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追求夢想真的很奢侈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IchSapphire)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IchSapphire)

 

「今堂,我們請同學們說說自己的夢想。」

小學的時候,總是有一堂中文課,又或是英文課,會提及到「夢想」這個詞語。夢想,對於一個小學生來說,好像是遙不可及的一件事,但正正因為它遙不可及,加上大家還未知道甚麼是追求夢想的代價,大家都總能滿腔熱誠的跟同學,又或是老師分享自己的夢想。

從小到大,有些同學早就被家長灌輸「要當專業人士」這種想法,要當律師、醫生,這種職業,才能做「人上人」。有些同學就較為簡單、直接,也不太清楚到底有甚麼職業,就把日日相見的老師,在街上碰見的警察叔叔,又或是巴士司機當作自己未來要追求的夢想。當然,也有些同學的想法較為天馬行空,有的說要飛上太空,在太空裡看長城;有的說要在羅浮宮開畫展;有的說要當一個歌唱家,成為另一個Sarah Brightman。

但這些幻想,對,不是夢想,隨著大家年紀越來越大,經歷越來越多,那些幻想早已被現實這魔鬼吞下了。因為大家漸漸明白到,在香港,追求夢想真的很奢侈。

 

想要在羅浮宮開畫展?那你要先有天份,還要有平台發表自己的畫作,盼望能遇上人生的伯樂。啊!忘記了,「成功需父幹」,你要有出國的本錢,最好也要有人脈……當然也最好有一張沙紙,最好是出自名校的,這樣才能說服到大家。 想要成功?天份也許只佔1個百分比,其餘99個百分比都是其它人為因素。

想要當科學家?在香港,似乎沒有你發揮的地方。做科學家前,好像要讀到博士?博士的學費很貴耶……那不如去外國吧。去美國?去英國?那你要先儲錢,然後還要考慮到在當地的生活費、學費等等的問題。全部都是錢的問題。錢也只是基本,你還要考慮到現實的問題,想想當科學家到底有沒有前途……朋友,聽我勸吧,你不如回香港實實在在的找份工來做吧。不,不如你在升大學前就別選這些沒用的學科了,不如選擇一下一些有專業資格的學位呀!實際一點好。

想當歌手?香港的樂壇不是已死了麼?你在香港玩音樂,你瘋了嗎?香港每年有多少個新人?又有多少個新人可以在樂壇上站得著穩腳?你還會聽粵語歌嗎?拿香港的跳唱組合《天堂鳥》跟隨便一團韓團比較,先不理唱功,單是跳舞的合拍性……你自己都知道贏負了!就算你有實力,你又會願意拿自己的青春去投放在一個前景暗淡的行業裡嗎?想一想現實的問題吧,兄弟。

 

一個字「現實」,仿彿已殺死了所有夢想,但你又會那麼輕易的因為現實,而放棄自己的夢想嗎?

 

從小到大,我都有一個奢侈的夢想,我想當作家。但這個夢想好像遙不可及,好像我永遠也捉不著。

記得那時候,剛剛開始投稿給不同的網媒,跟一位前輩聊起,我跟他說我的夢想是一位作家。他笑著回應:「呀刁,你很有錢嗎?」又是現實的問題,又是錢的問題。現在香港,又有幾多人願意拿出真金白銀去買一本有文學性的書呢?也許,想在香港純粹當作家這個夢想真的很奢侈,我應該一邊工作,一邊寫作,視它為一種娛樂更為實際。

在香港,當個自由的寫作人賺不了幾個錢,每篇文章所賺的稿費也許最多也只能吃餐飯,都是現實點好,都是現實點好。寫作以外,我還是在課餘時間找點兼職來做會比較好。

都是別妄想可以當個作家。但,現實又可否容許我發個白日夢呢?發個作家夢?讓我力挽狂瀾,完成自己的夢想呢?

 

也許,在香港,追求夢想真的很奢侈。自問自己不是出身於甚麼富裕的家庭,但只期望,可以在現實中,找一道裂縫,在這裂縫中完成自己的夢想。

夢想也許真的很遙遠。別人也許覺得還在說夢想的人簡直是痴人說夢,但若不努力的嘗試過,追求過,你又怎知道有沒有結果呢?

