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快報:小蝙蝠俠來了!克里斯汀貝爾老婆懷孕

好萊塢魅力男星克里斯汀貝爾扮演蝙蝠俠令人印象深刻,演藝事業如日中天的他現在又要更忙了,因為他的老婆Sibi Blazic西碧為他帶來了小小接班人囉!
source: Christian Bale’s Wife is Pregnant with Their Second Child – celebuzz
 

source: 80 Amazing Pictures of Our Favorite Celebrity Families – popsugar
克里斯汀貝爾跟大自己4歲的老…

印度最老國會議員 94歲終於退休

新爹里 – 印度國會即將改選,而在這次選舉後94歲的上議院議員Rishang Keishing,終於退休。 他1952年加入國會,連選連任至今,出身寶石城邦 Manipur,一直代表現執政黨國大黨。而他雖然表示離開國會沒有遺憾,但還是表示,現在沒人尊重總統總理,國會議事效率大不如前。 帝國廣播公司

企業伺服器訂單轉向亞洲,聯想、廣達受惠最大

企業伺服器訂單轉向亞洲,聯想、廣達受惠最大

Basics-of-Cloud-Storage台灣 PC 產業鏈先蹲後跳,在面板廠搶進觸控面板,在 On-cell 上的深耕可望於今年開始收成,以往的 PC與伺服器代工大廠廣達、緯創、英業達,靠著技術底子和靈活的搶單策略,直接攻 Facebook,Twitter 等網路巨擎大單,伺服器訂單流向亞洲,台灣 ODM 廠將和剛吃下 IBM x86 的中國品牌廠聯想與華為正面對決。

根據外資針對全球資訊長調查顯示,雲端占企業所有資料儲存的比重愈來愈高,而雲端採用者當中有  20% 的工作是在雲上完成。IDC 則指出 2013 年第四季全球伺服器出貨季成長 10%,較去年同期成長 8%,但因亞洲廠商搶進造成 ASP 下降,產值反而較去年同期衰退 …

獅子王的反擊 週六全球遊行為獅子怒吼

(獨媒特約報導)你對獅子的印象是甚麼?獅子王、萬獸之王?常被塑造成王者的獅子,其實命運極之坎坷。在南非,商人繁殖獅子,僅數天大的可愛幼獅被送往世界各地動物園,讓遊客「抱抱」拍照;長大後便運回南非,供富豪打獵取樂;死後以其骨頭製酒,賺取數十倍的暴利。今個星期六(3月15日),全球55個城市舉行首次「全球為獅子而行」(Global March for Lions),向南非政府施壓,要求立法禁止獅子困獵。香港是亞洲區的唯一代表,香港站召集人Rosana希望透過遊行喚起公眾的動物保育意識,南非看似遙不可及,但其實不少港人旅遊熱點都有動物園有抱獅子的活動,她希望港人深思每一個選擇所帶來的影響。

P3072946
圖:「全球為獅子而行」香港站召集人Rosana

南非獅子的悲慘一生 動物園內任人玩

從事人道教育的Rosana(伍美鳳)說平日亦關注動物保育,但一直不知道南非獅子的情況,經過朋友介紹才發現「現代獅子的生命循環實在令人驚訝」。

在南非,「困獵」(canned hunting)是合法產業,令獅子由出生至死亡飽受殘酷對待。南非的野生獅子約有3,000頭,而困養獅子的數目高達約8,000頭。商人大量繁殖獅子,作為付費困獵活動的獵物。成年的獅子較威武,才是「值錢」的獵物,但商人不會放過用未成年獅子賺錢的機會。幼獅甫出生便被逼與母親分離,被借到世界各地動物園,讓遊客近距離觀賞及觸摸(cub petting),抱著拍照「任人舞」,即使牠們害怕、疲累至哭泣、嘶叫亦不能停止。

年幼獅子及老虎在動物園及商場被逼客人近距離接觸(cub petting),極度疲累,慘叫不斷。

行刑式「困獵」 富豪玩物

成年後的獅子,加快走進死亡陷阱。Rosana指出,被借到動物園的獅子長大後會回到南非商人手中,成為「困獵」的獵物。困獵是有錢人的遊戲,富豪花費數十萬參與打獵團,可預先選定獵物,不同獵物價格不一,例如雄獅較威武,其價格便比雌獅高昂。被富豪們挑選的獅子會被送到面積約十多公里,四周佈滿圍欄的模擬野生環境,讓富豪獵殺,獅子實際上無路可逃,故稱之為困獵。而且,長年被人工飼養的獅子,對人類毫無介心,有時會好奇走近狩獵者,但一走近便遭受槍及箭所攻擊,最終慢慢流血而死。

