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視每一個學生的芬蘭素質教育

據經合組織 (OECD)歷次的PISA研究顯示,芬蘭學生的表現均名列前茅。更重要的是,在所有芬蘭學生中高分者與低分者的成績相約,校際的差距幾乎也是在所有參與國中最少的。 芬蘭的教育體制沒有「名校」、「資優班」以及任何形式的「排名」與「分類」,學生就近入學所接受的是面向所有人的優質免費基礎教育 (芬蘭的師資標準是全球最嚴格的)。學校功課少,上課時數少,沒有淘汰試,因為學校關切的不是競爭與比較,而是針對學生的學習困難提供必要的支援與指導,甚至是制定個人化的學習計劃,學校則以學術評比的方式來掌握學生的學習成效。 芬蘭堅持教育機會平等的核心價值,相信良好的環境才是培養人才的根本,天資只屬次要。重視啟發,鼓勵獨立思考、自主學習和探究的精神,以及涵養關懷社會的道德素養是芬蘭教育的方向。社區和學校提供了豐富的學習資源,激發有興趣的學生主動去找尋和閱讀;友好的師生關係和輕鬆的學習氛圍是促進學生的學習意願和效率的重要因素之一。 芬蘭學制的靈活性和人性化在於,所有學生在完成初等中學教育後都有機會根據個人志願繼續接受普通高中或/和職業教育,甚或後來改變選擇的可能性,以及提供多元繼續接受高等教育的渠道。高中畢業會考是芬蘭教育的唯一公開試,所考的不是記誦知識,而是高層次思考能力,且只有準備升讀大學的普通高中學生需要參加,大學院校會參考學生的會考成績和高中階段的成績來錄取。 芬蘭的入學年齡較晚 (7歲),他們堅信兒童身心都準備好時能學得更有效和理想。學前階段是兒童養成人格和安全感的關鍵時期,因此上學前的芬蘭兒童大部分時間都是玩耍、運用想像力和學習社會化。芬蘭人深信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想像力可以激發創造力,使頭腦變得更活躍和生活更有趣。 芬蘭的幼稚園學習重點是「學會如何學習」。沒有傳統的閱讀與算術教學,教師採用實物、手偶之類給兒童介紹「大自然」、「動物」和「生物鏈」,也就是認識「自然界內一切型態的生命相互依存」這一基本道理。這個理念延展至初期教育時便成為「關愛他人;以積極的態度待對他人、他人的文化以及面對不同的環境」。 貫徹芬蘭整個教育體系的終極理念的不就是強調人文關懷、生命平等的教育嗎? 千禧年前後不少西方教育學者相繼提出,當代社會充滿矛盾、含混和非理性,學校教育亟需增加的是超越知識與技能的精神層面靈性教育。 如果只據2012年的PISA研究數字結果,把芬蘭與排在它前面大部份強調競爭教育的頭四或頭五名東亞國家或城市簡單地歸類,並把學生取得好成績歸因拔尖的統考制度,隱晦地標榜應試教育的優秀 (三項都獨佔鰲頭的是上海),這豈不是偷換概念的誤導嗎?

白色情人節除了金莎、雷神巧克力、Godiva…你還有更「公平」的選擇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你將拿到什麼。」

這是美國電影《阿甘正傳》經典名言之一,就連個比喻句,美國人也離不開對巧克力的迷戀,好萊塢女星Uma Thurman更自認最大弱點就是太愛巧克力了!

即使正餐吃得再飽,甜點之於每個女人總是有第二個胃可以裝載;那麼,「巧克力」對我而言,絕對有第三個胃為它敞開。巧克力除了已是當代品味指標之一,更具有高保健價值,連美國總統Thomas Jefferson也讚其「具有健康和營養的優點」,可可本身的苯乙胺更讓人有戀愛般的幸福感(註1)。也難怪,不只是大牌明星愛不釋口,巧克力應該是每個女孩公認的弱點吧。

這次白色情人節前夕,友人正好從美國回來,還說帶回很不一樣的「公平巧克力」,當下好奇不已,我這個巧克力控立馬手刀直奔她家。原來,是美國最久遠的公平貿易企業Equal Exchange所推出的有機黑巧克力,朋友送了三款不同口味,包括「有機焦糖海鹽黑巧克力55%」、「有機濃黑巧克力80%」,以及「情人節限定版-童趣塗鴉巧克力」。

當她還在認真向我解釋何謂公平貿易(註2)、Equal Exchange(註3)又是怎樣的組織…時,我早已經迫不及待拆開包裝準備享用啦。

首先是焦糖海鹽與80%的巧克力,外包裝上除了印有USDA美國有機認證標章外,每款不同口味的內包裝也都清楚載明製程、有機原料之產地,當然也告訴每位消費者,因為你的公平購買幫助了哪些人、解決了哪些社會問題。原來,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也能讓世界更好。

Equal Exchange還貼心地在說明的左下角,建議大家不同巧克力口味搭配適合的公平貿易咖啡豆享用唷!或者,泡杯熱茶也能舒緩口中的甜香,更徹底享受每一口的多元風味。而當看見公平巧克力是瑞士製造時,心裡不禁對它的期待又更高了一層,畢竟瑞士製作巧克力的工藝一向為人所稱讚,更是皇家級的精湛技術哪~不囉嗦,Equal Exchange巧克力獨家搶先開動。

有機焦糖海鹽黑巧克力55%

台灣少見的焦糖海鹽巧克力搭配,同時滿足巧克力迷們甜與鹹的口感慾望,55%的黑巧克力巧妙平衡了味蕾的苦。特別的是,每一口都能吃到焦糖酥脆結晶顆粒,並在口中溫順迸發。(朋友形容,這就像一開始告白被拒絕,後來又追到手的絕妙滋味?!)