香港,其實還存在著讓我們發夢的位置。

 

網絡誘姦案百多人受害 市民:為何毫無預警?

這次有警員利用裸照誘姦未成年少女案,受害人數眾多,震驚全社會,當中大部分都未有向警方舉報。有市民在《澳門論壇》上發言時指出,由於遲遲未有人舉報才會令疑犯屢試不爽,受害者人數多達160名。社會應反思為何這些個案中,家長、學校、教師、社工等層面的協助都缺席,最後還是由受害者主動舉報,「係咪因為佢地知道係呢個細地方如果挺身而出會承受更多壓力?有什麼措施可以保障到受害人呢?」另外,有發言的教師認為,學校的性教育跟不上現今青少年的價值觀,家長應抽更多時間與子女溝通。間選議員陳虹指出,學校雖有性教育但思想保守,未能切合現實情況。教青局設有性教育先導學校計劃,但參與學校不多,政府有需要加強宣傳。教青局教育心理輔導暨特殊教育中心主任周佩玲表示,至今未有網絡誘姦案的受害人願意經司警局轉介個案,接受教青局輔導,相信是他們擔心會受到二次傷害或指責。周佩玲稱,局方不會被動等待青少年致電輔導熱線求助,已發函到各間學校,建立關注小組跟進事件,協助受影響的學生和家長。她又希望公眾反思如何更好保護未成年人,多以憐憫、同情和關心的態度看待今次事件。

【旅遊心情】一個人不無聊。旅程中的偶遇旅伴

喜歡一個人出國,不只是想偶爾靜靜地享受異國風情,還想讓自己認識更多新朋友。

試過獨自出遊的朋友應該也會懂得這樣的感覺,一個人的時候總是會莫名其妙地就認識其他旅人,不論是旅舍、景點、餐廳、路邊……反正一定會有熱心和熱情的人出現,而我是屬於那種對於有同共話題的人就能講不停的旅人,無論任何東西都能東聊西談一番,所以每當自己一個人出國旅行,都會很快有朋友相伴,晚上聚在一起聊天,或是第二天一同出門去玩。

一個人初到異地時會有陌生感,那害怕的感覺確實不好受,也是讓很多人不敢踏出第一步的原因。回想我第一次到台灣環島時,長達一個多月的旅程才開始不到幾天,我就已經很想回家,怕的就是那種陌生感、無助感,還好後來在不同的地方認識許多朋友、旅人,每天都嘻嘻哈哈地渡過,才讓自己在這些偶遇旅伴的鼓勵下完成整個旅程。

如果大家未來想試著一個人出國,請不要害怕,只要出發前做好規劃,你遇上的困難其實遠比想像小得多。

真的不行,就想著「連Stella這種溫室小花都可以自己出國幾個月,我又怎麼會不行!」哈哈,這下該沒有理由讓你不敢自己出國了吧?

網絡實名制?司警:暫無特定方向

早前揭發有特警透過社交網站誘姦多名未成年少女,事件引起社會極大迴響。有社會意見歸咎互聯網「教壞人」,要求加強網絡監管。司警局社區警務及公共關係處處長鄭寶湘指出,若實施網絡實名制,一定程度上可對個人起到保護作用,但亦會限制網絡自由。這次案件的疑犯是利用網絡虛假身份作案,他強調現行《刑法典》 已能懲處涉案者,是否需要用網絡實名制,需要有社會共識,暫時無特定方向。他指出,現行法律規定了八大類型的電腦犯罪,入侵電腦、更改程式、網上詐騙、誹謗、恐嚇等,《刑法典》都有規範。司警亦有網絡巡邏小組,若發現涉及公罪的行為會主動介入調查。鄭寶湘認為,今次事件反映青少年網絡防範意識較低,司警已預約了九場關於提防網絡交友陷阱的專題講座,向全澳學校推廣提高網絡安全的意識。 另外,現時《刑法典》有專門法律針對未成年人性侵案,例如:與未滿十四歲的人性交或肛交,即使獲對方同意,可構成「對兒童之性侵犯罪」,最高可判處監禁十年;與未滿十四歲的人作出重要性慾行為,即使獲得同意,最高亦可判處監禁八年。除了性交、肛交和作出重要性慾行為外,法律亦規定有四類行為不允許在未滿十四歲的人面前作出或要他作出,包括:1、作出性方面的暴露行為;2、說猥褻話;3、展示色情文書、表演或物件;4、利用他們拍攝色情照片或錄像等,以上任何一情況,同樣可構成「對兒童之性侵犯罪」,最高可判處監禁三年。值得注意的是,儘管上述以十四歲為分界線,但與年滿十四歲的人發生性行為亦有機會觸犯法律。按照規定,如果利用十四至十六歲的人的無經驗(例如對性行為缺乏認識、不正確認識有關行為的含意和後果)而與他們性交或肛交,可構成「姦淫未成年人罪」,最高可判處監禁四年;利用他們的無經驗與他們作出重要性慾行為,可構成「與未成年人之性慾行為罪」,最高可判處監禁三年。