獅子死後會被割下頭顱,富豪當成「獎杯」(trophy)帶回家,掛在牆上炫耀。Rosana表示,估計近一半的獅子頭顱都是出口到美國,部份則運往歐洲,但近年開始有中國富豪參與困獵,擔心經濟條件愈來愈好的中國為困獵提供新市場。

Screen shot 2014-03-07 at 12.51.46 AM

Screen shot 2014-03-07 at 12.54.01 AM
圖:困獵活動

骨頭製假酒謀暴利

獅子的頭除了變成「獎杯」,其身上的皮會賣往外國作裝飾、地毯等,而商人連獅子骨也不放過。獅子骨本身沒有藥用價值,但老虎骨在亞洲地區,尤其是中國被認為能治風濕等病,價值極高,因此商人看準這個機會,將一副價值1,500美金的獅子骨,當作老虎骨,製成市價高達7萬美元的假老虎酒,謀取暴利。

Rosana又指,這些困獵場會扮成「保育區」,欺騙捐款者及義工前來照顧獅子,一心愛護動物、以為自己正參與保育工作的義工,實質上參與了困獵業。

商人為利益不斷繁殖及殘害南非獅子,牠們出生至死亡每個階段都是殘酷不仁的產業的一部份,Rosana說「到動物園參觀,其實是助長困獵業」,期望更多人知道動物的困境,然後作出正確的選擇。

全球為獅子而行 向南非政府怒吼

本月15日,由Campaign Against Canned Hunting主辦,全球55個城市舉行「全球為獅子而行」,動員全世界的力量向南非政府施壓,停止獅子困獵業,改善獅子的處境。香港是唯一響應行動的亞洲區城市,將於週六下午2時於灣仔地鐵站A3出口集合,遊行至南非領事館遞交請願信。

Rosana表示遊行會營造輕鬆氣氛,推廣獅子保育的重要性,讓本地人知道不應去有獅子的動物園,明白「選擇」的重要性。Rosana又提到,南非主辦單位的長遠目標是提升獅子在《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級別,加強保育力度。目前獅子屬於公約的附錄二,代表此物種未算瀕危,只要獲批許可證,便可以進行有關貿易;然而正因為未禁止獅子貿易,商人可放肆地殘害森林之王,故將獅子提升至瀕危級別將有助保育獅子。

「全球為獅子而行-香港站」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68137030004548/


(圖片取自Global March for Lions Facebook page

編輯:劉軒

說一個好故事,讓 Pitch 更精彩

說一個好故事,讓 Pitch 更精彩

本文編譯自 First Round Review,談 ToyTalk 的 CEO 兼共同創辦人 Oren Jacob 如何說一個好故事,讓 Pitch 更加精彩以吸引投資人注意。ToyTalk 是一間娛樂互動公司,讓孩子從與動畫人物的互動中學習。

Oren Jacob 成長在一個很會說故事的家庭,他的父母都是老師,常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親戚、朋友、同事到家裡做客——分享來自各地更多的故事。不意外地,Oren Jacob 從小培養了能使人信服的說故事能力,也用他說故事的能力打造自己的完美職涯。

長達 20 年的時間,Oren Jacob 曾在皮克斯擔任技術長,期間參與多部電影製作。現在,Oren Jacob 是 ToyTalk 的 CEO 兼共同創辦人。ToyTalk 是一間娛樂互動公司,讓孩子從與動畫人物的互動中學習。最近他們剛發佈了一款為兒童打造的 iPad 遊戲第二季——「The Winston Show」。

在 Oren Jacob 的職業生涯中,滔滔不絕而充滿創意的 Pitch 技巧(向投資人、合作夥伴進行簡報提案)是相當重要而必備的。在皮克斯工作期間,Oren Jacob 曾讓投資者掏出 1 億美元拍攝電影;現在在 ToyTalk,他已經募得超過 1,600 萬美元的投資金額,用來幫助實現他們的產品構想。