有機濃黑巧克力80%

對於最愛高濃度黑巧克力的巧克力控,這款絕對是最佳首選,因為,這才是真正可可製成的巧克力味道!帶點微酸,甘苦卻仍然滑順、不咬口,令人魂牽夢縈的苦甜魔力,皆來自小農們的用心與辛勞。更重要的是,巧克力從頭到尾全用有機原料,非常不易。(我想這次我真的戀愛了…)

情人節限定版-童趣塗鴉巧克力

這款情人節限定版-童趣塗鴉巧克力一定也讓女孩兒瘋狂,不只設計吸睛的繽紛有趣塗鴉包裝外,還附有6款共24張別出心裁的塗鴉小卡片、自黏膠,以及24片迷你黑巧克力55%,讓你簡單動手DIY,找回小時候的單純童趣,傳情意,也傳公平貿易。

↑ 童趣塗鴉巧克力內,共有6款不同塗鴉小卡,是不是超可愛?光看就讓人心情好好好!卡片背面也很繽紛多彩唷,都捨不得拿來送禮了……

↑ 自製巧克力卡片超輕鬆:Step 1(左上圖),對齊小卡與小卡間的虛線剪開;Step 2(右上圖),撕下一片自黏膠;Step 3(左下圖),將自黏膠貼在小卡的任一處;Step 4(右下圖),取一片迷你巧克力置於自黏膠上,再寫上祝福小語即完成囉。

迷你有機黑巧克力55%,就如同知名品牌廣告所言:只溶你口,不融你手。貼心的一口設計,一口一個、苦甜的剛剛好,很適合第一次嘗試黑巧克力者。但千萬小心,由於太過迷你容易讓人陷入一口接一口的輪迴裡啊。

註1:巧克力含有豐富的鎂、鉀、維他命A、以及可可鹼,因而具有高保健價值。可可鹼是一種健康的反鎮靜成分,故食用巧克力有提升精神,平緩情緒、增強興奮等作用。巧克力中的可可含有苯乙胺,則能使人有戀愛的感覺,據歷史文獻記載,西班牙貴族將其視為強力春藥,古代阿茲特克人還把熱巧克力當成皇家的壯陽劑。

註2:公平貿易是一種基於對話、透明及互相尊重的貿易活動夥伴關係,以提供更公平的貿易條件及確保那些被邊緣化的勞工及生產者的權益(特別是南半球)為基礎,致力於永續發展,公平貿易組織則積極的參與支持生產者、認知提升及志在改變傳統國際貿易習慣的專案等活動。簡而言之,公平貿易力在確保生產者的原料或產品在買賣間獲得合理報酬。

註3:Equal Exchange,成立於1986年,為美國最久遠的公平貿易平台,其雖名為企業卻以合作社模式經營,目的在於提升發展中國家弱勢生產者的生活,及改善農場到餐桌兩端的關係,直接與產地端(有機)保價收購,並完全公開交易資訊、利潤透明化。為實現對生態與人權的平等,合作社把消費力當成參與社會改造的動能,改善第三世界弱勢生產者的生存條件。

本文獲17support一起幫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別被「異國戀情」沖昏頭,「調情」是印度男人的生活樂趣

作者提供

「究竟要不要與印度男生交往?」這個問題不只一次出現在我的私人訊息裡,來信者都是台灣女孩,正在或是希望與印度男孩相戀,但是在文化背景以及成長環境不同的情況下,一切的恐懼與擔憂不斷襲來。

「他們的家人會不會討厭外國人?」
「一定要改信他們的宗教嗎?一定要配合吃素嗎?」
「如果不接受指配婚姻,是很嚴重的事情嗎?」
「婚後一定要跟公婆同住嗎?」

這些問題都沒有正解,我往往只能給他們一個「多數」而「普遍」存在的現象,畢竟印度也有人完全不信指配婚姻這一套,也有人比較不迷信(完全不信神的印度人,我還真的沒有遇到過幾個),甚至有些非常開放接納各種不同文化的家庭。

也有人問我,印度人的離婚比例高嗎?那這是否又代表著他們對於婚姻的忠誠度很高呢?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雖然印度的離婚人口也慢慢增加,但比例上確實相較於其他國家而言是很低的,但這是否和所謂的「忠誠度」有直接性相關,我不敢斷言。與其說是忠誠度,我倒寧願用「執著度」來形容他們對保有婚姻的堅持,那為何無論好壞都要執著於婚姻呢?我想這和女生的處境比較有關係:

  1. 社會觀感不佳,且經常將「離婚的過錯」歸於女子。
  2. 許多家庭不支持也不接納,有些離了婚的女性甚至無法回娘家。
  3. 女性通常沒有自己維生的能力,為了生存、為了孩子,怎麼也得咬牙撐下去。
  4. 真的向法院訴請離婚,也通常沒有結果,有些案子審個超過十年都還沒有個結論。

當然許多印度人也都抱持著結婚就是永久,或者是父母挑選即是最好的態度,即使婚姻情況不佳,也多半會為了社會、家庭、經濟、孩子等其他「非個人」因素隱忍。

這些在異國戀情中困擾的女子,讓我想起一個曾經寫信給我的女生,她對印度文化非常著迷,而周圍的朋友也一個一個和印度男子情話綿綿的談起戀愛,她問我會不會有一天也「墜入情海」。看見這個問題,我除了大笑之外,還想到印度男子的三寸不爛之舌。我曾寫過一篇關於和印度人學談判的文章。而印度人談生意的那張嘴,用在搭訕中也非常適用。