現在「黃絲帶」是低B的代名詞

yellow

 

藍絲帶貪戀秩序、膜拜權力;黃絲帶認為自己比藍絲帶高尚、比藍絲帶開明,自覺行走於正道,真是可笑。黃絲帶貪戀金鐘佔領區的秩序、無人升級的安定,而且同樣膜拜大台上的社運明星和組纖權力。兩者之盲從,同出一轍,沒有誰比誰更高尚。從928到金鐘清場,批評雙學泛民金鐘大台的雜音,到近期的學生會脫聯討論,一直沒有停過。黃絲護主心切,通常都會搶著回應:

例一:人地貢獻左好多架﹗
例一之二:人地貢獻左好多架﹗+(咁你又做過/到啲咩呀﹗)

例二:鬧「同路人」,破壞團結﹗
例二之各種形態:破壤團結,就咩都做唔到﹗
例二之各種形態(二):破壞團結,邊個最開心?,

例三:中共就最想你衝擊,你衝擊佢就有藉口鎮壓﹗
例三之萬能Key形態:中共就最想你XX,你xx佢就有藉口yy﹗

例四:人地學生黎架咋,做咩要咁話人?
例四之一:你好似人地十幾歲果時有冇領導過咁大場運動呀?
例四之二:佢地已經好辛苦,你地仲係度搞分化﹗搞分化邊個最開心?(回到例二,例二可以再回到例三﹐直至無限loop)

 

從928到今日,民眾對雙學泛民提出質問,是策略、路線問題,最近是「脫聯」,但都沒有離開上面的範圍。就算是學聯自己,去回應脫聯之議,最後都是祭出「分化會令共產黨最高興」這一招。你們可以看見,從黃絲到雙學自己,都是不去回應實際問題,他們眼中只有一個詞:團結,團結好,分裂不好,聲音要一致、戰線要統一。

人家講策略可以更好,升級與否、如何升級、為何要封鎖異見——黃絲嚷的,還是要團結、不要分化。一個人吸了大麻也尚且比他們理智。工黨賊在大台上質問民眾:「既然大台都建立了,為甚麼要挑戰呢?」但別人的問題是質疑大台本身不民主。有學生想推動學生會自治脫聯,因為學聯機制不民主、積重難返,但學聯講到最後,還是說「分化」學聯,共產黨最高興。

 

黃絲、「支持民主」的一班人,看不起共產國家的人盲從當權者,認為自己有「獨立思考」,以為別人就是井底之蛙,其實黃絲只是坐在一個比較漂亮的井。這個井有歌星唱《撐起雨傘》,有藝術品,有煽情報道,有未來希望學生領袖的HEHE偽基騷。

黃絲帶代表一整個高學歷低智慧的雨傘世代,現在可以說是低B的代名詞。兼且黃色和雨傘已轉化成象徵、商品,方便我們舉行拜物嘉年華,是衣香鬓影的「主場博客」聚會的一個擺設。黃絲現在是甚麼?大陸叫傻B,台灣叫凱子,以前那個好龍的葉公,或許也會在龍畫上戴一個襟章,放心,不會令那條龍活起來的。