職業生涯中有許多時刻,「說故事」會成為一場 pitch 能否令人印象深刻、引起共鳴的關鍵要素。無論是要介紹產品或公司,Oren Jacob 以下推薦了幾個說故事技巧,能同時吸引投資者目光並有助於發展長期的合作關係。

好的故事都是一再努力練習而來

首先,每一場 Pitch 都該是獨特的。不同的對象、地點和演講主題都會構成不同的 Pitch。Oren Jacob 說:

你得準備好 1 分鐘的版本、10 分鐘的版本、1 小時的版本。

有些人會認為這就是把一套同樣的故事增減成不同時間長度版本,但你不該這麼做。要把 1 小時的故事濃縮成 1 分鐘,還要以同樣的熱情講述——這是不可能的。你得針對不同的需求提出不同做法。

此外,Pitch 內容必須不斷更新。每天從工作上接收到新的訊息:公司有了更好的市場前景、新進員工帶來新的技術、有些創意構想正浮出檯面等等都要隨時更新進 Pitch 內容裡。Pitch 必須和公司一樣是動態的,「每一天的每一分鐘,都有新鮮事正在發生。」Oren Jacob 說道。

基於上述原因,一場好的 Pitch 最重要的就是一再練習——持續不間斷地適應與練習。這聽起來像是基本常識無需提醒,但實際執行要比多數人想像得更困難。Oren Jacob 在創立 ToyTalk 之前,Jacob 在創投公司August Capital 擔任 EIR(Entrepreneur In Residence,入駐企業家),在那裡他聽過無數創業公司的 Pitch。Oren Jacob:「那些脫穎而出的人們表現都很自然,因為他們對自己的東西都了解得十分透徹。」

一場 Pitch 就是一個現場表演,你必須完全了解透徹 Pitch 的每個環節,讓一切看來都是那麼自然地發生。

說到練習,不能只是自己在家對著牆壁一遍遍練習 1 分鐘、10 分鐘或 1 小時的 Pitch 版本。要考量到 Pitch 的場地、要學習解讀投資者的肢體語言,最後要根據當下情境做適當調整。

另外,Pitch 要是人性化的。想想那些優秀的喜劇演員,他們可能會用一年的時間來為固定節目做準備,在台上來來回回不斷地練習,並在必要時隨時調整節目內容。假如有人倒喝彩,因為有了一次次的練習,他們也能妥善應對。因此,最後才能成就一上台便能感染群眾的吸引力,而由數不盡的練習堆砌而成的表演橋段看來是那麼自然不刻意。

把上述情境套用進 Oren Jacob 在皮克斯的工作,就是長期著手撰寫動畫片劇本,寫到最後動畫人物的台詞、表情都信手捻來了,而在 ToyTalk,Oren Jacob 把這個概念執行更加徹底。在募資活動上,Oren Jacob 總是表現得從容自如,好像已經彩排過了一樣,面對問題他也總是輕鬆對打,即使他當下並不知道答案,也會簡單地表示他無法馬上給出答案,而不是糾結答案而表現出慌張一面。

要如何能在募資活動上表現得從容自如?Oren Jacob 給了我們以下建議:

「在那些能感受到你的熱情但是對公司的技術、財務、商業模式只了解一點點的人面前練習」,可以是身邊伴侶、要好朋友,重點是他們沒有參與你的工作。讓他們在你簡報到第 2 頁投影片時就提出你可能在第 12 頁才會談到的問題,讓他們不停打斷簡報、不照順序提問,以此訓練你能在 Pitch 過程中純熟地轉換內容,以及對每段簡報內容更加透徹了解。

創業者在募資活動上遇到最棘手的問題之一是與投資者的談話陷入僵局。可能是投資者提出一些跟公司無關的問題,然後創業者就像愛麗絲掉進兔子洞一樣,找不到清楚的思路,然後話題就這麼偏離原本的方向了。

Oren Jacob 提醒創業者:這種時候,你要很堅定地說:「我可以用兩分鐘來討論這件事,但我明天能用更完整的資訊來與你討論」,你必須要保持清醒,認知當下的談話是否偏離主題,還要能牢記你真正該與投資者談論的主題為何。而 Pitch 過程中,記得要核對進度,確認現在在第幾張投影片、還剩下多少時間。事前要是有充分的準備,在 Pitch 當天應該就能掌控進度流程。