根據我自己在新德里的生活經驗,印度男生耍嘴皮子以及死纏爛打的功力可真是了得,無論是在網路上遇到、在WeChat搖到、在網路上看到,還是朋友介紹,只要是名女子,為何不嘗試?如果是個外國女子,那更是機不可失。

他們真的對女生這麼飢渴嗎?他們真的都有非常淫邪的非份之想嗎?其實倒也不是,有時候他們就是覺得好玩,真的!他們的積極與熱情,有時候並非你想得這麼認真。(在此先闡明,當然也有癡情種子,但就我個人經驗來說,調情是許多印度男子生活中的樂趣之一,可以說是一種娛樂消遣。)

走在路上,你經常可以聽見印度男人在討論著妳,他們不吝惜稱讚妳,並不介意表示他們有多想念妳、多喜歡妳,無論是beautiful, cute, like an angel, shinning like a star還是you have a special charm,全部都是信「口」拈來,毫不費工夫,怎麼樣也從寶萊塢電影裡面學了一點,再加上他們閃亮的大眼睛、濃密的睫毛還有同時夾雜些許善意與惡意的笑容,常令人分不清楚真假。

我自己在社區裡面住了一年多,還是會有一整排警衛對我行注目禮,是真的一排人的頭顱,一起隨著我的步伐與節奏轉動的那種,當下都會誤以為自己真的是Super Star。我想這麼形容是貼切的,印度的男人容易讓妳覺得自己真的是個Super Star,是一個走在時尚尖端的絕世美女,魚兒為妳沉,雁兒為妳落的那種。

我遇過很多走在路上隨意搭訕的男子,也遇過第一次見面就承諾要天天在果汁攤等我,想約我「運動」的健身教練,更遇過只有一面之緣,卻不斷打電話來報告起自己近況的男子。但我想關於搭訕這件事情,我不得不說起我的印度友人Vinay。

Vinay搭訕女生或製造肢體接觸的機會不勝枚舉,但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要我陪他到新德里市中心的康諾特廣場,並要我進一家知名的服飾店裡「假裝」挑衣服,原來是他想要和女店員調情,所以要我在那邊替他使用拖延戰術,心生好奇的我,抱著一種實驗精神也就照做,沒想到還真讓他拿到了女店員的手機號碼,並要他等她下班一起去喝個飲料。

於是我們就在康諾特廣場等了兩三個小時,最後手機也不通,店員也沒有出現,我指著Vinay嘲笑他的迂,被人家玩了一場,沒想到他居然起身瀟灑的說:「有什麼關係?我剛才在櫃台跟她聊天傳情就已經夠了阿!這就是所謂的調情!好玩就好,不覺得這樣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的調情很有趣嗎?這才是我的目的!」最後搞得好像只有我認真看待這件事情一樣。

「拜託!這才好玩阿!」我想Vinay巧妙的詮釋了印度男人最刺激也最無所謂的調情樂趣,同時也可以看出女性對他們的回應,一種城市遊戲。在印度生活的這些日子,我也已經習慣自動為他們所說的話打折。

我始終無法給這些來信詢問愛情的台灣女孩一個正解,畢竟她們與印度籍的情人,多半是在異國或網路上相遇進而相戀,若要繼續走下去,最終難免面臨印度人最重視的家庭,此時也往往是最大的挑戰。但我得強調,我也認識許多丈夫是印度人的台灣女子,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但是,如果妳還沒確定或深入認識一個印度男人之前,他們的花言巧語,最好還是左耳進,右耳出就罷了。或是和印度男人一樣,把它當成生活中的一種消遣,好玩就好。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放心,台灣人還是會繼續支持鼎王!

Photo Credit:  Richard, enjoy my life!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Richard, enjoy my life! CC BY SA 2.0

作者:沈道廷(部落格:你要當好人還是廢物

酸民們看過來!

你還不了解鼎王為什麼生意越來越好嗎?

最近「鼎王」風波不斷被討論,之前就有不少朋友問我,究竟鼎王這次的結果會如何、會不會走上胖達人之路呢?事件一開始,我就很直接的回答:「如果鼎王沒有下錯下一步棋、沒有被挖出其他問題,我保證,只要願意出來公開道歉、外加同時宣布打折,肯定又會造成排隊搶購風潮,生意會更好。」

為什麼我會這樣肯定?

因為我所判斷的參考面相不是膚淺的道德與民粹問題,而是消費者的意識形態,也就是所謂的「消費動機」。任何人做所有的消費行為,其實都是有跡可循,「動機」好比是一顆種子,放入適當的地方就會自然發芽、最終長成大樹,就算藉由外力想要「燒毀」,只要沒有斬草除根,春風一吹照樣再生。

近日很多媒體把鼎王跟胖達人做比較,而最讓大眾跌破眼鏡的現象是,為什麼當初胖達人一下子就沒人買、分店一間一間倒閉;反而鼎王則剛好相反,公開宣告八折優惠後,雖然很多人都表示八折根本不夠誠意,但現實是從北到南的分店都快速客滿(鼎王祭八折! 台中擠爆 人潮多過北部),一堆消費者不但不畏懼雞湯塊、以及「無老婆婆」的問題,反而趁著特價,趕緊殺過去訂位撿便宜。事實上,我自己也趕緊去訂位趕流行。

