合邏輯的。

‘討論不設前設’?又係邊種語言偽術?| 從邏輯學角度看梁振英的橫行霸道與制肘

‘討論不應有前設’在邏輯上是個謬論,因為‘要求討論沒有前設’已經是個前設,那你已經在對話前有前設,卻不許對方有前設,這不是霸道和不講道理嗎?
舉例,城中只有一家餐廳,只賣一個餐,大部份的顧客實在不想再吃了,跟廚師理論要轉餐,甚或要求改變廚師選餐的方式。廚師說我願意跟你對話,但前提是我照樣會煮現在的菜式。
面對著橫蠻不講理的廚師,一就比他更野蠻,否則多談也浪費口水。
可悲,不“袋住先”,不吃飯就餓死了。有人會堅持不吃,直到廚師讓步,因為他覺得作為一個人,不只是吃飽了就滿足,是要有原則有堅持,才有尊嚴。
十三億人也在這樣吃,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有選餐的權利, 又或者有人會這樣說, 只要開開心心吃飯好了,你為何在嘈?
是否因為之前的廚師煮得好吃,懂得迎合香港人的口味?雖然當時我們沒權去影響廚師選餐的方式,但亦不致有怨言。作為餐廳的顧客,是否有些權利被剝奪了而不自知?
但例子中的關鍵,是為何城中只有一家餐廳?為何只能賣一個餐?因為,背後有著集團勢力在操控著城市,廚師都有他的苦衷,基本上大家也沒自由。
[學術mode]
首先,需要討論,對話,是因為雙方在某個議題上的立場對立,且溯源是價值觀信念不同,自自然然會有不同的要求。問題在於雙方之間決策權力的分配,雙方的智慧與博弈。這需要更深入的討論。
‘討論不能有前設’很貼近“理髮師會為自己不剪髮的人理髮”的困境,會衍生“雞先定雞蛋先”循環論證(明明是你先有要求卻不許人要求)的爭論。
在邏輯上有問題的說法,在現實中行得通嗎?
不知道,歴史告訴我們政治大多是不合邏輯的。

忘了那條 USB 線吧!只有鑰匙圈大小的充電插頭


這樣的光景我們都不陌生,每買一隻新手機就會多一份充電組合,如果只有插頭就算了,最麻煩的還是 USB 線,不易收、不好解、白色的還容易髒,似乎是所有智慧型裝置避不掉的原罪,能省略掉該有多好,Chargerito 號稱世界最小的無線充電器,可以直接串在鑰匙圈上帶著走,在你忘了帶備用電池、忘了幫行動電源充電,甚至連"借插一下"的 USB 線也沒帶的時候,還能保有最後一線生機!

閱讀全文

忘了那條 USB 線吧!只有鑰匙圈大小的充電插頭


這樣的光景我們都不陌生,每買一隻新手機就會多一份充電組合,如果只有插頭就算了,最麻煩的還是 USB 線,不易收、不好解、白色的還容易髒,似乎是所有智慧型裝置避不掉的原罪,能省略掉該有多好,Chargerito 號稱世界最小的無線充電器,可以直接串在鑰匙圈上帶著走,在你忘了帶備用電池、忘了幫行動電源充電,甚至連"借插一下"的 USB 線也沒帶的時候,還能保有最後一線生機!

閱讀全文

學生自白

致父母、反佔中人士:

我不敢說我能代表全部學生,但我相信以下至少是部份人的心聲。請冷靜下來閱讀。(寫得很亂,請見諒)

老實講,其實現在看得最多正反意見的,我敢說是學生。

學生有看獨立媒體網,有like到926政總現場的page等,沒到現場的也有朋友跟我們分享現場情況。當然當中不乏假消息,但我們都知道不能全部盡信,會思考過濾。支持意見看得透徹,此其一。

我明白有些示威者可能比較衝動,但你看清楚一點,只是少數。

反對意見當然也看不少,我父母就花了一整晚跟我說佔中的不對不對(他們是有理有據的),我whatsapp被阿姨婆婆等等等等轟了一堆反對意見,還有FB上父母輩的反對status,就連文匯報,我都一一仔細的看過了。

你試問一個上過一兩年通識課的高中學生,有沒有在做過類似「佔中是否損害港人利益」、「佔中對港人生活素質的影響」的題目?肯定大部份有,而且老師要求我們要正反立論,要駁論,要兼說正反意見。所以,我們知道得很清楚。

我們甚麼利弊,看得一清二楚,但仍作出這決定,仍然有這樣的立場,是我們權衡輕重下的結果。

反對的你們,冷靜一下,撫心自問,你們看了多少支持意見?你們真的有嘗試了解佔中的真實情況嗎?你們肯定有過濾自己看到的嗎?