好的故事要有完整架構

Pitch 要有節奏感,就像電影劇本一樣。

當你開始進行 Pitch,就像要帶領所有人一同踏上旅程一樣。這代表要有敘事主軸,貫穿故事的開頭、中段與結尾。在你決定 Pitch 內容材料時,就要決定故事的架構。

最好的會議情況是前來聽 Pitch 的創投們願意與創業者一起展開旅程,為了確保他們願意加入,創業者必須切中創投關心的要點。Oren Jacob 談到,在一開始創投們就會攤開來講:「我要談獲利模式、我要談團隊組織、我要談我們的優勢還有潛在競爭者」

你可能會帶著一份 12 頁的簡報進入會議室(12 頁是 Oren Jacob 建議的簡報頁數),準備好按步驟依序講解,但多數情況是,創投會要求你跳過這頁或切換到第 8 頁。

即使原本你可能已經準備好一套故事,但你還是得留意觀察每位創投。當他們想把你拉向別的主題,聽他們的,作出相應對的調整,但記得仍要維持好故事架構。在設計故事時,最終目的是要讓創投願意投資,因此無論 Pitch 過程遇到什麼突發狀況,創業家們仍要謹記 Pitch 的目的。

Oren Jacob 承認他一開始也會做出 60-70 張的投影片,然後經過一段非常痛苦而深思熟慮的過程濃縮成 12 張。他的每一場 Pitch 內容都得歷經許多次地改寫,直到團隊成員認為內容有精準抓住公司的精神與意圖。

當你在縮減投影片頁數時遇到困難實在無法進行刪減時,回家照照鏡子「如果你對自己夠誠實,你會找到沒用的投影片,你會發現更好地呈現辦法,而不是花好幾張投影片多做解釋」Oren Jacob 說。

Storyboard1 拷貝-720ToyTalk 的故事板,將想法視覺化的敘事方式,能為 Pitch 增色加分 。
Photo Credit: First Round Review

在設計講稿時,要確保有強調出能驅使投資者產生「我要投資這個!」的信念。如果市場機會是你的產品最吸引人的強項,那就多花點時間在這上面;如果團隊成員是你最得意的關鍵要素,那就好好跟投資者說明。好的講稿與投影片設計能讓你的觀點更有說服力。

「你大可以用 10 張投影片的版面放上圖表來幫助你回答問題,但你的故事應該要精簡成要點,讓你不用花時間在 Pitch 中間解讀投影片」Oren Jacob 說。

千萬不要照讀投影片,當你發現自己正在這麼做,表示你已經失敗了。

從策略上來說,Oren Jacob 建議創業者們即使有 1 小時的簡報時間,也不要設計出完完整整 1 小時的演講內容。正確地說,創業者應該要以最吸引人的方式詳盡地說出完整的故事——在 20 分鐘以內。那剩下的 40 分鐘呢?總是會被填滿的,你會被打斷、得花時間回答投資者的問題,有時還得臨時補充更細部的內容。你會感受到聽眾希望你多著墨在產品架構或這個那個的,所以多留點時間應付突發狀況吧,你不會希望 Pitch 最後以時間不夠的情形收場。

在練習 Pitch 時,除了事前在腦袋裡確認一切細節,透過一次次的練習,你會越來越上手,這時可以拿掉一些太細節的內容,但當 Pitch 當天談論到相關話題,你還是可以立即回憶起這些內容並清楚表達出來。這裡的細節可能是一些小故事,像是使用者喜歡你的產品的故事,這往往能用來回答一些通用問題。當你能做足這類的事前準備,就更能掌控話題往你想要的方向進行。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說故事要用你自己的話去說,要能做到即使不用投影片也能完整地進行 Pitch,就算投影機壞了、電腦當機都能從容不迫地繼續進行,訓練自己能在一分鐘的時間內在白板上畫出你的重點內容。

好的故事要有起承轉合

在 ToyTalk 的故事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是它為什麼要在 2011 年開始營運,這正需要 Oren Jacob 向投資者生動地描繪。隨著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出現越來越多強勁競爭者,藉此在 Pitch 時告訴投資者當時公司是多麼俱有遠見是相當合適的。