Photo Credit:  bangdoll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bangdoll CC BY ND 2.0

人類一切的「行為」,取決於「動機」,動機是因、行為是果。動機的背後,則受到「潛意識」與「意識型態」的控制,有趣的是,這兩者都是人們自己基本上完全無法察覺、甚至也打死不會承認的內在原因。當我們理解這背後的秘密,自然就可以了解為什麼胖達人必定會倒,而鼎王還會活得很好,甚至經過這次事件,逆向打出了更高的知名度讓營業額往上提升。

請大家先看這張圖:

簡而言之,胖達人跟滿街都是的貴鬆鬆麵包店相比,唯一的賣點就是「天然、健康訴求」(當然還有藝人代言的效應加持),主力消費者往往都是那種喜歡自己騙自己的,心裡完全明白在鬼島管你吃什麼都會傷身、連空氣都受汙染在室外呼吸都不健康,但總要有個出口可以自我安慰,安慰說我這一餐吃很健康就開心了。一旦把這個主要誘因給拿掉,麵包不是什麼奢侈品、更不是必需品,很難讓人有購買動機,自然倒光光也是合理的結果。

而鼎王完全不同,就算你沒吃過,不妨找機會看一下每天半夜超過十點還在門口排隊的,都是什麼族群就知道端倪。是的,幾乎都是年輕人一群一群站,而且不乏打扮入時的年輕正妹與學生聚餐。 近年來眾多高級火鍋店的流行,個人認為還有一大功臣:女人會關心的減肥話題,像是這篇「冬天吃火鍋不會胖」。我身邊幾乎每個女生都愛吃火鍋,有一重大原因就是不知道從哪被灌輸吃火鍋可以減肥、低熱量、不怕胖、冬天可以儘量吃,就算知道是謬誤,但只要跟女人提到減肥的關鍵字,就足以讓愛美的女性朋友趨之若鶩。

再者,鼎王創造了「時尚當大爺」、「舒適」、「口味好」三大元素,更值得關注的是「當大爺」的感受。在這個年輕人缺乏自信的艱困時代中,縱使每天新聞上都有人抱怨年輕人失業、沒頭路、薪水低、不被重視,但現在只要你願意花沒幾百元,你會立刻感受到,這邊所有的服務人員都自動跟你低頭下氣。上個菜、倒個茶而已,卻彎腰都快低到跪下來了。

帶朋友第一次去吃的時候,很多人都嚇到,偷偷跟我說壓力很大,事實上我完全可以看出這些人內心的真實想法是「幹!超爽der~」同樣的,花沒幾百元就能買到漂亮的用餐環境、口味好的火鍋、還可以免費打包外帶,光是能在這邊吃飯拍照、打卡就足以表達出你是跟得上流行的年輕人,這才是鼎王真正的「致命吸引力」,特別對於這個時代的年輕人。

說到這裡,請大家再思考一次,鼎王加個雞湯塊有差嗎?大骨粉有差嗎?沒有什麼鬼老婆婆有差嗎?恐怕只有笨蛋才會當真以為現在台灣還有什麼「好吃」的東西是純天然、沒有任何人工添加物,又或是只有笨蛋才會衝著某個老太婆而去吃火鍋吧?就如幾年前iPhone粉絲常說的一句名言"I don’t care.",畢竟主力消費者的動機,是時尚、是口感、是高級、是爽,只要市面上還沒有其他更潮的東西取代,還是會繼續消費下去的。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紐約舊大樓氣爆 已3死65傷

紐約當局週三表示,曼哈頓區的東哈林由於瓦斯外洩引發了巨大的爆炸以及猛烈的大火,造­成2棟5層樓的公寓建築倒塌,造成3人死亡,以及數十人受傷。紐約執法當局表示,至少­有10名民眾在爆炸後數小時後依然下落不明。消防隊員正盡其所能竭力在瓦礫殘堆中搜尋­生還者。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下)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下)

p03圖片來自 Daniel Dionne,CC license

本文作者是黛博拉,本文轉載自她的部落格文章 〈伯樂(下)〉。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上)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中)

由於專長、志趣所在與 Twitter 的需求終究有所出入,最後 elm200 沒有被錄取,但透過這一次的面試,讓 elm200 對灣區知名企業招募工程師之細膩程度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

包括電話面試在內,elm200 總共與 10 位 Twitter 的工程師,進行了合計 5 小時以上的接觸。elm200 強調,這 10 位工程師分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發問,以如此審慎的心態觀察應徵者的反應,看錯人的機率應該不高。兩相比較之下,大多數日本企業對應徵者的履歷內容囫圇吞棗,再由人事部主管見了 2、3 次面便決定人選的做法 ,根本就是敷衍了事。面試時不要說缺乏技術上的盤問,就連第一線工程師的影子也很難見得到。應徵者與現職工程師不互相打個照面、對彼此做個一定程度的了解,便由與第一線完全不相干的人事主管決定錄取與否,elm200 深深為日本的現狀感到悲哀。

此外,當時 41 歲的 elm200 若想在日本換個東家找份正職的工作,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論實力如何,光是年齡的因素就過不了第一關的書面審查。大家早就耳熟能詳,在美國找工作時完全不會觸及年齡方面的話題;elm200 對於在自己的祖國只有碰壁的份,卻在美國西岸獲得力求表現的機會,無奈地搖頭苦笑。雖然說在美國不得於面試時詢問應試者今年幾歲、或是在履歷表上填寫年齡,但 elm200 認為就算沒有法律的約束,從文化上來看,美國人原本就不像日本人那麼在意年齡,而矽谷更是不偏不倚地貫徹「錄用與否應完全取決於工作相關能力」的思維。