以黃絲的說法,團結如此重要,那麼你們不要反鬧任何質疑,因為我跟你們是生物學上的同類,你們反駁,是「分化香港」、「分化互聯網」、「分化人類」。我們同住地球,以黃絲的標準,意見不同,提出來,是「分化地球」。黃絲卻沒有「寧願一生都不說話」。別人批評,是分化;他們批評別人的批評,就不是分化。司徒華,罵不得。但司徒華有甚麼罵不得,對黃絲的智力來說太艱深。

 

有人說要建一個媒體,專供這些低智同路人心聲共嗚。原來主場新聞不用做甚麼呀,心聲共嗚,讓劣幣驅逐良幣,讓愚蠢彼此傳染,拉低民智,不就維穩了嗎。

 

酒醉心醒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olle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ollen)

 

人常說酒後亂性。醉了後在街道大聲叫嚷,突然重提上年分了手那個人的名字。身邊好友只知道喝醉了,說話胡言亂語,卻不知道人在醉後城府打開了,沒有想太多顧慮下所說的話才最有可能是心裡最真誠的話語。

 

有種人平日看似堅強,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般的,但在喝醉以後卻變成了另一個人,不止大吵大鬧,還把種種壓力訴諸天下。只因唯有酒精才能成為他宣洩情感的鑰匙,讓他不用顧著別人的眼光,勉強自己應付一切,由心而發的去表達自身應有的情感。別人看在眼中當然覺得這是酒精的影響,是他醉了,一大堆的科學研究也證明著酒精如何影響著大腦。但酒精能影響的只有我們的自主性,不會改變的們的情感。你不會因為多喝兩杯就喜歡上了平日覺得討厭極的那個懶散肥婆,只會把平日對她的怒火爆發出來。所以一個人酒後看似亂語的說話,其實才是他心底裡最真摰的感覺。為何許多人喜歡酒後示愛?除了因為壯膽、因為失敗後可以說醉酒之錯、最重要的就是你能把自己心裡對她最真的感覺用最直接的說話表達出來,這種由心而發的說話可不是一般甜言蜜語可比的。

 

筆者很羨慕醉後的人,他們能毫無保留的表達自己心裡的意願,這在現今利益為重的社會可是一件不易看到的事。而我自己在「到頂」以後只會嘔吐大作然後回復正常。經常喝得大醉當然對身體不好,但偶爾多喝幾杯,讓自己隨心而發把壓在心裡的事都釋放出來,在處處都是壓力的香港,也不失為一劑心靈良藥。

 

來勢洶洶的DSE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Perrimoo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Perrimoon)

 

2015年1月1日零時零分起,香港中學文憑試倒數88日。在愉快熱鬧的氣氛下,我的心涼了。還有88日就是中學生涯中最重要的競賽,昔日的校內考試已經變得微不足道。還有62日就是結業日,班主任催促要交畢業刊的設計,學生會索取惜別會要用的相片,中學生這個身份也當不了多久。

 

升上中六的暑假恍如昨日,暑假期間頻繁的補課,大大感受到DSE的來勢洶洶。八月,輔導老師建議下找社工做了個壓力評估,評分應該廷大。九月,開始見教育心理學家和社工,情緒尚算穩定。但日子漸漸減少,情緒開始不穩,已經有幾次小崩潰,自己本身並不是一個喜歡哭泣的人,但現在淚總是不自覺地落下。本身幾位比較友好的老師都很擔心我的情況,跟教英文的輔導老師約好每月找一天一起吃午餐,完成她給我的小練習;許可的情況下,找教通識的老師訴訴苦,他總是願意聽我說;其他認識的老師每次碰面都加以關心,得此良師確實感恩。

 

為了準備DSE做了許多自虐的行為,除了星期四以外每一天都有補習班,自己做了許多過去的作文試題,找教中文的班主任批教,有空抱著厚厚的參考書向老師請教,報了好幾個校外的模擬試,剛剛過去的聖誕便考了兩科。雖然同學都說我這是變態的行為,但我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聖誕考模擬試的時候,那種壓迫感真是叫人喘不過氣來,全場千人埋首書寫,那種沙沙的書寫叫人感到混亂。試後感覺糟透了,心情更加不用形容,又有點小崩潰。但醉臥沙場君莫笑, 古來征戰幾人回……