為什麼你們要投入這塊市場?為什麼選在這時候創業?這兩個問題是截然不同的,但你可以透過俱有完整起承轉合的故事編排同時回答這兩個問題。

Oren Jacob 在 2011 年開始為 ToyTalk 募資,之後接連獲得 Greylock Partners、True Ventures 與 First Round 的投資。向這些投資者 Pitch 時他會從規模小但表現優異的團隊出發,接著談到娛樂產業趨勢,再帶到為什麼公司要投入這塊市場,以及現在正是最好投資時機的原因。

一旦開始執行,機會才有可能跟著來。當你依照腦袋裡的想法創造出新玩意,那就是一個有趣的潛在投資標的,在此之前沒有人嘗試過,那它會成功嗎?它的市場夠大嗎?就像 ToyTalk 在幾次募資中提到他們要用新的方式來創造角色跟說故事,讓故事有更多的表現形式,增加與人的互動。接著蘋果推出 Siri,語音識別成為市場熱點,ToyTalk 間接驗證了他們選對發展方向。於是,其他產品的發明,可能突然就為你的產品帶來全新的意義。

好的故事要有能激勵人心的主角

Oren 拷貝-720Oren Jacob/ Photo Credit: First Round Review

當問到 Oren Jacob 他有多愛這份工作,他會毫不猶豫地馬上回答他願意再在 ToyTalk 工作下個 20 年。他對公司前景與發展信心滿滿,這股熱忱能幫助他與投資者的對話更加順利。「對我來說,這不只是個商業機會。上一份工作我花了 20 年的時間,所以創辦這間公司可不是只想玩玩幾年就抽身走人。不是在吹噓,我是真的這麼想。」Oren Jacob 說道。

人類想尋找值得信賴的夥伴關係——這是種與生俱來的欲望。

這種關係會隨時間改變與成長,一旦與投資者合作,便不能輕易終止合作關係,這是相當嚴肅的承諾。而當你締結了合作關係,你得讓投資者知道:他們把賭注押在有才能的人身上,畢竟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押對寶。

這正是為什麼精心製作一個引人入勝又能鼓舞人心的團隊故事是如此重要。Oren Jacob 在 Pitch 時,會把重點擺在第 3 頁,放上團隊成員接著寫道:「嗨!我們是 ToyTalk,這是我們的首輪投資,而這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當時團隊成員有 Oren Jacob、Martin Reddy、Renee Adams、Brian Langner、Michael Chann 等等,多數人都曾經在皮克斯或其他具有影響力的軟體公司工作過。

有些時候,「第 3 頁」投影片是如此有說服力,只要一呈現在投資者面前,投資者就會表態他們願意投資了。所以,千萬不要低估團隊故事的重要性。

好的故事總是意想不到的

最好的故事就像是用一堆舊拼圖,拼湊出全新價值的圖畫。從創意人員、語音識別專家、行動開發人員,每個人就像是一塊拼圖,都是一筆穩定的投資。來到 ToyTalk,他們接受全新不同的角色分配,最後激盪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你要讓投資者看見你堅定的信念,以及你有多麼希望能與他們一同踏上旅程——即使你根本不知道這趟旅程會如何發展。在 Pitch 時,你得表現得不是為了錢,而是你有多麼興奮想要親眼見證實現構想的可能。

最後,我們想與讀者分享 ToyTalk 的團隊介紹,下圖是 ToyTalk 官網截圖,可以看到每位成員的照片都是小時候的樣子,呼應他們是專為兒童打造的娛樂互動公司,有別於一般的團隊介紹,呈現出相當童趣的一面。

螢幕快照 2014-03-11 下午2.48.47 拷貝-720

逃亡是否建立一個獨立民族國家的基礎?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alebjenkins)

以色列(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alebjenkins)

 

最近看見在港大的雜誌《學苑》有一篇文章《本土意識乃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2014年2月28日),其後當然就是一大輪的爭吵,而雜誌自然就被冠上「漢奸」、「反中亂港」、「港獨」等等的帽子。