矽谷式的人才篩選方式耗時費力。這些活躍於第一線的超強工程師在百忙之中暫時擱下工作,騰出寶貴的時間,就是為了對「來歷不明」的應徵者進行一番了解。elm200 心想,光是面試自己一個人所佔據的 5 個多小時,換算為人事費用的話至少在數百美元以上。不難理解,如此鉅細靡遺的“鑑識”過程非常耗費成本,而這些企業也不太可能邀請太多的應徵者前往總部面試。能夠有機會親身體驗,並從中獲得相當多的啟發,elm200 對 Twitter 滿懷感謝。

elm200 的經驗談頗具參考價值。而片山良平更認為不只限於工程師,整體來說,日本的人才招募方式已經來到轉捩點。片山良平表示,這十多年來日本社會出現了大幅度的轉變。以終身雇用制為前提的就業環境,可以說是與高度經濟成長相輔相成的產物。上班族無需思考個人的生涯設計,而是一切聽從公司的安排。交出手中的自我主導權,為公司鞠躬盡瘁,並換來一生安穩的保障。然而隨著經濟成長停滯,愈來愈多的企業開始自身難保,終身雇用制度也逐漸遭到瓦解。在這樣的情況下,未雨綢繆地思考「就算被公司釋出也能順利發展個人的職業生涯」,便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img1

換跑道的情形愈來愈普遍,但一般來說人才篩選方式仍停留在過去的時代。因此,片山良平認為有必要為技術能力建立一套可視化的體制,並於去年 10 月推出工程師 coding 能力評價系統「paiza」(上圖,節錄自 paiza 官網)。「paiza」的用戶針對網站上的提問鍵入自己所設計的程式碼,而這段程式碼將被導入伺服器執行出結果,藉此來界定用戶的「內力深淺」。程式語言有 Java、C、Perl、PHP、Ruby、Python 等 8 種可供選擇,並將工程師的 coding 能力由低至高分為 E、D、C、B、A、S 之 6 個等級 (下圖,節錄自 paiza 官網)。用戶必須相當精通演算法,方可順利解答 S 等級的提問。具體來說,在打造搜尋引擎、巨量資料分析引擎…時絕對少不了在演算法速度、效能上的推敲。能夠在這方面應付自如並進行創意實作的人,才有資格登上 S 等級的殿堂。

img2

透過 paiza,真正的 coding 高手在轉職時不需經過書面審查便可直接進入面談的階段,並藉此降低應徵者與徵才企業間的 mismatch。至 2014 年 2 月上旬為止 paiza 的用戶為 5,000 人左右,經由 paiza 的管道遴選人才的企業有 200 多家。片山良平的目標是在今年 8 月用戶 (工程師) 規模成長至 1 萬人,並將合作企業擴大至 300 家。從目前的市場需求與用戶成長趨勢來看,達成目標並非難事。

參考文獻: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下)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下)

p03圖片來自 Daniel Dionne,CC license

本文作者是黛博拉,本文轉載自她的部落格文章 〈伯樂(下)〉。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上)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中)

由於專長、志趣所在與 Twitter 的需求終究有所出入,最後 elm200 沒有被錄取,但透過這一次的面試,讓 elm200 對灣區知名企業招募工程師之細膩程度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

包括電話面試在內,elm200 總共與 10 位 Twitter 的工程師,進行了合計 5 小時以上的接觸。elm200 強調,這 10 位工程師分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發問,以如此審慎的心態觀察應徵者的反應,看錯人的機率應該不高。兩相比較之下,大多數日本企業對應徵者的履歷內容囫圇吞棗,再由人事部主管見了 2、3 次面便決定人選的做法 ,根本就是敷衍了事。面試時不要說缺乏技術上的盤問,就連第一線工程師的影子也很難見得到。應徵者與現職工程師不互相打個照面、對彼此做個一定程度的了解,便由與第一線完全不相干的人事主管決定錄取與否,elm200 深深為日本的現狀感到悲哀。

此外,當時 41 歲的 elm200 若想在日本換個東家找份正職的工作,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論實力如何,光是年齡的因素就過不了第一關的書面審查。大家早就耳熟能詳,在美國找工作時完全不會觸及年齡方面的話題;elm200 對於在自己的祖國只有碰壁的份,卻在美國西岸獲得力求表現的機會,無奈地搖頭苦笑。雖然說在美國不得於面試時詢問應試者今年幾歲、或是在履歷表上填寫年齡,但 elm200 認為就算沒有法律的約束,從文化上來看,美國人原本就不像日本人那麼在意年齡,而矽谷更是不偏不倚地貫徹「錄用與否應完全取決於工作相關能力」的思維。

矽谷式的人才篩選方式耗時費力。這些活躍於第一線的超強工程師在百忙之中暫時擱下工作,騰出寶貴的時間,就是為了對「來歷不明」的應徵者進行一番了解。elm200 心想,光是面試自己一個人所佔據的 5 個多小時,換算為人事費用的話至少在數百美元以上。不難理解,如此鉅細靡遺的“鑑識”過程非常耗費成本,而這些企業也不太可能邀請太多的應徵者前往總部面試。能夠有機會親身體驗,並從中獲得相當多的啟發,elm200 對 Twitter 滿懷感謝。

elm200 的經驗談頗具參考價值。而片山良平更認為不只限於工程師,整體來說,日本的人才招募方式已經來到轉捩點。片山良平表示,這十多年來日本社會出現了大幅度的轉變。以終身雇用制為前提的就業環境,可以說是與高度經濟成長相輔相成的產物。上班族無需思考個人的生涯設計,而是一切聽從公司的安排。交出手中的自我主導權,為公司鞠躬盡瘁,並換來一生安穩的保障。然而隨著經濟成長停滯,愈來愈多的企業開始自身難保,終身雇用制度也逐漸遭到瓦解。在這樣的情況下,未雨綢繆地思考「就算被公司釋出也能順利發展個人的職業生涯」,便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img1