 

2015年1月1日零時零分起,香港中學文憑試倒數88日。我不禁問自己:「你還能撐得到接下來的88日嗎?」非常抱歉,我無法回答這問題,因為我不知道。最後只能寄語各位同路人,加油。來勢洶洶的DSE,我來了。

 

說好了的「一個都不能少」呢?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Pasu Au Yeung)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Pasu Au Yeung)

 

「calling,有個著黃衫女仔係門口用粉筆畫緊,有同事過左去清啦。」如果你係門常開大草地野餐緊,聽到個食焦同指揮中心以上對話,第一時間會點做呢?

A.「哇,使唔使呀,一枝粉筆都驚成咁?」繼續野餐
B. 咩都聽唔到睇唔到,繼續野餐
C. 「你地聽唔聽到呀,佢話有個女仔畫粉筆畫呀!」繼續吹水野餐影相
D. 立即吊住食焦尾,睇下咩事先!

同行野餐友人共8人,A-C佔6人,只有我同一位戰友屬D。而A-C當中,有人特別帶左黃傘仲打開左架,真係滾動。咁選擇左D既人跟住會點做呢?

吊住個食焦尾行到去AIA嘉年華門口,已見到少女被2個警賊同2個食焦包圍住,而佢既朋友則係一邊喊到收唔到聲。當時四周圍有好多人野餐緊,鳩HEA緊,但係少女周圍支援的,居然只有一對年輕情侶、我同友人,係咁多!情侶影抵左警賊既no. ,我亦將過程影抵,佢地一邊call台一邊抄少女ID一邊訓話少女,而我地四人就一直同少女一齊!抄完,佢地準備放左少女,個食焦同警賊突然一齊又話呀少女乜乜乜,我地當然幫手討論啦!討論左一陣就四散,少女就同仍然喊緊既友人就離開了。

 

粉筆少女事件令2014年最後一日facebook繼續被雨傘洗版,大家係普天同慶既日子仲記得把遮仔,係開心既!但其實除左轉profile、聯署聲援、Like & share外,現實生活,我地仲有好多野可以做!各有各做呀麻,火燒流肛華你話犯法唔認同、深姦細作擺街站又話留比d後生做、噴漆香港建國你話只想真普選、粉筆畫傘寫字你又唔敢,咁仲可以點呢?以上種種我都認同架,尤其最愛流肛華呀,不過真係冇膽,龜縮唔敢做囉。好啦,簡單d,支援下人做到啦掛,見到人地被警圍,行過去,圍番d警,影住佢地又好,睥住佢地又好,一直到佢地放人,就當係支持下行動既人啦!而家人地都行出黎做你唔敢做既野,用自己方法作出反抗,你唔係連企係一邊支持都做唔到呀?敢行動既人其實真係好勇,不幸被抄牌被捕,真係驚架,尤其係一個人被幾個警圍,又冇光環乜乜乜,點會唔驚? 你企過去,𥄫實班警亦都當比一分支持行動既人,等佢地知道:You are not alone! 如果連咁樣都做唔到,日日鳩like鳩share簽一千個名再開一萬次黃傘自high都冇撚用啦!

相信以後仍然會有好多粉筆少女出現係大家身邊,仲有火燒流肛華、噴漆建國、水貨路障等等既反抗,即使你未必認同又一定唔敢做,但都希望大家遇到任何一個因為以不同形式持續革命被警圍被查既人,都可以行上前支援佢地!用行動話佢地知,大家係同路人!

 

抄牌 > 放人 or 抄牌 > 番差館 or 抄牌 > 打獲甘 > 番差館

人多既力量,唔止係遊行個時出現,係戰友被抄牌個時,都一樣能夠發揮出黎架!
佔領旺角最深刻既係:「救得一個得一個!一個都不能少!」
你仲記得嗎?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