對於「港獨」話題,我的興趣不大。而這篇文章會否被納入為「鬥爭」的一部份,我也是管不了。但作為一篇學術分析,我倒是極有興趣。

其實《學苑》作為香港大學的學生雜誌,不夠「偏激」才古怪,這是她的傳統嘛。對於過份偏激和無理的思想,當然大家也不一定會很認真的看待,更遑論要指指點點。但對於要「扣政治帽子」這一點,相信不止香港大學的學生和校友不會認同、甚至其他稍為有點國際視野的知識份子也不可能認同。因為假如「思想自由」是一種普世價值,那麼作為一種學術思路,「逃亡是建國的一種方式」這個題目其實起得很好;撇開種種主觀的政治觀點和立場,作為學術研究,的確是一個非常有啟發性的切入點。

 

先前也表達過一種政治思想,就是「血濃於水」是一個講不通的政治概念,尤其涉及「民族形成」和「國家建立」等範疇。亦即「一個國家有多個民族很正常」,而「一個民族往往建立多個國家」,就更加不是奇怪的事。因此「同屬一個民族就不可以另外建立不同的獨立國家」,這點在政治分析上來看,屬於笑話一類。

大家看電影也看得不少了吧,而香港也有不少基督徒,也又肯定不會對以色列建國的歷史陌生。其中當然免不了涉及大量的宗教思想,但反過來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以色列正正就是「逃亡建國」的典型例子。而「神話化」也是一種公認的「民族意識」的建立方式。

從血統上來分析,以色列人的「閃族」血統和整個亞拉伯半島和中東地區的人種 其實密不可分,光從 DNA 來分析,基本上也可以說是和阿拉伯民族「血脈相連」。但考古學家對「一神教」的研究,也直接摸到了埃及那一邊,也又正是著名的「圖坦卡門法老」一家所涉及的「動亂」歷史。而以色列人《出埃及記》也大約就是那段時間發生,趁埃及大動亂的時間「逃」到荒野,最終在結束流亡之後,才建立以色列國。

而在大逃亡過程中的種種衝突、歷煉和沉澱,也是形成以色列民族的「民族特性」,包括種種象徵這個「民族創造」的種種節日和習俗,例如「逾越節」、「十誡」、將逃出埃及的日子定為「正月」、「只拜一神/不拜偶像」等等。全部都是由這段「逃亡」歷史所鑄造形成。

所以撇開宗教立場不講,光從學術分析的立場來講:以色列民族的形成和立國,正是建基於《出埃及記》的逃亡經歷。

 

 

至於其他的民族形成和立國,基本上也有類似的情況。遠的不說,即使近期建立的現代國家如美國,其實也是由歐洲本土「逃離宗教迫害」的各種「異見人士」所組成。而美國的「節日」也反映這種歷史,例如「比新年還要大」的《感恩節》,也是美國人獨有的東西。而其文化面貌的「兼容多元」、「憲政主義」、「法治」、「天賦人權」等等,也是在那段「逃亡/反抗、到獨立」的種種歷煉和沉澱而形成。

但單單就「兼容多元」這一點,反而是加拿大比美國來得更「激」。而加拿大更加是「逃亡中的逃亡」例子,其建國的「人民」構成部份包括了因為美國獨立戰爭期間逃難到美洲北部的英法各國民族。名義上是屬於「保皇派」等等所謂「效忠英女皇」、不知死活仍然打着英國國旗的「右派」。但對於「以憲政保障多元」這一點,加拿大比美國的聯邦制更為「寬容」! 起碼美國可以因為「南北分歧」而打得出一場血流成河的內戰,但加拿大那邊對於「獨立公投」、「脫離聯邦」等等議題,倒反而定得下「中央必須與地方政府商談」的法庭判詞。(見前文《郝鐵川建議香港人搞獨立公投?》2013年8月10日)

 

至於東半球這邊,也可以看看澳洲。她的歷史更加有點「逃亡」得極端,就是由一個「死囚流放地」所蛻變出來。至於「民族性」的搞笑地方,竟然是「樂於分享祖先的犯罪記錄或傳說」。

即使是套用「亞洲價值」的所謂「天然限制」,又何妨看看「新加坡立國」這個案例。她正正就是一個由亞洲各色「流動人口」、包括各色難民,停泊在英國殖民地的「海中孤島」所形成。而其建國的經歷,正正就是被馬來西亞聯邦「踢」出來變成「孤兒仔」,於是「唯有獨立」的一條出路。其種族融和的文化面貌是相對於馬來西亞和其他東南亞國家的「極端民族主義」而來,其獨特的「既資本主義、又社會主義」經濟思想價值系統,也是由「反抗對立」所形成。而其「既法治、又集權」的政治文化面貌,也又是相同原理囉。