換跑道的情形愈來愈普遍,但一般來說人才篩選方式仍停留在過去的時代。因此,片山良平認為有必要為技術能力建立一套可視化的體制,並於去年 10 月推出工程師 coding 能力評價系統「paiza」(上圖,節錄自 paiza 官網)。「paiza」的用戶針對網站上的提問鍵入自己所設計的程式碼,而這段程式碼將被導入伺服器執行出結果,藉此來界定用戶的「內力深淺」。程式語言有 Java、C、Perl、PHP、Ruby、Python 等 8 種可供選擇,並將工程師的 coding 能力由低至高分為 E、D、C、B、A、S 之 6 個等級 (下圖,節錄自 paiza 官網)。用戶必須相當精通演算法,方可順利解答 S 等級的提問。具體來說,在打造搜尋引擎、巨量資料分析引擎…時絕對少不了在演算法速度、效能上的推敲。能夠在這方面應付自如並進行創意實作的人,才有資格登上 S 等級的殿堂。

img2

透過 paiza,真正的 coding 高手在轉職時不需經過書面審查便可直接進入面談的階段,並藉此降低應徵者與徵才企業間的 mismatch。至 2014 年 2 月上旬為止 paiza 的用戶為 5,000 人左右,經由 paiza 的管道遴選人才的企業有 200 多家。片山良平的目標是在今年 8 月用戶 (工程師) 規模成長至 1 萬人,並將合作企業擴大至 300 家。從目前的市場需求與用戶成長趨勢來看,達成目標並非難事。

參考文獻: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中)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中)

p02圖片來自 Stewart Ho,CC license

本文作者是黛博拉,本文轉載自她的部落格文章 〈伯樂(中)〉。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上)

說到日本的轉職,基本上篩選過程是經過書面審查與面試兩道關卡後,再來判斷是否錄取。

大多數日本企業在工程師的招募上也因循上述的做法,只憑履、經歷與口頭面談的結果便決定人選,與業務、行政等職種的篩選方式並無太大的不同。片山良平始終覺得納悶的是,既然大家想找的是真正會寫程式的工程師,為什麼總是本末倒置?先行確認應徵者是否具備良好的 coding 能力後,再來進行書面審查或面試也不遲啊…。

片山良平認為,本末倒置的原因有二。其一,書面審查具有提升企業端面試效率的意義。徵才是企業活動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但與為數眾多的應徵者面談則相當花費時間與勞力。不可否認,從履、經歷之個人的過往功績來判斷此人是否值得一見,是非常合理的舉動。但不少應徵者為了在書面審查勝出,總會費盡心思包裝一番。比方說履歷表上寫著「在歷時五年、金額為數億日圓規模的專案中撰寫 Java」,看起來好像很了不起。如果再加上「東大畢」三個字,感覺上又掛了百分之兩百的保證。不過,在看不見全貌的巨型專案中只負責小部分,並一五一十地按照上面交代下來的規格實作的 5 年實務經驗,與單獨一人從 requirement definition 到建構基礎環境、設計、開發、測試、運用…等包山包海的 3 年實務經驗,在實力上有著天壤之別。如果從寫的人的表達方式,到讀的人的認知之間完全契合事實且毫無失真,那是最理想不過了。但片山良平表示,從他面試工程師的多年經驗來看,要從書面看出一個人真正的技術實力,是相當強人所難的事。

其二,面試官等第一線工程師無暇閱讀應徵者寫的程式。片山良平表示,若規定書面審查資料中必須付上程式作品,判別這些作品好壞的工作自然是落在第一線工程師的頭上,而非人事部。然而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需要徵才的部門不是因為有人離職,就是因為現有人手無法消化與日俱增的工作量而急著補強戰力。不管是以上哪一種情況,有能力看 code 的人本身便已忙得不可開交,實在很難撥出時間審核應徵者的作品。徵才時一舉命中合適人選的機率極低,通常業界是以 10 選 1 的比例來淘汰,而光是面試就要花上「出席面試官人數 * 給每位應徵者的 1 小時面試時間 *10」的工時。再加上履歷表與程式作品的審查,更是吃掉這些大忙人更多分秒必爭的時間。此時若有 CTO 在並抽空專注於徵才事宜便無大礙,只可惜具備如此體制的公司仍屬少數。因此,雖然一小部分的企業已經覺醒,但絕大多數仍難以跨出徵才時實施 coding 能力審查的一步。