你們說,看到香港變成這樣很心痛,我們也很心痛。

你們說,事情弄成這樣,都是學生衝擊而致。其實歸根咎底,是政府無心為民,才會讓民眾有這麼大的怨氣。

你們說,警察站了幾天,有怨氣而行為粗暴在所難免。對,警察這幾天以來累積的我們都理解的,但示威者十七年來的怨氣,又誰來理解?

你們說,佔中令到緊急醫療服務受阻。你們有見過,成千上萬的示威者為救護車讓出的道路嗎?

你們說,佔中搞垮香港經濟。可是在過往由這政府治理的香港下,能享受到繁榮經濟的有多少人?

你們說,「公民抗命」是將犯法合理化,可是,你還記得孫中山、甘地、 馬丁路德金、曼德拉等嗎?他們也是公民抗命。

你們說,單單沒有一個公民提命權,怎能跟這些歷史事件比?但是,難道我們就要任由這一個小小的癌細胞擴散,到因為一個不合民意的政府,弄得像那些歷史事件一般慘痛時,我們才要公民抗命?

你們說,我們這樣做有用嗎?可能沒用,但我們就該這樣待着?魯迅先生當年也覺得喚醒人民沒有用,他一開始覺得:

「有一間鐵屋子,無窗戶而且很難破毀。裏面有許多熟睡了的人,他們不久就要悶死了。應該喚醒他們呢?還是任由他們在昏睡中死去,使他們不感到快要死的悲哀?」

可他最終還是寫了,因為有人跟他說:「驚醒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就不能說沒有破毀鐵屋子的希望呀!」

你說我們應不應該就這樣待着?

你們說,我們沒獨立思考能力,只給我們單面意見的你們,才是扼殺了我們的獨立思考。

你們說,我們很單純,對,我們很單純,所以才看到了對錯的界線。

最後,引元代關漢卿《竇娥冤》一句:這都是官吏每無心正法,使百姓有口難言。

今日的痛 為未來的夢

攝:獨媒記者 Gundam
題為編輯所擬

昨天在 Facebook 看見友人的近況,不禁悲從中來。

悲傷不是因為友人不支持或反對「佔中」,而是她靠自身努力追求美好生活,卻因為一場「佔中」而夢碎。

民主從來不是追求快樂的最大共因數,亦不能保證每一個人的快樂。民主所追求的,是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去決定自己的人生,在尊嚴的人生中綻放獨一無二的花朵。即使民主未必比得上聖賢管治,但它卻是唯一能夠把命運自主的責任交還給生命主人的載具;它不是完美,但其內蘊卻是由每一個市民的夢想和尊嚴所組成。

今天不少人抱怨「佔中」對其他人造成影響,不論大小,佔中者的確傷害了一部分人的權益。我們今天綠意盎然的地景,遠處看來成就了不少的夢,但走近一點卻見到處被抑壓著的痛。當萬山不許一溪奔的未來逐漸逼近,傷痛只會更深。在吶喊無味的社會,人就會失去夢想,社會再不會有未來。香港人今天救的,就是這個死亡中的香港。

每一個佔中者都可能背負著傷害他人權益的「罪名」,但在他們心中都擁抱著每一個人的夢。他們今天給別人的「痛」是為了別人明天更好更大的「夢」。香港人在自己的家園為全世界立下了「我城我主」的標竿,為的就是追求夢想的最基本單位:「命運自主」。

希望每一個人都明白,佔中者的「痛」不單是因示威抗爭所產生肉體上的痛,因對政府絕望而生的心理上的痛,它還有對大眾產生不便心靈上過意不去的痛。「不經一番寒徹骨 焉得梅花撲鼻香」,他們不是以別人當籌碼,是以今天的「痛」來爭取每一個人,每一個明天的「夢」。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