 

至於香港這個小地方,是否同樣可以套用「從逃亡到民族形成」的理論?從以上的分析,我覺得這個題目是值得研究的。至於會否被扣帽子,打為「乘機搗蛋」的「破壞份子」,那就管不了啦。

《學苑》對於這個話題的研究,的確甚有啟發性。其後在《輔仁媒體》的論戰文章《極右帽子無阻守護本土決心 - 回應區龍宇先生》(2014年3月10日) 提出了進一步的參考資料,就有關「香港本土意識形成」的方面,是如下表述:

區先生引用二O一二年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報告,試圖以此證明所謂「新民族主義」並非香港主論。區先生引述的數據提及,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受訪者比率不足四份之一,相較一九九六年輕微下跌兩個百份點,而認為自己同時是香港人及中國人的比率佔百份之六十四。本人在文中強調,嬰兒潮之後出生的兩代人對中國人這個身份沒有概念,這個年齡群組方是值得研究對象。事實上,若以年齡劃分,八十世代(即大陸俗稱的所謂「八十後」)自覺為「香港人」達33.3%,遠比非八十世代的 20.3%為高。八十世代自覺為「香港人,但都是中國人」 達48.1%,亦遠比非八十世代的39.8%為高。若合併「香港人」 及「香港人,但都是中國人」兩項,亦即以香港人身份為優先的比率,八十世代為 81.4%,比非八十世代的 60.1%高出 21個百份點。《城邦舊事:十二本書看香港本土史》作者徐承恩先生亦有引用港大民調數字反駁區先生,筆者在此簡略複述。根據港大民調,在二OO八年上半年,在18-29歲的受訪者中,有22.9%自視為純粹香港人。那是歷年的低位。到二O一三年下半年,則已升至59.1%。

這種「本土意識」,假如是用來衡量「民族意識」的標準,則這個「增長速度」之快,實屬罕見!

看來「港大民調」的鍾庭耀真正麻煩,在於沒有考慮到「講老實說話的政治後果」。

 

妞快報:影后單身魔咒成真?小珍妮佛的男友發言啦!

珍妮佛勞倫斯拿下影后的這一年多來,大家都在看,到底所謂的「影后會單身」魔咒,會不會應驗在她身上呢?這個嘛……至少目前看起來是不會啦,都和男友尼可拉斯霍特一起出席今年的典禮了,最近他在受訪時還公開示愛了一下,實在有點閃!趕快來看一下他說了什麼吧……
source: Jennifer Lawrence – justjared.com
 
 

source: Jennifer Lawrence, Nicholas Hou…

撐蠔涌居民反對康樂用地建豪宅

近日有發展商向城規會申請將西貢蠔涌一幅「康樂用途」的土地作發展豪宅之用,申請人擬於近8 萬呎的土地上興建8幢兩層高,每幢約2,000呎的獨立洋房,每座均設有花園及車房,提供總數17個的私家車車位。發展商指有關申請是回應政府及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於未來增加47萬房屋供應之目標。

鄰近該幅康樂用地的山薯窩村村民發起網上聯署,反對西貢蠔涌山薯窩村康樂用地興建豪宅。村民指發展商用8 幢豪宅去回應長策會47萬的房屋供應屬杯水車薪,並未能有效及確實地解決本港房屋供應短缺的問題。

山薯窩村的村民指出,該幅康樂用地曾是高爾夫球場,當時村民飽受高爾夫球的滋擾,時有窗戶遭高球打破,天台更常有打出界的高球,球場結業後,山薯窩村回復寧靜,現址變成一片綠油油的草地。村民擔心,一旦申請獲批,除了破壞寧靜的鄉村環境外,也恐怕豪宅興建期間會影響到西部屬「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的蠔涌谷生態。

現時蠔涌沒有大型的排污系列,山薯窩村靠化糞池處理污水,村民擔心豪宅落成後,化糞池排出的污水會流入河流,污染河道,影響居住環境。

除了不適當使用土地用途及排污問題之外,連接著西貢公路的蠔涌路是村民唯一的出入通路,多年來是單線雙程行車,行車路和行人路平排,由於該路段狹窄加上避車處少,時有人車爭路的情況出現,加上道路兩旁不斷有住宅或商業發展,汽車流量早已日益增加,於壕涌增建豪宅只會加重道路負荷,嚴重影響村民出入及危害行人安全。