elm200 這位仁兄在 2011 年 8 月左右前往 Twitter 總部面試的經驗談,片山良平認為這是諸多值得參考案例的其中之一。elm200 原本便有意前往矽谷工作,無意間在 Twitter 的 timeline 看到 Twitter 徵求日籍工程師的消息後,便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投了履歷表。競爭者眾,elm200 心想自己應該在書面審查這一關便會被刷掉。沒想到幾天後竟接到 Twitter 人事部將安排電話面試的通知,完全沒做好心理準備的 elm200 在慌張之餘只好使出拖延戰術,將電話面試定在還勉強來得及惡補對策的日期。透過網路徵詢日裔美籍現役工程師等高人的意見後,elm200 了解到所謂矽谷式的面試,是由第一線的工程師輪番上陣,並疲勞轟炸似地進行一連串技術上的盤問,與日本有很大的不同。高人除了面授機宜,還介紹了兩本自習用的優良參考書籍 Cracking the Coding Interview: 150 Programming InterviewQuestions and Solutionsプログラミングコンテストチャレンジブック (程式競賽挑戰指南)。資料結構、演算法等自然是重頭戲,Cracking the Coding Interview 前半段概論部分所描述之 Google、Apple 等美國西岸的面試情境與美國人對面試的看法,與日本現狀天差地別的程度,深深震撼了 elm200。

平日不燒香、臨時抱佛腳。遠離高生產力 coding 有一段時日的 elm200,準備起來還頗吃力。首次電話面試的日子很快地來臨,接起電話後竟出乎意料地傳來一陣日語。當時 Twitter 總部有好幾位優秀的日籍工程師,因此 elm200 的 2 次電話面試皆由同鄉所主持。開門見山的第一道題目都是「為什麼會應徵 Twitter 的工作」,接下來盡是技術相關的問題,每位面試官所花的時間大概在 30-40 分鐘左右。elm200 覺得自己在第一回合的表現尚可,但第二回合卻應答地不怎麼順利,也頗為氣餒。將電話面試結果與高人分享後,elm200 得到的建議是「在美國不管是什麼事,勇往直前就對了」。因此,elm200 寫信告訴人事部希望獲得在舊金山總部面試的機會,理由是自己在 face to face 的表現會比電話來得更好,而 Twitter 也爽快地答應 elm200 的要求。

其實,elm200 並不是專程為了 Twitter 而飛往美國。原本他便計畫前往矽谷探路,進行在當地工作之可能性的“市場調查”。天時地利人和,Twitter 的面試得以包含在此次行程中,elm200 覺得自己的運氣非常好。面試日期定為 2011 年 9 月 1 日的上午和 9 月 6 日的下午,踏進 Twitter 舊金山總部大門後映入眼簾的便是寬敞、品味不凡的 cafeteria。cafeteria 的存在與辦公室巧妙地融合為一,洗鍊的整體室內設計讓 elm200 像是走進了大觀園。elm200 的首位面試官是位非常亮眼的美女。日本人對美國工程師的刻板印象通常是「邋遢、不修邊幅的男生」,有眼不識泰山的 elm200 一開始還將這位面試官誤認為人事部職員。她開口的第一句話是「要喝點咖啡嗎?」,並領著連忙點頭的 elm200 至擺放咖啡壺的地方,由 elm200 自己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光從走進總部大門到現在,連枝微末節之處都讓 elm200 感到這裡與日本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2 回合的面試下來,以一對一的方式,elm200 總共見了 8 名面試官。每位在 30-40 分鐘的時間內提出數個問題,並請應徵者回答解決對策或在白板寫下 pseudo code,並逐漸提昇至應徵者可能不易招架的難度。elm200 表示面試官所提出的,乍看之下多半是資料結構或演算法的理論性問題,但皆與第一線工程師們平日所搏鬥的現實問題有著很大的關聯,相當犀利、精闢。elm200 過去所服務的小公司所經手的多半是 prototype 的成品,仍停留在「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做出會動的雛形」的階段。而當時已擁有 1 億規模用戶的 Twitter,則將重點放在 scalability 與 security。可以想見對 scalability 與 security 考慮得不夠周詳的工程師,很難獲得 Twitter 的青睞。

姑且先不論面試結果,接下來 elm200 從親身經驗所感受到美、日兩地人才篩選基準的差異,才是更令人省思的部分。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下)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中)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中)

p02圖片來自 Stewart Ho,CC license

本文作者是黛博拉,本文轉載自她的部落格文章 〈伯樂(中)〉。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上)

說到日本的轉職,基本上篩選過程是經過書面審查與面試兩道關卡後,再來判斷是否錄取。

大多數日本企業在工程師的招募上也因循上述的做法,只憑履、經歷與口頭面談的結果便決定人選,與業務、行政等職種的篩選方式並無太大的不同。片山良平始終覺得納悶的是,既然大家想找的是真正會寫程式的工程師,為什麼總是本末倒置?先行確認應徵者是否具備良好的 coding 能力後,再來進行書面審查或面試也不遲啊…。

片山良平認為,本末倒置的原因有二。其一,書面審查具有提升企業端面試效率的意義。徵才是企業活動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但與為數眾多的應徵者面談則相當花費時間與勞力。不可否認,從履、經歷之個人的過往功績來判斷此人是否值得一見,是非常合理的舉動。但不少應徵者為了在書面審查勝出,總會費盡心思包裝一番。比方說履歷表上寫著「在歷時五年、金額為數億日圓規模的專案中撰寫 Java」,看起來好像很了不起。如果再加上「東大畢」三個字,感覺上又掛了百分之兩百的保證。不過,在看不見全貌的巨型專案中只負責小部分,並一五一十地按照上面交代下來的規格實作的 5 年實務經驗,與單獨一人從 requirement definition 到建構基礎環境、設計、開發、測試、運用…等包山包海的 3 年實務經驗,在實力上有著天壤之別。如果從寫的人的表達方式,到讀的人的認知之間完全契合事實且毫無失真,那是最理想不過了。但片山良平表示,從他面試工程師的多年經驗來看,要從書面看出一個人真正的技術實力,是相當強人所難的事。