村民於本月6日發現地皮外貼出規劃申請,均認為事出突然,擔心於鄉郊康樂用地興建豪宅會開先例,他現呼籲市民簽名反對蠔涌居民反對康樂用地建豪宅,表達關注鄉郊地區的發展。

新web app 用電話教你如何以口舌取悅伴侶

合眾國 – 當地一個網絡開發商,造出了一個相當惹起爭議的Web App,就是一個訓練舌頭舔東西的程式,而訓練工具的一部分就是手機的顯示屏。 而程式有三種訓練模式:上下、打圈和自由式,分別在屏幕商顯示電掣開關、轉盤等動畫協助訓練。 瑞士法文20分鐘報

自由行要贏,香港人就要輸

 

不知從何時開始,新之城門口對開的位置就總是人們約會的集合地點。這裡人群之多,有時真是蔚為奇觀,不少少男少女就在這裡待著,等候他們的朋友出現。我中學時,每次約同學唱k,我們都是約在這裡集合的。以前這裡是商埸入口,內裡仍然有幾間賣女裝衫褲鞋襪的平民時裝店。少女在這裡起碼可以處理她全身的衣著問題,行到累了還可以買杯台式飲品,然後繼續等她們要等的人。一切一切都相安無事。曾經,新之城、瓊華、潮特,這些小商埸養活不少小商戶,和返兼職的輟學少女。

這些小商埸更提供了一個讓少男少女喘息的空間,令他們也可以追求同款而價錢比名店低至少十倍的潮流衣著。地產霸權其實早已經存在, 以前的霸權不會趕絕這些小商埸,大小商埸分庭抗禮,也只是各有各做,對象不同,河水不犯井水。青少年人假如有錢,也自可以到大商埸去,不光顧曾經讓他們身光頸令的商埸。

不過自由行的出現,改變了這個生態。商埸業主們眼見有利可圖,便開始覬覦這一片青少年人的淨土。自由行需要的是名店、藥房、珠寶店、金鋪。於是,名店、藥房、珠寶店、金鋪等便應運而生。這裡賣少女手袋?不好,這些店的鋪租九牛一毛,賣名牌吧,於是開了一間Nike。那裡賣少女內衣?不好,賣奶粉吧,大陸人的奶粉殊不可靠,要養活同胞,於是這裡開了間萬寧。這邊賣手機殼?手機殼能有多少人買?我們要業務重組,你走吧,我們賣電器,於是開了一間百老匯。那邊賣平民時裝?不好,這個位置人頭湧湧,賣金飾吧,金飾需求高,要開多幾間呀﹗於是,這裡開了間周生生。

 

就是一間周生生,把同一層的半層店鋪全部掃走,或因為這樣而逼遷,這些小店經營多年,也就消失在自由行的滾滾洪流裡。地產霸權,本來就把我們的生活壓得死死的,透不過氣,吃飯我們要到商埸裡找,街邊店鋪愈來愈少。於是我們避秦,去另外一些地方吃,還比較多選擇。自由行加上地產霸權是沙塵滾滾的軍隊,我們是遭踐踏的農田,他們掃蕩的,不只是奶粉、金飾、紅酒和名牌,還有是我們生活的質素,甚至連我們避世的天堂,都一一摧毀了。剛剛看新聞才知,樂園牛丸大王也捱不住旺角的貴租而結業,連同之前的利苑、瓊華,權貴用自由行來贏得他們的享樂,我們卻因自由行而輸掉很多很多。

 

曾經,我們有很多藉口為他們開脫,我們都把這些視而不見,或是不經意讓他改變了生活,然後只有默默妥協。但是,情況只有更差,damages are being done,店鋪一間間倒下,商埸一間間轉變,轉變為名店城、珠寶城、奶粉城。我不知道下一間何時倒下,可能是兆萬、潮特、Chic之堡,我只知,唯一可以做的,是跟你們一起,奪回這片曾經屬於我們的旺角。

 

Photos By Maz Au
Words By Aqua Tsang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