其二,面試官等第一線工程師無暇閱讀應徵者寫的程式。片山良平表示,若規定書面審查資料中必須付上程式作品,判別這些作品好壞的工作自然是落在第一線工程師的頭上,而非人事部。然而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需要徵才的部門不是因為有人離職,就是因為現有人手無法消化與日俱增的工作量而急著補強戰力。不管是以上哪一種情況,有能力看 code 的人本身便已忙得不可開交,實在很難撥出時間審核應徵者的作品。徵才時一舉命中合適人選的機率極低,通常業界是以 10 選 1 的比例來淘汰,而光是面試就要花上「出席面試官人數 * 給每位應徵者的 1 小時面試時間 *10」的工時。再加上履歷表與程式作品的審查,更是吃掉這些大忙人更多分秒必爭的時間。此時若有 CTO 在並抽空專注於徵才事宜便無大礙,只可惜具備如此體制的公司仍屬少數。因此,雖然一小部分的企業已經覺醒,但絕大多數仍難以跨出徵才時實施 coding 能力審查的一步。

elm200 這位仁兄在 2011 年 8 月左右前往 Twitter 總部面試的經驗談,片山良平認為這是諸多值得參考案例的其中之一。elm200 原本便有意前往矽谷工作,無意間在 Twitter 的 timeline 看到 Twitter 徵求日籍工程師的消息後,便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投了履歷表。競爭者眾,elm200 心想自己應該在書面審查這一關便會被刷掉。沒想到幾天後竟接到 Twitter 人事部將安排電話面試的通知,完全沒做好心理準備的 elm200 在慌張之餘只好使出拖延戰術,將電話面試定在還勉強來得及惡補對策的日期。透過網路徵詢日裔美籍現役工程師等高人的意見後,elm200 了解到所謂矽谷式的面試,是由第一線的工程師輪番上陣,並疲勞轟炸似地進行一連串技術上的盤問,與日本有很大的不同。高人除了面授機宜,還介紹了兩本自習用的優良參考書籍 Cracking the Coding Interview: 150 Programming InterviewQuestions and Solutionsプログラミングコンテストチャレンジブック (程式競賽挑戰指南)。資料結構、演算法等自然是重頭戲,Cracking the Coding Interview 前半段概論部分所描述之 Google、Apple 等美國西岸的面試情境與美國人對面試的看法,與日本現狀天差地別的程度,深深震撼了 elm200。

平日不燒香、臨時抱佛腳。遠離高生產力 coding 有一段時日的 elm200,準備起來還頗吃力。首次電話面試的日子很快地來臨,接起電話後竟出乎意料地傳來一陣日語。當時 Twitter 總部有好幾位優秀的日籍工程師,因此 elm200 的 2 次電話面試皆由同鄉所主持。開門見山的第一道題目都是「為什麼會應徵 Twitter 的工作」,接下來盡是技術相關的問題,每位面試官所花的時間大概在 30-40 分鐘左右。elm200 覺得自己在第一回合的表現尚可,但第二回合卻應答地不怎麼順利,也頗為氣餒。將電話面試結果與高人分享後,elm200 得到的建議是「在美國不管是什麼事,勇往直前就對了」。因此,elm200 寫信告訴人事部希望獲得在舊金山總部面試的機會,理由是自己在 face to face 的表現會比電話來得更好,而 Twitter 也爽快地答應 elm200 的要求。

其實,elm200 並不是專程為了 Twitter 而飛往美國。原本他便計畫前往矽谷探路,進行在當地工作之可能性的“市場調查”。天時地利人和,Twitter 的面試得以包含在此次行程中,elm200 覺得自己的運氣非常好。面試日期定為 2011 年 9 月 1 日的上午和 9 月 6 日的下午,踏進 Twitter 舊金山總部大門後映入眼簾的便是寬敞、品味不凡的 cafeteria。cafeteria 的存在與辦公室巧妙地融合為一,洗鍊的整體室內設計讓 elm200 像是走進了大觀園。elm200 的首位面試官是位非常亮眼的美女。日本人對美國工程師的刻板印象通常是「邋遢、不修邊幅的男生」,有眼不識泰山的 elm200 一開始還將這位面試官誤認為人事部職員。她開口的第一句話是「要喝點咖啡嗎?」,並領著連忙點頭的 elm200 至擺放咖啡壺的地方,由 elm200 自己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光從走進總部大門到現在,連枝微末節之處都讓 elm200 感到這裡與日本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2 回合的面試下來,以一對一的方式,elm200 總共見了 8 名面試官。每位在 30-40 分鐘的時間內提出數個問題,並請應徵者回答解決對策或在白板寫下 pseudo code,並逐漸提昇至應徵者可能不易招架的難度。elm200 表示面試官所提出的,乍看之下多半是資料結構或演算法的理論性問題,但皆與第一線工程師們平日所搏鬥的現實問題有著很大的關聯,相當犀利、精闢。elm200 過去所服務的小公司所經手的多半是 prototype 的成品,仍停留在「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做出會動的雛形」的階段。而當時已擁有 1 億規模用戶的 Twitter,則將重點放在 scalability 與 security。可以想見對 scalability 與 security 考慮得不夠周詳的工程師,很難獲得 Twitter 的青睞。

姑且先不論面試結果,接下來 elm200 從親身經驗所感受到美、日兩地人才篩選基準的差異,才是更令人省思的部分。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下)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